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上來領死(二合一章)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上來領死(二合一章)


落雪緩緩走來,當他終于走到了三人面前的時候,精靈王卻在十幾步之外,停住了腳步,這次,他的眼神,落在了赤水斷的身上。

落雪的表情之上,閃過了一絲詫異,盯著赤水斷的眼睛,目光閃爍,過了好久,才輕輕的歎了口氣:“好一個杜維……原來你們來到這雪山上,就是向這位強者求援的嗎?”

赤水斷是什麼人?普天之下,在他眼里,白河愁第一,他就是第二!除了白河愁之外,他赤水斷還根本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眼看這麼一個清秀美麗得過分的家伙,居然實施施然來到自己面前。這個強人不由得臉色不善,他看出了落雪的實力必然非同小可,不過……那算什麼!

根本不理會落雪,赤水斷卻故意一樣的轉向了杜維,然後側了側腦袋:“你們剛才說的那個死人妖,就是這個家伙?”

杜維苦笑了一聲:“這稱呼雖然不太好聽,可我們的確到現在都沒有弄清楚,這個家伙到底是男是女。”

赤水斷點了點頭,眯起眼睛來,看了看落雪:“大陸上什麼時候又出了一個聖階?哼……先是那個侯賽因。又是羅德里格斯……看來聖階強者,現在真地不值錢了!哼,就憑借著剛剛入門的聖階的資本,就敢來到大雪山上撒野……”

“呃……這個,事實上,他是來追我們的。”杜維立刻故意歎息一聲。接口道:“我說師兄啊,你不是也覺得奇怪,我為什麼會跑到沙漠里嗎?就是被這個家伙一路追殺過來的……你別看他長得秀氣斯文,可說到實力,可未必就在你之下呢!至少我是抵擋不住,才會被他追得到處跑。”

赤水斷冷笑,低聲道:“你想讓我幫你打發走他?”

杜維沒有直接回答,卻只悠悠反問道:“你能任憑他在你眼前把你的師弟抓走?”

這一句話,才是問到了點子上了!赤水斷心高氣傲,別說杜維是他地“師弟”。又更要著落在杜維的身上來求得大雪山時代相傳的隱秘。更何況,他赤水斷抓來的人,如果隨隨便便就被其他人劫走了……而且還是在大雪山之上,他赤水斷的臉面往哪里放?

“不管你是誰。也不管你從哪里來……現在。你給我怎麼上來的,就怎麼下去。”赤水斷終于正面了落雪,他走上了半步,有意無意的站在了杜維和喬喬的身前----而杜維也狡猾的趁機拉了喬喬一下,有意無意的退後了半步,退到了赤水斷地身後。

就聽見赤水斷冷傲的語氣緩緩道:“這里,不是你應該到來的地方!哼,聖階強者……大雪山立山這麼多世代,不知道有多少大陸上的聖階強者自恃過高。跑來逞能。卻沒有一個活著回去地!你……我現在還有重要地事情去做,沒有心思和你計較,趕緊走吧!”

赤水斷這麼說。相對于他的性子,其實已經很難得了。畢竟他雖然傲慢,可也看出了面前的這個美麗的男人,實力必然是聖階。雖然以自己的本事,一般的聖階,根本不用放在眼里。可畢竟現在自己馬上就要上山去做更重要的事情。相比白河愁這個天敵,還是不要在這種關鍵時候多生枝節的好。

落雪靜靜的聽完,悠悠一笑,對于赤水斷地傲慢並不惱火,他嘴角地笑容迷人,輕輕道:“這可怎麼辦呢?閣下,杜維和這個年輕的女子,我是必須要帶走的!因為,這是我們地賭約。我這個人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說出去的話,卻從來沒有收回過的。”

赤水斷也不是那種做事情拖拉的人,眼看對方堅持,就硬聲喝道:“那就去死吧!”

兩大聖階強者的對決,仿佛都是在毫無征兆之下就驟然出手了!

