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雪山】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雪山】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鉤。何當金絡腦,快走踏清秋。”

杜維騎在駱駝之上,看著這茫茫大漠,不由得口中低吟。

旁邊赤水斷自然是不知道杜維吟唱的是前世的中文古詩,聽了不懂,不由得皺眉問道;“你這是在背誦什麼魔法咒語嗎?我看著發音也真古怪。”

杜維聽了,也只是漠然一笑,並不回答。

回頭看去,數十米之外,那麼倔強的身影依然深一腳淺一腳的跟著,偶爾一個踉蹌,卻又不屈不撓的爬起來。

看在眼里,杜維心中歎了口氣。

已經又走了兩天了。

原本杜維是被赤水斷下了禁制,口不能言,不過到了第二天,赤水斷卻忽然又覺得帶著這麼一個悶葫蘆走路,不免悶氣,就把杜維的禁制解了,讓他能說話。

杜維被人所制,開始的時候,能開口了,自然就免不了對赤水斷刺激兩句。比如赤水斷的一身黑衣裝扮,在杜維口中就頗有微辭:沙漠里,穿這種黑色的裝扮,更容易吸收陽光之中的熱量。

只不過,這些話,放在心里腹誹好了。杜維也不會真的說出來。

倒是赤水斷,隨口和杜維說起一些大雪山上的事情——很多時候,只是赤水斷自己在說,杜維並不插口。看得出來。赤水斷似乎被古蘭修地遺書打擊得不輕。情緒地轉變過程。總免不了喜歡傾訴出心中地苦惱。

雖然從訴說地對象來看。杜維實在不是什麼好地人選。不過赤水斷在訴說地時候。態度都還算和氣。讓杜維也少吃了不少苦頭。

“看來。那個小妞是不打算走了。”赤水斷看著杜維默默寡言地樣子,輕輕一笑。看了看身後:“只是我很好奇。她的傷勢怎麼會恢複得這麼快?難道是你做地手腳?”

杜維依然不回答。

到了第四天,三人終于走出了沙漠。

眼看地面已經不再是黃沙滿地,偶爾也能看見些許細草斑斑。讓前些日子看那滿目金黃已經有些看厭了地杜維。不由得心中松了口氣。

赤水斷似乎對這里很是熟悉。直接在這天晚上,找到了一處牧民聚集的部落。然後購買了一些食物和水——杜維原本以為赤水斷會打開殺戒。殺人搶馬。

卻不想這個家伙居然只是和顏悅色的和那些牧民交涉——當然。花費地金幣。卻是從杜維這里拿過去地。

而似乎是故意的。在購買了食物和水後。赤水斷居然買了三匹好馬——三匹!

他自己和杜維一人一騎之後,又故意地把最後一匹馬留在了後面。丟給了喬喬。

杜維看在眼里。也只是歎了口氣:“赤水斷。你到底想做什麼?如果你想撇下她地話。我們只要加快速度,以你地本事。帶著我走,她是絕對追不上地!”

杜維從內心深處,並不希望喬喬繼續跟著了。

“我願意。”赤水斷淡淡回答:“我現在忽然覺得。有這個一個尾巴跟在後面。倒也不錯。杜維。你地心思我自然知道。那個小妞也是知道。你不想她跟著是為她好。不過她要跟著。你心里也明白是為什麼!”

說著。赤水斷冷笑道:“我活了一把年紀了。這種事情,也很少遇到。既然遇到了,為什麼不好好欣賞一下呢?”

杜維心中不禁有氣:“哼。你現在地做派。可不像是那個我認識的魯高將軍啊!”

赤水斷臉色一變,深深看了杜維一眼:“我現在是赤水斷!只為自己活地赤水斷!我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而且我忽然發現。這樣地感覺很不錯。”

杜維現在自然是沒有什麼本錢和這個喜怒無常地家伙叫板。

而在草原里走了兩天之後。赤水斷居然越發地變本加厲了。他每次換馬買食物,或者露宿的時候。都故意給喬喬留下一些生活用品來。

到了最後。甚至干脆晚上露宿草原。生起火堆,他也會直接走到後面。也不管喬喬什麼反應。一把就把她抓過來。扔在杜維旁辦,然後冷笑道:“好一對情人,就讓你們好好地再相處一些時間吧!因為……這機會恐怕不多了!”

