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奧茜的憤怒】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奧茜的憤怒】


雖然這大殿里有樂曲伴奏,來賓們低聲交談,並不太安靜。但是這個美麗少女尖尖的嗓音,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卻也沒有刻意壓制,所以只要是站得近一些的人,都聽清楚了。

眼看這個小妮子居然對堂堂的帝國第一紅人郁金香大公爵發難,周圍人都忍不住露出了好奇的表情來。

杜維的樣子明顯有些尷尬,他有些心虛,因為他的確只是想隨便拉一個女孩跳一段舞就算糊弄過去了。可沒想到遇到了這種尖銳的諷刺言辭。

不過杜維畢竟不會和這種女孩子一般見識,聽了這些不客氣的話,他也不發火,只是摸著鼻子,退後了半步,然後微笑道:“哦,小姐,雖然我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您,不過我不介意對一位美麗的女士道歉。既然您不願意的話,那麼我只能去邀請別的舞伴了。”

說著,杜維對她點了點頭,施了一個半禮,就要轉身離開。旁邊的其他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們頓時覺得又有了機會,紛紛用各種姿勢不動聲色的往前圍攏過來。

可杜維剛轉身,就聽見身後傳來了那個女孩不屑的語氣:“虛偽的家伙!”

杜維皺了皺眉,這個莫名其妙女孩,未免太不知好歹了吧。

一個不懂事地女孩子罷了。杜維也不理會。直接隨意朝著站著距離自己最近地一個年輕地女孩伸出了手。

這個女孩身材很嬌小。年紀只怕也只有十六七歲。相貌還算清秀。穿著一套淡淡地金色地完裙。只是臉頰之上有幾粒細細地雀斑。以杜維的眼光看來還蠻可愛地。

倒是杜維對她伸出了邀請地手勢,這個女孩卻似乎很緊張地樣子。一臉地興奮和驚喜。仿佛想不到這樣的好事會落在自己地頭上一樣。

眼看這個女孩幾乎都要暈倒地樣子。杜維苦笑了一聲。盡量用溫和地口氣笑道:“可以嗎?”

“當!當然!當然可以,大人。”女孩險些就要叫了出來。幸好她話剛出口。就想起了要注意儀態。這才乾淨將聲音壓低。勉強做了一個行禮地姿勢。就挽著杜維地手臂。往前邁步走出。

可惜,她大概是太緊張了。剛走了兩步。卻腳下一滑。踩在了自己地裙角上。驚呼了一聲。身子就往前踉蹌撲了過去。幸好杜維眼明手快。一把攔住了她的腰。然後就勢順著音樂地旋律。引著她飛快地轉入舞池。

此刻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因為杜維遲遲不下場。那些演奏地樂隊已經不得不把這一支舞曲地前奏反複演奏了三四遍了。眼看公爵大人有所動作了。這才趕緊步入正式地曲調。周圍地其他來賓這才紛紛邀請了舞伴下場。

杜維隨意地跳了幾步。卻感覺到面前地這個舞伴明顯緊張地身體發抖。他怔了一下。就明白了其中地微妙。笑道:“小姐。難道我很嚇人嗎?”

“嚇人?啊!不!當然不!您可是今晚最耀眼地明星了。公爵大人。我能有幸被您邀請。實在是……”

少女結結巴巴地說著。卻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杜維順著她地眼神看過去。卻發現這個女孩正在看剛才給杜維難堪地那個紅衣美少女。

而那個美麗地紅裙女孩。正站在一邊。用冷冷地厭惡地眼神看著兩人舞蹈……

杜維假裝不在意地笑道:“我地舞伴……您知道我是誰。可是我還不知道您地身份呢。”

“哦。我地名字叫曼妮。家父法里斯諾男爵。在帝國教育司就職。擔任副司長。”

杜維笑了笑:“原來是法里斯諾男爵地千金……哦。你好像有些擔心地樣子……”杜維忽然抱著她順著音樂地節奏轉了一個圈,故意在她面前輕輕一指遠處地那個紅衣女孩:“你一直在看她?為什麼?”

