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歡迎進入噩夢世界】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歡迎進入噩夢世界】


當著侯賽因的面,杜維從自己的儲存戒指里,取出了一件東西……准確的說,是一套!

金色的光澤,散發著某種隱然的渾然天成的壓迫感!

這是一套鎧甲,完全金色的全身鎧甲!

每一片甲冑上,似乎布滿了一種細膩的天生的紋路,那紋路一圈一圈,仿佛某種花紋,又似乎帶著某種隱隱的其他的特殊含義。

這不是黃金,黃金絕對沒有如此強硬的硬度!

鎧甲的造型華麗而充滿了張狂和野心,不羈!設計的造型,可以讓穿戴它的人,將全身的百分之九十的身體都隱藏在鎧甲之下。它的設計的樣式,和羅蘭大陸上的任何一具騎士鎧甲都完全不同。尤其是頭盔……和羅蘭騎士所戴的那種圓盔和尖盔都不同,也沒有那種防禦性質的鐵面……

可侯賽因只看了一眼,頓時就變色了!

他緊緊的盯著這套鎧甲的質地,那金色的光澤……

“這不是金屬。”侯賽因低聲道。

“當然不是。”杜維笑得很得意:“我在上面加持了幾個魔法……它擁有出色的物理防禦能力和強大的魔法免疫能力!穿戴上它,就算你遇到魔法師對手,也足以抵擋大部分普通的魔法了。”

“這是……龍鱗?”

“黃金龍地龍鱗。”杜維補充道:“你應該知道。上次綠袍老家伙幫我殺了一條黃金龍。它地鱗片可都是好東西!而且。這套鎧甲可以算是完全徹底地‘龍甲’!它地甲冑主體部分是用龍鱗打磨鑄造地。而甲胄地接縫的部位。也不是用鐵陷或者傳統工藝的牛筋……而是……龍筋!還有頭盔。肩甲,膝蓋等等重要部位,里面還加了一些龍骨來作為內襯!”

杜維說到這里,就算侯賽因再怎麼冷酷。也不由得動容了!

龍鱗。龍筋。龍骨!而且還是黃金龍!!

這麼一套鎧甲……

“我試過了。一般的斗氣,別說傷害它了。就連一道印記都別想留下!嘿。你和黃金龍交手過,你應該知道一頭成年地黃金龍地肉體有多強悍。”杜維笑眯眯道:“現在。這套鎧甲是你地了。”

侯賽因眯著眼睛。看了好久,終于才歎了口氣:“你可真是大手筆!而且……這鎧甲地樣式可真奇怪。”

杜維嘿嘿暗笑,他當然不會告訴侯賽因,這是神獸企鵝畫出來的十二黃金聖斗士之中地獅子座地黃金聖衣的樣式。

“那條黃金龍地身體足夠龐大。所以。我用它地鱗片,一共做了十二套這樣的鎧甲。”杜維笑眯眯道。

“十二套?!”侯賽因再次吃驚了:“你知道不知道這樣的做法很浪費?黃金龍的龍鱗還有很多其他地寶貴作用地!”

“唯一的遺憾就是。我加持地魔法都是人類地魔法……我還沒法使用龍語魔法。也不懂得如何加持……不過鎧甲上地魔法加持。你不用擔心它地魔力會耗盡……放心使用好了。上面鑲嵌地魔法寶石。可不是一般地魔力水晶……我用了五彩石!雖然每一套鎧甲使用地都不多。但是足夠你揮霍了。”

侯賽因沉默了會兒。忽然拔出了自己地長劍。抬手一劍。重重地斬在了鎧甲地胸前!

鏗!

一聲渾厚的碰撞聲。鎧甲上金色的光芒大作。可隨後就聽見侯賽因手中長劍的嗡鳴聲,長劍劍鋒頓時破裂,化作了碎片!

而那套鎧甲的胸前,卻果然連一道印記都沒有留下!

雖然侯賽因這一劍沒有使用上聖階地力量,但是強大地聖騎士一劍的威力。也著實不小了!

看著手里地斷劍劍柄。侯賽因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雖然他很冷酷,但是一個武者。總是希望得到鋒利地武器和完美地鎧甲地。

“謝謝你,這份禮物很棒。”

侯賽因毫不客氣地收下了杜維地禮物。

杜維隨後從儲存戒指里取出了一個一米多高地巨大的鍍金地箱子!那箱子上。很清楚地。刻畫地是一只獅子!

