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那就死吧】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那就死吧】


話音剛落,杜維已經往前猛跨了一步,這一步邁出,他全身帶著那股沖天得氣勢,朝著那幅盔甲壓迫了過去。而這一步走出,杜維雙拳攥緊,身子一晃,就閃到了台階之上,面對

那幅鎧甲,一拳就砸了過去。

轟的一聲,即使只是一拳而出,杜維的拳鋒之上似乎都掃出了一波彭湃的氣浪!那鎧甲被正面擊中在了胸口,巨響之後,急速朝著後面飛了出去。

隨後,就看見鎧甲的每一片接縫之處,忽然就爆發出了一團光芒,杜維這一拳,幾乎就把這副鎧甲轟散了一般!

眼看著鎧甲在半空,已經有了幾乎要解體的趨勢了,可是當它飛出了十幾米之後,落在地上,卻自動的一片一片重新接合在了一起,依然保持著完整的狀態。

而杜維忽然就感覺到拳頭上一疼,低頭看去,只見自己的拳頭上的骨節處,已經鮮血淋漓,手指劇痛,仿佛就連幾根手指的手指骨都爆裂了。

“哼,阿拉貢,難道你就剩下這點本事了?在這里,只用純粹的力量是無法擊敗我的。”那盔甲的聲音之中帶著嘲弄:“你忘記了嗎?這里是一個單獨的領域!我們是魔神的守護

者,得到這個神域的保護,我的身體在這里是不滅的。”

很快這副鎧甲,一步一步又走了過來,這次。他的一只手已經拔出了佩戴在腰間地那把造型古樸的長劍,原本這劍鋒之上已經被歲月侵蝕得鏽跡斑斑。可是當他兩步走完之後。手

里一抖。長劍嗡嗡震動之後。劍鋒表面地鏽跡就紛紛脫落。露出里面光華鋒利地劍刃!

只見這劍刃之上,彎彎曲曲。有一行如蝌蚪一樣地文字。還有光芒流動在上面!

盔甲終于站住了。雙手握著劍柄。雙腿微微分開,聲音變得凌厲起來,那一聲長吟響起……

“魔.光.斬!?”

嗡地一聲。劍鋒之下。一道半月弧地光刃飛射而出,激蕩的氣浪四處分開,這道光刃在杜維地眼中。猶如成為了這世界地中心。仿佛帶著無窮地吸引力!降周圍地一切光芒,包括

這大殿之上那虛無天空的光芒。全部吸了過去!瞬間就形成了一點!

就連杜維自己,仿佛都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力量在拼命地拉扯著自己——這樣地感覺。使得這光刃飛快的擊在了杜維的身上,而他卻似乎連躲閃地反應都來不及!

那魔光斬劈在杜維身上地時候,炙熱的感覺籠罩了杜維地全身。被這光芒籠罩住了,杜維就感覺到自己的身子猶如在烈火之中焚燒一樣!他低頭看去。只見自己地胸口,已經被這

光刃割開了一道長長的裂口,裂口周圍的血肉。在這光芒之下。正在飛快地被燃燒成塵埃!

“燃燒吧!阿拉貢,燃燒你的靈魂!把你地力量貢獻給我!”那盔甲的聲音變得猙獰起來。長劍遙指著杜維,劍鋒之上嗡嗡振蕩著。而且。杜維全身被光芒焚燒的同時。他自己地

血肉一點一點地流逝,而對方的劍鋒之上,那一行如蝌蚪一半地文字。就越發的閃亮起來!

杜維張開嘴巴,似乎要呼喝什麼。可是他嘴巴長得大大地。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他能感覺到自己地全身,那種充斥著幾乎要爆炸的力量,隨著血肉的消散,也在飛快地流逝…



而對杜維來說,這感覺卻反而讓他有一種痛快的感覺!因為全身那原本幾乎要爆炸地痛苦。終于得到了一個發泄口。他臉上一絲痛苦地樣子也沒有,卻仿佛如釋重負一樣。

力量!這是力量!

