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聖階?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聖階?

數千米高的雪山之上,這樣的高度,杜維已經感覺到了身體的沉重。畢竟他沒有聖階強者的那種資本,在這樣的高空之上,極度的缺氧,讓他呼吸不暢。

不過,大概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所謂的“高原反應”這種說法。

一路往上,就只剩下一條筆直的通天之路——這說法並不過分。只因為面前的這條台階路,筆直向前,再無一點回旋轉折,幾乎如九十度那樣的陡峭,一步一步往上,看得人頭暈目眩。

看出了杜維的吃力,赤水斷從懷里摸出一粒白色的冰珠模樣的東西,遞給杜維,淡淡道:“放進嘴里,含在舌下,可千萬別吞下去了。”然後又摸出一粒遞給了喬喬。

杜維接過,也沒有半點猶豫,立刻就放進嘴巴里,含在舌根下。果然,立刻就感覺到一股清涼之氣從舌下散發出來,直沖腦門,這種感覺,讓人全身頓時一陣松弛,那種沉重吃力的感覺一掃而空。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也覺得順暢無比。

“這是大雪山上專用的東西。畢竟雪山上常年都有兩百多巫師,並不是人人都有聖階的實力的。”

說著,赤水斷又看了一眼落雪。

落雪地臉色陰沉。精靈王言出必踐,雖然擁有聖階之上的能力,肉體的傷害隨時可以恢複,可是他卻偏偏故意留著臉上的那道細微的劃痕。只見他此刻面色冷峻,雙手負在身後,一言不發。走在最前面,一路往上。

落雪並不是傻瓜,他在受傷之後,並沒有狂怒之下,直接一口氣沖到山頂,而是這麼一步一步緩緩而上——在和赤水斷一翻激戰之後,精靈王也並不是完好無損,他需要一點時間來讓自己恢複。層一層,盡是冰體雕刻而成地……事實上,在這麼高的雪山之上。就算想找到石頭都很難——極度的嚴寒,使得一切都凍結成了冰,這些冰塊在這里,遠遠比石頭更堅硬。走在晶瑩剔透的冰階上。杜維默默的看著遠方……

這冰階一共有三千六百五十層。

這只是現在的數字。據說。在幾十年前,還是上任巫王古蘭修在位的時候,台階只有三千六百四十層——因為古蘭修是雪山上第三百六十四任巫

根據雪山的傳統,每次新的巫王繼位之後,台階就要往山下多擴十階。

當然,赤水斷才不會無聊的和杜維說這些。杜維早就知道這些事情,是從自己地那個小女俘虜,雪山弟子艾露那里得知的。

此刻,他一路走上來。卻故意一樣的說了出來。

“如果按照這樣。假設大雪山能一直傳承下去,那麼就算這雪山再高……終究有那麼一天,這台階一點一點的擴展。總有直接通到山下地面地時候。那個時候,還怎麼再增加台階?難道往地下去挖嗎?”

聽了杜維地介紹之後,喬喬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個問題,杜維並不知道答案,所以他保持了沉默,卻故意的看了赤水斷一眼。

赤水斷面色之上微微有一些變化,然後仿佛若無其事一般回過頭來,看了喬喬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如果有朝一日,台階通到了地面……那就是雪山一脈重新入世的時刻——這也是雪山先輩留下的鐵律。”

杜維默然。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他忽然想起了一件和雪山似乎並沒有太大關系的事情。

當初,在那個龍族的神山之上,自己看到神山里的峽谷,聽龍族介紹說是專門用來丟棄被殺死的罪民地尸體和頭顱……而且,龍族也有一個古怪地規定:什麼時候那個深淵被罪民的尸體填滿了,那麼就是龍族可以卸去自己守護人類世界門戶,重新獲得自由的時候!

