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碧落無雙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二章 碧落無雙


這句話已經足以讓杜維吃驚了!

魔神帶走的?

計都羅喉瞬獄箭,原本是精靈族大神的神器?後來被魔神帶出了這里?

可是,這麼一件東西,既然是落入了魔神的手里,怎麼會又流落在人間?杜維當初可是隨隨便便就從一個大皇子手下的小角色手中搶過來的啊!

可是,這還沒完呢!

阿瑞斯居然又繼續說道:“說來真讓我驚訝……這一萬年來,上一次,那個阿拉貢來到這里的時候,這柄弓,當初可是在他的手里的!上一次那個阿拉貢來到這里的時候,也正是因為他隨身挾帶了這件神器,所以才能離開這里——可是,為什麼這把弓,先是被魔神帶出去,後來又落入了阿拉貢和你的手里?”

這個問題,杜維是回答不了的,所以他只好很老實的說了一句話:“我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嗯,當初阿拉貢也是對我說,這把弓是他無意之中得到的。”阿瑞斯歎了口氣。

幸好,萬年的囚禁,使得他的耐心實在很好,既然得不到問題的答案,他也並不強求,只是看著杜維手里拿著的“計都羅喉瞬獄箭”……杜維明顯能感覺到。頭頂上地水晶里,阿瑞斯射下來的眼神仿佛飽含著什麼含義……

畢竟,這件東西,當初他可是准備拿去送給女神的。

過了好久,他忽然開口道:“杜維,你知道這計都羅喉瞬獄箭。是怎麼使用的嗎?”

杜維愣了一下:“我覺得這把弓,使用起來非常順手,似乎就是專門為了我這種不擅長武技的魔法師准備的。只要魔力強大,就能施展出強大地力量……”

“呵呵。”阿瑞斯笑了笑,然後他解釋道:“計都羅侯瞬獄箭,是屬于精靈族大神的武器,也是真正的神器。精靈族天生就是一個擅射的種族,使用的武器是弓箭並不奇怪。而且,精靈族擅長魔法,所以這柄弓是用魔力來驅動的。可是。精靈大神畢竟不是普通的精靈族強者。雖然精靈族的武技方面,相比獸人的力量強大,人類的綜合水准平衡來說,精靈族地武技是弱項。不過精靈大神在使用這把長弓的時候。也創造出了一套專門用來使用這把長弓近戰的武技!我想你應該能看出來,這把弓的造型和普通地弓箭有很大不同吧。”

杜維立刻就點頭。

地確,這計都羅喉瞬獄箭的長弓之上,兩端如月彎的弓角都是金屬邊緣,上面還有彎彎長長的倒刺,都是鋒利的刃!

可以想象的,這麼一柄長弓,不但可以用來遠程攻擊,而且在近戰的時候。必定還有一套專門配備的武技!

根據這把弓的狹長彎曲地造型。可以想象地,這套配套的武技一定是以輕盈的風格為主,尤其是適合使用這種狹長彎曲帶刃地兵器。

果然。阿瑞斯說到了這里之後,輕輕道:“雖然精靈族的武技一向並不出眾,但是當年的神戰之中,精靈神的這套獨創出的武技,連我也不得不感到敬佩的。這個家伙的確是一個天才,他知道精靈族的弱點,就想方設法的做了彌補……我甚至可以說,當初,僅僅是因為計都羅喉瞬獄箭,這把長弓的材料,在打造的時候,比之前的隆奇努斯之矛和缺月五光鎧要略微差了那麼一線。而且,精靈神為了保密,對這套武技也秘而不宣,沒有像打造那兩件神器的時候,和其他的神交流過。也沒有得到其他神的神力祝福。所以,這把弓從神力的屬性上來說,只擁有精靈族的神力……相比另外兩件,要略微差了一點。不過即使是這樣,我也非常佩服精靈神創造出的那套武技,的確是非常犀利,當初和我一戰的時候,我縱然手里有隆奇努斯之矛,也應付得很吃力,勉強戰勝了他而已。”

說到這里,阿瑞斯停頓了一會兒,緩緩道:“杜維,之前你來到塔里的時候,你的肉身已經非常殘破了,我發現你的身體非常脆弱——雖然你的身體,想必普通人來說已經很強悍了,可是對于你擁有的領域級的力量來說,你現在的身體強悍程度,根本無法承載那麼強大的力量!也就是說,在你的身體得到突破之前,你一旦使用出領域來,很可能就是會爆體而死!所以,我在治好你的時候,已經查看過你的身體,我能感覺到你的精神力的強大,想必你是一個人類魔法師吧。可是,我必須告訴你的是,如果你想成為真正的領域強者,想真正的自如的使用你的領域,你必須加強體魄的修煉!

