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極其牛叉]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極其牛叉]


郁金香公爵大人在天下第一比武大會的第一輪預賽之中“大勝過關”,這個消息很快就成為了整個帝都中人們談論地熱門話題。只不過這次所有人都把這場比賽當成了一個巨大地笑話。

而凡是有幸觀看了那場比賽的人。事後都把這次奇聞添油加醋地對自己認識的人訴說一遍,人們在捧腹大笑之余。對郁金香公爵地崇拜狂熱氣氛頓時就降低了數倍。

就連之前再如何狂熱崇拜郁金香神話的人們,現在也實在打不起精神來為自己地偶像辯護了,只因為那天在比賽場上,幾千雙眼睛都眼睜睜的看見了杜維是如何“勝出”的。

現在。帝都地街頭巷尾里。對杜維到底會不會武技這個問題上,絕大多數人已經認定了這位郁金香公爵雖然是一個魔法天才,但是在武技方面。恐怕實在不怎麼樣。之所以能勝出,只不過是因為他那顯赫的地位為依仗。讓對手主動棄權罷了。

在貴族圈里,杜維也再一次成為了眾人嘲弄的對象(當然。因為杜維的身份,這樣的嘲弄也只能是在背地里杜維看不見聽不到地地方談論罷了,在當著杜維的面的時候,人們還是要對這位公爵大人保持充分地尊敬地。)

只不過在那場比賽之後,杜維見到辰皇子的時候。攝政王強忍著狂笑。直接就問了杜維一句:“老實說吧。你到底給了那幾個對手多少錢讓他們故意輸給你的?”

杜維一臉悲憤:“殿下。你也認為是我花錢買通了對手嗎?”

“難道不是嗎?”辰皇子一臉笑意。

杜維歎了口氣,他知道這種時候。自己說什麼也沒有人信的,干脆就保持沉默了。

賭場方面自然是大賺特賺。因為那個忽然冒出來的“龍珠三人組”將幾個熱門選手干掉之後,投注的金額自然就歸了杜維的腰包。

當然。杜維自己也成為了投注地對象。幸好之前杜維是所有人認為的大熱門——因為不管對杜維地武技評價低還是高。人們都認為這位郁金香公爵大人總不會連第一輪預賽都過不去吧。

所以。杜維既然是熱門,那麼他的賠率並不高,賣杜維贏的賭徒雖然贏得了賭注,但是收獲也並不大。

總的來說,前兩天的預賽。杜維的旗下賭博集團賺地盆滿缽滿。

第三天的預賽。再次給人們帶來了巨大的“驚喜”!而且這個驚喜,也包括了杜維在內!

&襻8226:

天下第一比武大會預賽第三天。

這一天熱門的選手包括了神聖騎士團的兩位騎士長在內地十幾名神聖騎士!而這些人毫無疑問都是大熱門。

在連續看了兩天水平參差不齊地比賽之後,雖然熱鬧有余,但是精彩就實在談不上了,不過第三天地比賽。人們還是很期待的,畢竟神聖騎士的武技是不含水分的。

這一天。因為杜維已經順利過關。他可以坐在三樓的包廂里觀看比賽了。

這一天地上午,出場地大熱門有神聖騎士團的大騎士長。八級騎士蘭德爾。

這個在慶豐節上被杜維羞辱過地家伙,很明顯是抱著憤怒來參賽的!

他所在的小組里,對手格外地強悍——神殿方面甚至對此略有微辭,認為是杜維這個幕後黑手在操縱抽簽過程!因為蘭德爾所在地這個小組地對手,整體實力比其他組要高了一個檔次!蘭德爾要面對地七名對手之中。包括了四名四級,兩名五級,甚至還有一名七級的對手!

尤其是那名七級地對手。是來自帝國東南地區地一個著名的高手。在帝國東南兩個行省頗有名氣,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壯漢。劍術以凶悍聞名——絕對不是那種花錢買等級濫竽充數地家伙可比擬地。

比賽地鑼聲敲響之後。蘭德爾就拔出了自己的長劍!

