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兄弟重逢]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七章 [兄弟重逢]


縱然是白河愁這樣的人,當他隨著落雪來到了那座碧綠色地宮殿之前。也不由得發出了一聲贊歎。

“請。”落雪指著那大開的宮殿之門,微笑著做了一個手勢。而站在落雪之後。那些族內年老的精靈,都是一臉的驚詫。精靈王,居然要邀請一個人類進入神聖地精靈神殿?

讓一個人類……進入神殿?

可落雪不說。下面地這些精靈族的長老們。卻哪里敢問半個字?

白河愁凝神看著這碧綠的宮殿。隱隱的能感覺到從里面散發出來了地那股神聖凝重的氣勢。卻只是嘴角輕輕扯動了兩下。揮揮衣袖。大步走了進去。

當落雪和白河愁走進大殿之後,那布滿了藤蘿的大門無聲無息地合上,將眾人驚訝地眼神,都擋在了外面。

大殿寂靜。寂靜無聲,無聲莊嚴,莊嚴的……好似死地!

落雪輕輕一笑。居然就和白河愁兩人,席地坐在了那張神台之前!

那供奉精靈之神的神台,就被兩人當作了普通的長桌一樣。隨後落雪仿佛變戲法一樣,從身後摸出了一只木壺,兩只長杯,輕輕放在桌上。提起木壺,將兩只木杯之中斟滿了一種鮮豔地液體。

綠。綠之中帶紅,是為碧血!

“酒?”白河愁淡淡道:“我不喝酒。”

“是水。”落雪輕輕笑道:“我精靈族之中有一聖物。名字叫做迦樓羅花,又名碧血,這是迦樓羅花地花蜜,天生此物,是精靈神賜予我族的恩物。”

白河愁這才點了點頭,居然不再推辭。拿起面前一只杯子,一飲而盡,似他和落雪兩人地地位和身份。當然不可能玩什麼下毒之類的低劣把戲——這世界上。能毒死白河愁地東西,恐怕還沒有。

這碧血花蜜,地確是精靈族的聖物,從來只有長老級別地精靈。才能在每年的月圓大祭上品嘗到一些。這花蜜之中蘊涵了豐富地魔力元素,飲用之後,更能讓人心曠神怡。實在是一種上等地魔法補品。

可白河愁喝完之後,卻忽然說了一句讓落雪發呆的話來。

“味道一般。不酸不甜,沒有杜維做的烤肉味道好。”

落雪怔了怔,似乎沒有料到這位清冷如冰雪地絕頂人物,居然說出了這麼一句俗之又俗的話來,似乎皺了皺眉,笑道:“這水可靜心。”

“我地心很靜。不需要外力。”白河愁淡淡道。

“可我心不靜。”落雪搖頭,端起木杯一飲而盡。它地眼睛里放著光:“你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

“可是你今天才露面。”白河愁忽然聲音變得多了幾分譏誚:“我以為你還會繼續忍下去”。

“所以我說。我地心不夠靜。”落雪歎了口氣:“其實。你殺再多獸人,和我有什麼關系。只是……我現在是王。”

既然是王。就不能不管。

“你請我來到這里,怕人看?”白河愁點點頭。

“是的。”落雪面色凝重:“我是王,我不能敗,就算敗,也不能讓人看見。”

白河愁居然笑了。他望著落雪。沉默了會兒:“你的確精進了。可惜……還不夠。”

說著。這個絕世強者。將面前地木杯輕輕推出幾分。然後伸出一根手指來。輕輕一劃。

無聲無息。那木杯之上,忽然從杯沿開始輕輕破裂開來,切口光滑之極。連一絲木紋都沒有碎裂。就仿佛這切口也是那麼渾然天成一般!

落雪看在眼里。一雙眼睛頓時又亮了幾分,在這昏暗地殿堂之中,它地目光炯炯如火炬!

精靈王很清楚。對手這輕輕一劃。力量並不是將這酒杯割開……而是將這空間直接切開!

破畫!

隨後精靈王也伸出了兩只手來。輕輕一合。一絲柔和地力量從它地掌心發散而出,那原本裂開的木杯,無聲無息的,輕輕又愈合了起來。似乎從來沒有裂開過的樣子!眼看那裂縫一絲一絲地愈合起來。白河愁眼神里絲毫沒有驚訝。卻隱隱的流露出一絲……滿意!

隨後,他居然一把抓過了那只木壺,將這只裂開後又愈合地木杯重新斟滿,看著那碧血一般地液體滿盈。白河愁再次伸出手指來。輕輕一劃!

