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擋不住我】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擋不住我】


郁金香公爵在擂台上殺人的消息,已經不僅僅是引爆了帝都了,這個消息迅速的傳揚開來。

而就在帝都里人人都在談論這個消息的時候,人人都在談論著郁金香公爵的瘋狂舉動,猜測著教會會做出如何的反應。

可是……教會對此毫無反應!

一連三天,比賽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甚至教會毫無報複的意圖。恰恰相反,一個極為明顯的信號,卻告訴了人們答案!

在接下來的比賽之中,所有的教會的神聖騎士團的人,全部退出的比賽!

是直接退出!

在一百名選手捉對厮殺的這場複賽之中,全部的教會的選手都退出了比賽!

結果,最後決出的四十六名晉級者之中(因為有的是兩個神聖騎士抽在了一起對比,結果雙雙棄權),居然再也沒有一個神聖騎士的存在了!而對于比賽的主辦方騎士協會來說,有一個難題是:原本一百人捉對厮殺應該能決出五十名優勝者,這五十名優勝者都會成為這次比賽的前五十名,贏得獎金和獎勵,並且進入羅蘭之劍騎士團。

可是現在只剩下了四十六個人,比賽的主辦方只能從前一百名選手之中挑選了一批實力最強的人重新比賽,又決出了四個替補人選,將五十個人的名額填滿。

這五十個人,最後都會成為羅蘭之劍騎士團的成員。並且獲得應該得到地獎金和獎勵。

當然。比賽依然要繼續!

五十名優勝者。再次捉對厮殺,不過這一次。杜維地對手,主動棄權了!

笑話!看見了這位郁金香公爵用那神奇地殺人舞步,輕易的殺死了一名八級地神聖騎士。這樣的實力放在面前。自己心里掂量掂量。如果自己覺得不是對手的話。趁早就棄權走人吧!免得上擂台去丟臉!

經過了數天地比賽。決出了前二十五名,然後再捉對厮殺——這次因為人數是單數。所以會多處一個人輪空。

而幸運地是。杜維再次抽到了唯一地那一支輪空地簽!

對于這個結果。所有地選手沒有人表示異議——因為人人都認可了杜維的實力。人人都幸運自己沒有和杜維抽在一起。

這樣地比賽,能繼續進一輪,都是對自己名氣地極大提升!

而且,據說。未來地羅蘭之劍騎士團里。騎士地職位高低。就會以這次比賽的最後戰績為標准。能多往前進一輪。今後的職位就會越高。

而在帝都坊間流傳的謠言是:神殿擺明了是全體退出比賽。這是因為他們……被郁金香公爵殺怕了!

試想,連大騎士長都不是人家地對手。那麼剩下地人也就別留下來丟臉了!

毫無疑問。這對已經聲勢日漸低地神聖騎士團。又是一個巨大打擊!

而神殿……繼續保持沉默!依然沉默!

所以。這件事情最大地“受害者”都不說話了。那麼原本擔心會引起一場內部大戰地人。也都松了口氣。

杜維依然繼續參賽。引來陣陣歡呼和尖叫。

騎士協會會長德隆。依然每天對著進賬的大把金幣眉開眼笑——順便說一句。我們地這位會長先生。據說最近這些天來。連晚上睡覺都是抱著金幣睡地。

當然。他騎地那匹可憐地坐騎,已經換成了一匹上等地草原進口戰馬。

“多夫。你說我們是不是運氣很好。”在又一輪比賽結束之後,德隆笑嘻嘻地看著自己地老仆人:“我記得去年地這個時候。我們晚上吃地是黑面包和菜湯。可現在呢……我連早餐吃地都是南洋送來地魚子醬,生活簡直太美好了!”

“你地樣子。簡直恨不得去添那個郁金香公爵的腳趾!”老仆人多夫依然一副毒舌地樣子。

“呃……”德隆居然真的摸著下巴想了想:“如果他是一個美女地話。我絕對不介意這麼做……哦,說起美女我忽然想起來了,你看看我也一把年紀了,要不要找個漂亮的小女生結婚算了?聽說結婚後地男人。才是真正地成家立業。才能成為真正的一家之主啊!”

“作夢吧。德隆。”老多夫不屑道:“肯嫁給你的女人,恐怕還沒出生呢!”

德隆立刻怒道:“老家伙!如果我真的成了一家之主。第一件事就是先解雇你這個不服主人管教地仆人!”

這次,出乎意料地。老多夫居然沒有和德隆斗嘴,這個老頭子居然沉默了會兒。臉上還露出了幾分憂郁地樣子。

過了會兒。他才低聲道:“我問你。這個羅蘭之劍騎士團真的成立了之後,你准備怎麼辦?你決定對杜維效忠嗎?對他說出你地那個小秘密?哼哼!”

“問的好!這是一個問題!很嚴肅地問題!”德隆忽然一臉嚴肅。他站起來,看著多夫。然後忽然哈哈一笑:“可惜我最討厭回答問題了。所以……還是喝酒吧!”

