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杜維的突破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杜維的突破


“進!”

隨著杜維最後吐出了這一個字,立在地上的魔杖的簡短,原本鑲嵌的那一枚水藍色的寶石,陡然就在一聲清脆的聲音之中裂成了數瓣,同時其中蘊藏的強大的魔力,呼嘯而出,猶如巨大的洪流,陡然推動了之前凝固住的時空!

轟!空氣之中的波紋狀態的圓弧,飛快的閃現了出來,隨著這一聲低喝。仿佛一只看不見的大手,陡然打碎了時空的禁錮,同時將這時間撥快了數倍!

這種瞬間的時空扭曲感,沖擊著杜維的神經,而地上的喬喬,早已經承受不住,哼了一聲,直接暈了過去!

妖異的光芒,在杜維手里的魔法長弓之上閃現!瞬間就變得無限耀眼,那一道流星,從弓弦的振蕩之中,轟然而出,激射而去!縱然是在時空的扭曲之中,它的速度仿佛看上去並不快,但是卻偏偏讓人無法躲閃!

赤水斷原本猶如一個雕塑那樣凝固在那兒,杜維的“時空之輪”到了最後,打破了時空的禁錮之後,卻只是猶如一根鏈條,一節一節的將時空“解禁”,沿著“計都羅侯瞬獄箭”的軌跡而來!

瞬間即是永琚I

那一道流星,幾乎是瞬間就到了赤水斷地胸前。可下一個瞬間,原本只剩下的差之毫厘的那麼一絲距離,卻仿佛變得遙不可及!

流星依然在閃爍,光芒依然耀眼,帶著長長的尾焰,保持著奔流的姿態。可偏偏最後這麼一絲距離,卻再也無法跨越過去!

杜維這是自己得到這把神奇的魔法弓箭之後,第一次以全部地力量,全力釋放“計都羅喉瞬獄箭”!這一箭,不僅僅是掏空了杜維的全部魔力,就連他手指里的五彩石里的儲備,也是瞬間毫無保留的抽干!

杜維知道,面對一個聖階強者,機會最多只有一次!

杜維的全部魔力,加上五彩石里的儲備。蘊涵的儲備是何等驚人,而計都羅喉瞬獄箭的這一發,縱然是聖階強者被正面擊中了……杜維也堅信,絕對會給對方造成難以磨滅的傷害!

赤水斷依然站在那兒。可他地眼神之中。卻已經從剛才的凝固里,完全的喚醒了。那最後一絲無法跨越的距離,正是這位聖階強者,引發了自己地聖階實力!

眼看這一射已經到了胸口,赤水斷幾乎只是一個意識之中,就瞬間突破了時間地禁錮,在他的身前,看似那一箭還在前進,其實已經落入了赤水斷營造的一個永遠無法跨越的心的時空之中……

這一絲距離。就是永琲甄E溝。

當赤水斷抬起手來的時候。杜維的臉色就已經完全垮了下去。他知道,自己的一絲機會已經流逝!

原本,杜維在請教過綠袍甘多夫之後。知道了聖階強者可以掌握時空規則,但是也只是限于自己掌握地規則!如果一個聖階強者,落入了對手營造出來地另外一個“規則”里的話,縱然是聖階強者,也不容易脫身!

當然了,白河愁這種變態除外,因為他已經到達了“破畫”的境界。不管你時空里地規則如何,他直接撕裂時空!里面的規則在如何嚴密,也隨著時空的撕裂而灰飛煙滅!

而如果沒有達到白河愁的那種境界,落入了對方的規則之中,那麼聖階強者如果要脫身,就比拼的是實力了!

杜維的實力不如赤水斷,遠遠不如。而且,他的這個“時空之輪”還並不是真正的聖階力量。要束縛住赤水斷,杜維當然不會認為這麼就能做到。

所以,他祈求的,就是能哪怕禁錮住他一點點時間!哪怕只是一個瞬間,一個呼吸那麼短的時間就足夠了!

(畢竟,“時空之輪”不是真正的聖階啊……)杜維心中哀歎了一聲。

赤水斷的雖然在瞬獄箭射中自己的最後一個瞬間脫離了杜維的禁錮,可是一個八級魔法師的爆發出來的全部精神力,還有平日里杜維無數個日日夜夜儲備下來的魔力,是何等的驚人?

甚至可以說,撇出“聖階”的對規則的領悟境界不說,單純的比拼魔力的量,這一箭之中蘊藏的力量,就算是赤水斷也絕對不願意用肉身去挨一下!

