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心思】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心思】


死胖子的抱怨,遠在帝都的杜維本人固然是聽不見的,至于那位原本應該“被死胖子抱著快活”的路易絲公主,就更不可能知曉了。

杜維正在醉心于想出各種花樣百出的點子來折磨那些軍官學員,而現在看來,這些學員經過了幾個月的折磨,承受能力已經大為提高了。

至少,杜維惡毒的弄出那些“緊急集合”,曾經讓那些軍官怨聲載道,對這個院長實在是狠到了骨子里。

不知道多少個夜晚,這位年輕的院長大人跑到操場之上吹哨子緊急集合,結果開始的時候,那些軍官足足花了一刻鍾才亂哄哄的沖到草場上,有的人光著腳,有的人沒有穿外套,甚至有幾個家伙連褲子都沒來及穿,裹了一條毯子就沖出來了。

不過後來隨著時間長了,大家晚上都做足了准備應對這種緊急集合,每個人哪怕是睡覺的時候都保持了充分的警覺。而杜維的緊急集合,已經無法讓這些家伙手忙腳亂了。他們的程度已經可以在聽到哨子之後,杜維心中默數到一百五十之前就全副裝扮整齊的出現在操場上。

對這些家伙的表現杜維還是很滿意的——當然了,也鬧過幾次笑話。某一次,某個軍官學員晚上做夢,夢中說夢話,大喊了一嗓子“緊急集合”。結果全舍的十幾名軍官頓時聞風而動,不到片刻就穿戴整齊沖到操場上……

結果……

那個說夢話地家伙被同舍的同學們一頓胖揍。此後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拿了塊布塞著自己地嘴巴,以防止再說夢話了。

此外。杜維還恢複了一樣帝國軍隊已經丟棄了上千年地古老傳統。

一只軍隊地戰史。

杜維不是軍事通。來自前世的杜維。在前世也沒有進入過軍隊,不過卻至少知道一個道理:一只沒有曆史的軍隊是沒有靈魂的!

所以,杜維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在軍事學院里的課程里,那些老軍官講課的時候,介紹一些帝國之中地王牌軍地輝煌戰史——結果這個要求提出之後。卻讓大家都很茫然。

很顯然。帝國地軍隊沒有這種習慣。

不過杜維很快就從軍方統帥部的古老檔案里找到了自己需要的東西……帝國的軍隊不是沒有戰史。很顯然,千年之前那個開國皇帝,也就是另外一個自己,也曾經倡導過這一條。可惜在後來地歲月之中。這種規定被荒廢掉了。

沒有自己戰史地部隊是沒有靈魂的!杜維深深的相信這條。熟悉自己所在這支部隊的曆史,可以讓軍人對自己地部隊有強烈的歸屬感和榮譽感!

于是,杜維干脆自己開設了這堂課目,他開始講述自己從軍方古老地檔案之中翻出來的。在開國地統一大陸戰爭之中屢建功勳地幾支王牌精銳軍隊的戰績!

“什麼叫王牌軍?”杜維在課堂之上揮舞著手臂大聲說道:“就是擁有輝煌地戰績,輝煌地曆史!軍隊里每個士兵都以身在這麼一支偉大地隊伍為榮!!當這支軍隊地旗幟亮出來的時候。

敵人看見這面旗幟,就會聯想到對方輝煌地戰績。還沒有接仗。就能先讓敵人地士氣弱三分!!平時士兵對別人介紹自己的時候,也能昂著脖子驕傲的告訴對方‘我是某某師團或者我是某某騎兵營的人’!!”

說完。杜維聞著下面地眾多“弟子”。笑道:“你們也是來自帝國各個地方部隊了。你們誰能告訴我一下。你們原來所在的那支軍隊的戰史?”

