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自削權柄】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自削權柄】


不管是陷阱也好,或者是那位英明的攝政王忽然腦子發昏也罷。

反正……杜維這個院長的職位是已經定下來了。不過杜維的心中依然有些警惕:近一階段開始,這位攝政王已經開始在著手安排帝國政局上對自己的制約平衡了,扶植出一個阿爾帕伊將軍來,就是為了平衡自己的一家獨大,而現在……居然把這個未來的帝國軍事學院都交給自己……他到底打的什麼鬼主意?

自己辛辛苦苦,在擂台上扮情聖,吻了艾露,假裝退出了比賽,就是為了表示自己的立場,放棄對騎士協會和羅蘭之劍騎士團的掌控,那一步退的很好,而且從很多跡象看來,攝政王對自己的“識趣”也很高興。

現在這個見鬼的“黃埔軍校”,算哪一出?!

——————————

不過,一天之後,杜維就發覺自己是上了辰皇子的當了。

當卡米西羅登門來拜訪杜維,並且笑眯眯的指揮著侍衛搬來了幾大箱檔案資料,並且一臉牲畜無害的樣子,對杜維說:“這些是曆代的培訓班人員的履曆資料,還有我們軍方即將舉辦的下一期培訓班而挑選的一些有資格進行培訓的人員名單資料……哦,當然了,現在應該叫它‘帝國軍事學院’了。這些是第一批學員的名單,全部都是地方軍隊選送的人。他們的家庭,出生,年齡,家族背景。軍隊職務,資曆,反正你需要的一切資料都在這里了。當然了……最後那一箱是關于籌建這個學院地一些情況調查,包括了選址,院校的建設等等……”

卡米西羅還沒說完,杜維的眼珠就已經瞪出來了。

他死死的盯著卡米西羅,忽然就開口打斷了這個家伙,杜維很郁悶的嘟囔道:“我就知道,這是上了你……不,是你們!上了你們的賊船了。”

卡米西羅笑得很親熱的樣子:“別這麼說。杜維,我們可是好朋友,朋友有難,你總不能不幫忙吧。”

杜維看著卡米西羅笑眯眯的樣子,忽然心中湧出一股沖動,很想跳起來一拳打爆這個家伙的鼻子!看看這個家伙鼻梁被打斷之後,還能不能笑得這麼愉快!

“幫忙?你叫我……你叫我***怎麼幫忙!!”杜維雖然沒有真地對卡米西羅揮拳,可是卻如同一只被激怒的雄獅一樣蹦了起來,捋起袖子,一腳把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箱子踹翻了。然後叉著腰瞪著卡米西羅:“你……你們以為我是什麼!八只手的蜘蛛嗎!我忙的過來嗎!真是見鬼!那個該死的比武大會還沒有結束!還有那個羅蘭之劍騎士團的籌備工作我還沒做完!還有前兩天,你的人跑來對我報批了一批新的軍用物資。是要運到卡巴斯基防線的!還有德蘭山魔獸,告訴我熱氣球生產工廠地原料不足了,要求我盡快解決一大批牛皮……我……”

“嘿嘿嘿!”卡米西羅揚起了嗓門,高舉雙手,仿佛投降一樣:“我的朋友!你說地那些事情,可和我無關,我可不知道你已經忙成這樣的。”

“你不知道……我們的攝政王知道。”杜維低聲嘟囓了一句:“他根本就是故意的。”說著,杜維又是一腳,這次直接將一個木箱踢爆了,木屑紛飛。有幾片甚至見濺到了卡米西羅的臉上。

看著杜維對著卡米西羅張牙舞爪的樣子,旁邊卡米西羅帶來的幾個侍衛有些緊張——這還了得!敢對我們家大人動手!

毆打帝國軍務副大臣!這是什麼罪名?

可問題是……對方是地位身份比自己家大人還牛叉的郁金香公爵……這個可讓侍衛們怎麼辦?

公爵大人如果真的和我們家大人打起來……那麼我們幾個侍衛,也只能干瞪眼了。

卡米西羅忽然歎了口氣,隨手將臉上的幾片木屑摘掉。他地眼神有些複雜,看了幾個侍衛一眼,揮手低聲道:“你們先出去!”

