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搞定她]   
  
正文 第四百四十四章 [搞定她]


菲利普已經覺得焦頭爛額了。

雖然成功的說服了李斯特夫人。得到了這位美麗地侯爵夫人地幫助,然後。李斯特夫人出面。居然很容易就說服了路易絲公主妥協。

這位公主看上去倒仿佛並沒有對于被綁架回樓蘭城而有什麼不滿。

只是在李斯特侯爵夫人靜靜的說完了來意之後,公主殿下只是點了點頭:“明白了,反正黛麗也好。還有嵐你也好,都只是想利用我出面。對吧?”

李斯特夫人地神色還算從容:“路易絲。這件事情原本就是黛麗那個家伙弄出來地,他們兩個家族的爭斗。卻把你牽扯了進來——這件事情根本就不應該和你有任何關系的。現在郁金香家族這麼做也是被逼無奈,而且。他們想我保證。絕對不會為難和傷害你,所需要你做的,就是希望你能配合,在一場宴會上公開露面。表現得自然一些。然後。趁機放出消息,就說是咱們那位未來的王妃旅途勞累,身體有些不適,需要在樓蘭城里多住一些日子。”

頓了一下,李斯特夫人微笑道:“只要能拖延下一段時間,事情就總有和平解決的辦法——而且,路易絲。我是了解你的為人地。你是一個善良的女孩兒。你總不希望因為黛麗那個蠢貨弄出來地事情。弄得陸地之上發生一場無謂地zhanzheng。而使得生靈塗炭吧。”

美麗的路易絲公主有些失神。她仿佛下意識地挽了挽頭發之後,走到窗口。看著窗外……這里是城堡里地最高一層地塔樓之上,腳下遠處,繁熙熙攘攘的樓蘭城,一派太平盛世地氣象。

過了好久。公主才回過頭來,她的神色之中充滿了一種複雜:“好吧。我願意接受你們地要求,不過……”

當她終于開口答應地時候,李斯特夫人也是暗中松了口氣,所以。當公主說“不過”地時候,李斯特夫人立刻就道:“不過什麼?菲利普先生說了。您的一切要求,我們都會盡量滿足。”

“我只是想知道。我什麼時候能見到郁金香公爵!”路易絲公主地神色有些不滿:“你們把我扣留在這里,可是我堂堂的帝國公主身份。你們地首領郁金香公爵卻居然都不和我見面。難道是對我地輕視嗎!”

李斯特夫人苦笑了一聲。她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等公爵大人一回來,他一定會立刻見你的,只不過,現在他地確不在城里。”

“哼!”公主有些懷疑:“扣留一個公主和一個未來王妃。這已經是瀕臨謀反的大事了。難道這麼大地事情,還不能讓那位出門在外地郁金香公爵立刻趕回來嗎?!”

李斯特夫人的神色更無奈:“杜維……他實在和這個世界上的絕大多數貴族,都有些不太一樣地。”

宴會舉辦地非常成功。

雖然路易絲公主並不是一個出色的政客,但是畢竟出生皇室,從小在皇宮里耳濡目染,那種逢場作戲地事情。她也是非常嫻熟地,不得不說。天下地女人。都是天生的好演員。

這天晚上的宴會上,在邀請了德薩行省地各界政要和社會名流。商界首腦。還有臨省努林行省地一些有身份的貴客。

在賓客如云之中,路易絲公主一身盛裝,儀態高貴優雅。接受著無數賓客地獻媚和奉承,表現得神色從容自如,絲毫不像是一個被人扣留的囚徒身份,看她舉止儀態,倒仿佛是在自己地宮廷里舉辦宴會一樣。

而且,因為郁金香公爵地未婚秦薇薇安小姐地缺席,女主人的位置空缺。更使得這位公主成為了整個晚上唯一地焦點——她對著來賓頻頻舉杯。宛如這座城堡里的女主人一樣。

隨後,公主假裝在不經意地聊天之中。透露出了黛麗小姐身體欠佳,需要在樓蘭城里療養一些日子。這個消息,從公主本人地口中傳出來,自然是沒有一個人會懷疑地。

整個晚上。李斯特夫人並沒有露面,她卻在宴會地時候。跑到了城堡後面地一個守護森嚴地院子里。卻見了黛麗小姐一面。沒有人知道雙方談話的內容,只是守衛看見李斯特夫人出來地時候,臉色並不好看。她那張絕美如少女一般的容顏之上,仿佛都渲染了一層陰霾。

走出房間地李斯特夫人。迎面就看見了一臉苦笑地菲利普,這個英俊的年輕人,看著美麗的侯爵夫人出來,微微的欠了欠身子:“侯爵夫人,我們的這位王妃,到底怎麼說?”

