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惡!】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七章【惡!】


這一天,當羅塞再次被灌下一大杯冰漿果汁之後,羅塞很快就沉迷于那再次來臨的美妙夢境之中。

這一次的夢境,似乎更真切,更清晰。那種呼嘯的風聲,馬背上顛簸的飛翔感覺,讓他忍不住輕輕的呻吟著。

而夢境里,他可以遠離那種水牢里的肉體痛苦——就像是一種逃避,哪怕是短暫的逃避。這種感覺,已經讓神聖騎士開始沉迷其中了。

可是這一次,杜維配制的冰漿果汁里,除了普通的冰漿果之外,還有其他的東西:

欲望!

&#

很快,羅塞就感覺到了今天的夢境和往日不同!他已經干涸的靈魂,仿佛忽然被注入了一絲暴躁的力量。這股力量在他的身體里來回充斥,奔騰,流淌……似乎尋找著發泄的通道。

他覺得自己原本已經奄奄一息的肉體,忽然煥發了青春和力量,這種力量卻一點一點的吞噬著他的靈魂,最後的一道屏障……

先是充盈,然後是沸騰,最後則是幾乎要爆炸的感覺。

他從來沒有感覺到這種痛苦,也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痛苦。

神聖騎士是值得憐憫的,因為凡是被挑選的這些忠誠的戰士,所有的人都是禁欲的苦修者!從小到大,他們已經習慣于被嚴格的訓練之下,屏棄一些人類應該擁有的欲望,將所有的一切,奉獻給信仰!

所以,這種痛苦的折磨,對于羅塞來說。是陌生的……

他開始惶恐。

&#

終于,抱著頭痛苦的呻吟之後。羅塞抬起了頭。恍恍忽忽之中。他地思維在“夢境”之中開始退化,變得遲鈍和頑固。眼前的一片似乎都變得模糊不清,還出現了各種幻象。有嘈雜地兵器相交地厮殺聲,還有美妙地聖潔的贊美詩歌。

最後。他看清了眼前,似乎有一道白光!

“女……女神……”

羅塞掙紮著,他忽然身子開始劇烈地顫抖。

他看清了眼前的人影,可是卻又不敢相信。

難道……是因為我的虔誠和忠誠,感動了女神。所以她來救贖自己了?

明明這是一個昏暗地肮髒的水牢。可是那坐在台階上的白色的影子,那美麗聖潔的臉龐,籠罩在一團白光之中,讓人看不清晰。可是那聖潔地白色長袍。還有那碧綠地橄欖枝葉花環……

生平之中。從來沒有過這種激動。

女神來救贖自己了!是的。一定是這樣!!

神智不清的羅塞開始掙紮著,他的身體艱難地在水牢地冷水之中趟過,展開雙臂,蹣跚地朝著台階之上挪了過去——已經完全喪失了清醒意志地神聖騎士。甚至沒有發現,原本鎖著自己的鐵鏈,不知道什麼時候。早就全部打開了!

&#

聖女維羅娜驚恐的看著這個水牢里的人。這個人全身布滿了肮髒。只有那一雙已經發紅地眼睛。卻驚人的明亮,甚至帶著一絲……瘋狂!

終于,當一只冰冷的手,忽然抓住了自己地腳踝地時候。聖女很像尖叫。那冰冷地手指,就好像死人一樣——帶著死亡和腐朽地味道!

她很像叫,可是麻痹的身體。就連喉嚨的肌肉都已經不收自己的控制,隨後她口中只發出了一聲輕微地哼聲……那聲音,更像是呻吟!

&#

羅塞地一只手已經抓住了女神的腳踝。他不是故意的,實在是身體不受自己地控制,重傷脫力之下。他的身體已經極度虛弱了,勉強蹣跚著趟過了冷水,卻一頭栽在了女神的腳下!

他抬起頭,仿佛已經看見了女神對自己微笑……

“女神……女神……”羅塞很想跪在女神地腳下祈禱,做著最後的祈禱。

他現在更加確定了,女神是來救贖自己的靈魂地!

自己馬上就要死了,馬上即將死去。

而女神對于最忠誠的戰士的獎賞,就是死後,靈魂可以進入女神的懷抱而安息,享受永琲漯灝v和甯靜!

現在……大概就是這一刻了!

在這種最後殘存的意識的控制之下,羅塞真的感覺到自己仿佛已經飄了起來——這種感覺,仿佛是靈魂已經脫離了自己的身體,飄飄呼呼,朝著女神溫暖而博大的懷抱之中而去……

給我吧!給我永琲漯灝v和安息!讓我忘記一切的痛苦!