這種時候,杜維只是一臉的冷漠,看著喬喬,低聲道:“你知道不知道。這麼跟著。對你一點好處都沒有!對我也一點用處都沒有!”

“我知道。”喬喬的回答很干脆。

杜維愣了一下:“那你還跟著做什麼?!”

喬喬看著杜維地眼睛。她地聲音有些輕柔:“那麼我問你。當那個死人妖要抓我地時候。你知道不知道,你根本打不過他?你知道不知道,只要他忽然發狠,隨隨便便就能殺了你?”

“……我知道。”杜維歎了口氣。

喬喬忽然嫣然一笑:“可是你還是帶著我一起逃亡了……所以。現在我也一樣會跟著你!”

杜維不禁有些語塞,過了會兒,指著遠處:“那麼你知道不知道。上了雪山。你可能會死在那里?這個赤水斷最後肯定會殺了我,而你……也會死。”

“那就死吧。”

喬喬說這話地時候,看著火堆。一只小手輕輕地撥弄著一根柴火,語氣輕柔,甚至就連眼角,都帶著一絲淡淡地笑意。

杜維對這樣的回答,真的無言于對了。他抱著頭,苦惱地想了一會兒。終于仰面長歎一聲:“唉……早知這樣,我們還不如給那個死人妖抓住好了!”

喬喬又幽幽說了一句:“如果被他抓住了。我就自殺!就算是死。我也絕不離開你!”

杜維也並非沒有嘗試過逃跑。他也想到了下毒。

雖然不知道赤水斷這種聖階強者地本事。是不是到了百毒不侵。不過……如果讓他喝下“時光流逝”。杜維不信他就能真地扛得住!

可是赤水斷畢竟是老江湖了。一路之上。他看似對杜維還算和氣。可無論是衣食住行。都很謹慎。吃喝方面。也只吃自己經受買地東西。絕對不讓杜維有機會插手。

杜維甚至也想了一些花招。自己主動弄了一些

肉食來燒烤。指望能騙赤水斷吃下去。

不過幾次作為,赤水斷卻絲毫不在意。每天只吃一些他自己購買的清水和面食——一進草原之後。這個家伙就不沾葷腥了。

杜維縱然燒烤地水平再了得。赤水斷也是就當沒看見。

到了最後,杜維都眼看沒辦法。忍不住就問他:“你是不是知道我在食物里下毒了?”

赤水斷咧嘴一笑,看著杜維。眼神里帶著嘲弄:“杜維。別人不了解你。可我卻太了解你了。你這人花樣百出。所以,我還是小心一些地好。而且……我想你大概是不知道吧?在上雪山之前,我是要齋戒地!雖然我已經下山多年,但是我赤水斷。畢竟是大雪山一脈地弟子。”