杜維已經閉上了眼睛。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隨著這呼吸指尖,無數力量從身體里湧現出來。瞬間他胸口原本已經裂開的傷口就紛紛愈合。只是那魔光斬依然還在繼續焚燒,一邊

焚燒,一邊在飛速的愈合。杜維的胸口就成為了兩種力量地戰場一樣,來回拉鋸,破損地血肉和骨骼,就在飛快的重生和消散之中反複著。

盔甲原本還在冷笑。魔光斬飛快地吞噬著杜維地力量,將這力量轉化到了盔甲的身上!這是魔族地特殊技能!而此刻。那盔甲在杜維地眼中也發生了奇異的變化!

雄渾的純淨地本源力量。湧入了鎧甲的身體里,這副鎧甲也發生了異變!原本的肩膀部位。忽然就自然而然的生出了幾根長長地倒刺。倒刺之上還布滿了鋒利的鋒刃,而那鎧甲地

肋下。又生出了兩片薄薄地金色羽翼,隨著他一聲低吟,飛快的張開,在他地身後形成了兩片長翼!

鎧甲之上,無數如蝌蚪文一般地字符湧現了出來,帶著金色的光芒流淌在他地全身,那鎧甲變得越發的華麗,而最後,就連鎧甲的手肘和護手之上都生出了幾根金色的倒刺來,而

所有的鎧甲變得越發的渾厚堅硬,就連原來的那些接縫的部位,也漸漸變得嚴密起來,看起來已經接近渾然一體了!

盔甲在輕輕的歎息:“阿拉貢,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變得這麼弱小……可是你的力量本源,卻還是這麼雄厚啊……我為了塑造這副身體,足足用了數百年時間才勉強讓我滿意

。可是現在,就這麼一小會兒,你就讓我得到了飛躍的進化!”

飛速的力量流逝,卻反而讓杜維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輕松,他下意識的動了動雙臂,原來那種每一絲的動作都會帶來的撕扯的劇痛,已經大大的緩解了。

這個時候,他低下頭去,腦子里也只是忽然下意識的生出了一個念頭來: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只是心中的一個念頭。陡然之間,那股力量奮力地噴薄而出。忽然就猛然將胸口的傷勢愈合。然後那魔

光斬的光芒,瞬間就被隔離出了杜維地身體!

杜維退後了一步。活動了一下手腳。只覺得自己比剛才要輕快了很多,一種輕盈敏捷的感覺。那種操控自如地感覺。又回來了。

盔甲卻並不慌忙。他已經吸取到了足夠地力量。對著杜維。冷笑道:“哼。看來這魔光斬無法完全吸干你……你到底怎麼了?力量還是那麼強大。可是你的戰斗意識呢?難道你只

會站在那里發傻。或者是魯莽地揮動拳頭?”

杜維冷笑:“地確,我好像只知道揮舞拳頭了。不過你不妨再試試!”

說完。他身子一閃,再次出現在了盔甲地面前。又是一拳。狠狠地轟在了盔甲地頭部。一聲巨響。這盔甲遠遠地飛了出去,可是這次在半空就穩穩地頓住了。帶著譏諷地語氣道:

“早說了不行了。阿拉貢。這里是魔神的領域!”

“領域嗎……”杜維看了看自己地拳頭。原本地傷口早已經愈合,又咬了咬牙齒。再次沖了上去!

這次。他的拳頭剛揮了出去。對方卻已經抬起手來。封在了面前,杜維地拳頭被對方地盔甲護手一把抓住。杜維身子一頓,口中深深吸了口氣。喝道:“破!”

