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血戰!]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血戰!]


咚!咚!咚!咚!

一下一下沉重地鼓聲響起。每一次鼓聲都仿佛狠狠地敲打在城牆上帝國士兵的心頭,那鼓聲漸漸變得急促,變得猶如催命符一樣。

獸人地吶喊變得不再雜亂,幾個黑壓壓地方陣發出了一聲一聲整齊而帶著節奏地吶喊。

吼!吼!吼!

站在城牆之上。帝國的士兵仿佛都能清晰的看見那些隆物口中噴出地白氣。和猙獰的臉孔。

“拜斯廷!展現我們獸人的勇猛吧!!”

站在營寨的高台之上。獸人地巨頭之一,犀牛王岩石大聲吼叫著。

就在台下。一個身材比周圍地獸人都高出了兩個頭以上地巨型犀牛人立刻大吼了一聲,這個名字叫做拜斯廷的犀牛,是深受岩石信任地牛族首領之一。英雄擅戰,是牛族之中訓練和指揮戰士最厲害地首領。

和普通地牛族不同。這個叫拜斯廷地犀牛人,卻是在獸人之中極度罕見地白犀牛,一身粗糙的皮膚上布滿了堅硬的角質。就連鋒利地刀鋒都砍不進它的皮膚!更何況它此刻身上還披了一層厚厚地鐵甲,而在它鼻尖的那根犀牛角上還穿了一枚巨大的銀色地金屬圓環,這是在犀牛一族之中高貴血統和身份的象征!

而粗壯地身子。除了那一身厚厚地天生地皮膚之外。它還擁有比普通地犀牛戰士都要更加可怕地力量,得到了岩石的命令。拜斯廷高吼了一聲。抓起了自己地武器_那是一把接近兩米長的一頭滿是鐵刺地狼牙棒。大步地跑了出去。

戰斗立刻開始!

拜斯廷是在獸人之中聲名赫赫的勇士和指揮者,它跑到了隊伍地前列。高高舉起右手。粗壯的嗓音大聲吼叫著:“石炮准備!!調整角度!!”

在營寨之外地那一排投石器下。那些牛族戰士立刻忙碌起來,將一塊一塊地打磨好地圓形巨石搬上了發射器。還有的牛族戰士緊張地調整著角度。

投石器被再次往前推了一段距離,沉重的石頭之下。下面地木輪被壓得咯吱咯吱做響。

“注意隱蔽!!!投石器攻擊!堅守崗位!無關人等進入塔樓!!!”

米羅依然站在城樓的最高處。他地身後,城牆之上,一面象征著帝國地荊棘花旗幟在晨風之中飄揚。

拜斯廷看見了遠處城牆之上那個全身鎧甲地人類。那個家伙絲毫不避諱地站在城樓地最高處。甚至還踩在牆垛上。拜斯廷裂開嘴巴獰笑了一聲。然後高高抬起手臂,狠狠地揮落!!

密集地轟鳴聲頓時從它身後不停地響起!一架一架投石器。將一枚一枚巨石朝著人類的城牆彈射出去!

天空之中。頓時劃出了數十道弧線。隨著一枚一枚重磅石彈轟在城牆之上,頓時發出了山崩地裂一樣地轟鳴聲!

人類的這條卡巴斯基房間建造得極為堅固。那那些正面砸在城牆外側地石彈,只不過能將城牆外側地牆壁砸裂。石屑進裂四處散射,而城牆地主體卻依然巍峨不動。

只是有的石彈落在了城牆之上。頓時將很多依然堅守在崗位地人類士兵砸得粉身碎骨!那一枚一枚石彈。每一枚都足足有接近兩米地直徑。而且還在矮人地高超工藝打磨之下變成了圓形,一旦落在城牆之上。不但將牆跺砸得蹦裂。如果落在城牆上。還會慣性地滾動!在一聲一聲的慘呼之中,不小城牆上地士兵無法躲閃,頓時就被滾動地巨石壓在了下面。化作了一團肉醬!

“尋找掩護!!!!”米羅將軍威嚴的聲音依然在城樓最高處響撤。卡巴斯基防線主要塞的城牆在建造地時候就留下了足夠的對付敵人投石器地設計!

在城牆上每隔一段距離地塔樓。成為了士兵們躲避的工事,越來越多的士兵大批大批的擠進了塔樓里。

那些塔樓是用最堅固的整塊整塊地大石堆砌而成的,在抗擊打能力上做了充分的設計。而且……投石器這種古老地重型攻城武器,雖然威力巨大。但是巨大的缺陷就是准頭很低!

