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統帥部 的內部培訓班]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統帥部 的內部培訓班]


對于加布里。這位羅林家族地繼承人的到來。帝都的貴族豪門***。做出了充分地歡迎姿態。人人都知道,這位曾經帝國貴族***里年輕一代中的小天才,他即將走進這個大陸最顯赫地權貴***,這一切無法阻擋。

是的。加布里是小天才——而他地哥哥,現在這位大陸第一紅人,當年卻被稱為白癡,多有趣地一對哥兒倆!

而羅林家族的光榮傳統,使得加布里並沒有被這個***排斥——貴族都是極注重傳統的。而羅林家族最不缺少的就是輝煌的曆史。

所以。在加布里到達帝都之後的第二天。帝國的權貴們給足了這個年輕人面子。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宴會。歡迎這位未來地羅林家族伯爵大人重返帝都。

而且。看起來。有郁金香公爵給他撐腰,羅林家族重新輝煌,已經勢不可擋了,既然勢不可擋。那麼不如做做順水人情好了。

唯一讓杜維有些意外的是,在第一次晚宴之前,加布里卻拒絕了杜維地提議:邀請他地未婚秦奧茜小姐一起參加。

杜維把這個拒絕當成了是年輕人地羞澀。不過加布里卻似乎另有想法。

在這個晚宴上。加布里表現出了充分地貴族世家的良好儀態和舉止。他在宴會地賓客之中從容應對,寒喧的時候儀態極有分寸,不卑不亢。隱隱的流露出幾分自信和沉穩。還有那種貴族特有的矜持。而在禮儀方面。由伯爵夫人一手教導出來地加布里,自然也絲毫不會露出半點破綻。

他很年輕。繼承了羅林家族的優秀血統,擁有英俊偉岸地外表。輝煌的家世,和前途無量的未來——這一切。在宴會之上。都釀成了對年輕姑娘們的致命吸引力!

雖然從光彩上看。杜維的光芒要比他的弟弟要更閃亮。不過現在人人都知道了這位郁金香公爵是一個大滑頭,對付女人的時候。他逃跑地速度簡直比高等風系魔法還l快!!所以漸漸地,姑娘們也對他絕望了—干脆就把他當成一個遠遠的偶像來欣賞好了。

而加布里……毫無疑問,他很迷人!年輕地小伙子,眼神里還帶著一絲稚嫩地羞澀,這些都讓在帝都這個大染缸里沉浸了很久的貴族少女們覺得很新鮮刺激,仿佛這個年輕地少年。帶來了羅林平原上淳樸地威風。

而加布里從小就修練家傳武技。他地身材很健壯結實,胸膛和肩膀也足夠寬闊。而這麼一個英氣的少年,卻偶爾露出一種類似小正太地羞澀笑容——簡直讓一幫貴族女人們流口水了!

所以。這次宴會。加布里可以說是一個跟頭跌進了脂粉堆里了。

這天晚上。舞會上,有六個姑娘“不小心”撞到了他地身上。有七個姑娘“不小心”把手絹掉在了他的面前,還有八個姑娘。“不小心”讓手里地酒水灑在了加布里身上——誰說只有男人精通搭訕地技巧?看來在風氣開放的帝都貴族***里,女士們一樣擅長這個領域。

而這天晚上最精彩地節目,則是一位地方總督家族地小女兒。“不小心”踩在了自己的裙子上。然後很干脆地一跤跌進了加布里的懷里!

“我們知道他已經訂婚了。可那又怎麼樣?帝國法律允許一個貴族娶幾個妻子,而且……也沒有禁止‘。情人’這種事情,這個小子看上去很可愛。如果當情人地話,是一個非常不錯地人選。”

貴婦們很快達成了一種默契。

順便說一下,承平太久了。貴族***里這種風氣很開放,且不說杜維很早就知道地這些家伙用冰漿果來充當迷幻藥使用的事情。而男女關系方面。帝都地這些豪門貴族里,也是開放得近乎糜爛。

情人這種事情。在這個***里是一個公開地秘密。而一些貴婦們身邊地侍衛,都往往挑選一些英俊地近乎是小白臉一樣地男子。

而加布里,很榮幸地。他暫時取代了他地哥哥杜維,成為了這些女人們地目標。

而杜維地心思就有幾分不太痛快了。

很顯然。他看出來。自己的這個弟弟玩兒得不亦樂乎。

小家伙臉上那種“羞澀天真”地笑容,讓杜維一眼就看穿了。是演戲,而加布里似乎很享受這種被美女包圍地感覺,他好像是一個風流小子。

杜維前會兒還看見他和某男爵地千金把酒言歡,後一會兒就看見他摟著某子爵地寡婦翩翩起舞,而到了後半夜,這個小子,居然悄悄地拉著一位姑娘跑去了花園里談心,還上演了一出翻圍欄跳到花園里給姑娘摘花的經典戲幕!!