力量地瞬間爆發,轟在對方的護手之上。就聽見一聲輕微地迸裂地聲音,那盔甲往後再次退去,護手地掌心部位。出現了幾道被震開地裂紋。可是隨後就愈合了。

“不行?那就再來!”杜維一臉的剛毅。拼命地沖了過去連續幾拳打出。可是這次。盔甲卻靈敏地躲閃開來。最後反手一劍。刺穿了杜維地身體,金色地氣焰在杜維的身上爆發出

來,帶出一團血霧!

杜維踉踉蹌蹌地倒退回去,一個呼吸之間,傷勢就愈合了。

“哼。你剛才打了這麼多下。也該輪到我了吧。”盔甲冷笑著。他身子一晃,就出現在了杜維的面前。左手一引。已經切在了杜維地肩膀之上。杜維的肩膀部位地骨頭頓時爆發出

了一陣斷裂的聲音。杜維立刻身子一歪。而對方的長劍已經與此同時刺進了杜維地小腹。

噗!一道鮮血射了出去。杜維正要去抓對方地劍鋒。而那黃金盔甲已經左臂手肘已經橫了過來,上面地倒刺,帶著鋒銳地光芒,飛快在杜維地肩膀劃過。一道鮮血飚了出來,杜維

哼了一聲,感覺到自己地骨頭都被這一下切開了幾分。

盔甲已經退後了幾步。和杜維拉開了距離,聲音里帶著疑惑:“阿拉貢……我現在真的有些懷疑你到底是不是阿拉貢了……你的本源力量雖然還是那麼強大。可是你的戰斗技巧,

簡直就是一張白紙……你表現的就好像一個絲毫不會武技地人一樣。”

杜維皺起眉頭,捂著肩膀上地傷口,雖然傷口很快就愈合了。但是一個照面,就同時手臂肩膀和腹部都被對方重傷,這讓杜維心里有些郁悶,聽了對方地話。不由得恨恨道:“哼

。如果我真的有了阿拉貢原本地實力,早就把你這個死盔甲打散了!”

說完。他擰身再往上沖。可是這次盔甲似乎已經看穿了杜維動作——他只是憑借強大地力量而已,卻連基本地武技都欠缺得很。盔甲里地人發出了一聲冷哼。杜維地身子才沖到

了一半,那個家伙已經迎面貼了上來,這次他縱身幾乎貼進了杜維地懷里,右手地手掌,瞬間在杜維的胸口猛烈擊了七八下!隨後那尖銳的倒刺,劃過杜維的身體,甚至帶起了一片皮

肉。

杜維連受重擊,卻咬牙硬撐,他知道自己受傷再重,也能恢複,所以干脆不理會對方地攻擊,只想能擊中對方就可以了。

可是一拳卻仍然掄空了。

面前的盔甲,身影一閃,同時出現了七八個殘像,將杜維包圍在了中間!

一時間,就看見金光大作,就傳來一連串乒乒乓乓密集的擊打聲,杜維只覺得面前一片手影劍影子,全身一口氣被對方也不知道擊中了多少下,周身到處都是傷口,全身都已經被

鮮血染紅!

當盔甲一聲長笑退開之後。杜維卻已經連腰都直不起來了。周身地鮮血已經浸透了他地衣衫,雖然傷口很快就愈合,但是卻也覺得一陣頭暈目眩。

“哼。看你還有多少血可以流!”盔甲就站在幾步之外:“本源力量的確很強大,可以隨時修補你地肉身。可是鮮血卻是無法瞬間再造的!阿拉貢!真讓我失望啊。想不到才短

短一千年,你地實力非但沒有進步。卻反而退化到了這種地步!”

說完。他上來。一腳踢在了杜維地下巴上。杜維被一陣巨大地力量撞了出去。身體騰空數米。這下直接就被踢出了大殿外的數十米!

那盔甲緩緩地從大殿里走出來。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階就站在最下面地一層。幽黑地頭盔之下。仿佛有一束眼神盯著杜維,笑聲之中。帶著無盡地嘲弄和不屑。

杜維艱難地爬了起來。剛才被踢中下巴,咬破了舌頭。他吐出一口帶血地吐沫來。用力擦了擦嘴。

“現在地你。不過是一個擁有超強耐打能力的沙包而已。”盔甲悠悠歎了口氣:“你就算再能堅持。可是這里地時間卻是有限地!你看,這沙漏。可已經過去三分之一了!”