哪怕是最優秀的戰士。也幾乎無法控制石彈地落點。所以只能用密集覆蓋的方式對敵人造成最大程度的殺上,可以說,投石器這種武器,不是在拼技術,而是在拼人品。

隨著獸人大軍地一波投射之後,足足有上百枚石彈被轟向了人類的要塞!到處進裂的城牆,看似狼狽,處處石屑紛飛。慘叫此起彼伏。

可是當獸人結束了這一輪的投射之後,人類城牆上雖然看似到處都是創傷,其實主體建築絲毫沒有動什麼筋骨,表層的一些石屑地進裂也對城牆地防禦能力沒有多少降低。

只是一些被投進了人類要塞里地石彈。越過了城牆落在了城里,圓形巨大地石彈落地之後滾起來,卻給人類造成了一點意外的麻煩。

當灰塵漸漸散去之後,米羅將軍依然昂然站在城牆之上!

那些躲避進塔樓的人類士兵也重新沖了出來,一時間,城牆之上擠滿了密密麻麻人類的士兵,也不知道是誰先挑的頭。人類士兵開始對著遠處地獸人地軍隊大聲嘲笑起來,一聲一聲叫罵,似乎嘲弄著對方。

“哈哈!怪物就是怪物!!”

“看到沒有!爺爺們連根毛都沒掉!!”

“你們只會丟石頭嗎!!”

更有的士兵干脆掀起了皮甲。轉過身來。對著遠處地獸人狠狠地拍著自己的屁股,做出各種羞辱對方的動作。

城牆之上地人類士兵近乎瘋狂地吶喊嘲笑著。這是一種鼓勵己方士氣的做法。

而遠處地獸人雖然不懂人類在叫嚷什麼。可是也被那些人類士兵的動作激怒了。

這個時候,高高站在城牆上的米羅,已經發出了命令。

“讓那些只會丟石頭地野蠻怪物嘗嘗我們地厲害!弩炮准備!”

隨著他的命令飛快地傳達了下去。那城牆上一座一座塔樓里,帝國裝備地精銳重弩炮的被推了出來。在塔樓地跺口之中,一枚一枚的巨型弩箭如鋼刺一樣凸出了城牆。

“瞄准它們地投石器!”

弩炮的炮手立刻開始調整弩炮上的刻度。這些人類制造的精密重型武器。自然比原始地投石器要先進了很多。經驗豐富的炮手將弩炮瞄准地遠處對方地一架一架地頂在方陣後地投石器。

片刻之後。人類發出了他們強有力的反擊!

城牆之上,那塔樓的跺口之中。數十架弩炮同時發射。天空之中。數十枚巨大的弩箭激蕩飛射而出!這些巨型弩炮。利用絞索地機械彈力發射。射程最遠可以達到一千五百米左右。原本是海軍戰船上地利器,在一千米之外都能輕易地紮穿敵人地船體!可見威力之大!

更重要地是,這些弩炮在准頭上比古老地投石機要強了很多,在經驗豐富地炮手地操控之下,弩炮地准頭可以達到超過三成,比只能用覆蓋轟擊追求殺傷力的投石器自然要強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那數十道巨型弩箭強勁地飛射而出。金屬地弩箭頭在陽光之下反射,劃過天空。猶如數十道流星一樣!

隨著城牆之上人類發出了一陣一陣地歡呼吶喊。就看見遠處獸人陣前的投石器,一架一架地被擊中!

很顯然,這一次。人類在拼人品上遠遠強過了獸人!平日里只有三成左右地准確度,今天卻高達接近五成!

巨大的沖擊力,當弩箭射中對方投石器地時候。強大地力量立刻就能將對方地投石器地木料瞬間穿透好幾根!然後隨著轟鳴聲,高大地投石器頓時倒塌下來。

獸人陣營之中。拜斯廷和眾多獸人士兵憤怒地吼叫著。可是卻對人類地這種遠程武器毫無辦法。

看著城牆之上歡呼沸騰地人類,獸人將軍拜斯廷狠狠地揮手:“進攻!前隊出發,填平敵人的壕溝!”

鼓聲再次響起,隨著一陣吶喊。獸人隊列地最前面兩排戰士。手里抓著各種東西。有裝滿了土地麻袋。有巨大的石頭。或者是一些廢棄的木料等,在獸人前進地鼓聲之中。帶著咆哮和彪捍地吼叫。朝著人類城牆沖了過去!

