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吐血的密碼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吐血的密碼


杜維呆呆的看著冰牆出神,他的異常表現,讓身邊的喬喬立刻就察覺了。

“你在看什麼?”喬喬輕輕的拉了杜維一下,可卻發現杜維毫無反應。

喬喬看了看這冰牆:什麼都沒有。

杜維此刻,就感覺自己的全部心神都被那雙奇異的眼睛吸引了進去。那眼珠之中,隱隱的那個人影,分明就是自己的樣子。

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那臉的輪廓,那笑起來的樣子,還有那眯著眼睛看人的模樣,分明就是“自己”。

而在杜維的眼中,那個人影,似乎也在看著自己。而後,那個人影的嘴角似乎動了一下,仿佛輕輕的說了一句什麼。

杜維心里一片茫然,他分明看見了那個人影的嘴巴在動,可是他卻根本聽不清對方說什麼。于是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一步……

“你……”

心靈深處,似乎有這麼一個聲音輕輕的落下,似乎直接砸在了杜維心中的某一個角落。這感覺很奇妙,明明耳朵里並沒有任何的聲音,可偏偏就仿佛自己的心“聽”見了什麼聲音。

很快。杜維再次往前走了兩步,他這兩步跨得過快……終于,砰地一聲,他得額頭先撞在了冰牆之上。

額頭的疼痛,立刻讓杜維清醒了過來,他低聲的“啊”了一聲。猛然抬起頭來,臉上一片古怪。“你怎麼了?”喬喬有些好奇:“你盯著這冰牆干什麼?難道上面有什麼嗎?”

喬喬伸手在冰牆上摸了摸,只感覺到觸手的那種堅硬冰冷的感覺,卻並沒有任何其他的異常。

“我……我好像聽見了什麼……”杜維面色極其古怪。

“你聽見了什麼?”赤水斷在旁邊冷冷地問了一句。杜維看了這個家伙一眼,卻閉上了嘴

就連白河愁都轉過身來,看著杜維:“難道你從這冰牆上看到了什麼異常的東西了?”

杜維愣了一下:“怎麼了?難道你們都沒看到?”

白河愁面色嚴肅,緩緩搖了搖頭。

杜維心里有些茫然了:按理說,以白河愁的實力,如果這冰牆上真的有什麼----哪怕是什麼迷惑人的幻術,也絕對逃不過白河愁的眼睛。

可是。似乎看來,就只有自己看到了?

“我看到了自己。”杜維終于說了出來。

喬喬愣了一下,隨後就笑了笑:“這有什麼奇怪……這冰牆就好像一面鏡子一樣,在上面看見自己的影子。很正常啊。”

杜維面色凝重:“不。不是這樣的,那人影還對我說了話,它說……”

杜維退後了一步,雙手按在冰牆之上,他的表情猶如鬼魅一樣,然後苦笑道:

“它說:你來了!”很認真很嚴肅,不過白河愁和赤水斷地表情依然有些疑惑。

如果說這冰牆上有什麼異常的東西,比如某種魔法幻術之類的,白河愁和赤水斷都不認為能逃過自己的眼睛。沒可能只有杜維看見了。而自己地修為卻看不見。

可當杜維凝神再看這冰牆地時候。卻發現自己再也看不到剛才的那些東西了----在這一瞬間,就連杜維自己都有些恍惚。難道自己剛才真的是產生了幻覺?

赤水斷咳嗽了一聲,指著這冰牆:“這里。就是封印的地方?”

“是的。”白河愁看了他一眼,緩緩道:“你也應該知道,這個山洞,是曆代每一任巫王的居所。每一任巫王都居住在這山洞里。我也是來到了這里之後,才明白過來……原來大雪山的曆代巫王,之所以都居住在這個酷寒的地方,並不只是單純的磨練自己,更重要地是,守護這個地方。“哼!”赤水斷哼了一聲,他神色有些不善,他似乎用自己地表情,提醒著白河愁:你的巫王的位置,是用非常手段搶來地。

他不理會白河愁的反應,冷冷的盯著這面冰牆。這冰牆從外面看來,也不知道有多厚,看上去就猶如一面巨大的平鏡一樣光滑。

“除了平滑一些,大一些之外……我沒覺得它有什麼特殊的。我甚至感受不到什麼魔法的波動!既然是封印,怎麼會沒有任何力量的波動?”赤水斷皺眉:“這好像只是一面普通的冰牆而已。”

