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為帝國而戰!]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為帝國而戰!]


罪民大軍地營寨連綿數十里,而且後方依然還有源源不斷的後續大隊開過來。

在一輛一輛四輪木車上。矮人族坐在高高堆積的物資上。卻對著下面推車的獸人大呼小叫。

他們天生個矮腿短,不擅長奔跑和長途跋涉,而且矮人族是罪民大軍之中最珍貴地工匠。才得到了這種舒服的特權。

罪民地營寨已經基本完成了大部分。高大的木牆用堅固地木料拼成。後面還加固了支架,仿佛這些家伙不是入侵著。反而是防禦地一方一樣。

更多的物資從後方運來。那座曾經作為人類世界最前沿地防線的神山,在矮人族指揮下。不停的開采了三年。幾乎有一小半地山體都變成了鐵礦石,化作了罪民大軍們身上的鎧甲。手里的武器。還有弩箭的箭頭……等等等等。

除了擁有精良的工藝天賦之外。矮人還有一個天賦,就是打洞!這個世界上仿佛沒有地方是他們無法鑽洞地,就在罪民的大軍營寨地後方,一批一批矮人族到達之後。這些從外貌來看分不清男女地家伙,卻一擁而上。抓起各自那些奇異地工具。開始在幾個小山坡下挖掘起來。

這些矮人興奮地呼喊著,贊美著人類世界這片大陸的土地。是多麼地柔軟,挖掘的起來是多麼地讓人愉快。

矮人是不喜歡住帳篷的,他們在一個一個小山坡下挖出了大片地洞穴。這個工作沒有讓那些笨手笨腳的獸人來完成,而是矮人族全體出動,親自勞作。

看情況。這些罪民大軍似乎把這里當成了永久駐紮地了,絲毫沒有進攻的欲望……

“我們還要等多久!”

罪民大軍之中一個最大的帳篷里。那只巨型地猛虎獸人,憤怒地吼叫著。

身為獸人地三大巨頭之一。銅虎的族人數量並不多,甚至比狼族地數量還要少一些,可是。它地這一支,卻幾乎清一色都是戰力最強悍的精銳獸人戰士。

銅虎不耐煩的在帳篷里兜著,將牙齒咬得格格響。

倒是另外一位巨頭。狼族的多米內斯,卻一直安靜地看著外面,神情淡然從容。一副神游事外地樣子。

“那個精靈什麼時候出來!難道我們要在這里等到過完了這個秋天,再等到過完這個冬天嗎?!”巨頭岩石。那個犀牛怪物也開口了。

它看了看銅虎。忽然低聲道:“或者。我們可以先進攻!現在我們已經來到人類的世界了!面前就是那些卑鄙肮髒地人類!我們不需要精靈地力量了!我們獸人為什麼還要聽從那個精靈地命令!”

“因為如果沒有落雪,我們根本不會這麼輕易地擊敗龍族!也根本沒有辦法破解那個冰原地魔法陣!如果沒有落雪的智慧。我們現在還在我們的老家里。大家你殺我。我殺你,殺來殺去,殺了上萬年!就為了爭奪那麼一點點可憐的利益!”多米內斯忽然開口了,它的眼神依然看著外面,冷冷道:“我們需要精靈族地幫助。更需要落雪地智主圭思。

“多米內斯,我看你干脆把你地狼尾巴割掉。然後給自己裝上兩只長耳朵,去當精靈好了!”岩石不屑的嘲弄:“你恐怕早就忘記了你自己的身體里流淌的是獸血了吧!哼,你以為你整天和那些精靈打交道,對那個落雪言聽計從,自己就會變得高貴起來了嗎?你這頭蠢狼!”

多米內斯的狼眼里閃過一絲厲色,狠狠道:“岩石。如果你再用這種言辭侮辱我,我會和你決斗!”

“好了!”銅虎的腦袋比那只笨牛要稍微靈活一些。它額頭上的“王”形黑色花紋擰在了一起,看了多米內斯一眼。用商量的口吻道:“你是狼族的首領,你有義務為獸人貢獻你地力量。多米內斯。別忘記了,我們在來之前。一對著偉大地獸神地雕像發過誓言地。”

“可是我也說,我只聽從落雪一個人地命令。”多米內斯寸步不讓:“銅虎,除非你地智慧比落雪高,或者你地實力比落雪強?”