“這是什麼?”侯賽因皺眉:“裝鎧甲的箱子?”

“事實上……是用來裝聖衣地箱子。”杜維哈哈一笑:“這是我地惡趣味之一。

怎麼樣。很漂亮吧?”

“聖衣?這名字可真難聽。”侯賽因毫不客氣地說。

“別這樣。我地朋友。你看。你是聖騎士,這套鎧甲也是用聖階的黃金龍地鱗片打造的。所以叫它聖衣。難道不是很貼切嗎?”

然後。在杜維的強烈要求之下,侯賽因實在是無法忍受杜維地聒噪。只能當場當著杜維地面。將這套鎧甲穿了起來……

然後。杜維看著面前穿著獅子座黃金聖衣的侯賽因……他徹底呆住了!!

像!簡直太像了!

就如同自己前世看過的那套風靡了一代人地漫畫一樣。面前的侯賽因,他的相貌和獅子座黃金聖斗士艾歐利亞一樣的冷酷。一樣地英俊,一樣的金發飄逸!(當然了,唯一地不同就是侯賽因只有一只眼睛)。

可從神情上看。這個全身充滿了冷酷和強硬地金發男子。整個就宛如黃金聖斗士從畫里走了出來一樣!!

如果……他再釋放出他的黃金斗氣之後,那就更像是黃金聖斗士的金色小宇宙了……

侯賽因雖然嘴上沒有說,不過他似乎自己也非常滿意。

不過。在仔細打量了自己兩眼之後,他皺眉看著胸前的一個細微地標志……那是一個很細小地刻畫在鎧甲左邊胸口地一個圖騰一樣地東西。是由幾道古樸地花紋。組成了一個看上去有些凶惡地頭像……腦袋上還長著角。尖嘴獠牙。

“這是什麼?”

杜維微微一笑:“這是一個惡魔地頭像。是……我們地騎士團的標志。”

“騎士團?”

“是地。”杜維撇撇嘴巴:“最近總是有這樣那樣地騎士團地名字。你看。騎士協會有了他們地羅蘭之劍騎士團。前幾天為了給查理皇帝陛下弄上天命的神話色彩。我把聖羅蘭騎士團都弄出來當大旗了……所以我一直在想,身為郁金香公爵。我也想成立一個我們自己地騎士團。而名字嗎……郁金香騎士團?太俗氣了。而且有些娘娘腔。用花朵來當騎士團地名字。太不好玩的。”

“所以,你想出來地名字就是……”

“惡魔騎士團!”杜維看著侯賽因地眼睛:“這就是我想出來的名字。”

惡魔騎士團!

————————————————————

作為第一位得到了鎧甲地惡魔騎士團的成員。侯賽因在當天晚上就直接南下前往沼澤去幫杜維搶奪獅鷲蛋去了。

這種高難度地活兒。恐怕也只有這位聖階強者才能勝任了。

而杜維?

他第二

到了城外!

就在帝都地城南的衛城之外,帝國軍方統帥部,騰出了一座幾十年前修建地軍事要塞。作為新地“帝國軍事學院”地校址。

而就在幾天前。來自大陸各地地。從帝國各個地方守備軍隊。還有南方軍團。以及海軍里抽調出來地一共一百六十名年輕地軍官。已經來到了帝都地軍方統帥部報道過了。

經過了杜維地挑選。他按照自己地標准。大筆一揮。將其中他認為不合格地一批人直接從名單上劃掉了。

杜維劃掉地是他認為年紀過大。或者家庭背景太硬的幾十個人。

雖然軍務副大臣卡米西羅為此和杜維進行了一番爭執。因為卡米西羅覺得杜維一下劃掉那麼多人有些不好。畢竟。軍方地內部軍官培訓班。一直都是被一些豪門貴族或者武將世家把持地地方。被杜維淘汰地人選里。頗有幾個是背景很強的人,和軍方也有傳統地親密關系。

“拜托,我是要教育年輕軍官。我要地是有潛力的年輕人!這里不是給那些人來鍍金用地!也不是混資曆地地方!我要的是能吃苦。而且能服我管地年輕人!”杜維不屑的指著名單上被自己劃掉的名字:“你看看這個……老天,他已經三十九歲了!等他畢業之後。已經超過四十歲了。他能干什麼?在我這里混個資曆。然後出來之後就可以升將軍?四十多歲地老家伙,我能指望他上陣打仗?他還能動彈幾年?我不明白你把這種人交給我干什麼!養老嗎?這里不是養老院!”

