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杜維的依仗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杜維的依仗


杜維感覺自己仿佛是經曆了一個漫長黑暗。他感覺自己的意識極為虛弱,忽醒忽暈,斷斷續續,昏迷和短暫的清醒,輪流折磨著自己的神經。

終于,當這種感覺漸漸消散,杜維恢複了一絲知覺之後,卻感覺到自己全身虛脫了一樣,就連抬起一根小指,都仿佛能牽引得全身劇痛。

恢複了對外界的感觀之後,杜維立刻就察覺到身下在顛簸,周圍一片黑暗,可是卻能聽見外面隱隱的傳來風的聲音。

杜維努力的清醒了一會兒,終于辨認清楚,自己此刻置身在一個大木箱子里,身子蜷縮成一團,雖然虛脫,卻也感覺到了旁邊還有一個人緊緊的壓著自己。這個木箱並不大,兩人互相擠壓著,杜維憑借對方身上的氣味和身體的柔軟感覺,就辨認了出來,這是喬喬。

心里稍定了一些。

至少,現在自己還活著,而且,那個赤水斷還沒有殺了喬喬。

努力的睜開眼睛之後,杜維覺得自己的嗓子仿佛被什麼堵塞了一樣,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擠出了一個聲音:“喬……喬……”

這聲音,讓杜維自己聽了都駭然。嗓音顫抖得不像樣子,仿佛連說這麼簡短得兩個字。都已經耗盡了自己地全部精神!

這個狀態,讓杜維的心中透涼,他趕緊嘗試檢查一下自己的魔力,可是結果,他剛剛試圖凝聚一下精神力,卻立刻就感覺到腦子里猛然一陣劇痛傳來!這痛感是如此的強烈。以至于他差點兒就暈了過去!就仿佛有人在腦子里狠狠的撕裂什麼東西一樣!

而杜維更加絕望的發現,自己地精神力,居然半點都凝聚不起來!自己從前引以為豪的魔力修為,居然仿佛半點都不剩了!

我……我居然變成了一個廢人?!

這是杜維的第一個念頭。那個可惡的赤水斷,用什麼辦法,廢掉了自己的修為?!

杜維並不知道,他現在的這種狀態,倒是和赤水斷沒什麼關系——不,嚴格說來,倒反而要感激赤水斷呢!

此刻就在他的意識之中。因為過渡灌溉而成長的力量種子——此刻已經完全蛻變進化成了一團力量本源!!雖然比真正的聖階強者的力量本源,還顯得駁雜了很多,還不夠純粹和凝練,但是身為一個還沒有踏入聖階地人來說。能擁有這種東西。就等于已經站在了聖階的門檻之上!

而造成杜維現在無法凝聚精神力的原因也很簡單——驟然膨脹的力量本源,已經充斥了他地整個意識空間!因為之前已經消耗完了所有地精神力,使得杜維的意識空間已經被掏空。

在掏空的狀態下,力量本源的驟然膨脹,使得原本的意識空間,卻變得太狹窄了。

就仿佛一個小小的杯子里,卻被強行灌輸進了一大桶水!如果是普通人,對這種“福氣”也是消受不起的,早就直接意識崩潰而變成白癡了。

幸好任何魔法師在修煉的過程里。對自己的意識空間地修煉都是非常注重地。而杜維的修煉方法更是和常人不同。星辰魔法的冥想方式。使得他地意識空間比其他魔法師更加堅固和充滿了擴張的潛力。

在力量本源驟然擴張之後,原本的意識空間還需要時間來慢慢的適應才行。而在充分的消化這力量本源帶來的好處之前,杜維此刻就感覺到自己的腦袋里仿佛被塞進了一個大麻袋。完全塞滿了,一點精神力都別想凝聚起來。

可憐杜維還以為是赤水斷對自己做了什麼手腳,哀歎了一聲之後,才聽見旁邊壓在自己身上的喬喬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嗯”聲。

杜維強忍周身劇痛,努力的挪動了一下身子,湊到了喬喬的耳邊,低聲呼喚了幾聲。

他聞到了喬喬身上的血腥氣味,知道喬喬受傷太嚴重,這會兒恐怕是已經陷入了昏迷。

他心中暗恨這赤水斷的狠毒,用顫抖的手指,朝著懷里摸了進去。這一摸,心里一松,幸好,魯高雖然把自己手指上的儲物戒指拿走了,但是縫在自己里面衣服上的一個魔法儲存袋卻沒有被他拿走。