似乎這些古老地地方,總有一些古怪而詭異的規矩。

三千六百五十層台階,一路直達雪蜂之頂。

而當路程過半的時候,台階的兩側,就已經出現了讓杜維驚奇的地方了。

“這里,就是大雪山了。”

山峰之上,兩側被開拓出了一片奇異的建築,那些建築都是用冰雕而成,無論是房屋,還是平台……杜維甚至看見了左側有幾個穿著單薄的袍子的人。

台階的左側,有一個出口,那里有一個大約百米見方的平台,甚至還有那麼三次層高的“冰樓”。幾個穿著巫師袍子的人,就坐在那平台上,盤膝坐在冰冷的地上,有的垂頭苦思,有的則趴在地上,用手指在冰面上寫寫劃劃,更有人抱頭思索一會兒,就忽然跳起來,然後伸手一抓,凌空就幻化出一柄冰劍來,然後挺劍就唰唰連刺幾下——杜維看來,所用的那幾下,都分明是很高明的武技——可惜,那個人卻只是刺了幾下之後,卻滿臉苦惱,重新丟了冰劍,又坐在地上抱頭苦思,似乎有什麼想不通的問題。

更有幾個人,遠遠的就在那平台的邊緣,面對著下面的萬丈深淵,呆呆的看著遠方,毫無反應。而更奇怪的是,這些人明明看見了杜維等人上來,卻好像也毫無反映,更沒有人過來過問,就任憑杜維幾人沿著台階一路往上。

就算有人偶爾把目光投過來。也只是淡漠地看一眼之後就收回了目光,繼續做自己的事情。

“難道雪山之上,是可以隨便進出的?”杜維忍不住問了一句:“我們就這麼上來,這里的人也不管?”

“這就是雪山。”赤水斷的回答很平靜:“這里的人,常年都生活在這種鬼地方。就算是再有棱角地人,性子也被這苦寒絕頂的常年累月的歲月給磨平了。這里的人……從外到內。早已經冷到了骨子里!就連他們的血液,恐怕都已經是冷的了。”

赤水斷看著那個平台上都在做著自己事情的人,忽然輕輕一笑:“這里的人還算好一些,畢竟這里是雪山三間之一的入世間,這里的巫師,只要修為達到地標准,就可以獲得下山行走的資格。所以他們都會拼命的修煉,努力成為合格的巫師,以求能早一天離開這個毫無生氣地冰冷地地方。在這里,你不用理會別人。別人也不會理會你。甚至一年下來,你也不會有機會和別人說上一兩句話。”

杜維心里一沉,看著那些枯坐在冰面之上的人,不由得歎了口氣。

“這里不算什麼。往上等你看到了集經間和籌合間。你就會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冷漠了!”赤水斷一臉的平靜:“我從幾歲開始就在這種地方長大,那個時候,我一個人苦修一年,也不過只和白河愁和藍海悅說上幾句話而已,甚至當我離開的時候,有些人的名字,我都很難叫出來。在這里,你才會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寂寞”

果然,往上又走了兩百多層之後。就看見山體的右側。一個比剛才更大的平台出現,而這次,那平台上卻一個人都沒有!之間平台之後地靠著山體地地方。有一個一個密密麻麻的洞穴,猶如蜂巢一樣。

站在台階之上,就能隱隱的聽見那那些洞穴里,有地傳來輕微的爆炸的聲音,有的則冒出各種顏色不同的光芒。

“集經間,這里的人都是真正的瘋子。他們生存下來唯一的作用,就是研究大雪山留下的各種古老的東西……巫術,武技,還有一些別的東西……這里的人是真正的怪物,除非是巫王的命令,否則任何人都最好不要去打攪他們……當然了,在這個地方,也沒有人會去打攪他們。甚至傳說,這里的人,常常是好多年都不會走出洞穴一步……唯一能見到他們的機會,就是每十年一次的雪山門下的大比。”

杜維心中有些黯然:想不到,這大雪山之上,居然是這種冷漠到了血液里的地方?!

