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不後悔”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不後悔”


“第,第四個弟子。”

赤水斷心神大亂,盯著杜維,眼角肌肉亂跳,聲音嘶啞:“你,有什麼證據!”

杜維搖了搖頭,他勉強支撐著自己的身體,拿起了地上的一枚儲物戒指,隨後從其中取出了一件東西。

這是一塊四方形的石板,上面隱隱的還沾染著已經發黑了的血跡。之間石板之上滿是淒厲的劃痕,顯然是人用手指硬刻上去的。此外還有指甲抓過的痕跡,顯然是抓的人力氣極大,居然用血肉之軀,在這石板之上都硬生生的抓出了痕跡來。

“這東西,就是古蘭修老師的遺書。”杜維歎了口氣,放在面前。

這石板正是當初杜維在吉利亞特城的總督府地下迷宮里那個暗室之中看到的,古蘭修臨死之前在地面上用手指刻出來的那份遺書。杜維覺得,堂堂一代巫王的絕筆,自然不能輕易的丟棄,所以後來就一直收藏了起來。想不到,今天居然也派上了用場。

說實話,什麼“古蘭修的第四個弟子”云云,之前杜維是絲毫沒放在心上的。他內心里也從來沒有真的把什麼古蘭修老師當作一回事情。畢竟,以杜維看來,我不過是無意之中發現了你的遺骨,你說要收我當徒弟——我可還沒答應呢!

不過現在,面臨生死關頭,自然情況就不同了。畢竟,根據杜維所知的。這藍海悅也好,赤水斷也好。雖然性格各自不同,但是當初對于恩師的感情還是極深的。

就算是赤水斷這人現在變得狠毒殘酷。可是他這些年,無論是潛入羅蘭帝國篡去軍隊里地高位,作威作福,為禍一方也好。可終其根源,他也只是想積攢實力,將來有機會找白河愁報仇!

為自己的老師報仇!!

所以,赤水斷或許已經變得六親不認,但是對于古蘭修,卻終究是有感情的。

杜維取出了這東西之後,心中就默默念叨:古蘭修啊古蘭修。你雖然遺書里說要收我為弟子,可是我卻從來沒有叫過你“老師”,今天被你這個狠毒地徒弟逼的無路可走了,沸騰網奉獻才拿你出來當大旗的,不過我好歹總算也叫了你一聲老師了,你在九泉之下。可要保佑我啊。不然的話,你這個三徒弟,可就要殺了我這個四徒弟了。

赤水斷原本神色還有些懷疑,雙手捧起了這塊石板,可剛看到上面的第一句話:“最後一次試驗成功了……可是結果卻證明了我的失敗,白河愁。我最優秀的弟子,你才是正確的……”

看到這里的時候,這劃痕字跡入石三分,雖然顯然是臨終絕筆,略顯潦草,但是拿蒼勁有力的痕跡,卻赫然正是自己從小就看熟了地老師的手筆!古蘭修的筆記,那是赤水斷據對不會看錯的!

看到這熟悉的筆跡。赤水斷心中再無半點疑惑,忽然就口中發出了一聲慘絕人寰的悲呼。雙手將這石板輕輕放在地上。然後退後一步,撲通一聲。雙膝跪倒在了地上,以額觸地面,就聽見砰砰砰砰地聲音!

堂堂赤水斷,此刻面色之中滿是無盡的悲愴,居然雙目之中流出了血淚來,口中的哀嚎猶如受傷的野獸,那聲音極是淒慘!

“老師!老師!老師啊!!!!”一個人如此殘暴的惡人,卻猶如杜鵑啼血一般,血淚齊下,真情流露,樣子真是說不出的淒慘恐怖!

