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認得你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我認得你


毫無疑問的一點,這樣的一個“密碼”,在這個世界里,杜維絕對是唯一的一個能破解出來的。

否則的話,就算是大雪山門下出了什麼變態強人,把中文研究死了,都絕對解不開這種吐血的密碼——同樣的,就算是把那只會中文的神獸企鵝QQ拉來,它也絕對解不開。

因為,這個世界,不可能有人讀過金庸大大的作品。

就在白河愁赤水斷還有喬喬驚訝的眼神注視之下,杜維奮力將一塊塊石板搬了起來,往牆壁上的坑里填進去。

一邊填坑,杜維心中忽然再次冒出了一股詭異的念頭來:

在前世自己曾經玩過的一款經典的電腦單機RPG武俠游戲《金庸群俠傳》里,打通關之後的結局,就是這麼一個場面:把十四本書按照這兩句詩句排列起來,就能打開一閃回到自己原來的那個世界地門……

難道。自己填好這密碼鎖之後,這牆壁之後,也能出現一道傳送門,把自己送回地球??

一想到這里,杜維就感覺自己的一顆小心肝在砰砰亂跳。排列好之後,杜維退後了一步。隨後就看見那牆壁之上閃耀出光芒來,隨後,鑲嵌在牆壁上的十四塊字,似乎都變得活了過來,隱隱的在牆壁上流動飄忽。

很快,就聽見一陣輕微的風聲之後,面前的這一面牆壁,忽然就變得如水面一般地柔軟了起來,杜維心里一動,伸出手去輕輕的摸了一下。手指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阻澀,輕而易舉就伸進了牆壁里。

他回頭看了看其他人,苦笑道:“好像這樣就可以進去了?”

赤水斷和白河愁都是一臉的震撼,看向杜維的眼神難免就有些複雜。而喬喬。雖然也一肚子疑問。不過卻知道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

就在這時候,牆壁之上鑲嵌的那十四塊石板,忽然無聲無息的脫落了下來,輕輕的落在了杜維面前的地上,而在一片光芒之中,那十四塊石板上地漢字,全部都湮沒不見了。

“夷?”杜維有些奇怪。

不過很快他就看見了牆壁上的那十四個坑,忽然再次流動起來,互相交錯換位了幾次之後。又變成了兩排。橫在了杜維的面前。

“這是什麼意思?”杜維愣了一下,可隨後看見這十四個坑里,閃動著魔力的光芒。那光芒一閃一閃,而很快地,杜維看見了牆壁之上,飛快地出現了兩個中文字:

“重設”

杜維立刻心里一動!

難道,這個密碼鎖,不僅僅是破解面前的這道門,破解了之後,還能取得這里的控制權,重新設置新的密碼??

想到這里,杜維就忍不住咧開嘴笑了起來。

好一個阿拉貢,設計的還真是細心啊!

這是自然,既然確定了這地方是阿拉貢弄出來的,那麼必然不可能只用一次就算了。否則的話,一次就把門破解了,那麼這地方豈不是就不設防了?

“嗯……設置新密碼嗎……”杜維此刻的笑容,在喬喬看來,實在是有些猥瑣加陰險。

于是,杜維拔出了月下美人劍來,飛快的就在這十四個大坑里,每個坑里重新刻了一個字來。當他剛剛刻完,這十四個坑里地字立刻就隱去了,再次交錯換位了一團後,在停頓了下來。

杜維帶著陰險詭異地笑容,干脆坐在了地上,抱著面前的十四塊石板,上面原來的那“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十四個字已經隱去了。杜維絲毫不猶豫,就在每塊石板上重新刻了一個字。

當他做完這一切之後,臉上地笑容更是猥瑣加八級,嘴角都幾乎要咧到耳朵根了。

看著杜維一臉很欠扁的賤笑,就連喬喬都猜到了,他新刻下的十四個字符,多半不是什麼健康的內容!

的確,杜維此刻滿心得意,因為他設置下的新的十四個字符的密碼,如果按照正確的順序拼起來的話,那麼赫然就是自己前世在網絡上無數A站狼友都奉為經典的一句名言:

生平不識武藤蘭,閱盡A片也枉然!一句密碼,這個世界上有人破得出來才見鬼!因為這世界上固然沒有人知道老金,自然也更加不可能知道蘭蘭……)

杜維心中充滿了得意,然後也不顧後面三人奇異的表情,他就當前一步往牆壁里邁步跨了進去……維的身子立刻完全沒入了這面牆壁里,忽然,他就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就好像站在萬丈懸崖旁,往前一步,一腳踏空!然後,整個人從高處忽然墜落!