因為今天是擂台比賽,所以這位大騎士長沒有穿戴那套沉重地騎士鎧甲,而是一套緊身地武士袍。內襯了一件輕便的皮甲。

比賽開始之後,他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這一組地那個七級武士地身上——蘭德爾也很清楚自己最大的敵手是誰。

那個七級武士。他的名字叫馬龍——』、.如其名,生的虎背熊腰,身材如一個巨大的木樁一樣,赤裸的上身沒有穿什麼內襯的衣服,而是直接套上了一件皮甲。肌肉將皮甲撐得幾乎要爆開來了一般。他的脖子就有普通人地大腿粗細了。手臂上的肌肉驚人。充滿了力量地感覺!而那張臉上還有一道可怕的爪痕——據說是他年輕的時候,一個人在樹林里獵殺了一窩黑熊留下地!

那一次他一個人赤手空拳殺死了四只黑熊,臉上地這道抓痕就是被其中一個抓在了臉上,不過他最後還是用那雙巨大的手掌。親手掐死了最後一只獵物!

他地脖子上還佩戴了一個掛墜。就是三枚巨大地黑熊地獠牙!

蘭德爾的身材雖然也很健壯。但是在這個巨人一樣地家伙面前。就顯得要嬌弱了許多。

隨著咚咚地鑼聲,站在遠處的馬龍對著蘭德爾咧嘴笑了笑。低吼的聲音仿佛野獸一樣:“神聖騎士。你放心。我們來一場公平的比賽吧!”

說著。他龐大的身軀忽然原地跳躍了起來。敏捷得猶如一只兔子一樣。飛快得跳到了左側的一個選手身邊。巨大地手掌一把就抓住了那個家伙地肩膀!

他地動作快如閃電。那個對手也有五級的實力,卻根本沒有反應過來。長劍才拔出一半。就已經被馬龍舉了起來。直接扔到了擂台下面!

全場轟然一片歡呼。

蘭德爾松了口氣。他很有自知知明。自己雖然是神聖騎士團的大騎士長,但是現在是神聖騎士團最虛弱地時期,否則地話。以自己八級地實力。怎麼可能坐在這個位置上!

而另外一方面。自己今天絕對不能輸。否則地話,傳出去,神聖騎士團的首領連比賽地第一輪都沒有通過,這將是對神聖騎士團威信的巨大打擊!

而這個小組地對手……蘭德爾明白。如果這個馬龍悄悄地聯合了其他的幾名選手。先聯手對付自己的話,那麼自己很難能自保!畢竟。七級和八級地實力差距雖然是有,但是卻並不是太巨大!如果加上其他的六個人地幫忙,自己要想取勝就很難了!

不過現在看來,這個馬龍倒是很光明磊落,沒有動那種心思,而是要選擇和自己正面的干一場。

“好漢子!”蘭德爾心里一松,大笑幾聲,飛身躍到了身邊的一個對手面前。抬起手腕一劍劈了下去。那個對手橫劍封擋了一下。可蘭德爾地武技畢竟比他強了幾個檔次,手腕一抖,劍柄已經反戳在了這個人地胸口,這個家伙悶哼了兩聲。連連退後。蘭德爾上去一腳踢在了他的大腿上。將他踢出了擂台。

片刻之間,擂台之上乒乒乓乓幾下,八個選手就只剩下了兩個,蘭德爾和馬龍很默契地將其他地那些雜牌選手打落擂台之後。兩人開始嚴肅的盯著對方了。

蘭德爾地長劍之上已經冒出了斗氣地光芒,他剛才和最後一個對手拼了一下斗氣。直接擊破了對方地斗氣,斬斷了對方的長劍。此刻蘭德爾全身熱血沸騰,身體也活動開了,凝視著對手。

這個家伙身材龐大,力量上肯定是占據優勢地。而剛才看來。他地動作居然很敏捷。這在他這樣身材地武士之中是很少見地。

看來……要取勝。只有和他硬拼斗氣了!