赤水斷的周身驟然有一股蓬勃強大的氣勢張開,那狂暴的氣焰瘋狂的蔓延增長著。以他的身體為中心,一團森然的寒氣蔓延開來。

隨後,赤水斷哼了一聲,他也沒有用武器,兩根手指平舉,就先對著落雪刺了過去!

嗤……

大雪山的冰霜斗氣,在這雪山絕頂的嚴寒天氣之中施展出來,更是如魚得水。

周圍的漫天風雪,瞬間就朝著赤水斷的指尖瘋狂的湧動過來。赤水斷一指刺出,人也隨著飛快的往前掠了出去。而他人在空中,速度看似並不快,卻是一上來就施展了出了聖階之上的力量!

那周圍的嚴寒瞬間又往下降低了數倍!強大的聖階力量的控制之下,就連空氣之中的水分都被瞬間抽離了出來!肉眼可見,那劇烈的寒氣一路蔓延,大片大片的空氣都直接凝結成了冰體!

落雪的身體看似已經被蔓延結冰的空氣包圍住了,周圍的冰晶一路蔓延擴張,幾乎就將他的身體都籠罩在了其中!

而這時候,赤水斷的一指,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冰霜斗氣!

大雪山上任巫王的弟子,號稱武癡的赤水斷!冰霜斗氣在他的手下全力施展出來,更是遠遠比藍海悅要強了好幾分!就連精靈王,面對如此凶猛的一擊也不敢怠慢,他的手腕一抖,一根細細的銀絲飛快的從手腕之間飄蕩而出,卻瞬間在他地身體周圍飛快的旋轉纏繞起來!

嗡!!

赤水斷的手指擊在了那銀絲旋轉形成的外圈之上!不遠處的杜維和喬喬兩人。被這兩股力量撞擊的聲音沖擊之下,都是身子猛烈地一晃!

這聲音聽似並不大,卻仿佛一下就擊穿了人的身體,狠狠的砸在了兩人的腦海深處!

赤水斷自信自己的冰霜斗氣無堅不摧,就算是赤手空拳,也遠比什麼寶劍要鋒利得多!可是指尖戳在那銀絲之上。卻感到了一股磅礴的力量阻擋住了自己的前進!冰霜斗氣驟然一滯澀!

波!

空氣之中一團氣浪蕩漾而開,隨後兩個強者的身影都往後退去!赤水斷人在空中,指尖依然對著落雪。而落雪的身子周圍,那原本已經凝結出來的冰體,卻已經被他手里地銀絲飛舞之下,戳得千瘡百孔,再被他身子往後一退,就瞬間破碎瓦解。

“閣下的實力,實在是我在羅蘭大陸游曆之後所見的最強者!”落雪遠遠的歎了口氣,語氣真誠:“可惜。我卻無法放棄杜維和那個女魔法師!”

“那你就來吧。”赤水斷是遇強越強地性子,已經感覺到了落雪地實力可能在自己預測之上,此刻卻被激發的好勝心來。

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氣,雙掌張開。兩只掌心之中同時出現了一團白色的寒光。隨後就聽見空氣之中傳來了密集的叮叮咚咚的聲音。

無數被他用聖階力量從空氣里抽取出來的水分。驟然重新凝結起來!再放眼看去,之間這一片天空之中,連綿千米的范圍之內,出現無數剛剛凝結出來的冰劍!

這數千柄冰劍,帶著無盡的寒氣,全部對准了中間地落雪。

“哼!”

赤水斷重重一哼之後,漫天地冰劍陡然同時散發出了無匹的銳氣!這數千柄冰劍,居然每一柄之上,都冒出了絲絲劍氣。那寒光沖天。冰霜斗氣無邊無際,形成了一個鋪天蓋地的劍

赤水斷雙手一並,口中吐出了一個字:“合!”

杜維就聽見了空中傳來了轟鳴之聲。無數冰劍在赤水斷地控制之下,帶著漫天的冰霜斗氣,同時朝著中間的落雪刺了下去!數千柄劍一起落下,猶如密集的狂風暴雨一般!中間的落雪面色凝重,他周身忽然湧現出了一團淡淡的紫色光芒來,映照得連他手腕上的銀絲,也變做了紫色!

