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奪取神格】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奪取神格】


當阿瑞斯說完這些之後,杜維一直在沉思之中。

曆史的真相原來是這樣的?所謂的那些傳說之中的神,那些至高無上的存在們,也居然有這些讓人無言的隱秘……

那曾經“拯救”了人類的英雄,曾經用“隆奇努斯之矛”擊敗了強大的魔神的,人類最強的戰神阿瑞斯,此刻就在杜維的眼前。

那充滿了哀傷和絕望的語氣,就這麼活生生的存在于杜維的面前……這就是神啊!人類的神?!

原來如此!

原來如此!!

人類的世界,現在只知道“光明女神”,女神成為了人類唯一崇拜的神靈,也成為了這世界上唯一的主宰神靈。而曾經的男神阿瑞斯卻留在了這個地方,被封印萬年!

杜維想了一會兒,緩緩搖了搖頭:“我還是不明白。既然……她暗算了你,把你也囚禁在了這里……可是,魔神呢?為什麼我在這里沒有看到魔神?魔神去了哪里?!”的訴說之後,仿佛郁結在阿瑞斯心中的萬年的憂傷,得到了少許的發泄,他的語氣聽上去仿佛也不那麼悲傷了,所以,這位男神並沒有直接回答杜維地問題。而是先反問了他一個問題:

“人類,我問你,在你看來,神到底是什麼?”

“??”杜維無言的看著頭頂的水晶石里的人影,他認真的思索了一下,才回答道:“擁有至高無上的神力。創造世界?創造生靈?嗯……在我看來,神地力量,就好像是在自己的領域里,一切都可以隨著自己的意志而掌控……然後,創造或者毀滅,改變或者永琚K…”

“不不不,我問的並不是這個意思。”阿瑞斯緩緩道:“我問你,在你看來,神到底是什麼?或者我換一個說法:神是從哪里來的?”

神是從哪里來的?

這個問題,仿佛所有的宗教教典上。都沒有過確切的說法。

按照一般意義來說,幾乎所有的任何宗教學說,都認為:神是創造了世界的創始者,世界上地一切。天空。河流,山林,生靈,萬物一切,都是神靈創造出來的。可是……神靈又是從哪里被“創造”出來的?

仿佛這個答案從來沒有過。因為似乎神就是那麼永琲漲s在著。

或許,如果問這個世界上地任何一個人,回答都是這樣地。

可偏偏杜維不是,因為他畢竟擁有前世的記憶,曾經在前世。他是一個無神論的唯物主義論的信奉者。所以他很快就道:“我覺得。所謂的神,根本就不是什麼創造這世界的存在……阿瑞斯,或許當你的面。我這麼說有些不太恭敬。可是我覺得,雖然你們很強大,但是卻並沒有真正強大到能創造這麼一個世界的程度!所以,我覺得,所謂的神,也只不過原本也是普通地生靈,只不過,你們幸運地得到了強大的實力,高于普通生靈罷了。”

阿瑞斯笑了,他這次的笑聲似乎很滿意:“人類,不管怎麼說,你地回答很不錯。上一次,那個阿拉貢在這里也是這麼說的。的確……我們被稱為所謂的神,可是神這個稱呼,卻是那些普通的神靈喊出來的罷了。”

隨後他緩緩訴說:

“在很久很久之前,當這個世界還很年輕的時候,世界上就已經有了萬物和生靈了。有了各個種族,有人類,有魔族,有精靈,有矮人,有獸人,甚至還有一些現在你們所並不知道的其他的種族存在。而我,她,魔神,還有所謂的獸神,精靈神,或者是矮人神等等,在最初的時候,我們也只是普通的神靈,是普通的人類,是普通的魔族,普通的矮人,普通的精靈。只不過,後來隨著個人的機遇和發展,在普通的生靈之中,出現了一些強大的個體,這些強大的個體,領悟了力量的真諦,領悟的空間規則……”

聽到了這里,杜維腦子里立刻想起了白河愁所說的那個所謂的“河水里的魚兒”的那個理論。

他甚至聯想到了白河愁的身上。這個家伙,原本不就是普通的人類嗎?只不過他開始從一條普通的魚,變成了一只強壯的魚,能躍出水面,看到前方的河流規則,這個時候,他就達到了聖階。再後來,他越來越強大,漸漸的從一條河水里的魚,變得強大到了足夠走上河岸……

這就是突破!

走上神級之路的突破!

這個阿瑞斯也好,或者是上古存在的那些神靈也好,大概都是這麼過來的吧!