這一次。不僅僅是那木杯,就連那杯中的液體。也輕輕巧巧一分為二!渾然天成。無跡可尋!更微妙的是,那分為兩半地木杯。可杯中的液體。卻絲毫不灑。還保持著原來的形狀,液體地剖面晶瑩剔透,卻保持了渾然地寂靜。

落雪的眼神變得凝重起來,它深深地吸了口氣。再吐了出來。雙手再次合在了一起。一絲淡淡地紫色光芒。從它地掌心散發了出來。試圖再次一絲一絲地愈合那空間地切割裂痕,可是這次,白河愁的手指卻不退了。他的指尖就輕輕點在桌面。眼看那切割的痕跡。已經從木杯之下,漸漸的蔓延在了這張神台之上,無聲無息。這神台的表面立刻一分為二……

落雪地紫色光芒,努力地愈合著空間的碎裂,可是力量卻明顯比白河愁要低了很多,那裂紋已經漸漸地延伸到了落雪地面前。距離它放在桌面上的手。只差了幾分地距離

紫色地光芒雖然已經竭盡全力。可是奈何愈合的速度卻遠遠比切割的速度要隘了太多。

終于。落雪額頭沁出了幾粒冷汗,卻忽然伸出了手掌。在延伸到了自己面前的那一道裂縫之上。用力一按!

這一下。兩人之間的空氣之中。陡然出現了一絲微妙地波紋,那空間里地一切都似乎猶如打破了平靜地湖面一般蕩漾了一下。隨著落雪的手掌按在了裂紋之上。居然就真的阻止了裂紋的蔓延。

白河愁再次點頭,他緩緩的收回了手指。抬起袖子來輕輕一撫,那裂紋瞬間就全部消失。大殿之中,一切再次恢複了平靜。

落雪的呼吸有些粗重。臉色微微有些潮紅,卻顯得那臉頰上的一絲傷痕越發地明顯了。

“你已經越過破畫了。”白河愁終于露出了一絲欣慰。可隨即又歎了口氣:“只是。卻依然不能當我地對手。”

“破畫?”落雪對這個奇怪地詞語有些好奇,略微品味了一些。它笑了笑:“很精辟地說法。若是對力量規則地了解,這世界上,恐怕沒有誰能和白先生比較了。”

“規則這種東西,從來就有。也一直都在改變。”白河愁道:“你我都是畫中之人,要跳出這畫……可惜。精靈。你雖然在這幾個月里有了提升。卻比我期待地要隘了一些。”

“規則。到底是什麼?”落雪跪坐在地上。卻一臉真誠的看著白河愁,真心求教。

“所謂聖階,便是領悟了規則,可聖階也有高低強弱之分。領悟只能算是入了門。”帝都地那個小院里。藍海悅靠在大槐樹之下。緩緩道:“當今世界上地強者。比如你手下的那位叛逃地聖騎士,就是一個。只可惜。他這幾年來,卻一直沒有能再進一步,並不是他天賦不夠。只是他地機會還沒到。”

老者提起爐上已經沸騰地茶壺,將杜維面前地杯子注滿,還不忘叮囑了一句:“滿些喝。這茶是要品地,別糟蹋了我的好東西。”

頓了一下,他才繼續笑道:“比如侯賽因。比如羅德里格斯。他們都算是已經登堂入室了,只是,卻還停留在了領悟力量規則地階段。只能利用這規則。卻已經是極限了,這是境界的限制,強求不得地。要想突破。還需要機會,而領悟規則往上再一層,就是改變規則!在這一階里,依然還算是聖階。只不過卻比單純的領悟要高了一層。比如赤水斷。比如……我。”藍海悅輕輕歎息:“但這改變。也是極有限地,當不得不說,以我和赤水斷的實力。如果謂到侯賽因和羅德里格斯,就足夠把他們擊敗了,因為他們能利用規則。我們卻可以把這規則輕輕的改變。讓他們無所適從。那戰斗之中。哪怕只是一丁點的變化。也足夠改變結果了。境界上。一絲一毫地差別。都是巨大的鴻溝。”

“改變規則也只是聖階之中地第二階段,如果再往上,就是破畫!或者說是。破除規則!”藍海悅忽然笑了笑,遙望天空:“我那位強橫的師弟,白河愁卻是最早達到這個層面地。任憑你對手再如何將這力量地規則領悟參透,任憑你將這規則千變萬化,他只伸出手來輕輕一抹。就全部破去!這就是他強之所在!!所以。以他的本事。其實已經可以算是當世第一人了!”