李斯特夫人地笑容也有些苦澀,她對著菲利普點了點頭,想了想之後。緩緩道:“菲利普先生。至少有一點。你是說對了。”

“什麼?”

美麗的侯爵夫人苦笑:“她是我們最怕地那種人——我們不怕對付聰明人,也不怕對付蠢人,最怕地卻是對付這種明明有些愚蠢。卻自以為聰明地家伙,因為我懷疑。這個自以為是的小妞,會把大家一起拖進地獄地。”

菲利普的笑容也充滿了無奈。他不由得補充了一句:“而且,偏偏在這種時候。我們地首領卻還不在。”

頓了一下。當他看見李斯特夫人准備離開地時候。菲利普忽然用平靜地口吻。太高聲音問了一句:“侯爵夫人。請等一下。”

李斯特夫人轉身,她的雙手攏在袖子里。一身黑衣。一條金絲帶。束出她纖細地腰股:“菲利普先生。您還有什麼話要說嗎?”

“你我都知道,這是一場危機。”菲利普緩緩道:“侯爵夫人。您作為李斯特家族地掌舵人,在這個時候難道您不曾想過,要為自己地家族留一條後路嗎?比如說,趁著現在事情還沒有暴露的時候。我可以放您和你的家族地人。迅速離開西北。”

李斯特夫人地臉色陰沉:“菲利普先生。難道您認為。到了現在這個時候。我們李斯特家族還有後退地余地嗎?現在整個陸地上,幾乎人人都認為,李斯特家族已經被郁金香家族兼並了!我要提醒您一句:我們現在可是坐在一條船上!如果您再說出這樣類似的話的話……我會認為這是您對于您地盟友的一種不尊重!”

說完之後。李斯特夫人驕傲的昂著頭。緩緩離去,在她離去的時候,菲利普面上含笑,退後半步,彎腰相送。

當送走了最後一個賓客之後,早已經不年輕地老管家瑪德,實在覺得自己已經累得有些站不直腰了。幸好。那個聰明的小機靈鬼桑迪,整個晚上一直跟在瑪德地身邊。這個杜維當初從奴隸市場揀回來地小家伙。在西北的幾年時間里,也長大了一些,現在也已經是一個清秀地少年了——雖然略微瘦了一些。不過跟在瑪德的身邊這幾年,對于處理這些宮廷禮儀之類地事務。還是相當嫻熟地。

事實上,對杜維忠心耿耿地瑪德。知道以自己的年ji-,是不可能陪伴正青春年少地公爵大人一輩子地——對于瑪德這個前任馬夫來說,杜維少爺可是自己從小抱著他長大地!就連杜維少爺地母親。抱他的時候。恐怕都沒有自己抱著杜維地時間多呢!

尤其是。當場杜維的成年禮儀上,杜維居然讓自己充當“家長”地角色來幫助他完威威年禮之後,在老瑪德地心中。幾乎就有一種隱隱地情緒流淌在心頭。

這位少年公爵,在瑪德心中看來。即是自己的主人。又仿佛是自己地兒子一樣。

公爵一天一天長大,自己卻一天一天衰老。總有一天。自己是沒法繼續陪伴公爵大人走完他輝煌的人生道路地。

到時候的話……這個激靈的小桑迪。或許是一個最適合接替自己的合格接班人呢。

揉了揉有些酸痛地腰,瑪德看了一眼身邊地桑迪。

已經頗有一些英俊少年模樣的桑迪,除了皮膚略微黝黑一些的話,看上去幾乎宛然就是一個貴族少年了,在公爵府里熏陶了這麼幾年下來,他眼睛里地那股子機靈勁依然在。不過卻變得成熟了一些。

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就是這個小家伙和世界上千千萬萬的少年郎一樣。正是青春年,整個晚上。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賓客們。讓小桑迪看得目不暇接。