銀絲瘋狂的飛舞起來,那數千冰劍蜂擁落下,無數冰霜斗氣交集在了一起,形成了如雷鳴一般的轟鳴!就看見無數到斗氣,朝著中間的落雪一起轟了下去!

刹那間,一股強光從中爆起,杜維忍不住扭過頭去,不敢逼視!

而就在這時候,落雪周身紫芒大盛,銀絲在他的手里飛舞,而他本人卻更像是一個絕色的舞者,擰身就往前沖了出去!

在這一個瞬間,他仿佛已經改變了時間的規則,那漫天的劍氣交錯之中,明明是毫無縫隙的,卻偏偏被他強行扭曲了空間,讓人肉眼看來,卻仿佛看見落雪的身子,在這狂風暴雨的劍氣轟擊之下,用那輕盈卻緩慢的舞姿,一點一點的,從一道道劍氣之中,偏偏就硬生生的分出了一條條的縫隙,一路躲閃開來……

“躲?你躲得開嗎?哼,看看是你的聖階規則厲害,還是我的聖階規則厲害!”

赤水斷的冷言之中帶著無盡的殺氣,他抬手一揮,手里就瞬間幻化出了一柄奇形的長劍,這劍也是他用冰霜斗氣凝結成的冰體,一劍在手,赤水斷也往前沖了出去……

落雪的身姿雖然輕盈,可是在赤水斷的密集劍氣轟擊之下,漸漸的,也感到一絲沉重,那劍光的轟擊似乎無邊無際,他躲閃了一會兒,發現了這劍氣之中的縫隙已經越來越難尋找……很明顯,對手的聖階規則,也並不是弱者!

一聲清嘯從落雪的口中發了出來,這聲音尖銳之極!杜維聽了立刻趕緊捂住了耳朵。

那落雪的一聲嘯聲之後,空氣之中飛快地蕩漾開了一圈沖擊波紋。周圍的漫天劍氣,在這沖擊波之下,頓時如大海落潮一般的飛快的往後退去!

可落雪卻知道,自己並沒有真正的破解對方的攻擊!

身上傳來了一絲疼感,精靈王低頭看去,卻看見自己地手臂之上。隱隱的多了幾道劃痕,一絲鮮血靜靜的從衣衫下滲透了出來!

“很好!自從我走進大陸來,你是第一個能傷我的人!”落雪的聲音完全冷了下來!

而這時候,手里握著巨型冰劍的赤水斷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一劍斬落,無堅不摧的冰霜斗氣,已經正面的擊在了落雪的手臂之上……

轟!!!!

這一聲巨響,聲音延綿不絕,居然把遠方地云山霧海都蕩開了!

只見兩個聖階強者正面對上了,赤水斷手里的冰劍轟在了落雪的手臂之上。兩人的身影卻仿佛同時都凝固在了空中……

此刻地時間再次被兩個聖階強者地力量對撼之下,異常的扭曲了!

似乎時間在這一個瞬間被撥慢了百倍千倍。

明明只是這麼一小會,可在杜維的眼里,兩人的身體卻仿佛在空中凝固了漫長的歲月一般……而這個時候。終于。以兩人的身體為中心,一團圓形的光球爆發了出來,這光球之上,還帶著一道一道的電光滋滋流淌……

更詭異的是,這光球地眼色,一半呈現出銀白,而另外一半,則是淡淡地紫色。分明就是兩個聖階強者在比拼各自的力量了。赤水斷的臉色如籠罩了一層寒霜,越發地蒼白。最後幾乎變成了透明色。而落雪的臉色。開始的時候閃現了一團紫光之後,就漸漸的恢複了正常。

赤水斷手里的冰劍,看似是轟在了落雪的手臂之上。可如果近了,才會發現,就在劍鋒觸及落雪手臂的還差那麼一絲的距離,卻有一道細細的銀絲,糾纏在了劍鋒之上……

終于……

落雪看著面前的這個敵人,忽然臉上一笑,輕輕道:“你很強,真得很強……可惜,卻還不是我的對手。”