修煉之道,在開始的時候,總是分為兩條道路,一是注重精神力的修煉,也就是魔法系。另外一條則是對體魄的修煉,也就是武系。可是,到了最後,當修練到一定境界的時候,你才會發現,如果只是單純的一系達到了頂尖,並不能成為真正的強者!

如果只修煉單純的一系,最多只能修練到聖階而已。再往上,就是不可能的了。

而領域級,才是步入神階的一個最最關鍵的門檻。擁有強大的精神力,是你可以驅使和領悟領域力量的鑰匙。而強悍的體魄,則是你能承受那種力量的基礎!兩者都很關鍵,缺一不可的。”

杜維歎了口氣:“你的意思是,魔武技雙修了?”

杜維忍不住就繼續道:“可是在大陸之上。幾乎凡是有一點兒見識地高手,都認為,人的精力有限,兩系雙修,不如集中精力去修煉一條路線,或許才能有所成就。一般來說,魔武雙修的家伙,全部都是修了一個不上不下不倫不類而已。”

“哼,如果是這麼簡單,人人都可以做到的話,豈不是大陸上遍地都是神階強者了?”阿瑞斯淡淡一笑。

杜維點頭:“好,多謝你的贈言,我一定會注意去修煉體魄的!我可不想再下次使用領域地時候,爆體而死了。”

“所以,我還要多贈送你一些東西。反正我留在這里。這些東西,被一起掩埋在這里,還不如交給你帶出去好了。”阿瑞斯的聲音有些落寞,隨後。杜維就感覺到手里一熱。低頭看去,發現手里已經出現了一塊標准的六邊形狀的棱角分明的紅色寶石!

“這是一塊魔力記憶寶石……你只要用力捏住它,然後注入一絲魔力,就可以打開我儲存在里面的訊息了。”阿瑞斯笑道:“這里面是我當初儲存的一套專門配合這把長弓使用的,精靈大神的那套獨創的武技……嗯,精靈族喜歡一切美麗地東西,所以它們這個種族,一切東西都喜歡弄的極其華麗。所以,這套武技也是一樣。這套武技不但犀利。威力強大,而且動作都是很輕盈飄逸,在我看來。恐怕更像是一套美麗的舞蹈。而且,它也有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叫做弓月舞。”

杜維愣了一下,隨後又聽見阿瑞斯緩緩道:“這套弓月舞還有一個特殊地功效,就是長期修煉它地話,可以飛快的增強你的身體的體魄!效果極其巨大!當初在神戰的時候,精靈大神的肉身是眾神里最脆弱的一個,所以它才會別出心裁的弄出這麼一套東西來彌補自己的弱點。不得不說精靈族地智慧是讓人佩服地。這套弓月舞的確非常有效!你今後多多修煉,你的肉身也會飛速地變強的!”

杜維試著捏住紅寶石,注入了一絲精神力之後。果然,就看見紅色寶石之上,出現了一束光柱,光柱之下,就仿佛投影一樣,一個清晰的微型人影出現在眼前,那個人影身材纖細飄逸,手里握著一柄如彎月一般的長弓,正在上下翻飛,揮灑自如。每一個動作,都仿佛已經將這把長弓的形狀和弧度彎曲利用到了極點!

猛的看去,只見動作說不出的輕易飄灑,宛如舞蹈一般,而仔細看去,卻只見每一下動作,都犀利之極!如果再帶上斗氣的話……

更讓杜維吃驚的是,這投影下的人影,每一個動作,每一個細節,身體或者舒展,或者扭曲,卻幾乎全部都達到了人體的極限!

不,或者說是已經超越了人體的極限!

那根本就不是人能做出的動作!

杜維心里忽然生出了一個熟悉的念頭來:

因為在他看來,如果把星空斗氣的那套入門的動作,和大雪山體術,兩套東西聯合起來之後,仿佛就和這套“弓月舞”非常相似了!只不過,弓月舞卻把兩套動作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將其中的威力,全部施展了出來!!

想到這里,杜維立刻就脫口道:“這套弓月舞,當初你是不是也教會過阿拉貢?”

