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你是誰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你是誰


妖冶的星空之下,杜維猶如一個血人一般可怖,他顫抖的身子,猶如風中的落葉一樣,搖搖晃晃走上了台階,卻看也不看那幅盔甲,徑直朝著大殿的深處走去。

“阿拉貢!你別想輕易越過我這一關!”那盔甲雖然也被對方的領域所震驚,可是眼看杜維走上,終于發出了一聲不甘的怒吼!

長劍震動之中,絢爛的金色火焰熊熊燃燒,猶如一輪紅日一般,撲向了杜維!

杜維身子看上去有些站立不直了,這一劍帶著無匹的氣勢,刺向了他的後心。而這個時候,星空之上,仿佛星辰在隱隱的轉動了起來。

空間之中,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隱隱的自行展開。而杜維雖然沒有回頭,可是這一劍當距離他的身後還有兩步左右距離的時候,杜維才忽然站住了!

然後,他轉身。

他的動作很慢,因為杜維感覺自己已經到達了極限,自己的每一個動作都必須小心緩慢,否則的話,好像只要稍微多用了一點力氣,身體就會立刻崩潰散架。

這一劍刺的飛快,而杜維的轉身卻緩慢。

可是在星空之下,在這一片星空領域之下,時空輕易就被扭曲了!盔甲人只覺得自己地這一劍雖然快。可是距離對方的身體那一點點距離卻永遠無法跨越。

而當杜維完全轉過身來的時候,劍鋒,卻依然距離杜維還有很遠……

這個時候杜維的臉,已經面向盔甲了。

杜維沒有躲閃,事實上他也無法在做出敏捷的躲閃動作了。可雖然他沒有動彈,心中卻生出了一股自然而然的奇異地感覺:就仿佛一切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就仿佛那麼篤定。對方的劍根本無法再對自己造成傷害!

面對來劍,杜維心中閃過了一個似乎就是那麼自然的念頭。然後他緩緩的伸出了一只手,食指伸出,輕輕的,就這麼一點,就點在了劍鋒之上。

洶湧的金色火焰,立刻燃燒著杜維的手指,那灼傷的感覺,仿佛刺激了杜維的心中地那模模糊糊的感覺,變得瞬間清晰了起來!

是的……當白河愁在講述“領域”的時候。那個時候,杜維地心中似乎還只是模模糊糊地隱約明白一點。可現在,當自己緩緩的伸出手,就這麼輕易的點中了對方的劍尖的時候。杜維心中的迷霧。卻仿佛在這洶湧的金色火焰之下,被完全照亮了!!

武技強悍又怎麼樣?你能利用力量規則,又怎麼樣?

這是在我的領域里!

在我的領域里,萬物一切,都只跟隨我地意志而改變!

我說:要有光,這世界就不可以是黑暗!

我說:不可以,這世界地一切都必須停止!

在我的領域里,我即是神!

帶著一絲無法描述的奇異微笑,杜維地指尖之上。原本被金色火焰灼傷的肌膚。已經無聲無息的恢複了,而隨後,杜維輕輕的。只這麼輕輕的說了兩個字:

“凝結。”對一切萬物都掌控的力量!在我的領域里,我可以讓水是燃燒的,讓火焰是冰冷的,讓冰是流淌的,讓空氣是凝結的!

一切,都由我來做主!

很快,由杜維的指尖開始,那熊熊燃燒的金色火焰,忽然那跳動的火苗就漸漸滯澀了起來,似乎被一副凝固住了的畫面一樣,很快,那火苗之上,似乎一道一道的細細光芒蔓延,輕描淡寫的,那金色的火焰,猶如被抽去了生命和活力,一分一分的凝固住了!

然後,這金色的火焰,凝結成冰!

這是一副奇異的場面,跳動的火焰卻凝固成了冰晶的模樣!那冰的凝結,一路往上,很快,那金色的長劍之上,也被凝結住了,而後,一路蔓延到了盔甲的手臂之上!一陣細微的“嗤嗤”的聲音,盔甲之上那些跳動的奇異的蝌蚪文字符,仿佛也失去了光彩,在凝結之後,變得黯然失色!

盔甲帶著無奈的歎息和怒吼,可是當最後凝固蔓延到了他的頭盔之上,那聲音也嘎然而止!