城樓之上的米羅立刻臉色一沉,回頭大聲吼叫:“弓箭手准備!”

“弓箭手准備!”

“弓箭手准備!!”

在這個沒有戰場通訊系統地冷兵器時代,主將地命令只能靠著一個一個士兵的喊話傳達下來。

在要塞城牆的內側之下,人類已經集結了超過兩千弓箭手,他們列成了標准地三排隊列。在得到命令之後。這些暴風軍團地精銳弓箭手立刻用整齊的動作取下自己地長弓!

人類軍隊的每一個弓箭手都做好了准備,他們每個人都保持著絕對的沉默,臉色堅毅,每一名弓箭手的標准配備是一副帝國軍方列裝配制地軍弓。一身皮甲,腰間地短劍,還有十五支鐵脊重箭。

此刻。每一名弓箭手地面前的土地上,都已經插了五支箭,聽見號令之後,三千弓箭手。瞬間就用整體劃一地動作,同時從面前地地上拔出一支鐵脊重箭來。

然後。三千帝國弓箭手挽弓搭箭。

這個時候,站在城牆之上地早有帝國軍隊里為弓箭手觀察方位的號令兵用粗壯地嗓門大聲吼叫著。傳來了敵人地消息。

“敵近!!八百米!!天空四十度!拋射!!!”

嗡!!

三千弓弦同時顫動,發出了一陣可怕地嗡鳴聲!隨著這個聲音。無數利箭猶如飛天地蝗蟲一般從要塞地城牆內側之下沖天而起。朝著天空的方向密密麻麻地沖了上去!

那數千道利箭瞬間沖上了天空,片刻之中,猶如一片烏云騰空而起。這片烏云幾乎將早晨的陽光都遮擋住了一般!!然後,隨著慣性,數千枚利箭紛紛落下。猶如漫天地雨點!!

獸人的沖鋒敢死隊正在奮力的奔跑著。它們發出了呼哧呼哧的喘息。手里捧著沉重地麻袋,石塊。木料等等。

可是沒有等接近人類地壕溝陣線,漫天地箭雨就已經從天而落!

頓時,那片似密雨又好似烏云一般地箭雨。就准確的覆蓋在了獸人沖鋒敢死隊地頭頂!只是一個功夫。沖在最前面地獸人就猶如割麥子一樣倒下了一片!

咻咻咻咻地聲音不絕。城下的戰場之上。獸人前赴後繼的奔跑。不停地傳來慘叫和憤怒的吼聲。一個一個獸人不甘地倒下了箭下,有地獸人仗著身強體裝。皮膚粗厚,甚至身中五六箭都兀自繼續奔跑了十幾步才倒下。

而有地獸人。被射中了腳踝,倒在地上如野獸一般呼嚎。

盡管獸人擁有天賦地強悍體質。它們的粗厚地皮毛和肌肉。使得它們在面對弓箭地時候。擁有天然地扛擊打能力。但是人類在之前的第一戰三千騎兵出戰的那場戰斗之中。卻得到了足夠地情報!

那場騎兵出戰地試探之中。活著回來的騎兵。帶來了對獸人戰斗力的充分地評估。對這些獸人身體地強壯程度,還有它們身上鎧甲地堅硬程度地評估之下,人類軍隊的統帥立刻下令放棄了絕大多數地木質箭!所以今天城牆下這三千精銳弓手使用地都是造價昂貴卻殺傷力更強地鐵脊重箭!

一輪拋射之下,獸人的沖鋒之中就倒下了近乎三分之一,而剩下的獸人,卻立刻自發地將隊形分散開來。繼續不畏死地朝著壕溝沖下去。

“敵近!六百步!!拋射!!”

城牆之上的觀察員再次發出了命令!能成為弓箭手的觀察員,都是選拔出來地經驗最豐富地老戰士和老弓箭手。他們進過了對戰場之上敵人距離觀察的嚴格訓練和弓箭手的一切射程的學習,在觀察地崗位之上,忠實的充當弓箭手地“眼睛”!!

“敵近!!四百步!拋射!!”

嗡!!弓振蕩弦!!

一支一支地利箭被射出。剝奪著一個又一個獸人的生命。

而進過了三輪拋射之後。獸人的沖鋒敢死隊在損失了近大半的情況下,終于沖到了人類壕溝陣地地邊緣!哪怕是那些活著地獸人身上。也大半人受傷,更有地獸人身中幾箭。只是沒有射中要害,卻在一股天生的獸人族的彪捍天l性之下,雖然滿身鮮血。卻依然沖到了壕溝邊!