沒有一個人能說出來。

杜維找來了自己帶到帝都地那五百騎兵之中地一名軍官,讓這個家伙在課堂上講述自己軍隊的戰史。

在杜維的領地里。杜維很早就對這點做了重視。

所以。那位郁金香家族地軍官,講述的時候,那種充滿了自豪和驕傲的口吻,訴說自己所在軍隊輝煌曆史的時候。那種發自內心的歸屬感,人人都能看得出來!

“我是郁金香家族私軍獨立第一騎兵營的人!”這是那位軍官的開場白:“我們的軍隊參加過公爵大人就職西北的第一戰!吉利亞特城保衛戰!那一戰,我們的第一騎兵營就是主力!我們正面突破了草原人的大軍!將那些家伙趕回了草原!我們還參加過西北軍團叛軍的殲滅戰!我們的騎兵營在隆巴頓將軍親自統帥的那場戰役里。負責狙擊西北騎兵的右翼!那一次我們三千人狙擊了對方超過兩萬人的騎兵。沒有讓他們能從我們的軍隊身邊穿插過去!最後西北軍團被我們全殲!”

這位軍官說到最後,滿臉紅光,昂然道:“在西北。誰不知道我們郁金香家族的獨立第一騎兵營的名字!那些桀驁不遜的草原人,那些馬匪,聽見我們的名字就會發抖!我們騎兵營兩次征召新兵,想進來的人幾乎都打破了頭!哼,可是,不是好漢,別想進我們的隊伍!”

那堂課結束之後,杜維看著下面那些表情各異的軍官,緩緩道:“看見沒有!這就是軍心!

士氣!想象一下吧,各位,你們從前所在的軍隊里,里的士兵和軍官能有這樣的強烈的士氣和榮譽感!如果你們能在未來。讓自己統領的軍隊做到這點。那麼你們就會發現,你們手下的每一個士兵。都會很自覺的為自己的這支軍隊效死力!甚至不用動員,當遇到危機的時候,這些士兵為了維護自己所在這支軍隊的光榮。他們自己就會爆發出無匹的斗志!”

————————————————————

這天的課程結束之後。看著走出去的軍官們表情各異,大部分人都帶著沉思的樣子,杜維心里就已經很滿意了。

隨後。今天是休息日。按照規定,這些在學院里憋了多日地年輕人。可以外出休假。可以去帝都里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

而杜維。自己正要回辦公室去,卻有手下來報告。有客人來學院拜訪。

看著部下的表情有些古怪。杜維皺了皺眉。

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那種表情是為什麼了。

來訪地。是女賓。

在學院地大門口。杜維見到了這位訪客——杜維之前做了嚴格的規定。軍事學院。不允許任何女性訪客進入!這是一條鐵律。任何女性不得進入這個地方。就算是家屬探班也不行!

在學院地大門外,停了一輛華貴地貴族馬車,在一顆大樹下。一個窈窕的身影站在那兒,聽見了腳步聲。這個女子轉過身來。看見走來地人是杜維。不由得臉色一怔。隨即臉上地笑容似乎有些勉強。眼神里一絲失落流淌出來。隨後卻又隱隱地透露出了幾分信息和不安來……

好複雜地眼神。

杜維也沒往心里去。看著面前這位美麗地少女。杜維微笑道:“奧茜小姐。”

來人正是杜維未來地弟媳。財政大臣的孫女。奧茜小姐。因為進入了學院里。加布里決定將成人儀式推遲。也使得兩家地這場婚事無限期地推遲了下去。

雖然財政大臣多次找人對杜維表達了著急的心情,不過杜維既然已經和弟弟談過了。知道弟弟並不想太早結婚。那麼他也不好勉強。

“很抱歉啊。”杜維看著面前這位美麗地少女,苦笑道:“加布里下課之後就被幾個同僚拉出去了。你也知道。這幫家伙在學院里憋了多日,一聽說放假。一轉眼就全跑光了。可惜,你如果早來幾分鍾。

或許就能遇到他了。”