在魔法儲存袋子里,杜維摸出了剩下的最後一點“青春不老泉”來,給喬喬吞下了幾滴。

就這麼幾個簡單的動作,杜維就已經疼得周身汗如雨下,內衣都被濕透了。全身的這種虛脫感,使得每一分動作,都讓他疼的臉上肌肉扭曲。

收好了青春不老泉之後,杜維還強忍劇痛,伸手摸了摸喬喬的手腳,將她手腳斷骨的地方檢查了一下。畢竟也不是第一次受傷和處理傷勢了,杜維很快就在黑暗之中摸索著,將喬喬的斷骨的位置扶正。接下來,就等著青春不老泉來緩緩的恢複喬喬的身體了。

做完了這一切,杜維靠在那兒喘息,心里仔細盤算著自己現在的處境。

忽然,杜維就感覺到自己身下的顛簸停了下來。

然後,頭頂傳來了動靜,很快,有人從外面打開了這個箱子……

強烈的陽光從外面照著進來,讓已經習慣于箱子里黑暗的杜維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盡管如此,眼睛依然在強烈的陽光照射下,刺痛得忍不住流出了眼淚來。

“哼,這家伙,嚇地哭了?”

頭頂一個不屑的聲音。

杜維心里惱火。立刻昂起頭來,費勁的用沙啞的聲音道:“誰哭了!蠢貨。”

“啊哈,還有力氣說話!”隨之這個聲音,杜維已經看清了聲音的主人。

一張刀疤臉,帶著惡毒的眼神。

很快,杜維和喬喬就被人從箱子里提了出來。丟在了地上。

這里是一個小小地綠洲,眼前是一眼泉水,周圍有幾棵沙漠里少見的胡楊樹。

自己和喬喬剛才就被人塞在箱子里,在兩匹駱駝之間架著一路走來的。

此刻周圍有大約十幾個人,看那模樣和打扮,都是和之前那匹馬賊一樣,顯然是赤水斷的手下了。

杜維的打量眾馬賊的眼神,似乎讓他們有些不爽,立刻就有人沖了過來,在杜維的胸口踢了一腳。把杜維直接踢翻在了地上,冷笑道:“你看什麼!哼!之前那個女人不是把我們的兄弟打的很慘嗎!告訴你,遇到了我們的大首領,就是死路一條!”

杜維被這種小雜魚一樣地人物踢了一腳。也不氣惱。只是掙紮著又坐了起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這個家伙。

“你看什麼!”

這個馬賊被杜維的眼神惹惱了。

“我會殺了你。”杜維的聲音不大,嗓音沙啞,但是這語氣卻出奇地平靜:“只要我不死,我就一定會殺了你。”

馬賊被杜維地這種“囂張”惹火了,一臉猙獰的上來就要再踢大杜維。

就聽見後面傳來了赤水斷冷冷的聲音:“都退開吧。”

赤水斷分開了眾人走了過來,站在杜維的面前,這個家伙依然穿著一身黑袍子。眯著眼睛。仔細的盯著杜維看了一會兒,然後微笑道:“很好,果然不愧是郁金香公爵。你很好……就算是落難的老虎。也的確不該被雜狗欺辱。你畢竟是一個有身份的強者,剛才的事情,是我手下地這些人有眼無珠。”

說完,他嘴角閃過一絲猙獰地冷笑,頭也不會,隨手往後一點。

蓬!

剛才用腳踢杜維的那個家伙,一個腦袋陡然就仿佛被人打了一棍子的西瓜一樣,砰地一聲爆裂了!

尸體軟軟的倒在地上,而周圍其他的馬賊,都驚恐的看著自己的首領。

“都聽好了。這個人,就算是俘虜,也不是你們有資格來侮辱他的!他,只屬于我!只有我能對他動手!你們……沒有資格,明白了嗎?”

赤水斷的聲音冷列,周圍的人都趕緊戰戰兢兢的答應了。

隨後,赤水斷揮了揮手,這些人趕緊遠遠的退開。而赤水斷則親手將杜維扶著坐了起來,然後在他面前伸出一只拳頭,掌心朝下,一松……

叮!

幾枚戒指落在了地上,都是杜維的東西,其中一枚是五彩石戒指,另外兩枚則是儲物戒指。

“這些都是你的東西。”赤水斷微微一笑:“現在,杜維,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想要什麼東西吧?”

杜維心里一動:“你,想要……月下美人?”

“不錯。”赤水斷笑了笑,他輕輕拍了拍杜維的臉,笑容里帶著猙獰的味道:“你放心,杜維,我不會殺了你的。我想,月下美人在你這里……你也應該和藍海悅那個懦夫學了不少本事吧?大雪山的巫術,你學了多少?哼……所以,你一定知道大雪山上的那個詛咒對吧?很好,因為這個詛咒,我是不會殺你的……但是,別忘記了,我不殺,別人可以殺!這里有我十幾個手下,隨便一個,都能直接要了你的命!所以呢,你千萬不要覺得你有什麼依仗就可以和我耍詭計!”