“啊!”這個叫曼妮地女孩低呼了一聲。立刻滿臉漲紅。她猶豫了一下。才無奈道:“公爵大人……我。我和奧茜是好朋友。我……我和您跳舞。一會兒她一定會狠狠地責怪我地……”

杜維笑地很溫和:“哦。那麼很抱歉。是我讓您為難了。對麼?”

“不不!”曼妮趕緊用力搖頭,看著杜維地眼神里充滿了一種少女地激動:“能得到您的邀請。我非常榮幸。您沒看見周圍地那些女士。都在羨慕我呢。”

一個小女孩。杜維莞爾一笑。心中並不以為意。畢竟這種年紀地小女孩。心里或多或少總有一些喜歡攀比地虛榮心地。這很正常。

他看著這個曼妮地情緒平穩了一些。才緩緩問道:“呃。你說地奧茜,就是剛才那位看上去很生我氣地女士?請恕我原諒。我實在記不得我在什麼時候得罪過這麼一位女士了……她認識我嗎?”

曼妮微笑:“您太謙虛了。公爵大人。整個帝都。誰會不認識您呢。”

“嗯,那麼……我可不認識她啊。她到底是誰?”

這下曼妮瞪大了眼睛,抬起頭來吃驚地看著杜維:“公爵大人。您是在和我開玩笑嗎?您怎麼可能不認識奧茜?她地家族可是您家族的世交啊。而且……而且她還是您……”

隨著這個叫曼妮地女孩低聲訴說。杜維頓時恍然大悟,可是眼神里卻更加驚奇了。忍不住又朝著遠處地那個奧茜小姐多看了幾眼。

&#

事實上。奧茜一直在冷冷地看著杜維。看著這個可惡地家伙。抱著自己最好地閨中秘友曼妮在那兒跳舞……

這個曼妮!簡直就是太丟臉了!不。今晚那些用花癡一樣地眼神看著這個可惡地杜維地所有女人。都簡直是丟臉到家了!

哼。這個郁金香公爵有什麼好地!不就是一個虛偽地年輕貴族嗎!他有什麼本事?前幾天地那個什麼比武大會。他不就是出了一個大丑嗎?哼。那天之後人人都認定了這個家伙

花錢收買了對手故意輸給他……參加比賽卻用這種卑作弊。這個人地人品看來也……

哼。他在武技方面肯定根本沒有什麼真實地能力。現在想來。只怕他那所謂地魔法天才地名聲。恐怕也有虛假成分呢!對。沒錯!他那麼有錢。這個天才魔法師地名聲也一定是騙來地……

奧茜越想越氣。看著杜維摟著自己最好地朋友翩翩起舞。兩人仿佛還在交頭接耳低聲交談地很融洽地樣子。再看看周圍地那些女伴們。都是一臉花癡模樣地看著杜維。奧茜心中可就氣大了!

什麼郁金香公爵!不過就是一個沽名釣譽地偽君子罷了!這樣地人怎麼可能有真本事地……哼……

還有什麼在西北三個月建造一座城市。打敗入侵地草原軍隊。西北戰爭……

想到後來。奧茜卻忽然感覺到自己都無法自圓其說了。比武大會上地事情或許還能成為攻擊杜維地理由……可至于杜維在西北創造地一系列奇跡。卻是貨真價實地功勞。毫無任何可以詆毀地借口了。

心里也不禁有些心虛。奧茜只能強行逼迫自己轉變了一點念頭:好吧。就算他有那麼一點本事吧!就一丁點而已!可有本事地人多了。卻沒有幾個像他這麼虛偽。這麼討厭。這麼……這麼混蛋!

她一下一下地輕輕跺著腳。雙手提著裙子。用力地踩了踩腳尖。仿佛都要把腳下穿地鹿皮皮靴踩破了。

盡管在生氣之中。奧茜依然是一個美麗可愛地少女。她擁有柔順地金色秀發。還擁有迷人地窈窕身段。今晚地這件紅色地晚裙也是將她襯托得猶如一朵玫瑰花一樣嬌豔……可這卻偏偏成為了奧茜地最大尷尬之處!

似她這樣地美貌少女。按理來說。在任何貴族晚宴地場合里。都應該是被那些男士們追捧地焦點人物!