再往上的時候,這次當看到第三個平台的時候,杜維知道,這里大概就是雪山三間之中的最高一層“籌合間”了。

這里據說是專門負責培養和訓練年幼的雪山弟子的地方。每年,入世間之中在山下行走的巫師,會挑選一些資質出眾的年輕孩子帶上山來培養,作為大雪山後代的傳承。而“籌合間”則是專門培養這些大雪山後代的地方。

可看著這個碩大的平台,上面卻空蕩蕩的,一個人影也沒有。杜維正詫異之中,忽然就被上面的一陣輕微的破空聲驚動了。

抬頭看去,就看見在這平台之上的山體上,一叢冰柱之間,一個大約十歲出頭的少年男孩,赤裸著上身,站在那兒。

還沒有好好發育的單薄的上身裸露在雪山的寒風之中,身上原本出的汗水,都已經凝結成了一粒一粒的冰珠。這個少年臉色冷漠得猶如冰雕,手里捏著一根細長的冰柱,正對著空氣,一下一下的反複做著“刺”的動作。

他每刺一下,冰柱都傳來了嗤嗤的破空聲。

少年一下一下的重複著這枯燥的動作,卻絲毫沒有懈怠。杜維看出了少年身體的虛弱,他似乎已經達到了體力的極限,手臂已經有些無力。

終于,撲通一聲,這個孩子腳下一軟,坐倒在了地上,手里的那根冰柱叮的一聲落在地上,然後骨碌骨碌滾到了杜維等人的腳下。

杜維彎下腰來,撿起了這根冰柱,卻忽然發現。這冰柱地中間居然是掏空的,上面還布滿了幾個小小的氣孔。難怪……這孩子每刺一下,都會帶動破空的風聲呢。

杜維走上去兩步,將這冰柱遞給了那個孩子。而這個少年,只是默默的接過,沒有一句話。甚至連看都沒看杜維一眼,就拿著冰柱,轉過身去,繼續做那簡單枯燥的“刺”地動作。

“這就是籌合間里訓練的未來的大雪山的弟子!”赤水斷不聲不響已經走到了杜維的身後,他看著這個少年,赤水斷的聲音里也不由得多了一絲奇異的情感:“當年……我像他這麼大的時候,也是這樣。我每天站在這冰天雪地里,做這種反複的刺擊的練習,每天三千五百次!直到有一天,全力刺出一下。而且可以不帶任何地破空聲,這才算是合格。”

杜維震撼了!

他看著那個單薄瘦弱的男孩,看著那張幼稚卻充滿了麻木冷酷的臉龐……

大雪山之上,難怪會出現像古蘭修。白河愁。赤水斷,藍海悅這樣的絕世強者!只因為,在這里地人,都是經受著這種非人地訓練!!

“小杜維,你明白了嗎?”赤水斷的聲音輕輕響起:“大雪山,就好像是一個牢籠,一個在冰天雪地里的牢籠!在這里的生活的人,沒有感情——就算原本有的,也會在這長年累月的枯燥冰冷之中。慢慢的冷卻。最後變成像你看到的那些人那樣!可所有人地,都在拼命地努力,只因為。在這冰冷的外表之下,每個人都知道,只有努力,才有機會成為真正的巫師,才有機會走下雪山,走進那溫暖地人間!!才有機會脫離這個冰冷的牢籠!!有的人會成功,他們在成為巫師之後,可以選擇進入入世間,獲得下山行走人間的機會!有的人,會失敗,在修煉的過程里死去……而有的人,則會在這種沒有任何溫暖的地方,漸漸的被同化,成為一個毫無知覺和情感的冰人!慢慢的凍結自己的感情和血液,最後變成一個瘋子……就好像那些集經間里的瘋子一樣,已經習慣于這種枯燥的生活,習慣于常年累月待在這里,最後選擇留在這里,繼續過這樣的生活……”

最後,赤水斷對著杜維低聲道:“你知道嗎?自從我來到這里……當我十歲之後,我就再也沒有笑過,也沒有看到別人笑過!”

“既然是這樣的一個地方……那麼它存在的意義,到底是為什麼?”

提出這個問題的不是杜維,也不是喬喬,而是從一路上來之後,就沒有再說話的精靈王落雪。

落雪輕輕的擦拭掉了臉頰上傷痕的血液,看著赤水斷:“難道這個大雪山上的人,生來的唯一存在的意義,就是經曆這種磨難嗎?”