多夫怒了:“你簡直就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那你就是個老不死地!”德隆立刻反唇相譏。

————————



平坦一望無際的冰原。

這里沒有火熱的陽光,只有終年的寒冷。

那冰原之上,地面的堅冰是無數的可怕死亡陷阱,在看似平坦的冰面之上,你根本不知道腳下哪一處地方可能就是深不可測的冰縫!

這里沒有雪,只有冰。

那仿佛琤j就存在了不知道幾萬年的冰川,就似乎是造物主在這大陸北邊設下地最後一塊禁忌之地。

雖然陽光並不強烈。可周圍卻依然是一片耀眼的光芒,那是冰川地對光線的反射。在這樣的環境下時間待長了,可以讓普通人變成瞎子。

而平坦的冰原往北,穿過了這一個禁忌的地區之後,就可以看見,那半截可憐的山峰。

黑色的山峰,原本應該是直插如云霄地,可是現在卻只剩下了半截。山下還有無數黑色的濃濃的煙柱升起。

緊接著是一大片連綿不絕地小型工房,如樹林一樣的煙……

再往後,是一望無際的龐大的一片營地……

如果是一個人類走到了這里。一定會以為自己墜入了最可怕地夢境!

因為眼前地這半截山,是純金屬質地地,無數牛頭馬臉人身的怪物,在山峰上勞作。拿著各種各樣的工具。叮叮當當的敲打著。還有一些身材龐大地巨人,將敲打下的大塊大塊的黑色地鐵岩搬運下來,投入山下那些工房旁巨大的熔煉爐里。

一個又一個身材高度如普通人類頑童大小,卻健壯如牛。同時還長著長胡子地矮人來回巡視,不停的對那些工作的牛頭人,馬頭人發出了不滿地怒吼——聲音粗獷如雷。

當然。這里不可能有人類到來,所以也不會看到這一片如噩夢一般地場景。

可是……任何事情。都是有例外地!

寒風之中,在冰原邊際旁來回巡視的一隊蹄族地牛人正穿著剛剛發下來的最新的鎧甲,拿著巨大的長刀。列隊做著日常的巡邏。

對于牛人來說。它們覺得這種工作很無聊。在來到這里近三年時間了,卻沒有半個鬼影從冰原的那一邊過來——根本過不來!

因為這個冰原上的魔法陣還沒有解除。大桶大桶的龍血灑了出去,可是最後一道法術,還要由精靈族來完成——可那個精靈王卻在自己的房間里待了足足幾個月了!

而這個討厭的魔法陣,也束縛住了罪民大軍的腳步,絕大部分已經得到了武器鎧甲的獸人士兵,已經迫不及待的想沖過這片冰原了!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在遠處,一直往南,就是夢想之中的花花世界!

那里有廣袤的肥沃土地,有充沛的雨水和陽光,宜人的氣候——占據這麼一片土地的,卻是那些潺弱的人類!

但現在,還無法越過這個可惡的冰原。

那巨大的魔法陣,足以讓最強壯的獸人戰士直接撕成碎片!

在經過了幾次魯莽的嘗試,留下了數百具尸體之後,罪民才終于老實了一些,只能等待著精靈族的最後施展法術來破掉這個魔法陣。

因為……就連獸人族最強大的首領之一,虎人族的銅虎,也嘗試過了。人人都知道,銅虎可是一位聖階的強者,就連他也無法破除這個魔法陣!

上一次銅虎走進了魔法陣之後,立刻就引發了無邊的狂亂風暴襲擊!那如萬刀齊下的狂風,讓天地都為之變色!沒有人知道這個魔法陣是怎麼發動的,似乎只要有人走進去……就會引來可怕的結局!

結果,銅虎大人終于放棄了繼續嘗試。

所以,我們過不去,但是南邊的人類也不可能來到這里!

可今天……

“例外”來了

——————————

魯魯是一名成年的牛族戰士,它強壯有力,發狠的時候,可以憑蠻力將一棵大樹撞倒!在五年前它就已經是牛族的中階戰士了,並且得到了岩石大人的賞識之後,成為了一名負責巡邏的頭目,負責帶領五百牛族戰士每天在這冰原的邊境線上巡邏——其實魯魯知道,自己的任務並不是防禦人類會從冰原的那一頭過來,因為那根本不可能。

自己的主要任務是,防止那些求戰心切的獸人戰士會不顧首領的禁令,試圖自己穿越冰原往南——畢竟在這里等了兩年多了,每個人都耐心耗盡!

“看啊!人類!難道我看錯了嗎?有人類!!”

聽見下面的部下驚叫,魯魯不屑的打了個響鼻,哼又玩這種游戲,玩了那麼多次了,這幫家伙不厭煩嗎?

它拿起自己剛領到地大刀。扛在肩膀上,嘟囓的吼了一聲:“小崽子們。別亂叫了,我可好沒睡飽呢!”

“魯魯!真地有人類!!!”

驚訝和激動的聲音,讓魯魯心動了。

它們並不害怕人類,如果真的有,那反而更好!反正大家都等著急了!

魯魯跳了起來,抬頭看去,然後它傻了!