幾個侍衛如蒙大赦。趕緊跑掉了。

卡米西羅轉身先把門關上了,這才掉過頭來走到杜維的身邊,拍了拍杜維的肩膀,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壓低了聲音:“杜維,有些話,或許我並不適合說出來,不過既然我們是朋友……那麼我就給你一點建議吧。”

“說。”杜維嘴巴里擠出一個字。

“你……”卡米西羅神色有些怪異:“我覺得你,應該,適當的,放些權了。”

杜維抬起眼皮,看了卡米西羅一眼——在他地印象里,這個家伙,雖然現在被譽為帝國的三個新人王之一,嗯……雖然他是三個新人王之中,目前看來權力最弱的一個。可是卡米西羅這個家伙在近年來,一直很低調,無論是為人處事,都擺明地深受老宰相羅布斯切爾的熏陶——韜光隱晦,明哲保身!

可今天……他怎麼說出了這麼一句“掏心窩子”的話了?

“正如你說的,杜維,你手里現在的權力太多了。”卡米西羅低聲笑道:“你看,你在西北軍政大權一手掌握。當然了,德薩行省是你的領地,本來就是你的。這點誰也不會說什麼。可是……那個西北獨立師呢……嘿嘿,外人不知道,我是軍務副大臣,我難道還不知道嗎?那是帝國的未來空軍!帝國劃出了大片的土地,派遣了大批人手,組建了這麼一只軍隊,建造了那個熱氣球的生產基地,還有武器生產……這是帝國的軍隊。這支軍隊在西北軍團殲滅之後,到現在已經快兩年了,這兩年里,這支軍隊一直在你的手里!這個權力還不夠大嗎?還有卡巴斯基防線,你花了一千多

來幫帝國建造了這麼一條防線。我上次說的話一點在帝國地很對軍方地人。幾乎就等于是拿著你杜維發放地薪水!這麼多事情,全部都在你的手里……你說,這樣的情況。正常嗎?”

杜維平靜了下來,微笑搖頭:“不正常。”



“我說一句很大逆不道地話,杜維,以你現在手里的權柄和實力,你要地盤有地盤。要錢有錢,要軍隊有軍隊!如果你想謀反的話……你的威脅早就遠遠超過了當年的西北軍團了!”卡米西羅地神色有些緊張:“別忘記了,外人不知道,可是內部的絕密軍情,我們都知道,當初殲滅西北軍團七萬主力騎兵的時候。你只派出了隆巴頓的不到一萬騎兵,就把西北軍團的鐵騎全滅了!這樣的實力,你讓上面地‘大老板’,怎麼能放心呢?”

卡米西羅看著杜維的神色變化。然後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了下來:“我承認,前兩年帝國的財政狀況的確很差,差到了要向你這位臣子要錢……可是現在兩年過去了。財政上最困難地時期已經過去了。現在財政署里也有了節余,一切都上了軌道。南方的雪災沒有了,兩年的生產都很順利,甚至南方還有了豐收。攝政王這兩年地政績相當不錯,帝國財政節余比曆年都要多很多。你想……這種情況下。帝國已經不需要你再個人掏腰包來養活帝國的軍隊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杜維哼哼的笑了兩聲:“我明白,當初攝政王把西北獨立師團送到我手下。一是因為空軍的事情,整個帝國只有我一個人懂行,別人根本做不了這件事情。二是因為當初帝國沒有錢建立這麼一支新軍,需要我來花錢養活。可現在……這兩個條件都不存在了。帝國有錢了,而且,兩年時間,他們該學地也學到了。”

“我知道你是一個聰明人。”卡米西羅靠在椅子上,微笑看著杜維。

杜維閉目想了會兒。

事情還就是這樣的!

雖然當初自己掏了無數金幣來補貼帝國財政,幾千萬金幣如流水一樣地花了出去——而且還幫帝國養了軍隊近兩年……這麼看來,似乎皇室要承自己很大的人情。

可是別忘記了!辰皇子已經通過了免去羅林家族的叛逆罪。恢複羅林家族,這件事情,已經算是償還過杜維了!而且,在地位上。也給了杜維充分的尊榮。

這樣,也可以算是和杜維扯平了!

而現在,一支已經在戰爭之中經過了檢閱。證明的戰斗力非常強大的空軍……這麼一支新式的強大軍隊,皇室不可能繼續放在杜維自己的手里,而是應該拿回去,掌握在皇室的手里,這才是正理!

這不是過河拆橋,也不是卸磨殺驢,而是正常的政治手段!

如果再退一步想想……

未來即將發生大戰!而在大戰之前,辰皇子必須把皇權地威嚴提升到最高!這樣才能保障皇室的統治地位!

而現在……假如未來一旦發生大戰,帝國肯定會出現動蕩,而在動蕩之中,如果下面有杜維這麼一個權臣,手里抓的權力太多太大的話,誰能擔保杜維不起異心?