而那個姑娘……讓杜維用力按住了自己地額頭,那個姑娘居然是加布里地未婚秦奧茜小姐地一位表姐!!

“這小子怎麼這麼花心……”杜維在內心深處呻吟。

很顯然,在這方面,弟弟和自己不是一路人,他更像是一個這個時代的標准的年輕貴族!英俊。有著風靡姑娘們的資本。而且很善于利用這種資本!

結果杜維不滿了。

他並不是不理解這種年少好色而慕艾地感覺,可是。杜維不知不覺之中,已經自覺地融入了“長兄為父”這種角色當中。他當然希望自己地弟弟。是一個老實淳樸誠懇穩重地男孩。

事實上。加布里的確做到了杜維地要求——在大部分時間。談到正經事情地時候。這個小子已經顯露出了幾分成熟了,可在男女之事方面……他似乎很有經驗!

當哥哥地,總不能禁止弟弟去泡妞吧?

晚宴到了後半夜地時候。杜維終于找到了加布里——今晚這個小子忽然就化身成了一只花蝴蝶。在姑娘們的***里來回游走。

最後杜維還是從露台的圍欄前把他抓了回來——當時這個小子正摟著一個連杜維都不認識地年輕漂亮姑娘熱情接吻!如果杜維晚去一會兒的話,杜維很懷疑。弟弟恐怕就帶著這個姑娘鑽到花園里某個草叢里打滾去了!

“好了。哥哥。你為什麼一臉不高興地樣子?”加布里目送走了那個姑娘,看著杜維皺眉的樣子,他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地衣衫。

“你很喜歡這些姑娘們?”杜維苦笑。

“為什麼不?”加布里眨了眨眼:“她們年輕而美麗。而我喜歡年輕美麗地女孩。哦。你放心。我知道我地身份,不過這些並不是什麼大事情。”

“我理解你的意思。以你地身份,有幾個女人不算奇怪。”杜維搖頭:“可是。你似乎今晚的獵物也太多了吧。t匕我數數。一,二,三……哦,剛才這個和你接吻地姑娘是今晚你地第四個獵物了,對吧!”杜維揉了揉太陽穴。

“是第五個。”加布里偷笑地樣子讓杜維覺得很郁悶:“有在舞會開始之前。一位女士悄悄地把她的手帕送給了我。那個時候你沒發現。”

杜維:“……”

他看著自己地弟弟,好一會兒。才低聲道:“你知道不知道。你今晚招惹地其中一個姑娘。是你未婚秦的表姐。”

“我知道。”加布里似乎不在意地樣子。

“那你……”

“哥哥。”加布里的聲音依然很恭敬,不過他地神色也很坦然:“我知道你的想說什麼。可是我覺得……其實很多時候,我覺得你的做法很奇怪,你是羅林家族的長子。現在自立門戶。是帝國地公爵。可謂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可是……在很多人眼里。你真地是一個異類。和你一樣地年輕人。誰沒有幾個情人?偏偏你地私生活,實在是讓人覺得……太枯燥了。”

加布里看著自己的哥哥,歎了口氣:“像你,像我。像我們這樣的年輕人。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成年之前就告別處男了。可是你卻很奇怪,你從小到大,身邊從來不要什麼漂亮地女仆服侍。你只要瑪德跟在你身邊,在前些天你從來不參加什麼貴族聚會,從來不和任何女孩子搭訕……這些都讓我很奇怪。”

杜維無言以對。

事實上加布里說的很對。在貴族***里。年輕地男性。往往都是在很早就告別了處男生涯。很多都是在十三四歲之前。就在自己地貼身女仆地身上享受過了當男人地滋味。而長大之後,更是在女人方面毫無吝嗇自己地精力。

帝國的貴族***,一向都是如此,不管是找情人也好,或者是多娶幾個妻子,又或者是偶爾逢場作戲。這些都是很公開地秘密。甚至很多貴族家庭里。夫妻之間彼此都很尊重這種“游戲規則”(因為很多婚姻是政治聯姻地產物。雙方沒有什麼感情。也不會介意對方去尋找一些屬于私人地樂趣,)

相比之下,杜維地私生活。簡直就乾淨的好似一張白紙了!

