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雪山隱秘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雪山隱秘


聖階!

從羅蘭大陸的曆史看來,曾經湧現出很多很多的人類之中的強者……或許,就算是在人類的時代之前,那個各個種族並存的神話時代里,聖階,這個詞語的意思,本身就已經代表了一個含義:站在眾生之上的力量顛峰。

當一個強者的名字被冠以“聖階”這個稱呼的時候,那麼就代表著,他(她)已經獲得了超越這個世界上絕大多數生靈的力量!已經站在了束縛這個世界的規則之上!

無論從任何意義上來說,或者,從任何人類已知的范圍來說:聖階,在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或者說是從古到今,都被認為是這世界上的生靈所能達到的最高峰!

最高峰的意思,通常還帶著另外一層含義,那就是:終點!

已經達到了極限,不可能繼續再往上往前的——終點。

所以,當白河愁,用那種近似于飄忽的口吻,輕描淡寫的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聖階麼?我早已經不是了。”

當這句話,落入在場的幾人的耳朵里,每個人的表情都發生了變化!周圍地一切的動靜,都仿佛在白河愁的這一句“宣告”之中化為寂靜。雪山絕頂之上,鴉雀無聲……

終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陣狂笑,從精靈王的口中傳了出來。

落雪的身子原本已經僵硬,可此刻,臉上卻帶著一種近乎于失控的表情。他盯著高高在上地白河愁,笑聲里充滿了一種張狂,一種質疑,一種……不信!

“你在笑。”

白河愁看狂笑之中的精靈王,他的口吻平靜,就仿佛描述著一件簡單的事實。

“哈哈……哈哈……呵呵……是的,是的,我在笑,我的確在笑。”精靈王的笑聲終于漸漸平複了下來,他看著白河愁。語氣里帶著嘲弄:“你很強。人類,你的確很強!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強!可是……終我一生,我遇到過很多強者,他們之中不乏狂妄之輩。畢竟。擁有超強地力量之後,就會讓人迷失本心,讓人喪失理智,那種超越眾生的感覺,讓人會誤以為自己真的是無所不能的——神?”精靈王喘息著,可是他地聲音卻越來越大,越來越響亮,激動之余,就連他臉上故意留下地那道傷痕。都在不停的流血:“可是……凡靈就是凡靈!你。我,我們!我們都只是這世間的生靈,就算再強……可神終究是神。那是凡靈所永遠不可能跨越的階層和領域!的確……你擊敗了我,你非常強大。可就因為如此,你的狂妄,就讓你覺得,你已經超越了聖階了?你以為自己是什麼?神嗎?神嗎?”

落雪死死的盯著白河愁,他的目光如電,仿佛希望看見白河愁的動搖。

可是,他失望了。

白河愁依然站在他地面前,俯視著落雪——正是這種俯視地角度,讓落雪感到非常的不舒服。

然後,他聽見了這個擊敗自己的強者,用淡然地口吻,仿佛很隨意的問了自己一句:

“哦,精靈。那麼,你知道神的意思嗎?”

“我當然知道!!”落雪有些惱火。身為精靈族之王,他對于神靈的膜拜和虔誠,是毫無疑問的,對于偉大的精靈族的守護神,精靈大神的膜拜,更是一種已經滲透進了靈魂的虔誠:“神!就是永琚I如果說這世界上一切的萬物都會初生,興盛,最後毀滅……那麼,唯一不變的,就是神!因為神是永琲漲s在!神的強大,並不在于它的威力或者其他,因為它已經是永琚I”

白河愁聽了,輕輕一笑,然後他歎了口氣,用一種惋惜的口吻,看著落雪:“很遺憾……回答錯誤!盡管你是我遇到的,這世界上僅次于我的存在,可惜,看來,你並不懂。”過,就在眾人的眼前,白河愁用一種悠然的態度,手指揮灑之間,在他的面前,空氣之中的水分就被抽離了出來,一粒一粒的水珠聚集在了一起,在空氣之中彙聚到一起,形成了一條水流的模樣。

