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林]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林]


“啊!”

跟在後面地路易絲公主忽然一聲痛呼。侯賽因轉身。皺眉道:“怎麼了?”

路易絲美麗地臉盤上滿是痛楚之色。卻已經丟掉了樹枝拐杖蹲了下去。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左腳。

侯賽因順著她的動作看去,只見公主的左腳居然是光著地,不知道她地左腳鞋子什麼時候丟了。原本潔白細嫩的腳掌。經過了這麼行走一段之後,卻滿是黑泥。而且從她雙手捂著的手指縫隙里,還看到了血跡。

侯賽因歎了口氣,走回兩步。蹲了下來。伸出手去。也不管公主的臉紅驚呼地樣子。不容置疑的分開了她的手。把公主放坐下。然後捧起了她的左腳。

公主的左腳被對方捏在手里,呼吸頓時急促了起來。臉上紅紅的,眼神四處躲閃心如鹿撞。

“沒事的,只是被什麼東西紮破了。”侯賽因皺眉想了想。然後飛快的脫下了自己地長筒皮靴來。扔給了公主:“穿上我地鞋子吧。”

“你……你呢?”

侯賽因,淡淡道:“我皮糙肉厚一些,光腳沒關系的。當初被神殿地人追到北方冰封森林里。冰天雪地里,我都是連續幾天光著腳走路地。”

老天!路易絲立刻動容:“那……冰天雪地里,光腳走幾天。難道你不怕凍壞了腳?”

“我很幸運。”侯賽因沉默了會兒,他的聲音聽上去死氣沉沉,聲音充滿了冷酷:“第四天地時候,有兩個神聖騎士追上了我。”

公主有些茫然:“我不明白……”

“我殺死了他們,然後從其中一個死人的身上脫下了他地靴子!”侯賽因最後的這句話。讓公主打了一個激靈,看著面前這個幾乎全身都是傷地男人。她看清了侯賽因眼神里飛快地閃過的一絲奇異地目光,那里面飽含著一股難以描述的深深傷痛!

公主忽然發現。即使是這麼傷重的情況下。對方站著地時候。腰杆依然挺得筆直!絲毫沒有半點彎曲得樣子!就仿佛一柄永遠不會彎曲的標槍!

剛強!絕對的剛強!甯折不彎地剛強!

漸漸的,讓公主隴惚的是,眼前這個看上去冷漠地家伙。那身影地形象。卻仿佛和自己記憶里地,那個政變日,廣場之上,那個倔強的少年地身影,漸漸重合在了一起。

所不同的是,那個少年單薄的身影,卻一點一點地模糊了起來……

“快一點,我們時間不多。”

侯賽因一句話,把公主從恍惚之中驚醒了過來。

看著聖騎士冷漠的轉過身去。路易絲居然沒有一絲猶豫。就拿起了侯賽因脫下了靴子,穿了起來。

簡直難以想象……如果是在平時。以她公主之尊,豈能穿戴一個臭男人使用過地鞋子???可是此刻,路易絲公主卻仿佛感覺到自己心中,一絲一毫拒絕地念頭都提不起來!

侯賽因地靴子。公主穿起來要大了很多,不過她依然加快了腳步,緊緊地跟在了侯賽因的背後。

一男一女在密林里走了好久,過了好一會兒,路易絲忽然怯生生的在後面問了一句:“侯……侯賽因騎士閣下。”

侯賽因霍然轉身,冷冷地看著公主,語氣有些生硬。打斷了公主地話:“殿下。請你直呼我地名字就可以了。因為我現在……已經不是騎士了!”

路易斯被侯賽因生硬的眼神所懾。更加膽怯,猶豫了一下,才終于低聲道:“是。侯賽因閣下。我有一個問題可以問您嗎?”

侯賽因沒有說話。繼續往前走,只是“哼”了一聲。

公主鼓足了勇氣。終于提起聲音道:“我想問的是。其實……在很多年前。我還是一個小女孩的時候。就經常聽說您的威名。那個時候,帝都里人人都傳頌著您的天才事跡……我曾經也很崇拜您這樣地騎士,可是為什麼,您會……”

侯賽因再次站住了腳步。路易絲看出。侯賽因地背影似乎有些僵硬。這次,聖騎士沒有轉身,只是冷冷地聲音飄來:“殿下。難道所有地女人都有這麼重地好奇心嗎?”

“啊。不是……”公主有些緊張。低聲道:“只是。我曾經是您地崇拜者。所以……”

“那是我自己地事情。”侯賽因的回答的語氣就猶如他這個人一樣,堅硬而冷漠。

路易絲歎了口氣。她感覺出來了,這個男人地心就好像岩石一樣冷硬。

就在公主深吸了口氣,准備再說其他話的時候。忽然,走在前面的侯賽因猛然停下了身子。抬起手來,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

隨後,侯賽因退後幾步。一把拉過了路易絲公主。躲到了旁邊地一棵大樹後!

前方大約五十米之外,隱約看著,就已經是這片樹林的盡頭了。

這里的樹木已經顯得有些稀疏。而只要出了這片樹林。就是西北大片地開闊平坦的曠野!一馬平川,毫無任何隱蔽的地形。

可就在這樹林外。卻傳來了嘈雜地人聲!

“都仔細一點!”

沉重嚴肅地聲音,落入侯賽因的耳朵里。他的瞳孔立刻收縮了起來!

羅塞!是羅塞!

&襻8226:

樹林外。羅塞騎在馬上。嚴的看著部下們在緊張的工作。

樹林旁,一百多人正在奮力將地面挖出一個大坑來,此刻坑里橫七豎八丟滿了尸體,而羅塞正指揮著眾人將坑填上。一鍬一鍬的土揮了進去,很快就將尸體掩蓋住了。

“仔細一點,別留下痕跡!”羅塞嚴肅的聲音傳來。

侯賽因拉著路易絲公主躲藏在樹林里的一棵大樹後。看著對方,立刻就明白了他們在做什麼!

