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萬年悲傷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萬年悲傷


阿瑞斯?

阿瑞斯??

人類的男神?那個在神話時代,用被眾神祝福的“隆奇努斯之矛”擊敗魔神的,那個號稱人類最強神的阿瑞斯?

可是在這里,魔神殿後的通天塔,屬于魔神的地方----人類的男神,怎麼會被囚禁在這里?被囚禁在這里的不應該是那個戰敗的魔神嗎?!

杜維覺得自己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阿瑞斯的身影被封在水晶之中,可是當他輕輕歎息的時候,那聲音幽幽,其中的一股濃郁得無法消散的悲傷,卻仿佛已經帶著某種感染的力量。

縱然是杜維,聽了這歎息之後,也甚至不禁覺得心中仿佛被那種莫名的憂傷填滿了……

杜維能感覺到那水晶之中,仿佛有一股若有若無的眼神將自己籠罩,隨後阿瑞斯的歎息聲傳來:“你果然不是阿拉貢……不過,那又怎麼樣呢?不管你是誰,反正我在這里,等的也不是你。”

聽了這話,杜維忍不住就問了一句:“那……你等的是誰?”

“她!是她!!”

阿瑞斯的聲音,忽然猶如一個被點燃的火藥一樣,流露出了滔天的怨怒!

“是她!我在這里。代替魔神承受這永無止盡地囚禁,代替他承受這萬年的寂寞和痛苦!只因為,他答應過我,有朝一日,會把她也丟進這里來的!!”

杜維聽得心中波濤起伏,只覺得這事情越來越混亂了。

阿瑞斯……代替魔神在這里被囚禁?聽上去。倒好像是人類的戰神倒向了魔神的一邊?

曆史啊曆史!你到底是怎麼樣的?!

“阿瑞斯……嗯,那麼,你為什麼會在這里?這里地魔神難道已經出去了?”

阿瑞斯沉默了會兒,然後他笑了。在他笑的時候,那笑聲仿佛是直接落入了杜維的心中,然後杜維就聽見對方說:“人類……你既然不是阿拉貢,那麼你又為什麼會來到這里?而且……你為什麼也擁有和阿拉貢一樣的星空領域?”

杜維搖搖頭:“這事情說來複雜……我雖然不是真正的阿拉貢,不過你可以把我當成是他的替身吧……這其中,也的確沒多少區別。”

隨後,杜維已經活動了一下身體。原本之前強行支撐起星空領域,自己的這副身軀根本無法完全承受領域層次的力量,已經瀕臨崩潰的地步,此刻卻已經完全恢複了過來。

“不管如何。阿瑞斯。謝謝你救活了我,否則地話,我的身體已經化作塵埃了。”杜維語氣很真誠,然後他看了看躺在那里的喬喬:“也謝謝你救活了她。”

阿瑞斯的笑聲里帶著一絲嘲弄:“你不用謝我。因為就算我不救你,在這里,你也不會死。只不過,如果你死在了這里,那麼你就會永遠被囚禁在這個地方。然後你也可以保持靈魂地狀態,只要多用一些時間。你也能重新用力量塑造出新地肉體來。”

“你的意思是……”杜維很認真的問道:“只要在這里死了一次。就會永遠的被囚禁在這里?!”

“是的,因為這里……是女神留下的一個永琲澈呇L啊!”阿瑞斯的笑聲中帶著深深的嘲弄:“因為魔神地力量太強大了。縱然他被找到了弱點而擊敗,可是身為神級是無法死去地。所以只能封印。而女神就在這里設下了這麼一個封印的空間。將整個魔神殿都搬運到了這里來。這里是一個神域,我們被囚禁在這里,永遠都無法出去,而外面的那兩個守護者,他們也被囚禁在這里,享有永琣a囚禁!永琲漫t獨和寂寞!包括我在內……”