白河愁的面色平靜,那是一種寂靜一樣的眼神,高深莫測。他的指尖輕輕落下,那模擬出來的水流,水光靜靜流動,就連那一絲一絲的波紋,都是如此的真切。

“精靈,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神嗎?”白河愁的聲音猶如空曠的幽谷之中傳來一樣:“這世界,這空間,就如一條流淌的長河。其中有湍流,有礁石,有轉彎……而這世界上的眾生,都在這長河之中……就如這河水里的魚一樣,它們什麼都不知道,只是隨著這河流前進的方向而去,順其自然……可偶爾,在魚群之中,會出現那麼一兩條特別強壯的大魚,它們比別的魚都強,可以勉力一躍,躍出水面來,就可以看到這河水之外的樣子,看到這原來只是一條河流,看到這河流的前方是什麼,後方又曾經經曆過了什麼……當這些強壯的魚,看到了水面之外的世界,尤其是看到了前面的方向,哪里有湍流,哪里有礁石,就知道如何去趨吉避凶,知道如何去利用自己所知道地這些額外的東西!而這些魚。它們自以為懂得了這個世界的規則,自以為自己就知道了這河流到底是什麼樣子……換句話來說,它們就是所謂的聖階。”

杜維聽到這里,心中一動,仿佛若有所思。而赤水斷,聽了之後。臉色似乎也有變化。落雪雖然依然一臉的冷笑,可聽了這話之後,也不知不覺的,臉上地表情漸漸的轉變成了思索的樣子。

就聽見白河愁的聲音輕輕回蕩在眾人的耳邊:“……可盡管如此,這些大魚,它們比別的魚強壯,能跳出水面,可也只是那麼一瞬而已,它們所看到的,也非常有限-很有限。所以。盡管它們知道的比其他的魚知道的要多一些,盡管它們比其他地魚要更強壯很多……可它們,依然還只是魚而已!這,就是聖階。”

頓了一下。白河愁悠悠道:“當然。聖階之中,也有強弱的分別。譬如你……有的魚兒跳躍出水面,只能看到前面的一點兒。可有地力氣更大一些,跳地更高一些,躍出的時間更長一些,看的就更遠一些……其中就會產生差別,可是……這樣的差別,其實並不大。”他看了一眼赤水斷和落雪兩人。

這眼神,仿佛就是在無聲的訴說:你們兩人。也都只是力氣大一些。躍出水面的魚罷了。

不由自主的,落雪忽然輕輕問了一句:“那麼,聖階之上呢?”“聖階之上?”白河愁笑了。他嘴角的笑容是那麼的平和:“那便是你們所謂地神”

不知不覺地,每個人都安靜了下來,靜靜的聽著白河愁,這位絕世強者,訴說的內容。

“如果說這空間是一條河流,聖階強者,只不過是魚群里比較強壯地存在的話……那麼所謂的神靈,就是這條大河本身……不!或者說,是一些更強大的存在,它們的強大,已經超出了魚的認知。因為這些神,它們可以任意的改變這條河流,可以隨意的改變!前面,後面;過去,未來!所謂的聖階強者,縱然它們能跳出水面,看到前方未來的軌跡——可這又如何?在神的位置上,神可以隨意的改變這條大河前進的方向,它們可以隨便的增加一個轉彎,增加或者減少一些湍流,礁石……換句話來說,它們可以任意的創造和刪改規則當做到這一步的時候,就是所謂的神了。和跳出水面的那些魚不同,強壯的魚只能看到一些有限的東西,可神靈,不僅僅是能看到,它們還掌控那些!”

“從古到今,對于聖階強者的傳說,都會賦予一個非常有趣的稱號:最接近神的存在。對吧?”白河愁笑著,看著面前臉色各異的幾人,然後,他輕輕的歎了口氣,用一種琢磨不透的口吻,輕輕笑道:“……最接近神的存在……接近!接近!一個多麼微妙的詞。可是只有真正的看清了這一切,才會明白,這所謂的接近是多麼的遙遠!正因為這巨大的差別,所以,就算聖階被認為是最接近神的存在,可是琤j以來,卻從來沒有聽說過某個聖階強者真正的超越過神!因為聖階強者只是看到規則,而神靈,則是真正的掌控。”

白河愁的目光流淌,掃過赤水斷和精靈:“你,你們,都只是這長河里的一條強壯的魚罷了,你們以為這就已經是力量的頂峰,已經是最高,已經是終點了……可是,卻並不知道,這還差得很遠呢。”

終于,赤水斷忍不住問了一句:“白河愁,那你呢!難道你就不是這河水里的魚了嗎?”

“我?我曾經是。”白河愁看著眾人,臉色平和,如是說:

“只不過,現在的我,已經上岸了。”才之所以說你錯了,說你不懂……那是因為,你對于神的認知,並不是你自己領悟到的,而是別人告訴你的!是神告訴你的!神告訴人類,說它自己是最強,是一切,是顛峰,是不可違逆,是……永琚H!哼……多麼可笑!