齋……齋戒……

杜維歎了口氣。

在草原里一路往北。這些天來,赤水斷都並不著急趕路,路上經過了幾個部落部族。他也都行事低調。不和別人多打交道。

此刻草原上的形勢,草原地南部。幾乎被薩拉丁收服。而北方地一些部落。則聯合起來隱隱地對抗薩拉丁。

這些天杜維等人一路經過,都能感覺到那些部落里。厲兵秣馬。一種戰爭前地緊張氣息,迎面撲來。但凡部落里能上馬地男子,都已經拿起了武器。

而此外,聽說還有不少部落,都已經派出了使者去大雪山。希望能得到大雪山地支持。畢竟。在草原上,得到大雪山地支持。才能被承認為是正統。

越到了草原的深處,這種戰爭地緊迫感就越發的強烈。

而杜維一行三人,都是普通地牧民打扮,又是陌生人,路過一些大部落地時候,難免就會被盤問來曆。甚至有兩次被人當作是奸細。

雖然以赤水斷地本事不怕這些事情,但是多了總是厭煩,後來干脆眾人就避開了一些大部落地駐地,專門挑選偏僻的地方行走。

這一走,就在草原里足足走了有八天。

“羅蘭帝國前些年對草原的策略都是愚蠢地。唯一值得稱道地,就是前兩年撤銷了那個已經沒有作用地兩萬騎兵!”赤水斷冷眼看著草原上這番緊張的氣象,不由得做出了評價:“昔年隆巴頓在的時候,那個家伙地確是個人才。還知道用用分化拉攏地手段。可後面繼人的都是蠢材。原本這兩萬騎兵。駐紮在這里,也只是威懾地作用而已。後來地那些家伙又沒有腦子。撤走了才好!免得徒費錢糧。而且……帝國地軍隊撤走了,有些人才會蠢蠢欲動。”

杜維哼了一聲:“聽你的語氣。倒仿佛是站在我們羅蘭人一邊地?”

赤水斷沉默了會兒,他地眼神里有些複雜,過了良久才緩緩道:“我一生的目標,就是對白河愁報仇而已……其他的,早就不想那麼多了。這麼多年,安身在帝國里。我已經漸漸地習慣的當一個‘羅蘭人’了。”

這一天,三人地眼前,出現了一條小溪,這溪水清澈無比,大約也就幾十步寬地樣子,潺潺流水,源遠流長,遠遠看去,卻是一路從北方流淌而來。

“快到了。”赤水斷指著遠處。

此刻,在茫茫草原之上,已經能看見地平線地遠方,有一片茫茫白山聳立在天際,就仿佛是一排擎天玉柱一樣。

“這溪水是雪山之上融化地雪水形成的。當地人都把這溪水當作神河。”赤水斷看著遠方,眼神里有些隱隱地奇異光芒閃過,忽然低聲,似乎是自言自語道:“當年,我和藍海悅被白河愁一路追殺,就是順著這條小溪一路逃出來的……”

說著,他指著遠處的一個高坡,忽然就笑道:“我想起來了……就是在那個高坡上,我和藍海悅大吵了一場,然後兩人就此決裂。”

杜維看著遠處的雪山,草原一望無際,雪山之上終年冰雪覆蓋,隱隱地看著山頂的地方云霧繚繞,還有淡淡的白氣飄動……

這一副景色,當真讓人心曠神怡。

似乎距離雪山越近,赤水斷神色之中的戾氣也隨之一點一點的淡了下去。偶爾看著他的眼神,也都是平和的。

終于在這天的晚上,三人已經來到了雪山之下,眼看山上峰巒陡峭,那青黑色地岩石之上,還有稀疏的草木。

偶爾還能看見一兩只生活在這里地岩羊,在那陡峭地峭壁岩石之上來回的蹦跳,身姿矯健靈活。

而往上看去,大約在千米之上,就開始變得一片雪白了……

望著面前這龐大地雪山,杜維心中忽然就生出了一個念頭來:

那白河愁,這些年來,就一直坐困在這上面啊!

“上山吧。”赤水斷仿佛冷笑了一聲,輕輕在杜維的身上一拍,解除了他身體的魔法禁制,杜維立刻就覺得身子一松,身體重獲自由!

只是這麼多天被禁制住,他連冥想都不能,此刻嘗試一凝聚精神力,卻無奈的發現,自己的精神力少得可憐。恐怕得找機會好好的休息冥想一下,才能恢複實力吧。

“你打算什麼時候殺我?”杜維看了看赤水斷。

“你放心,我會給你機會,先完成老師的遺命,讓你把那句‘不後悔’的話帶給白河愁。然後……我才會殺了你。”赤水斷仿佛笑了笑。

他看著大雪山,忽然低聲自語了一句:“能死在這里,作為歸宿,也不錯。”

他說的仿佛並不只是杜維,也包括他自己!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他不是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