這種瞬間失重的感覺,讓杜維一陣的頭暈目眩,他本能的就立刻想調動精神力施展魔法來飛行。可是雙眼之前固然是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任何東西,就仿佛自己跌進了一片黑色地虛空之中。而精神力,卻也是抽不出半分來。

終于,杜維啊了一聲,陡然之間,那種失重的感覺瞬間又消失了。

眼前閃過一道亮光。刺得杜維睜不開眼來,等他感覺到自己的眼睛終于適應了這種亮光,睜開眼睛看去,卻猛然長大了嘴巴,下巴都幾乎要拖到地上了!!

此刻杜維,就躺在地上,他看清了自己的身下,似乎是一個大約直徑有十米左右的圓形大石台子。這石台的周圍,都有一圈台階。

而自己就躺在這石台地正中。

他略微回了回神,立刻就察覺出了一絲不妥來了!身子下面。並不是什麼石板,而是……

驚訝的眼神之中,杜維發現自己居然是躺在一池水上!身子就靜靜的伏在水面之上,卻並沒有沉下去。這水面之下仿佛有什麼力量。柔和的托著自己的身體。

杜維掙紮著站了起來。才發現這水池占據了石台的一小半面積,而周圍的一圈,雕刻著一種奇異的花紋。

而再往外一點,石台之上,雕刻著一副一副的浮雕畫!

這石台的質地,都是一種雪白地石料,摸上去卻隱隱的有些溫潤的感覺。杜維忍著心中的驚奇,就在水面上站了起來,試探著往前邁了半步。卻發現腳下所踏地水面。也不過就是驚動了一點波紋,自己也並沒有沉下去。

他趕緊往邊上走了一點,站在了周圍地石台上。

隨後。就在杜維的眼皮地下,這水面波紋抖動,很快,喬喬的身子也從水下漂浮了上來!

(這水池就是出入的通道!)杜維心中做出了判斷。

喬喬之後,則是赤水斷。不過白河愁卻並沒有進來。

“白先生說,他的情況不適合長時間離開冰洞,所以他就不進來了。”

這是喬喬告訴杜維的。

不過杜維聽了似乎並沒有太多的表示,因為此刻,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遠處……

不管是杜維也好,喬喬也好,赤水斷也好,當他們站在這石台之上,往遠處看去的時候,三個人,同時都愣住了,每個人地臉上,都寫滿了震撼!!這是一個碩大地廣場,地面上鋪設著白色的晶瑩的石料,平坦得猶如鏡面,而每一塊石板銜接地縫隙之處,仿佛還隱隱的有金光流動。

這廣場之大,甚至就連杜維都吃了一驚!就這麼粗略的往遠處看了一下,杜維心中的判斷,這廣場只怕能容納數萬人!

而就在遠處正前方,遠遠的,卻是一片雕台樓閣的宮殿建築至少有數十米寬的台階,一層一層往上而去。那遠處的宮殿,建造得宏偉之極!宮殿之下,兩邊各排列著十幾尊數米高的巨型雕像,那雕像的造型,都是一些連杜維都認不得的奇異形狀的怪獸!

而那宮殿,遠遠看上去,幾個人都抱不過來的一排巨型的立柱,支撐著大殿,卻是四面透風,並沒有牆壁。四周都是那一排一排的巨型立柱。

更讓人心里有些詭異的是,那大殿之中,隱隱的有一種莊嚴肅穆的森然之氣傳了出來,仿佛帶著某種無形的壓迫感!

再遠出,越過前方的那宮殿,卻更有一排台階,繼續往上,層層疊加,只是粗略的看了一下,那台階最後的高度,都已經高過了大殿,可是,這還不是終點……

最遠方,一座純黑色的巨塔,聳立在那里!

那巨塔的體積,只怕比那個宮殿小不了多少。遠遠看去,卻是六邊形,就在塔底,台階的盡頭,是一個碩大的黑黢黢的

巨大的塔身之上,隱隱的有一股黑氣繚繞,杜維等人都無法辨認出那黑氣到底是什麼東西,因為看上去不像是魔法的光芒。

這里,一片死亡一般的寂靜,沒有任何的聲音,就連空氣之中,都毫無風聲。

往上看去,頭頂卻不是天空。而是一片蒼茫地白色虛無……沒有太陽,沒有云彩,就是那麼一片讓人看得發瘋的白色的虛無!