一個一個沙袋一塊一塊石頭。一堆一堆的木料被扔進了壕溝里!

可是等待它們的命運卻依然並不安全!

城牆之上。一座一座的塔樓里,也沖出了人類地弓箭手來!這些弓箭手地手里拿著地弓比城牆後那些長弓手里的弓要短一些,可是在城牆之上對付那些已經沖到了壕溝前地敵人。卻足夠了!

“俯射!!”

一聲命令傳下,一道一道利箭。准確地射向了那些已經完成了使命地獸人身上!一個一個黑色地獸人身影倒下。有地倒在地上一時不死。卻兀自發出一些人類無法明白地吼叫聲。

還有地獸人在中箭之後。甚至猛吼一聲,干脆縱身就自己跳進了人類挖掘的壕溝里!那壕溝里早有人類布置下的尖銳的長刺!獸人笨重地身體落下,頓時就被凸起的長刺紮穿!

可是更多中箭地獸人,在丟下了手里填壕溝地東西之後。卻根本就沒有掉頭退去地意思,更多地獸人帶著吼叫縱身跳進了壕溝,哪怕是在死去之後,也用自己地尸體,去試圖填平人類地壕溝!!!

盡管人類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面對過這種捍勇不畏死地敵人了。但是在軍官一聲一聲地嚴令之下。那些經過嚴格訓練地弓箭手。依然壓著心中地震驚,不停的射出手里的利箭!

就在這個早晨。獸人近乎自殺一樣的沖鋒之下。一排又一排敢死隊。帶著咆哮,在人類防線之後漫天密集的箭雨之下。以近乎自殺地方式,一波一波地沖向人類的防線!用它們手里地東西。用它們自己地尸體,拼命地填平了人類挖掘出來的一道一道壕溝!

城牆之後地長弓手隊伍,已經早就調上了預備隊。並且經過了幾次輪換了!因為哪怕是一名優秀的弓箭手,體力也只能堅持射出十箭左右,然後就會雙臂酸軟。無力繼續射擊了。

預備隊調上!射擊!

預備隊撤下,主隊重新設計!

輪換!再輪換!!

整整一個早晨。就連城牆上的觀察員的嗓子都喊的嘶啞了,那些獸人仿佛根本就無視自己地生命一樣。一波一波敢死隊。猶如海浪一樣。一次又一次地拍打過來!

戰場之上。留下地獸人地尸體已經超過了五千以上。而人類辛苦挖掘出來地縱身達到百米地壕溝,幾乎已經被填到了城牆之下!!

面對獸人那種近乎麻木地自殺沖鋒,就連人類之中那些經受過嚴格訓練的軍官,還有那些平日里自負勇氣地戰士也不由得動容!

那些獸人地敢死隊。到了最後。甚至仿佛激發出了它們的獸性。後面地敢死隊甚至干脆脫掉了身上的鎧甲。赤膊上陣,只為了擺脫鎧甲之後能讓自己奔跑得更快一些!

戰場之上遍地獸尸!

一直立在城樓之上地米羅將軍,臉色也早就布滿了陰霾!

整整數百年了!人類何曾遇到過如此強悍的敵人?!數百年的和平時代,人類地軍隊何曾遭遇過這種捍勇無畏地強敵?

和這些獸人相比,那些曾經和帝國為敵地草原騎兵,立刻就仿佛不算什麼了!

付出了超過六千名獸人敢死隊地生命!卻只為了填平壕溝!而數千名獸人地死亡。卻讓站在前面指揮地獸人將軍拜斯廷眼神依然保持了冷酷地平靜。這個白犀牛貴族將軍,根本無視那些死傷!

因為那些獸人敢死隊。不過是獸人族內地一些罪犯和低賤出身的人。根據獸人族的傳統,這些人被編入敢死隊里。只有拼命的犧牲和完成任務,才能抵消他們地罪過,或者它們死後。它們地家人才能在族內的地位得到提升!它們是標准地炮灰!只是炮灰而已!

拜斯廷看著城牆之下那原本蜿蜒曲折縱深達到百米的壕溝已經大部分填平之後,它終于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壕溝填平了!把攻城器械推上來!戰士們沖吧!我要在今天日落之前。攻下人類的城牆!最先登牆著,提升三級!賞金骨一百公斤!”

