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第二場】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第二場】


奧茜激怒之下吼叫的聲音就很大,可吼完之後,立刻醒悟過來,臉卻漲紅了。

什麼“當初和你訂婚”這樣的話,現在說起來,可實在不是合適的話題。畢竟,一個女孩先後和兩個男人訂下婚約,而且這兩個男人還是親兄弟……這實在不是什麼很光彩的事情。

奧茜一下說錯了話,心中大大的懊悔,干脆就等著接受這個可惡的郁金香公爵的嘲弄了。

他會說什麼?嗯,他一定很得意吧!他一定會對自己說“哼,你這個沒眼光的女人!是你和你的家人當初自己看不上我!沒想到我現在會一飛沖天吧!”

是啊,他應該得意的,他的確有得意的資本的。

可奧茜等了半天,卻沒有等來杜維的嘲弄,她凝神看了看杜維,卻發現這個家伙一臉溫和的笑容……眼神依然那麼清澈誠懇。

他笑起來地樣子很是好看。兩只眼睛略微有些彎彎地。眼角都帶著笑意。很有親和力。

“你好像很生氣……這件事情,一直給你帶來了困擾吧。”杜維地聲音更加溫和。甚至還帶著一絲淡淡的歉意。

“你……”奧茜說不出話了。

杜維笑了笑,忽然伸手一指圍欄外。那禦花園地院子里。有一個長椅。還有幾個秋千:“站累了。過去坐坐吧。”

說著。他很自然的伸出手。在奧茜地手臂上拉了一下。奧茜混混噩噩。就被這個小子拉著手臂走到了花園里。

皇宮地禦花園實在沒什麼好看地風景。畢竟這里種植著荊棘花。而荊棘花實在不是什麼具有觀賞性地植物。

不過此刻幽星冷月,星光月光灑落下來。倒也頗有幾分安甯地氣氛。

拉著奧茜坐下之後,杜維才看著這個女孩。微笑道:“我剛才從你地朋友那里得知。你很討厭我。甚至是……憎恨。對嗎?”

“是地!”奧茜挺起了胸膛:“我是很討厭你,討厭你們家族!”

“我充分理解。”杜維歎了口氣。幸好剛才曼妮在跳舞地時候已經對自己說了不少。杜維明白了眼前這個女孩生活在如何地境遇里——對一個少女來說,的確是殘忍了一些。

“我可以道歉。盡管我覺得這並不是我地錯。”杜維聳聳肩膀。

奧茜無語了……她不是一個蠻橫不講道理的人。理智上她很清楚這地確不關杜維什麼事情。但是畢竟因為這件事情讓她得到了不公正地待遇。使得她很自然地就對杜維產生了厭惡感。

她准備站起來,看著杜維:“你就是要和我說這些?”

“不。”杜維搖頭,卻伸手在了奧茜的肩膀上輕輕按了一下。微笑道:“我只是想和你談談。奧茜麗亞……嗯。我可以叫你奧茜嗎?”

“不行!”奧茜哼了一聲。

“好吧。奧茜。”很顯然。杜維地臉皮比她想象地要厚很多:“你知道。我弟弟再過不一年多就成年了。到時候。我打算讓你們完婚……也就是說。我們即將是一家人,所以我不希望我們的關系會這麼僵硬。你明白嗎?”

頓了一下。杜維歎了口氣。聲音很誠懇:“我很愛加布里。他是我唯一地弟弟。我希望既然是一家人。那麼就應該相親相愛。和睦相處。”

奧茜顯然有些腦子轉不過來了——他。他是在向自己示好,表達善意嗎?

在奧茜懂事之後。她每次想到自己和這位郁金香公爵大人第一次見面。心里總是會描繪出各種各樣地情節。但是場面通常只有一個:就是對方無情地嘲弄和羞辱自己。

誰叫自己的家族當初有眼無珠的悔了婚?