換句話來說,現在地確是要保證內部團結,但是對皇室來說,他們的首要目的是保證皇室地統治地位!而至于全人類的死活,那是第二目的,而不是首要的!

皇室會全力的守護這個帝國,不讓人類被異族滅亡,但前提是:人類必須是在奧古斯丁皇室的統治之下!

杜維很清楚,自己現在的情況,可謂是一個標標准准的“權臣”!而且還是一個超級大權臣!

就如卡米西羅說的,自己要地盤有地盤,要財力有財力,要軍隊有軍隊,要名望有名望(甚至在某些地方,自己的名望已經超過了皇室)。

可問題是,這樣的狀態,看似風光無限,可卻實在很“危險”!

熟讀過這個世界的大陸通史的杜維,很清楚一點,不管是在這個世界也好,或者是自己的前世也好。古今中外,幾乎所有的“權臣”,如果最後不肯放棄手里地權力。一定要死死抓住手里地權柄地話。那麼。十成里有九成,都會下場淒慘!

比如羅林家族的那位祖先,兩百多年前的衛國戰爭之中。功勳赫赫,在軍隊里地威望深重,深受皇室信任,得到了整個羅林平原作為封賞,還娶了皇室的公主。

可戰爭結束之後。那位羅林家的祖先就很聰明的主動放棄了軍權,放棄了對軍隊的直接指揮權。這才保證了羅林家族沒有被鳥盡弓藏。

而杜維更知道,自己地前世那個世界上,幾乎所有曆史上的權臣,要麼最後就是謀反成功,要麼……就是下場淒慘!

漢朝的霍光。明朝的張居正……一個被鞭尸,一個被抄家滿門。

當然了,杜維自己是不怕,以他的實體。如果一旦最後和皇室翻臉,天下之大,他哪里不能去?可是他的部下。家族里地那些忠心的家臣怎麼辦?

隆巴頓,蓋達,菲利普,達達尼爾……等等等等,這些人可不是聖階強者!他們只是普通人而已。

辰皇子已經算是一個非常英明的君主了。可正因為他英明,他懂得放權給臣子。但是在應對危機之前,他必須要把很多權利收回去,至少保證皇室手里的權力和實力是最強地!在未來的動蕩時代來臨之前,他必須保證自己手里有足夠的籌碼捍衛皇室地統治地位!

“我知道,杜維……你對帝國做出了巨大的貢獻。”卡米西羅歎了口氣:“我理解你的心情,因為就算換了是我,我肯定也不甘心的。仔細算算

可以說你為帝國支撐起了半壁江山啊!當初的政變之了大功,之後的平定西北的局勢,西阻草原狼。巧妙謀劃,為帝國消除了草原的隱患,又弄出了那麼多神奇的事情,殲滅了西北軍團。在帝國財政困難的時候,你以家族的財力無私地養活了帝國……你可以說是帝國當代的第一功臣了。現在要你放權,只要是個人,心中就肯定有怨念的。”

杜維看著卡米西羅一臉真誠的樣子,他忽然笑了,對卡米西羅眨了眨眼:“親愛地卡米西羅……這些話,我猜不是你自己想出來對我說的吧。”

卡米西羅立刻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尷尬,不過他很快就笑了笑,摸了摸下巴,很干脆的承認了:“果然還是隱瞞不過你……不錯,以我地腦子,是想不出這麼多道理的。擺明了說吧,這些話,有很多,是老宰相大人對我說的,請我私下里轉達給你,讓我好好的勸勸你。”

杜維嘿嘿笑了兩聲:“羅布斯切爾大人?嘿嘿,看來宰相大人還真的很看重我啊。”

“當然。”卡米西羅神色嚴肅:“杜維,明說吧。羅布斯切爾大人,甚至很明白的對我說過很多次,將來……他的那個位置,肯定是你的。他對你期望很高,他認為,你將成為帝國的支柱。所以……他不希望看見你走上權臣之路。那可沒有什麼好結果。只要你好好的控制自己手里的權力,不要太少,少了就無法體現你的價值。也不要太多,多了就會讓君王生出猜疑。保持一個微妙的平衡,那麼你這一生,將會成為帝國這一代最耀眼的星辰!”