一根手指輕快的點在了瞬獄箭這朵流星的尖端!赤水斷神色凝重,忽然就身子一口氣往後連連退了七八步,而後他的之間飛快的旋轉了起來,一絲斗氣在他的之間激射而出,卻並不強烈!相比瞬獄箭之上蘊涵的狂暴的力量,赤水斷指尖的斗氣,顯得尤為渺小……

可就是這麼細微的一指之力,飛快的旋轉了起來,帶氣了一團漩渦!就仿佛一到石盤,這麼一圈一圈的飛速旋轉的磨……

就這麼眼睜睜的,那魔力膨脹得幾乎要暴烈得瞬獄箭,被這漩渦帶動著旋轉了起來,狂暴的魔力卻在這一圈一圈的旋轉一種,一點一滴的被磨去!每旋轉一圈,那魔力的波動就減弱了一分……

赤水斷腳下退了七八步,當他退完最後一步的時候,他指尖的漩渦卻已經不知道旋轉了成千上萬圈了!就仿佛削蘋果皮,一層一層,瞬獄箭的光芒終于消失殆盡,在赤水斷的指尖之下,最後一絲微弱的光芒,在化作塵煙而去…彈破了瞬獄箭地最後那一點光芒,站在那兒,冷冷的看著杜維,眼神里說不盡的嘲弄:“小杜維,你還有什麼招數可以使嗎?哼……模擬出來的時空規則,畢竟不是真正的規則!你連聖階是什麼都還沒有明白。就想用聖階的力量來困住我嗎?”

杜維魔力全部耗盡,全身虛脫,已經坐倒在了地上。

赤水斷地冷笑之中,身子一晃就到了杜維的面前,手指在他額頭輕輕一點,杜維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就飄了起來,雙腳離開地面,懸掛在赤水斷的面前。

“杜維,你還有什麼話說嗎?”

杜維無力的哼了一聲:“話?話是沒有的,不過。赤水斷,老子落在你手里了,殺就殺吧“放心,我怎麼會這麼輕易殺了你呢?”赤水斷語氣一轉。變得異常的“溫柔”。可正是這種語氣,卻反而讓杜維心中一寒!那種看似溫柔,卻充滿了怨毒的神情,讓杜維感到背後一股涼氣直接沖到了頭頂。

赤水斷輕輕一指,點在了杜維的額頭眉心,低聲道:“我知道你這個家伙很狡猾,就先破了你地魔力……哼,一個失去了魔力的魔法師,諒你也弄不出什麼花樣來了吧。”

說完。指尖一點光芒閃爍。很快就沒入了杜維的眉心!

杜維就感覺到腦海深處陡然劇痛!他閉上了眼睛,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沖入了自己地體內,瘋狂地沖刷著自己的神經!這種痛苦。對于魔法師來說,簡直比任何酷刑都難以忍受!

那種霸道瘋狂的力量,讓杜維幾乎覺得自己的神經都要斷裂了,仿佛自己的腦袋陡然膨脹成了幾倍那麼大。

強烈的痛苦之下,讓杜維的心靈已經失守,赤水斷輕易的就捕捉住了杜維的精神力地波動。原本就已經消耗殆盡地杜維,殘留下的精神力極為微弱。赤水斷的法力,順著這一絲波動,很快就侵入了杜維地意識空間。

而此刻,杜維全身顫抖,汗如雨下,雙目緊閉,牙齒死死的咬著嘴唇,鮮血已經從他口中流出。如果不是這麼死死咬著嘴唇,杜維已經經受不住這酷刑而慘叫出來了。

那一絲魔力,很快就進入了杜維的意識空間,赤水斷嘴角掛著冷笑,既然捕捉住了杜維的意識波動,那麼他接下來,就微微的一法力,一股法力就直接灌了進去!

這種做法,如果換做了其他的魔法師,被外人侵入自己的意識空間,陡然沖撞之下,立刻就會被對方控制住,重了,直接摧毀意識空間,從此變成沒有意識的白癡。就算輕了,也會被對方輕易的掌控,從此成為對方的傀儡——就好像是簽訂了靈魂契約那樣!

可赤水斷自信滿滿,他雖然不會真的讓杜維現在就變成白癡,因為他還有事情要杜維去做。可是在對方的意識空間里留下自己的法力印記,從而徹底控制住杜維,這才是赤水斷的目的。

一股法力傾注了進去,赤水斷原本嘴角的笑意卻忽然消失了……

“夷?”

他就感覺到,自己注入的這一絲法力,侵入了杜維的意識空間之後,卻不知道怎麼的,忽然就消失了!猶如往大河里扔進了一塊石頭,激蕩起了一點浪花之後,就沉得無影無蹤!

這個小子,難道還有什麼壓箱底的後招?!意識空間里,因為之前的精神力抽取一空,空蕩蕩的意識空間之中,深層的那一粒力量的種子,依然在隱隱的旋轉。而這時候,魯高的一絲法力進入,卻仿佛刺激了這粒種子的運轉,注入的這一絲法力,非但沒有能夠輕易的占據杜維的意識空間,卻在力量種子的旋轉之下,只是一個功夫,就沒入了那一粒力量的種子之中!