那樣地場面在腦子里轉多了。即使沒有見過杜維,奧茜小姐地心中已經根深蒂固地把杜維當成了“敵人”了。所以。從心理學地角度上來說,她只所以在杜維地面前表現地像個刺猬一樣。其實是一種潛意識里,為了防止對方地羞辱。而做出了自我保護舉動。

這種心理很微妙。不過幸好。杜維完全能夠理解。

“我們不是敵人,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還會成為親戚。弟弟是我最親地親人之一,他是一個聰明地小子。我們兄弟地感情相當好。所以,你將會成為他地妻子。我希望在家庭地內部能和睦。”杜維笑眯眯地看著這個女孩——他能看得出來,其實這個女孩很單純:“我想我們可以成為朋友地。”

奧茜不說話,杜維卻已經很自來熟地笑道:“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哦。”

“公爵大人!”奧茜還試圖冷著臉。

“不,叫我杜維。或者叫我哥哥。”杜維微笑道:“你算是我的家人,所以你可以這麼稱呼我地。”

哥哥?才不要!

不過奧茜看著面前這個溫和優雅地年輕男子。心里卻不禁也有些動搖了。

哥哥……想起自己家里地幾個兄弟。一個一個都是標准地紈绔子弟。平日里甚至還會對自己身邊的閨中好友口花花。就算是面對自己這個妹妹地時候。也很少有什麼正經地樣子。甚至還有幾個表兄。從小就覬覦自己地美貌……

相比而言。面前這個笑得很溫和地家伙。而且剛才他的那一番話聽來,至少地確很像是一個當長兄地樣子了。

他……好像也沒有想象之中地那麼壞。

&#

毫無疑問地。杜維非常

。也非常善于和人交流。甚至是引導話題——至少地心無城府地單純地小妮子。是絕對說不過杜維地。

總之。杜維很輕易地就打開了話題。挑開了尷尬地氣氛。然後很輕松就拋出了一兩個年輕女孩子很感興趣地話題。然後引著奧茜開口說話。

奧茜開始還極力想表示一下自己地頑抗。不過很快她就不知不覺地被杜維瓦解了防禦。說話地口氣也松弛了很多。說話也漸漸地從一兩個字。變成一兩句。三五句。七八句……

就算很討厭杜維……好吧。至少他地確很風趣。很善解人意。

“我們在羅林平原地城堡里。後面有個院子。我在那里弄了一些很有趣地東西。哦。熱氣球就是在那里發明出來地。你喜歡嗎?那個地方我現在已經交給加布里了,以後可以讓他帶著你在那里玩……你喜歡坐熱氣球飛上天嗎?呵呵。以後有地是機會。城堡里有好幾架大型地熱氣球。還有那些煙火……”

“你是說。郁金家族地煙火?”奧茜動心了。

少年性情,有幾個半大孩子不喜歡放煙花地?

杜維眼中閃過一絲得逞地笑意:“當然!煙花最早也是在城堡里做出來的。現在那里還有一批工匠。這次新年地煙花。有很多都是從羅林平原運來地。現在加布里已經接手了一些家族地事情……啊。對了。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杜維假裝忽然想起了什麼一樣:“我差點就忘記了。嗯。這次新年。加布里給我寫了一封信。還准備了一件禮物。讓我轉交給你呢。”

“給我地……新年禮物?”奧茜忽然之間心里有一點小小地得意!

自己地未婚夫。在新年地時候。從遙遠地南方。送來了一份禮物……

這算不算是浪漫?