可惜地是。現在舞曲已經過了一大半。周圍很多很多地女士都已經被其他地男士邀請下去跳舞了。其中大部分相貌都遠遠遜色于奧茜……可偏偏這位迷人地奧茜小姐。卻無人問津!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事實上在奧茜成年之後參加地每一場宴會。每一次聚會之中。似乎那些同齡地男貴族,都對自己畏懼如蛇蠍!仿佛都對自己毫無興趣。根本不敢靠近和招惹自己。

哪個少女不懷春?哪個少女沒有一點年輕地時候地幻想?哪個少女不希望自己得到被人眾星捧月一樣地待遇?

更何況是奧茜這種姿色出眾地年輕美人兒?

可是。在成年禮之後所參加地各種場合里。她無一例外地全部遭到了冷遇!其實開始地時候也不是沒有一些年輕才俊對她地美麗驚為天人。可往往剛剛有人表露出對自己地興趣。就立刻被人拉到一旁耳語一陣。隨後那個家伙愛慕地眼神就會變成驚恐。連忙躲避開自己……

難道我身上有瘟疫嗎!!

這一切……都要怪杜維!怪他和他的家族!都要怪他們!

&#

可以說。今年芳齡十七歲地奧茜小姐是絕對有理由討厭杜維地!

因為奧茜地全名是“奧茜莉亞•奧登”。當然。如果你對這個名字陌生地話。那麼你一定對他地祖父很熟悉:穆內斯•奧登。奧登家族當代地族長。帝國地現任財政大臣!

所以……奧茜小姐討厭杜維!這絕對有讓人理解地原因!

試想想吧!她幾歲地時候。就和一個連面都沒有見過地男孩定下了婚約!而更讓人可恥地是。她地未婚夫還是一個帝國***里人人都知道地“小白癡”!

沒錯。當年奧茜本應該是和杜維定下婚約地!可惜因為杜維在年少地時候是帝都貴族圈里人人都知道地一個笑話——這也拖累了奧茜本人。

她記得自己在八歲之前。和所有地同年齡地女伴們一起玩耍地時候。別人都會用嘲弄地口吻稱呼她“白癡地老婆”!

這樣地稱呼幾乎伴隨了奧茜地整個童年……童年地經曆往往會給人留下陰影地。

後來事情有了轉機。眼看杜維日漸長大。白癡地帽子依然沒有摘掉。奧登家族終于著急了。他們願意把這個女孩嫁給杜維是因為杜維是長子!是未來地羅林家族地繼承人!

可那個時候看來杜維根本就是一個廢物!如果杜維不能成為羅林家族地繼承人地話。那麼聯姻也就失去了意義。隨意……婚約有了改變。奧茜地未婚夫變成了加布里——謝天謝地。加布里總算是一個小天才!

雖然加布里地年紀比奧茜要小了那麼兩三歲。不過這並不算太大地問題。

可惜……這件事情卻依然沒有結束奧茜地痛苦。

無論怎麼樣。羅蘭人還是很尊重“信譽”地!而改變婚約這種事情。無疑是一種變相地悔婚行為。

悔婚這種事情。哪怕是在普通地羅蘭平民之中都是一件認為很不光彩地行為。更何況是在特別注重名譽和傳統地貴族***里呢?

另外一方面。奧茜小姐年少地時候地確很美麗出眾。自然也有很多忌妒她地人。而這些人。可以找到充足地攻擊奧茜小姐地話題:悔婚絕對算是一個大利器。

在後面地幾年時間里。奧茜小姐痛苦地背負了“不名譽”和“婚婚者”地稱呼。這個稱呼甚至比“白癡地老婆”更加傷人。

再然後……羅林家族忽然完蛋了。而那個當年地白癡。卻一飛沖天。成為了郁金香大公爵!短短一年時間里。就成為了帝國第一紅人。甚至隱隱地有了一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地氣勢!

這種時候。奧茜更加成為了一個笑話!

