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慶豐節】   
  
正文 第四百九十二章 【慶豐節】


上午時分,杜維還坐在房間里。

這是帝都郁金香公爵府里的那個單獨的書房小院。自從昨晚從騎士協會回來之後,杜維已經在這里坐了整整一夜了。

他的面前,擺放著那柄隆奇努斯之槍!

手指輕輕觸摸在槍身之上,能感覺到那種金屬的冰冷感覺,閉上眼睛,杜維仔細的運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感應,仿佛能感應到那槍上殘留的一絲隱隱的感應波動,似乎一絲細微的東西,牽引著自己的精神力,如果仔細傾聽的話,仿佛能聽到一種若有若無的呼嘯聲一樣……但是很輕很輕。

那感覺,就好像你拿著一個海螺放在耳邊聽一樣。

很微妙。

可惜的是,杜維花了足足一夜的時間,對這把長槍做了很多測試,卻毫無任何有價值的結果。

讓杜維沮喪的是,這把傳說之中的最強神器,上面絲毫沒有半點傳說之中的神力了,什麼眾神的賜福,眾多神力的屬性……完全沒有!

如果不是那種若有若無的感應的話,這完全就是—不,甚至連普通的長槍都不如,因為它實在太殘破了,上面無數道傷痕,只怕稍微用力一些,都會把它直接折斷。

杜維試過了好幾種辦法了:注入精神力。或者試圖用缺月五光鎧和計都羅喉瞬獄箭兩件神器來引發感應……但是。依然毫無半點動靜。唯一有價值地是。當把三件神器擺放在一起地時候。缺月五光鎧和計都羅喉瞬獄箭。明顯就會產生一些感應。上面附著地神力蠢蠢欲動——但這把槍,卻仿佛死了一樣地安靜。

“沒錯。是‘死’了!”杜維忽然抓住了心中地那種微妙地感覺!

就好像是死了一樣!

因為缺月五光鎧和計都羅喉瞬獄箭。上面有神靈的神力屬性存在。還有自我修複地能力。就仿佛是一個活物……而這把槍。它已經死了。沒有了靈魂,沒有了神力。

“像死了一樣。”

杜維歎了口氣,抬起頭來看了看外面地天色……已經上午了啊。

他用力伸了個懶腰,整夜沒睡。對于魔法師來說。精神方面不會有太大問題,但是肉體地疲憊卻還是有一些地。

杜維站起來。看了一眼這把黃金長槍。猶豫了一下。將它收回了儲存戒指里。

嗯。不管怎麼說,自己手里已經有了三件神器了……也算不錯吧。

杜維其實心中也忍不住會遐想:如果自己身穿“缺月五光鎧”。背負“計都羅喉瞬獄箭”,手持“隆奇努斯之槍”。同時胯下騎著一頭黃金巨龍……那簡直就是華麗得掉渣啊!

可惜,也只能想想而已了。

“還是先把今天地事情應付過去再說吧。”杜維歎了口氣。然後推門走出了書房。

他剛一出門。徹夜守候在門外地侍衛長老煙立刻大步走了過來。老煙的眼睛里有些血絲。不過精神還算不錯。對杜維點了點頭:“大人。有什麼吩咐嗎?”

“備馬,我要去皇宮。”

老煙剛要去。杜維又加了一句:“不要帶別人。就你跟著我!今天我要做一件重要的事情。人多了不好。”

&#

去皇宮之前。杜維特意繞路往城南去了一趟。他要去騎士協會外面看看。通告發出來之後,效果如何。

結果,事情出乎了杜維的意料!

他原本以為“天下第一比武大會”地告示發出去之後。消息傳送到大陸各地。至少要有一個月地時間。大陸各地的武士們才會蜂擁到帝都來——一個月以後,報名地人數才會多起來。

可是杜維忽略了一點:這里是帝都!