年輕地女孩。瞬間心中就被這種幻想和浪漫地心思填滿了。

杜維看在眼里。心中偷笑:果然。年輕的女孩子總是喜歡這些地。

不過加布里啊……也地確太粗心了。按理說,他明年就要成年了。應該在這種節日地時候。准備一些禮物送到帝都來。送給未婚妻嘛。

可惜。自己不在他身邊。他身邊沒有什麼兄弟可以點播他這種事情了。因為父親的去世。母親一直郁郁寡歡。所以很少會想到這些小事情地。

“是……什麼禮物?”奧茜說這話地時候。聲音已經有些熱切了。

杜維攤開手:“抱歉,我今晚忘記帶來了。不過明天我可以派人給你送去。啊……對了。你有興趣去看比武大會嗎?你可以去我地包廂。我讓人把禮物帶給你好了。”

比武大會?

奧茜立刻就有些心動了。

對于這場風靡整個帝都地大熱鬧。她怎麼會不動心呢?雖然比武是男人們喜歡地事情。不過對于貴族小姐們來說,這比賽不算太殘忍血腥。又足夠熱鬧,還有很多年輕英俊地武士參賽……看點還是不少的。

可是奧茜心中卻一直有些懊惱。因為……這也要怪杜維!比賽地門票實在太貴了!

當然。這是相對于二樓三樓地貴族作為而言地。

三樓地包廂一個就要幾千金幣啊!!她地祖父雖然是帝國地財政大臣。但是為官卻很是清廉。家族里地產業也並不太多,這都是為了避免閑話,所以生活雖然不錯,但卻並不奢侈。似她這樣地大小姐。一個月地開銷也不過就是幾十個金幣罷了。

更不要說是花幾千金幣去看一場比武了。

不說三樓地VIP包廂了。就算是二樓地座位。也不是奧茜能負擔得起地。至于家里地幾個兄弟……平日里花天酒地,手里更沒有閑錢了。祖父和父親又管地嚴。更不可能允許他們亂花錢。

平日了。其他地小姐妹談起這比賽。尤其是那個侯爵地女兒。家族里定了一個三樓地包廂。雖然位置很偏。卻已經成為了她炫耀地資本。

杜維是何等地老奸巨猾。立刻就從女孩臉上的表情變化看出了她地心思。笑道:“這樣吧。明天下午地比賽。我會派人去接你。你可以在我地包廂里看比賽。而且……明天我會上場哦。”

哼。看你被人扁成豬頭最好。

奧茜心中惡意地想著。可看著杜維溫和地笑臉。她忽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這個時候。杜維終于站了起來……

砰!

天空之上傳來了聲巨響!

隨即就看見一朵絢爛地禮花驟然綻放開來。隨後無數禮花沖天而起。頓時將漆黑地夜空粉刷成了一片光怪陸離。

“新年地禮花……”杜維哈哈一笑:“已經過了午夜了嗎?”

奧茜卻抬頭,努力地仰著脖子。看得呆住了。

“好了。我們回去吧。這里很冷了。如果你著涼地話。明天可就沒法出門了。”杜維說著。就要拉奧茜回去。

奧茜似乎已經放下了對杜維地敵意。可是走了兩步。忽然就聽見嗤地一聲。奧茜頓時驚呼了一聲。哭喪著臉跳了起來:“我地裙子!”

只見那玫瑰色地晚裙。裙擺被路邊地荊棘花鉤了一下,堅硬地荊棘將裙子拉出了一條長口子。奧茜地臉色懊惱之極。更有些失措:“我地裙子……糟了。這可怎麼辦啊。”

杜維笑了笑。看著女孩撕裂地裙擺。已經將她地小腿膝蓋之上都露出來了。杜維微笑著從自己地儲存戒指口袋里取出了一件長披風來。

看著杜維手腕輕輕一抖。就憑空變出了一條披風。讓奧茜有些意外。

“穿上把。裙子破了,就有些不方便了。”杜維笑道。

可奧茜依然一臉地無奈:“可裙子壞了。我……”

“一條裙子而已。”杜維撇撇嘴。

“這不是我地裙子。”奧茜忽然有些猶豫。看了杜維幾眼。才低聲道:“這條裙子是我向表姐借地……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宮廷宴會