杜維無力地靠在身後的木箱之上,面色雖然不動,可是暗中卻無時不在拼命試圖凝聚自己的精神力。

幸好的是,在醒來之後,那種腦中漲痛的撕裂感覺已經緩和了很多,此刻雖然依然覺得虛脫,但是經過努力,一絲微弱的精神力,終于被杜維凝聚了起來。

他眼睛仔細的盯著赤水斷,絲毫不敢放松。

赤水斷痛哭流涕了一會兒,雙手重新捧起這石板來,然後細細的將這古蘭修地臨終絕筆一口氣讀了下去。

可當閱讀到最後,只見石板之上赫然刻這這麼一句:

“有朝一日,上大雪山,告訴白河愁,雖然他擊敗了我,奪去了巫王的位置,但是我一生,從來沒有後悔過有他這麼一個徒弟!”

讀完這一句之後,赤水斷明顯臉色大變,跪在那兒,忽然身子一晃,手指不覺一松……啪地一聲,這石板從他手里跌落在地上。原本就是已經幾十年前地東西了,早已經有些腐朽松動。這麼一丟,頓時就跌落在了地上。

石板喀嚓一聲,裂成了幾塊!

赤水斷臉色複雜,那種傷痛之余,卻另外有一股隱隱的悲憤生了出來,這悲憤在他臉上越來越濃,最後又化作了一股戾氣!!

“不後悔!哈哈!不後悔!!老師,你居然說不後悔!!!”赤水斷陡然跳了起來,捏緊拳頭,對著天空,盡全部力氣大聲咆哮,聲勢猶如雷鳴一般,憤怒地吼叫:“老師!到了臨死,你居然還說不後悔!!!你說白河愁是你最優秀的弟子!!!那我呢!我算什麼!!我算什麼!!我赤水斷在你心中到底算什麼!!!!!!”

咆哮到最後,他忽然身子一個踉蹌!

以他這種水准的大陸頂尖強人,身上又沒傷,此刻卻居然連站都站不穩了,顯然就是情緒激蕩波動到了極點,思維都有了些混亂。

終于,他口中發出了一陣大笑之聲。先是桀桀的冷笑,最後變成了哈哈狂笑。這聲笑聲越來越大,越來越顯得狂亂!最後,笑聲之中,充滿了暴躁和憤怒!!!

“不後悔!!不後悔!!你不後悔!!哈哈哈!!他搶了你的寶座,把你打下雪山絕頂!還險些就殺了我!!讓我猶如喪家之犬!!你居然還說不後悔!!你居然還說他是你最

優秀的弟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赤水斷算什麼!苦心經營幾十年!我算什麼!算什麼!!!”

這狂吼之聲直沖云霄。周圍遠遠地那些馬賊被驚動了,就有人忍不住靠了過來,眼看他們地首領在發瘋。臉上又是眼淚又是鮮血,都驚呆了。

就有人忍不住呼喚了一聲:“首領。你……”

“我?我什麼!!”赤水斷陡然回身,滿臉地狂亂暴戾之色,看著那出口呼喚自己的手下,面色猙獰。忽然就抬起手來,對著他用力一劈!

噗哧!

一道風刃飛快的射了出去,可憐那個好心地馬賊,在這一劈之下,頓時從頭到腳。身子被劈成了兩半!血肉噴灑。兩半殘尸倒在地上!

其他地馬賊都驚呆了,不知道這位喜怒無常的首領到底又哪里被惹怒了。有反應快的人,趕緊就連連後退。

狂躁之中的赤水斷,此刻胸中一股郁結了幾十年的怨氣,此刻陡然被激發了出來了,看著眼前的這些人,不由得心中生出沖天的怒氣和殺氣!

“都去死了吧!!”

他忽然一聲狂吼。身子猶如大鳥一樣凌空飛躍而去,人在空中。雙手對著遠處兩個馬賊用力虛抓。

波波兩聲,那兩個家伙腦袋立刻開花,腦漿和鮮血迸發出來,倒地不活了。其他的人這才醒悟過來,首領只怕是發瘋了。所有人都驚呼著四面八方逃竄開去。

可是赤水斷縱然發瘋。實力豈能是這些螻蟻一樣地馬賊能比擬地?