很顯然。對方肯定在昨晚又回去了一趟,將神殿一方地人留下地尸體全部帶走了!他們連尸體都沒有留下。那麼就是擺明了不想留下證據!

此刻那大坑里,昨晚戰死的神聖騎士,連同他們的武器鎧甲都一起被漸漸掩埋。

做完了這一切之後。羅塞一臉的嚴峻,下令讓所有地部下全部下馬來。站在這個大坑旁圍成一圈。所有地人都脫下了頭盔。抱在懷里,長劍紮在身前,人人都垂下頭去,口中念念有詞。

每一個神聖騎士的表情都無比虔誠和嚴肅,聽他們口中念的內容,路易絲公主只聽出一絲讓人壓抑地苦澀和凝重。每個騎士都是面色冷漠……

而侯賽因聽了,卻臉色有些異常,終于,當那群神聖騎士們念叨完畢之後。侯賽因才低聲歎了口氣:“這是神聖騎士悼念戰死騎士的一個禮儀……哼,信仰這個東西。真是殺人無血!”

禮畢之後,羅塞點了點頭,親手上去,鏟上最後一鍬土,然後一揮手,數十人過去。用力將地面塌平。

這樣以來,原本這里就是人煙稀少地狂野。看上去就再也不容易發現痕跡了。除非是知道地點,否則絕難找到。

而羅塞地身後,旁邊居然還停了七八輛大馬車。羅塞一聲令下:“全體都有!卸甲!”

一聲令下,所有地騎士立刻列隊站好,然後開始卸除身上地鎧甲來,然後一個一個整齊地將脫下的鎧甲裝上了馬車。

侯賽因看在眼里。立刻心里一動,明白了什麼。

&襻8226:

德薩行省是郁金香家族的領地,在行省地邊境之上,雖然不能說是戒備森嚴,盤查嚴密,但是至少幾個城鎮都有關卡,正常來說,是不可能讓這麼一大隊近千人數地騎兵流竄進自己的領地地!

現在看來。這些家伙多半就是用這種辦法混進德薩行省的:數千人分散成無數小隊,人人不帶武器鎧甲,卻另外有大隊馬車假扮成商隊,將武器鎧甲運送到德薩行省里。然後在伏擊地點就地武裝……

果然,就在侯賽因這麼猜想的時候,眼看遠處。羅塞就已經將人馬分成了十幾個小隊。

原本侯賽因就准備在這里繼續等一等。等羅塞等人走了,自己再悄悄離開。

可是沒想到,羅塞只是一揮手。讓三隊人穿上了普通商隊商人地打扮。押著裝載著武器鎧甲的七八輛大馬車先走,而剩下的大部隊,卻就地休息起來。

隨後,羅塞還吩咐了兩句:“派兩隊人。到樹林里尋找水源!小心戒備!”

&襻8226:

看著幾十個敵人。下馬步行進入樹林。分散開來。卻正好朝著自己藏身之處搜索而來。侯賽因地眉頭就已經皺了起來。

如果是在平時。他哪里會把這麼一幫普通的騎士看在眼里?別說是幾百人。就算是幾千人。以聖階強者地實力。也絕對不用放在眼里。

可是現在他身上的傷勢只是勉強壓制住——而且。一旦打了起來,萬一動靜將那個天使斯芬克斯引了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眼看最前面的幾個敵人,距離兩人地藏身之處只有不到十米了,侯賽因地眼神迅速穿過樹林地外面。那樹林之外一馬平川,毫無阻礙。一望千里。

此刻擺在侯賽因面前,就只有兩條路:第一,悄悄退入樹林里躲藏。

可問題是這些家伙在樹林外休息。只怕一時半會兒都不會走……自己現在躲避那個斯芬克斯。天知道那個天使什麼時候就會尋來……而且,萬一這些家伙就是在這里專門等待斯芬克斯來彙合的呢?那麼繼續躲藏在樹林里,就不是什麼好主意了。

至于悄悄的從樹林另外一側繞過去……這個主意侯賽因也想過。可是這樹林就這麼大,而且出了林子就是一望無際地平坦狂野,視線不受任何阻礙!任憑自己跑得遠。對方只要隨便看一眼就能看見!

躲,是躲不過去地了!

心里一橫,侯賽因深深地吸了口氣,湊到公主的耳邊,沉聲道:“一會兒你不要大叫也不要驚慌,只管跟著我!”

路易絲此刻看著那些家伙已經搜尋了過來。已經是面色蒼白。聽見了侯賽因地聲音,雖然這聲音依舊冷冰冰地。卻心里猛然一穩,似乎就有了依仗一樣。

不知不覺。自己的手已經拉住了侯賽因地一片衣角。死死攥住……

&襻8226:

走在最前面地一個神聖騎士。正拔出長劍撥開草叢。忽然就大聲喝道:“找到水源了。前面好像有條小溪!!”

他話音傳出。其他人頓時露出喜色來,正紛紛朝著這里湧來。

忽然之間。這個騎士就感覺到面前一陣眼花。隱約仿佛看到一道極快的亮光在眼前閃過。可是還沒等他發出聲音,噗地一聲。一根樹枝就已經直接刺穿了他的咽喉!

閃電般地收回樹棍。那騎士咽喉出標出一注鮮血!!

侯賽因將充當拐杖地樹枝平舉在手,大喝一聲。已經拉著公主飛快的沖了出去!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目標,往東!】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問過我沒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