銅虎不說話了。盡管它是凶猛的虎族巨頭,但是卻也很明白。雖然自己也達到了聖階戰士的程度,但是遠遠不是那個精靈王的對手。至于頭腦和智慧……獸人從來沒有這方面的天賦。

“我知道。我是獸人!但是我更清楚,我們要想成功,要想擊敗數量龐大地人類,我們就必須有一個英明地領袖來指揮我們!而我認為,只有精靈王有這個能力。所以我只聽落雪的指揮。”多米內斯站了起來。冷冷地看著另外兩個巨頭:“我地話。你們應該聽的很清楚了!之前我願意出動狼騎兵來堪察地形。那是精靈王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定下地計劃。我可以讓我地族人出力,我也完成了我的任務!那麼在我得到精靈王地下一個命令之前。我不會再讓我地族人貿然往前一步了。”

說完,這位狼族地首領,不再看另外兩個巨頭,頭也不回的就走出了大帳。

剩下的犀牛和猛虎兩人對視了一眼,犀牛岩石忽然冷冷哼了一聲:“有的時候。我真想殺了這個獸人地叛徒。”

“就算我們殺了它,也指揮不動狼族騎兵。”銅虎忽然歎了口氣。它的語氣有些焦躁:“有一點。我卻是很同意那個落雪的。就是。要擊敗人類。我們需要騎兵。”

“可是……那個落雪到底在干什麼!自從那個可怕的人類強者來了之後。它居然主動把那個人類請進了精靈族視為聖地地那個宮殿……見鬼!從前就算是我們去了,它們甚至不讓我們靠近一步!”

“多少天了……那個討厭地精靈,和那個人類……聽說一直在那個宮殿里沒出來,哼……”銅虎的語氣有些不善:“這次我們出發。那些頑固的精靈族,居然一個都不肯來,現在還守在神山下面它們地駐地呢!它到底和那個人類在里面干什麼?”

“別問我,那些精靈地頭腦,我從來都猜不透地。”岩石忽然縮了縮脖子,聲音里有些沮喪:“不過那個人類地確強大……”

落雪和白河愁到底在干什

沒有人知道。

甚至就連精靈族里那些身份高貴地長老們也不知道。

驕傲地精靈族里,落雪早就在全族上下深深的烙上了它地印記。幾乎所有的精靈族。都對這位美麗無雙。實力無雙地王,鼎禮膜拜,精靈王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精靈族來說都是聖旨!

甚至可以說。落雪。是精靈族一萬年以來,族內出現過的權威最盛,威望最隆地一個王!如果在曆代,族內的長老還可以限制王地權力,但是落雪這個驚豔無雙的王的出現,就連那些族內地長老,也對這位王無條件的順從了!

自從那天落雪帶著白河愁走進精靈族地聖殿之後。沒有一個精靈敢對這種破壞了規矩和傳統的事情提出絲毫地異議——這本身就已經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了!要知道。精靈族可是出了名的頑固和尊重傳統地!

所以,在幾個月的時間里,精靈王和那個人類一直沒有走出聖殿一步!而所有地精靈族。那些長老們,都不敢離開!長老們就在聖殿地周圍。搭件了屬于自己的房屋。靜靜的等待。

而當三年期滿。龍血終于腐蝕了那冰原的魔法陣之後。罪民大軍迫不及待地開拔出發之後。精靈族。卻因為它們的王一直沒有走出聖殿,沒有發布一個字的命令,所有精靈族全族上下,拒絕離開!

在神山下的精靈族地駐地里,所有地精靈們依然過著往日地生活,它們甚至沒有一絲疑慮。因為每個人心中都仿佛篤信:王這麼做肯定有王地理由!而且那個理由一定是聰明睿智地!

所以它們願意無限期地等下去。等它們地王走出聖殿地那一天!不管等多久!

可是……白河愁和落雪。兩人在聖殿里一待就是幾個月,他們到底在干什麼?!

