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問過我沒有!】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 【問過我沒有!】


驟然看見一個同伴仰面倒下,鮮血自喉嚨下飚出!隨後就看見侯賽因拉著公主從大樹之後繞了出來!

其他的眾多神聖騎士雖然驚訝,可是畢竟嚴格的苦修訓練使得他們在短暫的震驚之後,在本能的驅使之下,就迅速的恢複了反應!

一聲呼喊,數十名騎士在樹林之中立刻圍攏了過來,最前面的幾個人已經舉著長劍奮力的迎了上去!

路易絲就感覺自己的身子被侯賽因一把抱住了腰,隨後雙腳已經如飛一般的離開了地面!侯賽因抱著公主,身子凌空一躍,已經落在了前面的幾個騎士面前,手里的揮舞著樹枝,飛快的灑落出點點影子,就看見幾個騎士同時咽喉爆出一團血花,連哼都沒哼出來就已經倒下!

侯賽因瞬間格殺了數人,前進的速度卻絲毫不停頓,卻隨手抓起了一個騎士留下的長劍來,將樹枝丟掉在地上!

此刻林子里的驚亂聲已經驚動了外面的羅塞等人,羅塞剛剛站起來,就看見侯賽因拖著一個年輕的女子,如風一般的沖出了樹林!

“侯賽因!!”羅塞滿臉震驚,不過他依然立刻做出了反應:“快!格殺勿論!!”

說著,他搶先一步抓起了身旁戰馬上掛著地長矛。一個大步就躍了過去!

侯賽因抬手一劍,面前一個神聖騎士正當其鋒!就聽見一聲可怕的“喀嚓”聲!長劍帶著炫目的金色斗氣,正面將那個神聖騎士從頭到腳,劈成兩半!

破裂的尸體里內髒噴灑,可憐路易絲公主什麼時候見過這種淒慘的場面?眼睛一翻。頓時就暈了過去。

侯賽因抱著公主。已經看准了前方!數百騎士地戰馬都在那兒!

搶馬!

這是侯賽因心中唯一地念頭!

他剛想到這里。就看見前面一道雪亮地槍影呼嘯而來,抬起長劍一格。鏗的一聲。清脆地撞擊聲之下。金色斗氣將槍尖蕩開。羅塞雙手握槍,被聖騎士地斗氣一震,頓時雙手滿是鮮血。虎口已經被震裂,身子連連後退,卻用槍柄的末端在地面一撐才站住!

他看清了侯賽因的眼神。正直勾勾地看著自己身後百步之外的戰馬!!

羅塞果然不愧是神殿秘密培養的人才。此刻也是殺伐決斷之極!立刻斷喝一聲:“拼死纏住他!!”

又回頭對後面看管馬匹地幾十個騎士大聲喝道:“殺馬!一匹不留!!”

他眼光果然毒辣。決斷做地也極快!

羅塞很清楚,雖然對方就一個侯賽因。自己一方有數百人,可是在聖階強者地面前,普通人數再多。也沒有多少意義!而且在剛才的第一下交手,雖然侯賽因一劍就把自己劈退,可是從對方地實力看來。顯然和昨晚侯賽因神完氣足時候的顛峰狀態相比。要差了很多!

昨晚的時候。對方一劍就能把自己劈飛了!可現在也不國讓自己雙手開裂。震得後退幾步罷了!

而且。羅塞早已經看見了侯賽因腿上纏繞白色地絲帕!還有他身上那些可怕的傷!那被鮮血浸透的袍子,都分明顯示了對方正處在重傷之余!!

羅塞很清楚。侯賽因是想跑!!

&#

此刻數百個神聖騎士已經無畏地沖了上去!這些神聖騎士內心都是充斥著虔誠得近乎瘋狂地信仰!這種信仰使得他們猶如被洗腦一般地,對死亡和傷痛無所畏懼!!

縱然侯賽因猶如瘋虎一般。金色斗氣暴漲之下,一劍橫斬而出。劃出一道妖冶地圓弧。站在他周圍地七八個神聖騎士頓時被那金色的光環懶腰斬成兩截!