對于落雪的問題,赤水斷的反應很奇怪。雖然兩人之前才剛剛劇戰了一場,不過赤水斷卻依然回答了落雪。

“我不知道。”赤水斷的答案很簡單:“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們。”

後面他又說了一句話,卻是對杜維說的:“就連我們的老師古蘭修,也從來沒有解釋過!我曾經問過他一次……”

“哦?他怎麼說?”

“老師說說:大雪山從前存在,以後也會永遠存在下去……除非這個世界毀滅了!”層台階終于走完。

這里已經是雪山的絕頂之上,讓杜維異常驚訝的是,當他踏上了最後一層台階之後,忽然之間,天地就一片寂靜!

原本這種絕頂的高峰之上,終年都會有不斷的狂風。可越過這最後一階台階之後,周圍的一切動靜全部都安靜了下來。

仰頭看去,天空之中一片寂靜,那濃密的云層之中,卻仿佛有那麼一道縫隙,將陽光直接灑落了下來,就照著在這絕頂之上。

面前是一個碩大無比的平台,腳下踩上去,感覺很堅硬,而低頭一看,只見腳下的地面,冰層之上閃爍著光芒,光滑可鑒,甚至能映照出人影。

碩大地平台之上。陽光照著在冰面上,幻化出了七彩的光芒,猶如彩虹一般。這個碩大的平面,就仿佛是一個廣場。

“每十年一次的大比,都是在這里舉行的。”赤水斷指著前方,就看見在那廣場的遠處正中。十幾層台階之上,一塊圓形地巨大的冰石:“那里是巫王的位置。”

杜維看著那上方的位置……那一塊冰石,高高在上,可是看上去那麼冰冷,想必就算是坐上去,恐怕也並不舒服吧!

而隱隱的,似乎在那冰石之後,仿佛還有一個小小的走廊,一路通了下去,也不知道通到哪里。

赤水斷望著上面。忽然就低聲說了一句:“他來了……”一個白色的人影,緩緩的從那巫王的座位後面轉了出來。一襲雪白地長袍,在陽光照射之下。仿佛放著光芒一樣。遠遠看去,就猶如一個天神。

白河愁靜靜的站在那里——這是杜維第一次見到白河愁的本尊。看上去,這位絕世強者,似乎相貌並不出眾,可是就偏偏他往那里一站,一道眼神輕輕掃過來,瞬間就將在場眾人都看了一遍。

每一個被他眼神掃過的人,都仿佛有一種被人看穿了心靈之中一切隱秘地感覺!

並不強傳說中地那些絕代強者,都有著讓人敬畏的氣息。或者是所謂的王霸之氣。白河愁就這麼站在那里。卻給人一種甯靜到了極點的感覺……他就站在那里,讓杜維心中生出了一種奇異的錯覺:

他在這里!從前是,現在是。就算再過千年萬年,他也一直就在這里生平第一次,維從一個人的身上,居然有了這種“永琚赤熒P覺!!

這已經不是“強”或者“弱”的感覺了,而是……面前這個男人,似乎已經是永琱@般的存在!!

“白河愁!我回來了!”

最先開口地是赤水斷,他盯著遠處地那個人——那個曾經讓他恨了一輩子的人。赤水斷的全身,湧現出了強烈地氣息來,戰意瞬間就被點燃,這種狂暴的氣息,讓站在他身邊的杜維和喬喬,都忍不住有些窒息。

而白河愁,就這麼靜靜的站在這里。

兩人相識良久,赤水斷竭力釋放自己的氣息,可惜他無論如何努力,那個白河愁,就在自己的眼前。他不動,也不說話,甚至連呼吸都是那麼清楚。

過了好一會兒,白河愁……他……

他居然笑了!!

沒有絲毫的疑惑,赤水斷清楚的看見,自己恨了一生的這個對手,從嘴角開始,蕩漾出一絲一絲的笑意,然後這一絲笑意,漸漸的擴散開來。

瞬間,赤水斷就感覺到自己的氣息完全被壓制住了。原本充滿了憤怒,充滿了戰意,充滿了狂暴的那種壓迫感,只是在白河愁的一個微笑之中,輕易的被瓦解!

