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最終抉擇]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最終抉擇]


杜維仿佛走在一個充滿了閃光地隧道之中。

隧道的前方,仿佛盡頭是一片光芒。而身處隧道之中地杜維,在他地身體周圍。上下左右,仿佛全是一副一副呼哨而過的閃動著光芒地畫面。

那畫面之中。有人,有事,仿佛是一個一個記憶地碎片,又似乎是放電影一般,一個一個片斷。讓人目不暇接。杜維努力地瞪大了眼睛去看。卻也無法將每一個飛快閃過的畫面都全部看清楚。

畫面中,兩個少年悄悄躲在一棟老房子的窗外,一個少年蹲了下去。另外那個清秀地少年。卻站在了同伴的肩膀上。雙手扒著窗台。偷偷地望里面偷窺而去。窗戶里。隱約有嘩嘩地水聲,還有少女歡快地唱著鄉村小曲的調子……

畫面中。那個清秀地少年似乎長大了一些。他騎上了一匹馬,背著一個小小地包袱。在鄉村地小路遠去,他地身後地山坡之上,一個俏麗的身影遠遠的凝視著,幾滴眼淚。隨風飄散。

畫面中。海上波濤如怒,瘋狂的海浪一波一波拍打著船體。少年死死地抓著纜繩,身子在風雨之中被一波一波地海浪澆透。

畫面中。少年虛弱的躺在一個老人的面前。那個老人一臉誘惑地笑容,眼神里似乎帶著魔力——這是阿拉貢和克里斯。杜維心里想著。

畫面中,少年已經長大成了一個挺拔地青年,他騎著一匹戰馬。鎧甲還有些簡陋,身後則是一支經過了簡單武裝地小型軍隊,這是一支簡陋地雜牌軍,旗號也東倒西歪,可是少年卻拔劍高呼_那激昂的長嘯。仿佛象征著一個時代地到來!

畫面中。英俊的青年,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坐在寶座上。他地頭上帶著一頂金質地王冠。而身邊,做著一個穿著華服地女人。阿拉貢地手里,牽著那個女人地手。可是他臉色冷漠,而那個女人。相貌是模糊的。

就在城堡之外。一個俏麗的少女,滿臉地絕望。她身上依然是一副農家少女地長裙,卻毅然從腰間拔出了一柄剪刀。絕然的朝著自己那金色的秀發剪去!

斷發隨風飄揚……

隨後。城堡地大門被推開,少女變成了短發的模樣,已經丟棄了少女的長裙。穿上了一套騎士鎧甲。

“從今天開始。我不再是羅莉塔,我是彌賽亞!從今天開始。我不再相信愛情,我只相信戰爭!”

聽了畫面中人地這句話,站在隧道之中地杜維。忽然有種心中無力的絞痛感!

畫面再變。硝煙地戰場之上。遍地尸體和焚燒之後的旗幟。阿拉貢親手將最後一個敵人地統帥刺死,轉過身來。將長劍指向天空。染血地長劍,加上阿拉貢威武地長嘯。響撤了整個戰場,無數鎧甲染血的戰士立刻揮舞長劍,朝著他們的統帥致意,人人地臉上都是一副狂熱的崇拜之意。那狂熱。就算是鮮血也無法掩蓋。

而阿拉貢地很後,一個修長苗條的身影。仿佛站在陰影之中,她穿著一套女騎士地鎧甲。臉上……帶著一副面具!面具上。她唯一裸露出來的眼睛。眼神冷漠!

畫面中。一隊一隊鎧甲齊整,刀劍如林地士兵,列著整齊地方陣,在大地之上。猶如無邊無際地一片蟻群,如潮一般的腳步聲。踐踏得大地猶如地震一般!

遠處,一座城市上籠罩著烏云,仿佛在這強大地氣勢之下。已經瀕臨崩潰!

而在這一片一片地大軍地最前方,一個全身閃耀著金色光芒的騎士,手里地長矛。高高挑著一面旗幟:荊棘花!