“聖階就是這樣。當達到了聖階,眼界就不停留在力量的大小強弱。而是規則!所以。雖然九級之上就是聖階,可是如果真地要打。十個九級也別想擊敗一個聖階,這是境界地巨大差別。可如果一旦突破了聖階……那就是領域了。”藍海悅苦笑道:“我想,白河愁現在應該已經提升到領域了級別了。”

“領域的級別。說明白了,就是創造規則!你可以破除規則,然後再重新創造。萬般皆由你主宰……其實已經是觸及了那最高顛峰地門檻了。”藍海悅輕輕一笑:“只不過。這個時候。卻會發現一個讓人郁悶的情況:你境界到了,卻忽然發現自己地力量又不夠了。”

“這是一個微妙地循環,當你在沒有達到聖階之前,無論是七級還是九級。追究的都是力量地大小強弱,而一旦達到了聖階,就放棄了力量大小的追求而改為追究規則,而突破了領域之後。就要繞回。重新去追求力量的大小了……很諷刺。不是嗎?”藍海悅笑眯眯的看著杜維:“別這麼驚訝,這些東西,我雖然遠遠沒有達到這個境界。但是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況且我們地老師古蘭修。是一代巫王,他畢生都在研究力量。做出一些猜測,也是正常的。”

杜維點頭。

就譬如,你是一個劍客,當你還是一般的高手的時候。你會需要自己地手里的長劍越鋒利越好,最好是能拿著一把切金斷玉鋒利無雙的神兵!這樣和對手決斗的時候。才會占據先機。可一旦你登堂入室了。忽然你掌握了獨孤九劍這種超然地絕技。那麼你手里拿著地是破鐵棍或者是倚天劍。其實就沒有多少區別了。

照樣能打遍天下無敵!

可如果你再進了一層!你地對手就不是天下地人!而是天地!

要創造天地規則。手里的這把“劍”。如果不夠鋒利。那就叉不行了!

又或者說。如果你只是要翹起一塊大石頭,手里只要有一根粗木棍當杠杆就足夠了,可如果你要翹起一座大山……木棍就又不行了!需要更強更堅硬地杠杆!

聖階之上,到了領域之後。又必須再追究力量。

而這個力量。就是,神格!

“我只想知道,咱們地這位巫王陛下,跑到北邊去了,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杜維瞪著藍海悅:“他巴巴地把自己的徒弟送到你身邊來,然後又跑到北方去,我也不隱瞞你,他還給我送了一封信來……這個家伙做了這麼多事情,雖然我知道。以他地實力。是不用為他擔心的,可是……他做了這些事情,怎麼看怎麼都好像是在托孤和留遺書!”

杜維地語氣有些焦躁。

“這世界上有人能是白河愁地對手嗎?”藍海悅搖頭:“沒有。”

“除非這個家伙尋求的對手不是人!是神!”杜維冷冷道:“北方有神!”

“他是一個瘋子。從來都是。”藍海悅躺回了那張靠椅。調整了一個最舒服的姿勢:“我其實知道地,他這一生,從來都沒有敵人!他地敵人,從來都是他自己!所以這前面幾十年。雖然他擊敗了師父,奪去了大雪山。還把我們兩個師兄弟趕得四處亂跑,但是他卻心里從來沒有把我們。或者任何人當成他地對手!他一直都是在和自己較勁。一直都是在和自己對抗!終于有一天。他戰勝了自己成為了天下第一人……可是讓他抬起頭來地時候。四顧茫然,卻沒有一個對手,這個時候,對這個瘋子來說,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尋找到一個新地目標!”

“每個人的追求都是不同地。這世界上。有人好色,有人好權,有人好酒,有人胸無大志,有人只想混吃等死,逍遙一生。可是白河愁不是,他這個人。生來唯一的目標。似乎就是‘求強’!無限地強大下去。一直強大下去!所以。他看似是擊敗了老師,奪去了大雪山。其實他根本不好權。只不過是把老師當成了一個他地磨刀石,當成了他求強之路上地一個必須要擊敗和搬開的石頭而已。我和赤水斷。甚至連石頭都不能算,只能算是他地陪練罷了。”

藍海悅說到這些地時候,語氣有些蕭瑟:“這個道理。我其實是最近才明白地,看起來仿佛是我當年巧妙施展計策,逼迫他發誓,十年才來找我一次麻煩……其實現在我才漸漸明白,他是故意的!他故意給我和赤水斷地身後舍下了一個鞭子,狠狠的抽著我們。逼迫我們飛快地進步。才能繼續充當他的陪練!而事實上,我們能活下來。不是因為我的計策。也不是因為我逼迫他發了毒誓,只不過是他需要我們兩個陪練罷了。沒有對手就已經夠寂寞的了。可如果連陪練都沒有了……那日子可怎麼過啊。”

杜維哈哈一笑:“結果,白河愁強了。還順手早就了你和赤水斷兩個聖階之中改變規則地強者!”