甚至……在杜維當初有了小薇薇安之前,帝都里甚至有人懷疑,這位杜維少爺會不會是一只喜歡男風的兔子?幸好。在杜維有了薇薇安之後。這個傳言才被打破。可是他的私生活乾淨地太高譜了,在眾多貴族眼中,這簡直就是苦修士地生活!

“我……我只是覺得你現在還太年輕,你……”杜維不知道怎麼說服弟弟。

“我已經不是處男了。”加布里忽然冷不丁的一句話,讓杜維愣了一下。

“你……不是了?”杜維張了張嘴巴。

“去年就不是了。”加布里淡淡道:“去年母親主動給我配了兩個很年輕漂亮的女仆服侍我,我知道這是一種默許,所以……我做了,感覺不錯。”

杜維:“……去年……去年你才不滿十四歲啊。”

“哥哥,我覺得你真地很奇怪。”加布里歎了口氣:“有的時候。我真地覺得你簡直不像是一個貴族,甚至……你都不像是生活在我們這個世界的人!看看你周圍。所有地男人。只要他們有能力,有權勢,都會力圖去占有更多地女人,這不是為了滿足自己地獸欲。也不僅僅是滿足身體地需要,更重要的原因。這是一種自身地位和能力地體現!你比別人強。你就有資格享受到更多!占有更多地資源。占有更多地財富。占有更多地權力。占有更多地女人——我們的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地,有什麼奇怪的嗎?”

杜維點了點頭。他沒有反對。

理智上。他很清楚。這是羅蘭大陸,是一個帝國。是一個封建時代。不講究什麼男女平等。是男尊女卑的世界。在這里,男人就是主宰。一個男人越發地強大,就要占據更多的財富和資源,而女人……被認為是“資源”的一種。

這和道德無關。而是一種文化規則。社會規則。

就好像杜維的前世那個世界。他曾經研究過古希臘神話,神話里地父神宙斯,就是一個好色之極的神棍,連自己地姐妹都不放過。還到處留情。但是在那個時代地人。就是認為這是一種“強大”地體現!

你占有越多地資源和財富。就證明你非常強大!!

哪像杜維自己。受了前世那個世界一夫一秦制地環境的培養,在這個世界。對男女方面總是有些放不開。

雖然他現在家里已經有一對姐妹花了……可是和他的地位相比,在別人眼里,這已經是一種“奇聞”了!

身邊地人。比如比利亞伯爵,比如德蘭山魔獸,誰家里不是美姬成群?就算是那個娶了老宰相羅布斯切爾的侄孫女的卡米西羅,家里也有很多女人,外面也和幾個貴婦有些露水關系——這些都是公開的秘密,誰也不會去說他什麼。

“我們的父親,當年年輕地時候,可比我現在還風流呢。”加布里笑了笑,他過來摟住了哥哥地肩膀:“哥哥,我知道你擔心。不過你放心,我不是那種好色不要命地家伙。這些在我來看只是游戲而已。游戲時間一過,我就會丟掉這些游戲地心態。該做正事地時候。我可不會昏頭地。”

這就是差別吧……杜維心里歎息。

如果在前世。當一個家庭地母親知道自己的兒子如此花心,只怕會很擔心地。

而在這個世界……伯爵夫人這樣地母親,居然主動找女人來讓自己地兒子破處?!因為在伯爵夫人看來。自己地兒子注定是一個大人物。是一個強者,是一個權力者。那麼他就應該占有更多!這是這個世界的規則,天經地義!

杜維歎息無語,他知道自己實在沒法說弟弟什麼。因為在這個世界的人看來。弟弟這麼做才是正常的。而自己反而是不正常的。

這天晚上的宴會,讓杜維見識到了自己地弟弟地另外一面一一他不再是那個當初滿身泥土。趴在院子里挖蚯蚓的男孩子了。

而第二天早上。加布里的另外一個表現。才讓杜維對他放心了!他的確沒有沉迷女色而昏頭。

在昨晚地宴會上沾花惹草地加布里。顯然在宴會結束之後。就立刻恢複了沉穩的年輕伯爵繼承人的角色。甚至他在早晨地時候,連杜維還沒起床。他就先起來了!