“不錯。”阿瑞斯的回答果然沒有出乎杜維的意料:“當初,阿拉貢帶著這把弓進來,我知道了這把弓在他的手里,也問了他是從哪里得到的,可是他也是無意之中得到的。所以,我為了不讓這把神器荒廢在他的手里,就把這套弓月舞教給了他。”

難怪……

杜維點了點頭。看來,那星空斗氣的入門動作,大概也是阿拉弓從這套精靈神的“弓月舞”里分化出來的吧。

杜維在想著心事,可是卻沒有察覺到,上面的水晶里,阿瑞斯卻忽然沉默了下去。

此刻,阿瑞斯似乎也正在猶豫,不過終于,這位人類的男神仿佛下定了什麼決心一樣。

“杜維……”

只聽這位男神緩緩道:“除了……弓月舞之外。其實,這把長弓,還有兩式絕招。你知道不知道?”

“不知道。”杜維搖頭。

他隨後就道:“我只知道,用魔力驅使這把弓,非常有效,而且威力很強大!還能射得極遠!這弓上原本就有一個我根本無法看懂地魔法陣。即使這把弓已經在我手里有一段時間了,我依然無法參透這個魔法陣,只摸索出了如何使用它,卻依然無法明白它的原理。”

“你說的,射得遠,威力巨大……嗯,看來你說的大概是這兩個絕招之一了,名字叫做星墜。”

星墜?

杜維心中想了想,這名字倒是很貼切。自己每次使用的時候,那射出的光芒。當真就猶如一朵從天墜落地流星一般!

可以說,這計都羅侯瞬獄箭,已經成為了杜維的殺手锏之一了。

“星墜,這一招。當年在精靈大神的手里使用出來的時候。配合著它的神力,一箭射出,甚至能撕裂空間,射穿對手的領域!!如果是遇到了力量沒有達到神級的家伙,哪怕對手是領域,一箭就能把對方的領域射穿崩潰!就算是當年我們大戰的時候,它的一招星墜,就連我也不敢用自己地神域去硬抗。”

阿瑞斯說到這里,聲音卻又變得低沉遲緩了下來:“可是……這一招星墜還並不是這把弓的最強的絕招。”

“還不是?”杜維心中砰砰跳動起來。

連領域都能射穿。還不是最強絕招?

阿瑞斯一聲歎息。他的歎息聲幽幽地,似乎沉湎于一種記憶之中,過了好久。他才緩緩道:“我記得,當年,精靈神那個家伙,是一個心里極驕傲地家伙。精靈族天生的驕傲,似乎在它的身上發揮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它是一個精靈族至上的奉行者,認為世界上的一切生物種族,只有精靈族才是最聰明最驕傲最高等最智慧的種族。所以,它認為,精靈族的一切,都應該比別人強!

尤其是這把神器長弓。它一個人獨自制造了出來,並沒有告訴其他的人,甚至連它地盟友都隱瞞了。因為在見識了隆奇努斯之矛地強大威力之後,這個驕傲而瘋狂的家伙,立志要獨自打造出一把神器來,以它一己之力,要強過眾神祝福的隆奇努斯之矛!

這個念頭實在很瘋狂。畢竟隆奇努斯之矛,是眾神共同注入神力祝福地。可是這把弓,卻只是它一個人打造的。

可是,就連我也不得不承認……雖然這把弓的材質沒有隆奇努斯之矛和缺月五光鎧那麼堅硬強悍,甚至雖然它的弓月舞這套武技也有獨到之處——可畢竟如果是拼武技的話,還是不如隆奇努斯之矛的。那星墜也是威力強大,但如果對手是神級的話,星墜這一招,還是能抵擋的。

可是,我必須要說,雖然有這麼多不足,可是從某一個方面來說,這把神器長弓,卻真的已經超越了隆奇努斯之矛”

超越了“隆奇努斯之矛”?

杜維怔了怔。

一直以來,哪怕是面對阿瑞斯這種傳說之中的神,在他的口中,當初連魔神的身體都能刺穿的隆奇努斯之矛,絕對是當之無愧的“最強神器”!

可是現在,阿瑞斯卻親口承認,這把計都羅喉瞬獄箭,從某一個方面,超過了隆奇努斯之矛?

阿瑞斯的聲音很低沉,充滿了一股沉痛和愧疚的味道。

“當年,在第二次神話戰爭的尾聲。人類已經占據了絕對的上風,將精靈族和獸人矮人的聯軍,驅趕到了北方的森林里了。

大陸的四分之三的土地都被人類占據了。

可是那個時候,我卻已經對無休止的戰爭感到厭倦了。

整整一百多年時間,我們和魔族打,打完了魔族,又和曾經的盟友打。

更重要的是,在戰爭的後期,我已經明顯的感覺到了女神的變化。

我,開始厭戰。

在我們幾位眾神之間,一直有一個互相之間地約定。哪怕是互相站在敵對的立場,大家也一直都是堅守這個約定的。畢竟,神的壽命是近乎無限的,而且甚至無法死亡……在漫長的歲月里,可以說,我們幾個神級地強者。是唯一的“熟人”了,不管是敵對還是友好,我們都會在漫長的歲月里一直的相處下去。

