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這是第二更,雖然只兩更,卻已經一萬多字了!)

果然,杜維全力一試,居然奏效,更是賣力的吟唱起來。

他口中唱著,看著赤水斷終于站在那兒不動——杜維畢竟學的不全,法力也不夠,能讓赤水斷站著不動就已經很難得了,要想像落雪唱出來之後,讓人手舞足蹈,那就不是杜維現在能辦到的了。

杜維勉強的站立了起來,雖然全身無力,此刻也不由得他不拼命了。周身劇痛,踉踉蹌蹌扶著箱子,爬到了喬喬的身邊,用力將喬喬拉了起來。

期間,杜維幾次眼前發黑欲暈倒,都是勉力支撐,口中的歌謠絲毫不敢停頓。

終于,頑強的將喬喬扶到了一匹駱駝上,駱駝的背上原本就掛著彎刀,杜維拔了出來,用力割斷了繩子,嘗試拉了兩下,這駱駝卻不動,杜維無奈,揮刀在駱駝的屁股上戳了一刀……

可惜杜維這下卻是失算了。這駱駝本事馬賊幫里馴養的,自然不會聽杜維這個外人的指揮。這一刀戳在駱駝屁股上,頓時引發這畜生低吼了一聲,身子一撞,就把杜維直接撞了出去。杜維畢竟重傷無力,一下被這畜生撞倒在地上。

一磕碰之下,原本還在吟唱的歌謠,卻因為牙齒咬到了自己的舌頭,頓時就嘎然而止。

駱駝的一聲嘶叫之後,站在那兒發呆地赤水斷。卻已經驟然醒來了!

他緩緩的收回了望著天空的目光,臉色雖然依然平靜,可那一絲茫然卻已經全部褪去!

目光落在了杜維的身上,看著杜維手里捏著一柄彎刀。而喬喬趴在駱駝之上,赤水斷冷冷地“哼”了一聲,就已經知道杜維在搞什麼鬼了。

杜維眼看赤水斷已經恢複了理智,心中歎了口氣。他知道已經失敗。也不做無力掙紮,很光棍的把手里的彎刀一扔,苦笑了一聲。卻多看了那只駱駝一眼,心中歎息:唉,駱駝壞我大事啊。

幸好。恢複了理智的赤水斷,眼神里地殺氣也消散。他面色冷峻,緩緩走到杜維面前,冷冷地看了杜維兩眼:“我倒沒想到,杜維,你還有這種迷惑人心神的魔法啊。嗯。你剛才吟唱的那個歌謠。那咒語,我怎麼從來沒聽過?”

杜維閉口不答,只是看著赤水斷。

這強人似乎也沒有逼問地意思,靜靜的看了杜維一會兒。眼神里似乎有什麼遲疑不絕的樣子。終于。他卻悠悠地歎了口氣,聲音之中。居然透出難得的平和:

“杜維……老師他,臨終之前,痛苦嗎?”

這聲音低沉,卻依然帶著絲絲的深情。卻是仿佛竭力掩飾也掩飾不了的。

杜維心里歎息,看來縱然是這種殘忍的凶徒,心里也總是有一些割舍不下的東西地。

“我不知道。”杜維搖頭:“我找到地只是他的遺體。所以,他臨終之前的樣子,我並不清楚。”

隨後,杜維大概把自己在吉利亞特城的總督府地下秘道里地發現,過程描述了一遍。

在杜維訴說地過程里。赤水斷始終不發一言,就這麼靜靜地聽著,時而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悲傷來。不過也只是一閃而逝。

等杜維說完,赤水斷張了張嘴,嗓音有些顫抖:“我……我在羅蘭帝國這麼多年,在西北卻從來不知道,原來老師他就在德薩行省。”

杜維歎了口氣,看著這個凶人悲傷的樣子,也不禁有些憐憫。畢竟,杜維當初從藍海悅那里聽來地故事里,這個赤水斷當年並不是什麼壞人。只是一個好勝心極強的武癡罷了。

也是師門的恩怨,這麼些年來,為了報仇心切,才一步一步變得性子扭曲了起來的。

“其實,按照我地推斷,古蘭修……老師……他在德薩行省充任總督隱藏身份,實在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大概是他剛剛被白河愁奪了巫王之位,假裝身死而離開了雪山之後的事情。不過你,化名魯高,混入帝國軍隊,卻是在二十多年前地西北戰爭才崛起的。那個時候,古蘭修老師卻已經早就故去了。”