畢竟這一粒力量的種子,是來源于白河愁。

而赤水斷,很不巧的,他是白河愁的師弟!修煉的法術也好,武技也好,都是大雪山的一脈!

原本白河愁的這一粒種族給了杜維之後。杜維靠著它修煉,只要勤奮,將來到達突破地臨界點的時候,只要能參透這一粒聖階強者留下的種子之中的力量規則的奧秘,就可以自然的領悟聖階了——而普通人,要想晉級聖階。則要靠自己去憑空想象和領悟。

可是,卻也有一個弱點。

畢竟白河愁當初給杜維地只是一粒極為微弱的聖階力量的種子……雖然這一粒種子在杜維的意識空間里引發了杜維的實力增長,每次杜維的魔力耗盡,或者是修煉的時候,都能摧發種子的旋轉,激發出新的力量……

可正如一口水井,你總是打水,過于頻繁的話,說不定某一天也會枯竭!

畢竟,這一粒種子不是杜維自己地。而是外來的“無根之物”。

可赤水斷的法力進入,卻正好形成了巧合!他的法力和白河愁同出一脈,同樣也是聖階強者,這一股法力侵入之後。卻猶如同源彙合。非但沒有傷害到杜維,卻反而瞬間就自然地溶入到了杜維地那一粒力量的種子里!(如果換一個聖階強者,只怕已經直接沖垮了杜維的意識空間了。可偏偏赤水斷的力量和白河愁是來自同一脈。)

只可惜杜維現在已經進入了半昏迷的狀態,否則的話,只要用自己的精神力搜索一下,就會驚喜的看見,自己的這一粒力量地種子,似乎變得強大了很多!!

赤水斷一驚之下,發現法力無效。心念一動。手指一點,再次一股法力就逼了進去……

可隨後,卻看見杜維毫無半點反應——這個情況。就連赤水斷也有些摸不清頭腦了。

畢竟,他雖然狡詐,也並不知道自己地師兄白河愁留下了一粒力量本源的種子給杜維。自己連連的注入法力,等于給這里種子加倍地“灌溉”了!

赤水斷心中不禁有些煩躁起來,又一口氣連催動了三次法力,每一道的力量都漸漸加強。可是無一例外的和之前一樣,自己充沛的法力進入了杜維的意識空間,就瞬間消失!

就在赤水斷眼神里露出一絲狠曆之色的時候,杜維卻忽然睜開了眼睛,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鮮血來。

兩人距離得如此之近,這一口血自然就要噴到赤水斷的臉上。赤水斷哼了了一聲身子一閃,退到了幾步之外,而他的手指離開了杜維,杜維的身子也重重摔在了地上。

杜維幽幽醒來,只覺得腦子里漲痛不已。

這也難怪,在赤水斷的連連“灌溉”之下,白河愁留下的那一粒微弱的力量本源的種子,卻越發的強大了起來!原本杜維只是一個八級魔法師,意識空間要容納這麼一個強大的聖階力量的本源,就顯得太過狹窄了。這種頭昏腦張的感覺,也是意料之中。

赤水斷連續幾次施為無效,剛才又放開了杜維——他畢竟也是自負之人,心中雖然覺得疑惑,不過杜維這個家伙一向古怪。赤水斷心中一轉,就想:哼,就算你的精神力有些古怪,我現在也沒心思研究這些,反正你在我手里,就算不控制你的精神,憑借我的本事,還怕你跑了嗎!

而自負的赤水斷卻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無心舉動,卻給杜維帶來了多大的變化!了動靜的商隊里的其他人,終于有人圍了過來。眼看商隊的臨時首領被人打倒在的,滿身鮮血,這些商隊里的人也不乏精壯和有勇氣之人,立刻就有人拔出了挾帶的彎刀,對著赤水斷喝道:“什麼人!偷襲我們的首領!”

赤水斷冷笑一聲,頭也不回,反手就抬手虛劈了一記。

噗噗幾聲,站在最前面叫得最大聲得幾人,同時脖子上迸發鮮血,頭顱沖天而起,尸體軟軟倒下。

後面的人驚駭之下,只嚇得腿都軟了,看著赤水斷,猶如魔鬼一般。

“螻蟻而已,也敢來打攪我的心情。”

赤水斷回過身來,看著剩下的幾個人。那剩下的幾個人解除到他的眼神,都是心中一寒,不由自主的就心中畏懼,同時發了一聲喊,掉頭狂奔。

“哼。”赤水斷遠遠的挑了挑手指。

砰砰幾聲,還在奔跑的幾人,同時身體暴烈,上半身變成一團血霧,爆體而死。

發泄了心中的一絲焦躁之後,赤水斷對地上的杜維和喬喬兩人召了召手,兩人的身體就飛到了他的身邊,赤水斷一手一個,捏住兩人的脖子,然後帶著一聲詭異的輕笑。周身一道銀光閃爍之後,三人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死戰!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杜維的依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