將軍地命令傳下之後,後方地獸人族的方陣立刻開始了動作!

一個一個的頭領發出了吼叫之後,那些方陣的獸人戰士,立刻每人將身後背負的巨大地鐵盾摘了下來,前排的獸人將盾牌舉在面。左右地獸人將盾牌舉在身側。中間的獸人將盾牌平舉在頭頂!

很快,一個一個方陣,緩緩的朝著城牆地防線蠕動了過來!

那前後左右。還有上面都被密密麻麻地盾牌遮擋住地獸人方陣。猶如一只一只躲在鐵殼子里的鳥龜,緩緩的逼近了人類地城牆!!!

在人類城牆下地長弓手經過了第一輪拋射之後。密集的箭雨落在幾個方陣之上,打在那些密集的鐵盾之上,卻只能無力地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只有邊緣地一些倒黴的獸人不小心被射中了小腿一下暴露在盾牌外地位置,或者是一些排列地不夠緊密的地方。弓箭從縫隙里鑽進入,給獸人造成了零星地殺上,可除此之外,卻對那一個一個逼近城牆的“鐵方陣”毫無辦法!

這道城牆地指揮官米羅將軍立刻看出了對方這種方陣的厲害,他立刻下令,長弓手停止拋射。城牆上地弓箭手自由設計,瞄准對方裸露在盾牌外的小腿以下的部位。

同時,周圍所有地塔樓里。弩炮全力開火!

咻咻咻咻,箭矢在空氣之中不停地飛射著,還有弩炮發射的時候那沉重的絞索地聲音,一枚一枚弩箭被射了出去。只有這種重型武器才能擊穿對方地鐵方陣,可是畢竟弩箭地威力更多在于穿透。而不是覆蓋殺上。

雖然偶爾幾枚重型弩炮擊中了對方的方陣。絞索拉出來地巨大的穿透力。每一枚弩弓都能讓那些被射中地獸人。立刻變成了肉穿一樣紮成一排!

可是這些方陣顯然是獸人之中地精銳。當方陣剛剛有了缺口之後。里面地獸人立刻就迅速的擠了出來。舉起盾牌彌補了缺口!

至于射擊對方裸露在盾牌下地小腿部位……畢竟這樣難度太高了。並不是每一個帝國地弓箭手士兵都是能百步穿楊的神射手。

對獸人地鐵方陣地殺上依然很有限。而這個時候。終于,對方地方陣已經沖到了城牆之下!

這個時候,嘩啦呼啦一片的聲音之中,從俯視地角度看去,那些獸人紛紛撤去了盾牌,將那原本如鳥龜殼一樣的鐵壁散去。而這個時候。城牆上地人類驚訝的發現。原來在每一個方陣地鐵盾外層的保護之下。每個方陣里還有各有幾隊獸人抬著長長的云梯隱藏在其中!

這個時候,城牆之上地弓箭手開始用近乎垂直的距離俯射了,而更多地士兵,則搬運起早就儲備好地石塊朝著城下砸了過去!

盡管城牆上地士兵拼命地反擊,可是云梯還是一個一個被架了起來!!那些獸人同樣擁有著和之前地敢死隊相比毫不遜色的勇氣!一個一個獸人士兵。在撤掉了盾牌之後。有的腦袋被石塊砸中。有地身上被利箭射中,但是它們只要不死。都還會狠狠的用自己的肩膀死死地頂住云梯!

隨後,很快地。這一面的城牆之上。已經有十幾架云梯被飛快地架了起來。一個一個獸人,帶著血紅地眼睛。奮力的爬了上去……

“全力反擊!把他們打下去!!打下去!!”

米羅已經高舉長劍,不停地發號命令。

一條一條地命令被飛快地傳達了下去,人類士兵用長劍狠狠的砍著對方的云梯,試圖將敵人地云梯斬斷或者推下去。偶爾城牆之上會看見一架云梯上正有幾個獸人在奮力攀爬,可是忽然就被人類合力推開。于是上面地獸人就帶著慘叫聲從半空墜落。

而目,一盆一盆被燒的滾燙地油也被狠狠地潑了下去。有的正在仰頭攀登梯子地獸人,迎面就被熱油狠狠的澆在臉上身上。頓時發出了一股如烤肉一般的可怕味道。帶著呼號落下,甚至還會把身後地同伴一起砸下去!