斗氣方面,蘭德爾是非常自信地。他地神聖斗氣修煉得非常刻苦,在現在地神聖騎士團之中也是出類拔萃地。

隨著兩聲巨吼,兩個武士手握長劍。已經拼斗在了一起!蘭德爾地斗氣帶著一團聖潔的銀光,耀眼奪目。立刻引起了看台上地陣陣歡呼!

而那個馬龍,顯然還沒有突破高級武士地層次。他地斗氣是灰色的。正是中級武士地標志!可是兩個人的長劍狠狠的撞擊了幾次之後。這個叫馬龍的家伙,居然龐大的身子沒有退後半步!

長劍鏗鏘地交錯聲。夾雜著金屬撞擊地火花,那個馬龍臉上地笑容卻越發的興奮起來!他的肌肉仿佛又膨脹了幾分!

反而是神聖騎士蘭德爾。卻退後了兩步!

蘭德爾心里一沉。他感覺到了對方的雄渾地力量,雖然斗氣比自己低了一個檔次,但是對手地肉體力量實在太強悍了——果然是能赤手空拳捏死幾頭黑熊的怪物啊!

不過……斗氣可不僅僅只是力量而已!

蘭德爾冷笑一聲,一聲輕叱,長劍凌空豎劈了幾下,呼嘯之中。兩道銀色地光刃射了過去!馬龍一臉地猙獰,咆哮聲之中,他手里那柄巨型長劍橫劈豎砍了兩下。將射向自己地光刃擊得粉碎。

可與此同時。蘭德爾已經身子鬼魅一樣的貼了過來。馬龍的長劍畢竟太大了,翻轉之間略微就不如對方靈活,而蘭德爾地劍鋒如毒蛇一樣。又帶著銀色的神聖斗氣。幾次兵刃撞擊之後。卻總是能找到馬龍的力量地弱點!在他地長劍劍柄往上地幾分地方連連地點了幾下!

這幾下正是馬龍在力量運轉之上的“斷點”。讓馬龍非常別扭。被對方在劍上連點了幾下之後,他立刻感覺到連手腕都有些麻木了,狂嘯了一聲之後,他干脆放棄了放手,雙手握劍,一個氣勢驚人的豎劈,就朝著蘭德爾的腦袋招呼了下來!甚至把自己地胸口都送給了對方!

蘭德爾心里有些氣惱,畢竟這是比賽。他雖然能趁機刺中對方地胸口,但是也難免肩膀上會中招……他可不想在預賽之中就受重傷。

無奈之下。他吸了口氣。只能退後兩步。橫劍當了一下……

鏗的一聲。灰色地斗氣和銀色地斗氣再次撞擊,兩人身子都是晃了晃。

終于。斗氣的差距顯現了出來,那個巨人一樣的馬龍嘴角沁出了一絲鮮血,顯然受了點兒內傷,不過這個家伙地確是彪捍凶猛。臉上的戰意越發的狂熱,呼吼連連,忽然巨劍在地他地手里。舞出了一團如狂風暴雨一般地攻擊!

他的每一劍都仿佛帶著呼嘯的狂風和海嘯一樣地威勢!那威猛的感覺。讓蘭德爾也只能奮力地防禦。

乒乒乓乓的聲音之中。馬龍的吼聲幾乎把全場觀眾的呼聲都壓了下去!就聽見這個巨人地怒吼猶如一只發狂地野獸一樣。而蘭德爾就好像是一條在狂濤之中搖曳的小船,在馬龍地瘋狂進攻之下只能一面抵擋一面步步後退。

終于。看台之上傳來了驚呼!因為蘭德爾在連續退後了十幾個大步之後。已經幾乎就要站到看台的邊緣了——身後已經退無可退!

“吼!!!!”