白河愁笑了笑,他忽然轉過頭,對著喬喬道:“你過來。”

然後他指著這冰牆:“用你最大的力量,往這牆壁上打一下----用你最大的力量。”

喬喬雖然不明白白河愁的用意,不過看了杜維一眼之後,依然照辦了。

斗氣從她的右手掌心爆發了出來,八級武士的斗氣,凝聚在喬喬的右拳之上,帶著一團光芒,正面轟在了這冰牆之上……

“砰”的一聲。

那斗氣撞在冰牆上的時候,喬喬卻忽然臉色一變,口中輕輕的“夷”了一聲。

只見斗氣閃耀之後,忽然就猶如一道流水一般,盡數被吸進了這冰牆里。喬喬站在冰牆前,忍不住抬起自己的手看了看,又摸了摸牆壁上……

“不錯。你地斗氣修為,按你的年紀來看,已經很難得了。”白河愁輕輕一笑:“你應該有八級的實力了吧。以你剛才的這一擊,就算是打在一塊岩石上,也能把岩石打爆。可是現在你看看……”

這冰牆之上,依然光滑可鑒!喬喬剛才的全力一轟。冰牆卻完好無損!別說是打爆了,就連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眼前的這一面牆壁,依然平滑地猶如鏡子一樣。

“你剛才一拳打上去,有什麼感覺?”白河愁問喬喬。

“我……我不知道。”喬喬想了一下:“似乎,這東西不受力……嗯,就好像我一拳是打在了水里,不,不是打在水里,而是好像打空了一樣!”

赤水斷的神色也嚴肅了起來:“難道這冰牆上有什麼法術?可是我卻一點都感覺不到里面有什麼法力的波動。”

白河愁微笑:“斷,你再試試用你的精神力去探測一下這牆壁的厚度。我知道。以你的修為,就算是這牆壁有幾百米厚,你也能感應到的。”

赤水斷立刻凝神試了一下,過了片刻。他臉上的表情漸漸的變得不自然了。喃喃道:“怎麼會……”

他剛才釋放了自己的精神意識去探測了一下,卻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探測到這冰牆地後面到底是什麼----就連這冰牆到底有多深,都無法感應到!他的一絲精神力剛剛釋放出去,就仿佛是石沉大海,無邊無際……

不過隨後,赤水斷就釋然了:“既然是雪山先人設下的封印,自然是很厲害的。”他看著白河愁:“怎麼打開?”

白河愁伸手在冰面上輕輕地撫摸了一會兒,笑了笑:“別說是你了。就算是我,坐在這山洞里。也試過不知道多少次。可每一次,就連我也根本探測不到後面是什麼。也就是說,我懷疑。當初設下這個屏障地人,實力恐怕還在我之上。”

在白河愁之上?

杜維心里咯噔了一下,他立刻就想到了一個可能性。的手里拿過了月下美人寶劍。這細細常常,布滿了寒霜的寶劍,在白河愁的手里,陡然就散發出了一團寒光,白河愁一劍在手,忽然輕輕的歎了口氣:“月下美人……哼,曆代的大雪山弟子,大多都只知道這劍是一把無雙的利器,用這把劍施展冰霜斗氣,更增威力。可是卻只有曆代巫王才知道。這根本就不是一把劍……而是一根鑰匙而已。”

白河愁說著,忽然就挺劍往冰牆上輕輕的刺了下去。在劍鋒接觸到冰牆的那一瞬間,劍鋒之上地寒霜忽然瞬間就全部消融掉了,裸露出來地劍刃之上,隱隱的忽然有幾道光芒流淌,隨後閃現了一行一行奇異的紋路來。

無聲無息地,這劍鋒就沒入了冰牆之上,輕而易舉的就直到沒柄。

隨後,就在這劍鋒切入冰牆的切口處,一道柔和的光芒閃過,從切口處開始,冰牆朝著四周無聲的消融而去。很快,眼前就出現了一個通道!

這通道就在面前,前方卻幽幽暗暗,也不知道哪里是盡頭,更不知道有多深。

赤水斷卻愣了一下:“就這麼簡單?只要把劍往里一插,就打開了封印了?”

