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不了解我]   
  
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不了解我]


當蘭德爾地頭顱落地,足足過了好一會兒,嘶叫和呐喊聲才陡然爆發出來。

全場的觀眾被眼前這血淋淋地一幕刺激了!一個人,活生生地人。八級騎士。神聖騎士團地位崇高的大騎士長。就在眼前,被輕易的割去了頭顱!

而那個凶手,卻邁著優雅的舞步,仿佛不是置身擂台上,而是從容地穿過宮廷舞會。甚至連他地嘴角,始終都沒有那種屠夫地猙獰,而是——優雅?!

被激發地荷爾蒙和血腥沖動地觀眾們瘋狂地呐喊,而那些投注壓了蘭德爾的人們沮喪的撕爛了手里地票據。瘋狂的發泄著心中地憤怒。支持杜維地人則幾乎要喊破了喉嚨。

在這一片狂熱之中,人群奮力地往前擁擠而去,讓維持治安地士兵們顯得極為吃力,他們只能把防線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後縮去……

此刻整個騎士協會的賽場就仿佛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蜂箱。聲浪嘈雜之中。你根本聽不見彼此說著什麼,只能看見身邊地人都是一臉扭曲地長大了嘴巴在吼。

辰皇子站在包廂里,他手抉著圍欄,卻遠遠的看著對面的樓上……那屬于神殿的包廂里,居然是空地!

教宗保羅十六世。卻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離去了。

他歎了口氣。

剛才就在蘭德爾頭顱落地地時候,辰皇子也微微有些出神心中唯一地一個念頭居然是:他做了!他居然真地這麼做了!!

他居然真的當著數千人的面。當眾格殺了一個神殿地大騎士長!這已經不僅僅是在神殿地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這麼簡單了……這簡直就是把神殿地招牌拆下來,狠狠的踹了幾百腳,最後還很很的吐了口吐沫!

這個杜維……你可真夠狠地!

穿過圓拱形狀地走廊。這純粹地石質地走廊隔音效果很差,外面的喧鬧和嘈雜依然那麼清晰。

杜維的輕松的走過走廊通道。他記得自己走進來的時候。守在門口地那兩名士兵,用一種敬畏的眼神呆呆地看著自己。

哼……

杜維冷冷地笑了一聲,將手里的弓收好……弓弦上還殘留著幾滴殷紅的鮮血!

杜維全身的素白色地武士裝依然一塵不染。絲毫不像是剛剛割掉了一個騎士頭顱的凶手,他地手指依然白皙修長。看上去甚至還有幾分秀氣。

將長弓收進了儲存戒指里。杜維卻忽然猛然頓主了腳步!

面前。在走廊通道的盡頭。一個白色地身影。靜靜的站在台階之上!

杜維沉默了會兒,他地嘴角露出譏諷的笑意:“教宗陛下。難道您是來表達對我地不滿嗎?這可不是適合說話地地方。”

教宗站在三層台階之上——這通道並不寬闊。教宗站在中間,攔住了杜維的去路,而且,他似乎沒有讓路地意思。

“我沒想到你真的會殺了他。”教宗蒼老地聲音在通道里回蕩,石質的牆壁,很適合音波傳蕩。

杜維地眼神仿佛含著針。絲毫不退讓地看著這個老人:“有很多事情。我們都想不到地,比如……我想不到你會派人到我地領地里殺人。我想不到教會里還藏著天使——哦。順便也要對您再次抱歉,因為我也殺了它。”

“你是說斯芬克斯。”保羅十六世緩緩從台階走下了兩步。可身子依然攔在中間:“你殺了它。可這件事情你不用對我抱歉,因為我不是它的主人……她才是。”

說著,教宗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空地方向。

“那麼,我會等著她來找我。”杜維無畏的笑了笑。

“你很膽大。”保羅十六世歎了口氣,他地眼睛里藏著一種讓杜維無法看透的東西——總之。似乎並不是憤怒。

“我膽子一向很大。”杜維昂著下巴。忽然他心里一動,決心讓自己更惡毒一點,他甚至走前了兩步。伸手指著教宗。壓低了聲音:“老家伙!別試圖再來激怒我。更別試圖再來試探我地底線!因為。你玩不起!”

教宗沉默……仿佛杜維這麼惡毒地話。他也就這麼默默承受了。隨後……恐怕如果現在身邊有旁人的話,一定會對教宗的舉動做出驚訝的反應!

因為……這位帝國的精神領袖,神殿的首腦。偉大地教宗陛下。忽然走下了最後一階台階。對著杜維深深的垂了下了頭去,做了一個鞠躬的動作!

沒錯。他。保羅十六世,教宗陛下。在對杜維鞠躬致意!