“我,不明白。”杜維搖頭,然後他盯著上方的那塊水晶:“你是人類的男神阿瑞斯,你是神級!而且這里依然是神域,既然你還保留了神的力量,為什麼無法出去?難道女神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你?要知道,我聽說你才是人類的真正的最強大的神才對。”

阿瑞斯的笑聲響撤通天塔內,過了好久,他的笑聲才漸漸平息。

“人類,告訴我,關于神話時代的事情,你知道多少?”阿瑞斯的聲音充滿了一種凝重感。

“不多,但也不算少了。”

隨後,不等阿瑞斯說話,杜維就主動把自己知道的那些事情說了一遍----從精靈王落雪那里聽來的那些故事。尤其是,說到了最後,就講述出了現在還流傳在人間的那個“魔王和少女”的故事……

“肆虐人間的魔王,愛上了一個美麗的人類少女。而那個美麗的少女為了挽救人類,決定犧牲自己,嫁給了魔王。悲慘的告別了自己的愛人。隨後,美麗的少女騙取了魔王的信任,找到了魔的弱點之後,再聯合了自己的愛人和族人,一起擊敗了魔王……”

杜維說到這里的時候,就聽見頭頂之上的阿瑞斯的聲音幽幽道:“……現在,這個故事還在人間流傳嗎?”

停頓了一下,他的聲音仿佛變得更加苦澀:“原來……她居然還允許這樣的故事繼續流傳,我原來以為,她會將一切的曆史痕跡全部抹殺乾淨的……”隨後,他哼哼的冷笑了起來,最後笑得越來越大聲,終于大笑道:“好!很好!果然很好!她居然還留著這個故事!哈哈哈哈!我早就應該想到地!”

杜維就感覺頭頂一道如利劍一般的目光射落下來。仿佛將自己的身體都能刺穿一樣!

“人類!告訴我,你覺得這個故事怎麼樣!是不是很精彩?!!”杜維沉默了會兒,他的聲音里不知不覺流露出了一絲淡淡的憐憫:“不,我覺得很悲傷。”

“悲傷?你是人類!這是一個人類擊敗魔王的故事,你為什麼會覺得悲傷?你應該為此而歡呼雀躍才對啊!!”“是地,或許我應該這樣。或許。我應該歡呼雀躍,可是我卻依然感到有些悲傷。”杜維又補充了一句:“我為那個魔王而感到悲傷。”

阿瑞斯沉默了好一會兒,低聲道:“為什麼?”

杜維歎了口氣,由衷道:“當一個人……不,哪怕他是魔王!當他願意把自己最大的隱秘,最大的弱點,而告訴那個美麗的少女的時候……並不是因為他愚蠢!因為沒有人會隨隨便便的把自己的最大的弱點告訴別人!他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愛!因為愛!因為他真的無法自拔的愛上地那個少女。愛上了那個人類少女!哪怕他是故事里描述的無惡不作的魔王,可是他卻對自己至愛的女人,才說出了自己最大地秘密,最大地弱點!這是一種因為愛才會有的絕對的信任!可惜……”說到這里。杜維的語氣漸漸轉輕,輕輕道:“可惜,他卻被自己最愛的人背叛了。我甚至可以想象到,當看到最愛的人背叛了自己。帶著自己的敵人一起出現。然後利用自己告訴她的那個弱點,反過來深深的傷害了自己地時候----那位魔王地心中,那是怎麼樣的一種絕望和悲傷!”