白河愁搖頭,他反手把月下美人劍還給了杜維,然後淡淡道:“哼,當然沒這麼容易了。如果只是靠這把劍就能隨隨便便打開的封印,還能稱做是大雪山最大的隱秘嗎?斷,我告訴你,雖然這把劍在大雪山曆代巫王的手里,但是根據我在集經間里查閱的古代巫王的手記,得到了一個有趣的消息:這冰牆,只是這個結界的最外一層而已,里面另外還有一道關口。而即使是擁有了月下美人這個鑰匙,曆代巫王,也曾經無數次的打開這面冰牆,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麼。可惜……卻沒有一個人能成功。所以,我才根據這點判斷出來,我們大雪山的弟子,只是負責在這里看守這個隱秘,而並不是真正的擁有者。”

杜維盯著里面這幽暗的山洞。剛往前走了一步,忽然就感覺到全身驟然一緊!這種感覺,就仿佛整個人沒入了深水之中,仿佛一切地感應都變得遲緩了起來。

不過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片刻之後,這種奇異的感覺就消失了。

然後。杜維卻忽然仿佛響起了什麼一樣:“你們發現沒有……這個通道,不應該在這里的!!”穴,是坐落在一座孤峰的絕頂,從外面看來,就算是這座孤峰本身,也不過只有幾百米寬而已,所以,就算這個洞再深,也最多只有幾百米才對。可是剛才幾人自從進洞以來。也走了有一會兒了。

走到那面冰牆的時候,應該是已經到底了!如果繼續往下地話,按照這山體本身的大小,早就應該直接打穿了這山體。走到外面去了!

可是。眼前這冰牆之後,卻另還有出路!而且那麼幽暗縱深,也不知道有多長……

“很明顯,這是一個空間魔法。這冰牆後面,是另外開辟出來的一個空間……或者說,是上古的時候,先人用強大的力量,將一個空間,封印在了這個冰牆之後。”

杜維得出了結論。他立刻去看白河愁。白河愁點了點頭:“我看到的手記里。也是這麼寫的。”

“所以……大雪山的人,只是負責在這里看守,卻並沒有被授權能打開里面真正的封印。對嗎?”杜維問道:“難道以曆代雪山巫王的實力,還有什麼打不開地東西?”

“你往前走就知道了。”白河愁笑了笑:“我在看過的手記里,可是讀到了一些很有趣的東西呢。”冰牆之後的通道里,杜維心里忽然就生出了這麼一個念頭來。

這通道彎曲轉折,卻居然隱隱地還是一路往上!!

大約走了有一頓飯地功夫,杜維忽然就聽見身後,白河愁的口中傳來了一聲輕輕的“哼”聲,他回頭看去,之間白河愁的額頭出現了一滴汗珠,他的臉色有些蒼白,可隨後,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就恢複了正常。

“我說老白,你沒事吧?”杜維忽然道:“這個通道里,似乎不那麼冷了。沒有那種嚴寒,你能……”

“只要時間不太長,我就沒事了。”白河愁淡淡道:“兩個時辰……在沒有找到破解詛咒的辦法之前,我用自己的這具身體,如果走出那個山洞的范圍,能堅持兩個時辰。當然……如果我使用了太多地力量地話,那麼時間就會進一步縮短。”

他看了看杜維,冰冷的眼神里,出現了一絲暖意:“你不用說什麼了,小杜維。我不會退回去的。因為我也想看看里面地東西……況且,我知道,前面應該就是第二道封印了,我們是絕對打不開的,因為第二道封印的鑰匙,並不在我們大雪山人的手里。曆代的巫王,沒有一個打開過。就算是我們的老師,也沒有能打開過。”

果然,片刻之後,面前的空間霍然開朗起來,走過了最後的一個彎道之後,出現了一個石門……卻沒有門板。

里面是一個四面密封的秘室。銀白色的牆壁,看上去很像是冰塊,可杜維走了進去,立刻就驚呼了一聲:“老天……這個地方,這個地方……喬喬也面色一變,低聲道:“這個地方,居然是用……”

杜維忽然就叫了一聲,撲到了身邊的牆壁之上,用力敲了幾下,然後一臉的驚喜,叫道:“看見沒有!這牆壁,這秘室……居然是用五彩石和秘銀混合在一起做出來的!!老天!!”

杜維手里的一塊五彩石,已經是蓋世難得的寶貝了!就連精靈王落雪看到了,都忍不住眼紅。

可這里。整整一個房間,都是用五彩石頭弄出來的?!