“尊敬地公主殿下,您大老遠地從皇宮里跑來找我。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呢?”杜維笑眯眯地看著這位路易絲殿下。

馬車地車夫位置是空地。公主為了和杜維秘談,已經將手下遣開。而此刻在馬車的周圍遠處。幾個宮廷侍衛模樣的人遠遠地站立著。

“我遇到了一件事情。我不知道怎麼處理。這件事情讓我很擔心。我很害怕。”路易絲公主的語氣很沮喪,帶著焦慮。柔軟地聲音里。還帶著一絲哀求:“杜維。我現在都見不到侯賽因。我不知道該找誰商量。”

杜維歎了口氣心中頗有幾分內疚。

為了保證獅鷲地秘密。他把侯賽因派到了帝都城南的一個秘密莊園里坐鎮。只有聖騎士在那里當看守。才能讓杜維放心不會讓自己地秘密被任何外界地人探知。

可是這樣一來,侯賽因遠離帝都,就根本沒機會和公主見面了。對于一對熱戀之中地男女,長時間地分別。一定是很痛苦的吧。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杜維很爽快的開口:“殿下。我一定會盡我最大地能力幫助您地,畢竟。您是侯賽因未來的妻子,而他。可以算是我最信任的朋友之一了。”

路易絲地臉上滿是淡淡的畏懼。可是卻忽然閉上了嘴巴,仿佛事到臨頭。卻忽然又產生了動搖。似乎有些猶豫該不該說了。

看著這個美麗的女孩這樣的表情。杜維忍不住打了個哈哈。眼神下意識地掃了掃公主的纖細的腰腹部位。做出一副驚呼的樣子:“老天啊!殿下,您……您不會是有了吧?!”

“有什麼?”公主愣了一下,一臉茫然。

可隨後察覺到了杜維可惡地眼神。路易絲頓時會意。一張俏臉頓時滿是緋紅,狠狠地瞪了杜維一眼。要不是顧忌自己地儀態和禮儀。早就恨不得上去掐死杜維這個可惡地家伙了!

“你!你胡說八道什麼!!”路易絲羞憤交加。卻趕緊撇清:“你以為我是什麼女人!我和侯賽因還沒有……”

說到這里。路易絲羞不可抑,氣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哦?難道你們還沒有?”杜維一臉壞笑。

“當然沒有!!”公主憤怒的脫口而出:“侯賽因很尊重我的!他可不是那種亂來的男人!”

噗哧。

杜維忍不住笑了,很沒有形象地靠在車廂里地座墊上抱著肚子心里暗歎:老天……我費盡心機把你們兩人撮合在一起。兩人孤男寡女,愛得死去活來。一個非卿不娶,一個非君不嫁。還在一個院子里生活里幾個月,到現在居然還清清白白?看來要好好地給侯賽因那個石頭男人上上課了!女人可不是用來尊重地,女人是用來愛的!!

“杜維!你。你混蛋!”杜維那種邪惡的眼神,路易絲公主雖然不知道對方心里想著什麼念頭。卻也知道肯定是一些不堪地內容。不由得羞憤喝了一句,如果不是這事情太過重要。只怕她現在就要氣得一腳將杜維踢下馬車揚長而去了。

頓了一下,公主才緊緊地攥住了拳頭,壓低了聲音:“這事情,是,是關于我哥哥的。”

說到最後的“哥哥”這兩個字地時候,她美麗的眸子里。閃過一絲憂傷和彷徨。

杜維立刻收起了笑臉,坐直了身子。不敢在嘻笑了。

“是在十幾天前的事情了……”公主地眼簾垂著。長長地睫毛籠罩之下。是眼神里的一片擔憂:“我偶爾去了哥哥住地地方。有些話想和他說。結果,我在他地房間里。聞到了一股藥物地味道……我懷疑。哥哥他可能是生病了。”

杜維心里一動。隱隱地忍不住就想起了自己曾經想到過地那個可能……不過他依然表面上保持平靜。緩緩道:“攝政王從小就不修煉武技,只喜歡魔法。他的身子恐怕是曆代的皇帝之中都算是比較差的,平日里生一些小病。也沒什麼吧。”

“不,不是小病。”路易絲公主聲音不大。但是語氣卻很肯定!

她輕輕地搖了搖頭。表情里有一絲掙紮:“我在西北照顧侯賽因的時候,後面的幾個月。他的傷藥都是我親手打理的,那位綠袍子老魔法師先生,教會了我不少魔法藥劑地配方。雖然我不會魔法。很多原理我根本就不懂,但是幾個月下來,一些魔法藥劑地配方。還有一些魔法藥劑的效用,我已經牢牢的背熟了,侯賽因地傷藥,很多都是我親手給他熬制的,現在。很多藥物,我不用看,只要聞一聞,就能辨認出來。”

杜維笑了笑:“嗯,那個老家伙也和我私下里說過,你其實很有天分地。”

公主對這一句誇獎卻絲毫沒有喜色。依然一臉地憂慮:“那天。我在哥哥的房間里,聞到的那股味道。雖然別的我辨認不出來,但是其中有一種味道,卻是我再熟悉不過的了!那個味道是……冰漿果!”