奧茜歎了口氣,她地確是來找加布里的。畢竟。少女心情,她知道加布里是自己地未婚夫。而且。加布里來到帝都之後,兩人也只在一次宴會上見過一次。那次地會面很平淡。加布里對這位美麗地未婚妻很客氣。卻不夠親熱。

讓心中期盼了很久地奧茜小姐不免有些失望。不過隨後地這段時間里,加布里卻不時地派人會送一些小禮物去財政大臣地府上。其中有一些新奇地玩物。有一些珍貴地花卉。一些精美的首飾。衣服等等等等……

奧茜本質上來說,是一個很單純地女孩子。而且,哪個少女不懷春?自己地未婚夫雖然年紀比自己小了兩歲多。不過見面之後。加布里身材挺拔,相貌英俊,頗有幾分男子漢地氣概,讓奧茜心中也頗為滿意。

而且。後來那一件一件地小禮物送到家里來,不少都是頗為貼心地東西。讓奧茜每每想起來,心中也不免有些甜蜜滋味。

雖然兩人第一次的會面很平淡。不過這個單純的女孩想來。未婚夫可是未來的伯爵大人,而且身為羅林家族地族長,必定是要干大事情的男人。這樣地英雄人物,自然不會在公共場合跟自己兒女情場,表面冷淡一些,卻反而能說明對方的沉穩,背後送地這些禮物,也足顯對方地細心和誠意了。

要知道,帝國地貴族家庭,大多數貴族子弟地婚姻都逃脫不了包辦和政治聯姻,所以,能有一段美滿地婚姻和愛情,是每一個貴族少女的單純心思。尤其是奧茜這樣潔身自好地女孩子。

雖然現在她和加布里之間沒有什麼感情基礎,但是名分已經定了下來,兩人注定是夫妻,而且對方還那麼細心體貼,奧茜也很願意和加布里多多接觸,能建立一些感情地基礎。

或許,對于大部分貴族來說,要想獲得一段美滿地婚姻,唯一的途徑就是:“先結婚,後戀愛!”

今天來,卻是奧茜在家里思前想後很久之後才做出了決定。

因為第二天,就是奧茜小姐的十八芳誕,那位細心的未婚夫,已經昨晚就派人送了一份禮物到了財政大臣地府上,那是一只模樣極可愛地初生的小馬駒。

似乎每個女孩都喜歡養寵物,雖然貓啊狗地太普通了,但是送小馬的卻也不多。這份奇特地心思。讓少女心中很是覺得新鮮。

尤其是,送來禮物地人,還送上了一封加布里地親筆信。信地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句話:

“好好養大這匹馬,將來我要騎著你養大地這匹馬馳騁戰場!”

不得不說。加布里這個“花花公子”地確

捕捉女孩的心思。這麼一句話,就讓女孩子心中充

結果。這位奧茜小姐,以貴族家千金小姐之尊。居然當天晚上就撇開了家里地專業馬夫,親手拿著刷子,給這匹小馬駒洗澡!還親手喂了馬!

可是。她卻不知道,那封信固然是加布里親筆寫的,可是這匹馬卻根本不是加布里送來地,而是……杜維!

身為哥哥,杜維可是為自己的這個弟弟操了很多心!他無法理解的是。弟弟這麼花心,對那些身邊地鶯鶯燕燕都知道花心思討好。卻偏偏對這個美麗的未婚妻很冷淡。

平日里的那些禮物,大多都是杜維提醒了之後。提醒弟弟要和未婚妻多多建立感情,加布里才聽話去辦的。甚至很多時候,禮物都是杜維派人送去,然後打上加布里的名義。

至于這次奧茜小姐過生日,加布里似乎也早就忘到腦後了。還是杜維提醒了他之後。加布里才懶洋洋地表示知道了,可轉過頭來,又托付哥哥幫他准備禮物。他自己就甩手不管,該干嗎干嗎去了。

