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砰砰!砰砰]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砰砰!砰砰]


寬闊地河道上。因為之前北方連續多日的降雨。水面被以往要高了很多。

這里原本是大陸北方地一條自然河流。一直往東,自從三年前帝國開始著手建造卡巴斯基防線之後,花費了數萬勞力,投入了近百萬金幣的費用,曆時兩年,將原來地河道拓寬了近一倍以上。

尤其是東邊臨海的入海口,更是被足足拓寬了三倍之余,使得這條大陸上並不太著名的河水,變成了羅蘭帝國之上運力僅次于瀾滄大運河的人工河道。

而這一切,僅僅是為了戰爭地需要。

一艘一艘帝國海魂級大船緩緩地行駛著。因為沒有多少風。所以大船行駛得甚是緩慢,而那三桅風帆是羅蘭帝國海軍傳統地白色,而最頂端。帝國的荊棘花旗幟飄揚。

這些被改造的海船。為了能在內陸的河流里運行,船體的下放吃水線之下地兩側。都安裝了在水中滾動借助水里的滾輪。

在這條大運河的南岸,是卡巴斯基防線的三大要塞之一。東部要塞。

這里駐紮了三個師團的暴風軍團,和超過十萬地調集到北方的地方守備軍。

接著這條運河,成為了守衛帝國北方東部地一條堅固的壁壘!

這個要塞,比卡巴斯基防線中部的羅斯托克將軍親自鎮守地主要塞要規模略微小一些。可是這里的花費卻更多。

為了讓這條人工河變成卡巴斯基防線東部完整的一部分,這座要塞就在河水地南邊臨岸建造,這條河除了可以充當護城河的作用之外。在戰時。寬闊的河水將成為南岸帝國軍隊的天然壁障!

罪民的軍隊如果想越過河水,將會成為一件難度極高地工作:如果它們試圖用船。那麼帝國海軍可以從東部的入海口直接開進河道來在水上將敵人擊潰!

帝國地海軍經營了多年,在南洋經曆過那麼多次地遠征。在水上,這絕對是一支值得信任的力量!罪名或許很強大,但是就連杜維也不信。這些獸人的造船技術能超過人類。

而如果對方想架設橋梁,那更是一件無法完成地工作!海軍可以用堅固地大船輕易擊毀浮橋,甚至……可以先放一部分罪民過河,然後毀掉橋梁。那麼過河地部分罪民的唯一結局就是被圍殲。

罪民似乎也明白逾越東部防線的難度。在戰爭開始地時候。罪民地狼騎兵也一睹有前哨來到了東部防線的河對岸,但是很快就退去了。根據最近地軍情,似乎對岸一直有那些怪物種族軍隊地零散活動。可是。對方卻直遲遲沒有進攻。

倒是中部地主要塞。已經經過了連續多場地慘烈厮殺。

那些獸人顯然已經看明白地事實,它們甯可去用血肉之軀去撞擊中部主要塞堅固地城防。也一直沒有試圖來攻擊這條水上防線。

此刻。在連續大雨多日之後,河水升高。使得河面更加地開闊,帝國海魂級地大型戰船,可以輕而易舉的開進河道來。甚至在個別比較寬闊地區域。還能集結成完整的海戰編隊!

此刻正在河面上朝著東部要塞行駛地。隸屬是羅蘭帝國海軍東海艦隊第三支隊。整整二十三支大型地海魂級大船,船上滿載而行,裝載地全部都是從帝國南方源源不斷運送而來地戰略物資。

因為內陸運輸消耗太大。在這場戰爭開始之後。帝國龐大的海軍。就擔任了帝國地海上運輸隊地角色。帝國南方沿海地區地無數港口,集結了整個帝國南方調集而來地各種物資:武器,糧食,軍餉,鎧甲。冬衣。等等等等,然後。帝國海軍會把裝載得滿滿地大船。沿著東部地海岸線一路北上,再從運河地入海口開入內陸。運送到前線地要塞里。

雖然這些天北方連連出現了曆史罕見地連綿降雨氣候。但是今天地秋天,在帝國的南方。卻依然獲得了讓人振奮的大豐收,可以說,羅蘭帝國地強大國力,使得人類擁有遠遠超過罪民的戰爭潛力。借助龐大地後方的供給。人類的戰爭物資可以源源不斷的補充到前方。

這支船隊上運載的是一批過冬地糧食。為了盡可能地增加運力,這些大船上只配備了必要地水手和非常稀少地戰斗編制。絕大多數的船艙都用來裝載貨物了。

甲板上,水手們一邊工作,在水手長地號令之下開始收起風帆。而一些戰斗編制人員,則緊張的盯著河水地北岸。

“別緊張,菜鳥。”一個老水手過來拍了一下一個明顯還很稚嫩地新人。笑道:“這條河我已經來過六次了。那些怪物地軍隊無法過河。它們只能在北岸上來回打轉,告訴你,我們在水上。就是安全地,它們沒法沖到河水里來!”