可是後面地人卻依然毫無畏懼的蜂擁沖了上來!

侯賽因原本就是重傷,勉力地運起聖階力量。金色斗氣雖然厲害,但是他自己的身體卻著實有些吃不消。一口氣砍倒了幾十個人之後。終于聽見喀嚓一聲,長劍已經卷了刃。

胸口和身上,今天醒來之後勉強用斗氣壓制下地傷口。在激戰之下,同時創口爆裂,鮮血流淌出來!

終于,在劈倒面前兩個騎士之後。侯賽因腳下一點,將兩俱尸體踢得飛了出去。頓時將前方密集地人群砸出了一個通道來!

他也覺得有些頭暈眼花,用力一咬自己的舌尖,咬牙邁步往前闖去。可是剛走不到三步,迎面一杆長矛帶著呼嘯地銀色斗氣。飛快的掃了過來!

羅塞雙手纏繞著白布,將自己地手和長矛槍杆緊緊的綁在了一起!斗氣勃發之下,拼死將侯賽因逼退了半步!

侯賽因臉上露出一絲煞氣。忽然硬著對方的長矛側過了身子。反手握著長劍,陡然朝著對方地槍杆之上劈了下去!

當當當當當……

仿佛是瞬間十幾個撞擊的聲音卻化作了一個!侯賽因在這麼一瞬間,長劍以閃電般的速度,在羅塞的長矛之上一口氣斬了十幾下!

羅塞終于張口噴出一口血來,踉蹌了一下,勉力將長矛望侯賽因地腰部掃了過去。侯賽因冷笑一聲,忽然手指一松,將長劍丟在了地上,順勢一把抓住了羅塞的長矛柄,手掌之上,一團金色地斗氣迅速蔓延了上去!

波波!兩聲,羅塞纏繞著手的白布頓時在斗氣之下爆裂開來,他的兩只手也被斗氣震得血肉模糊!侯賽因微微用力,就已經把長矛奪了過來,就地一掄,啪啪啪啪幾聲,將幾個沖到身前地神聖騎士一一打飛。最後槍一回轉,槍尖已經頂在了羅塞的咽喉!!

原本順勢就要槍尖一松,將羅塞一槍紮死,可是這個時候,侯賽因看著羅塞地那張臉龐。忽然手里莫名的一頓。槍尖凝固在了那兒。只把羅塞咽喉部位點出了一點鮮血,卻終于沒有往前一送!

“讓你地人住手!”侯賽因冷冷喝道。

羅塞原本已經面無人色。被槍尖頂在咽喉。已經閉上眼睛等死了,可是聽見侯賽因這句話之後,卻猛然睜開雙目。眼神里暴出一團精芒來,狂笑道:“侯賽因!虧你也曾經是神聖騎士!神聖騎士,怎麼會因為同伴被俘虜而受到要挾!哼!”

說完。他忽然鼓足力氣大聲喝道:“快!把馬全殺了!他要搶馬!!”

遠處。幾十個看管馬匹地神聖騎士已經趁著同伴糾纏住侯

戰的功夫。一口氣砍倒了百多匹戰馬!戰馬的悲嘶聲因聽見了,臉色已經極其陰沉!

他握著長矛的手指也已經發白,卻終于沒有殺了羅塞,忽然抬起一腳踢在羅塞的胸口,就聽見咔咔幾聲,羅塞地肋骨斷了幾根。身子飛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掙紮了一下,噴出幾口血來。終于委頓在地,再也站不起來了。

侯賽因有了長矛在手,更是如虎添翼,原本長劍就太過短了,而且他還要護著身邊的公主。實在有些施展不開,此刻有了長兵器,就方便得多了!

精鋼長矛掄了幾下。將逼近的神聖騎士一一砸飛,侯賽因已經大步跨越,幾起幾落,就已經落到了前面的戰馬旁,那看管戰馬的幾十個騎士,已經將戰馬殺了一小半了,卻看見侯賽因沖來,訓練有素的他們,立刻自動分出了一半人,朝著侯賽因糾纏了上來,剩下的一半人,卻加快了速度去砍馬蹄!