杜維哼了一聲:“如果我不答應呢?反正落在你手里,我是死路一條。”

“沒錯,是死路一跳。”赤水斷也不隱瞞,他嘴角的微笑含著怨毒:“杜維,你應該知道,你我之間的仇恨放在這里,無論如何我是絕對不會饒了你的命的!就算我說要饒你。你自己都不會相信,對吧?”

“不錯。”杜維苦笑。

從任何角度上來說,赤水斷都是非殺自己不可地。

“所以,我也不和你繞***!你是非死不可!不過呢,怎麼死,那就有很大的差別了!你是喜歡經受無數折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呢?還是干脆一點,給你一刀,直接給你一個痛快,免得遭受那零零碎碎的痛苦?”赤水斷的笑容里惡意越發的明顯:“我想,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杜維哼了一聲,他仔細地想了會兒,眼神里終于流露出了絕然:“好吧,赤水斷。你要月下美人,我可以給你。可是我不明白……我這幾個儲物戒指都到了你的手里,雖然儲物戒指有我自己的魔法印記,別人打不開……但以你的本事。破解並沒什麼困難吧。你自己拿就可以了。何必和我索要?”

赤水斷眼睛里露出了笑意,:“小杜維,別和我玩兒什麼花招了。這把月下美人,一直在藍海悅那里!這把劍里蘊藏了什麼秘密,我相信那個家伙,既然把劍給了你,里面的秘密也一定告訴了你,對吧!!”

頓了一下,赤水斷的眼睛里露出了一絲恨意:“哼。當年老師把這把劍只傳給了藍海悅那個家伙。里面的秘密,也只告訴了他一個人。可是卻沒想到,藍海悅是一個懦夫!!白河愁雖然厲害。但是這把劍里據說蘊藏著我們大雪山最強大的力量的秘密!藍海悅那個家伙,如果早早開啟這把劍的秘密,還用害怕白河愁那個家伙嗎!哼……”

說完,他蹲了下來:“杜維,這把劍地秘密,你知道的,對吧?告訴我,我就給你一個痛快!我赤水斷可以發下大雪山最毒的試驗,以大雪山的詛咒術來發誓,只要你告訴我,我就給你一個痛快!讓你毫無痛苦地死去,如何?”

杜維眼珠轉了轉,忽然語氣古怪地反問了一句。

“如果……我不想死呢?”

赤水斷愣了一下,隨即放聲笑了出來,然後搖了搖頭,看著杜維:“人死之前,總是貪戀生命的,想不到你郁金香公爵也是這樣!哼,杜維,你到了現在這個境地,還有什麼資格還求我讓你活命?”

杜維咳嗽了兩聲,然後抬起頭來,盯著赤水斷的眼睛:“是嗎?赤水斷!你兒子,賽巴斯塔,你還想不想要回他的命?”

赤水斷愣了一下,語氣有些不屑:“哦,賽巴斯塔他落在了你的手里嗎?哼,那個廢物,我如果還顧念他的話,我會把他留在後面的炮灰隊伍里嗎?杜維,你以為我赤水斷是那種為了兒女私情就會壞了大事的人?哼,那個小子,雖然是我兒子,也不過是我的一個試驗品罷了!可惜……卻是一個失敗地次品!!”

眼看這點不能打動對方,杜維卻絲毫不驚慌。

不慌不忙地,他悠悠道:“好,就算你不在乎這個……那麼,真正的完美體的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赤水斷眼角肌肉一條,不由得往前走了一步。

杜維把對方地表情變化捕捉在了眼里,不慌不忙繼續又扔出了最後一個重磅炸彈:“還有!古蘭修老師的遺書,你想不想看?”

這話一說,赤水斷直接就臉色狂變了!!

他陡然大叫一聲,上前一把抓住了杜維的衣襟,將他提了起來!

“你!你說什麼!老師的遺書?你……你剛才稱呼說的是什麼?你說古蘭修老師??你居然說老師???你居然喊他老師?!”

杜維被赤水斷抓住衣襟晃動,全身都在劇痛,此刻卻強忍著,用不慌不忙的腔調,穩穩的回答道:“不錯!赤水斷,事到如今,我也不隱瞞你了!我就是古蘭修老師收下的最後一個關門弟子!老師臨終還留下了遺命給我!算起來,赤水斷,我可是你的小師弟啊!”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八章 杜維的突破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不後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