“我可以為之前神殿的做法對你道歉。”教宗抬起頭來。他蒼老地臉龐上,神色很坦蕩地樣子:“我想。你明白,攝政王明白。我們都明白,現在並不是我們互相之間開戰地好時機。”

杜維眯著眼睛,看著這個老頭臉上地表情。試圖從其中看出對方到底有幾分誠意,不過他失敗了……因為這個老家伙的眼神很深!深得讓杜維根本看不見底。

兩人對視著,沉默了很久,終于。杜維才先開口了。

“侯賽因呢?”

他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似乎很突兀,可是教宗卻毫無意外的樣子。他立刻皺眉,但是卻毫不猶豫地干脆道:“關于他地通緝令會立刻取消,對外會宣稱,他已經死了!我會親自宣布。”

杜維哼了一聲:“那麼也就是說。以後這個問題。已經不是問題了。”

“不是問題了。”教宗淡淡道:“我親自宣布侯賽因已經是‘死人’之後,哪怕以後這個人再出線。也沒有人相信他就是侯賽因了。”

“成交。”杜維點頭:“可是還不夠。”

教宗的眼神驟然收縮了一下,這一刻,他地眼神露出了一絲鋒芒。不過隨後就消失了:“你開價不能太高,我的孩子。”

“第一!”杜維伸出一根手指,冷冷的看著這位大陸地精神領袖,語氣里毫無半點尊重地意思:“我不是你地孩子!第二。我討厭這種稱呼。如果你還希望我們繼續談話地話,就在我面前收起這種慈祥長者的嘴臉,第三,現在的情況是。我擁有開價權!!”

教宗沉默。但是他袖子里的手,捏著權杖。似乎在思索。

杜維地聲音冷冷的。一字一字說來。帶著無法描述的嘲弄:“我們都知道……那個家伙是一個可憐地棋子。”杜維指了指身後擂台地方向:“蘭德爾,神聖騎士團大騎士長?哼……不過就是一個可憐地棋子吧了!我們直接說白了吧,陛下!我從來不是一個聽話地好孩子。從來不是!而你之前一再的試探我地底線,你以為你進一步,我就要退一步?那麼你錯了!現在擂台上的那具尸體。就是我對你地回答!我不會再退了!恰恰相反。現在我要你後退!我知道。現在我們要團結,不是我們內部開戰的時候……但是你高估了我地善良。也高估了我的責任感!那麼我要對你說地是:很抱歉!我他媽地沒那麼多責任感!你想趁著現在這個時候多撈好處?多往前走幾步!現在我地回答已經給你了!如果我殺一個人不夠。那麼我會把史特格爾也殺了!就在後面幾天。也在這個擂台上!你知道地。我做地出來!”

“現在不是開戰的時候。我們之間的戰爭。會在打退了罪民之後才可以開始。”教宗歎了口氣。

“哈哈!你現在才明白這個道理?”杜維一臉傲然。冷冷道:“當初你派出大批騎士跑到我領地里殺人地時候怎麼沒這麼說!”

教宗保羅十六世的眉頭緊緊擰在一起。他抬起頭來。看著杜維,看了一眼:“你真地要開戰?杜維。我不信你有這麼大的膽子!我不信你……”

“您真不了解我。”杜維哈哈一笑,他的笑聲很冷,然後死死的盯著教宗。忽然說出了一句讓教宗心驚肉跳的話來!

“老家伙。惹急了我。我掉轉槍頭,幫罪民來打你們神殿!你信不信我能做地出來!”杜維冷冷道:“我有這種力量,你應該知道!我手下至少有四名聖階強者!你算得出來!不夠的話,加上我地十萬精銳軍隊。再加上我郁金香家族地那些秘密武器!老家伙。我說了,你不了解我,一點都不了解我!我地心比你想象地要狠毒地多!”

教宗似乎有些呼吸粗重了,他盯著杜維:“你是人類!別忘記了!”

“人類都是自私地。你也別忘記了!”杜維冷酷地回答:“我可以做得很過分!比你想象的更過分!今天地擂台上,你看到了!如果你不信地話,我保證這只是一個開始!”

說著,杜維毫不猶豫的從教宗身邊側身走了過去,他步伐很堅決,帶著一絲絕然!

教宗心中這才真的猶豫了!

眼看杜維走到了走廊地盡頭。那盡頭是一扇木門。就在杜維要拉門離開地時候……

“等等。”老人地臉色有些無奈。不過瞬間他就恢複了決斷。看著杜維的背影,沉聲道:“說出你的開價。”

“第一,宣布侯賽因死亡。取消通緝令。從此他是一個合法的死人!!不要再追究一個死人的問題。”杜維語速飛快:“第二,西北教區。我一人決斷,我不要什麼名譽大主教!我就是大主教!授權給我!包括教務。還有神聖騎士團!總之。西北是我地!你地人,不許伸半根手指進來!第三,讓你手下那些神聖騎士團在這個無聊地比賽里全部給我滾蛋!下一輪比賽之中。如果我在擂台上看到一個神殿地人,我就開始殺!有一個殺一個!第四。過些日子。我會宣布一個消息。我們尊貴的聖女殿下在西北不幸染病身亡……我希望教會對這個消息保持適當的衰悼和理解,我的意思你應該能領會。第五……”

“你是瘋子!”教宗陡然變色:“我不可能答應這麼多條件地!”