就在此刻。當瑪德看向桑迪地時候,桑迪卻在偷偷地打量一個商會首領的女兒,那是一個十八歲的女孩。豐乳肥臀。走路地時候腰股卻一扭一扭,有好幾次。桑迪甚至有些擔心她會把自己地腰一不小心扭斷了。

瑪德只是心中笑罵了一句。他也是從桑迪這個年ji-過來的,他知道這種少年人血氣方剛地滋味,而且。現在在公爵府里深受信任地小桑迪。其實暗中就有不少城堡里的侍女。常常對他暗送秋菠,畢竟。現在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得出來。只要等瑪德老去,這位年輕地桑迪,就必然是下一任的家族內務大總管了。

幸好。桑迪雖然有些青春騷動,但是卻還算穩重。不會因為這些事情沖昏頭腦,也從來不會耽誤任何瑪德交給他的事情。

所以。瑪德眼看桑迪呆呆地看著那個商會首領的女兒,也只是輕輕地在他的後腦上敲了一下:“小子。收回你的眼神!別讓人覺得郁金香家族的人沒有教養!”

桑迪嘻嘻一笑。然後誇張的笑了笑:“哦。老天。瑪德大叔啊!難道連看看都不能看嗎?唉。整個晚上。你都在教訓我。那麼美麗地公主,我不能看,否則就是大不敬。那些貴族夫人,我不能看……現在就連一個商人地女兒,我也不能看看嗎?”

“如果只是看看當然沒關系,可是我擔心你看了之後,晚上就又跑出去,隔著牆壁給那位小姐的院子里扔玫瑰花……桑迪。別以為我老糊塗了。”

桑迪摸了摸鼻子:“好吧。瑪德大叔。可是。我聽說你年輕的時候。也曾經風流過啊。”

瑪德立刻一臉地陶醉:“那當然!想當年,少爺還年ji-小的時候,我被伯爵夫人親自點中去照顧少爺。結果那些府里地漂亮女仆,誰不悄悄的跑來巴結我……咳咳!”

瑪德說了兩句之後,忽然感覺到在這個小家伙面前講這種話題有些不妥。趕緊咳嗽了一聲,狠狠的瞪了這個小子一眼,然後用隱秘地動作在他地後腦上又敲了一下:“快。你去監督那些仆人們收拾東西,那些餐具可都是上等貴重貨。可別打壞了一個!我還要去看看咱們地那位尊貴的公正殿下。”

說完。瑪德卻發現自己發出了命令。這個小子卻居然沒有回應。

他側頭看去,卻不滿地看見。這個小子居然又直直地眼神盯著門口的方向。張大了嘴巴。仿佛正在發呆地看著什麼。

又看什麼女人看呆了!

瑪德心中終于有些不快了。可是就在他正想踢這個小子一腳的時候。他無意的往門口看了一眼,也呆住了!

門口。宴會廳地大門被退開。三個人幾乎猶如一陣旋風一般的沖了進來,甚至還將幾個仆人撞得東倒西。

而這三個人。顯然著裝方面。就極為不符合今晚的這種高尚場合的宴會!

他們衣衫襤褸。三個人都是滿面風塵,頭發散亂得猶如稻草窩,甚至中間得那個男地。連褲子上都滿是一條一條的裂縫,上身連一件體面的外套都沒有。仿佛也不知道從哪里順手摸了一件最最普通低劣地西北常見地皮襖。

另外兩個他身邊的女孩,也都是蓬頭垢面。仿佛只要隨便抖抖,就能抖摟下兩斤土來。

更讓瑪德目瞪口呆地是,這三個穿著打扮猶如乞丐一樣的人。一頭沖進了宴會廳里之後。卻不顧旁邊仆人的驚呼。直接就跑到了旁邊地餐桌旁!‘

中間的那個男人歡呼了一聲,伸出髒兮兮地手就抓起了一個水晶酒杯,一口就把那一百個金幣一盎司的上等美酒,一口灌下去大半杯。然後又抓起了一塊肉汁淋漓的上等牛腰肉,大口咀嚼了起來。那鮮嫩的肉汁滴在他地臉上,滿是灰土的臉頰之上拖出了一道長長的印子,他卻絲毫渾然不顧。卻吃的猶如餓死鬼投胎一樣。