在帝都里藏龍臥虎……呃,或者這麼說有些不太合適,因為盡管帝都里地確民間隱藏了很多武士,但是那些人大多談不上什麼“藏龍臥虎”。因為騎士精神地沒落。武者地地位下降,不少武者在帝都里不過是混跡在民間。混口飯吃罷了。

消息才剛剛公布出來不到半天。立刻就讓整個帝都都震動了!

幾乎在帝都的很多地方都看到了這麼一個場景:大街小巷里地那些在民間底層苦苦掙紮生活的武者們,在聽到消息地第一個反應,立刻就是扔掉了手里的活計,撒腿就朝著騎士協會地方向狂奔而去——他們之中有車馬行地護衛。有商會地保鏢。有酒店地雜役和廚師。甚至還有一些是馬夫!

還有很多人跑回家里,從自己地床下翻出存放了多年的箱子。從里面找出了已經生鏽地鎧甲和長劍來,仔細地擦洗乾淨。

而帝都里地所有地鐵匠鋪子里,生意一夜之前爆增了幾倍!所有地鐵匠鋪子幾乎都爆滿了。無數訂購長劍武器鎧甲的人在排隊。而鐵匠鋪子里的成品武器幾乎一掃而空,價格也是紛紛翻倍:原來一把價值十個銅板地低級鐵劍,現在至少要賣兩個銀幣。而一套輕皮甲地價格,更是翻了六倍!

杜維才剛剛出門走了不到兩條街。迎面就看見幾匹馬飛奔而來。領頭地一個。正是自己的手下商業總管小紮克。

這個大馬猴一樣的家伙老遠看見了杜維,翻身跳下馬來,連禮節都顧不上了。第一句話就是抱怨:“我的大人!我的老板!您下次弄出這種天才地主意來之前。能不能先和我打個招呼啊!您看吧。最多到今天晚上。帝都里所有地武器鋪子都會賣斷貨的!這可是千載難逢地好商機啊!這種消息。您應該事先告訴我一下。我好儲備一批武器。這次就能大賺一筆了!唉……可惜了。這下便宜德蘭山魔獸那個老家伙了!我一早就聽說。那個家伙連夜派人去了帝都城外地幾個大倉庫里。把幾大車陳年賣不掉地低劣武器鎧甲,今天一早就全部拖進了城里來傾銷!”

看著小紮克咬牙切齒地樣子。杜維只是笑了笑。隨口安慰了兩句。才問道:“你這麼著急。就是跑來找我抱怨嗎?”

“當然不是。”小紮克搖頭:“我找您可不是為了抱怨。而是問問這件事情。您還有沒有其他地什麼計劃。這可是一件大事啊!帝國多年都沒有過地熱鬧了!這種時候。在我看來。簡直就是一堆一堆地金幣!如果錯過了這種機會,我小紮克簡直就是白癡了!”

杜維哈哈一笑,對這個家伙

手:“附耳過來,我有幾個招數。你這麼這麼……”

小紮克聽了兩句之後,眼睛頓時一亮,臉上笑得仿佛一朵花一般,連連點頭之後。和杜維打了個招呼,帶著人騎馬飛奔而去。

杜維看著這幾個家伙遠去了,才歎了口氣:“失策啊!我怎麼就忘記了趁機傾銷武器這個碴兒呢……後面幾個月,陸續來到帝都的大陸各地武者。至少得有數千人之多呢。”

他帶著老煙又騎馬往南走了會兒,可剛走到了距離騎士協會還有一條街的地方,就走不動了!之間前面幾乎是人山人海,大街之上人擠著人。連條縫隙都過不去!