呼的一聲,讓幾人走進這個秘室之後,立刻就感覺到,周圍赫然一亮!

在這個房間的牆壁之上,立刻就顯現出了一片柔和的光芒來。將這秘室里照得猶如白晝一般!

白河愁站在最後,眼神卻越過了幾人,直接落到了這秘室地最里面的牆角。

這麼一個大約有數百平方米的秘室,因為空曠,所以並沒有能藏著什麼,里面的一切。都是一目了然。

不僅白河愁看見了,杜維和赤水斷還有喬喬,也都看見了。

只見這秘室的最里面的牆壁之上,碩大地牆壁之上,有兩排排列整齊的淺淺的坑。每一個坑,都是很規則的六邊形,大約有兩寸那個深,其中流光溢彩,吸引著眾人的目光,杜維數了數。兩排坑,每一排是七個,一共十四個。

而就在地上,卻排列著十幾塊大小尺寸形狀都完全一模一樣的石塊!數目。正好是十四塊!

而且。這十四塊六邊形的石板,都是用五彩石混合了秘銀制成的!

“根據曆代巫王的手記,他們猜測,這里應該是一個某種複雜的魔法陣。你們看見那牆壁上地十四個坑了吧!必須把地上的十四塊石板填進去,才能啟動魔法陣,進入里面。”

“那就填好了!”喬喬立刻大聲道。

白河愁微笑:“你看看那石塊上的東西吧。”

走到了面前,只見這地上的十四個石塊,每一個四塊之上,在五彩石地紋路里。隱隱地被雕刻出了一個巨大的字符圖案!那文字顯然不是羅蘭大陸的文字。更不是草原上的文字。

那字符一筆一畫,猶如斧劈刀削一般,鋒銳有力!而十四塊石板之上的字符。都完全不同。

“我想,這里面可能應該是某種固定的順序。如果不按照那固定的順序填入的話,是無法打開的。”白河愁淡淡道:“你以為曆代地巫王沒有想嘗試一下嗎?哼,月下美人劍就在雪山之上,曆代巫王,幾乎每一個都來過這里,可是都無法拼出正確地順序來。”

白河愁看了看赤水斷:“斷,這上面的文字,你我,都是認得的吧!”

赤水斷有些出神,呆呆地看著那十四塊石板上的字符,聽見白河愁叫自己,他臉色已經一臉的頹唐,搖搖頭:“這怎麼可能!這文字,是大雪山曆代最深奧的秘密,雖然曆代的祖先都在盡力學習這種文字,可是卻沒有人能真正的完全掌握它們的意思。”

他歎了口氣:“我認得這種文字。可是……愁,當年學藝的時候,我覺得這種東西太複雜深奧,而且學了也沒太大的用處。所以並沒有花太多心思。所以我只學了十幾個字,就放棄了。不過我倒是知道,藍海悅,他似乎對這些雜學浸淫的最深……這些文字,似乎我們之中,只有他學得最多。據說他已經學會了數百個字了。”

喬喬忽然又道:“不過就是十四個石板罷了,我們就算一個一個的試,一個一個的去碰運氣,也總有能打開的可能吧!不過是多花一些時間罷了。難道你們大雪山這麼多年來,就沒有人試過嗎?”

白河愁冷笑一聲,翻開了一塊石板:“你看背面!”

喬喬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上面赫然有著一行古樸的細文:

“三次不中,山崩地裂!”

“這是什麼意思?!”

赤水斷也皺眉道:“難道……”“沒錯。”白河愁悠悠道:“如果三次沒有填正確,就是山崩地裂。”

他歎了口氣:“所以,我才肯定了,這里面的東西,並不屬于我們大雪山。大雪山弟子的存在,只是這里的看守!看來當初設下這個地方的人,選擇了大雪山弟子作為這里的看守,卻也算好了其他的可能,畢竟,月下美人劍只能打開外面第一道入口。就算未來出現了一些強大的敵人,從大雪山弟子的手里搶走了月下美人劍,打開了第一道門,擊敗了我們這些看守,可是到了第二道門面前,也是無法進去的。而且,填錯了三次,可能就會引發這個魔法陣,將這里永遠的埋沒掉……別忘記了,這個空間是用空間魔法強行支撐出來地!所以。我肯定這個魔法陣,應該是有自毀的效力!一旦填寫錯誤,那麼為了防止敵人打開這里,干脆就將這里的一切毀滅掉!”