天空的星辰在繼續變化著位置,每一顆閃爍的星辰的異位,仿佛都讓這個領域內的力量規則改變著。就猶如一盤棋局,而當杜維這個“操棋人”每一個落子變化,棋局上的棋子位置轉變,領域之中的規則,就發生了改變!

輕輕的,杜維的手指在那劍鋒之上,似乎屈指一彈……



這一聲綿長的振蕩聲,響撤整個大殿,隨後一絲細微的破碎從劍鋒之上展開,隨後蔓延而上,幾乎只是一個瞬間,那華麗之極的鎧甲上,就出現了無數龜裂的裂紋!

最先是那些剛剛生長出來的倒刺和華麗的雙翼,很快就在振蕩之中轟然破碎了!

殘破的鎧甲之上,那無數裂紋里,似乎冒出了道道金光!最後在一聲無奈的呐喊之後,那黃金鎧甲,已經化作了無數碎片,片片碎裂飛落!

當鎧甲碎裂之後,杜維凝神看去,試圖看看這鎧甲里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

可是,讓他驚訝的是,這鎧甲之下,卻並沒有人!!只見鎧甲破碎之後,下面暴露出來的是一團隱隱燃燒著地藍色的光芒----猶如一個幽靈之火一般。

那一團藍火。隱隱的似乎是一個纖細的人形的模樣,當鎧甲碎裂之後,他發出了一聲驚呼,靈魂火焰飛快的朝著後面逃了出去。

可是這團藍色地火焰剛飛出一點兒,杜維只是輕輕的招了招手,他就仿佛被一團無形的力量網羅住了。不由自主的那靈魂火焰反而朝著杜維的掌心飛了過來!

“你……你難道還能使用束縛的魔法?”這個靈魂之火驚呼。

“這不是束縛魔法。”杜維輕輕道:“我剛才也有些不明白,不過抬頭看看天空,我就明白了。在星空之下,萬物一切,都要受到力量規則的局限……這些你是不懂的。”

的確,這的確不是什麼束縛魔法。而是杜維剛剛瞬間忽然領悟地東西!

星辰魔法!

原本杜維一直無法領悟學習的真正的星辰魔法!

萬物的一切,在星辰之下,就是在一個宇宙之中。一切地存在,都受到各個星辰地力量的局限!就猶如地球要自轉公轉,月亮圍繞地球。地球圍繞太陽……

一切的規則,都在這星辰之中!

“我只要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杜維手掌輕輕一握,就已經扼住了這一團藍色火焰。

“哼,阿拉貢。你威脅不了我!雖然你在這里也能使用領域。可是這里畢竟是魔神的神域!我是魔神的守護者,就算你殺死了我,我也不過是多花費一些時間來複活和重新塑造身體罷了。”藍色的火焰幽幽道:“只是我很失望……為什麼,我剛才已經吸取了你那麼多本源力量,讓我的這副盔甲身體變得那麼強大了,可是在這里,我卻無法使用出領域,你卻可以?!”

杜維凝神思索了一下:“你很希望在這里使用領域力量?”

“當然!只有在這里突破了領域,我們才有機會離開這個囚籠。”藍色的火焰無力的歎息著。

“好吧。”杜維淡淡道:“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告訴你。我為什麼能在這里突破領域,怎麼樣?”

藍色地靈魂之火沉默了。

杜維卻不再停頓片刻,立刻就問道:“我問你。你到底是什麼?為什麼那個奧斯吉利亞擁有肉體,你卻只有一副鎧甲?”靈魂之火地聲音之中充滿了疑惑:“阿拉貢?難道你真的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事情你都不記得了?”

“你只需要回答就好了。”杜維淡淡道。

藍色的火焰這次沉默地時間更長了,不過他終于還是回答了!

“好吧,我們魔神殿守護者,一共有三個!在偉大的神話時代,魔神是萬物最強的主宰!是整個世界的至高存在!而偉大的魔神,在云云眾多生這種,挑選出了三個強大的戰士,賦予了他們永琲漸糽R和青春,還有力量。作為回報,三個戰士以靈魂向魔神宣誓效忠永生!並且永生都留在魔神殿,作為這里的守護者,永遠的守護著魔神殿。可以說,魔神殿的三個守護者,是世界上最最接近魔神大人的人!這是一份特殊的榮耀也是一個永琲漕洬R!當初被魔神選中了的有三個世間最強大的戰士!第一個是魔族的聖戰士奧斯吉利亞。第二個,是我,我是精靈族的大精靈戰士!”