“斷,你回來了。”白河愁的聲音一字一字落入赤水斷的耳朵里:“告訴我,傷你的,就是這個人嗎?”

說著,白河愁伸出一根手指,遙遙指著落雪。

落雪被對方指著,居然就感覺到了全身都似乎猶如落入了溫水之中,那種溫暖的感覺,讓落雪心中卻反而一寒!!

這種全身被對方的氣息籠罩住的感覺,讓落雪心中非常的難受,他立刻深吸了口氣,開口說話了。

“你就是那個傷我臉的人嗎?”落雪輕抖手腕,那1 6 K小說網.手機站wap.1 6k.Cn根銀絲,在他的手腕輕輕滑落,然後猶如靈蛇一般輕輕的扭動起來……落雪已經緩緩的走了上去,他每一步往前,就感覺到自己仿佛是在水中行走,一步一步,都似乎要耗費極大的心神!可驕傲的精靈王,依然昂然道:“我說了,我會上來殺了你!”

白河愁的眼神落在了落雪手腕的銀絲之上,他仿佛凝視了很久——又仿佛只看了這麼一眼。

似乎在白河愁的面前,一切都變得這麼讓人無法琢磨的詭異。

“你的武器,似乎不屬于這個世界。”白河愁地一句話。就讓落雪的臉色頓時一變:“你是一個精靈,對嗎?”

落雪的臉色凝重,他停下了腳步,那一根銀絲落在了他的手中,落雪的聲音前所未有的鄭重:“不錯!這是我精靈族地聖器!是精靈大神留在這世間的一根頭發!”

白河愁點了點頭,似乎並沒有多少驚訝。倒是下面的杜維。聽見了這個答案,心里卻猛然一突!

精靈神的頭發?那麼,這麼看來,北方的罪名,已經得到了它們的神靈的庇護和幫助了?!

“精靈,你很強。”白河愁似乎依然在微笑:“我原來以為,這個世界上,能勝過斷的人,就只有我一個……不過現在看來,你應該是我找到的。這個世界上最強的對手了。我對你很滿意……來吧。”

這一句“來吧”,仿佛帶著一絲淡淡地期待。落雪臉色也恢複了平靜,他知道面對這麼一個強者,自己出手之前。絕對不能有絲毫的焦躁!

和杜維料想的恰恰相反!落雪的出手。並沒有想象之中地石破天驚地一擊。眼前的精靈王,卻只是在略微一停頓之後,就只是那麼慢慢的往前邁上了一步。

同時,他手腕上的銀子,在空氣之中繃直了,輕輕的點向了白河愁。

這一點,看似是那麼輕柔,仿佛就連一張紙都穿不透。可白河愁看了,眼中的笑意卻更濃了一分。

“很好。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

一步!

只是邁出了一步。在杜維看來,落雪明明還距離白河愁有很遠,可是這一步之後。兩人卻“仿佛”已經就站在了一起!

似乎原本兩人之間的那一片距離,在空間之中,忽然就消失了!!

一聲尖銳的嘯聲,從落雪的口中陡然發了出來,那銀絲立刻猶如一條長鞭一般甩了下去!

沒有絲毫地聲音,可銀絲所過之處,就連那空間仿佛都被這細細地銀絲切斷!就聽見喀嚓一聲,白河愁身後的那巫王的寶座,那塊碩大地冰石,已經分成了兩半,而就在地面之上,從落雪到白河愁兩人之間的腳下,原本光滑平坦的冰面,立刻多處了一道深深的細細的裂痕!如果仔細看去,這一絲細細的縫隙,卻深刻無比,甚至一眼都看不到底!!

杜維看在眼里,心里陡然就冒出了一個奇怪的念頭來:

破畫?!

落雪的實力,已經達到了破畫?!切斷了兩人之間的空間,空間的斷裂,空間里的東西,那巫王的寶座,包括這廣場,甚至還有身後的山石,都無聲無息的斷了開來!