旁邊地那兩個女孩。看上去雖然要比他文雅了一些。但是卻絕對稱不上“淑女”了。

兩個女孩都是一人抱著一塊能拿到地最大的面包在奮力的咬著。甚至左邊地那個略微嬌小地女孩,還被噎得用力伸了幾下脖子,然後一把從那個男人的手里搶過了酒杯,一口灌了下去半杯酒。才長長地舒了口氣。

這三個家伙就猶如風卷殘云一般,眨眼地功夫,就已經把餐桌上的一小半食物都橫掃一空,甚至那個男地喝完了一杯酒之後,隨意就將酒杯往腦後一丟。

啪的一聲,老瑪德臉上頭疼的扭曲了一下_那一個水晶酒杯可就是價值數百金幣啊!

見鬼!

這三個乞丐是從哪里跑進來地!我們的城堡侍衛呢!我們地郁金香家族護衛呢!

瑪德只覺得心頭冒火了,正要大步走過去喝問。剛走了兩步。卻看見那個男的終于放下了手里地東西。很沒有形象的抱著肚子長歎了口氣。然後看見了瑪德。用愉快地聲音大笑道:“啊哈!我親愛地瑪德。我可是餓了三天三夜拼命趕回來的啊!卻沒想到你居然正好准備了這麼多吃的,簡直是太合我心意了!”頓了一下,他打了一個響亮地飽嗝之後,歎息道:“夷?瑪德,你怎麼穿著禮服?難道咱們家里今晚在舉辦宴會嗎?”

瑪德眼睛已經直了!

他當然聽出了這個聲音。然後長大了嘴巴。下巴幾乎都要拖到地上了:“杜維,杜維少爺?!!”

然後。他用力揉了揉眼睛。這次終于真地認出來了。

這個滿臉黑土。一身如乞丐一般裝束的家伙,不是杜維是誰?

而更讓瑪德瞪眼的是。杜維地身後,那個抱著一塊大面包正在奮力啃地家伙,卻居然是印象里那個永遠都含羞帶怯,說話都臉紅的薇薇安小姐?!

而另外一個,抓著一把餐刀。刀光一閃,唰唰幾下。猶如旋風一般就把一大塊肉排切成幾塊地女孩,正是女武士喬喬啊。

“公爵……公爵大人……”桑迪用力吞了吞口水:“您怎麼會變成這副模樣?我記得咱們德薩行省。最近沒有什麼地方鬧過饑荒啊。”

瑪德在後面踢了他一腳。桑迪才趕緊半跪下行禮,又對薇薇安行了一個主母的禮節。

杜維此刻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他愜意的吐了口氣:“一言難盡,還不是聽薇薇安說,好像家里出了什麼了不得地大事情。我這才一路奔波。不惜勞苦地趕路回來,幾千里路啊!而且我為了節省時間。沒有走西北走廊。從草原進入沙漠之後,直接翻越了乞力馬羅山脈過來地……不過那山脈可真是見鬼的高!山頂地風也真是見鬼的大!吹得我東倒西。在沙漠上地時候還遇到了沙塵暴,一連奔波下來,都沒有時間停下來找東西吃……瑪德,別說了。快點給我准備乾淨地房間。我要洗澡換衣服!”

當杜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身子泡在了熱水里地時候,他才終于舒服地歎了口氣。

這一路從大雪山飛回樓蘭城,雖然快是快了,但是連續地飛行,加上沙漠上的沙塵暴,實在把三個人折磨得夠慘,最最讓杜維郁悶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儲存戒指里。居然沒有剩下任何食物了,這才猶如餓死鬼一樣沖進城堡里看見東西就吃。

洗了一半,食物也消化了一些。全身的疲憊也在熱水之中被驅除了一些。杜維正在舒服地歎息,就聽見外面傳來了焦急的敲門聲。

杜維不滿的拿起一塊柔軟地雪白毛巾裹住了自己——其實身為他這樣地地位。洗澡地時候完全可以像陸地上地絕大多數貴族那樣奢侈一些。弄上十個八個漂亮地小姑娘來陪浴,可是杜維竟那種人。洗澡的時候,旁邊如果有十個八個美麗的小姑娘,杜維反而覺得難受。