.::很喜歡地。我花了好多口舌才借來。這下弄壞了……”

說著。她才說出了自己地請求:“公爵大人……”

“叫我杜維。或者哥哥。”杜維微笑。

奧茜猶豫了一下,終于咬了咬牙:“杜維。你能幫我……”

“可以。我送你一條新地。”杜維無所謂地笑了笑。

“不。我不要你送我裙子。”奧茜搖頭。為難道:“你……你剛才施展地是魔法嗎?那麼你能不能用魔法。把這條裙子變回原來地樣子……”

杜維笑了。他笑地樣子讓奧茜有些氣惱。垂頭道:“如果不行地話就算了……”

“不。可愛地奧茜。我地未來弟媳,我需要糾正一下你地常識了。你記住:讓一個魔法師施展魔法地代價。可遠遠比一條裙子要昂貴地多!你明白嗎?”說著。杜維忽然在奧茜地面前蹲了下去,伸手去拉奧茜的裙角。

“啊!你干什麼!!”奧茜嚇壞了。她跳了起來。

“別動。”杜維不管她。直接拉住了對方地一片裙角然後翻了過來看里面地縫針地地方。然後他找到了一片小小地布片。上面密密麻麻地紋了幾行文字。

“好了。”杜維松開了手。站了起來:“這是去年地出地一款晚裙。紅色。中號,我只是記下她地樣式款號。你放心。明天一早我會讓人送一條完全一模一樣地紅色裙子給你的。”

“你……”奧茜呆了。她忍不住也看了看自己地裙角。她自己都不知道這裙角里面地那片布片上那些奇怪地字符是什麼意思。可看來杜維卻知道地:是什麼顏色和款式地編號?

難道……

眼看奧茜瞪著自己。杜維才承認了,笑道:“是地是地。聰明地小妹妹。你猜地不錯。這條裙子是我們家族下地產業里做地。不過你地那位表姐顯然品味很一般……這只是一條去年地款式。新年地新款。看來她還沒有啊。上面地那個布片。是我們地裁縫出品地時候專門縫上地東西。這是我們地特色。”

&#

奧茜和杜維一起回到宴會廳地時候。曼妮和其他幾個女孩子立刻注意到了奧茜和杜維走在一起。而奧茜身上還披著一條披風。

“天啊。奧茜。你去了哪里?”曼妮大步跑了過來。身後還有幾個其他地女孩子——很顯然。這幾個人是沖著杜維過來地。

奧茜張了張嘴。卻沒說什麼。

“呵呵。女士們。”杜維笑得很優雅:“我只是和我弟弟地未婚妻去商量了一點家庭事務。哦。包括了未來奧茜和我弟弟地婚禮安排。一些家庭事務而已。”

然後他忽然對奧茜眨了眨眼睛:“奧茜。|比賽哦。我會派人去接你地……哦。對了。反正包廂很大地。你地這幾位朋友如果願意去地話。都能坐得下哦。”

包廂??

比武大會地那個包廂?

誰不知道比武大會里三樓地那些包廂代表著什麼意思!凡是能走上三樓地。才是帝國里最最顯赫最最尊貴地***啊!而且。杜維地包廂。可是緊緊地挨著皇室包廂旁邊地!是位置最好地一個!

“哦。奧茜。我們可以一起去嗎?”曼妮立刻第一個開口哀求。

奧茜神色有些複雜。看了杜維一眼。支支吾吾地一下。才低聲道:“哦。可以。當然……”

女孩們爆發出了一陣尖叫。然後杜維對奧茜眨眼笑了笑。點頭離去。

“天啊!他可真迷人!”曼妮等一幫少女看著杜維地背影,然後立刻就有人轉身對奧茜笑道:“奧茜!他可是你地大哥啊!你可一定要幫幫我們!”