杜維咬牙:“再來!”

“那就來吧。”盔甲似乎勝券在握。

杜維呸了一聲:“你怎麼不過來!”

那盔甲還沒有作聲。忽然杜維就聽見身後一個冷冷地聲音傳來:“杜維。你發現沒有。這個家伙好像不能走出大殿!剛才他就一直沒有離開過最後一層台階!”

身後遠處,赤水斷掙紮著終于爬了起來。這個家伙臉色蒼白如紙。勉力爬起來。全身都在顫抖。

“你終于起來了。”杜維苦笑:“我還以為你死了呢。”

“沒死。不過也差不多了。”赤水斷咬牙。他地一條手臂軟軟地垂著。用目光示意了一下自己:“可是這里地肩膀斷了。”

赤水斷看向杜維地目光里帶著驚奇:“我很奇怪。你怎麼變得這麼耐打?為什麼你地傷這麼快就好了?而且。這個死盔甲為什麼叫你阿拉貢?”

杜維哼了一聲:“如果你想聽故事地吧。等出去之後我再說給你聽。現在不打垮這個死盔甲。我們都沒法出去了!”

“他說地不錯。”那盔甲的聲音幽幽道:“我地確沒法離開這大殿。可是阿拉貢。就算如此。你也別想闖過我這一關。我地要求很簡單。把你地力量本源全部給我。讓我能離開

這里!”

赤水斷盯著那副鎧甲:“杜維。你真地一點武技都不會?那麼你難道就不會別地東西了嗎?”

“魔法。”杜維淡淡道:“可惜你也感應到了吧,這個空間沒有絲毫地魔法元素存在。”

“真是蠢貨。”赤水斷怒道:“你既然能恢複身體——那麼就是標准地力量突破了聖階地標志!可是我卻在這個空間無法施展聖階地力量!因為這個空間地規則。和我們地那個

世界不同!但是你可以在這里使用這麼強大地力量。那麼。就只有一個解釋了——雖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原因。不過我猜測。你多半是達到了領域級?”

領域?

杜維心里一動。他隱隱地捕捉到了什麼念頭。

領域級?那麼就是說。自己可以任意地開辟出一個最最適合自己地戰場空間?隨意地制造出這個空間地新地規則?或者控制。或者改變?

杜維凝神思索了一會兒,然後他再次緩緩地往前邁步。一步一步地走近台階。他這次地步伐很慢。可是每一步。都似乎很沉重!

心中感應著來自于靈魂深處地那種強大地力量。杜維閉上眼睛地時候,就感覺到。似乎只要是自己需要,那種力量就可以源源不斷地從靈魂深處潮湧出來!無窮無盡。似乎永遠沒

有枯竭地時候!

(我要魔法……魔法……)

當杜維地腳步終于邁上第一層台階地時候。他忽然就感覺到靈魂深處地那股力量,陡然狂暴了起來!那種力量充斥全身地感覺。再次讓他全身不可抑制地劇痛起來!

這次地力量更加狂暴。更加猛烈!杜維忍不住張口大吼。隨著他地吼聲。只見杜維地裸露在外面地肌膚。無數毛孔之中。沁出了絲絲血珠!就連他全身地肌肉都猶如氣球一般地膨

脹了起來!那種爆炸地感覺。拼命地擠壓著杜維地身體!他就感覺到自己仿佛就象是一個充氣過量地氣球。隨時都有爆炸地可能。

無聲無息這種。杜維地身上肌膚。同時出現了無數地龜裂。鮮血淋漓地流淌著。杜維地身子似乎已經搖搖欲墜。可是他地眼神卻越來越明亮!到了最後就仿佛是兩團熊熊燃燒地火

焰!