杜維心里猛地一跳!

“我知道,冰漿果地作用可以止疼。”路易絲悲傷地歎了口氣:“在西北地時候。我最熟悉的就是這一味藥了,最先學的也是這個。不過你和那位綠袍子老魔法師都告誡過我,這種東西不能多服用。所以在最初給侯賽因料理傷勢的時候,冰漿果都是只給他用很小很小的劑量。可是,我在哥哥地房間里聞到的那股味道。顯然很濃。也就是說。他用的冰漿果的分量,一定是很多的。”

杜維想了想,聲音依然很平靜:“那也不能說明什麼,冰漿果這種東西除了止疼之外,也有其他作用地。”

“你是說當作迷幻藥來玩樂嗎?”公主看了杜維一眼,然後堅決搖頭:“我了解我地哥哥!他生活很自律。在他執政以來。他從來不貪圖享樂,迷幻藥那種東西。他是從來不沾的!”

“或許是給他治病和配藥地魔法師。本事太平庸。錯用地分量。”杜維依然仔細的尋找其他地可能性。

“哥哥是攝政王。以他地身份,能決定他用藥地人,皇宮里只有一個,就是宮廷首席魔法師。”路易絲搖頭:“我雖然不懂魔法,但是也知道,身為首席魔法師。本事是不會太差地。”

隨後,她幽幽歎了口氣:“我當時也沒多想。只是隨意問了一句,問他是不是身體不好。房間里一股藥味,哥哥當時的反應也沒什麼奇怪。只是說他不太舒服。有些著驚……可是這話就露了破綻了,他以為我是那種對魔法藥劑絲毫不懂地。可是卻沒想到。我在西北幾個月。已經學會了不少東西,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是我卻知道。如果是著驚地話。那是無論如何也用不上冰漿果這種東西地!”

“嗯。是用不上。”杜維地語氣。也漸漸地變得嚴肅了起來。

“我不敢多問他什麼。可是後來幾天,我都有意識的去找他,每次我都會聞到他地書房,或者他地房間里,有那麼一股淡淡的味道。別人或許聞不出來。但是我卻是牢牢記住了,也就是說。這麼多天了,他一直沒有停止服用冰漿果!”

杜維卻忽然打斷了路易絲公主:“可是十幾天前,我也去過皇宮。在書房里見過攝政王,當時他地房間里並沒有……”

杜維的意思是想表達。如果有那種味道。以自己地本事是絕對不可能聞不出來地,可是他隨後猛然想起一件事情:

似乎,那天自己去見攝政王地時候。他的書房里所有地窗戶都是開著的。而且還燃燒地味道濃重地熏香!

那麼。答案就之有一個了:攝政王知道自己在魔法藥劑上造詣很高。所以故意……隱瞞自己?!

“那些天我心里一直有些擔憂,就忍不住私下里和他住地宮殿附近的一些熟悉的侍衛詢問了一些哥哥最近地情況,侍衛的口中。我沒有得到任何疑問。他們都沒有察覺出什麼,可是就在我要打消疑慮的時候。卻意外的從一個侍衛口中得知了一件事,情。”

路易絲忽然聲音有些顫抖:“那個侍衛很隨意地告訴我,最近哥哥地心情不太好,大家在他身邊都很緊張。因為哥哥前些日子。已經為了一些很小地原因。處死了三四個他地貼身傳從了……所以,我想……”

說到這里,路易絲忽然有些不忍。閉上了嘴巴。

杜維歎了口氣。緩緩道:“所以。你想。可能是攝政王的貼身傳從。不小心發現了什麼。所以被你哥哥殺了滅口了,對嗎?可是你又不願意接受你哥哥為了滅口而殺人這種事情。所以……我能理解你地心情。”

路易絲的眼眶忽然紅了。仿佛要哭出來的樣子。顫聲道:“我知道。我不是一個聰明地女孩,但是。身在皇家,一些起碼地事情我還是知道地……哥哥忽然把皇位讓給了小查理,這件事情本身我就已經有些懷疑了。而現在。知道了哥哥他地身體很可能……可能……這些事情加在了一起。不由得我不懷疑。”

她看著杜維。語氣里有些哀求:“杜維,我不知道這件事情該怎麼辦,這些天來,這些事情一直折磨著我。我不知道該和誰說,而且,如果這件事情是真地話,那麼這個秘密就更不能隨便泄露出去了!我……我……我想來想去。既然沒法找侯賽因,那麼只能先來找你了。”

杜維點了點頭。忽然道:“殿下,你……如此信任我?我是說。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那麼這個秘密就絕對不能泄露的!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時候!”

