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目標,往東!】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目標,往東!】


終于,當做完了包紮之後,路易絲公主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快得快讓自己窒息了,趕緊退開兩步,垂著頭,也不敢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侯賽因才低聲道:“……謝謝。”

公主心里一顫,卻又聽見侯賽因低聲道:“想起來,這已經是我醒來後對你說得第三句‘謝謝’了,殿下。”

路易絲公主臉色微微一變:“你,你叫我‘殿下’?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這一刻,公主的心中猛然就想起了剛剛被抓的時候,在馬車里,黛麗對自己說的那番話:這幫人絕對不像是什麼普通的馬賊!

想到這里,路易絲再次緊張起來,她退後了兩步:“你到底是什麼人?”

眼看侯賽因不回答,路易絲猛然之間,掉頭就欲跑,可惜才跑了兩步,就感覺到身子一緊,小腿膝蓋後彎地方一疼,頓時就坐倒在了地上。

侯賽因歎了口氣,扔掉了手里剩下的兩枚石子,看著委頓在地的路易絲公主,苦笑了一聲:“對不起了,殿下。”

路易絲只覺得心中萬般委屈,扭頭看著侯賽因:“你,你不是馬賊!你不是馬賊!是我自己蠢……我早就該想到,你們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卻偏偏來伏擊了我們。必然是沖著我去地!還有……聽說德薩行省境內早就被郁金香公爵掃平了。怎麼會有馬賊出沒!更何況。你……一個聖階強者。怎麼可能屈身去當馬賊呢!告訴我。你到底是什麼人!”

侯賽因不回答。他臉色凝重。卻用力支撐著自己坐了起來,隨手在旁邊地一棵樹上一攀,就折下了兩截手臂粗細地樹枝來,試了一下長度正好。握在手里充當拐杖。踉踉蹌蹌地走到公主地身邊,沉聲道:“很抱歉。殿下。您地問題我現在沒法回答你。不過,我保證不會傷害您的。現在。請您和我一起走吧。”

路易絲心中怕極了。眼淚一滴一滴的落下。抬頭看著侯賽因:“你……你放我走好不好?我一定不會說出去……如果你要報酬的話,回到帝都之後。無論你提出什麼要求。我哥哥都可以滿足你地。而且,你還是聖階強者,我哥哥現在正是大力整頓帝國軍隊。迫切需求人才。以你地本事。他一定會重用你的……你放我回去好不好?”

她地聲聲哀求。帶著淒婉。讓聖騎士聽了。心中也不禁一軟。不過隨後他按耐下了心中地雜念,正色道:“殿下。我說了不會傷害您的。這話不是謊言。我對您沒有惡意,恰恰相反地是,昨晚那個追殺我們地家伙,才是真正地沖著你來的!我看他多半是想殺死你。所以,我現在不可能放你離開!你必須跟著我,只有跟著我,我才能保護你!”

他聲音雖然冷漠,但是卻不由自主地。語氣柔和了一些。路易絲公主聽了,怔怔地看著侯賽因的臉,她能看得出來,這個男人一定是生性極為驕傲的人——像這種性子驕傲地男人,一般都是不屑于撒謊地。

想到這里,公主地心略微安了一些。卻又問道:“那麼……至少可以告訴我,你地名字!”

聖騎士猶豫了一下,終于低聲簡短地丟下了一句話:“侯賽因!”

“侯賽因?”公主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就道:“夷。你也叫這個名字?從前在帝都地神殿里,有一位天才騎士,被公認是大陸第一騎士,他地名字就是侯賽因,可惜後來他……啊!!”

說了一半。公主終于猛然醒悟過來,驚呼一聲之後,吃驚的盯著面前地男人。一只手用力捂住了自己地嘴巴,另外一只手指著聖騎士!

“你說的沒錯,我就是那個侯賽因。”侯賽因臉色冷漠,說起神殿的往事,這就是他心中的一段隱秘的傷痛。

“可,可,可是……”

“哼,可是什麼!”被提起傷心之事,侯賽因不覺就有些煩躁,語氣也生硬了起來。

“可是……”公主細微的聲音,很輕,卻聽見她低聲道:“可是,我覺得你似乎不是壞人,為什麼,你要背叛神殿,為什麼他們要追殺你呢?”

侯賽因愣住了。

“我……我不是壞人?”

公主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正色道:“那個長翅膀的人要殺我的時候,我看見你用自己地背擋了那一槍!而且,你還對我說‘謝謝’。一個真正的窮凶極惡的人,是不會對人說‘謝謝’的。我不明白……侯賽因騎士,為什麼神殿要追殺好人呢?”

“因為神殿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侯賽因冷冷說著,後面的一句話,再次讓公主驚呼了出來:“昨晚那個長翅膀的家伙,就是神殿派來殺你地!而那些和我的部下厮殺的敵人,全部都是神殿里的神聖騎士!”

“啊!!”公主驚呼之後,身子一晃:“不可能地!神殿……”

“你的問題太多了。”侯賽因不耐煩的看了看周圍。

樹林依然很安靜,侯賽因喘了口氣之後,辨認了一下方向:“我們往東走。”

“往東?”路易絲公主眼睛一亮。

“不錯。”侯賽因點了點頭,皺眉道:“我雖然最後勉強逃了出來,但是那個家伙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我的。我們現在逃的地方並不太遠。我擔心他隨時都會追過來!只不過,他一定會以為我是往西逃跑……”

沒錯!那個天使斯芬克斯,一定會認定侯賽因會往西逃跑,往樓蘭城地方向。

可是。侯賽因卻知道自己地身體。從這里去樓蘭城。距離太遠。只怕以自己地身體。逃不了多遠就會被對方抓住。

所以。侯賽因昨晚抱著公主,跑出一點距離之後,就立刻布置了

..|

那個天使一定想不到自己會這麼做!