說完,他手腕一抖,那銀絲陡然筆直的甩了出去,而被糾纏住了劍鋒的赤水斷,身子在空中更是仿佛一只大鳥,筆直的飛了出去。

落雪此刻眼中目光閃動,卻忽然身子一閃,就出現在了橫飛出去的赤水斷的面前……

杜維此刻用眼神已經無法捕捉到兩個強者的動作了,就聽見空中傳來了密集的乒乒乓乓的聲音。在這一瞬間,落雪也不知道發出了多少攻擊。而赤水斷一聲不吭,一手握著冰劍,努力抵抗著對方那銀絲傳來的壓力,另外一手,卻來回扭動,冰霜斗氣,在這尺寸的狹小距離里,瘋狂的抵擋著落雪的攻擊!

最後,一聲巨響之下,就看見兩人的身子終于分開了,而落雪的身體只是往後頓了一小段距離就穩住了。而赤水斷的身體,卻直接飛了出去,最後轟的一聲,已經砸在了數百米之上的雪山里。

就聽見岩石迸裂的聲音,杜維甚至擔心,赤水斷這一下會不會把整個雪山都擊穿了!落雪穩在空中,精靈王的臉色忽然一白,他張口,吐出了一小口鮮血,隨後臉色就恢複如常,而他沒有拿著銀絲的那條手臂,一條袖子忽然就化作片片碎布,隨風飛舞掉了。裸露出了他的一條手臂來。

在裸露的部分,手臂之上,千瘡百孔,縱橫也不知道有幾十道傷痕,同時都在流淌著鮮血!

杜維和喬喬站在下面,看見這場景,都是心中一歎。

看來,赤水斷不是這個死人妖的對手!

高高的山峰之上,傳來了一聲怒吼,就聽見一聲岩石爆炸的聲音,一個人影飛快的從山體里射了出來!

赤水斷頭發散亂,滿臉狂怒,口中的咆哮聲之強,仿佛振蕩得天地都在顫抖,山谷之中的回音,甚至使得山體之上的岩石都在層層剝落。可惜,他的咆哮雖然離開,卻掩飾不住他此刻地模樣狼狽!

落雪只不過是一條手臂上滿是傷痕……而赤水斷。他此刻全身的衣服都已經破破爛爛,從他的臉上開始,一直到腿腳,周身也不知道多了多少條細細的劃痕,而那無數的傷痕之上,隱隱的有血光流動。只不過赤水斷此刻卻用自己地斗氣強行封住了傷勢。不讓鮮血流淌!!

看著赤水斷倔強的樣子,落雪在遠處歎了口氣:“勝負已分,閣下這又是何必呢。”

赤水斷大吼一聲,忽然身體就朝著落雪激射了過去!落雪一皺眉,眼看赤水斷到了面前,手里銀絲一晃,忽然就猶如鬼魅一樣,朝著赤水斷糾纏了上去,幾乎就是那麼一瞬間,居然就將赤水斷一層一層的圈住了。落雪伸出手指。朝著赤水斷的胸口點了下去。

波!

一道血光從赤水斷的胸口迸了出來。落雪一指中敵,卻反而心中一沉!

只見赤水斷的臉上絲毫沒有半點痛苦的樣子,眼神里的猙獰之色卻越發的濃厚……

撲的一聲,赤水斷地一掌已經突破了銀絲的纏繞。結結實實的按在了精靈王的肩膀之上……也是落雪即使一閃躲。否則地話,這一掌就直接按在心髒部位了。

落雪仰面張口,一道血箭從喉嚨里射了出來,臉上閃過一絲恨怒之色,手腕再次一抖,銀絲驟然收緊,立刻就把赤水斷牢牢地綁住了!