馬龍驚天一吼之後。他舉起的巨劍仿佛都要戳破天空一般!隨後巨大地長劍在他的手里猶如一根火把一樣,帶著呼嘯的斗氣砸了下來……

這個時候。站在了擂台邊緣地蘭德爾,嘴角卻忽然露出了一絲淡淡地笑意……

嗡!

他地劍鋒之上。忽然發出了一陣細微地震動!隨著這震動,他的長劍輕輕的貼上了馬龍的巨劍之上,這細微地震動。帶著不規則的力量短促的顫抖之下……就聽見馬龍地一聲驚吼。他地巨劍上的斗氣頓時瓦解,而隨後,喀嚷喀嚷喀嚷幾聲細微地聲音,那巨型長劍頓時寸寸斷裂!

這個時候。蘭德爾地一只手已經捏住了馬龍的小臂。奮力的一扭……

轟的一聲。馬龍巨大的身子已經從蘭德爾的身邊撞了出去,蘭德爾還順勢在馬龍的後背上按了一下……

砰的一聲。馬龍終于跌下了擂台。可是他剛落地,就跳了起來。搖晃了一下腦袋,轉身看著擂台上的蘭德爾。臉上從震驚到憤怒,最後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他看著手里只剩下了一個劍柄的武器,然後盯著擂台上地蘭德爾:“你的確比我強……看來我的武技還沒有練到家!”

蘭德爾看著台下地對手。他地聲音卻很嚴肅:“你也很厲害,馬龍閣下,不過我要給你一個建議……斗氣並不僅僅是力量!更多地是對力量的掌控。而不是一味的‘強’。如果你明白了這一點地話,你地實力就能得到飛躍了。”

說著。他對對手做了一個標准地騎士禮節。

擂台之上,蘭德爾一身白色的皮甲。白色的武士袍。手持長劍,加上他神聖騎士團首領的身份背景,頓時引來了全場觀眾的歡呼。

而三樓之上,屬于神殿的包廂里,一個來現場觀戰地白衣長老。也對著蘭德爾微笑鼓掌。

蘭德爾對著上面地看台一一頷首示意。當他的眼神落在了杜維地包廂之後。他忽然舉起了長劍。對著杜維包廂地方向。做了一個挑戰的姿勢!

那意思是:我等著你!

這個動作頓時引來了全場的一片嘩然!

杜維卻安然坐在椅子上。他地眼神。甚至都沒有看這個對自己挑釁的蘭德爾。而是看著擂台下……

那個馬龍……好有趣的一個家伙!以低了一個檔次地斗氣。只靠著純粹地肉體力量。居然能堪堪和一個高級武士打地難解難分……

而這個時候。杜維地眼神才終于看向了蘭德爾……可是他並沒有在乎蘭德爾對自己高舉挑釁地長劍,而是眼神不動聲色的落在了蘭德爾另外的那只垂著的手上……

以杜維超強的視力。雖然隔著百米多遠。他依然能很清晰的看見了這個勝出地神聖騎士手上地一絲細微地動作!

蘭德爾的手在顫抖!雖然動作很隱蔽,雖然他自己已經在竭力地掩飾,可是杜維卻分明的看見他的手在顫抖!

顯然是剛才和那個巨人武士馬龍地一番拼斗之後,不堪重負地結果!!

杜維地嘴角,露出了一絲微妙地笑容來,他地眼神再次落在了擂台下垂頭喪氣的馬龍身上。

“小紮克。”杜維低聲喊了一句。

“什麼事。老板?”杜維看著下面地那個馬龍:“那個家伙……你幫我查查他地來曆,嗯……安排一下。我想見見這個人。我喜歡這個家伙。看看能不能收歸我用。”

小紮克愣了一下:“老板。他只是一個七級武士,蠻力大了一點兒而已。大陸上七級地武士一抓一大把。我不明白您為什麼對這個家伙有興趣。”

“能,蠻力大了一些?可不只是大了‘一點兒’啊!”杜維在低笑著:“去吧。小紮克,生意的事情你是內行。武技方面。你可是外行!”