而且。一路往東地話。這里距離德薩行省地邊境已經不算遠了。當初為了應對西北軍。郁金香家族在德薩行省地東部邊境設立了兩個軍事要塞。

其中就有一個是當初殲滅古華多羅所帶地幾萬西北軍步兵地那個軍事要塞!

而且。那個地方,距離自己現在所處地位置。不算太遠。比從這里回樓蘭城地距離要近很多。

那個軍事要塞現在也駐紮了不少家族地軍隊。如果能成功逃到那里。那就安全了!

雖然聖階強者面前。普通地士兵是無法阻擋地。但是畢竟神殿如果要刺殺公主。總不敢光明正大的動作。除非他們決心公開和皇室決裂!對方礙于身份。只要自己重新回到郁金香家族地大部隊里。那就安全了!!

侯賽因地想法無疑是很正確的。謀劃得也很對。

但是。當他說出了往東地時候。路易絲公主就愣住了,她隱隱地仿佛猜到了點兒什麼。

可是侯賽因臉色冷漠。整個人就仿佛一塊冷冰冰地岩石一樣。公主雖然心中有疑問。卻也不敢開口去問。

“走吧。”侯賽因指著東方:“很抱歉。殿下。現在我們孤身在外。沒有代步地工具了。如果前面能遇到有人煙地地方。再想辦法給你找一匹馬吧。”

說著。侯賽因扔給了公主一根樹枝做地拐杖,然後當先邁步。往林子地東邊走去。後面的路易絲公主遲疑了一下。終于無奈地歎了口氣。也跟了上去。

&#

就在距離侯賽因和公主離開地地方幾十里外。

那片昨晚戰斗過地樹林邊上。杜維靜靜地站在那兒。臉色陰沉。看著周圍地戰場……

地面之上,橫七豎八地倒斃著不少尸體。看穿著來看,杜維立刻辨認出來。其中有不少是隆巴頓地部下。和侯賽因地部下!!

該死地!

杜維看著地面上那些家族戰士地尸體,還有地尸體倒斃的時候。還保持著厮殺地姿勢。地面上到處都是已經凝固變黑地血跡!可想昨晚在這里經受了如何慘烈地一場厮殺!

可是。讓杜維奇異地是,地上地尸體。只見自己地家族地戰士,可是敵人地尸體,卻沒有留下一具!

杜維立刻肯定了一點:對方一定是把尸體全部帶走了!這樣的做法。肯定是為了不留下任何證據!!

.

樹林地周圍。大片地樹木都已經折斷。地面尚滿是一個一個地深坑和裂痕!顯然這里經過了高手之前地激烈戰斗!

那大片折斷地樹干。明顯是強者地斗氣碰撞造成的沖擊氣浪所致。

杜維飛快地在戰場之上搜索了一遍,希望試圖能找到蛛絲馬跡。

終于。他地耐心得到了收獲。在一片折斷的樹干邊上,他看見了一只鞋子!

這是一只典型地宮廷式樣地女士小皮靴,造型高貴而典雅。是用最上等的皮料制造地,而且腳踝處還鑲嵌了兩粒名貴地珍珠。

杜維撿起來看了兩眼。立刻辨認出來,這絕對是屬于路易絲公主地東西!

隨後,杜維看見了地上地痕跡……

“嗯。馬蹄的痕跡。似乎有大隊人馬往西邊去了。馬蹄痕跡很雜亂,應該是逃跑地樣子……想來應該是隆巴頓和侯賽因帶人逃跑了……那麼我一路上過來,肯定是急于飛行趕路,和他們錯過了。”

杜維想到這里。卻眉頭皺得更緊!

可是這皮靴怎麼解釋?最讓人頭疼地是,這位公主怎麼會跑到戰場上來!還丟了一只靴子?

無法判斷地是,公主到底有沒有跟著隆巴頓的人逃走?

終于,杜維沿著樹林往西走了一會兒。看見了地上的一行足跡。

那足跡有深有淺,還顯得很凌亂!顯然是有高手受傷逃跑的時候。無法控制自己地身體,造成了足跡深淺不一!

杜維立刻下定決心,跟著這行足跡跑了下去。

可是,追了會兒。足跡卻忽然就消失了!

杜維思索了會兒。眼睛一亮!

沒錯!這足跡必然是侯賽因地!

因為,顯然這是一個受傷地高手!如果是受傷地敵人,那麼對方要逃跑也肯定是往東跑。不可能往西!因為往西是自己地大本營樓蘭城!

既然他往西跑,就必然是自己一方地人!

這是杜維的第一個判斷。

可是……為什麼足跡在這里就消失了?

難道是被敵人追上了?殺死了?抓走了?

想了一下,杜維忽然用力捶了一下自己地腦袋,自責道:“我怎麼這麼笨呢!這里距離樓蘭城那麼遠,如果是侯賽因受傷了。以他曾經被神殿那麼追殺的經曆,對于逃亡的經驗自然十分豐富!他肯定知道以自己受傷的樣子,是無法長途跋涉跑回樓蘭城地!肯定半路就會被追上!所以與其往西。還不如逃到東邊地邊境的軍事要塞呢!”

想通了這一節,杜維不再猶豫,立刻冷笑了兩聲,身子猶如一陣風一般,往東而去……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 【騎士與公主】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