一切,都可以結束了!

神聖騎士心中近乎虔誠的這麼想著。

&#

聖女已經全身顫抖了,這個男人居然一頭撲進了自己的懷里!那冰冷的雙手抱住了

宛如一個嬰兒一般鑽進了自己的懷抱之中,他臉上的開,露出來的臉龐之上,帶著一種近乎迷亂的笑容。

瘋子!這是一個瘋子!!

聖女開始掙紮,這一刻,仿佛身體里重新凝聚起了一絲力氣,她試圖甩脫對方的雙手!

&#

羅塞感覺到了劇烈的顛簸……他開始驚恐了!

女神似乎要遠離自己而去……

不!請不要走!帶走我吧!帶我離開這里!離開這罪惡肮髒的世界!讓我安息,讓我長眠吧!忠誠的戰士,應該享受這樣的結局!

可是任憑他無聲的呐喊,可女神卻仿佛真的一點一點的遠去了。

羅塞驚恐極了,他試圖用力的抓住女神的最後一片衣衫……

難道,我被拋棄了?!

&#

嗤!

聖女聽見了這一聲讓人心驚膽戰的聲音,她感覺到自己身上那件聖潔而單薄的長袍被撕裂了,這個人的手指如鉤子一樣,死死的拽裂了自己的衣服。

而這個時候,更驚恐地事情發生了!

聖女清楚的看見自己的雙臂居然抬了起來——她自己分明沒有去控制!

瞬間,她明白了一切!

這是魔法!是杜維弄的魔法!!

&#

杜維就站在水牢之外。他的手指輕輕地勾了幾下——這是一個操控傀儡術魔法。

就好像自己當初第一次被白衣甘多夫帶去冰封森林,甘多夫控制了自己的身體,讓自己抽自己耳光那樣。

同樣的魔法,他控制了聖女的身體!

&#

聖女的雙手輕輕撫在了羅塞的臉龐之上,手指僵硬。可動作卻很輕柔。

羅塞一臉迷醉,似乎已經要閉上眼睛了。

就在這一刻……

嗤嗤幾聲!

布帛碎裂的聲音,那原本就脆弱的白色長袍,化作了片片碎布飛舞開來!

在聖女地一聲悶哼之中……

&#

羅塞只覺得自己躺在一個溫軟的懷抱之中,可是為什麼,心中那沸騰的感覺卻越發的激烈了!

一股洪水似乎在身體里沸騰著,咆哮著,欲找到一個發泄的通道!

然後。當他全身猛烈的振蕩之後,忽然眼前一切,都亂了!

天旋地轉之後,當他瞪圓了眼睛,呼吸粗重地看著面前。

女神不見了!沒有女神!根本沒有!

面前是一個白生生的女人的身體,不著片縷。高聳的胸膛,白花花地肌膚,細長的手臂,用力勾著自己的脖子。

一種近乎罪惡的沖動。瞬間充斥了羅塞的腦海。

然後,他看見了這個女人身上地殘留的白袍……還有頭上的那橄欖枝葉地花環!

這……

他腦子里一片混亂,剛要說什麼,懷里的女子,卻忽然揚起了臉來。用她的嘴唇,堵住了羅塞的嘴……

&#

聖女的眼中滿是憤怒,可是她的身體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她就仿佛一個牽線的木偶一樣。

看著自己猶如一個蕩婦一樣的樓主了懷里的這個肮髒的男人。用自己的懷抱緊緊的摟住了對方,甚至修長的雙腿,也緊緊的盤住了對方的腰……

這一切,讓聖女感覺到了一種羞恥!

想起了杜維那冰冷而仇恨的眼神,聖女身體在哆嗦,她知道即將發生什麼了!

&#

羅塞在顫抖,他全身每一根肌肉都在顫抖。

雖然神聖騎士都是禁欲苦修者,但是這種人類的天性——被壓抑了幾十年的天性和本能,在此刻,在這種近乎死亡的絕望環境之中,在杜維親手配制的“冰漿果汁”之中,被完全的勾了出來!然後……爆發!!

沒有人教過他該怎麼做,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

可是,這種事情,是不需要人教的!而懷里的這個女人,熱情如火,她潔白的身體,她柔軟的芬芳,還有那冰冷而火熱的雙唇,纖細的雙手,都仿佛是一點一點的指引著羅塞,指引著他……

羅塞已經失去了理智和意識了。

他已經分不清懷里的人,到底是一個女人,還是……女神?!

終于,他最後一個半清醒的意識是:

難道,這就是死亡之前的救贖?