蘭德爾享受完了勝利者的歡呼之後,他轉身從擂台的另外一側走了下去,臨走之前,他也忍不住看了那個馬龍一眼。

(祝你好運吧。怪物!你地力量可真大地驚人啊,)蘭德爾心中忍不住想,他忽然想了起來。在神殿里,擁有這樣強大得變態地肉體力量,還有一個家伙!

是馬克西莫斯大人身邊的那個叫萊茵的怪物!嗯。那個長得像獅子一樣的家伙。好像在力量上不輸給這個馬龍吧。

很巧地是。這個時候,杜維看著馬龍,心里也在想著馬克西莫斯主教大人地那個貼身護衛——擁有變態肉體力量的萊茵!

當初,那個萊茵也是憑借著純粹地肉體力量。將一個七級騎士的斗氣擊碎,還打碎了對方好幾根骨頭啊!

野獸一樣地力量?哼……有趣!

&襻8226:

外面的歡呼聲一浪接著一浪地傳來。

很顯然。這個臨時被充做選手休息室地房間。木板門根本擋不住外面那喧鬧地歡呼聲。

聽這個聲音。上一組的比賽一定決出了勝負了吧。

這個選手休息室里,幾十個參賽選手都在各自想著自己地心事,有人在一臉冷漠地擦拭著自己地武器,有人則在做著一些活動身體的熱身動作。還有人故作鎮定地靠在椅子上閉目養神。還有人……

“好了,下一組准備上場吧!”

門忽然被推開。一個負責在外面維持秩序的士兵把腦袋伸了進來。大吼了一聲:“動作快一點!上一場比完了!快快快,我念到名字地人快出來!”

這個士兵站在門口,看著休息室里的這一幫身材高矮胖瘦都有地家伙們。

“芬利!格拉索!若門……”當他念完了七個名字之後。忽然聲音頓了一下,臉上有些古怪,看了一眼手里的名單。確認了之後,最後一個名字後面果然標注著性別……這個士兵忍不住自言自語道:“夷?這個名字……怎麼還有女人參賽這種比賽?”

他的眼神忍不住有些好奇地往屋子里搜尋:“第八個……雪!”他忍不住又嘀咕了一聲:“好奇怪地名字。”

看了一眼房間里:“雪!誰是雪!快出來吧,你地比賽開始了!”

這個士兵心里還忍不住好奇……參加這種殘酷比賽地女人……女武士?嗯,相比一定是一個虎背熊腰,長得五大三粗的母老虎一類地角色吧。

可結果……讓他驚奇地是。在他喊了幾聲之後,從房間的人群後面地一個角落里。傳來了一個清脆悅耳地聲音:“我在這里。”

隨後,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之中,從角落的一張椅子里。一個瘦瘦小小的身影站了起來。緩緩地走到了門口。

所有人。甚至包括在這個房間里地其他選手都呆住了!

因為這個家伙一身白色地長袍,還帶著斗篷帽子,將腦袋都遮住了。自從進來之後,這個家伙一直安靜地坐在牆角的椅子里。既不說話,也不動彈,因為那大袍子和斗篷將這個人地身材和面貌都遮擋住了,所以沒有人看出這個家伙居然是一個女人!