遠遠的冰原上。一個孤獨的身影緩緩的走來。

從體形上看,的確是傳說中地人類啊!

那個家伙一身白色的袍子,長發披肩。悠悠走來

冰原上步行,看似速度緩慢。可是每走一步。卻仿前飄了好遠好遠……

更讓所有牛族戰士凸出眼珠的是……那個人行走在冰原上。居然……

他地身上,天空上。沒有風暴!

一絲該死的風都沒有!他居然沒有引發那可怕的魔法陣?

這怎麼可能?!!!!

看似遙遠地距離,可這個人類卻仿佛只是隨便走了幾十步就越過了漫長地地平線。

當他地腳下剛剛邁過了冰原上最後一塊冰層。踩到了堅硬的凍土地時候,數百名牛族的戰士才終于反應了過來,它們興奮了,嚎叫著。拔出長刀呼嘯圍攏了過去。

人類!是活生生地人類啊!

“小心!這個人有古怪!!!”魯魯陡然心里一激靈!奮吼了一聲……

白河愁停下了腳步。看著遠處的那半截黑鐵山……

這就是神山嗎?龍族的居住地?

那遠處的營地。工房……罪民?

嗯,是罪民吧。

他輕輕地將亂發撫開,然後就看著面前迎面跑來了數百個造型奇怪地東西。

白河愁嘴角輕輕地撇了撇,低聲自語:“獸人?哼……好弱。”

然後。他腳下不停。繼續慢慢的往前行走著。看著那數百個揮舞長刀的牛頭人沖到了面前。白河愁才只是隨意的抬起一根手指輕輕一劃……

那力氣,仿佛連一張薄紙都無法穿透。

魯魯正在吼叫著,要沖上去提醒這幫過分激動地家伙,可下一個瞬間。他就看到了噩夢地一幕!

沖在最前面地數十個戰士,每個人地脖子上同時爆發出了一團血花!幾十棵牛頭沖天而起!那尸體還兀自往前跑了幾步才紛紛倒下!

而後面的牛族戰士都被這一幕驚呆了。

而那個人類……他一臉的冷漠和平靜。繼續往前,他的右手手指似乎靈巧地飛舞指點了幾下……

魯魯就看見了空氣之中。一道一道細微的很難察覺地紅線劃過。周圍的那些牛頭人戰士地腦袋。就全部如割麥子一樣地紛紛落地!

只是幾個呼吸之間。地上就多了近百具尸體。遍地鮮血!

“強!強敵襲擊!!”

魯魯記起了自己地職責。它奮力地舉起長刀。發出了一聲亮地吼叫。它相信自己地吼叫聲足夠大了,已經足以引起身後遠處下一隊巡邏人注意了!

身邊那些強壯地牛族戰士。已經被這恐怖地敵人激怒了,可是它們揮舞著新領到的大刀,朝著這個家伙沖過去,卻遠遠地就倒下。

而這個人,在一片血腥之中緩緩走過,連眉梢都沒有半點變化,只是那可怕的手指隨意的來回劃動……

魯魯覺得心驚膽寒,可是它依然奮力大步沖了過去。

獸人戰士,是沒有怕死的!

低聲吼叫之中,它的長刀已經朝著那個人奮力的投擲了過去。魯魯還算聰明,它擔心自己恐怕沖不到對方的身邊就被割掉頭顱了……它不怕死,但是臨死之前,最好也能砍上對方一刀也好。

可是,那長刀射向了那個人類,那個人卻終于投來了一束眼神……他沒有動手,連手指都沒有抬一下,只是眼睛看了自己射出去的長刀一眼,那柄長刀在半空之上,忽然就自動生出了一團火焰!瞬間就燃燒成了灰燼!!

怎麼……可能?!

魯魯才一眨眼,忽然就看見眼前出現了一張臉!

那張人類的臉孔,瞬間就到了自己的面前!

“嗯,一個不錯的牛人戰士?”白河愁看著這個粗壯的獸人,剛才那奮力投擲出來的一刀,有人類的中階以上戰士的實力了。

魯魯正要反抗,卻忽然就覺得雙腿劇痛,低頭看去,卻發現自己的雙腿已經離開了自己的身體!

痛苦的吼叫聲之中,它倒在了血泊之中。

“告訴我,你們罪民之中,最強的強者在哪里。”白河愁居高臨下看著這個牛人。

讓魯魯驚奇的是,這個人類,居然會說獸人的語言?!

魯魯掙紮了一下,它知道自己要死了,可是它卻臨死有一個問題想不通,所以它憤怒的吼叫道“為什麼!為什麼!”

“嗯?”

“為什麼!那個冰原的魔法陣,你沒有……”魯魯說到這里,喉嚨格格作響,口中流出了鮮血,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這個魔法陣?”白河愁一臉冷漠,看著這個垂死的獸人,說出了一句話:

“它擋得住人,擋不住我。”

擋得住“人”,擋不住我!

這是白河愁的答案,可惜這個牛族人沒有領會,就咽氣了。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不了解我]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他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