神並不是永琚K…可是人類會這麼認為。那是因為凡靈都太過渺小。譬如夏蟲,生命短暫,所以對夏蟲來說,它地生命只有一夏,那麼在它的眼里,哪怕是一只能活上幾年的鳥兒。就會被認為是能活到冬天,就已經是所謂的永琱F!可在鳥兒的眼里,能活上十幾年甚至二十幾年的馬,才是永琚C可是在馬地眼里,人類可以活上幾十年甚至一百年……那麼或許馬會覺得,人類才是永琚C那麼人類呢?“

其實,沒有所謂的永琚A你以為的永琚A只不過是因為你根本看不到而已!所以,神也是如此。或許神比人類強很多。長壽很多,但是神也不是永琚C”

杜維聽了,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種近乎荒唐的感覺來!

我靠!白河愁,這個超級變態強人。居然整出了一套“辨證唯物主義”來了?!

“聖階並不是一切的終點。”白河愁伸出手指。他的指尖出現了一團火苗,這火光先是赤紅,隨後變得漸漸發藍,最後原本應該炙熱的火焰,卻變得輕盈飄逸起來,隱隱的,那火光卻變成了……水!

燃燒的水?!

這樣的詭異場面,讓赤水斷和落雪等人都屏住了呼吸。

這不是什麼魔法變出來地魔法元素轉變,更不是什麼幻術。而是真正的燃燒的水!

水——火焰?

“這就是規則!”赤水斷輕輕一笑:“真正的規則!不是看到地。不是利用地……而是真正的掌控。完全的控制!

在我的力量范圍之內,一切的規則,都由我來創造。由我改變,跟隨我的意志!只要我願意,在我的力量范圍之內,冰可以是滾燙的,火可以是寒冷的!!一切都可以改變,一切都可以創造……在這個地方,我稱之為白河愁地笑容之中,他地眼神,看上去就真的近乎于神一般!

“我稱之為……領域!我的領域!在我地領域里,我即是神!”

死亡一般的寂靜!

桀驁不遜的赤水斷,驕傲高貴的精靈王,在這一刻,兩人的臉色都猶如死灰一樣!

哪怕已經知道了自己遠遠不如白河愁的赤水斷。哪怕是剛剛還慘敗給了白河愁的落雪,原本心中都存著一絲隱隱的念頭:對方雖然強,可依然還是自己能仰望企及的!就算是強到了自己“望塵莫及”的地步,可歸根結底,自己還能看到對方的遠遠的背影……

可現在,兩人終于徹底的明白了……

白河愁,這個強大的家伙,已經完全進入了另外一個層次!那是一個自己恐怕一生都永遠無法觸摸到的新的層次了!

這一刻,絕望的情緒,在兩人的心中無力的蔓延開。

唯獨杜維,他面色平靜,靜靜的站在那兒。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當他看見白河愁手里指尖的那一點水光一般的火苗;當他聽著白河愁口中說出“領域”這個詞語的時候。

仿佛,有一種縹緲難以掌握,卻又偏偏那麼真切的感覺,從心中劃過。

這感覺,似曾相識!!以走了。”白河愁轉過身去,緩緩的走向了高高的台階之上:“記住我的話……我今天本可以殺死你。如果是在從前,我一定會殺了你。可是,現在,你是我在這世界上見到的最強的存在了。我希望下一次再見到你的時候,你已經有資格配得上我的出手!”

希望你下次能配得上我出手……

這句話,深深的刺激了精靈王的心靈。他美麗的臉龐之上,閃過了一絲奇異的光彩,忽然輕輕的出了口氣,將手里攥著的那斷裂的銀絲拋落在了地上。

然後,驕傲的精靈王,掉過臉去,一言不發,扭頭就此沿著那三天六百五十層台階,飛快的離去。

看著精靈王離去的背影,白河愁的嘴角浮現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然後扭過頭去,看著赤水斷和杜維:“好了,外人離開了。現在,是到了解決我們自己事情地時間了,對吧,斷?”