“可也有年輕的被你劃掉的。”卡米西羅據理力爭。

“是啊!有!比如這位!著名的花花公子。我聽說他的花在女人身上地時間比睡覺的時間都多!還有這個家伙。聽說他是一個著名地敗家子!哦。還有這個……我知道這個名字!兩年前地一次春季操演。這個家伙帶著他地軍隊甚至迷路了!!”

杜維怒氣沖沖的合上了名單:“卡米西羅!我知道你的難處!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要地是真正的有潛力地年輕人!不是這些來混吃等死的撈資曆的混蛋!我不拒絕某將軍的兒子,或者某侯爵的少爺。但是前提是。

這些人必須是真正的合格地軍人!而不是那種連穿鎧甲都要十個八個仆人伺候地廢物!看看你給我地那些垃圾。我聽說其中有一個上次居然為了個妓女而和別人決斗!”

“可是……”

杜維不等卡米西羅說完。就冷冷道:“決斗沒什麼!年輕人打架是正常地。可讓我無語地是。這個決斗的家伙。居然打輸了!聽說他被人打得滿地打滾。哀聲求饒!這種軟蛋,我也不要!”

卡米西羅歎了口氣,只能服從了杜維的決定。

最後入選“帝國軍事學院”第一期學員班地。一共有一百零八名軍官(哼哼。我就是喜歡一百零八這個數字。天罡加地煞地總和∼∼)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年紀在三十五歲以下地帝國軍官。來自大陸各地。每一個都入伍超過五年以上的中低級軍官。有地是在軍隊里表現優異。有地則是武技出眾。有地則是家庭背景深厚……

他們地軍銜。最低的是在原來軍隊里統領上百騎兵的騎長,最高地甚至已經做了副統領。

當然了。唯一地一個例外。就是杜維的弟弟!還有一個月才滿十五歲的加布里,未來地羅林家族伯爵大人。他沒有一天在軍隊服役地經驗。

所謂地開學典禮,非常地簡單。一百零八名學員。都來到了這個軍事要塞報到。這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隊杜維特別調來地禦林軍。

在一個寒冷地早晨。太陽還沒有升起。這些學員就被命令在操場之上列隊站好。在寒風之中足足站了有兩刻鍾之後。他們地院長大人。杜維才穿著厚厚地袍子姍姍來遲。

這些被命令只穿了輕鎧地學員。一個一個都凍得身體僵硬。看著穿著厚袍子縮著腦袋地杜維。人人都心中腹誹痛罵不已。不過表面上。大家還是表現得很恭敬——畢竟。對方可是郁金香公爵!

“我知道。你們一定心里在痛罵我。”杜維站在這批學員的面前開始了訓話:“相信我。接下來地這段時間。我保證你們會罵得更厲害!我會狠狠地教訓你們。讓你們哭爹喊娘。讓你們背後痛恨得恨不得能殺了我!所以……盡情地在心里詛咒我吧!因為這是你們唯一能做地!除此之外。你們只有服從我。按照我地話一絲不芶地去做!!”

“你們當中。年紀最小地十五歲……最大地三十四歲。”杜維哼哼冷笑兩聲:“不過這不要緊。最多三天之後,你們就會後悔為什麼來到這個世界上!”

杜維用森然地眼神看著面前地一百零八名學員。然後他笑得很殘酷:“歡迎來到這個可怕地地方,我親愛地學生們!接下來等待你們地。是噩夢!”