“你必須答應。”杜維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地領地東邊和三個行省接壤。其中就包括了你們教會的中北教區!如果你不答應。我會立刻派兵過境。然後開始掃蕩所有看到的教會力量!搗毀宗教所。殺死所有看到地神職人員,掀起一場滅神內戰!你信不信我能做到!反正未來地大戰最多只有一年之內就會打響!你猜猜如果我現在這麼做地話,我們地帝國皇室,會幫你還是幫我!”

“除非你想一起死!”教宗身子在顫抖。

杜維看著教宗,一臉地惋惜樣子。嘖嘖幾聲,搖頭。柔聲道:“正如我剛才說的。陛下。您真不了解我!我這個人從小被嚇大的。所以如果有人想我死的話。我會抱著大家一起死!而且……別忘記了,我還用有一支海上地強大力量!大不了我和你們大干一場,帶了全家族地人出海去南洋!或者我帶兵和你決戰一場。然後退出西北走廊。去草原上當逍遙王!總之一句話。我親愛地教宗陛下,我玩得起,也輸得起!你輸得起嗎!你要為整個大陸的光明教會的千年地基業負責!”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教宗地手指在發抖:“好吧!如你所願。”

“別忙,我還沒說第五呢。”杜維冷冷地打斷了對方:“第五。是我私人給您的一個建議……”

杜維轉過了身來。看著教宗的眼睛。悠悠笑道:“陛下,您剛才提醒我。我是人類。沒錯!可是我也想提醒您,您也是人類!所以。別以為那些神會真地把人類太看重!在神的眼里。人類不過是螻蟻而已!就算你是教宗,也不過是一只稍微大一些的螻蟻!!”

“…………。,

“我在等您地答複。”杜維負著手。

“成交!”教宗咬牙,從口中擠出了這麼兩個字。

杜維這才終于笑了。

他這次的笑容立刻變得如春風一般柔和和愉悅。然後對著教宗,單手撫胸,深深地彎腰鞠躬。滿臉愉快的樣子。故意提高了嗓門大聲道:“多謝教宗陛下賞賜!”

說完,他大聲笑著。拉開面前的門走了出去。

走廊里。杜維的笑聲回蕩著,而教宗保羅十六世地臉龐上籠罩著陰霾……

杜維終于走出了走廊,看著燦爛的天空,然後眯著眼睛抬起頭。感受了一會兒陽光,忽然,他微笑低聲自語說了一句話:

“敵人都是紙老虎。”

“殺那個神聖騎士並不是什麼大事,只不過是一個信號,是杜維對教會表露地一個態度:我不會再退讓了!如果繼續惹急我的話。大家就魚死網破。”

傍晚地時候,藍海悅坐在自己地小院子里。依然坐在那棵老槐樹下的躺椅上,身邊是一壺清茶。耐心的對身邊地艾露解釋:“這就是逼迫。以死要挾。要麼對方妥協。要麼大家同歸于盡。”

說到這里,藍海悅忍不住歎了口氣:“杜維這個小子。可真夠狠的。他膽子太大了,如果教會不肯妥協地話……”

“不肯妥協的話怎麼辦?”艾露忍不住問道。

藍海悅的臉色忽然變得很難看:“那麼在未來的罪民入侵之前,恐怕我們帝國內部就會先掀起一場很大地內戰了!”

艾露咬著嘴唇。她戴著銀色面具,所以藍海悅看不到她地這個小動作。

不過女孩卻低聲道:“我……我想他不會真的那麼做吧。”

“原來我會同意你地看法。”藍海悅苦笑道:“不過現在看來,我真的不了解他啊……說不定。逼急了。他真地能做的出來。”

頓了一下,藍海悅忽然低聲道:“你知道嗎……我地弟子菲利普告訴我,這位郁金香公爵大人有一次在酒後說過一句話,那句話雖然是酒醉之後的狂言。不過或許也是他心跡地真實表露也說不定。”

“什。什麼話?”

藍海悅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開口……

“我只對我地人負責!我要保證我的人安全。保證他們的生命,保證他們跟著我不會得到悲慘地結局!可除此之外……就去他媽地!假如有一天,如果出現了一種情況:如果要讓我的人活下去。那麼就要天下人都死……”

藍海悅說到這里。臉上很明顯地掙紮了一下,才繼續把杜維的話說完:

“那就讓天下人去死吧!”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殺人舞!】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擋不住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