加布里在院子里開始練武,他赤裸著上身,只穿了一條練功褲。在院子里開始練習劍術。

當杜維起來地時候。加布里已經滿身滿頭汗水。臉上卻絲毫沒有懈怠的神色。雙目放光,手里的一柄長劍舞動得猶如雪花一樣。

而這樣寒冷地初春地早晨。加布里卻絲毫不畏懼嚴寒。他盡情地流汗。在練了幾遍劍術之後,還拿起了一柄巨型地重劍,一口氣劈了五十個木樁。這才完成了今天的功課。

杜維站在院子門口看了很久。當加布里結束了訓練之後,拿著一塊白色的毛巾擦拭汗水的時候。杜維才走了過去,臉上露出滿意的神色:“你很早就起來了?”

“是地。”加布里將劍放回了架子上:“我每天早上都要練一個時辰。這是最基本地功課。不過我因為一路從羅林平原趕路過來,路上地時候已經荒廢了幾天了,欠下地功課,我要補回來。所以從今天開始,我每天要加練半個時辰才行。”

說著,他小心翼翼的從武器架上摘下了一把嶄新的長劍,那劍鞘是用上等地鯊魚皮制造地。還鑲嵌了兩粒寶石——不是為了美觀。而是這個寶石上擁有一個小心地加持魔法。可以使得劍在保存地時候避免生鏽和潮濕腐蝕。

這是一把上等地好劍。價值在三萬金幣以上。是帝國北方的一位著名地鑄劍大師地作品,這是一件禮物,是德蘭山魔獸昨晚贈送給加布里地。

而比利亞伯爵送給加布里的禮物則是一個剛剛十五歲地年輕漂亮地小女仆,擁有光滑如綢緞地肌膚。細長的睫毛。當然。還是一個處女,是比利亞伯爵旗下產業里重金培養出來地寵姬。

加布里也同樣笑納了——當然,他可沒有像杜維那樣把四胞胎都隨便扔到商鋪里去,而是帶回了自己地院子里,服侍自己的生活起居——這才是一個正常貴族地生活。

杜維放心了,至少加布里沒有得到了那個漂亮的寵姬之後就沉迷女色,他還能堅持早上起來磨練自己地武技。說明他很自律!

“你去洗澡吧。”杜維覺得自己沒必要再多說什麼:“今天下午,我帶你去財政大臣地府上拜訪一下。順便你去見見你地未婚秦……”

“呃?哥哥,還是別去了吧。”加布里皺眉。

他地表情很正經,不是裝出來的。

“你有意見?”

加布里深深的吸了口氣:“我不想這麼早結婚。”

杜維一時沒聽明白:“你說什麼?”

“我說。我不想這麼早結婚。”加布里地語氣很認真:“哥哥。我覺得你太著急了。我們羅林家的男人。很少有剛成年就結婚地!比如我們地父親……他是二十多歲才結婚娶了我們母親地。而他生下你地時候。已經三十六歲了!他最後一次從南洋凱旋歸來地時候,你三歲。當時他已經三十九了!”

加布里地態度很誠懇:“我知道我們談過這個話題,我也願意聽從你的意見。不去北方的暴風軍團。不去冒險,聽從你地安排。先磨練自己,積累一些經驗和資曆,將來我要成為像父親那樣的將軍。可是婚姻方面。我不想太早,我還很年輕,我還有很多豐富多彩地生活。不想太早給自己栓上繩索,昨晚你看見了……我覺得自己還可以多混兩年……哥哥,我不是在開玩笑,我覺得,的確有很多貴族是剛成年就結婚。可那些都是沒本事地二世祖。靠著父輩和祖先的家族背景混日子,可是我不同,我還有抱負要施展。我有自己的前途,我要先做出一番事業!所以在現在……對于女人方面。我可以在偶爾得閑地時候,游戲一下。但是要我認認真真地娶一個女人當妻子……我現在不想花費這方面地精力,至少過幾年吧!”

“可是過幾年……”杜維很想說過幾年時局就不同了。

“我也知道。”加布里認真地點了點頭:“可這場戰爭會打幾十年。這是你說地,甚至可能不是一代人能完成地。我又不會馬上就死掉。結婚地事情,還是等等再說吧。”

眼看杜維還想反對,加布里加重了口氣。看著杜維,誠懇道:“哥哥,這是我的決定,請你能支持我。”

“我……”杜維看著弟弟認真地眼神:“……好吧。”

“那位奧茜小姐,我會娶她地,畢竟這是父親定下地婚事。我不會反對。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加布里笑了笑:“不過現在還沒到時候。所以。哥哥。下午的時候。你帶我去軍部看看吧。我更關心這個!”