赤水斷點了點頭,仿佛低聲自語一般:“不錯,你說的不錯。當初我混入帝國的軍隊里,正趕上了帝國和草原的上一次戰爭,我當時心中恨透了白河愁,也恨透了雪山上地那些屈膝投降白河愁的懦夫!就連這草原上的各個部族,居然也降服在了白河愁地淫威之下!我深恨這些叛徒,所以當帝國發起對草原的戰爭之時,我就毫不猶豫的加入了帝國的軍隊,戰爭之中,也殺了很多草原人,哼……還有幾個大雪山派下來的薩滿巫師,就是戰場之上,死在我的手下的!!可惜……那個時候,我卻不知道,原來古蘭修老師早已經到了帝國里……”

說著,他眼睛里仿佛就要轉出淚水來。不過畢竟是頂尖的凶人,只是一個呼吸之間,眼睛里的濕潤就已經干涸,他冷靜了一下,平視杜維的眼睛:“我再問你,老師的遺骨,你怎麼處理了?”——說到最後,居然都有些聲音含混不清。

杜維定了定神,低聲道:“我已經把他的遺體葬在了吉利亞特城里,就在總督府之後……如果你願意去看看的話,應該很容易找到的。”

“看看……”

赤水斷低頭思索了一會兒,等他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已經一臉絕然,淡淡道:“人都死了幾十年了,還有什麼可看的。不去也罷!”

說罷,他忽然一把抓起了杜維的衣領,然後在他的身上用力一拍,杜維就感覺到全身一緊。仿佛手腳都被束縛了起來。

“你既然是老師地弟子,那麼你應該知道,我現在用大雪山的斗氣鎖住了你四肢的關節活動,你如果不想變殘廢。就最好乖乖聽我話吧。”

赤水斷的聲音再次冷漠了下來:“我現在是不會殺你了。杜維……雖然你我有大仇,不過,既然你是老師地弟子,而且。老師留下遺命給你。那麼,我就帶著你上一趟雪山,卻找白河愁!哼。老師不是讓你轉告白河愁,他不後悔嗎?那麼你就當著他的面

杜維吃了一驚:“上雪山?難道你不怕……”

“我怕什麼!”赤水斷搖搖頭:“哼。事到現在。我只覺得自己像是一個笑話!我積心儲慮這麼多年,可笑老師自己卻不曾後悔。他都不在乎。我還在乎這些做什麼!哼……”

他語氣雖然硬挺,但是不難聽出,其中卻帶著一股濃郁地怨氣。

“我帶你上雪山……不過。我雖然現在不殺你。但是那月下美人。你卻必須給我!哼,報仇地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可是。那大雪山的隱秘,我求了一輩子,現在讓我放棄,那是絕不可能!縱然不想報仇的事情。可這月下美人的秘密。我是勢在必得!”

杜維默默無語。

現在不殺?那麼看來以後還是要殺地……自己和赤水斷之間地仇恨。可不是簡單地一句“師兄弟”就能化解地啊。

不過。似乎這大雪山上地幾個老怪物師兄弟之間。好像一直都有互相殘殺地“優良傳統”啊!自己現在變成了“小師弟”,說不得。也要把這個傳統發揚光大?!

赤水斷收拾了一下東西。卻又看了一眼旁邊駱駝上的喬喬,眼神里閃過了一絲凌厲。杜維看在眼里。趕緊就高聲叫道:“你如果殺了她,那麼月下美人地秘密。我就甯肯死也不告訴你!”

“哼!想不到你還是一個多情種子。”赤水斷撇了撇嘴巴:“留著她的命也行!反也是一個和我不相干的人。”

說完,赤水斷走到喬喬地面前。伸手在她地後心拍了一下。一絲光芒從他地掌心滲透到了喬喬的體內,昏迷之中地喬喬。輕輕的“嗯”了一聲。這才悠悠醒轉了過來。

赤水斷從懷里摸出了一個瓶子,扔到了喬喬的懷里。冷笑道:“小丫頭。杜維心中擔心你的死活,已經求我饒了你了。這一瓶是大雪山上配制地傷藥,你留著吧!不過你傷得這麼重。有沒有命能走出這個沙漠,那就和我無關了!”

喬喬愣了一下,隨後看向了杜維。杜維苦笑一聲,對喬喬點了點頭,正色道:“他說地沒錯。喬喬……反正那個死人妖也想不到我們會分開……你離開了我。一個人小心一點。未必就會被他找到。”

杜維倒是不擔心喬喬地傷。畢竟已經給她喂下了一些青春不老泉,用不了多少時間,喬喬就能恢複了。以她地實力,走出沙漠不是問題。而且,喬喬身上沒有魔法印記。落雪要找到她,也沒有那麼容易。

喬喬似乎慌了一下:“你……你呢?!”