赤水斷大叫一聲,身上的銀光閃爍,奮力掙紮。可是那銀絲之上的紫光卻越來越強。就聽見一陣密集的爆裂聲音,剛才被赤水斷強行封住了全身的傷勢,再也壓制不住了。

無數道密集的鮮血。從他的周身密密麻麻的傷口之中同時迸了出來。遠遠看去,赤水斷仿佛就變成了一個血人一樣。

空中,赤水斷的身子終于軟軟地墜落了下來,砰地一聲,砸在了山峰之上,又帶著一片冰岩滾落,最後砸在了那山路兩旁的無數冰柱之中。

杜維趕緊跑了過去,就看見赤水斷躺在那里,周身鮮血。幸好這家伙雖然傷重,卻沒有死,杜維用力把他扶起來的時候,他居然還能說話,勉強地哼哼笑了一聲,雖然聲音微弱,卻仿佛還帶著倔強的味道:

“小……杜維,你,你從哪里,惹來了這麼一個……厲害的……死,死人妖?”

畢竟是聖階強者,肉體的傷害,幾乎只是一個呼吸之間,就看見傷口紛紛愈合。赤水斷推開了杜維,自己站了起來,只是看動作卻已經有些笨拙和勉強。

畢竟,肉體的外傷雖然容易愈合,但是剛才的一戰雖然短暫,可是那慘烈的程度,還是給赤水斷的實力造成了巨大的損傷。

落雪的身子就在數十米的天空之上,俯視著下面的三人,眼看赤水斷用聖階的力量恢複了身上的傷。精靈王的聲音低沉冷酷:“還要再打嗎?我說了,你雖然強。卻還不是我的對手!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受過傷了!”

“哦?那又怎麼樣?”赤水斷抬頭,昂然道。

“凡是傷了我的敵人,我都一定會殺死對方!”落雪的眼睛里閃動著憤怒:“你這個可惡的混蛋!卑微的生命,居然傷害了我高貴的身體!我……我本來還不想殺你,可現在……”

落雪手腕一抖,手里的銀絲就已經瞬間繃得筆直!

那飄蕩軟綿綿的銀絲,在空中就直得仿佛一條鐵絲一樣,那狂風吹當,卻不能動搖半分!

銀絲之上,紫色的光芒閃耀了出來……

天空之中,就連那云霧,都變成了一片紫色!顏色越發濃郁起來了,到了最後,仿佛深得都要滴出來一樣!

一大片詭異的紫色云霧,就已經仿佛把雪山籠罩住了,而且那紫色之中,還帶著無盡的壓迫感……

那紫光看似溫暖柔和,可這光芒照耀在人的肌膚之上,卻仿佛帶著一種奇異的凌厲寒冷的感覺!

“榮幸嗎?你將是我殺的第一個人類!”落雪的聲音低沉:“而且……還是一個聖階強者!”

銀絲陡然就落了下來。仿佛一道筆直地光芒,朝著赤水斷直接切下!赤水斷哼了一聲,抬起雙手來,一道猛烈的冰霜斗氣迎面轟了上去!

可是那銀絲卻在這一團冰霜斗氣之中,輕易的就割開了看似猛烈的寒光,輕而易舉。就仿佛尖刀切入黃油一樣,毫無阻塞,朝著赤水斷割了下來……

就在這一刻,忽然之間,就聽見遙遠的雪山山頂之上,傳來了一個如金屬一般鏗鏘的聲音!

那聲音綿綿而來,明明距離只怕有幾千甚至幾萬米之外,卻幾乎是瞬間就到!仿佛已經完全突破了這世界上聲音傳播地速度規則!

那聲音幾乎就是同時響撤了整個大雪山,如雷鳴一般,灌入了包括落雪在內的幾人的耳朵里!

“你說。但凡是傷了你的敵人,你就要殺了對方?”

這嗓音短促,語氣看似平靜,可是落入人的耳朵里。卻讓人不由得就覺得這個聲音。實在是傲到了絕頂!那平靜的語氣了,卻反而另有一股睥睨天下的氣勢,似乎在這聲音里,世間的萬物一切,都渾然不在眼中!!而幾乎就在這聲音傳來的同時!天空之上,忽然就迸發出了一點妖豔的銀光!

