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他不是人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他不是人


從山腳下往上,只有一條陡峭的小路……或許並不能稱之為“路”,只不過這一段的上山,地勢不像其他地方那麼陡峭罷了。

赤水斷走在最前面,黑衣飄飄,步履輕快,而杜維和喬喬兩人在後,倒是杜維更吃力一些。畢竟喬喬是八級武士,身手更勝過杜維。

三人一路上來,杜維倒是驚奇的看見,這山路之上,並不只自己這三人!

從山腳之下,就可看見,偶爾會有一兩個穿著草原上的牧民皮袍模樣的人,在山腳之下,匍匐在地面,對著雪山朝拜,姿勢正是標准的“五體投地”,滿面虔誠,口中更是念念有詞。

而在山路之上,杜維又看到了一個穿著襤褸的牧民,衣服袖子和褲子都已經磨爛,滿面風塵,卻在山路之上,艱難而上。這人每走三步,就停下來,對著遠遠的山峰之處,跪下磕頭朝拜,口中念頌一段杜維聽不懂的祈文。然後站立起來,再走三步,再跪下磕頭朝拜。

這麼三步一磕,這人也不知道走了多遠,眼看身子都有些踉踉蹌蹌,可是臉上的虔誠卻甚是堅定,明明是搖搖欲墜了,可那眸子里卻滿是神聖之氣。

杜維看在眼里,不由得歎了口氣:“這人倒是辛苦。只是這麼磕拜,是祈求巫王保佑嗎?”

赤水斷看了,卻並不奇怪,淡淡道:“這有什麼。大雪山地地位,在草原人心中就猶如聖地一般。在羅蘭帝國,或許人人只信奉一個光明女神。可在草原人的心中。巫王就是在人間行走的神靈!”

他用目光看著那一路跪拜上山之人,輕輕道:“每年,這種人在雪山之上也不知道有多少。最遠的,甚至從山下數百里之外,就三步一叩首,一直到山腰,只怕能走上一個多月的時間。”

說話間,三人已經越過了那個路人,一路往上。

倒是那個路人,看見了杜維三人。神色頓時一變,尤其是看見了赤水斷的裝束,更是神色凜然,不聲不響地跪拜了下去。對著赤水斷的方向叩首。行了一個“五體投地”的大禮。

“他是把我當作了雪山上的巫師了。”赤水斷淡淡道:“這是上山的唯一路徑,只要上山,必走此路。而如果是外人的話,都是小心謹慎,一路施禮。只有山上的巫師進出,才會像我們這麼隨意。”

說著,三人越過了一個轉彎的山頭,就再也看不見下面那人了。

這條山路彎彎曲曲,一邊就是萬丈深淵。又斜又陡。

三人速度極快。不多片刻,就已經走到了雪線之上。之間周圍再也看不到綠色,入目滿眼都變成了銀白!就連先前看到的岩石上的岩羊。在這個高度,也是看不到了。

中午地時候,山路陡然開闊起來,走上了一個天然的碩大的平台。這個平台就仿佛有人將山峰陡然削去了一截,形成了一個天然的數百米寬闊地地帶。

走到這平台之上,杜維回頭看去,之間山下已經是一片茫茫,才到半山,已經覺得狂風四起,只吹得人全身發寒。

而這平台之上,卻居然還有人在!

幾個草原上人地模樣,看樣子卻大概是哪個大部落的來人了。穿著的雖然也是皮袍,但是卻頗顯華貴,更有佩戴的象征著身份的配飾!

這些人坐在平台之上,身後插著一面碩大的旗幟,而中間更是點燃了一堆火焰。也不知道是怎麼弄的,那火焰居然燃燒之中發出了碧綠的光芒來。

“這些人是來請求覲見的。”赤水斷淡淡道:“哼,看來那些部落不多日就要大戰了……杜維,這些人大概就是那個薩拉丁地敵人了。來這里,無非就是想求得雪山地支持罷了。你看他們的點燃的火焰,那是用特殊地東西丟進去燒才能使得火光發綠的。因為就算是求見雪山上的人,這些人也只能走到這里,就不得再往上了!這綠色火焰,在山頂數百里之外也能看見,就表示有人求見……至于見不見,那就是山上的人做主了。”