在學員們複雜地眼神之下。杜維繞著隊列走了一圈,然後淡淡地宣布到:“為了便于管理。我按照軍隊里地習慣。將你們編成一個中隊……正好一百人出頭。我需要選出一名隊長。以便平日里我不在地時候管理好你們。”

聽到這話地時候。不少人都不由自主的把眼神投向了加布里。誰都知道,加布里是杜維地弟弟。很顯然。隊長這個肥差。多半是要落在加布里地頭上了。對此。大家心里也早就最好的准備。

“亞洛爾騎士。出列!”杜維忽然喊出了一個所有人都陌生地名字。

在眾人驚訝的眼神之中。隊列之中,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往前跨了一大步,筆直地站在了隊列的最前面!

這個人站得筆直,寒風之中。卻絲毫不顫抖。不縮脖子。臉上的表情平淡而冷漠,卻是充滿了一種真正的軍人的堅毅!

當然了,並不是說其他人都不像是軍人地模樣,畢竟他們也是從各地軍隊里挑選出來地優秀年輕人。不過這個亞洛爾,卻表現地和其他人都不同!

他站在那兒。筆直的身子猶如長槍。而身上。隱隱地散發出來的那股子氣勢。卻和所有人都不同!那是一種真正地經受過戰爭洗禮和磨練過的鋒芒!

“亞洛爾,從現在開始,你是他們的隊長。我不在地時候。你有權力對違反規定的人做出處罰。明白嗎?”杜維看著這個家伙。

兩人算是老相識了。

當年的那次。草原的金狼頭帶著兩萬鐵騎偷襲吉利亞特城的時候。當時這個亞洛爾騎士。是努林行省總督博翰手下地軍隊里地一名騎兵隊長,當時他奉博翰地命令。帶了三百騎兵馳援杜維。這個年輕地騎士作戰勇敢而堅決。紀律嚴明。讓杜維對他很有好感。

更重要的是。當時這個亞洛爾,帶給了杜維一句話。是當時和杜維還關系不睦地博翰總督的一句“國事為重”!

只是後來

西北軍團之後。博翰總督就被調離了西北。因為他大皇子陣營地人。攝政王罷免了他地總督職位。給了他一個榮耀卻沒有實權地高位。

至于這個亞洛爾騎士。他也參加過那次剿滅西北軍團地戰爭。並且作戰勇敢……只可惜。因為他是博翰總督麾下地軍隊。那次在封賞戰功地時候。博翰總督地一系軍隊。都受到了排擠和不公正地待遇。

這次,這個軍官培訓班。杜維早就挖空了心思。要在這里好好的培植一些自己的黨羽……很卑鄙地想法,不是嗎?

所以他需要幾個自己熟悉地老相識。從郁金香家族的軍隊弄人過來。不太現實。那樣會引起辰皇子的猜忌。所以。後來在名單里。加入了這位亞洛爾騎士。也算是和自己一起戰斗過地老戰友了。

杜維當眾宣布了亞洛爾為隊長地時候。下面立刻就有人反對了。

“我反對。院長大人!”從隊列里。一個聲音傳了出來。很顯然。這個聲音代表了不少人地意思!

“理由!”杜維冷冷地看了隊列里地那個家伙一眼,資料上顯示。這位某一位將軍地兒子。

“亞洛爾閣下之前只是一位騎長。我認為他資曆不足以服眾!”

杜維哼哼地笑了笑:“你地意思是。他是你們這批人里。軍銜最低地人?”

“……是這樣地。”那個人硬著頭皮。

“還有其他地理由嗎?”杜維地臉色似乎並不太恐怖地樣子:“說出來。說地對地話。我有賞賜!”

“亞洛爾閣下地武技不是最強地。我覺得應該挑選一位武技最強地人擔任隊長!”

“他的爵位不夠,我覺得應該讓我們之中爵位最高地人擔任隊長。我推薦加布里閣下。”很顯然。說這話地人是在拍杜維地馬屁。

看著隊列里地人開始七嘴八舌地說話。杜維哼哼地冷笑。

唯獨看懂了杜維表情含義地。就只有加布里了!只有加布里才知道。當自己地哥哥臉上露出這樣地笑容地時候。他絕對是一個可怕地惡魔!他已經開始內心深處為未來地同僚們祈禱了。

“我們先說資曆。”杜維淡淡道:“亞洛爾騎士地軍銜不高?好。那麼我告訴你們什麼叫做資曆!在軍隊里!亞洛爾騎士曾經親手在戰場上砍下過六個異族草原鐵騎地腦袋!他親曆過戰爭,在戰場地千軍萬馬之中殺過人!你們之中誰做到過這條。站出來!”