侯賽因長槍將一個騎士挑飛,翻身搶到一匹戰馬旁,剛抱著公主騎上馬去,就聽見戰馬一聲悲嘶,前蹄跪倒下去。低頭一看,卻是一個騎士奮不顧身的撲在了地上,拼著被戰馬踢中,卻一劍戳在馬脖子上!

侯賽因一槍砸過去,將那個騎士打死,卻無奈抱著公主飛躍而出。

終于,一口氣連殺了七八個人,侯賽因搶到了一匹戰馬,將公主先推上馬去,他卻步行拉著戰馬往外就跑!周圍百多名騎士沖了過來,侯賽因冷笑一聲,眉毛一挑,長槍猶如一條毒龍一般刺出,頓時就看見槍影一片!前方地數十人都是在金色斗氣之下,身上胸腹之處爆出血花,立刻就倒斃在地!!

就這樣,侯賽因步行,拉著戰馬一口氣走出了百十步,這百十步幾乎成為了一個死亡通道!之間他走過之處,地上就倒下一片尸體!到了最後,終于殺出了重圍,可是侯賽因嘴角也早已經流出了鮮血!

身後,那些捍勇不畏死的神聖騎士,也終于被他的殺氣所懾,追上的人也不禁步伐慢了下來。

只有侯賽因自己才知道,自己此刻其實已經是外強中干,看似長槍如龍,橫掃無敵,其實他現在幾乎連手臂都疼得就快抬不起來了。胸中一口氣死死壓住,才沒有噴出血來。

終于,眼看身後的神聖騎士不再追趕,侯賽因才翻身上馬,坐在了公主的身後,一手拉著缰繩,一手倒握著長矛,卻依然腰杆筆直,正要縱馬而去。

此刻,身後卻傳來了羅塞地聲音。

羅塞被兩個部下攙扶著,胸前的衣襟已經被剛才吐出的鮮血染紅!羅塞臉色陰沉,眼睛已經泛紅,死死的盯著侯賽因,忽然就扯開嗓子,嘶啞地聲音怒吼道:“侯賽因!你為什麼不殺我!為什麼饒我一命!難道你認為我羅塞是一個弱者嗎!!”

侯賽因身子在馬上猛然一震,終于回過頭去,幾十步之外,羅塞感覺到了侯賽因那銳利如電的目光射在自己的身上,讓他不由得心中一顫——他,他都受了那麼重的上,居然還有這樣銳利的眼神?!

“我不殺你,不是因為你是弱者!而是因為……昔年我們一起在訓練營里受訓,幾乎騎士團里,現在所有地高級騎士,都是我當年的好友!可惜,幾年前,我叛出教會,昔日的戰友都變成了敵人來追殺我……”說到這里,侯賽因地聲音低沉,雖然冷酷。卻帶著一絲隱隱的惋惜!

他看了羅塞一眼,冷冷道:“昔年好友,死在我手里的已經太多太多了!羅塞……現在,你已經是我侯賽因在教會里認識的最後一個朋友了……死地已經夠多了!”

說完,侯賽因不再理會羅塞。用力一踢馬肚子,戰馬撒開四蹄,就朝著遠處奔馳而去……

羅塞身子如重雷擊,聽見了侯賽因留下的最後幾句話,臉色一變,眼神變得複雜起來,看著侯賽因遠去的身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

騎士公主早在短暫的暈撅之後就醒來了。當侯賽因抱著她上馬之後,提著一柄長矛,一路殺出百十步,一步殺一人,步步流血!那漫天的槍影幻化出淒美地血光的時候,公主就已經醒來了!

侯賽因牽馬步行。神色昂然,雖然全身是血,可是最後卻殺得諸敵不敢上前!伏在馬上的公主,那時才仿佛終于忘記了對死亡和鮮血的恐懼。呆呆的看著侯賽因牽著缰繩步行,一手提槍的背影,仿佛已經癡了……

侯賽因翻身上馬坐在自己背後的時候,這個姿勢就幾乎等于將自己抱在了懷里。公主只覺得身子一熱,心里頓時驚慌起來。一時間就連對方身上濃烈的血腥氣味,仿佛也不是那麼刺鼻了!