赤水斷神色複雜。癡癡的看著白河愁,良久良久,他忽然歎了口氣,搖了搖頭:“我放棄了。”

這一句話之中,杜維能聽出來,蘊涵了怎樣的絕望和灰心。

能讓聖階強者赤水斷,讓這麼一個心思堅韌的家伙,都生出了無法匹敵的絕望感覺,恐怕也唯有白河愁了吧。

赤水斷垂頭苦思了片刻,抬起頭來的時候。神色已經從容了很多:“愁,我知道我今生都無法成為你地對手了……我原本以為你雖然跑在我的前面,但是我未必就沒有追上你的機會。可現在我才發現自己錯得是那麼離譜……”他自嘲的笑了笑:“我這次上山來,原本有兩件事情要做。第一件事情。是讓杜維這個小子,帶一句話給你。這句話是我們的老師古蘭修,在幾十年前留下給你的遺言。”

說著,赤水斷看了杜維一眼。

杜維點了點頭,立刻將自己所知道的關于古蘭修的一切,講述了出來。他說的很簡短,不過該表達的都表達了。白河愁靜靜地聽完,當聽到了那句“不後悔”的時候,白河愁點了點頭。

沒有人能看得清楚他的神色變化。

“謝謝。”白河愁的聲音聽上去似乎如古井一般平靜無波:“那麼。第二件事情呢?”

“我這次上山來。就沒打算再活著下去。”赤水斷緩緩道:“就算不再為了複仇而活,我也想為自己而活!所以……我想知道大雪山地山後,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白河愁聽完。靜靜地看了赤水斷一會兒,然後他才仿佛用平緩的語氣,低聲問道:“月下美人,你帶來了?”

回答的是杜維,杜維很快就取出了月下美人寶劍,他笑了笑:“雖然我並不是為這個而來,我原本只想來到這里,請你幫我趕走那個死人妖。不過好像這件事情,我還沒有求你,你就先做了。那麼……”

杜維還沒有說完,白河愁就已經轉身往後走去,一邊走,一邊輕輕的拋過來一句話:“跟我來吧——你們三個一起。”廣場,越過了那已經變成粉末的巫王的寶座,一路往後,這里另有一條山路。

在著雪山絕頂之上,大約距離在數百米之外,另外有一座孤零零的雪蜂,就那麼孤單的屹立在那兒。

連接這廣場和遠處地雪蜂之間地,是一條大約只有一人多寬的山路,這是一個天然形成的連接兩座山峰之間地冰橋,往下看去,萬丈深淵之下,是一大片冰

這並不是杜維第一次看見冰川,而腳下的萬丈之下,那冰川的顏色,在晶瑩之中,泛出一股綠色的光芒來,就仿佛一大塊天然的翡翠。而這冰川的面積,也遠遠比想象之中要大得多。

走完了這座冰橋,來到了這座孤峰之上。

這里的面積要比之前所走過的地方都小得多。眼前的山體,是一個幽幽的寒洞。

這洞穴從外面往里看去,只感覺到一團晶瑩的冰光閃爍,而站在洞口就能感覺到,里面傳來一股一股森然的寒氣!僅僅是這麼隨意的站在洞口,就仿佛感覺到自己的血液都要被這寒氣凍結了!

“這里到底是什麼地方!怎麼比外面還要冷那麼多?!”杜維有些驚訝。

“這里,就是我常年修行的地方。”白河愁仿佛笑了笑,他的笑容里,也終于露出了一絲苦澀:“杜維,你也知道,我所中的詛咒,使得我的肉體會飛快的衰老。可只有在這里,極度的嚴寒才能鎮住我受到的詛咒。我的身體,並不能離開這寒洞太遠……”

杜維張了張嘴:“你都已經這麼強了,還沒法破解那個詛咒嗎?”

似乎面對杜維的時候,白河愁的身上,才會流露出一些人的情緒波動,他笑了笑:“如果我能離開這雪山之頂的話,剛才不能你們上來。我就直接下去解決那個精靈了。”

這時候,白河愁忽然伸出了一只手來——即使是在剛才和落雪交手地時候,白河愁也仿佛都是自始至終,將自己的右手藏在身後並且縮在袖子里。

當他伸出這只手來的時候,讓杜維吃驚的是,這只手臂裸露出來的部分。手指,手掌,手腕,手臂,都已經完全枯萎了!就好像是風干了的枯樹枝一樣,毫無血色,毫無光澤,就就如千萬年地干尸一樣!