最後杜維下令從送到帝都來的這匹上等好馬里挑選了一匹初生地小馬駒,然後才把弟弟抓來,逼他親手寫一封情書。

加布里果然不愧是花花公子,這封“情書”雖然只一句話,可卻足夠能吊起女孩子的心思了!讓杜維看了之後,也大為佩服。

可是,那個混蛋小子,隨手寫地這麼一句話,到底有多少誠意,那就實在是很難說了。

“你好像不太喜歡奧茜小姐?這封信也太簡單了吧。

”昨晚杜維忍不住親口問了弟弟。

“誰說的,我保證,女孩子看到這種言辭,一定會臉紅心熱地!放心,我絕對有把握。”加布里一臉的得意。

“我的意思是……你好像對這位奧茜小姐不太……不太重視。”杜維歎了口:“你不喜歡她?”

加布里這才認真想了想,然後老老實實回答:“是的,我覺得她……太無聊。”

“無聊?”

“是地,有些無聊。”加布里歎了口氣,淡淡道:“第一次見面地時候,她話不多,說話的時候也都是細聲細氣,小心謹慎,似乎生怕說錯什麼做錯什麼一樣,就好像手里捧了一個燙鍋,又怕燙著自己,又怕燙著別人……太沒有意思了。我和她聊了兩句,我問什麼她答什麼,我不問她也不說……悶都悶死了。”

杜維歎息:“這樣的女孩才是當妻子最好地選擇啊,弟弟!難道你希望你的妻子是那種你在宴會上看到的那些招風引蝶的輕佻女人嗎。”

加布里點頭:“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哥哥,我現在年紀還小,我現在喜歡的是辣妹。至于奧茜,反正我總要娶她的,以後有的是時間對她花心思,現在我可沒那麼多時間。”

對于弟弟的這樣的態度,杜維也只能無語了。

這小子,什麼都好。肯吃苦,也自律,在學院里訓練和課程都極優秀,對自己這個當哥哥更是馬首是瞻,腦子也聰明,做事情已經頗有幾分父親當年的從容穩定了,就是……就是對女人方面,太過游戲心態了。

可是這一切,奧茜小姐並不知道。

她昨晚辛苦喂養了小馬,今天猶豫了好久,心中激動之下,就跑來了學院,想看望一下未婚夫,當面謝謝對方的禮物。

“哦……他不在,那……那就算了吧。”奧茜歎了口氣,俏麗的臉龐上滿是失落,卻把背在身後的手伸了出來,上面是一條編織出來的手環,看那針線密布是上等的料子,只是針腳還有些粗陋,顯然是這位小姐親手弄的了。

“大人……”奧茜輕輕道。

“喊我哥哥吧。”杜維微笑,心中卻在歎息。

“哥哥。”奧茜臉一紅,咬了咬牙:“這個,請你……交給他吧。”

杜維接過小心放好:“他會喜歡的。”

奧茜垂頭,似乎心中的失落不是杜維兩句話能掃去的,不過她忽然抬起頭來:“我,我差點忘記了!馬車里還有一位客人,可是專門來見您的。”

“我?”

杜維愣了一下,這個時候,旁邊那輛馬車的車窗打開,里面露出一張美麗的臉龐,眉宇之中帶著深深的憂色,卻正是聖騎士侯賽因的愛人,路易絲公主!

“公爵大人。”

當杜維走到馬車邊的時候,公主歎了口氣,聲音很沉重:“有件很重要的事情,我思前想後,不知道和誰說,只能來找你了。”

杜維哈哈一笑:“您是為了……您和侯賽因的事情?放心,那件事情我已經說了,我有把握幫你們解決的……”

“不,不是這件事情。”公主的表情絲毫沒有輕松,她忽然咬了咬牙齒:“請您上馬車來吧,這事情,不好讓別人聽見的!”

上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三章 [雇傭兵團(下)]    下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為帝國而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