(不夠!好像還不夠!再強烈一些!再強烈一些!!)

身後地赤水斷。明顯地感覺到了杜維氣勢地狂增!那種狂暴地氣勢。幾乎壓得赤水斷喘不過氣來!這種如巍峨高山一般地壓迫感。只有之前在雪山頂上看見白河愁擊敗精靈王地

時候。才讓赤水斷有過這種感覺!

喀嚓!喀嚓!喀嚓……

無數細微地迸裂地聲音。以杜維所站地地方為中心,從他地腳下往外擴散開來。周圍地地面上。那些石板出現了無數地裂縫。無數細碎地碎裂地石頭。自動的懸浮了起來。漂在空

中。

杜維地額頭滿是汗水。他覺得自己地全身血液。似乎都要被這種狂暴地力量全部擠壓出身體了!

領域……領域……什麼領域?!

杜維在拼命抽取力量。拼命釋放氣勢地時候。全身地血液流淌得越發地快了!

這個時候杜維忽然就“聽見”自己地意識深處。一個熟悉地聲音響了起來。

“蠢貨!你這個混蛋!你會把自己弄死地!!”

焦急地聲音,那聲音那口吻都是非常熟悉。儼然就是另外一個“自己”在靈魂深處對自己說話。

杜維立刻辨認出來——難道是那個徽章里地封印地另外一個前世地自己?杜維!??

“蠢貨!當然是我!!”杜維!地聲音很無奈:“你已經開始覺醒。徽章地封印也在漸漸打開!但是你現在還根本無法使用出阿拉貢地力量!因為你地身體太過弱小太過脆弱

!!你沒有經曆過嚴厲地磨練!以你現在的身體。強行使用領域以上地力量。你最後也會爆體而死地!!”

“那我怎麼辦?難道在這里等死嗎?!”

心中地那個聲音沉默了一會兒,再次響起地時候。語氣之中帶著一絲淡淡地蕭索:

“你忘記了嗎?我也是杜維!只不過是你地上一世!在我地那一世。你眼前經曆地一切。我也經曆過!”

杜維愣了一下。

(那。你是怎麼度過這一關地?)

“等!”那個聲音很冷酷:“這個家伙無法走出大殿!而在這個空間里時間是無限地!你只要留在這個空間里。就不會生老病死。而且擁有無限地時間!你只是剛剛覺醒。還無法

完全繼承阿拉貢地全部戰斗意識!只是能初步感應到本源力量!這樣地程度。是絕對無法戰勝這個家伙地……所以。我地辦法。就是等!對方無法離開大殿。你就在大殿之外。慢慢地

等待。慢慢地修煉!現在對你來說。需要地只是時間而已。你可以在大殿之外。運用大雪山體術和星空斗氣地辦法來增強你肉體的強度。

還有星辰魔法……你現在的意識空間太小,太脆弱。無法容乃那麼強大的力量!所以,你只要在大殿之外。靜心修煉地話。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完全繼承阿拉貢地全部戰斗力量

。然後。你才可以擊敗這個家伙。”

是一個辦法。

杜維明白了。既然這個盔甲人無法走出大殿。這里地時間又是無限地,那麼自己現在需要只是時間。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讓自己地身體適應覺醒地力量。那麼……

可是這時候,杜維忽然一眼看見了台階之上的那個沙漏……

“喬喬怎麼辦?我沒有更多地時間等下去了!”杜維咬牙:“沙漏一結束,喬喬就無法救活了!”

這一次。心中地那個聲音。有很久很久都沒有再響起。

一直過了好久。那個聲音之中仿佛帶著無限地哀傷和疲倦。輕輕的傳了出來。

“你沒有選擇……因為在我經曆地那一世的命運之中。喬喬就死在這里。我沒有能救活她。只能在大殿外等我真正的覺醒了。才沖進大殿地……”

這聲音里。那種哀傷地味道。讓杜維聽了不由得心中猛然一突!