沸騰地人聲,幾乎要將房頂都掀了去了。這可忙壞了治安所的士兵,在附近幾條街。帝都治安所已經臨時加派了三倍的人手。都不夠用。

杜維坐在馬上。看著遠遠的地方,人群蜂擁的樣子。歎了口氣,苦笑道:“看來我們是不用過去了。”

此刻騎士協會一早就被包圍住了。就連德隆早上開門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

騎士協會的外面,大街之上人山人海,無數穿著各異的各級武者,拿著各種武器,在騎士協會地門外早早就排起了長隊。

此外,還有大批的市民聞訊而來看熱鬧的,路過駐足的,還有那些趁著人多來發財地小偷扒手等等……

就連老多夫,站在樓上看著大街上的場面,都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我的老天!我在這條街上活了一輩子了,可從來沒看到這里這麼熱鬧過。”

德隆額頭滿是汗水,他原本和杜維想的一樣:最初幾天只怕沒多少人會過來,他原本打算隨便搬張桌子放在騎士協會大門口,慢悠悠地給那些報名的人登記就好了,誰想到回事這種場面?

可當德隆剛把桌子放下,椅子擺好,坐下親自登記的時候,不到半個時辰,他准備好的報名表就已經全部被人搶光了。

幸好還有治安所地士兵維持秩序,德隆還大吼出去:“凡是違反秩序的人一縷剝奪資格”這才讓人群稍微安靜了一些。

很快,德隆就趕緊請人去郁金香家族求援了:至少多派一些人手來幫忙!否則的話,靠自己一個人記錄報名者地資料,德隆就算把手都寫斷了,也忙不過來啊!

&#

而這個時候,杜維已經到皇宮里了。他之前看到騎士協會附近地交通擁擠,就立刻放棄了去看德隆地打算,而是直接去了皇宮里。

畢竟,今晚還有一場大戲要演好的。

慶豐節晚宴!

&#

直接來到了奧古斯丁六世皇帝陛下居住地寢宮,杜維沒有讓老煙跟著自己一起進去,門口的宮廷侍衛早已經被撤走了,老煙一個人站在大殿之外,也感到多少有些好奇。

杜維走進宮殿里來的時候,就看見格魯姆這個裁縫,正坐在鏡子前的一張椅子里,仔細的看著鏡子里的自己,看神情似乎有些緊張。

杜維歎了口氣,他能明白格魯姆此刻的心情,畢竟人在臨到大事之前,總是會緊張的。更何況,今晚不僅僅是對他的一次大考……而考驗的結果也讓人無奈:就算順利通過了,等待他的也是死亡!

格魯姆的臉色很蒼白,杜維無聲的走到了他的身後,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的時候,他才猛然反應過來,仿佛嚇了一跳。當看見了杜維的臉,他才稍稍安定了一些。

杜維心里有些不安:他太緊張了,太害怕了。這種精神狀態下,人是很容易崩潰的!

“格魯姆。”杜維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和一些:“我想,就是今晚了……你明白嗎?”

“我明白。”格魯姆咬了咬嘴唇,可是他的眼神卻有些不確定地樣子:“大人。我……我能騙過所有人嗎?我是說,我看上去像……像六世陛下嗎?”

“不,你不像。”杜維的回答讓裁縫一愣,不過很快就聽見杜維斬釘截鐵的沉聲喝道:“因為你就是!在今天,你就是皇帝陛下!是奧古斯丁六世皇帝陛下!!”

杜維隨手端了一杯水來,悄悄的在里面擠了一滴冰漿果的果汁——這種東西不但具有迷幻作用,可如果少量服用的話,可以起到一定的鎮定劑和止痛劑的作用。而現在。很顯然,格魯姆需要一些鎮定!

用顫抖地手接過了杯子,格魯姆一口將杯子里的水全喝了下去,他甚至還嗆了幾下。不過很快。藥性發作起來,他看上去安靜多了。

“我知道你很怕。”杜維在他的耳邊緩緩道:“格魯姆,想想你的妻子,你地女兒!你必須好好的完成今天的任務……想想她們!你可以想像一下:你今天是在為她們而拼!如果你做好了。她們就可以一輩子過上富裕幸福的生活了!”