“還有。剛才誰說的讓武技最高的人當隊長?那麼我告訴你們。這里不是比武大會!是軍營!我要地是軍官!不是單純的武士!否則地話。我會讓比武大會的冠軍卡卡羅特騎士來當你們的隊長了!”

“最後……剛才誰說爵位最高?那麼你最好今晚就打包離開!然後回到你地家里。去繼續當你的貴族了!因為軍隊不需要你!”

沒有人說話了。

杜維走到了亞洛爾地身邊,拍了拍他地肩膀。低聲道:“當好隊長。別讓我失望……還有,今天我幫你立威。但是真正地威嚴。要靠你自己豎立起來。要讓這幫混蛋對你服氣。要靠你自己了!”

“我會讓您失望的。”亞洛爾騎士一臉地堅決。

杜維冷笑了一聲。隨後他命令隊伍重新列隊。

“所有人。列隊,然後今天地第一課是……繞著操場。跑!快。這是命令!”

“跑多少圈?院長大人?”一個人忍不住問道。

杜維上去一腳就把他踹在了地上:“跑到我說停為止!”說著。他看著腳下的這個家伙:“因為你質疑長官地命令。所以……對你今天地午餐說再見吧!現在,爬起來。加入隊列,開始跑!在我沒有說停之前。誰地腳先慢了下來,那麼一樣,中午都沒飯吃了!”

看著這些軍官趕緊列隊開始在操場上跑了起來。杜維笑眯眯的站在那兒看著。

這些人素質還行,至少畢竟都是軍官。跑地時候。隊列也還算整齊。

這個時候。卡米西羅從遠處走了過來……今天畢竟是“開學典禮”。身為軍方的代表。他總要出現地。

“這麼跑步有用嗎?杜維?”卡米西羅皺眉。

“單純地跑步當然沒用。”杜維淡淡道:“我只是在讓他們記住命令地重要!真正地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要求最後達到地結果是。哪怕前面是懸崖,當我說‘跑’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敢原地踏步!服從!服從命令才是第一位地!”

作為帝國軍事學院的校址,這個操場原來是這個軍事要塞里的校場,面積可是相當大的!當一百零八名軍官繞著操場跑了第十八圈的時候,終于開始有人掉隊了。

畢竟,這些家伙今天被要求穿上了鎧甲。雖然不是全套的騎兵重鎧。不過這些輕鎧也有幾十斤重了。

開始有人掉隊。原本整齊的隊伍被拉得越來越長,最後地人甚至忍不住想脫掉鎧甲了!這一身沉重地東西。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而跑在隊伍最前面地。則是那個亞洛爾騎士。

他跑得不算太快也不算太慢。呼吸節奏很穩定,只有真正地上過戰場。經曆過生死地老兵。才懂得如何在長途行軍之中最大限度地利用和分配自己的體力!

“三步一呼,三步一吸。”亞洛爾忽然對自己身邊地隊友大聲道:“保持呼吸節奏,就不會那麼累了,別跑太快,也別太慢!”

杜維站在操場地中間,笑著看了看身邊的卡米西羅:“第一件事情,卡米西羅大人。您給我的這批學員,真是爛!真可笑。他們居然是你從各地軍隊里挑選出來的優秀分子?”

“沒辦法。真正的精英都在主戰軍團里了,都被暴風軍團和雷神之鞭挑光了。這些人……在地方守備軍里算很不錯的了。而且……別忘記了。你今天天沒亮就讓他們在這里站了很久,他們連早飯都沒有吃!能跑成這樣已經算不錯了。”

卡米西羅歎了口氣。

“嗯,第二件事情……”杜維笑了笑:“我需要幾個醫生,最好能讓教會派兩名會光明系治療術的牧師來。”

“為……為什麼?”卡米西羅皺眉:“難道……老天,難道在學院里訓練,會有傷亡?你打算弄什麼鬼主意?”

“死是不會死的。”杜維淡淡道:“我有分寸,但是會流點血,受點傷,這是正常地。”

卡米西羅咽了口吐沫:“我開始後悔,讓你當這個院長了。”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三十二章 [哺血]    下篇:正文 【請假一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