“很顯然,我們進入了這個隱藏起來的空間。”杜維的聲音很凝重:“這地方這麼大……能把這麼大的一個地方,隱藏在一個另辟出來地空間里……那麼最早弄出這個地方的家伙,的確夠恐怖了。”

喬喬沒說話。說話的是赤水斷。

這個家伙的臉色忽然猛然一變,隨後緊緊皺眉,他往前走了兩步,抬起手來,張開雙臂,掌心往上,閉著眼睛,似乎用心卻努力感受什麼。過了好一會兒,赤水斷回過頭來,他的臉色無比凝重:“我們的麻煩大了。”

“怎麼了?”

赤水斷的語氣很古怪:“你們沒發現嗎?這個空間里……空氣里沒有魔法元素!”

杜維和喬喬對看了一眼。兩人都是仔細的感應了一下,果然,在這里,兩人都無法感受到絲毫的魔法元素地波動。也就是說——在這里。無法施展魔法!

“不止是這樣。”赤水斷的臉色更難看:“我覺得自己的力量,好像被封住了。”

說著,他的手指在面前輕輕一劃,空氣之中,他地指尖帶過一絲劃痕,似乎有那麼一點波動地樣子,可是很快就平息了下去。

歎了口氣,赤水斷沉聲道:“我沒法在這里使用聖階的力量……或者說,我根本感應不到這個空間的規則!”

杜維聽了。心里忽然一動。他陡然想起了白河愁的話來。

“難道……這里的這個空間,是另外一個強者,留下的領域?”杜維肅然道。

“應該是的。”赤水斷緩緩道:“我們現在。在別人的領域里!所以,我無法利用這個世界的規則!”

“也就是說,在這里,我們地實力都被削弱了!”杜維說這話地時候,緊緊的盯著前方那大殿的方向:“我看這里有些邪門。假設這個空間是創造這里地人,留下了領域,那麼他為什麼要這麼做?讓後來進來的人,在這里被削弱力量。或許是因為,要對付什麼人?還是要防禦外來者……”

“我想,答案應該就在那里面!”赤水斷指著遠處的那一片大殿,和更遠處的黑色的巨塔!巨大的廣場,來到大殿之下的時候,都被眼前這宏偉的建築震撼了!

超過數百米寬巨型大殿,從建築上的風格,有些類似于杜維前世看到的“陶立式”建築。

那一層一層的台階,每一層都近乎有半米高……

正常人的身體比例構造來看,這種每一階都有半米高的台階,顯然是不適合人類使用的……那麼也就是說,這大殿,不是屬于人類的?

杜維看了看左右那十幾尊巨大的石雕。那些模樣奇怪的怪獸,都是杜維從來沒有看到過的……那麼是從自己讀過的那些古籍里也從來沒有看到過。

“這些好像不是魔獸?”喬喬皺眉。

杜維卻呆呆的看著一個方向,然後他忽然苦笑了一聲:“我想,我知道這個地方是什麼人建造的了!”

“什麼人?”赤水斷立刻就問道。

“不是人!”杜維的回答讓赤水斷怔了怔,但很快,順著杜維手指的方向,赤水斷就明白了杜維的意思!

就在剛才三人來到這里的那個圓形的“石台”的正對的方向,靠近大殿的下面,石沿上,卻是一副一副的浮雕圖案!

仔細的辨認過去,這浮雕的內容,就是答案!!

一副一副的浮雕之上,第一副赫然是在那圓形的石台之上,用高高的鐵柱,綁著幾個人,而周圍站著幾個身穿長袍的家伙,手里拿著各種帶著鉤子和彎刀模樣的東西……

下一副浮雕,則是柱子上綁著的人,似乎已經死了——不但死了,而且就連膛腹都被切開,里面的內髒,已經被那幾個長袍家伙挖了出來,捧在手里。

再下一幅地內容。則是那幾個長袍家伙雙手捧著內髒,匍匐在石台上,雙手捧過頭頂。

而就在石台的周圍,還有無數人影都跪拜在地上。

“這好像是一個什麼儀式……似乎是用殺了活人挖出內髒來奠拜什麼……”喬喬忍不住道。

“沒錯。”杜維眼角似乎跳了跳:“我們剛才進來的那個石台,應該是一個祭台!而且……”杜維指著浮雕上那幾個專門開堂剖腹的長袍人,笑道:“你難道沒發現。這幾個家伙的身材,比那柱子上綁著的人,要高大很多嗎?所以,這里地台階才會這麼高!應該就是這種家伙來使用的。”

喬喬點了點頭。

“而且……”杜維忽然又抬起了眼皮,看著面前那十幾尊造型各異的怪獸雕像:“雖然我不認得這些怪獸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你們發現了沒有。這些怪獸,都有兩個共同的特征!”