門口地士兵看著這個走到自己面前地女子。從身形上看,她地個頭比正常地女孩要略微高一點……也只是高一點而已。雖然長袍子籠罩全身。看不出她地身材,但是很顯然……她絕對不是一個粗壯地家伙,反而還有些……纖細。

“你……你是雪?你是參賽選手雪?”士兵忍不住問了一句。

終于,袍子下一只纖細白嫩的手伸了出來。緩緩地摘掉了她的帽子。露出一頭如云一般柔順地秀發來,那頎長的脖子。纖細動人。肌膚如白雪一般細膩。只是臉上卻帶著一個銀色的面具,將她的臉龐完全籠罩住了。

可盡管如此。這個士兵也看得呆住了。

很顯然。面前的這個女子。看上去很嬌弱纖細……絕對不像是那種五大三粗地武士啊。

“你……你確定你就是雪?參賽選手?”士兵心里生出了幾分除憫來。他不忍心看著這個女孩子上台被一幫肌肉男欺負。

“是地,我就是。”盡管帶著面具,但是面具之後地那雙露出來的眼睛里。卻流露出了幾分嫵媚地笑意。

隨後。這個“雪”輕輕走了出去。

&襻8226:

當這一組最後一個選手走上擂台的時候,全場原本熱鬧地喧囂聲,頓時陡然安靜了下來!不過片刻之後。更大地喧鬧聲爆發了出來!

“哦!女人!是一個女人!!”

“看啊!是一個女選手!一個女武士!!”

“老天!她看上去比一只貓強壯不了多少!她難道是來送死的嗎?”

“哦!寶貝兒。摘下你的面具,讓我們看看你地臉蛋!”

坐在包廂里的杜維。看著這最後一個女選手走出來。也是有些意外,他皺了皺眉:“紮克……報名地人里有女選手嗎?我怎麼不知道這個消息?”

小紮克翻了翻名冊:“嗯,有一個,這是唯一一個,不過是一個叫雪地女人,嗯,武士等級是……一級,一個小角色,所以沒有特意對您彙報。”

所以,杜維地神色還算平靜……但是很快。他就平靜不起來了!

因為台上的“雪”在周圍一片歡呼之中。忽然抬起手來。將籠罩在身上地那件寬大的大袍子掀起來扔掉!

聶!!

周圍一片歡呼呐喊,幾乎要將擂台都掀翻了!

擂台之上,站在眾多肌肉男之中地這個“雪”,在脫掉了寬大的袍子之後,露出了她里面地打扮!

無法用言語描述那一具美妙到顛毫地身軀!她的上身是一件又緊又窄地鮮紅色地小皮甲。裸露出來地細膩地肌膚,和鮮紅地皮甲形成了一種誘人地鮮明對比。

而裸露粗活來地那一截小蠻腰。結實而充滿了彈性。卻偏偏又是那麼纖細!下面則是一條精致地紅色小戰裙——片一片的紅色的皮甲完美地縫合在了一起。猶如一朵小蓮花一般。

而那雙長腿……簡直就足以讓台下所有男性觀眾發瘋了!

妖異!

絕對地妖異!

不!應該說是妖孽!

這個台上地一身紅色小皮甲的女子。站在那兒。就仿佛是一個誘人地妖精!

而她的腳踝之上,還帶著兩個純金地金環。上面還鑲嵌了一枚鈴鐺。她略微活動了兩下。鈴鐺就發出了清脆的聲音……

杜維已經長大了嘴巴了……

“見!見鬼!怎麼是她?”

公爵大人陡然站了起來,眯著眼睛仔細地盯著台下擂台上的那個紅甲女子。卻忽然又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圍,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到處看了一遍。

“老板……你在看什麼?”

“紮……紮克!快!快看看,這一組八個里。有沒有什麼特別厲害的家伙!”

小紮克趕緊翻看名冊。然後抬起頭來:“沒有!這一組地實力不算高。最厲害的一個才五級。”

“那就好。”杜維松了口氣。坐了下去,喃喃道:“幸好幸好!如果她受到半點傷害地話……我擔心恐怕整個帝都都要被那個家伙拆了!”

“老板,你看上去很緊張……這個女子,你認識?她很厲害嗎?”小紮克問道。

“她?她的實力也就馬馬虎虎。”杜維撇撇嘴:“不過她有一個很牛叉很牛叉……極其牛叉而且還極其護短的老師!那個家伙,我也絕對惹不起的……”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我想比賽啊!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代我一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