所以,大家都願意遵守那個約定。

這個約定的名字叫做“神憐世人”。

內容也很簡單,只有一條,就是:無論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盡管我們各自守護著各自的種族。可是站在神的立場上,即使信仰我們的普通的生靈,種族之間發生了戰爭和厮殺……我們之間可以有戰爭。但是有一條:神靈不可以向普通的生靈出手。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給各自地種族提供幫助,但是卻不能直接幫助他們去參戰。

即使在第一次神話戰爭之中,我們眾神也只是參與了和魔神的戰斗。在各族和魔族的大陸戰爭之中。我們並沒有直接出手。

第二次神話戰爭也是如此。我們只能站在各自的種族背後給予他們幫助,卻不能直接出手去屠殺普通地生靈。

因為神級地強者的力量,面對普通生靈的時候,那就是一場赤裸裸的,毫無意義的屠殺。

所以,大家都願意遵守這個約定。

可是,在第二次神話戰爭的末期的時候,精靈族和矮人族獸人族,形勢發生了危機。他們已經瀕臨絕境之後。終于,精靈神第一個撕毀了那個約定。

在最後的一戰之前,它親自走到了台前。直接幫助精靈族的軍隊,向人類地聯軍出手了!

這是第一次神靈在普通生靈地戰爭之中直接出手。

也是精靈神在制造好了這把弓之後,第一次拿出來使用!

而這一次的結果,帶給人類的,幾乎是災難性地場面!”

說到這里,阿瑞斯忽然停住了訴說,反問了杜維一句:“杜維,你知道,現在人類的魔法之中,能施展出來的最強的禁咒,大概能有多大的威力?”

杜維想了想,就道:“禁咒魔法嗎?嗯……我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過,不過據說,現在人類之中最強大的魔法師,如果使用禁咒魔法,威力最大的,可以直接毀滅一座城市!如果是聖階之上的強者,差不多也是這樣吧。”

“不錯,哪怕是聖階強者,甚至是領域強者,施展強大的魔法,威力最大也不過就是類似于禁咒的規模。畢竟,聖階強者之所以強大,主要是境界,領域強者也是如此,強也只是強在了對規則和境界的掌控。單純的力量,其實差別未必就很大。”阿瑞斯緩緩道:“就算是我們神級強者直接向普通的生靈出手,用最大規模的殺傷性的魔法,也不過就是多釋放幾個禁咒罷了。地動山搖,山崩地裂……這也就是極限了。

以我們的神力,親手將一個城市從地面抹去,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就連我,開始的時候也沒有想到,這把計都羅喉瞬獄箭的大規模殺傷性,會那麼強!”

阿瑞斯的聲音異常自責:“當初,精靈神會在最後一戰之中親自出手,原本我應該有防備的。但是我已經厭倦了戰爭,那一戰之前我甚至就已經離開了戰場。

而那一戰,原本人類的大軍,早已經在大陸之上確立了優勢,人類的軍隊,集結了超過兩百萬的軍隊,決定以最後這一戰,直接將對手的聯軍粉碎和滅亡!就連人類的領袖也明確的表明,要畢全功于一役!可以說,人類在這一戰之前,幾乎已經把戰爭動員做到了極致了!幾乎拿出了他們全部的軍隊。

近兩百萬的軍隊,加上無數在後方的民夫,超過了兩百四十萬的軍隊,越過了大陸的北方,一起朝著森林里去圍剿躲藏在北方森林深處的精靈族和其他各族的殘留部分。

杜維,我問你,現在的大陸之上,北方的地形是什麼樣的?”

杜維立刻就道:“北方……大概是一片平原。而最北地地方,則是冰封森林,那片冰封森林大得離譜,恐怕得有兩個行省那麼大吧。”

阿瑞斯苦笑了一聲:“可是,在一萬年前的神話時代,大陸北方的地形可不是這樣的。

你說的那個冰封森林。其實當初的面積遠遠比今天你看到地更大!當初在大陸的北方,是一大片巨大無比的森林!廣袤無邊!東到海岸,西到乞力馬羅山脈,都是一片巨大的綠色森林!這片森林的面積,是你今天想都無法想到的。如果按照你的說法,大概從前的那片森林,應該比現在剩下的冰封森林還要大上四倍左右吧!”

四倍?