“開始的時候,我們領悟了規則,就認為已經是極限,是盡頭了。可到了後來,又有一些強大的個體,找到了新的突破,發現了原來僅僅只是領悟規則,懂得去利用,並不是真正的終點。然後,漸漸發展到了有的人可以改變規則,甚至是創造新的規則……力量,也就越來越強大。甚至在達到了更高的境界之後,我們可以擁有漫長的生命!遠遠比普通生靈要漫長得多的多的生命!

于是,漸漸的,我們成為了普通生靈眼中敬畏的存在,我們擁有在普通生靈看來無法去理解的力量,我們擁有在他們眼中永琲漸糽R,因為我們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甚至達到了可以用自己地一己之力而改變很多很多人命運的境地。甚至已經超越了普通生靈能想象的范圍……

所以,在他們的眼中,我們這樣的存在,就變成了必須被尊敬和畏懼的偶像。

而且,隨著漫長地歲月,普通的生靈們經曆出生。死亡,一代又一代。而我們卻一直存在,這樣就更讓他們無法理解,也更加敬畏。

而隨後,在普通人的眼中,他們就錯誤的認為,似乎我們是真正的永琚C

雖然我們擁有強大的力量,但是我們並不是真正的創造世界的存在,我們也只不過是從普通人進化而成的。我們也有自己的思維和情感。所以各個種族出生地強者,依然會不自覺的去照料自己原本的種族。

漸漸的。那些種族,就把照顧自己種族地同族之神,當成了保護自己種族地守護神……而且,在漫長的歲月之後。一切都變成了傳統。

仿佛我們生來就是存在的。生來就是高高在上的。而這些神,也是有欲望的,有邪惡的一面,有善良的一面,有虛榮的一面,等等等等……”

“我明白,你們也只不過是人而已,只不過比普通人強大,強得太多太多罷了。”杜維淡淡道:“那麼按照你這麼說。所謂的神靈。只不過也只是比聖階強更強大地人罷了。對吧?所謂地神也只不過是擁有了自己的領域而已。”

“不。”

出乎意料的,阿瑞斯卻否認地杜維的說法:“這次你的回答錯了。你以為達到了領域級別,就是神了嗎?我告訴你。還差了一些,而且差的還不少呢!”

杜維皺了皺眉,然後安靜的聽阿瑞斯繼續訴說。

“正如你說的,我們只是一些特別強大的超過了普通人極限的人而已。可是,一個人就算再強大,也是有限的。哪怕你能達到領域級別,也只能創造出自己的領域,在你自己的領域里掌控一切罷了。可是,你的領域能有多大的范圍?一百步?一千步?一萬步?”

杜維說不出話了。

因為神話傳說之中,任何一個神靈,都似乎擁有可以毀天滅地的力量。除非,你們的力量強大到,支撐出來的領域范圍,將整個世界都覆蓋在了其中?”杜維說完之後,卻自己就立刻搖頭:“不會,我覺得似乎沒有那麼強大。”

“的確沒有,就算是再厲害的領域強者,也無法將自己的領域擴大到將整個世界籠罩在其中。所以……領域,並不是真正的神級。”

“那到底還差在哪里?”杜維忍不住就問了出來。

“神格!”阿瑞斯的聲音似乎有些神秘,他說出了一個杜維並不陌生的詞語。

杜維當然聽說過這個詞語,不過這個詞語的意思似乎從來都是那麼含糊不清。

幸好,現在在杜維面前,有一位真正的神靈,可以為他解答這個問題了。“當一個人的力量已經強大到了極限的時候,我們只能尋求其他的力量來源。”阿瑞斯緩緩道:“我想你既然達到了領域級別,那麼你應該明白,所謂的領域力量,掌控規則,這力量並不是來源于肉體,而是心靈。是精神意識空間的力量!是一種精神力。可是,一個人的力量再強大,也總有一個極限存在。所以,最早的領域強者----我並不知道誰是第一個發現的,不過在我看來,應該是魔神第一個突破的。這個突破的方法,就是信仰和宗教!

利用信仰,利用宗教----或者說,就是利用普通生靈對我們的崇拜。利用那些心中最對我們最虔誠的生靈對我們的崇拜對我們的奉獻。當一個人內心充滿了虔誠和狂熱的時候,他的精神力量就會變得比普通時候強大。而這個時候……我們會張開自己的領域,把這些信奉我們的普通生靈,籠罩在其中。

然後,你應該知道。當你的領域空間張開的時候,這領域范圍之內。一切都是你掌控地!而這些信奉里的普通生靈,因為崇拜和虔誠而升華出來的精神力,也能歸你所有!