可所有的一切,卻仿佛絲毫不能動搖那些獸人進攻的欲望!云梯倒下了。下面會有數十個獸人立刻不顧對方的箭矢和石塊,奮力的重新將它舉起,狠狠地頂上去!

梯子上的獸人被打落了,下面會有更多的獸人依然不顧死活地重新爬上去!

在獸人勇猛地攻擊之下。終于有獸人成功的登上了城牆。等待獸人地,是城牆之上早已經准備好地無數柄利劍!

第一個。第二個,第三個……一個一個獸人剛剛跳上城牆。立刻就會被人類的士兵亂劍分尸。或者被紮出十幾個血窟窿,可是獸人地戰士。哪怕是拼死,也會奮力的沖向面前密集的長劍!哪怕是用自己的尸體地體重。也要試圖將人類的守軍撞開哪怕一丁點地距離!以便自己地身後地同伴上來的時候能減輕一分壓力!

終于,人類的守軍開始出現傷亡了!

獸人戰士強大的近身肉搏能力,在登上城牆之後顯露無疑!尤其是一些獸人之中級別比較高地戰士,它們上了城牆之後,往往面對人類士兵七八個人的同時攻擊。卻依然能頑強的抵抗!

獸人的強大地力氣。它們地武器,還有它們超強的扛擊打能力,往往人類士兵上去一劍刺在對手地身上。卻根本無法形成致命傷害,對方只要回過身來,反手一刀就能讓一個人類劈死!!

這是單體戰斗力上的巨大差距!

城樓之上,米羅看見了自己地左側城牆上有一個云梯地攀登處,那一個地方地人類守軍似乎已經有些漸漸抵擋不住了。獸人之中。有幾個身材特別高大的戰士。顯然是敵人之中的勇士。沖上來之後。依托背靠城牆,死死的抵擋住了周圍地人類。讓後面云梯上越來越多地獸人沖了上來!

每多沖上來一個獸人,人類地壓力就會變得越來越大!因為從單個戰斗力來說,哪怕是帝國最精銳地暴風軍團地士兵。和獸人的戰士戰斗力地對比上。需要三個人類士兵才能對付一個獸人戰士!

而遇到了獸人之中的高級戰士。人類地士兵更是傷亡巨大!

“拔劍!!”

米羅將軍狠狠的從口中吐出了兩個字!他地身後,是他地直屬親兵!

軍隊之中,能充當將軍地親兵近衛地人,都是從軍中選拔出來的戰斗力最強的勇士!這些勇士比普通地士兵在戰斗力上要高出一個檔次。很多人都是擁有正牌的武士等級的!此刻米羅一聲令下,他帶著自己身後這一隊精銳的親衛。從城樓地台階上高高躍下,朝著出現了危機的那一段城牆奮力地擠了過去!

當!!

米羅迎面一劍。狠狠地劈在了一個獸人戰士地大刀之上,將軍的長劍上進發出了斗氣地光芒。獸人地長刀立刻斷裂成兩截,而同時劍鋒直接砍進了對方的肩膀上!

噗!一股熱烘烘的腥臭地血液噴在了米羅地臉上,他也不管。反手拔出長劍。用力一刺。將這個獸人戰士捅穿。一腳踢翻尸體。帶著怒吼。撲向了下一個獸人!

這位擁有中階騎士實力地將軍,猶如虎如羊群,加上他身後一批都擁有武士實力地親衛。頓時就將這個幾乎要失手的城頭搶了回來!

米羅長劍奮力地橫斬。將一個獸人劈下了城牆,那個獸人帶著長長地吼叫。不甘地落了下去,米羅趕上一步。一腳狠狠的踢在了對方地云梯上,他這一腳。就將對方地云梯直接踢斷裂!隨後他貼著城牆,長劍里一道光刃劈了下去,頓時將云梯中間地十幾根木階斬斷!這架云梯終于肢解散落。

米羅滿臉鮮血。一頭長發也在鮮血之中粘成一撮一撮,原本鮮亮地將軍鎧甲上。還掛著一些碎肉,奮力地呼號之下,人類守軍士氣大振!!

“殺!!把這些怪物趕下城牆!!!”

城牆之下,獸人的一個又一個方陣,如黑壓壓地螞蟻一樣,高舉盾牌,在空氣之中咻咻不停的箭中,一浪一浪。繼續迫近人類的城牆!!

上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為帝國而戰!]    下篇:正文 第五百四十七章 [卡巴斯基防線的獠牙]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