可偏偏,站在這“畫中”的白河愁,卻依然含笑站在原處。

不知道何時,那一縷銀絲,就在白河愁的面前,卻再也無法往下落下半分。白河愁的一根手指,似乎是那麼緩慢的伸了出來,然後又是那麼緩慢的在銀絲之上,輕輕一點……

他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都是那麼的清晰,那麼的輕柔,那麼的緩慢……慢得就連杜維都能看得如此細致!

可偏偏的,就在這麼一彈之後,就看見那根銀絲之上,立刻出現了一道波瀾!這波瀾一點一點的往回蕩漾而去,沿著銀絲,一道細微的振蕩圓弧,一直傳到了落雪的手腕之上!精靈王臉色立刻一變,口中的尖嘯嘎然而止,忽然就身子原地往後退了出去!

呼的一聲,他的銀絲先往後甩了出去,接著是他的人,直接往後退出去了幾十步,幾乎退到了身後的台階邊緣!

精靈王的一張美麗的臉龐之上,滿是紫氣,終于在台階的邊緣,才穩穩的站住了,而看向白河愁的眼神里,充滿了驚駭!

“不!不可能的!”落雪口中喃喃道,他低頭思索了一會兒,抬起頭來之後,看著白河愁,臉上的表情絕然,再次往前邁步走去。

這次,他手里的銀絲,忽然在輕輕的抖動之後,在空中扭轉。最後猶如打結一樣,最後居然形成了一把弓地輪廓!

落雪每走一步,他全身的紫光就越發的強盛,當他走到第十步的時候,周身那強烈的紫光,讓站在平台上的杜維和喬喬。感覺自己就仿佛是站在了一個紫色地太陽的旁邊!!

終于,落雪停下了腳步,卻忽然抓住了那銀絲結成的“弓”,做了一個“挽弓搭箭”的姿勢……

嗤!

這個聲音從弓上發出來,卻並不是破空的聲音!一道仿佛很是細微的紫光,從落雪的指尖射了出來,以一種奇異的緩慢的速度,在空中劃過,那一絲輕輕的聲音,若有若無。卻是已經直接刺破了空間!

以這一點紫光劃行地軌跡,空間之中,一點細微的裂縫開始出現,就猶如一張圖畫。中間被人戳了一個洞一樣!

轟的一聲。白河愁的身後,遠處仿佛傳來了轟鳴地聲音,而他所在地地方,身後的冰石,已經無聲無息的化作了粉末,地面的冰層,身邊的台階,全部在這紫光的劃行軌跡之下,無聲無息的崩潰粉碎!

這力量並不是直接作用于它們的本身。而是將它們所在的這個空間。這張“畫”直接毀去!!

紫光已經到了白河愁地面前,那速度雖然緩慢,但是對于人來說。只要你在這空間之中,就是絕無躲閃可能地!!

在這樣強大的力量之下,白河愁嘴角的笑容又深了三分。

他忽然伸手,從他地腰間,摘下了一樣東西!

他的……彎

杜維看見這場面,忽然心中一跳!

白河愁的彎刀,要出鞘了嗎?!

不!

之間他輕輕的將彎刀連刀帶鞘,在面前這麼緩緩的一豎。

無聲無息的,那紫光射到彎刀的刀鞘之上,居然被無聲無息的分成了兩半!隨後,嗡的一聲,已經分成了兩半的紫光,同時朝著兩邊飛快的彈射了出去……

耳邊傳來了巨大的轟鳴聲音,眾人就清晰的看見,這兩道紫光在白河愁的刀鞘之下,左右分開,幾乎是貼著白河愁的身體往兩側而去。很快,在一陣轟鳴之中,就連這座雪山都在隱隱的顫抖!

放眼看去,之間那群山之中,一左一右,有兩座孤峰,被紫光射中,整座山體,都陡然崩塌!!!

那轟鳴的聲音之中,帶著山體的崩潰,冰雪滑落,霧氣騰空而起,足足過了仿佛有一個世紀那麼久遠!

落雪卻已經完全的呆住了,他站在那兒,就這麼望著白河愁,過了好久好久,他口中喃喃的吐出了三個子:“不可能……”

白河愁緩緩放下了彎刀,卻用另外一只手——終于!他握住了彎刀的刀柄!!