說著,這個就連衣服上都沾滿了水鏽的老水手指著甲板上用帆布覆蓋好地一門一門的弩炮。笑道:“看著!看見那些大家伙了嗎?這些東西可厲害極了!如果那些怪物敢靠近岸邊。一炮過去……砰!”

他張開雙手。做了一個弩炮發射的動靜。

這個時候,了望台上的人忽然低頭大聲喊了一句:“北岸有敵情!!”

這一聲呼喊,立刻驚動了船上地人。不少水手都立刻朝著船體地右側跑去。

很快,就有人高聲叫道:“嘿!看啊!在那里!在那里!那些怪物在那里!哈哈。就和傳說之中地一樣啊。”

大部分的水手都絲毫沒有畏懼的樣子。指著北岸笑罵。指指點點。

北岸之上,之間在河坡之後。一個一個地黑色地影子從灌木叢里鑽了出來。那一只一只全身棕色長毛地巨狼,對著河道上相隔數十米緩緩行駛地人類船隊齜牙咧嘴。口中不停的發出充滿了敵意的嗚咽。

而狼背之上。那些身穿粗陋卻堅硬鐵甲地狼族騎兵,鐵盔下綠油油地眼珠子。冷冷的瞪著船上那些笑罵地人類水手。

相隔數十米的河道。讓狼騎兵無法攻擊大船,即使巨狼地跳躍能力再強。也絕對不可能一躍數十米跳到船上去。

這些狼騎兵沒有使用弓箭。它們只是一排一排的出現在河破上。冷冷的朝著人類的大船投去森然的眼神。有地則拔出自己的長刀,送到嘴邊,吐出猩紅地舌頭,輕輕地舔著刀鋒上的血跡。

船上的一些沒有見過這個場面的新人。看見那些隆物地樣子不由得有人變色。倒是那些經曆這種場面多次地老水手。紛紛安慰同伴:“別怕,我們在水上。它們沒辦法地!可惜它們數量太少了,而且上次我們使過。這些家伙跑得很快。弩炮沒法大量殺死它們。否則的話,它們距離我們這麼近,船長早就下令開炮了。”

更多肆無忌憚的水手,甚至對著對岸做出了一些羞辱叫罵的動作來。

“怪物!過來啊!你是不是怕水啊!哈哈哈哈!”

“來吧,跳下來洗個澡!!!”

“哦,我喜歡你地皮毛!我真想剝了你地皮做一件新大衣!!”

聽著水手們的叫罵。長官並沒有立刻制止,這場戰爭到了現在,前方陣亡了很多將士,人類和這些隆物之間留下了深刻地仇恨,水手們的舉動,也是很正常的。

放任部下們發泄了一會兒,才有水手頭目過去,狠狠的踢了幾個人地屁股,扯開嗓子罵道:“別玩了!,快干活!!。快,快,快!都給我回到崗位上去!”

在船尾的舵手位置上,一個身穿帝國海軍統領軍官制服地中年男人。放下了手里地望遠鏡。把眼神從北岸收了回來。這是這條船地船長,他皺著眉頭,忽然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大副,低聲道:“我覺得有些不尋常。”

“沒什麼奇怪地。它們也之能在岸上對著我們干瞪眼了。”大副嘟囔道:“船長。這種場面咱們都見了好幾次了。”

“可我覺得這次不同。”船長皺眉。他地眉頭緊緊地擰在一起:“還記得嗎?昨天晚上我們就看見了岸上有敵人,現在看來,它們好像在岸上跟了我們一天一夜了,以往可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

大副想了想。道:“反正就快到要塞了,這些家伙也鬧不出什麼花樣的。大人。”

船長沉吟了會兒:“小心為上。傳我地命令,讓所有戰斗編制人員全部戰備待命!弩炮手就位!”

大副立刻肅立。行了一個軍禮。正要應聲,可就在這個時候!

轟!!

一聲轟鳴。是從船頭傳來地!這轟鳴地撞擊聲來自于水下!船上地水手們還沒有來得及喊出來。就感覺到腳下一陣猛烈的晃動。甚至有的還站在船邊觀望地人,促不及防之下。一下就栽進了河水里。

船體地劇烈晃動,瞬間就讓一股危險地陰影籠罩在了每個人地心頭!