當侯賽因臨走之前,遠遠地留下那幾句話給羅塞。說出“死在我手里的朋友,已經夠多的了……”

這句的時候,公主背部貼在侯賽因的懷里,清晰的感覺到侯賽因在說這句話地時候,身子已經隱隱的在戰栗!那握著長矛的手指,也似乎有些拿捏不穩,聲音之中雖然冷酷,但是路易絲,卻仿佛捕捉到了一絲深深的悲傷!

沒錯,是悲傷!!

這個冷酷如岩石一般地男人,他心里的悲傷!

路易絲心如鹿撞,靠在侯賽因的懷里,卻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是該繼續保持沉默。

馬背上顛簸著,卻忽然聽見身後的侯賽因悶哼了一聲,身子一歪,居然往前就趴在了公主的背上!猛然之間,公主覺得侯賽因已經把缰繩塞進了自己地手里。

隨後,身後的侯賽因,腦袋已經無力的耷拉在了公主地肩膀上,就聽見那個聲音,雖然已經是那麼虛弱了,可口氣依然那麼冷冷硬硬,在自己的耳邊低聲道:“你來控馬……不想死的話,就一路往東,別停!”

說完,就已經無聲無息了!

公主心里一跳,忽然就覺得肩膀之上熱乎乎的,側頭一看,之間侯賽因口鼻之中已經同時流出鮮血來。

這個時候,心中一股莫名的情緒陡然噴發出來,想起剛才這個男人光著腳,一路牽馬步行,手提長矛,將諸敵殺退,腳踏鮮血而出!那猶如戰神一般的背影……

路易絲自己都沒察覺,自己的眼角已經流出了淚珠!

她一手握著缰繩,一手趕緊反手抱住,口中焦急道:“侯賽因!侯賽因!你可別死啊!!”



身子無力地趴在她地背上,手里的長矛都已經松開丟公主呼喚,他卻仿佛囈語一般地喃喃低聲:“往東……往東……別停……”

&#

曠野之上一馬平川,只有西北方向,遠處地平線上地氣力馬騾山脈地影子,猶如一條黑線一般存在。

往東看去,地面仿佛已經和天空連接成一線!

公主一手抱著侯賽因,早有心停下馬來看看他地傷勢,可是她記得侯賽因昏迷之前交待地“別停”,這才沒有下馬。只能一手反抱著聖騎士,不讓他跌落下馬來。

幸好公主出身皇室,從小也有專門地宮廷老師教授她馬術,操控戰馬也不吃力。

只是一路奔了好遠,約莫有一個時辰左右,戰馬呼哧呼哧地聲音看來,漸漸有些不濟了。

這戰馬是從神聖騎士團手里搶來了。原本昨晚就激戰了一晚,又一路奔馳到剛才的樹林邊上,甚至還未曾喂過食料,也沒有休息多少時間,這就又背著兩人狂奔,縱然是神聖騎士團地戰馬都是精選地好馬,也終于有些經受不住了。

任憑公主如何踢馬腹,可是戰馬的速度還是一點一點地慢了下來。

而此刻。身後地天空之中。忽然就刮起了一陣旋風!

隱隱地。那風聲呼嘯如刀!公主回頭看去,頓時嚇得臉色蒼白!

之間那天空遠處。一道勁風破空而來。最前方一個人影。身後四片金色地長翼震動!這人在天空遠遠地疾飛而來,仿佛一柄利刃,割破了天空之上的云彩!幾乎只是一個呼吸地功夫。就拉近了數百米地距離!!

幾個呼吸之間。之間天空地那個人影已經越過了地面地奔馬,忽然一道狂風卷來,就聽見胯下地戰馬一聲悲嘶。那風刃如刀!一道血光之後。戰馬地兩支前蹄已經被割斷!

馬匹頓時往前倒了下去。而背上的公主和聖騎士。則同時被掀翻在地!兩人滾落在地上。骨碌骨碌滾出老遠!

公主只疼得連叫都叫不出來了,小腿和手臂之上。滿是鮮血。鑽心地疼痛!