他身子一閃,就到了跑得最遠的一個手下的身後,伸手對著那人後背一抓。噗地一聲,手掌穿胸而出,將那人的心髒都抓了出來。在手里用力一捏就擠爆。

再轉過身來,看著剩下的那些手下,一臉的煞氣,猶如一個殺神一般!

“哼。老家伙都說了不後悔了!我還留下你們這些廢物,搞什麼計劃!做什麼布局!!一切都是白費了!!所以。你們就全部都去死吧!!”

杜維靠在木箱之上。他已經拼命凝聚出了一絲精神力來。

就聽見遠遠的。那些馬賊不時的傳來淒厲地聲聲慘叫。顯然已經一一被赤水斷格殺了。

杜維心中也是有些緊張,沒想到這赤水斷看了古蘭修地遺書之後。卻居然是這種發瘋的反應。

終于。就聽見聲聲腳步,赤水斷從遠走來,他一身的黑袍都已經被染紅,身上沾染著血漿,還有些許碎肉,雙目赤紅,模樣可怖之極!

那森然的眼神落在了杜維的身上,似乎已經毫無人性,剩下的,這眼神里只留下了一個信息:

殺!

杜維看著赤水斷已經失去了理智,這麼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自己。

他面色沉重,深深的吸了口氣之後,此刻他周身的精神力,十成里只剩下了不到一成,沒有別的選擇之下,杜維只能做出了唯一地選擇……

赤水斷距離杜維還有十幾步之遙,就在他邁出第二步的時候,忽然就聽見杜維的口中,響起了一陣悠揚的歌謠……

杜維無力的靠在那兒,身子虛弱,雙目都閉上了,可口中卻一字一字,清晰地吐露出了一段奇異地發音,隨著這發音,那曲調怪異的歌謠,卻偏偏聽上去是那麼地讓人心醉……

歌謠地聲音,仿佛帶著奇異地魔力,使得赤水斷往前的步伐,不由得一點一點地慢了下來。當這個殺神走到了第五步的時候,終于,不由自主的,他居然站在了原地!

他眼神里的狂亂的煞氣,一點一點的平靜了下來,化作了一團茫然,失神的看著天空。沾滿鮮血的雙手也垂落下來,忽然臉上的表情之中,就閃現出了一絲詭異的溫馨……

那悠揚的歌謠,落入赤水斷的耳中。這個滿身鮮血的殺神,就在這藍天黃沙之中,靜靜的站在那兒,看著天空,臉上的那一絲溫馨的笑容,一點一點的蕩漾開來,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

這場面,如果讓人看了,恐怕就會覺得詭異之極!

杜維此刻卻難受到了極點!

他自從強行背下了落雪唱過一遍的精靈魔法“鎮魂曲”之後,現在這是他唯一能使用的辦法了。

只是這“鎮魂曲”是以精靈族的語言來發音,而精靈族的語言,其中就蘊涵著很多很多古怪的音符,人類的口腔和嗓音構造根本無法發出的聲音。杜維雖然記住了,但是這一唱起來,只唱對了大半,其中一小半的自己無法做到的發音,也只能含糊過去。

縱然如此,精靈族的這個鎮魂魔法,也果然厲害,讓杜維誤打誤撞,居然也弄出了三四成的效力來。

本來,以杜維和赤水斷的實力差距,再加上只有三四成效力的“鎮魂曲”,是絕對迷不住赤水斷的。

不過這位聖階強者,此刻早已經被老師的遺書刺激得心神大亂,就連心志也隱隱的迷失了(之前好端端的都差點站立不穩了)。不管你實力多強,這種情況下,這種迷惑人心靈的“鎮魂曲”卻是現在這時候,用來對付赤水斷的最好的武器了!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杜維的依仗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