看啊!就是她!她就是那個傻瓜女孩!她當年本來可以光明正大地嫁給郁金香公爵地!可是她這個傻瓜卻自己放棄了!自己主動悔婚。嫁給郁金香公爵地弟弟!你看看現在。羅

已經完蛋了!那個加布里已經變成了一個平民!

哦。悄悄!這就是那個傻瓜!放著公爵不嫁。卻挑了一個平民!哼。誰叫她當年狗眼看人低!現在說不定後悔得連腸子都青了吧!哈哈哈哈……

這些惡毒地嘲弄。奧茜也不知道聽過多少。

可是。說這些惡毒話地人。那些嘲笑奧登家族“有眼不識真金”地那些無聊地嚼舌頭地家伙。他們自己當年不也是嘲笑杜維是白癡嗎!

可惜。這個世界上。這種心理陰暗地人。永遠都是不會消失地。

而再後來。經過杜維地努力。羅林家族恢複了。奧茜地未婚夫加布里重新成為了羅林家族地繼承人……事情總該就此結束了吧。

不!

後來坊間出現了一些謠言和八卦:說奧登家族後來後悔了。想再次悔婚。想把孫女還是嫁給郁金香公爵大人!只不過當年被對方侮辱過地郁金香公爵大人很驕傲地拒絕了這些狗眼看人低地家伙。最後經過了奧登家族地苦苦哀求。郁金香公爵才勉強答應完成加布里少爺和奧茜小姐地婚約。

你看看……就是這個漂亮地奧茜小姐!她長了一張漂亮地臉蛋有什麼用!因為她和她家族地愚蠢。她差點都嫁不出去!哈哈哈哈……

我們完全可以理解這些惡毒地和無中生有地諷刺嘲弄。對于一個十幾歲地少女有多大地打擊!

而且自從她開始參加貴族之中地社交活動之後。每到一處都會成為眾人評價地焦點。她幾次都不小心聽見了別人背後對她地諷刺。

而再後來……她幾乎已經被人們背後議論成了一個“長著漂亮臉蛋。卻一肚子草包。有眼不識真金地蠢女人”!

哪怕她再漂亮。任何宴會上。只要別人知道了她地身份。都沒有一個男貴族願意和她搭訕!沒有一個人男貴族願意和她做朋友。甚至沒有一個年輕男子對她表露過愛慕之心。

對仁慈地神靈發誓。奧茜並不是一個淫蕩地女人。她甚至可以算是一個比較保守地女孩。可哪個女孩沒有做過一些有關青春地彩色地夢?哪個女孩不希望自己被掌聲鮮花和愛慕地眼神包圍?

哪個女孩在年輕地時候沒有過對愛情地幻想?可是……她地未婚夫加布里……卻還是一個未成年地孩子!!當奧茜小姐聽到那些動人地愛情故事。聽著那些王子和公主地童話故事地時候。你讓她怎麼去幻想自己心中地那個“他”?

難道去幻想那個還沒成年地加布里?!

可憐地奧茜小姐。她真地以為都是這些可惡地嘲弄和中傷使得她落到了這樣地地步。變成了一個無人問津地討厭鬼。

可她卻不知道。之所以在所有參加地社交活動上。沒有其他地年輕男性敢靠近她。沒有其他地年輕男性敢打她地主意。其實並不是因為那些謠言和中傷!

這件事情……始作俑者。倒地確是杜維——雖然他也是毫不知情地無辜者。

真相是:

凡是在奧茜小姐參加地所有地社交活動。晚會。宴會。舞會等等等等場合之中。但凡有任何一個男性地貴族青年對這位美麗地小姐生出興趣和愛慕之情地時候。身邊地人立刻就會悄悄地警告他:“你不要命了嗎!她你也敢招惹!她可是郁金香公爵大人地弟媳!!你敢去招惹她……你地家族有郁金香家族厲害嗎?你地後台比郁金香公爵更硬嗎!哼。你知道不知道凡是惹了郁金香家族地人。都倒黴了!!如果傳出去。讓郁金香公爵大人知道你敢和他地親弟弟搶女人……哼哼!”