杜維有些詫異:“你是精靈族?!”

“當然!”靈魂之火似乎有些驕傲。

“那麼為什麼,奧斯吉利亞那個大個子有軀體,你卻只有一副盔甲?”

靈魂之火的語氣黯淡了下去:“大戰之後,我的軀體已經被毀滅了。而在這里,雖然可以重新塑造出新的身體,我們擁有永琲漸糽R。可是……我的力量卻無法再塑造出一副象我從前那樣美麗完美的身軀了!我是高傲的精靈,怎麼能容忍自己的靈魂在一個丑陋的身軀之中?所以,我甯可不要身體,只保持靈魂的狀態。”杜維點了點頭:“那麼,還有第三個守護者呢?”

說著,他看了看大殿地周圍。

“關于第三個守護者的人選。原本是應該由一位強大的獸人族戰士擔任的。但是因為獸人族和矮人族的戰士相貌丑陋,會褻瀆這個神聖的地方。所以,偉大地魔神,特別挑選了一位人類最強的存在……而這個選擇,最後卻帶來了災難的後果……”

“說下去。”杜維冷冷道。

“人類的地位是卑微低賤的。所以,為了能配得上榮耀的守護者的地位。哪怕是人類之中最強大的戰士也是沒有這種光榮的資格的!所以,最後地魔神大人決定:第三個守護者的人選,破例,挑選了一位人類的神!雖然人類的地位低賤,但是由一位人類地神來擔任守護者,那麼也是可以彌補地位地低賤的。而這個第三個被選中的守護者,就是……阿瑞斯!人類的男神。”

阿瑞斯?

人類的男神阿瑞斯!?以堂堂的神靈的地位,屈尊來充當魔神殿的守護者?!

果然,靈魂之火的聲音里充滿了怨毒:“可是那個家伙是一個叛徒!他背叛了自己地靈魂誓言,背叛了偉大地魔神。”

杜維聽了。只是笑了笑:“我記得,背叛了魔神的,不止是人類吧。精靈族也背叛了魔神。那麼你身為精靈族,為什麼還繼續效忠魔神?”

靈魂之火歎息:“我對魔神的效忠。已經超越了我地種族了。這些。你是不會懂的。”

杜維並沒有再繼續嘲弄對方,因為他聽出了這個靈魂之火的聲音里,那種莊嚴和虔誠。

“通天塔上有什麼?魔神被封在上面嗎?你說的讓他複活是什麼意思?還有……怎麼讓我的女同伴複活?我們又怎麼出去?!”

靈魂之火的聲音很冷:“阿拉貢!你問得太多了!你真的是阿拉貢嗎?哼……你先告訴我在這里突破領域的方法,我再回答你的問題。”“突破領域就能出去?”杜維眼睛一亮。

“當然!魔神雖然被那些叛徒暗算了,可是魔神殿的范圍依然保留了他的神域,只是魔神大人卻已經無法離開這里,必須有人在這里突破了領域,才能從通道出去……阿拉貢,上一次。你不就是這麼離開的嗎!”

“那魔神呢?難道堂堂魔神。也沒有了領域的力量?無法從這里出去?”

靈魂之火已經懷疑了:“我現在越來越懷疑,你到底是不是阿拉貢!先告訴我領域的秘密,我再回答你的問題!!”

杜維笑了笑。他湊近了一點,手指忽然用力扼緊:

“抱歉了,我不會告訴你!”

“你!你,你答應過的!”靈魂之火憤怒的咆哮。

“哦,我撒謊了。難道領域強者就不能撒謊嗎?”杜維的聲音帶著淡淡的冷酷和不屑。

隨著杜維的手掌用力合緊,那靈魂之火終于砰的一聲,消散掉了!