這些人看見了赤水斷等三人上來,都是一驚,隨後看見了赤水斷的穿著一身黑袍,人人都是驚訝無比,以為他是雪山上的巫師。

只是這些人卻不敢上來打攪,神色緊張,遠遠的就趕緊站立起來,然後匍匐在地上對三人行禮,眼神之中滿是哀求之色。

赤水斷哼了一聲,也不理會,當先就帶著杜維和喬喬一路往前去了。

之間這平台的前端,卻已經到了頭,遠遠的,在大約近千米之外,才是另外一座山峰。而連接那座山峰和這平台之間的,卻是一個空曠深奧的峽谷!站在懸崖之邊,只覺得腳下煙波浩淼,一片銀海,冰雪漫天飛舞,狂風陣陣。

而仔細看來,卻居然有一條大約人的手臂粗細的鐵索,連接著兩頭!

“走吧,這就是唯一的橋梁了。”赤水斷哼了一聲,當先就漫步走上的那條鐵索。

雖然只是一條鐵索,狂風陣陣之下,不住的起伏蕩漾,不過赤水斷的本事,自然是如履平地,在鐵索之上,身子就仿佛是飛一般的往前。

任憑那狂風吹得人都睜不開眼睛,可是這赤水斷的身子卻絲毫不見吃力。

杜維心里衡量了一下,自己如果身體完好地狀態下。以馭風術飛行,自然沒有問題,可是這種鋪天蓋地的狂風之下,就難說了。看了喬喬一眼,兩人互相拉住了對方的手,也跟著赤水斷的後面。上了這條獨索。

兩人只以為這獨索走完,就是平地了,誰知道,等到了下面的一個山峰之後,卻發現這山峰也不是終點,前面又是懸崖,而遠遠的,又是一條同樣地鐵索橋梁,連接到下一座山峰之上!

就這麼樣的,足足走過了七八條這種鐵索橋。過了好幾座山峰,最後走到平地上的時候,杜維都覺得有些腳下發軟了。

歎了口氣,就苦笑道:“當初這大雪山的創始人。也真夠狠的!就算是故弄神秘。也沒必要弄得這麼過分吧!”

赤水斷在前面聽了,就微微一笑,道:“這鐵索橋也並不是只阻擋外人,也是為了限制雪山上人的!雪山之上,如果沒有一定的修為,是不允許下山的!修為不到的人,就算自己想下山,都走不過這鐵索橋!”

幸好,鐵索橋也就到此為止了。

只見面前是一座雪山之上的主峰!往上看去。這山峰陡峭。直插云霄,也不知道高到了什麼程度,反正杜維是根本看不到頭地。只因為晚上看去。那漫天的風雪卷著云彩飄蕩,藹藹白雪之下,滿目銀光,根本看不清遠處是什麼。

後面的山路就仿佛寬闊了很多,顯然也是經過了人工拓寬的。這山路之下,卻豎著一塊一人多高地碑,這碑卻不是石頭做地,而是冰雕刻出來的!

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代了,這冰居然已經不是銀白透明,而是隱隱的帶著一絲淡淡的綠色。

冰碑之上,赫然只有那麼一行內容。

“妄上者死!”

這一句短短的話,卻居然是用幾種文字書寫的,倒是讓杜維有些意外。他只認出了羅蘭帝國的文字,還有草原文字,可其他的幾種,他就不認得了。

倒是喬喬,看了一眼之後,不由得面色怪異,拉了拉杜維的袖子,低聲道:“好像……這文字好像有些像是精靈……”

杜維心里一動!他知道綠袍甘多夫已經把研究出來地精靈魔法傳授給了喬喬。雖然喬喬不認得這精靈文字,可是和自己學地一對應,卻覺得兩種文字很相似,這就容易猜測出來了。

杜維心里暗道:想不到這大雪山的創始人,不但懂得羅蘭帝國文字,懂得草原語,還懂得精靈文字……那麼其他的幾種又是什麼文字?獸人語?矮人語?

越過這冰碑之後,面前之間一片往上地坡路,山坡的兩邊,居然是大量的冰柱!