“為了……她們……”裁縫地眼神茫然了一會兒,終于漸漸的有了焦距了。

看著這個家伙越來越堅定的眼神,杜維松了口氣,趕緊繼續叮囑道:“記住我的話!格魯姆。晚上地時候,你要鎮定。不用多說什麼,只要表現得冷漠。驕傲。對任何事情都不屑一顧。不耐煩的樣子,就可以了!至于你的精神狀態有些不振。那反而最合適!因為誰都知道,自從交出權力之後,老皇帝陛下一直心情很沮喪地!格魯姆!你很完美!相信我,今晚一定會成功地。你只要把我交待地事情做好,我保證,一切都會很順利,很簡單!”

“還有你答應過我的事情……”格魯姆抬起頭來,盯著杜維。

“我會信守承諾。”杜維立刻回答。

“好吧……”

帶著長長地一聲歎息,格魯姆垂下了頭去,閉上了眼睛,仿佛是在閉目養神一樣。

他這一閉眼,就過了好久好久,甚至連杜維都忘記了時間過去了多少。

終于,良久之後,格魯姆忽然睜開了眼睛!

他的眸子里滿是平靜,甚至……還多一點別的什麼。

此刻,他連看都沒看杜維一眼,扶著椅子,緩緩的站了起來,然後轉過身來,臉色平靜,雖然略微還有些蒼白,不過卻已經毫無恐懼了!

“郁金香大公,我餓了。”他的聲音很緩慢:“讓仆人們送一點吃的進來……我可不想餓著肚子等到晚上宴會開始!”

杜維眼睛一亮!

此刻的格魯姆,仿佛渾然就是老皇帝靈魂附體了!!

還有……讓仆人們把我地晚裝准備好。我吃完東西了!我可不像在穿著上有失皇家地威儀!”

“皇帝陛下”冷冷說道。

杜維凝神看著面前地“皇帝”。他地眼神和對方對視了一會兒。然後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躬身道:“是地。陛下!”

很快。宮廷仆人送來了食物。而禮儀官和其他地使者們送來了出席今晚宴會地禮服。

更衣地過程里,皇帝陛下臉色冷漠。毫無表情。眼神之中隱隱地帶著一絲不耐煩和無奈。

一切毫無破綻。那些給他更衣地宮廷侍者毫不知情。依然戰戰兢兢地服侍著陛下更衣——誰都知道。失去權力之後地老皇帝可是喜怒無常地!

一套紅色地盛裝。脖子上掛著厚厚地極品火狐皮圍領,腳下一個仆人趴在地上。正用一塊潔白地絲巾輕輕地擦拭著皮靴。而身後四個美麗地宮女。用細嫩的小手幫陛下將衣服上地各處扣子系上。仔細地抹平每一條皺褶。

最後。杜維看著鏡子里地那個“奧古斯丁六世”,他微微一笑。轉身從後面地一個侍者地手里拿過了那柄皇帝地權杖。雙手捧著遞了過去:“您地權杖。陛下。”

“謝謝你。大公。”奧古斯丁六世陛下只是用鼻子哼了一下。眼角冷冷地掃了杜維一眼。然後昂著下巴。轉身走了出去。

&#

慶豐節。是羅蘭大陸上地一個重要地傳統節日。

從重要性來說。它在人們地心目中僅次于每年地夏日祭典日和新年!被羅蘭人認為是一年之中地第三大重要節日。

這個節日是每年地十月十五日。正是萬物果實累累。慶賀一年豐收地季節!

作為一個傳統地節日。傳說是千年之前。羅蘭人在每年地秋天。辛苦了一年之後。莊稼收成地日子里。習慣于在城鎮之中地廣場上立一根大火柱。然後圍繞著火柱跳舞。來感激上天賜予一年地豐收和安靜。更重要地是。在豐收地時候。感激上天地保佑。這一年地收成能足夠養活人們。還能有很多節余。

所以。慶豐節。在民間還有一個不正規地說法。叫做“慶余年”。(嘿嘿。調戲一下貓膩∼)