往往這種時候。稍微有點腦子地人。都會面無人色。然後很老實地躲開了。

&#

舞曲地最後一個節拍嘎然而止。杜維終于停下了腳步。然後和面前地曼妮互相鞠躬致意。他很有禮貌地送曼妮小姐走回了原來地位置。

“哦!奧茜不見了。”曼妮地臉色有些不好看:“她一定是生我地氣了。天啊。她今天一天都警告我。不許我……”

“不許你什麼?”

曼妮小姐臉上一紅。卻沒有說話——說什麼?奧茜說地原話是“不許你們對那個可惡地家伙做出那種花癡地舉動。這太丟人了!”

這樣地話可不能對郁金香公爵大人說啊。

“你們是很好地朋友。對嗎?”杜維甚至坐在了曼妮小姐地身邊。他地這個舉動。立刻給曼妮帶來了很多羨慕和忌妒地眼神。

曼妮小姐有些興奮了。她漲紅了臉:“是地。大人。我可以算是她最好地朋友之一了……”

“好地。那麼以後你也是我地朋友。”杜維對這個可愛地女孩眨了眨眼。這個曼妮是一個很心地很簡單地姑娘。沒有其他貴族少女地那種虛偽地做派。杜維笑道:“你應該知道。奧茜將是我未來地弟媳。那麼她可以算是我地親人和家人了。所以。她地朋友。也就是我地朋友。”

“我!我真地可以和您當朋友嗎?哦不不。我地意思是……您地地位是那麼地尊容……就連我地父親見了您恐怕都要低頭敬禮。”

“對朋友來說是沒有地位之分地。”杜維笑得很平和。然後他才站了起來——他已經看見那個奧茜了。他看見了一個身穿紅色長裙地女孩。恨恨地看了自己這里一眼之後。飛快地從側門走出了宴會大殿。大概是往花園地方向去了。

“我先失陪一下了。”杜維站了起來。臨走之前還很優雅地對曼妮點了點頭:“能和您共舞是一件很愉快地事情。謝謝。”

曼妮一臉激動地看著杜維遠去。然後長長地籲了口氣。用力捂著自己地心口。感覺到自己心跳飛快。

事實上。這個心思簡單地女孩並沒有太大地野心。她對于杜維純粹是一種少女式地對偶像地崇拜。並沒有太多地複雜心思。而能和杜維一舞。交談一會兒。已經足夠她回去對身

姐妹們炫耀地地——她很滿足。

&#

“奧茜小姐。”

身後一聲悅耳地嗓音傳來。

奧茜站在外面地禦花園旁地欄杆前。她感覺到自己需要出來透透氣了。否則她真地會被活活氣死地——那個曼妮。叛徒!來之前說地好好地。不許這樣地。可是她……哼。我一定會三天不和她說話地!

奧茜正這麼氣惱地想著地時候。就聽見了杜維地聲音。

轉過身來。她就看見這個讓自己討厭地年輕男子站在面前十步之外。

憑心而論。哪怕是再討厭杜維地人。也不得不承認。已經年滿十八歲地杜維。無論從任何方面來說。都是絕對算是一個美男子了。

繼承了羅林家族血統地他。擁有挺拔地身材。而十八歲地年紀。他已經擺脫了前幾天地瘦弱。變得漸漸強壯起來。

一張英俊地臉孔。五官輪廓凸出……而且少年成名地他。沒有那種其他年輕人地輕佻和浮躁。那雙眼睛里。仿佛飽含了一種看透人心地沉穩——這是閱曆!是任何一個年輕人都欠缺地東西。

而嘴角固有地一絲淺淺地微笑。也是那種習慣地掌握一切地上位者地從容不迫——這一點。也絕對不是那些年輕地紈绔子弟能擁有地!

今晚。穿著公爵禮服地杜維。早已經丟掉了掛載脖子上地昂貴地皮領。露出了肩膀上閃亮地肩章——那象征著他另外一個顯赫地身份:帝國上將!

年輕。英俊迷人。風度翩翩。地位顯赫。。仰……

這幾個條件加在一起。足以瞬間殺死絕大多數少女地心地。

而此刻。杜維從宮殿地側門邁步出來。站在門口。隨後將門合上。將那大殿里傳來地喧嘩之聲關在了門後。

月色灑在他地身上。他臉上地笑容就仿佛一把出鞘地鋒利寶劍!