這些冰柱,各式各樣,有的直立,有的斜立,卻都插在兩邊的地面之上,大小粗細,都至少有一人多高,還有的十根冰柱組在一起,就仿佛一朵綻放的花朵一樣的造型。

赤水斷走到這里,卻忽然腳下停住了。

杜維剛要開口,卻看見赤水斷望著這些冰柱,卻在發呆,那眼神里,仿佛有種說不出的情緒,在隱隱的流淌……

過了好久,就聽見赤水斷幽幽低聲道:“一過數十年……唉,我卻以為自己都忘記了……”

只聽見他低聲自言自語道:“老師……我回來了。你可知道嗎……赤水斷回來了。還有悅,愁……我回來了!”

眼中望著那一片一片的冰柱,赤水斷的心神仿佛就飛馳到了數十年前,自己剛上雪山,還是一個稚齡孩子。那個時候,自己和悅,還有愁,三個人因為資質最好,被巫王選為親傳弟子。不知道多少人羨慕……被多少人忌妒!

三個年輕的孩子,就從那一天開始,就被視為了是大雪山未來的傳承候選人了。

可雪山孤頂,終年寒雪的寂寞生活,又怎麼是三個青春少年年紀的孩子能忍受的?

縱然是後來最驚才絕豔的白河愁,智慧如海的藍海悅,還有心狠手辣的武癡赤水斷,那個時候也不過是天真爛漫的年紀。少年心情,偶爾耐不住寂寞。也會跑到這里來戲耍游玩。

山上沒有什麼有趣的地方,而這里的冰柱,形成了一朵一朵碩大的冰花,造型奇特有趣,而且地方又大,就成了三個少年幼時的天堂了。

赤水斷看著這地方,依稀就仿佛看見了三個少年圍繞著冰柱打打鬧鬧,追逐歡笑。

就連那個讓自己恨了一輩子的白河愁,那個時候,也常常照顧年紀最小的自己,雖然自己一直不太喜歡他的沉默寡言,可是偏偏就是那一次,自己被冰柱紮傷了腿腳,卻是那個家伙把自己一路背了回去吧。

而後來被自己罵做是“懦夫”的藍海悅,那個智慧如海的藍海悅,那個時候,他最喜歡的事情,就是趁著自己不注意,偷偷的抓上一把冰雪,塞進自己的脖子後面衣服里……

當初親密無間的三個少年,卻是從什麼時候,變成了生死不共戴天的仇敵了呢……

赤水斷癡癡的看著那些冰柱,過了好久,他才回過神來,忽然就抬手一揮。

嗤的一聲,他掌下迸發出一股風刃來,頓時將面前的一大片冰柱攔腰斬斷!!

赤水斷哼哼冷笑了一聲:“真是越老越糊塗了!哼,都是過去的事情,他們兩個放下了,我為什麼還念著這些!”

他轉頭看著杜維,冷冷道:“走吧,小子!”

說著,他正要過來拉杜維,卻忽然臉色一邊,目光越過了杜維,往遠處的山下望去……

側耳傾聽,赤水斷臉色更是詫異……

就在這時候,一個清冷悠然的聲音,飄飄蕩蕩從山下傳來,那聲音從容淡雅,不慌不忙,還帶著一絲隱隱的高貴味道。

“杜維,郁金香公爵!你走了這麼多天,難道就是想躲到這里來嗎?”聲音一落,杜維和喬喬兩人對望一眼,兩人的臉色都有些詭異!

落雪!

杜維的嘴角,還仿佛帶著一絲複雜的笑意:“這下熱鬧了,那個死人妖,終于追上來啦……”

而再往後看去,就看見一片云海之中,那空中飄蕩起伏的鐵索之上,一個人影破云而來。

看他那樣子,優雅從容之極,走在那搖擺起伏的鐵索之中,腳下就是萬丈云海深淵,他的樣子,卻仿佛在自家的後花園漫步一樣。而他的笑容,也一如既往的灑脫。

“杜維啊杜維,上次你的計策是鑽到沼澤下,這次卻跑到了這麼高的雪山上……你果然是每次都能帶給我驚喜啊!”

赤水斷聽見這聲音,臉色陰沉,看了杜維一眼:“什麼人?是來找你的?”杜維聳聳肩膀,微微一笑:“赤水斷先生,准確的說,他可不是人啊。”

“不是人,是什麼?”赤水斷皺眉。

“一個死人妖!”喬喬咬牙切齒。

呵呵,這下兩強會面了,之後就是高潮一波接一波啦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大雪山】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上來領死(二合一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