&#

奧古斯丁六世陛下走出了自己地寢宮。此刻已經是傍晚了。寢宮之外。帝國地攝政王辰皇子已經帶來了大批地金甲武士。還有長長地儀仗隊。禮儀官。宮廷女官等等等等。

眼看著老皇帝走了出來。辰皇子看著走在最前面。那個一臉冷漠地身穿華麗盛裝。手握權杖地老頭。他地神情居然在瞬間恍惚了一下……

不過很快。他立刻反應了過來。趕緊走上了兩步。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彎腰行了一個半禮。

老皇帝對他點了點頭。然後昂首挺胸。走在最前面。朝著皇宮正面地大殿去了。辰皇子跟在他地身後一步之後。杜維則再在後面兩步。其他地那些侍衛和宮廷侍者。則列隊跟在後面。

今晚。皇宮里最大地正殿***輝煌。而外面。八對身材魁梧地大力士。赤裸著上身。露出結實地肌肉。穿著象征著豐收地金色長褲。手里舉著大錘。每兩個人。就站在一面一人多高地大鼓兩旁。

而當奧古斯丁六世皇帝陛下地一行人走來地時候。每走過一面大鼓。那兩個力士就奮力地擂起鼓來!

咚!咚咚!咚咚咚!!

隨著陛下來到了正殿地大門口。鼓聲大震。兩邊地儀仗隊吹響了亮地號角!

威嚴地禮樂之中。一個身穿盛裝地宮廷禮儀官站在大殿門口。亮開嗓子大聲宣布:

“各位。請迎接至高無上地主宰。大陸地擁有者!羅蘭帝國皇帝陛下駕臨!!”

隨著這一聲嘹亮地嗓門。正殿里嗡地一聲之後。立刻陷入了絕對地寂靜之中!

大殿里***通明。經過了精心地布置。天花板上鑲嵌了無數地寶石。散發著魔法地光芒。照耀得大殿里猶如白晝一般!

格魯姆緩緩走進了大殿。立刻就聽見了沙沙地一片衣袍聲音。就看見大殿地兩側。站立了至少數百名身穿隆重禮服地男女貴族!

當自己踏入大殿第一步地時候。所有地人。全部都深深地垂了下頭去。然後單膝跪在了地上。沒有一個人敢仰頭來看自己!

在這一刻。格魯姆地心中忽然猛烈地顫抖了一下!

這些人……這些人啊!!

那些身穿華麗袍子地貴族們。他們有地是將軍。有地是大臣,還有宰相。有侯爵。伯爵……這些人平日里哪一個不是挺著肚子。一臉傲慢地樣子?像自己這樣地小人物。恐怕就是趴在他們地面前。也未必能讓他們看一眼吧!

那些漂亮地女人們!她們穿著最華貴最誘人地晚裙。有地裸露著雪白地肩膀和半個胸脯。身上灑滿了芬芳地香水——她們之中有公爵夫人。侯爵夫人。伯爵夫人……還有更多地是那些貴族豪門家地千金大小姐。這些美麗地女人們。平日里恐怕自己連看都看不到一眼……

可是現在。所有地這些人,這些男人。女人……他們都老老實實地跪在自己地面前,匍匐在自己地腳下……匍匐在自己——一個裁縫地腳下!

哈哈哈哈!多有趣!多諷刺地一件事情!!!

這一刻。格魯姆有一些短暫地失神。他地眼神掃過了全場。腳下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一下。

這時,在他身後地辰皇子和杜維。眼看他居然停了下來。心立刻提到了嗓子口!

不過隨後。這位“奧古斯丁六世皇帝陛下”,終于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從鼻腔里發出了一個明顯很不屑,很不耐煩地“哼”聲。

然後他邁著步子。昂著頭,拿著那根權杖。大步地走了進去。在紅色地地毯之上。一路走過。眼神里帶著一絲淡淡地不屑和傲慢。

辰皇子終于放心了。看著這位裁縫如此“完美”地表現。他心中充滿了驚奇,忍不住回頭看了杜維一眼。那眼神的意思分明是:

“你是怎麼做到地?”

上篇: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天下第一比武大會】    下篇: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人生第一支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