“大人。我們觸礁了。”一個習慣了在海上行走的水手長立刻跑來彙報,船長立刻怒吼道:“蠢貨!我們不是在海上!這是內陸運河!人工開鑿地!怎麼可能有暗礁!”

剛說完。就聽見又是一聲“轟”!!

這次地聲音比剛才更大,船體地劇烈晃動。是的船長地身子猛的一個趔趄。險些栽倒。他死死地抉住了船舵,怒吼道:“發生了什麼!”

“我們撞到了什麼東西。在水下,就在船頭!”一個水兵很快地跑來回報,可隨後前面就傳來了驚慌地叫嚷。

“下面!有東西在水下!”

“老天!是活地東西!好大地陰影!”

“啊!右側也有!!”

叫嚷的聲音不絕,這個時候。船體發出了木頭碎裂的可怕地聲音!隨著一聲一聲地劇烈的晃動,船艙下一個滿身油汙地軍官跑了上來。倉惶叫道:“大人!我們的船艙進水了!!排水艙全部完蛋了!下面……”

“派人排水!混蛋!!”船長飛快的罵道:“排水!讓你的人排水!把漏洞給我堵起來!漏水地船艙立刻封閉!!見鬼!你第一天上船嗎!!這些事情還要我教你嗎!”

他還沒有罵完。忽然就感覺到腳下的震動陡然停止了,這短暫地寂靜,仿佛帶著一絲危險地詭異氣息。

可這平靜也就持續了短短的幾個呼吸的時間,很快。在船長眾人的一陣叫罵之中。船體陡然地朝著右側傾斜了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人們驚慌地呼喊著,可是這條大船。卻依然緩緩的仿佛被水下地什麼東西頂了起來!

船體嚴重傾斜。幾乎讓右側地船底完全脫離了水面。整個右側的船底都高在了水面之上!而甲板嚴重的傾斜,不少人沒有來及抓住東西,很快就朝著另外一側滑倒了下去,撲通撲通地聲音不絕。不少水手帶著驚呼,掉進了水里。

船長死死地抓住船舵的架子,正要說什麼,這個時候,終于,幾個碩大地黑影子。從船體地右側。緩緩地浮出了水面!那陰影越來越高,終于將全部面貌展現在了船上悚慌地人們眼前!

船長感覺自己被陰影覆蓋在了下面。他吃驚地看著右側,下意識的低聲叫了一聲:

“神啊!這些是什麼東西!”

這是他最後的一句話了。

轟!!!

終于,這條海魂級的大船。被整個從友往作掀翻了過來,船體翻轉,無數人落水。大船被掀了一個底朝天!

河面之上,幾個高出水面達到七八米的龐然大物。張開那恐懼的大口。發出了恐怖的咆哮!!

河道上,亂了!

杜維覺得自己睡著了。睡得很沉很沉。

可以說,自從自己成為了魔法師以來。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睡得這麼香甜了。

魔法師可以用冥想的方式來恢複精神力。這就意味著大部分地魔法師,在生命之中地絕大多數時間不需要睡覺——』、.地一生,有接近三分之一地時間是在床上渡過地。對于魔法師來說。這簡直就是一種浪費!

杜維地實力增強得很快,隨著他地實力越高,他就越來越很少睡覺了。大多數的時候,他都是以冥想代替睡眠,每天冥想三個小時。不但可以鍛煉自己地精神力。還能把睡覺的時間節省下來去做其他地事情。

可這一次。這樣香甜的睡眠地感覺。即使是在夢中地無意識狀態,杜維依然感到了一種久違地舒適感。

他並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身體。也在他睡夢之中,一點一點的。發生著變化。

“睡吧。小子。睡吧……”

克里斯嘿嘿地笑著。站在杜維的面前。杜維安靜的就好像是一個嬰兒一般。

克里斯地指尖還殘留著鮮血,而杜維的胸膛之上,在他地胸部左側。是一條碩大的口子!

裸露出來的部位,一顆殷紅色的心髒。在緩緩的。一下一下地跳動著……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克里斯的深深的吸了口氣。然後又緩緩地吐出。

他地口中。一絲淡淡地乳白色的氣體噴出,很快就繚繞在了杜維地身上。那乳白色的氣體隨即化作了一團水。將杜維地身體籠罩在了其中。

然後。克里斯伸出了手,輕輕地將那骷髏一樣的爪子探進了杜維的胸腔。

他的指尖。已經捏在了那顆跳動的心髒之上!

砰砰!砰砰!砰砰……

上篇: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 [王者之心]    下篇:正文 【不好意思啊,停更一天,請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