杜維微笑搖頭:“這位赤水斷先生,‘邀請’我和他一起去來一個大雪山幾日游。這個旅程辛苦了一些。你就不用參加了。”

喬喬早已經熟知杜維的性子,越發是這種危險之極地事情,杜維就反而會用這種開玩笑地口吻。什麼邀請云云,自然是被這個赤水斷綁架劫持了。至于上大雪山,更是前途未卜。

喬喬焦急之下,帶著慌亂的語氣:“不!我和你一起去!”

杜維歎了口氣,柔聲道:“你這個丫頭怎麼如此死心眼!你跟著我一點好處都沒有!而且你也幫不上什麼忙!你且回去,找一個地方躲些天,等那個約定一過,死人妖找不到你,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你跟著我,不過是累贅罷了。”

說到最後,故意語氣就冷了下來。

喬喬卻認定了杜維是以什麼條件換取了自己地活命,況且她心中早對杜維心有所屬,此刻讓她離開,那是千難萬難!

眼看喬喬還是搖頭,杜維陡然就怒了。瞪著喬喬喝道:“你這蠢女人!我告訴了你了。你跟著我就是一個累贅!如果不是你的話,我怎麼會跑到這種鬼地方來,被這個家伙抓住!你已經害我不淺了。我拜托你別繼續跟著了!滾吧!遠遠地滾吧!!”

喬喬一呆。被杜維這一罵。卻罵得愣住了。

她臉上露出驚訝地表情。癡癡地看著杜維……

赤水斷不等杜維再說話,輕輕一提,就把杜維丟在了一匹駱駝的背上,卻又在他地喉嚨上輕輕一點。杜維立刻就感覺到一麻。再也發不出半點聲音了。而隨後。赤水斷又忽然從懷里摸了摸。取出了一個造型奇特地小掛墜來。給杜維戴上。

這掛墜被赤水斷輕輕一捏之後。頓時散發出了一團光芒,籠罩杜維全身。隨後又消散隱去……

“這是我們大雪山巫術之中地‘束魂結’。”赤水斷淡淡道:“你這個家伙花招很多,我先封了你地嘴巴,你那古怪地歌謠。就別想再唱了。至于這個‘束魂結’。我已經下了禁錮。這一路上,你是別指望在使用出一點魔法了!在你破解我的這個束魂結之前。你乖乖地當一個普通人吧!”

杜維知道在這個家伙地面前自己是無法反抗地,倒也不著急。

收拾完了一切,赤水斷也牽過了一匹駱駝。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他走過的時候。腳下卻正踏在了那塊已經四分五裂地古蘭修的遺書石板之上。

“波”地一聲。在赤水斷地一踏之下。石板頓時粉碎。化作了一堆粉末!

隨後赤水斷翻身上了駱駝,遙望西北天空。他心中默默冷言:

老師啊老師!多謝你地這一句“不後悔”!你既然不後悔。那麼我……也可以從這幾十年地重擔之中……

解!脫!了!

從今開始,我不再是為了複仇而活地赤水斷!

我是為自己而活地赤水斷!!!

&#

就在杜維和赤水斷還有喬喬離開了那個小綠洲之後。大約過了有一天地時間,天色已經是晚上。烈日也落下。

沙漠之中的溫度漸漸降低。

就在這綠洲之中,忽然閃過了一絲光芒來。時空被輕易地撕裂,一個人影從容走了出來。

月光和星光灑落在這人地身上。那明亮地眸子。卻讓漫天地星辰都失去了光彩。

“嗯?我明明感應到,這里有過強烈的魔力振蕩。似乎有人在這里用魔法戰斗過地痕跡啊……”落雪站在原地,卻看見了

:那些倒黴地馬賊。

落雪隨意踱了幾步,眼神掃過四周,卻忽然落在了地上。

他彎下腰去。從地上撿起了一枚戒指。

“五彩石頭?”落雪怔了怔,隨後微微一笑:“哼,杜維啊杜維,你又搞了什麼鬼?你弄了那麼大地障眼法下來,已經讓我狠狠地‘驚喜’了一次啦!現在。又弄出這個場面來……”

落雪經過前些天地追蹤,終于在最後,猛然醒悟了過來。

杜維只怕根本沒有“完全”破解自己地魔法印記!而是只能做到分出一些來布置障眼法迷惑自己!

想通了這個關節。那麼下面地追蹤就變得容易多了。精靈王仔細辨認那無數魔法印記地感應,仔細分別,終于找到了其中的“杜維”,然後一路朝著西北追來。

只不過,前一天又被杜維弄出了十幾個傭兵帶著紫水晶在沙漠里到處跑。又浪費了落雪一些時間。最後追到這里來地時候,也已經晚了整整一天時間。

而現在,更讓落雪驚訝地是。他心中已經確定了杜維的“魔法印記”,可是追到這里來之後,卻意外的發現,杜維的魔法印記,居然完全消失了!!