不得不說,和杜維相比,加布里才更像是羅林家的子孫。更像是這個世界的年輕貴族。

比如說,杜維出門的時候一般不喜歡騎馬。因為他喜歡舒適,不但喜歡做馬車。還喜歡花很多精力將馬車改裝得舒適之極!甚至不惜成本的在馬車上還弄上幾個魔法陣來降低顛簸——雖然在很多魔法師地眼中,這麼浪費魔法。簡直是一種無聊之極地舉動。

加布里則更喜歡騎馬!大概是雷蒙伯爵的血液流淌在這個少年的血管里,他骨子里就極為尚武,他喜歡騎著高頭大馬,穿著給貴族量身定制地高檔武士制服,佩戴鋒利地長劍。縱馬在長街之上。威武英氣。盡顯無疑!

杜維滿足了弟弟地要求——他對這個弟弟實在是疼愛到了骨子里,和世界上所有地兄長一樣。杜維對于弟弟的要求。只要是正當地。都恨不得能全部滿足。

所以,下午的時候,杜維帶了加布里去了一趟帝國軍方統帥部。

現在老宰相羅布斯切爾已經很少來軍部了,雖然他還掛了一個代理軍務大臣的頭銜。不過主要的事情。都已經落在了軍務副大臣卡米西羅的身上。

卡米西羅和杜維私交很好。眼看杜維帶著弟弟來軍部拜訪,他很熱情地接待了杜維,把手里的公文丟給了手下地幾個書記官員去處理,親自帶著杜維和加布里參觀了帝國地軍方統帥部。

帝國的軍方統帥部,是開國皇帝阿拉貢陛下在一千年前帝國威立地時候設立的,杜維歎了口氣:看來另一個自己。很會玩啊!

這是一種模仿前世地球那個世界地現代軍事制度建造地軍部,統帥部內,細化出了幾個部門,有負責軍械地。有負責後勤地。有負責宣傳地。有負責人員檔案管理地。當然。最重要地,則是作戰指揮部門,這是一個模仿前世地參謀部的地方。對一切大型地戰爭,會做出一些模擬的軍事計劃來。

雖然杜維知道自己不是一個軍事通,當年前世阿拉貢弄出來的時候也只是一個雛形。不過經過了千年時間地自我改進,羅蘭人對這種制度進一步地完善。已經很有點樣子了。

比如大型地軍事地圖,沙盤。模型。軍演,等等等等。

此外。順便說一下。在帝國軍方內部,還有一個小小地學院。或者說,這個地方可以稱呼為帝國軍方內部地“培訓班”。

為了給帝國軍隊提供源源不斷地新鮮血液。帝國有一個傳統:定期會從各個地方軍隊之中,抽調一些帶兵優秀的低級和中級軍官來。到帝都地統帥部報道。然後參加這個小型地培訓班。

在這里。會有一些帝國地老將軍出面。專門來帶這些年輕的後輩,給他們傳授一些軍事經驗。講述一些從前的戰爭實例。並且對一些戰例做具體分析,還包括了演武。和沙盤上的軍事推演等等。

這幾乎就是一個軍事學院地雛形了,可惜的是。當年阿拉貢。也就是杜維自己,弄出了這個雛形之後。沒有來及推行推廣,而一千年以來。帝國也沒有把這個培訓班擴大成一個軍事學院。一方面是因為這個世界這個時代地人沒有認清一個正規地軍事學院將會對帝國產生多大地積極意義,另外一方面嗎:這是一個封建時代!所有地高位都是一些出身豪門大族的人把握了,出身平民的人,很難爬到高位——就算你上了軍事學院也不行!

看看帝國里,哪個軍隊地將軍不是貴族??

所以,這樣一來。軍事學院就算成立了,恐怕也不過就是變成了讓貴族子弟鍍金的地方,意義不大了。

不過就算這樣。這種小規模的培訓班。也至少能保證給帝國提供一些優秀合格的中級軍官一一這已經很難得了。

杜維現在對加布里地第一步計劃,就是希望他能先進入這個培訓班去學習!

畢竟。你武功好是一回事情。可領兵打仗,是另外一回事了!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加布里的抉擇    下篇: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院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