幾人說著,卻仿佛都忽略掉了杜維的反應。

事實上,杜維剛剛看到這牆壁上的十四個大坑之後。又看到了地上的十四個石板上地文字,他立刻就有了一種近乎要吐血的沖動!

終于,他的喘息漸漸急促,然後瞪大了眼睛,語氣似乎有些不善:“赤水斷……還有老白!你們告訴我……這些石板上的字符,難道你們大雪山也有學習嗎?”

回答杜維的是赤水斷,他點了點頭:“這是一種神秘的文字,每一代大雪山的弟子都會學習,但是因為他太過深奧的,而且流傳下來的內容也都是殘缺的。所以,就算是大雪山地弟子,自己也只能學到一點皮毛。保存下來的這種文字,大約有幾百個。它們的發音和意思。保存下來的也不完整,就算是大雪山曆代弟子之中最聰明地,能學會並且記住其中一半地,就已經很難得了。可是就算是學會了,卻也大多不知道這些文字的意思,比如單獨的一個字符,或許我們能記住它的發音,但是它是什麼意思,就很難說了。而且。這種文字據說很古怪。往往兩個以上的文字連在一起的話,意思又會有變化。學習一種新的文字並不困難,可困難的是。沒有人教我們,我們只是根據一些古老留下來的記載自己去摸索而已……就算是藍海悅,他也最多只能記得兩百多個字而已。”

杜維用力吞了口吐沫,聲音有些艱澀:“那麼……這種文字,你們知道不知道,是誰流傳下來地?”

赤水斷看了看白河愁,兩人都是搖頭。

“不知道。曆代地記載都不完整,我們只知道這是大雪山的古代先人流傳下來的。具體是誰……現在沒有人能說得出來了。”

白河愁笑了笑,看了看赤水斷,他地語氣有些惋惜:“斷……我知道你上山的最後的心願就是這里。可是你也看見了。這里不是我們能打開的。就算是我們三個之中對這種文字學的最全的悅,他也不能拼出正確的順序來。”

很艱難,很費力的,杜維忽然笑了。

他笑得很大聲,然後他忽然跑到了旁邊的牆壁前,用力在牆壁上狠狠的砸了幾拳,仿佛在發泄著心中的激動情緒。

最後,他轉過身來,看著三人,一臉的古怪和詭異,深深吸了口氣,一字一字緩緩道:“我想……我能拼出正確的順序。而且……這文字……我……我……”

“難道你認得?”赤水斷立刻動容:“難道是古蘭修老師的遺書里,傳授了給你?”

“不可能。”白河愁搖頭:“老師的手記我也看過,他也來過這里,可是他也無法拼出這些文字的順序。”

喬喬卻盯著杜維:“你真的認得?!”

“我……我***當然認得!!”杜維一臉的憋火的樣子,他的聲音里帶著一絲惱火:“我不但認得,還知道這個地方是誰設下的!!”

這話一出,三個人都是盯住了杜維。

杜維長長的深呼吸了一下,然後大步走到了那一堆石板前面。

仰頭看著牆壁上的那兩排石坑,杜維心中卻在咒罵:

圈圈你個叉叉的阿拉貢!!

不過罵完之後,杜維立刻就後悔了!

罵阿拉貢,豈不是就等于罵自己?

哼……這麼說來,這個地方居然是“我”設下的?!

其實,杜維當第一眼看見了那石塊上的文字,就立刻有一種吐血的感覺。因為,那文字,赫然是中文!是漢字!

而且,還是標准的宋體!!那字跡,分明是自己前世寫中文的筆跡!!也就是說,這文字,的確是“自己”留下的!!

而這次,杜維再一次確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阿拉貢沒有說謊,自己在那塊徽章里見到的“杜維1”也沒有說謊!

自己的確就是阿拉貢轉世!至于這十四塊石塊的字的內容,和它們排列的順序,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只有杜維一個人知道。但是在杜維的前世那個世界,恐怕有無數人都爛熟于胸!!

內容,實際上是杜維前世最喜歡的十四本經典小說的開頭第一個字!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杜維咬牙切齒的念出了這兩句話之後,忍不住仰天,心中歎息著:

阿拉貢,你惡搞也實在太離譜了吧……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六章 雪山隱秘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認得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