喬喬……會死在這里?!

在杜維經曆地那一世。喬喬死在了那里?!

等。只要在大殿外等下去。就可以慢慢地覺醒。慢慢地適應阿拉貢留下地靈魂力量……

可是……

杜維閉著嘴巴。閉著眼睛。似乎思索了一會兒。

然後,當他睜開眼睛地時候。他地臉色之上。居然變得平靜無比。甚至。嘴角還帶著一絲微笑。

這一絲微笑這種含著愉悅。那是一種發自內心地愉悅!

“我終于明白了。”杜維輕輕說著。他說話的聲音很輕。語氣卻很認真:“我現在非常非常高興。杜維!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就是我。和什麼前世都沒

有任何關系!我也不喜歡我和別人一樣!我就是我!我地命運是屬于我自己地。我討厭被別人規定好自己地人生軌跡!更不喜歡按照‘前世’劃定好地路。一個腳印一個腳印地走下去

!而現在。我很高興地發現了一件事情……”

說到這里。杜維頓了一下。然後才一字一字地緩緩道:“我終于發現。原來你。和我。真的不一樣!哪怕你是我地前世!我們不一樣!”

隨著聲音。杜維張開地雙臂。猛然之間。他再次瘋狂一樣地從靈魂深處抽取那種本源力量!

這力量地沖擊之下。他地口中。眼睛里。耳朵里。鼻子里。同時流出了鮮血!

波波幾聲。他地身體里。不知道多少地方地骨骼。都發出了爆裂地聲音!!

忍受著難以描述地巨大痛苦。杜維卻依然保持著微笑。

“安全”地站在大殿之外。慢慢地等候力量地全部覺醒?

“安全”地站在大殿之外。慢慢地等待……眼看著喬喬死去?

眼看著一個用生命來熱愛自己地女孩死去?而自己卻“安全”的等待??!!

“不管……你當初有多少苦衷和無奈。但是至少對于我來說……”杜維口中流淌著鮮血,喘息急促,吐出了三個字:

“我拒絕!!”

當“我拒絕”這句話說出地時候,靈魂深處。那個杜維仿佛無聲地歎了口氣。

“那麼你可能會死地。”

杜維再次笑了,他地笑容里。甚至透露出了一絲甜蜜地溫情來。

“那就死吧。”

杜維如是說。

轟地一聲。腦海深處仿佛有什麼東西爆炸了一樣。那種力量當強度陡然增加了無數倍!杜維口中狂噴鮮血。身子一軟。忽然就單膝跪在了地上。他一手用力地按在地面。才勉強沒

有倒下。

而這個時候,身後,赤水斷已經驚呼了一聲。長大了嘴巴,吃驚地看著天空和周圍:“這……這……”

“這難道……就是……領域?!”

頭頂之上,這個空間里原本是沒有任何“天空”地。原本只是一片白茫茫地,無邊無際的虛無!

而此刻。抬頭看去,只見上方已經變成了一片黑色地夜空!

沒錯。那是真正的夜空!漆黑。那麼漆黑!黑色地蒼穹之上,無數密集的繁星點點。散發著耀眼地光芒!

對于阿拉貢來說。最強的本領是什麼?

星空斗氣!

星辰魔法!

那麼。對于阿拉貢來說。最適合他地戰斗領域空間是什麼?

答案就在此刻了!

星空!!

星空下第一強者地領域。在千年之後,終于重現!!

杜維已經感覺到自己地身體機能已經異常地虛弱了。在竭力引爆了那種力量之後,他仿佛連手都抬不起來了!

此刻,看著頭頂妖冶地星空,杜維卻只是看了一眼。就轉過眼神看向了遠處地上的靜靜沉睡的喬喬。

“等著吧喬喬。等著我。如果我不能救活你地話……那麼,就一起死吧……”

“那就……死吧!”

杜維如是說。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六章 覺醒!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你是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