杜維心中飛快的算了一下。冰封森林地面積,大約有帝國的兩個行省那麼大。四倍的話……

豈不是說,在遠古時代,大陸的北方。八個行省地面積地土地,都是森林?!

“那個時候,森林是屬于精靈族的,是精靈族的領地。當然是非常龐大的。”阿瑞斯苦笑道:“戰爭的後期。其他種族都被人類驅趕到了北方的森林。而最後一役的時候,人類的兩百萬的大軍,在長達四百公里地漫長地戰線,一路推進森林里。往北圍剿而去。而那個時候,精靈族的祈禱之後,精靈神親自出手了!帶著它剛剛打造出來的這把神器……”

“然後呢?”杜維心里已經預感到了一些了,不過他仍然問道。

“然後?”阿瑞斯仿佛笑了笑:“然後,就是你今天看到地大陸北方的地形了!”

他輕輕的歎了口氣,緩緩道:

“面對如螞蟻一般湧來的人類的大軍。精靈神只是拿出了它新打造好的神弓。然後往天空射了一箭!後來我才知道。這是它的兩個絕招之一。

如果說,那個星墜和弓月舞,都是一打一時候的絕技的話。那麼這一招,則是把大規模的殺傷性,發揮到了連神級強者都無法做到的極致!!

當那天,精靈神往天空射出一箭之後,每個人都能看見,仿佛有一道紅光,從它的弓弦下射出,然後將天空都戳出了一個窟窿。

再然後,就是滿天遍地的天火!

無數綠色的火焰,從天空之上的窟窿里流淌了下來,鋪天蓋地,猶如億萬朵綠色的流星一樣,就好像……天空下了一場綠色的暴雨!

而且,那暴雨,一下就是三天三夜!!!

那綠色的火焰,落在地上之後,可以將所沾染的一切東西,凡是稍微沾染到,就會立刻燃燒起來。哪怕是石頭,也會燒上三天三夜而融化!

至于最後……就是你現在看到的樣子了!

大陸的北方,原本是廣袤無邊的森林海洋,結果在三天三夜的漫天綠火之後,整片森林,幾乎就這麼被直接從大陸的北方地面上抹去了!

原本的綠色海洋,變成了大片大片一望無際的焦土!!”

杜維只覺得頭皮發麻了!!

那可是相當于八個行省的面積的土地啊!!!

現在的禁咒,能一次毀滅一個城市,已經是難以想象的威力了!

一次性將八個行省面積的土地抹平!這是什麼樣的毀天滅地的力量?!

“那一次,人類的軍隊受到了慘重的打擊,集結的兩百萬的人類大軍,都進入了北方的森林,在漫天遍地的三天三夜的綠色天火之下,絕大多數都被焚燒成了灰燼!隨著森林一起,被從大陸上抹去!

而最後,兩百萬的軍隊,從北方逃回去的,據說只剩下不到三十萬。而且,其中還是有一些,因為原本就是人類之中的強者,擁有強大的斗氣和魔法,才能在三天三夜的天火之中保全自己。

可以說,這一招,如果從威力上來說,或許沒有星墜或者弓月舞那個強大。因為根據那次的事情,大約擁有相當于你們現在人類五六級以上的實力,是要能釋放出斗氣,就能勉強抵抗住那大規模的殺傷性的力量。

可是,畢竟絕大多數生靈,是沒有施展斗氣或者魔法的本領的普通人!

這神弓的另外一個絕招,就是擁有無可比擬的“大規模大范圍的殺傷力”!從覆蓋的殺上范圍來看,恐怕沒有任何一個神級的強者能做到這一點!就算是當年的魔神,也做不到!”

杜維忍不住癡癡的看著手里的長弓。

這把美麗的近乎妖異的華麗長弓,居然曾經沾染了那麼多人的鮮血?!居然是一個一舉就屠殺了百萬以上生靈的凶器?!

“精靈神的這第二個絕招,名字就叫做碧落無雙——一個很美麗的名字,可惜卻太血腥了。”阿瑞斯歎了口氣:“杜維,最後我才不得不親自出手去對付精靈神,靠著隆奇努斯之矛,才戰勝了它。所以,這碧落無雙也連同這把弓一起落在了我的手里……你,想不想我教給你?”

杜維一聽,心中怦然而動!

碧落無上?

能一舉屠殺無數的超級大規模殺手锏啊!!

想必什麼“星墜”或者“弓月舞”之類的,單打獨斗固然是厲害無比。可是,來自前世的杜維才知道。大規模殺傷性的力量,才是王道啊!!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缺月五光鎧】    下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巫王一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