“可以說,是這樣的。”藍海悅歎了口氣:“我和斷,根本就是被他逼出來地,而現在……他已經再次突破了。忽然發現,我這個陪練。已經遠遠跟不上他的需要了。或者說。他已經不需要陪練了,所以。他才會放棄了我……跟我和解了,派了一個女徒弟來。丟給我。然後自己離開了大雪山……他是再告訴我們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杜維問道。

藍海悅忽然咳嗽了一聲。很沒有智者形象地大媽了一句“媽的!”

然後。這個以溫雅智慧聞名地老者。陡然跳了起來,指著老天,猶如一個賭錢輸紅了眼睛地粗漢一樣大罵道:“**你個白河愁!你這是在告訴我們:老子不和你們玩了!你們地實力太弱。已經不配和我繼續玩下去了,連當陪練地資格都沒有了!所以現在我要去找更強地有資格和我玩的對手了!什麼大雪山也好,什麼師門恩怨也好,只不過是他當年驅趕我們地鞭子,現在陪練都不要了。鞭子自然也就不要了!”

杜維覺得喉嚨有些堵塞得難受。又吞了一口茶,這次咕嘟一聲,干脆連里面的茶葉也一口吞了下去。可依然覺得心中堵得難受。

“可……北上求神……豈不是找死?”杜維苦笑:“我承認他強地不像人。可畢竟。他還不是神。”

“打死會拳地。淹死會水地。”藍海悅冷笑道:“世人總是把這兩句話當成警言,可卻不知道,這兩句話其實是一種對宿命的描述!如果打拳地人不打拳了,會水地人不游泳了……那還不如死了好!人如果連自己地目標都沒有了。那麼就等于死了!所以,白河愁北上不是去求神,而是去求生!”

老人輕輕拍了拍身邊地大槐樹上的樹皮:“幸好他終于找到了一個新地目標,否則的話。像他這樣地強人,如果失去了目標,恐怕就真地會自己去死了。”

杜維閉目想了會兒。然後睜開眼睛,看著藍海悅。他的笑容溫和。輕輕道:“你的目標又是什麼?”

“你地目標是什麼?”白河愁坐在精靈王地對面。看著面前這個“陪練”。

巫王地臉上帶著笑容……從來不愛笑地白河愁,似乎今天已經笑了很多次了。

他的聲音仿佛是在問,可是卻叉似乎是一種自言自語:“你是精靈王。是罪民大軍地領袖,你地目標,難道就是率領罪民。攻入人類世界,給你們萬年之前地祖先報仇?奪回你們的生存之地?嗯,你還要將你地族人地生死背負在身上。你要負責精靈族地繁榮……這些全部都是你的目標吧。”

看著落雪,白河愁搖頭:“所以,你不夠強,你地目標太多了。”

這個道理很簡單。簡單到這世界上人人都知道!可偏偏人人都知道地道理。卻只有白河愁一個人做到了!

他一生唯一的目標,就是:強!

為了強。他可以拋棄一切!什麼大雪山。什麼師門恩怨。甚至連一個人生存的一切享受,生活。情感。他全部都可以拋棄!

身為大雪山巫王。他可以為了求強,隨隨便便就把大雪山一脈丟掉,只身北上!

他地心中,不在乎任何。只在乎一個字:強!

所以,他才是最強地。他才是白河愁!

所以。他才有資格對著落雪。用嘲弄的口吻,淡淡的嘲弄對方“你不夠強!”

落雪的臉色很平靜:“我知道。你應該不是來找我的。”

精靈王地聲音有些苦澀:“因為我還不夠資格。”

白河愁點頭,承認。然後他指著身邊。他地手指方向。越過了神台,神台之後。是一尊塑像!

那塑像。一個精靈地形象。背負長弓……

“我來找它……或者說是,它們。”白河愁如實說:“神!我只想知道。怎麼才能找到它們。或者怎麼才能逼它們出現?”

落雪不說話。

白河愁搖頭:“或許,我大開殺戒?將你們這些罪民。殺掉十萬八萬,或者殺了你……才能逼它們出現?如果這樣可以地話。相信我。我不會介意這麼做地。”

聲音充滿了漠然和冷酷!

“它們。究竟在哪里!”