看著這只手,站在杜維身後的喬喬,忍不住低聲驚呼了出來。

而白河愁。只是輕輕的笑了笑,他一步走進了山洞之中,周圍的寒氣,立刻被他的身體吸了過來。杜維甚至能清楚的看見。一絲一絲的寒氣。被白河愁吸入了口鼻之中,更有一絲一絲的寒氣,沿著他裸露出來的肌膚的汗毛空,滲透進了白河愁地身體。

隨後,奇跡一樣的,白河愁的那只干枯的手臂,忽然之間就膨脹了起來,原本如枯萎地干尸一樣地手臂,重新煥發出了生機。光澤變得滋潤。血肉豐滿起來……

“我想,你應該聽說過,就算是相比曆代大雪山的前任巫王。我的深居簡出,也比曆代前任巫王更厲害……這就是原因了。”白河愁的笑容里,帶著一絲淡淡的複雜味道:“因為我,根本無法離開這個山洞太遠,離開一會兒,我就必須回來。否則的話,我的身體就會很快的枯萎!”

“可你已經是超越了聖階……你還擁有可以任意改變規則的領域!”杜維忍不住道。

“這也是我一直沒有放棄地原因!”白河愁地聲音里,忽然湧現出了一股堅韌和驕傲:“因為,當初創立大雪山的人,所下的這個詛咒,其中對規則地力量,甚至比現在了我還要強大!所以,除非我已經的實力已經超越了大雪山的創立者,否則的話,我無法破解這個詛咒。”

說到這里,不理會三人驚訝的表情,白河愁已經當先走進了山洞里:“進來吧,斷,你所求的東西,答案就在這山洞里!我擊敗了我們的老師,從他的手里繼承了這大雪山的一,也同時也繼承了這個山洞!杜維,你知道嗎?這個山洞,從前是屬于我們的老師,古蘭修的!”

說著,他似乎還輕輕的笑了笑:“小心一些,這里面有些冷。”

不用白河愁提醒了。

至少杜維和喬喬兩人走進山洞的時候,立刻就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無孔不入的寒氣包裹住了!盡管有厚厚的皮襖,杜維和喬喬也不是弱者,可任憑兩人已經竭力去抵禦,卻依然感覺到那股強烈的寒氣,輕易就滲透進了厚厚的皮襖,從全身的每一個汗毛孔,奮力的鑽進了自己的身體!

只是一個呼吸之間,杜維就感覺到自己仿佛已經凍僵了,而看了喬喬一眼,喬喬的一張俏臉,卻已經變成了青色!

赤水斷看見了兩人的樣子,這個原本還凶狠的惡人,卻居然走上了一步,伸出雙臂,一手摟住了杜維的肩膀,很快,聖階強者的強大力量,在三人的范圍之內,支撐出了一片溫暖的空間來。

杜維立刻投去了一絲感激的眼神,可赤水斷卻根本不看他,而是對著走在前面的白河愁問道:“這洞穴里,到底有什麼?難道就是大雪山曆代埋藏的……寶藏?”

“寶藏?不,你錯了,斷。”白河愁的聲音從前面傳來:“這里沒有寶藏,而是……一個封印!一個遠古的封印。”

封印?

這個詞語,的確可以讓人聯想到很多。

“封印了什麼?”杜維立刻就問道。

“我並不知道答案。”白河愁的聲音之中帶著一點古怪:“但是我只知道一點:大雪山的存在,或許是和這個封印有關系!事實上,我一直都有一種感覺:我們這些雪山上人的存在,或許一直再擔負一個使命。”

“什麼使命?”

“兩個可能。第一種,我們是負責守護這里,不讓外面有人來打開這里的封印。”白河愁淡淡道:“至于第二種嘛……這里封印著什麼可怕的東西。而我們雪山上人存在的使命,就是不讓里面被封印的東西出來!”

杜維心里忽然打了一個激靈,也不知道是因為聽了這話,還是因為寒冷。

就在這時候,白河愁停下了腳步,他回過頭來,笑道:“我們到了……現在,把月下美人拿來。”

他的身後,是一面冰牆!

站在這冰牆之前,那牆壁之上,隱隱的有某種光芒流淌,杜維只往牆壁上看了一眼,忽然就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不,或者說,是一副畫面?

牆壁之上,仿佛幻化出了一雙眼睛!

那雙眼睛,讓人瞬間就沉迷其中,杜維甚至連這眼珠的顏色都沒有看清楚,就渾然忘記了一切。

他努力去看,最後,才終于看清了。

這冰牆之上幻化出了那雙眼睛里,有一個人:

是自己!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聖階?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吐血的密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