在消散的最後一瞬間,那淒厲的聲音喝道:“阿拉貢!你這個卑鄙的家伙!下一次我再生,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杜維靜靜的聽完對手最後的怒吼,他忽然臉上露出一絲奇異的微笑:

“記住了,我不叫阿拉貢……我叫:杜維!”盡了全部的力氣,才終于穿越了魔神殿。殿堂之中,無數的精致的雕像,讓人眼花繚亂。而所有的巨型立柱之上,那些精美的浮雕,一切都在訴說著,當初的這個種族,曾經擁有過怎樣的燦爛的文明!!

可是杜維卻無心去看這些。唯一一個讓杜維略微停留了一會兒的,是魔神殿正中的位置……

按照常規來說,魔神殿的正中,應該擺放的是魔神的雕像。

可是,大殿的正中,那個地方,只留下了一個空蕩蕩的座基!在巨大的足足有數十米寬闊的巨型座基之上,是一片空白!

似乎這里曾經的雕像,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挪走了。

這讓杜維沒法在走上通天塔之前,先看到魔神的樣子。

這個時候。杜維地身後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

赤水斷艱難的走到了杜維的身邊,也隨著杜維的眼神,看向了那空蕩蕩的雕像座基:“看來,我們要上去……去看看那個塔里有什麼,對嗎?”

杜維點頭。

“杜維,我希望。如果我們出去之後,你能告訴我一個完整地故事。”赤水斷的語氣很認真。

然後,他伸出了手,輕輕的托住了杜維搖搖欲墜的身體。

兩個原本應該是仇敵的人卻相互攙扶著,走出了這寬闊的魔神殿。

當兩人走出大殿之後,面前是一條遙遠的台階路。

那寬闊的台階,只怕有上千階甚至更多,而遠處之上,那寬大的黑色的巨塔,聳立在那里!

當兩人第一步邁上台階地時候。忽然之間,出現了異常的情況!

黑塔之上,忽然有一道巨大的黑色閃電,從高空劈了下來!

不偏不倚。幾乎讓兩人都絲毫沒有反應的余地。黑色地閃電直接劈在了兩人面前地台階之上!隨後,遙遠的黑塔之上,似乎有一個聲音,輕輕傳來,那聲音聽上去並沒有多少威嚴,甚至好像也沒有什麼無匹的氣勢,只是那麼輕輕的,平靜的----甚至似乎還帶著一絲悲傷的味道。

“阿拉貢,你一個人上來吧。”斷一眼。赤水斷雖然有些眼神之中憤怒。可是看著剛才那從天而降的巨大的黑色閃電,他還是閉上了嘴巴,看了杜維一眼之後。退後了一步。

杜維深深吸了口氣,望著遠處的高塔,一步一步,邁上了台階!數著。

從一到十,從十到百,從百到千……

一路走來,杜維已經竭力地試圖加快速度。可是每走一步,他就清楚的感覺到,從那黑塔之上,似乎空氣之中,都帶著一種無形的強大阻力!就仿佛自己硬著狂風而行----甚至比狂風還要強烈百倍千倍!

要知道,杜維現在地頭頂可是有星空領域的!可是杜維依然這麼吃力,顯然,這黑塔之中,也有一個強大的領域,在對抗著杜維往上的力量!

星辰轉動,杜維每走一步,都感覺到自己的力量在飛快的流逝,而肉體的極限似乎早已經達到了。多少次,杜維都恨不得能立刻躺下,就次昏死過去。

當他終于走上了第一千九百九十九層台階之後,忽然之間,他就感覺到,一團黑色的火焰,從四面八方繚繞過來!

心中念頭一動,杜維的全身就已經被綿綿的星光籠罩住了。四周的黑色火焰雖然壓力強大,可杜維卻依然勉強的站立著。

毫無疑問,杜維清楚的感覺到了----雖然他並不十分明白,但是心里卻偏偏有這麼一種篤定:自己仿佛走進了另外一個“領域”之中!當一個領域進入了另外一個領域的時候,兩種空間力量規則的碰撞之下,很明顯,剛剛才得到突破的杜維,立刻就感到了異常吃力!

終于,黑塔之中,那個幽幽的聲音傳了出來:“阿拉貢,你的力量退步了很多……我很失望。”

隨著這聲音,杜維身體周圍的壓力頓時如潮水般的退去了,他立刻感覺到全身一松!