而我們要做的,也只是利用他們的力量!

將千千萬萬的生靈地信仰精神力收取起來,集中到一起,最後收為己用!

從最初的積累。到後面越來越多,越來越龐大,那麼,你的力量就會越來越強大……這,就是所謂的神格!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說,身為一個神靈,如果信仰他的普通生靈越多,信仰越堅固越虔誠越狂熱,那麼這個神靈的力量就越強大!因為他擁有的神格也就越強大!”

杜維聽到這里。忽然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句,冷笑道:“那麼如果一個神靈,沒有了普通生靈的崇拜和信仰,那麼力量就變得弱小了。對吧?”

阿瑞斯仿佛默認了。杜維心中就冷笑了一句:強盜!

“這是一個循環。你張開領域。得到領域之中信奉里的人地信仰之力越多,你的力量就得到增強,然後你的領域就可以變得越大。而領域越大,能覆蓋范圍之中的生靈就更多,就能繼續吸取到更多地信仰之力……就猶如滾雪球,越滾越大。你要做地,就只是把這些信仰之力全部儲存起來就可以了。這樣,所謂的神的力量,自然就是強大得超和想象。相比之下。領域級別的強者。才只不過是剛剛摸到了門檻而已。”

杜維聽到這里,哈哈一笑:“我現在已經是領域強者了。難道你不怕告訴了我這些,當我出去之後。也利用這個辦法增強自己的力量,而變成一個新的神?”

阿瑞斯似乎很平靜:“你還做不到。因為你雖然是領域了,可是你並不懂得如此吸取信仰之力。你不懂得如此建立自己的神格。而這點,我也無法告訴你的。”

“我明白。”杜維仿佛笑了笑,笑得有些嘲弄:“你們是一群生活在金字塔頂端的存在,金字塔地頂端,原本就應該只屬于少數地。原本的存在者,當然不會希望出現新的家伙來搶奪原本就已經並不寬敞地位置!”阿瑞斯笑了,他笑得很平和:“或許從前我的確會這麼想,可是現在,在這里經曆了一萬年的囚禁歲月,你認為我還會這麼想的嗎?人類……”

“我叫杜維,你可以稱呼我的名字。因為當你叫我人類的時候,我並不喜歡這個稱呼。那樣會讓我感覺你仿佛真的是什麼神……說到底,你也不過就是一個力量比我強大,活得時間比我長一些的人而已。”

“好吧,杜維。”阿瑞斯似乎很平和:“那麼我要對你說的是,並不是我不願意告訴你如何建立神格,而是,這是一種境界的領悟,不是可以說出來的。需要你自己去領悟,你才能真正的明白……言語,是無法描述那種感覺的。”

“好吧,我接受這個解釋。”杜維點頭:“可是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魔神不在這里……這個問題,和什麼是神有關系嗎?”

“有關系。”阿瑞斯道:“現在你知道了神也只不過是人,也有人的欲望和情感。那麼你就可以以人的方式來想象我們的思維方式了。”

杜維在聽。

就聽見阿瑞斯的聲音緩緩道:“當那天,她忽然用隆奇努斯之矛刺傷了我之後,我心碎絕望,被她囚禁在了這個通天塔里。而外面……那個奧斯吉利亞和那個精靈,也是魔神的屬下,也被一起囚禁在了這里。只不過差別是,他們只是聖階,而通天塔的范圍是領域,他們是無法進來的。所以,這一萬年里,他們都只留在外面,並不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甚至不知道,魔神早已經離開了這里了!

只因為,當我被女神也打傷關在通天塔里之後,剩下的時間里,我和魔神被一起留在了這里,我們兩個原本是仇人的對手,在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我們兩人的心,都發生了變化!

發生最大變化的是魔神!

他是一個強者,他深深的愛上了一個女人。然後他被愛情背叛……

在最初地絕望,傷心,痛苦之後,如果是普通人,那反而幸運,因為可以一死了之……可是到了我們這個境界之後。就連想死,都是一種很難做到的事情了。

所以,在經曆一段時間的痛苦之後----可即使是再大的痛苦,也總有漸漸平靜的時候,當他平靜下來之後。很自然的,按照人地思維方式,在經曆了痛苦和絕望之後,最後,這所有的情緒,最終轉化成了……”