“謝謝。”杜維很認真的說出了這麼兩個字:“謝謝你,也代我好好謝謝老宰相。謝謝他對我的器重。嗯……我改天一定要登門拜訪他老人家,當面表達我的謝意。”

“這麼說……你被我說服了?”卡米西羅眨了眨眼,對著杜維微笑。

杜維哈哈一笑,站了起來:“當然!我被你說服了!卡米西羅,你真是一位厲害的說客啊。”

卡米西羅這才大大的松了口氣,然後笑道:“其實你很聰明,杜維,不需要我來對你說這些道理,我說的這些,你自己都能想到……只不過,你需要從別人口中聽到這些,來給你自己的內心一個放手的借口而已。況且……老實說,我覺得攝政王做的已經很英明了,至少,這個軍事學院院長的地位,其實就是給了你郁金香家族一個永遠的免死牌!”

“哦?怎麼說?”杜維心里一動。

“你想吧……你現在交出手里的一些權力,讓攝政王對你徹底的放心,對你徹底的信任之後……你出任這個院長的職位,你想啊,未來地多年之後。帝國的軍隊之中,將會有一批新興將領,都是你的弟子,你在軍隊里雖然未必會掌握實際的軍權,可是你在這些將領之中的威望,肯定會達到一個難以企級的高度!那個時候……說一句難聽的話,就算你犯了什麼罪過,只要你不是謀反,君主都會看在軍方這一大批將軍的面子上,對你格外開恩的!”

杜維點了點頭。

仔細想來。這個院長的職位,是攝政王給自己地一個免死金牌了!其實就是隱諱的告訴了杜維:放棄你的權力,只要你有了這個院長的身份,只要帝國不滅亡,你這一輩子的尊榮,就有保障了!

進一步說,也是打消了杜維對“鳥盡弓藏,兔死狗烹”的憂慮!

當了這個院長,只要杜維不謀反,他這一生。君主都會對他保持尊敬和重用了。

杜維哈哈一笑,笑聲之中充滿了愉快和輕松:“卡米西羅。現在我是徹底被你說服了!一點猶豫都沒有了,好吧,我會接受你的建議,這幾天我就會有所行動……嗯,對了,我忽然想出了一個新的主意……”

“新的主意?”卡米西羅愣了一下。

“其實仔細想想,攝政王對我,對你,還有對阿爾帕伊將軍的安排,他把我們三個捧到高高地位置。以我們三個人的年紀,可以說,未來地幾十年里,只要我們不走錯路的話。我們三人都會爬到很高的位置。不過呢……如果我們聰明一點,就不要關系太密切。畢竟,你是軍務大臣。是掌握帝國軍方統帥部的人!而我,如果出任的那個軍事學院的院長,那麼就擁有無上的威望。我和阿爾帕伊的關系,已經是很僵了——這讓攝政王很放心。可是你和我的關系……卻未免有些太融洽了。”

“太融洽了……你的意思是。”

“為了讓我們地攝政王放心,我和你的關系最好還是‘僵硬’一些比較好。呵呵,當然了,你可不要恨我,我們在心里,還可以視對方為朋友嗎,只不過,表面上,還是最好鬧出點兒糾紛比較好哦。”

說著,杜維站了起來,捋起袖子,走到了卡米西羅的面前。

卡米西羅立刻緊張的站了起來,苦笑看著杜維:“喂,你想干什麼?老天……你不會是想……我說,這沒什麼必要吧?你……”

砰!

一身悶響之後,傳來了卡米西羅地一聲痛叫。

片刻之後,我們的帝國軍務副大臣,捂著流血的鼻子,從郁金香公爵地書房里走了出來,他的指縫里,還有鮮血流淌出來。

卡米西羅一臉古怪的表情,而等候在外面的幾個侍衛,更是大眼瞪小眼。

“回去。”卡米西羅苦笑一聲,從懷里摸出一條絲帕來擦了擦流淌的鼻血,片刻之後,惱火的叫了一聲:“杜維,你把我的鼻梁打斷了!”

————————————————————

這一天,

羅大人捂著流血地鼻子,怒氣沖沖的走出郁金香公爵被很多人看見了,隨後很快,這個消息傳遍了帝都。

不到一天時間,在貴族的***里,大部分人都知道了這件新鮮事情:郁金香公爵大人,和軍務副大臣卡米西羅大人,兩人因為軍務上的意見不合,結果大打出手,郁金香公爵大人親手把卡米西羅大人的鼻子打斷了……