杜維搖搖頭,低聲道:“我也有自己至愛的人……我甚至無法想象,假如有一天,當她如果背叛我地時候,朝著我的心口捅上一刀的話,那個時候,我恐怕也會萬念俱灰。甚至連活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不。就算能活下去,我自己也會放棄的!因為我恐怕無法忍受那樣的痛苦。”

通天塔之中,一時陷入了沉默。

杜維仰望頭頂。那巨大的水晶之中,阿瑞斯也在沉默。

過了好久好久,阿瑞斯的聲音,才輕輕落入了杜維的耳朵里:

“看來,你懂的。”阿瑞斯的聲音宛如歎息:“世界上的人不懂……不過,看來你卻是懂的。”

“沒錯。”杜維點頭,他的聲音很認真:“或許,我沒有經曆過那個人類被魔族奴役的時代,或許,也因為這點,雖然我是人類,所以並沒有太多的切身體會。所以,盡管我知道人類戰勝了魔神,我應該是感到雀躍,可是,每當我想到那位魔神的下場……我心中也總是會忍不住對他生出幾分憐憫來。”

“一萬年來……這樣的話,我只聽到過兩次。而且都是在我被囚禁到了這里之後發生的事情。第一次來到這里,對我說出這番話的家伙,是那個阿拉貢。而第二個,就是你了。”

阿瑞斯在歎息,不過這次他的聲音似乎變得柔和了很多,不那麼冷冰冰的了。

“那麼告訴我吧,阿瑞斯,為什麼同樣身為人類的神,你卻會在這里?!”

“因為……你說的那個魔王和少女的故事,你聽到的內容,並不是全部!而在故事的結尾之後,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發生。”阿瑞斯哼了一聲。還有事情發生?”

“是的。”阿瑞斯的聲音變得低沉了下去,他的語氣里充滿了無奈和悲傷:“因為,並不僅僅單純的只是魔王愛上的少女,而在這同時,少女也愛上了魔王。

少女也愛上了魔王?

人類的光明女神,愛上了魔神?!

杜維覺得自己一下子就真的暈了!!

然後,阿瑞斯的聲音輕輕響起,幽幽的訴說,開啟了一段塵封了萬年的傳說……都仍然清楚地記得那一天發生的一切。每一個細節,都是那麼清晰的在我的心中一遍又一遍的閃過---每一個細節!

她是我的愛人,當為了擊敗魔神,她主動獻身給魔神地時候,對我的折磨是巨大的!那種痛苦,我至今都無法擺脫……而且。永遠也無法擺脫了!

那天,當她成功之後,我拿著被眾神祝福了的隆奇努斯之矛,走進了魔神殿,走進了通天塔!

我聽見了魔神痛苦而瘋狂的嚎叫,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仿佛能隱隱的感覺到那種痛苦。那種失去至愛的痛苦!

我記得,當我和精靈大神還有獸神他們一起沖進通天塔的時候,當我們看見了他……曾經,站在他的面前。就能帶給我們巨大的壓迫感地那個強敵,那一刻,他卻看上去是那麼的虛弱---我從來沒有見到過他露出那種虛弱的樣子來。

我仿佛明白,他的虛弱。並不是因為她趁著他沉睡地時候。割去了他地惡魔之角。那種虛弱,仿佛是來自于一種心碎的痛苦。

我永遠都忘記不了當時他的眼神!

盡管被眾多強敵包圍在其中,盡管失去了他的惡魔之角,可是那個時候,他卻仿佛根本就不看我們一眼,那眼神,卻只看著她。

然後,他還用那種讓人心碎的聲音問著: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那天的戰斗,非常慘烈!

我們原來都錯了!

我們原本以為。找到了魔神的弱點之後。又制造出了集中了眾神所有力量屬性的隆奇努斯之矛這樣的絕世神器,我們應該可以趁機擊敗他了。

可惜我們依然錯了!

即使失去了惡魔之角,這樣。使得魔神他幾乎失去了一半以上地力量。

可就算是這樣,在戰斗之中,他表現出地強大,卻依然是我們無法抵抗的!

因為他是魔神!是這個世界上最強的神!他地力量,即使是在最虛弱的時候,也不是我們能抵抗的!哪怕我們所有加在一起!!