喬喬和赤水斷被杜維提醒了一下之後,仔細盯著這些雕像看了會兒,喬喬立刻就驚呼道:“啊!!這些怪獸,每一只的腦袋上。都有一根角!!”

“還有,它們的姿態雖然都不同,但是仔細看去,它們每一只的腦袋。都是對著遠處的那座黑塔!!”赤水斷的聲音也同樣低沉。

杜維嘿嘿的干笑了兩聲:“所以。我想我們應該得到答案了!這里地所有的建築,應該都是屬于,傳說中已經滅絕了的一個種族!當然,或許你們都不曾聽說過這個種族,因為大陸上沒有任何關于它們的記載流傳下來。它們已經被完全抹去了曆史上地一切痕跡。不過幸好,就在前些天,那個精靈死人妖,告訴了我一些有趣地故事……所以,我想。這里的主人。應該就是它們了——魔族!!”

杜維的話音剛落下,喬喬和赤水斷都還有些茫然的時候,忽然之間。從面前的大殿里,陡然就傳來了一陣奇怪的動靜!

鏗!鏗!鏗!

這一聲一聲的動靜,從台階之上的大殿里傳來!聽上去,就仿佛是某種非常沉重堅硬的東西,走過石板地面,每一步都砸出來地碰撞聲!

三人同時抬起頭來,就看見前方那巨大地大殿之中,幽幽黑黑的大殿里,一個模糊的影子,從里面緩緩地走了出來,漸漸變得清晰……

這赫然是一個全身包裹在金色鎧甲里的人影!

雖然距離的遠,可就連杜維和赤水斷,都能清楚的判斷出來,這個家伙的身材高大之極!以杜維的目測看來,這家伙恐怕至少得有兩米以上的高度!

而那一身的金色鎧甲,仿佛散發著某種森然可怕的氣息!金色的色澤,並不閃耀,可是卻充滿了一種古樸的威嚴!

而這個人的臉龐,也終于從黑暗之中顯露了出來,卻是一張蒼白的面容,色澤晶瑩剔透,五官猶如刀削出來的一樣精致!遠遠的看去,那一張臉龐似乎有些僵硬,可那一雙眼睛,卻是出奇的赤紅!就仿佛這個人的一雙眼珠里,燃燒著兩團火苗一樣!

他還擁有著一頭猶如火焰一樣的長發!

那偉岸的身姿,只是這麼出現在了大殿口,立刻就仿佛有一種如山岳一般的沉重壓迫感撲面而來!!那猶如兩團火苗一樣的赤色的眼神掃過,三人同時就感覺到身子猶如被重錘擊中一般,全身巨震!

鏗!!

只見大殿門口的那個一身金甲的紅發巨人,站在那兒,他的右手也緩緩從黑暗之中顯露了出來,只見他的手里,握著一柄比他人更長了幾乎一倍的巨型武器!

赫然是一柄黃金三叉戟!!

這身穿金甲的巨人,那一張精致的臉龐,表情雖然僵硬,可是就連赤水斷都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種極度的危險!!

赤色的眼神將三人籠罩在了其中,那黃金三叉戟頓在地面。那人的左手遙遙指杜維三人……

一個猶如地獄之中傳來的聲音,仿佛雷鳴一般在三人的耳邊轟鳴!

“哪里來的卑微的生靈!膽敢擅闖神聖地魔神殿!!”

這聲音。更是震的三人身子同時一抖!!

隨即鋪天蓋地的殺氣就迎面而來,那猶如實質的殺氣,將三人籠罩在其中,就連赤水斷,都感覺到了呼吸不順!

那人高高的站在台階之上,就猶如神靈一般。俯視著三人,僵硬冰冷的臉龐之上毫無表情!!

而杜維,卻清楚地看見,那個家伙滿頭的紅發之中,隱隱的有一根角!!的是對方的實力!僅僅憑借遠遠的站在那兒,一個眼神之中的殺氣,還有那自然而然的壓迫感,居然就讓自己感覺到猶如寒蟬一般!縱然是生性堅韌的自己,居然也不知不覺的,從內心深處。生出了一種自己都控制不住地恐懼感!