落雪卻並不知道,那是因為有同樣擁有聖階實力的赤水斷,用了一個“束魂結”的巫術施展在了杜維地身上,這才使得杜維周身地所有的魔力全部被封印!

結果,卻錯有錯招,反而讓杜維身上地精靈魔法印記也被封了,使得杜維才真正地“擺脫”了精靈魔法地追蹤。

落雪,也真正地失去了坐標。

落雪略微思索了一會兒。他猜測不到原因,不過也明白,事情多半是有些變化了。而且……地上的這麼多尸體。也有些奇怪!

思索了一下之後,落雪微微一笑。悠悠自語道:“哼。杜維。不管你弄什麼鬼。你一路過來。我已經確定了。你逃跑地方向是西北!我只要一路往西北追就可以了。你再弄什麼障眼法。可就別想再騙過我啦!”

說完。落雪身子一閃。猶如一股輕風。人已經朝著西北的方向飄了出去……

&#

駝鈴陣陣。兩匹駱駝之上。赤水斷和杜維一先一後。就在這茫茫沙漠之上西進。杜維坐在駱駝之上。幾次試圖凝聚精神力,可是那“束魂結”果然有些古怪。嘗試了幾次無果之後。杜維也就放棄了。

倒是赤水斷,坐在前面。卻忽然回頭看了杜維一眼。聲音雖冷,卻帶著一絲嘲弄和戲謔:“杜維。你果然是個多情種子!那個小妞沒有被你罵走。還跟在後面呢。”

杜維回頭看去。果然,就在兩人地後面大約幾十米之外。一匹駱駝之上。喬喬坐在駝峰中間。臉色蒼白,身子勉力支持。滿臉倔強之色。卻咬牙跟在後面……

皓月當空。風沙撲面。杜維看在眼里。只覺得這個一身是傷地女孩,那單薄而堅強地身影落入眼中。卻是越來越深……

“唉……傻女人,傻女人啊……”杜維心中歎息。

這時候,赤水斷倒是轉過身來,操控駱駝略微滿了一些,和杜維並行,看著杜維臉上神色,這個凶狠之人冷冷道:“杜維。看來你一番好意。這個小妞卻沒有領會啊!不過她受傷那麼重,卻還跟在後面,足見對你一番苦心了。哼……想不到,我大雪山門下。居然出了你這麼一個奇才。”

杜維口不能言,也只好對赤水斷翻了一個白眼。

赤水斷嘿嘿冷笑了幾聲,忽然身子一動,人離開了駱駝背,猶如大鳥一般朝後飛去。瞬間就落在了喬喬地面前。

喬喬完全憑借一口氣支撐,坐在駱駝背之上,身體受傷地地方。還沒有恢複,在顛簸之余,更是痛苦。忽然眼看這個惡人飛到自己面前。喬喬驚了一下,隨後卻反而冷靜下來——反正自己也不是對方地對手。

赤水斷盯著喬喬看了兩眼,看見這個少女居然面無懼色。心中倒也暗暗稱奇,冷笑道:“小丫頭,你一路跟著做什麼?”

喬喬冷冷道:“你要殺就殺。只要我不死,就不會走地。”

赤水斷卻哈哈一笑,隨後眼神里冒出一絲凶光來,抬起手來,卻在那駱駝地額頭一戳!

噗哧一聲,駱駝地額頭暴烈,頓時就撲倒在了地上。喬喬驚呼了一聲,從駱駝背上摔在了沙里。

赤水斷站在她眼前,冷冷道:“想跟著?那就自己走吧!”

說完,他就已經飛了回去,落在了自己地駱駝上,冷冷地看了杜維一眼:“走吧。”

杜維心中雖然有些惱火,不過卻也希望,這樣一來,喬喬就真地能離開自己,不要在後面跟著了。

可是,過了會兒,杜維回頭看去,卻看見夜晚地沙漠之上,後面地幾十米外,那個倔強的身影,在沙漠之中,艱難地行走,雖然踉踉蹌蹌,可是卻一刻不停!

杜維並不知道,借著那月光,喬喬蒼白地面容,倔強地身影,就在這一刻,已經永遠地印在了他地心中了……

那幽幽的眼神,在遠處,使用一刻不移地盯著杜維,仿佛用無言地聲音在告訴杜維:

我不走!我跟著你,跟定了!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不後悔”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雪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