現在看來,帝國的三大新人王之中,最後一對朋友,也宣告破裂。從此以後,三大新人王,恐怕都要各成一派了。

而不為人知的兩件事情,第一件發生在皇宮里:辰皇子在得知了這個消息之後,微微的笑了好一會兒,晚餐的時候,甚至還比平日多喝了兩杯酒。

第二件事情也同樣發生在晚上,不過卻是發生在老宰相羅布斯切爾的府里。

這個宦海生涯一輩子的老狐狸,看著自己的這個侄孫女婿,看著卡米西羅紅腫的鼻梁,還有鼻孔里塞著的棉花,老家伙卻一臉和藹的笑容。

當卡米西羅用帶著濃重鼻音的聲音,把今天在杜維府上兩人交談的全部經過,也包括了杜維最後地一拳,所有地事情說了一遍之後。

當聽到了杜維一拳打破了卡米西羅的鼻子。老宰相忽然非常愉快地笑了出來。

這個常年都高深莫測的老家伙。笑得極其開心,就仿佛一個孩子一樣。

看著老宰相笑得那麼開心。卡米西羅捂著鼻子,苦笑道:“我說,您看我挨打。就這麼高興嗎?”

“是的,我地孩子,我很高興。”

卡米西羅歎了口氣:“好吧,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意義,我也明白杜維的用意。那麼,以後我怎麼辦?難道也要我和他表演互相攻擊的戲碼?”

“不不不。”老宰相連連搖頭:“故意互相攻擊,那戲就演過了。太假了。你不要故意和杜維在軍務上起什麼沖突。那樣的話反而會惹人懷疑。你……在今後,所有和杜維有關系地公務上,只要保持公事公辦,不偏不倚,就可以了!記住。要不偏不倚,即不要刻意為難他。也不要再像從前那樣幫他!事情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切按照帝國的規章制度辦事,就足夠了!”

卡米西羅點了點頭,然後站起來離去,嘴巴里還嘟囓道:“見鬼。我要去換藥了,這鼻子疼的。我連酒都不能喝了。”

看著自己挑選地這個家族地代理人走了出去,羅布斯切爾的眼神卻漸漸的飄向了遠方……

“居然真的打了一拳……真是一個聰明有趣的小子!”

這位老宰相微笑著,做出了評價。

——————————————————

就在杜維高調擔任了“帝國軍事學院”地院長這個職位之後——當然了,現在這個軍事學院暫時還不存在,不過它會在短期內盡快的把框架搭建起來,而且從各地地方軍隊里抽調地年輕軍官,也會在未來的一個月內來到帝都報到。

此外,還有一件事情是……

就在一次宮廷里的例會之上,郁金香公爵以自己“財力吃緊”為理由,主動要求帝國收回對“西北獨立師團”的軍權。從此之後。這支軍隊的一切軍餉物資供給,全部由帝國財政才承擔,郁金香家族不再對這支軍隊提供任何贊助了。

並且,杜維表示。這支軍隊繼續停留在自己地領地北方已經沒有意義,而且還會耗費原本就糧食產量低下的德薩行省地糧食。

對于這個要求,攝政王很爽快的答應了。

西北獨立師團將盡快開拔。轉移到卡巴斯基防線南方的一座帝國新建的軍事要塞去駐紮。軍令在當天就從帝國統帥部下發下去了。

此外,還有一件事情就是……那個帝國最大的官方熱氣球生產工廠。

杜維表示因為自己家族的“財力吃緊”,自己名下的其他產業生意,需要大批的流動資金為理由,請求將自己在這個熱氣球生產工廠之中的分額出售!

對于這件事情,攝政王考慮了一天之後也允許了。

很快,杜維和比利亞伯爵,還有德蘭山魔獸,兩個家族達成了協議。比利亞伯爵和德蘭山魔獸兩人,合力出錢一千一百萬金幣,買下了杜維手里的份額。從此之後,郁金香家族和這個熱氣球生產基地,就再也沒有什麼控制權上地關系了。

當然了……因為杜維的領地最靠近草原,熱氣球生產基地需要的牛羊皮毛,依然要通過杜維的渠道去草原購買,價格以帝國官價為標准。

兩條命令,杜維很輕松地把手里抓著的兩個大權柄交了出去。

雖然心中依然有些隱隱的不甘心,不過杜維很清楚:這就是政治。作為辰皇子來說,他這麼做是正確地,而且他也給了杜維一些好處,至少這個軍事學院的院長職位,就已經給杜維的一世尊榮,上了一個大大的保險。

處理完了這兩件事情,皇宮里,辰皇子的心情大好,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他身邊的侍衛和仆人,都能從這位君王臉上的笑容,感受到他的好心情。

至于杜維,他則可以把精力轉移到這個比武大會的最後決賽上了!

比武大會的決賽,即將開始……對決的雙方是……

艾露,還有……

上篇: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院長?!]    下篇: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獅鷲少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