那場戰斗的殘酷,讓我們曾經一度都陷入了絕望……因為如果連這樣都無法戰勝他的話,那麼只怕等待我們的就是永遠的囚禁了!而最後的轉折點……卻發生在了結束的時候。

我很清楚的記得,原本他已經可以擊敗我們所有了,可到了最後,一直沒有出手的她,才終于動手了。

我還清楚的記得,我們每個人都無法戰勝的他,卻在面對她的時候,顯得仿佛那麼無力。

即使是矮人神的雷神之錘,都能抵擋。即使是獸人神強大的獸力,也無法傷害到他!即使是精靈神的魔法都被他的狂笑之中化解了!

可是,就當她出手的時候,她手里的那把匕首刺過去的時候----他卻沒有躲開!

不,不是沒有躲開。

而是,他根本就沒有躲!!

一把匕首,根本無法傷害到他的身體。可是,就當匕首刺在他的身上的時候,我卻分明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股絕望!那是一種帶著瘋狂的絕望!

他沒有躲閃,也沒有被那柄匕首刺傷身體,可是,被傷害的卻是他的

盡管沒有任何表示,盡管他並沒有說什麼。可是我卻從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種……放棄!

他放棄了!

當我拿著隆奇努斯之矛朝著他刺過去的時候,他仿佛連看都沒看我一眼,他就站在那里,似乎變成了一個不會動的雕塑!

即使是在我的隆奇努斯之矛刺穿了他的肌膚,穿透了他的胸口!當眾神加持在一起的所有的神力屬性,一起沖進他的身體的時候……

他,也依然沒有動一下!沒有躲閃一下!!

甚至,他依然沒有看我!

他的臉,他的眼神,只對著她。自始至終,只對著她!

然後,我聽見他輕輕的問了一句:

這些,就是你想要地嗎?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臉上甚至還露出了一絲絕望的微笑!

然後……他,這個曾經讓我們都戰栗的強大的存在,才終于緩緩地倒了下去!

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一點。

他不是被我擊敗的。也不是被我們眾神擊敗的。

更不是被我手里的隆奇努斯之矛擊敗的!

唯一擊敗他的,只有她!

是的……他倒下了。

他終于輸了。

那個曾經高高在上,讓所有人為之戰栗的強大存在。倒下了。

可是那一刻,我卻忘記了高興!忘記了歡呼!

因為,很不巧的,我看見了她的眼神。

因為,我從她地眼神里,也同樣沒有看到勝利者應該擁有的喜悅和高

她的眼神,在那一刻,很空。

在那一刻,我忽然感覺到:恐怕,我並不只是暫時失去了她!

雖然獻身給魔神。只是暫時的計劃……可是那一刻,我仿佛已經預感到了,我不是暫時失去她……而是永遠地,失去了她!

而後來。發生地一切。證明了我當時的預感,是正確的。著阿瑞斯的訴說,那凝重的語氣,那憂傷的聲音,讓他絲毫不敢打斷對方。

而當阿瑞斯說到這里的時候,卻沉默了下來,好久沒有說話。

杜維等了一會才忍不住問道:“然後呢?這就結束了?”

阿瑞斯被杜維的聲音從沉默之中驚醒了過來,隨後他仿佛笑了笑:

“如果這樣就結束了地話。我也不會在這里了……”地戰爭之中。我雖然一直都在她的身邊,可是我卻已經越來越感覺到,她距離我越來越遠!哪怕她對我笑。哪怕她看著我,我都覺得那是一種遙遠的距離!

而在幾乎一百年之後,第二次神話戰爭爆發了……我們和曾經地盟友,和獸人族,矮人族,精靈族之間又發生了戰爭。

而那個時候,我依然站在了她的身邊!

我為她去戰斗,為她去流血,隆奇努斯之矛下,沾染上了曾經的盟友的鮮血。

其實,我並不想這樣做。

我們是神,我一直覺得,身為神,我已經沒有太多的欲望了。

可是,我卻從她的眼睛里看到了這些!

我甚至感覺到,她當年看向魔神殿的時候,看向通天塔的時候,就已經有一種讓我費解的崇拜。

是的,沒錯,是一種崇拜。

然後……在擊敗了魔神之後,她仿佛想要複制那一切!至高無上的地位,掌握萬物的主宰!