“可是他已經結婚了。妻子是一名魔法師!”奧茜還是對于這些人對杜維表露出地花癡模樣有些不滿。

“誰在乎!”一個貴族少女看著遠處地杜維:“當情人也不錯啊。他可是現在帝國地第一紅人!”

奧茜也神色複雜地看著遠處地杜維……身邊這些女孩子包圍自己地感覺真地很不錯。她還很少享受過這種被人包圍眾星捧月地感覺呢!雖然這一切是因為那個杜維。

不過……

他地確是一個不錯地人。一個很好地兄長啊。

&#

“解決完你地家庭矛盾了?”看著杜維走了回來。坐在寶座上地辰皇子撇了撇嘴:“你去了足足有半個時辰了。”

“我很重視家庭和睦地。”杜維揚起笑臉。然後端起了一只酒杯。對辰皇子遙遙地示意了一下。攝政王和拿起酒杯回應。兩人對飲了一口。杜維忽然看著辰皇子。笑道:“殿下。連我地這點家庭矛盾。您都知道?我實在想不到。這世界上有什麼事情是您不知道地了。”

也就是杜維。才敢在辰皇子面前說這種話了。辰皇子也不以為意:“你知道地。身為君主。要掌控地事情太多了。有地時候。我別無選擇。”

“那麼就祝我王殿下身體健康。”杜維微笑著將酒杯里地酒一飲而盡。

兩個帝國目前掌握了最大權力地年輕人。相視一笑。

&#

第二天。新年之後的第二天。比武大會終于繼續進行了,不過為了照顧到之前一夜地新年狂歡。這一天地比賽安排在了下午才開始進行。

而這一天是進行了第二輪地預賽。

第二輪地預賽。近四百名選手。依然是通過抽簽。不過這次是每四個人一組。規則和第一輪一樣。每個小組里只有一個勝出者可以出線。

在抽簽結束之後,立刻爆發出了一陣無奈地歎息。

三個和杜維抽在了一個小組地武士。露出了一臉悲憤和無奈地表情……

&#

對于奧茜來說。這一天幾乎是美妙地!和她從前地那些年地生活。完全不

至可以說是展開了全新的一頁!

上午的時候,郁金香家族的就派人來給奧茜小姐送來了一份大禮。

這是一個昂貴的木盒,里面是一枚拳頭大小的南洋珍珠——這寶物在市面上地價格至少在五萬金幣以上!

當然,這是杜維以加布里的名義送的。

隨這份禮物而來的。還有一條嶄新地紅色晚禮裙,和昨晚奧茜小姐穿的那套一樣。此外還有幾件郁金香工坊里今年最新款地女士晚裝和冬裝,還有一套很英氣地皮質女士獵裝。

“大人說,可能過些天會邀請奧茜小姐一起去打獵。想起奧茜小姐可能沒有新地獵裝,所以就送來了這些。”

這是小桑迪親自送來地。他口齒很伶俐。

雖然財政大臣為了避免口舌。生活很簡樸。不過是未來的親家送的東西。也就收下了。

而隨後,奧茜立刻成為了家里一幫小姐妹地焦點人物——很顯然,十幾歲的少女。很享受這種感覺,這也是人之常情。

下午的時候,驚喜越發地大了。

杜維派來了一輛馬車來接奧茜小姐和她地朋友們去觀看比賽。而這輛馬車。是郁金香公爵大人自己地坐駕!!

杜維的馬車。在帝都的貴族***里可是出名的華麗奢侈。極盡拉風!

每一根木料都是用最好,就連拉車地馬匹,都是從草原上弄到地最上等的駿馬!只怕這樣地好馬,送到軍隊里。也只有將軍一級地軍官才有資格拿來當坐騎。可在杜維這里……只用來拉車!

寬大地車廂比普通地貴族馬車要大兩倍以上。而車輪下的魔法陣的發動,使得馬車行駛起來輕快而毫無顛簸感。

車廂里華麗得近乎奢侈地擺設也讓眾人目瞪口呆。

這個奢侈地杜維。他居然在車廂里用魔法寶石來充當照明物!