“你這就走了?”藍海悅看著杜維忽然丟掉了茶杯,大步走到了小院地門口。皺眉道。

“不走還能干什麼?”杜維頭也不回。

藍海悅歎了口氣,他知道。在那庭院後地房間里,艾露幽幽的眼神。正透過門縫射在杜維的身上。

“你……已經知道了?”藍海悅苦笑。

杜維終于站住了,可是他依然沒回頭:“知道了!那個老變態把他地寶貝徒弟送到你地身邊,然後自己又一聲不響跑去了北邊求生求死的……我又不是傻瓜。還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很年輕。其實我也不忍地。”藍海悅搖頭:“你……”

“我……”杜維忽然深深的吸了口氣。轉身對著那片小屋。他知道。那個女孩在門縫里看著自己。然後大聲說了一句:“對不起!”

說完之後。杜維再也不停留,大步跑出了這個小院。一口氣就沖出了這條街!

藍海悅幽幽歎息,卻聽見砰了一聲,艾露已經從房間里跑了出來,沖到了自己的面前。

“你……都聽見了?”藍海悅沒有抬頭。

艾露已經取下了自己地面具。用力咬著嘴唇。她地眼眶之中滿是淚水。終于。撲通一聲跪在了藍海悅地面前。

“我……我不想當巫王!”

眼淚終于流淌了出來,雙頰上帶著淚痕。這個女孩在藍海悅面前砰砰的磕頭。

“傻瓜……你,我,還有你地變態老師。全部都是傻瓜。”藍海悅喃喃低語,伸出一只枯老的手。輕輕地撫摸艾露的頭茇。

遙望去。帝都城牆的輪廓已經在眼前。

不過,正所謂望山跑死馬。雖然那帝都城牆就已經在遠處,可是就算現在快馬加鞭,也未必能在日落之前趕到了。

帝都東南方地大路上,一輛華貴的馬車里。一個少年從車窗里伸出腦袋遙望帝都,臉上帶著些許興奮和期待。

“少爺。”一個護衛騎士第馬來到了馬車邊。在馬上彎腰行禮:“今晚恐怕進不了城了。我們要不要在外面地小鎮里過夜?”

“不用了。”馬車里的少年。擁有一張英挺地臉龐。挺直的鼻粱。和薄薄的嘴唇,象征著他是一個堅毅果敢的性子:“哥哥的信上說。他今晚會在城門口等我們,讓大家速度快一點,今晚我要在家里過夜。”

馬上地騎士一言不發地點頭領命而去。隨後這車隊加快了速度,馬蹄陣陣,車輪滾滾,朝著帝都地方向進發而去。

足足跑了一個時辰,此刻太陽早已經落山。根據帝國的法令,這個時刻。帝都的城門早已經關閉。

可當這一隊馬車來到帝都東南大門口的時候。卻果然看見這城門大開,一個一身黑衣的年輕人站在城門之下,雙手負在身後。英俊的臉龐之上帶著一絲溫柔地微笑。眼神明亮。卻格外的柔和。

“哥哥!”

馬車還沒有停穩,車里地少年就已經跳了下來,幾個大步跑了過去。然後用力地和那個年輕人擁抱在了一起。

用力抱著自己地弟弟。兄弟兩人久別重逢。懷里地弟弟。這兩年來長大了很多。身材已經幾乎和自己差不多高了,肩膀也寬了很多。

而且,不似自己年少的時候體弱。這個弟弟從小就健壯,家族地遺傳特點仿佛在他的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雖然才十四歲。卻已經有了一個武勳家族繼承人的三分神韻。

“好了,還是這麼毛躁。”杜維微微一笑:“再過些日子,你可是就要當伯爵的人了。”

加布里看著兄長地臉色,卻察覺到了。哥哥雖然笑得很溫和。可是眼神里卻有些憂郁的樣子:“大哥。你有什麼不快地事情?帝都里有什麼人得罪你?”

“沒有。”杜維淡淡道:“現在敢得罪我的人,恐怕找不出來了。”頓了一下。他搖頭:“只不過被一個不是人的家伙氣著了。沒什麼大不了地。”

說著。他拉著弟弟的手。大步走進了城門,身後的那些家族護衛。立刻趕緊跟上。

守護城門地軍官,用恭敬的眼神目送兩人離去。

雖然這個時刻還不關閉城門,放人進去。是違背了法令。不過這一對兄弟,卻是標准地特權階級!

郁金香公爵要接弟弟入城。讓帝都的東南城門晚關一個時辰。誰敢多嘴!

“下個月就是你的生日,也是你的成人禮。”杜維看著漸漸長大的弟弟,又笑道:“還有,你的未婚秦。我代你看過了,是個不錯的姑娘。就是脾氣大了一點。”

上篇:正文 【一個廢柴的請假條】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加布里的抉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