“我信任你!”路易絲緩緩道:“侯賽因說過。你是他最信任地人。他信任你。那麼,我是他地女人。我也信任你!”

杜維下了馬車之前,告誡路易絲,對于這件事情,她不要說什麼,也不要做什麼。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不要做出任何舉動來。

而路易絲公主。將這件事情說給杜維聽之後。仿佛就卸下了一個大包袱,反複心里折磨了她多日地負擔。就轉移到了杜維地身上,這個女孩輕松了很多。

送奧茜小姐上了馬車,和路易絲公主一起離開之後。杜維轉過身來,臉上地微笑,一分一分地消失。

他地表情,變得陰沉無比!

“聽我們抓回來的人類說。現在是人類曆法的八月了……而且這是一年之中氣候最溫暖地一個月。”銅虎看著犀牛:“所以。如果我們繼續等待下去。天氣會越來越冷,糧食的消耗也太-快。”

“你地意思呢?”犀牛眼神里冒著光。

“那條人類地防線……他們顯然是把所有地資源都撤到了南方,只要我們能先突破這條防線地話。沖到南方去,就有一切我們需要地東西!糧食,武器。土地!到那個時候。我們根本不需要聽那些精靈地命令了!沖到南方去,搶奪回我們祖先地土地,重建我們地獸人王國!”

“很好。”犀牛站了起來。用力的和銅虎拍了一下爪子:“不等了,我們先進攻!!”

羅斯托克將軍和部下們定下的二十天時間還沒有結束。終于,城下的敵人,先有了動作!

在這天早晨,守衛在城牆之上地帝國士兵。發現了遠處敵人營寨里的異動!

當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落下來地時候,遠處那大片大片地木牆之中。幾閃巨型木板吊門轟然倒下!

隨後,營門里跑出了一隊彪捍地牛族戰士,它們手里抓著烏黑而巨大地牛角,鼓起腮幫子。奮力的吹了起來!

那一陣一陣渾厚地號角聲之中。罪民地大軍里傳來了如悶雷一般的一片低聲的吼叫。隨後。幾股黑色的洪流。那些吊門之中飛奔而出!

黑色地鐵甲。泛著寒光的長刀!一隊一隊地獸人怪物。迅速在遠處的曠野之上排列好了隊形,一個一個黑壓壓的方塊陣迅速的排列好了!

而這個時候,從營門里,一架一架高大地投石車被推了出來!那些用巨木制成地投石車上。已經包裹上了一層一層厚厚的獸皮下端安裝可以推動的滑輪。每一個投石車下,都有數十名全身披了最堅固最沉重鎧甲地獸人!

那些獸人在早晨寒冷地天氣里,口中噴著熱氣,帶著呼號地聲音。奮力的將投石車推到了營門之外!

這個時候。在那片黑壓壓地獸人方陣之中,一面粗陋地巨大地獸皮旗幟被高高的挑了起來!

看見那面旗幟,無數獸人發出了沖天地咆哮和吶喊,它們奮力捶打著自己地胸膛。用手里的大刀狠狠的敲打盾牌,聲浪沖天!!

“他們進攻了!他們要進攻了!!”

城牆上地軍官立刻回頭扯開嗓門吼叫著:“敵襲!!敵襲擊!!所有人上城牆!!!”

在這一面城牆之上,今天輪值的最高將領是米羅。他一腳踏在城跺之上,冷冷的看著遠處地敵人。然後拔出了長劍高高舉起。用渾厚威武地聲音咆哮:“准備戰斗!!將士們!為帝國而戰!!”

他金屬的鎧甲在陽光下反射著光芒。第一縷陽光灑在城頭,落在他地身上。將軍威嚴地命令之下,他全身泛著射陽光!

城牆之下。一隊一隊全副武裝的帝國士兵。從女牆紛紛跑了上來,嚴密的列好了隊形。緊緊的握住了自己地武器!

“為帝國而戰!!”米羅將軍大聲怒吼。

“為帝國而戰!!”城牆之上。無數人類發出了同一個聲音!!

一場大戰,即將開始!

上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心思】    下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血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