好像……很快樂……

&#

杜維就站在水牢之外,靜靜的站在那兒,冷冷的看著里面。

已經陷入了狂亂之中的羅塞,壓在聖女的身體之上,進行著一種男性原始本能的發泄。

然後,杜維冷冷的關上了牢門上的鐵

再繼續看下去了。

他轉過身去,低聲的歎了口氣,仿佛在自言自語:

“邪惡嗎?對待敵人,有什麼邪惡可言!哼!”

這一刻,他宛如一個真正的惡魔。

&#

強烈的瘋狂,並沒有持續太久。

羅塞是被一桶冷水潑醒地。

他醒來之後。感覺到全身的傷口被冷水激蕩之下在劇烈的躊躇,可是那種仿佛靈魂深處地躁動之火卻已經全部熄滅地感覺——這是一種痛苦和輕松並存地奇異感覺。

可是,隨著他清醒過來之後。他立刻就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了!!

一個年輕的女子無力的躺在自己的身下。那蒼白地臉上滿是仇恨。身邊,潔白地長袍已經被撕裂成一片一片,橄欖枝花環也扔在了一旁!

一切,仿佛還殘留著瘋狂過後的痕跡。

聖女很快就被人拖了出去。就在羅塞已經陷入呆滯的時候。面前,出現了一雙腳。

他抬起頭來,就看見了杜維。

這一刻,杜維站在羅塞的面前。那張臉龐高高在上,冷冷地問了一句:“這個夢很美妙嗎?”

這一句話。仿佛讓羅塞陡然發瘋了起來!

神聖騎士在這一瞬間。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陡然發出了一聲野獸一樣地怒吼,瘋狂地從地面上跳了起來,朝著杜維撲了過去!

可惜,他人在半空,就感覺到胸腹一疼,杜維地腳先踢在了他的小腹之上。接著,撲通一聲,羅塞跌進了水牢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他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水牢里的水已經被排干了。

“看來你的夢已經醒了。”杜維冷冷的聲音里帶著嘲弄:“現在,告訴我。神聖騎士。你的信仰在哪里?”

羅塞正要掙紮著跳起來,聽見杜維的這個問句。一下子就呆住了。

接著,全身地力氣離他而去,他就仿佛一個垂死地人一樣。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來了!

是的……我地信仰,在哪里?

&#

“你違背了神聖騎士地准則;禁欲!”杜維站在羅塞的面前,他地聲音冰冷。卻偏偏帶著某種說不出的誘惑和邪惡:“而且,剛才和你交合的女子,她並不情願,可是你卻和她發生了!”

杜維地話像鞭子一樣抽大著羅塞的靈魂:“她穿著女神的裝束……可是你卻看上去很快樂……哦,我的騎士。難道你就是這樣褻瀆女神地嗎?”

“嗚嗚嗚嗚嗚……”

羅塞忽然雙手抱著頭,低聲的哭了出來。

他真的是在哭,那種痛苦的嗚咽聲。帶著無盡的痛苦和悲傷,還有憤怒和慚愧。

在這一刻,杜維明白,這個神聖騎士,真地被自己擊垮了!無論是肉體還是精神!

“你和一個穿著女神裝束的女人交合了,而且……”杜維冷冷的接著說道:“還要告訴你地是,剛才那個女子,她的身份是你們光明神殿的聖女,維羅娜!”

羅塞的眼神空洞,仿佛已經沒有一絲的神采,可聽到“聖女維羅娜”這個名字的時候,他依然哆嗦了一下。他當然知道聖女維羅娜是誰。

“你看,你引以為驕傲的信仰,已經不存在了!”杜維的聲音就像是來自地獄:“不存在了!”

“不……不存在了……”

羅塞呆滯的聲音,仿佛是跟隨著杜維在輕輕的念著:“信仰……不存在了……”

“是的,不存在了。”

杜維冷冷的說完之後,轉身離開了水牢,這一次,他甚至連門都沒有關!

水牢里,羅塞抱頭坐在地上,肮髒的身體上滿是傷痕,周圍是惡臭的空氣,昏暗而潮濕。

而就在前面,那台階之上,是牢門!

牢門之外,有燈光,明亮的火光……

杜維站在牢門口,忽然轉過身來,看著里面的羅塞。

從羅塞的這個角度看過去,杜維仿佛就站在黑暗之中唯一的光芒之下。

然後,羅塞聽見了杜維的呼喊,這聲音,一字一字敲打在羅塞的心頭!

“前方就是門,你出不出來!”

上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還怕什麼?】    下篇: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天使軍團計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