沒錯,是真正的恐懼!!

能給予自己這種絕倫的恐懼感,赤水斷就算是在面對白河愁的時候,都不曾有過這樣地發自內心地戰栗和畏懼!可偏偏眼前這人。那火苗一樣的眼神只是看了自己一眼。就讓自己震動了!那感覺,就仿佛自己變成了一只螻蟻,而面前,站立的則是一個恐怖的殺神!!

相對于赤水斷對于對方氣息的震撼,杜維心里的驚詫卻是來自于對方的話的內容!

頭上長角……魔神殿……魔族……

這一連串的信息,在杜維地心中彙合在了一起,他陡然臉色巨變,驚恐地看著遠處的那座巨型的黑塔!然後他想起了精靈王落雪說地那段上古時代的神話傳說……難道是……

杜維仰望遠方的巨大的黑塔,心里卻浮現出了答案!

通天塔!!!

魔神居住的地方!!!!那黃金甲胄巨人。已經用森然冰冷又有些僵硬的聲音喝道:“擅闖魔神殿!死!!”

聲音還沒落下,就看見他雄威的身子,忽然就往前邁了一步!只是這一步。幾乎就在瞬間,就出現在了三人的面前!

黃金三叉戟之上,一團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燒而起,呼嘯的聲音之中,已經揮向了站在三人之中最前面的赤水斷!

面對對方的這一擊,赤水斷陡然瞳孔收縮,他仿佛感覺到對方出手的那一刹那間,一種滔天的壓迫感已經將自己的全身都束縛住了!這種驚恐的感覺,卻反而激發了赤水斷內心的屈辱!

我是誰!我是赤水斷!大雪山弟子,聖階強者!!

面對帶著黃金火焰揮來的三叉戟,赤水斷一聲厲喝,他也沒有用武器,抬手就用手里往三叉戟的戟柄上擋了過去!

可是,赤水斷才剛剛動手,他自己的臉色就先變了!身為聖階強者的他,一出手,就感覺到自己仿佛全身的力量都在不斷的流逝,而那種飄忽不著力的感覺,更讓他難受的幾乎要吐血!

在這個完全陌生的空間,他的判斷沒有錯!這里的確是另外一個“領域”!所以,赤水斷在這里,根本無法掌握這個空間的力量規則!他身子才一動,就感覺到自己反而被某種空間里的奇異的力量束縛住了……

隨後,很快的,赤水斷的厲喝就變成了短促的悶哼!

就在杜維和喬喬的眼皮之下,三人之中實力最強的最凶悍的赤水斷,砰的一聲,被黃金三叉戟掃在了胸口,忽然就猶如一只斷了翅膀的鳥兒,橫著直飛了出去!轟的一聲,赤水斷的身子直飛出了數百米,重重的砸在了那個祭台之上,將那祭台的石頭都砸出了一個大坑!

“哼,原來是聖階!”金甲武士仿佛很不屑:“在魔神殿前,你還想在偉大魔神的領域里掌控規則嗎?!可笑的卑微生靈!”

看著赤水斷一個照面就被對方擊飛,而且倒下之後就沒有在站起來,杜維已經愣住了!

可是,他沒有愣神的機會!因為這個金甲的武士,那赤色火苗一樣的眼神已經轉向了杜維,黃金三叉戟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嘩啦的聲音,帶氣一片金色的火焰,掃向了杜維!!

這個空間沒有魔法元素,所以杜維的魔法根本無從施展,而失去了魔法的杜維,就等于失去了九成的戰斗力!所以,當這一擊已經到了面前的時候,杜維甚至都沒有做出絲毫的反應!

眼看杜維就要重蹈赤水斷的覆轍被一擊打飛,忽然,就在此刻,那黃金三叉戟將要擊中杜維的時候,那個金甲之人,忽然發出了一聲驚訝的低呼。

杜維已經閉上了眼睛放棄了,可等了會兒,卻發現自己並沒有被對方擊中,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見面前的這個金甲之人,已經收回了黃金三叉戟,站在自己的面前,那赤色火苗一樣的眼神,正緊緊的盯著自己。

近距離站在自己的面前,杜維更能感覺到對方的這種壓迫感!尤其是對方的身高,站在自己的面前,猶如一座小山一樣!

那赤色的眼神籠罩著自己,過了好久,杜維才聽見對方渾厚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茫然:

“你……怎麼是你?我認得你!!你又回來了?!我……我認得你!”

上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吐血的密碼    下篇: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花開兩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