那銀光猶如實質一樣,輕易地就穿透了天空那濃郁渾厚的紫云!隨後那一點銀光瞬間分散而開,變做無數細密的網,可是光芒卻越發的耀眼!

漫天地紫云。雖然依然洶湧地翻滾。可是在那銀光之下,卻瞬間就土崩瓦解!無數銀光穿透了紫云,迅速的連接成了一片。從天際直掃大地!頓時將整個山谷之中都照耀得猶如一片光芒!漫天的紫云,也就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就全部消融得半點不剩,就看見銀光撒滿這雪山大地,猶如神跡從天而降!

輕易就吞沒了落雪釋放出來的精靈族的紫芒之後,其中更有一絲細細的銀光,忽然就直接朝著落雪直射了過來!這一絲銀光雖然看似微弱,可是其中蘊涵的力量,卻幾乎可以將空間都戳穿!

落雪的眼睛瞳孔里,驟然放射出一種奇異地神采,面對這從天而降地銀光,他立刻本能的感覺到了其中的無可比擬地鋒銳之氣!

他已經抬起了手腕,一根銀絲擋在了面前……

嗤!

落雪就感覺到面前一寒,似乎有那麼一道似有似無的輕風拂面而過,可是隨後,他立刻就眼睜睜的看見,自己的鬢角,一縷頭發輕輕掉落了下來,而面前,自己的那根銀絲,居然也忽然無聲的斷裂了一小截!

嗯……這是什麼感覺?

好像是……疼?

落雪抬起手來,用力一擦臉頰,攤開手一看,卻看見了殷紅的血跡!自己的左邊臉頰之上,多了一道幾乎無法察覺的細細的劃痕,而一絲鮮血,正在緩緩的流淌出來……

讓落雪身子一震,霍然抬起頭來,死死的盯著遙遠的山巒高處……

剛才這一擊……難道是……是從千萬米之外發出的?

那麼,隱藏在那山端絕頂處的,是什麼人?

千萬米之外的隨手一擊,就能擊破我的防禦,傷害到我的身體?!

遙遠的山頂之上,那個冷酷得仿佛比時間更永琲瑭n音,再次一字一字的傳來。

“你不是說,傷了你的人就要死嗎?現在我刺破了你的臉!你要殺我,有本事就上來,我等著!

這語氣里,那種藐視一些的味道,更是顯露無疑!

精靈王被激怒了。他一生也從未被任何一個對手如此輕視過!精靈族驕傲的天性,使得他已經失去了優雅和從容。他甚至忘記了用聖階的力量恢複臉上的傷痕!

不,不是忘記!

落雪抬起手來,遙指山頂,雖然斷了一小截,可是剩下的銀絲,依然在精靈王手腕之下飄蕩!

“不管你是什麼人!你已經激怒了我!”落雪的聲音充滿了憤怒:“我一定會殺了你!否則的話,一日不殺你,我就一日讓臉上帶著這恥辱的傷痕落雪憤怒的聲音遠遠的往上傳了出去。

而站在地上,杜維卻也怔怔的遙望山峰之上。

白河愁!

白河愁!是白河愁!

那語氣,杜維自然一聽就聽了出來。

而那千米之外的一擊,更是讓杜維從內心深處都無比震撼了!

如果說,在雪山之下,到大陸上行走的白河愁,只能發揮出兩三成的實力。

那個,在雪山之上的白河愁,到底強到了一個什麼程度??

落雪的憤怒,落雪的誓言,落雪的挑戰……可得到的,卻只是山上傳來的一句話……

也是最後一個回應了。

這句話清晰的傳來,語氣平淡之極,平淡的就仿佛隨意和人聊天那樣的口吻,又好像是不經意之間的一句無心之語。

這一句話,只有簡短的四個字:

“上來領死。”

呵呵,雪山絕頂,三強會面展開這一段的高潮會很長,而且杜維也會得到極大的突破,而且,雪山之上隱藏的秘密……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三章 他不是人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聖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