可是,他的臉上的笑容,卻一分一分的褪去了。

“可惜,真的很可惜。”白河愁的語氣里,充滿了一種寂寥的味道,他望著落雪,幽幽道:“這是我第二次失望了……上一次,我以為自己終于找到了一個值得我出刀的對手,結果卻讓我失望的發現,那個對手已經死去了一千年了。”

杜維立刻明白,白河愁指的是上一次和神殿教宗對決的時候,教宗利用阿拉貢留下的徽章里的力量,逼白河愁破例拔刀了一次。

“……這次,我看到你的時候,真的很驚喜。”白河愁看著落雪,他的語氣平靜——平靜到了極點!就聽見他緩緩道:“你能擊敗斷……而且,你剛才居然顯露出了破畫的實力——我原本以為,終于又有一個值得我拔刀的對手了。可惜,你卻讓我失望了,精靈。”

嗤……

一聲清脆的聲音,一泓如皓月一般的柔和光芒,自白河愁的刀鞘之中緩緩的流淌了出來。那刀鋒,漸漸的從鞘里顯露出了它的崢嶸本色!

白河愁的聲音之中,卻依然帶著無盡的寂寞,和淡淡的傷感:“……精靈,你的實力,恐怕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接近我的對手了。可惜……從你剛才的表現看來,雖然你已經勉強達到了可以破畫的境界……但是,你卻是依仗了你手里的這根銀絲而已。所以,你真正的實力,也依然只不過停留在聖階之上,並沒有突破……可惜,我白河愁第二次出刀,卻依然不是找到了合適的對手……而是,對著一根神靈的頭發……唉,你只不過是聖階罷了。”

話音未落。就看見一道柔和的光芒,從白河愁的刀鋒之上無聲的飄灑了出來!

這光芒似乎猶如水銀泄地,無孔不入,猶如陽光普灑大地,雖然看似柔和,卻無可抵擋!

落雪只來得及抬起了手腕,手里的銀子瘋狂的扭動飛舞起來,可是在這一片柔和的光芒之下,那纏繞的銀絲,陡然在空氣之中凝固住了!

下一個瞬間,就看見那銀絲,忽然產生了一陣奇異的振蕩,最後在那一片刀光之下,一寸一寸的斷裂成了無數截!!

當無數截銀絲掉落在地上的時候,落雪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腕之上忽然傳來了一絲隱隱的疼感,他垂頭看去,之間手腕之上,一道細微的紅痕,而銀絲,則早就脫落了。

落雪只覺得自己的一顆心,在此刻,也隨著這銀絲的斷裂,瞬間化作了無數碎片!那種從頭到腳的無力感覺已經蔓延到了全身!

斷……斷了?!

撲通一聲,落雪已經跪坐在了地上,靜靜的看著地面上的這些碎片,他的眼神里,一片死灰。

被精靈族頂禮膜拜的聖器,精靈神交給精靈族的守護神器,在這個人類的手下,就這麼輕易的斷了?!

白河愁靜靜的走到了落雪的面前,他就這麼從容走來,刀鋒指著地面,落雪抬起頭來,仰望面前的這個男人,只覺得在對方的身影之下,那張臉龐,似乎隱藏在陰影之中,讓自己無論如何也看不真切!

“回去吧,精靈。”白河愁的聲音,清晰的落在精靈王的耳中:“既然你能得到精靈神賜予的這個武器,那麼想必你們已經可以和神靈溝通……那麼,代我告訴你們的神……”

“什……什麼?”

“告訴它。”白河愁的聲音,此刻就仿佛已經不是人類能擁有的語氣了:“告訴它……不久以後,神譜之上,將增加一個新的名字了:”

說到這里,巫王彎下腰來,看著精靈王:“白河愁!”

落雪的全身忽然不可抑止的顫抖起來,他看著白河愁:“你……難道你……”

“聖階麼?”白河愁仿佛在笑:“我早已經不是了。”看你骨骼清奇,實在是萬中無一的練武奇才,所以這本《惡魔法則》就買給你,希望你好好練習,以後維護世界和平的眾任就交給你啦!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上來領死(二合一章)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雪山隱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