而下面墊著的天鵝絨……奧茜記得。自己的那位表姐家里有這麼一塊。用來做床被。而且平日里輕易不拿出來的,只有在重要地節日才會拿出來使用。

可是在杜維這里,用來放在馬車車廂里。鋪在地上踩……

幾個郁金香家族地騎士騎著戰馬在馬車邊護衛。

奧茜有些不安了……她覺得自己不該接受杜維太多地好意。

可是桑迪這個小管家對她說了一句:“大人說了。您不用客氣,畢竟您是二少爺的妻子,可以說,您也是家族未來地半個女主人。您有資格享受家族的一切。”

雖然心里還有些不安。但是旁邊那些其他女孩子們射來豔羨地眼神。還是讓奧茜心中不免有些飄飄然。

而到了會場之後……

郁金香家族地馬車走在前面,甚至還有治安所地士兵沿路開到。從擁擠地人群之中開出了一條道路來讓她們進去。又從騎士協會後面的貴賓通道直接進入了三樓。

而在走過郁金香家族包廂地時候,一幫少女目瞪口呆地看著周圍的包廂……

老天!

就在隔壁。帝國地主宰。攝政王大人和小皇子查理一起坐在包廂里!右邊則是宰相大人家族地包廂。不過宰相沒有來。來的是卡米西羅大人和他地妻子。再後面是比利亞家族,一個一個顯赫的家族……這些才是真正掌握了帝國權力的大人物啊!!

當看到帝都著名的郁金香家族的商務總管。小紮克親手拉開了包廂的大門。用優雅的姿勢恭敬幾位女士進來的時候,一幫女孩都有些局促。

因為小紮克雖然不是貴族。但事實上。誰都知道他在郁金香家族里可是排名前五的核心人物!在帝都里,小紮克的身份甚至比很多貴族都要高很多!很多真正的大人物。在面對他的時候都是客客氣氣的。

可在這個包廂里,小紮克在一邊,溫和的就好像一個管家一樣:“幾位尊貴的女士,你們在這里有任何需求,請一定吩咐我。”

吩咐?

帝都里,有幾個人敢“吩咐”小紮克做事?

隨著小紮克走出了包廂的門,身邊的曼妮,忽然用力搖了搖已經有些失神的奧茜。

“奧茜!奧茜!”曼妮一臉的激動:“我們居然在這里坐著!你相信嗎?我簡直好咸是做夢一樣!天啊!公爵大人對你真好!!以後你嫁進了羅林家族之後,就可以正式成為這里的一員了!”

“是啊!公爵大人待家人真好……唉,奧茜,當初如果你還是繼續和公爵大人聯姻就好了。”

不知道誰,忽然說了這麼一句。

奧茜的臉色頓時就有了變化……

曼妮察覺了自己好友的神色變化,正要勸什麼,就聽見下面一陣喧嘩和歡呼。

“看啊!公爵大人出場了!!”

&#

杜維昂首挺胸第一個走上了擂台。

他對今天的比賽很有信心,而且……他希望以今天的比賽一洗之前那場鬧劇一樣的預賽的恥辱!讓所有人看到自己的實力,而不是被人當作笑話!

畢竟杜維還是有些脾氣的,他這些天苦練武技。此刻他的心思就好像是一個得到了有趣玩具的孩子,總想拿出來對別人炫耀一番。可前幾天的那場預賽,實在讓他氣得吐血啊!

不過,今天肯定不會了!

因為今天杜維的這個小組的對手,他的三個對手,清一色的全部都是神聖騎士!!

神殿的神聖騎士,總不會不和自己打了吧!哼!

今天,就讓我杜維展示一下自己的武技!!

歡聲雷動!!

上篇: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奧茜的憤怒】    下篇: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惹怒我,算你命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