還沒爬起來,就看見那道卷過地旋風落在地上!那個身後長著四片金色長翼地家伙。已經負手站在了面前不遠!

這人蒼白英俊地臉龐之上。仿佛帶著一絲柔和地笑意。可是那雙眸子,卻猶如毒蛇一般陰冷!

緩緩地走近幾步。他走過那匹可憐地戰馬身邊地時候。隨意伸手在馬頭上一戳,一團血光之後,馬頭爆裂,頓時倒斃。

這人腳步很慢。很輕,可是走了幾步之後。忽然右手張開輕輕一抓。頓時幻化出一片銀色聖潔的光芒來。手里就多了一柄銀色戰槍!!

槍尖指著地面的公主和侯賽因,斯芬克斯臉上地笑意越發濃重。聲音低沉:“侯賽因,你還能爬起來嗎?”

公主嚇得指尖都在顫抖了。下意識地看了侯賽因一眼,只是侯賽因雙目緊閉。卻哪里還有什麼反應?!

斯芬克斯看清了侯賽因地樣子,不由得歎了口氣。眯著眼睛:“可惜啊!可惜……看來你終究是不行了!哼,人類地身體。原本就沒有資格擁有太強大地力量!”

說著。他又走近了幾步。槍尖之上。一點寒光隱隱地透了出來:“叛徒!就讓我結束你罪惡地生命吧!我想教宗如果看見了你地頭顱,一定會很高興的。”

頓了一下。他地眼神才落在了公主的身上,冷冷道:“路易絲公主。你不用著急,等我淨化了他之後。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說著,長槍已經高高舉起。

路易絲公主昨晚就已經見識過這個家伙地恐怖實力!連侯賽因那種聖階強者都被打成了現在這樣。更何況,現在侯賽因已經重傷昏迷失去了戰力。

自覺一個弱女子,如何能抵擋對方?

她沒有開口哀求什麼,身為一名皇室公主。在臨死之前。路易絲還是保留了幾分尊嚴地。

她昂著頭,看著斯芬克斯,眼神里再也沒有什麼慌張了。反而卻陷入了一片甯靜。

“閣下。女神憐憫世人!看在神地仁慈的份上,請您殺死我之後,就算要割去我們的頭顱,也請您將我和他合葬在一起,好嗎?”

斯芬克斯愣了一下,隨即冷笑道:“哦?難道殿下和這個叛徒之間有什麼……”

“他用生命保護了我。”公主地聲音雖然低沉,但是卻極為堅定:“這里如此偏僻,我們死在這里,葬在一起,死後能有他陪伴,我也不會孤獨寂寞了。”

說著,公主在胸前做了一個標准地光明教會對女神祈禱地手勢。

縱然天使再怎麼傲慢,對女神卻不敢褻瀆,他猶豫了一下,歎了口氣:“神憐世人……好吧,公主,我答應你地請求。”

說完,長槍一顫,就要刺下……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就聽見一聲清脆的破空聲!

嗡地一聲,就看見一道璀璨地光芒,如流星一般從天而落!

斯芬克斯眼神驟然一變,陡然往後退去!同時戰槍對著天空地方向一掃……

波地一聲,天空地那朵流星,被他的戰槍激蕩開來,爆裂成無數光塵,消散而開!而天使的槍尖,卻嗡嗡地顫抖著……

天空之上,杜維地身影從云層上飄落下來!

他地臉上帶著一絲冷冷的嘲弄的笑意,雙手之上,正拿著那柄造型極為奇特華麗地計都羅喉瞬獄箭!

眼看一箭將天使擊退開了幾步,杜維松開了弓弦,身子穩穩的落了下來,就落在了公主和侯賽因的身前!

“緊趕慢趕,幸好給我趕上了!”杜維看了侯賽因一眼,確定了他沒死,這才松了口氣。轉過身去看著那個斯芬克斯,杜維的眼睛眯了起來,嘴角帶著一絲冷酷地微笑:

“你!長著翅膀的鳥人!!在我地地盤動我的兄弟??問過我沒有!!”

上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驚林]    下篇: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缺月五光鎧·星墜】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