或許,她並不只滿足于只當一個眾神之一。

她希望能成為最偉大的神……甚至是,唯一的神!

我依然願意為她戰斗。因為我知道,我無法拒絕她的任何要求。當她希望我去戰斗的時候,我就去!她希望我流血的時候,我就為她流血!最後,曾經合力鑄造隆奇努斯之矛的眾神,品嘗到了他們制造出來的這把神器的威力。

在第二次神話戰爭之後,我們依然成為了勝利者。

戰爭結束之後,我以為這一切都可以結束了,我終于可以不用再面對那些事情,可希望可以從此安靜的和她在一起。

我不在乎人類對我的崇拜,我只希望安靜的和她在一起。

身為神級,我擁有近乎永琲漸糽R,對我來說,在這永琲漸糽R里,唯一的樂趣,就是和她在一起,看著她,聽她說話的聲音,看著她的眼睛。

可是……我卻並沒有想到,她已經改變了!

而且,是在很早很早之前,就改變了。

那一天,她把我帶到了這里來。

魔神被我們擊敗之後,就一直被封印起來。而當第二次神話戰爭結束之後。她對我說,雖然擊敗了那些其他種族的眾神,逼迫他們簽訂了誓約,遠離大陸。可是這些並不安全。因為,還有一個魔神的存在!

為了防止那些戰敗者垂死掙紮,偷偷的放出魔神,我們必須將魔神封印在一個他們找不到的地方。最後,我們選中了大陸西北最遙遠的雪山絕頂。在這里,她用神力開辟出了一個空間,一個神域。然後,她帶著我,進入了這個神域。”呢?”杜維已經在歎息了。

“再然後?”阿瑞斯仿佛在笑,不過笑聲里帶著深深的嘲弄:“她告訴我,要加固這里的封印。而封印一個強大的魔神,需要耗費很多的神力。我不願意看見她耗費,所以,我主動承擔了這些。我用了很多的神力,加固了這里的封印,使得這座通天塔,變成了我的神域的范圍。

可惜,就在我耗費了很多力量,已經感到非常疲倦的時候。

而在我耗費神力的時候,我把隆奇努斯之矛,交給了她拿著。可就當我做完了所有一切的時候,我剛轉過身來,迎接我的並不是她微笑的臉龐。

而是……

冰冷的槍尖!

我想……那個時候,我忽然明白了很多很多。

我仿佛忽然就想起了,當初我們擊敗魔神的時候,當她用匕首刺向魔神的時候,魔神臉上的那種表情,和那樣的眼神。

因為,我覺得,當時我的表情和眼神,也是一樣的吧。

甚至有些奇怪的感覺的是……當時我仿佛並沒有太吃驚她會這麼做。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從哪里來的。

我的心里,忽然想起了當初魔神被我們擊倒之前,看著她問她的那句話:

這些,就是你想要的嗎?

當時,隆奇努斯之矛刺穿了我的身體,然後,我並沒有抵抗,也沒有對她出手。

我只是,看著她的眼睛,也用同樣低微的聲音,問了她一句。

這些,就是你想要的嗎?想要的嗎?

杜維心中浮現出這句話的時候,忽然也覺得心中一陣酸楚,對這個阿瑞斯也生出了無限的憐憫來。神?

神也有如此的悲傷啊!

“她對你說了什麼?”

“她對我說了兩個對不起。”阿瑞斯輕輕的笑:

“她說:對不起,因為我很早之前就覺得無法再繼續面對你,因為每當面對你的時候,我心中就會生出對你的愧疚,也會想起他,所以我才不得不這麼做。對不起,更因為,我希望,這個世界上,從此,只有一個神的存在,那就是我。”

說完了這些,阿瑞斯緩緩道:

“我想,這些,就是她想要的。”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你是誰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奪取神格】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