“仇恨!”杜維冷冷的接了一句。

“是的。是仇恨。”阿瑞斯淡淡道:“他愛的很深,恨的也非常強烈。而我,我也被那個女人傷害了,欺騙了。利用了。所以。我的心中也有恨!而在這種情況下,將兩個被同一個女人欺騙的男人,關在一起,你覺得,我們還會繼續互相仇視嗎?”答案很顯然了。

最初兩人就算仇恨,可是在一起關的時間長了,終究是慢慢會淡化的。甚至還很可能生出一種“同病相憐”地可能。

“然後,在一個偶然的機會下,我們終于溝通了。最後。我們達成了一項和解。而和解之後,我們兩人共同的心願,就是報複阿瑞斯的語氣有些無奈:“可終究。他還是比我強。哪怕是他地心,也比我強硬地多……或者是因為,他受的傷害比我更深吧。我雖然也很想複仇,可是我卻更加不想再面對她了。所以我們最後達成了一個協議……由他出去報複!而我,留在這里。”

“出去?”杜維心里一動。

“是的,出去!”阿瑞斯笑著,他的笑聲越來越大,帶著一絲嘲弄:“她雖然欺騙了我,在這里暗算了我,可是她卻仿佛也留下了一個破綻。因為,當初為了消耗我的神力,然後趁著我虛弱的時候暗算我,所以,在這里施展神力布置封印,是由我來完成的!這里的封印的加強是我親手布置下地。所以,雖然我也被她暗算了,可是我仍然可以想出辦法把他放出去!只是可惜,我卻需要代替他被囚禁。

那個封印,就有這麼一個唯一地破綻。所以,最後我放了他出去。

而他,離開之前,對我發誓,他一定會完成複仇……而且,有朝一日,他會親自把那個女人擊敗,然後把她帶到這里來,然後……讓她也品嘗一下被囚禁的滋味!

我對魔神的要求只有一個……”

阿瑞斯說到這里,聲音變得冷酷:

“我要她來陪我!”應再遲緩,他也聽出了這句話之中飽含著無比濃烈的恨意!

可是,杜維卻依然忍不住問了一句:“那麼,過了一萬年了……似乎,魔神並沒有成功啊。因為我來自外面的世界,現在在外面的大陸上,你的那位老情人,可是被全人類尊稱為光明女神而且依然是這個世界唯一的主宰,唯一的至高無上的存在啊!而被你放出去的魔神,似乎並沒有什麼消息。甚至都沒有他出現的痕跡……就連曆史,也被女神完全篡改了。現在的人類的曆史上,仿佛根本連魔族存在過的痕跡,都完全沒有!如果不是我恰好認識一個從北方跑到大陸來的精靈,我都不知道曆史上還有什麼神話時代!”

“這並不奇怪。”阿瑞斯淡淡道:“一萬年而已。要知道,在將我們兩人都囚禁在這里之後,女神的實力已經得到了巨大的增長,就算是魔神從這里出去了,也不是輕易能擊敗她的!”

“難道魔神不是最強大的神嗎?”杜維皺眉。曾經是。”阿瑞斯的聲音有些無奈:“因為……”

頓了一下,他才無奈的歎息:“當她把我們兩人暗算了囚禁在這里之後,她趁著我們虛弱的時候,用她的神力,奪去了我們大半的神格!”

奪取了……神格?!走過了三千六百五十層台階之後,薇薇安和艾露,跟在精靈王落雪的身後,來到了雪山絕頂的那個巨大的廣場之上。

而看著空蕩蕩的廣場,薇薇安不由得有些焦急:“落雪先生……杜維他,他,他到哪里去了?你,你不是說,他,就在,山上嗎?”

落雪靜靜的沒有說話,眼神仿佛已經越過了廣場,朝著那遠遠的前方,巫王寶座的方向之後看去……

艾露卻忽然臉色一變:“難道……他們一起去了老師修煉的山洞里了?!”

隨著艾露的手指方向,薇薇安朝著遠方看去。

而這個時候,遠遠的,白河愁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精靈,為何去而複返?難道你心里對戰敗不服氣,還想再來試試嗎?”

落雪淡淡道:“白河愁先生,我只是遵守我曾經說過的話,我和杜維約定的時間還有三天……我只是決定陪著杜維的妻子上山來,而且在這里等到我們約定的時間結束為止……我對您的實力,並沒有任何疑問。”

白河愁的聲音沉默了會兒,然後輕輕傳來:“那個小杜維的妻子?哼,既然這樣,你們一起進來吧。”

頓了一下,聲音變得冷酷了下來:

“艾露!你給我就留在外面!在我沒有其他的吩咐之前,你就給我站在那里吧!”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萬年悲傷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缺月五光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