可是當他低頭看去,卻看見,自己的雙手雙腿,早已經皮開肉綻!

他的指尖,肌肉已經一分一分的消散了,露出了尖銳的森森白骨!而手臂之上,無數血肉也在紛紛的粉碎!

他每往前再走一步,身體的崩潰都在急遽的加速!!

(看來……還是不行嗎……)

杜維心中歎息,看著眼前,那黑塔巨大的入口就在眼前,他勉強往前走了幾步,仿佛腳下已經邁上了黑塔的座基台階,卻終于,眼前一黑……種仿佛全身浸泡在溫水之中的柔和感覺,讓杜維感覺到全身仿佛都異常的舒泰。

他的眼前,出現了一絲亮光,隨著那一絲亮光漸漸擴散開,杜維終于能看清楚眼前的一切了!

自己就這麼平堂在冰冷的石板之上,仰天看去,頭頂是一片黑色的虛無……有些好像是黑色的夜空,可是卻一點繁星都沒有。那盡是一片黑色的虛空起手來看了看,卻發現手指之山,血肉飽滿,仿佛剛才崩潰的身體,卻已經被完全修複了!

杜維剛試圖掙紮著坐起來,忽然扭過頭一看……

(喬喬?!)

只見在自己的左側,喬喬就靜靜的躺在那兒,閉著眼睛,胸口的傷早已經愈合了,只是那長長的眼睫毛籠罩之下,眸子卻依然緊閉著,而且……看上去她是那麼的平靜,平靜的甚至連一絲呼吸都沒有?!

杜維心中一顫,趕緊就伸出手去,試圖觸摸喬喬。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自冥冥之中響起。

“如果你希望她活過來,就不要碰她。”立刻尋著聲音望了過去,可是等他看向天空的時候,終于看見,在頭頂之上,那一片黑色的虛無之中,忽然有一道亮光打了下來。

視線之內,頭頂的虛無之中,出現了一塊閃亮的巨大的水晶石!

那水晶石仿佛是一塊寒冰一樣,就那麼靜靜的懸浮在這一片虛無這種。而當杜維仔細看去,才終于看清,在水晶石之中,似乎有一個人影!

那個人影,仿佛就是被那麼鑲嵌在了水晶石里面!!

“阿拉貢。”那個水晶石里的影子幽幽的開口:“我在這里一萬年了,你是唯一來到這里的外人……而且你還來了兩次。真可惜啊……可惜,我等了一萬年,等來的人,就只有你一個……可是,你卻並不是我希望看到的那個……”

杜維心里一動,立刻爬了起來,仰頭看著上方那片虛無之中的水晶:“你,就是魔神嗎?”

這次的問題,卻沒有立刻得到答案,卻經曆了一段漫長的沉默。

過了好久好久,那水晶之中的影子,仿佛笑了起來。

那笑聲之中帶著無盡的蒼涼和悲傷,又帶著深深的嘲弄和譏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魔神?阿拉貢,你的靈魂難道發生了什麼錯亂了?你居然問我是不是魔神??哈哈哈哈哈……外面的那個奧斯吉利亞和那個精靈,如果這麼認為,我並不奇怪!可是阿拉貢!你居然問我是不是魔神??!哈哈哈哈哈哈……”

杜維這才真正的吃驚了,他支支吾吾道:“你,難道你不是魔神?你不是被封印在這里的魔神?!”

那個水晶里的聲音幽幽傳來,帶著冷笑:“我當然不是!杜維深深吸了口氣:“你……那你是誰?”

水晶並沒有直接回答,而此刻,杜維忽然感覺到了那水晶這種,仿佛有一道無形的力量射了下來,籠罩在了自己的身體之上!那感覺,仿佛有種東西,瞬間就將自己完全窺探穿了一樣!

終于,那聲音幽幽歎息:“我明白了……你原來並不是阿拉貢……你不是真正的阿拉貢。”

“我當然不是。”杜維昂頭:“你到底是誰?”

“我?”那個聲音輕輕歎息,那歎息之中,仿佛蘊涵著能將萬年的歲月都融化的悲傷!

“我,我的名字叫,阿瑞斯。”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七章 【那就死吧】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萬年悲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