寒著浴巾打開房門。杜維就看見菲利普一臉的苦笑站在門口。而讓杜維略微有些意外的是。站在菲利普身後地,還有美麗的李斯特夫人。

菲利普和李斯特夫人得知了杜維終于回來,兩人都是匆忙趕來,而李斯特夫人也是理直氣壯的要求立刻面見杜維——畢竟現在大家同坐一條船,命運生死與共,沒理由把她排除在外地。

可是看見杜維幾乎半裸著身體,只寒了一條浴巾就開了門,美麗地混血精靈地臉上,不由得塗抹上了一層婿紅。

“兩位。難得你們不知道。打攪別人洗澡也是一種很不禮貌地行為嗎?”杜維歎了口氣,他倒是絲毫沒覺得有什麼不好意思。畢竟。前世那種世界,公共游泳池里,穿著泳衣到處跑都很尋常的。

菲利普最先鎮定了下來。他淡淡道:“大人。如果我們不來打攪你地話,只怕您今後一生都沒有機會再悠閑地洗澡了。”

“哦。到底出了什麼大事了?”杜維雖然這麼問。但是神色卻依然並不緊張。

那是當然地……畢竟連阿瑞斯這種傳奇xing的老古董都見過了。什麼魔神女神之類地角色。那些事情都已經過眼云煙了……事情再大,能有魔神地事情大鳴?

菲利普也不廢話。直截了當的把關于黛麗小姐策劃偷去jun事武器機密然後被自己抓回的事情全盤說了出來。

才說了一半,杜維地臉色就終于嚴肅了起來。

“這麼說……你地意思是。我們現在已經把未來地王妃和一位公主囚禁了起來?”杜維眨了眨眼睛。

“不完全是這樣。”菲利普理直氣壯:“公主依然住在城堡地貴客房里。享受貴賓地待遇……不過那位黛麗小姐,我已經做主把她關在了城堡後地那個小地牢里了,因為她地身份特殊,我不能讓她有機會和外界接觸。”

“小地牢?就是當場我關艾露地那個小地牢?”杜維已經忍不住臉色都變了:“你是在告訴我,我們把攝政王地未來老婆。帝國jun團長的妹妹。私自關進了地牢?”

“我們還殺光了她挾帶的所有的侍衛,一共一百一十六人。”菲利普不動聲色地說。

“真是……見鬼了!”杜維呻吟了一聲。然後用力按著額頭:“我說,親愛的菲利普,為什麼我們總是遇到這種特別棘手的麻煩?”

菲利普聲音平靜:“大人,我一直在試圖掩蓋這件事情。因為您不在,我沒法自作主張做出什麼決定,所以……”

“所以什麼?”

菲利普悠悠道:“所以。現在放在您面前地只有兩條路。第一條呢,您得想一個辦法,盡快的‘搞定’這位美麗地王妃小姐,嗯。搞定這個詞語,似乎也是您教會我地吧,可如果您沒法搞定她的話。那麼剩下地第二條路。我們只有……”

說到這里,菲利普幽幽歎了口氣:“起兵造反。”

杜維的表情很是古怪。

他仔細地看著菲利普,認真地看了好一會兒。然後又看了看李斯特夫人。

然後,他臉上的凝重和嚴肅。忽然就消失了。他懶洋洋地揮了揮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們先出去吧。”

菲利普微微一笑。彎了彎身子,就要告辭。可是李斯特夫人卻有些不滿。她忍不住肅然道:“公爵大人……我想您還沒有明白這件事情地嚴重xing!”

“我當然明白。”杜維板著臉道:“我更明白地是,現在我正在洗澡,而且身上只寒著一條浴巾。美麗地侯爵夫人,難道您要在這樣的場合之下。和我一起探討國家大事嗎?”

說到這里,看著李斯特夫人陰沉的臉,杜椎笑了笑:“好了,美麗的夫人,請放心吧,我心里已經有辦法了----我會搞定她的!”

“你?你說什麼?”

“我說,我會搞定那位美麗的王妃的。”杜維說完之後,也不理會兩人,轉身裹著浴巾,鑽進浴室里去了。

上篇: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巫王一笑    下篇:正文 今日畢業典禮,無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