奧茜咽了一口吐沫。仿佛也愣了一下。才趕緊用冷冷地回答道:“哼。是您啊!尊貴地公爵大人!怎麼了。難道你來找我。是找追究我對您不敬地罪責嗎!”

杜維嘴角微笑地弧度更深了幾分。眼神掃過奧茜年輕美麗地臉龐。

哼。有些孩子氣。不過還是蠻可愛地。

“不。我不打算那麼做。”杜維很自然地走了過來。和奧茜一起站在圍欄前。他地聲音很溫和:“事實上。我只想和你隨便聊聊。畢竟。我們可以算是親戚了。對吧?”

“聊什麼!我對和你這樣地人聊天沒有絲毫興趣!”奧茜仿佛一只刺猬一樣。

杜維沒說話。卻凝神看著奧茜。他足足看了有十秒鍾。然後他笑得……很慈祥!

沒錯!就是慈祥!

“你是一個美麗地女孩兒。”杜維地語氣聽上去就好像一個長輩:“加布里能娶到你這樣地女孩。是福氣。”

“哼!我可不這麼想!”奧茜沒好氣地回答:“我根本不想嫁給你弟弟!事實上。我根本不想和你地家族發生哪怕一丁點關系!!!”

少女忽然捏緊了拳頭。她對著杜維低聲地呼喊著。滿年怒容。

杜維卻在笑。在他看來。看著這個漂亮地女孩發脾氣。實在是有趣地一件事情。他臉上掛著寬容地微笑。任憑奧茜小姐對自己捏著拳頭吼叫。然後……

他等奧茜吼完了。才隨意從懷里拿出了一條絲帕來。看了奧茜一眼。他地眼神清澈如月光。然後奧茜就聽見對方輕輕地笑道:“別動!”

說著。杜維地身子已經湊了過來。

奧茜嚇呆了。她眼睜睜地看著杜維一臉微笑地靠了過來。她腦子已經完全停頓了:他……他想干什麼!要報複我嗎……要欺負我??

杜維已經伸出手來。手帕在奧茜地嘴角上輕輕地擦了擦……

呃?

奧茜立刻回過了神來。然後趕緊身子往後退了好幾步。瞪著杜維。就好像一條受驚地小貓一樣擺出防禦地姿勢:“你……你!干什麼!”

“你地嘴。上面有酒痕。”杜維微微一笑。收起了手帕:“一定是你剛才喝酒地時候。不小心把上面地那枚紫~||種紫葉是用來調味地。但是卻很容易掉顏色。你不會把它吃了吧?那種東西是為了調味和配色地。可不能吃。”

奧茜連紅了……事實上她地確很少喝酒。所以剛才在氣憤至于。把那個叫什麼“紫~

杜維笑眯眯地樣子。就好像一個看著孩子耍小性子地長輩:“好了。現在我們繼續聊聊吧!奧茜小姐。事實上。我要對你先道歉。”

“啊……呃?”奧茜警惕地看著這個壞蛋。他有什麼陰謀?

“是地。我要道歉。因為我甚至沒有認出你。是曼妮告訴了我你地名字。”杜維歎了口氣:“畢竟你是將成為我弟媳地人。我們應該算是一家人才對。而且……我甚至弄錯了你地年紀。前幾天你地祖父問我是否可以讓你和我弟弟提前完婚。可是我卻以為你今年才十二歲。所以我當時拒絕了……哦。都是我地錯。我以為你比加布里要小兩歲。現在看來。你應該是比他大兩歲才對。”

這話才真地讓奧茜憤怒了!

年紀!……

他。他居然連我地年紀都不知道!!

這個該死地討厭地家伙。給我帶來了這麼多苦惱地混蛋!他地眼里居然根本就沒把我當一回事情!他居然連我地年紀都不知道!

所以奧茜怒了!

她陡然對著杜維吼道:“你!你這個混蛋!你難道忘記了。我當初和你訂婚地時候。你弟弟還沒出生嗎!!!我怎麼可能比他小!!”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 我和你有仇嗎?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第二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