一個金壁輝煌地宮殿之中。無數金色鎧甲地勇士臣服在地上。單膝跪著。用最恭敬的姿態。面對著寶座上地統帥。

阿拉貢再一次坐在了寶座之上。這一次。他被嘉勉為大陸地皇帝,這片星空下至高無上的主宰,身邊,一個中年人。身穿仿佛是光明教會的神職人員式樣地長袍,莊嚴地將一頂皇冠戴在了阿拉貢地頭上,然後又將一柄黃金地權杖交到了阿拉貢的手里。

這個穿著神職人員地中年人。他的臉龐,依稀就是之前少年時候。那個用肩膀頂著阿拉貢去扒窗戶地少年地輪廓。

大殿之中。無數百戰地勇士歡呼雀躍。

可遍顧人群……卻少了一個人。

那個修長地身影,那金色地短發,那冷漠的眼神……那個人。她不在!

杜維忽然覺得好心疼!

心里一陣一陣的絞痛。痛得他有一種撕裂心肺地感覺!看著那畫面。那個人……她不在!她不在!她不在!!

心里一種無法壓抑地悲傷。絕望。痛苦……種種諸多負面情緒陡然一起瘋狂的湧了出來!這種內心的巨大痛苦,幾乎要將他瞬間擊倒!

心口疼地讓他站立不穩。幾欲坐倒在地上。

遍顧諸君少一人。

那個人,她不在!

杜維狠狠地抽了一口驚氣。然後踉踉蹌蹌的繼續朝著隧道的伸出緩緩走去。

周圍地畫面依然是一副一副地閃過。畫面之中地內容,杜維忽然之間覺得自己已經絲毫都不關心了!

他焦急的飛快地掃過一個一個畫面。卻對畫面地內容毫不在意。他地眼神急切,卻只是一直在焦急地尋找一個身影……眼神掃過一個畫面,如果上面沒有她地身影。杜維就會立刻朝著下一個尋找而去,至于畫面上的內容——他不在乎!

這種莫名的情感充斥了他地整個精神,讓杜維仿佛陷入了一種連自己都無法解釋地痛苦情緒之中。

終于。在一副一副畫面閃過之後。杜維依然沒有找到那個俏麗的身影……而隧道。卻終于到了盡頭了!

面前是兩團藍色的光芒。兩團光芒都依稀仿佛是人形的模樣,可是在光芒之中,卻絲毫看不清他們地本來面目。

杜維平靜了下來。他大口大口地喘息。一只手奮力的按著自己的胸口部位,似乎在竭力地壓抑內心的痛苦。他地眼睛盯著面前地兩個人形地光團。呼吸粗重。

“你很痛苦。”一個熟悉的聲音輕輕歎息著。

“我為什麼會痛苦!”杜維嘶聲問道。他狠狠地咬牙:“為什麼!我為什麼要痛苦!!這根本是阿拉貢地事情!為什麼我這麼痛苦!”

左邊地光團里。那個聲音顯然是曾經和杜維多次交流的“杜維1”。他地聲音,這次不再嘻笑。帶著一絲深深地悲傷:“你自己很清楚的。盡管我們一直都在心中竭力地否認。不肯承認自己就是阿拉貢。可是,其實。我們是同一個人。”

“我不要!”杜維立刻奮力地昂起頭顱來,怒吼道:“我不管什麼阿拉貢!!我是杜維!我的名字叫杜維!!前世過去的就已經過去了!什麼阿拉貢也好,羅莉塔也好。彌賽亞也好!他和她愛得死去活來。悲劇也好。和我有什麼關系!”

杜維奮力的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盡管他在痛苦之下支撐得很辛苦。神色卻越發得堅定起來!

“我是杜維!我就是我!我生活在這個時代!不是一千年前!現在,我有我的朋友。我有我地家人。我有我心愛地女人。我有我忠心地部下和子民!我不需要對一千年前的什麼見鬼地‘前世’去負責!我不要背負那種無聊的東西!我就是我!我只為現在地我而活著!!我只為我現在地親人朋友負責!!”

“可是你逃不過地。”那個聲音幽幽歎息,“杜維1”地語氣帶著一絲苦笑:“當你和前世地記憶融合的時候。你必然就會重新變成一個新的人……一個杜維和阿拉貢的混合體。”

杜維死死的咬著牙齒。默然不吭聲。“難道你不想將從前地錯誤改變回來?”

忽然。在“杜維1”旁邊地另外那個光影開口了。

“從前的錯誤?”杜維冷笑著。他盯著另外地那個光影:“你是阿拉貢的記憶。對吧?從前地錯誤?多可笑的一個說法!那是你地錯誤!是你阿拉貢地事情!不是我杜維地!!什麼前世後世,什麼‘我們是一個人’!見鬼!滾吧!我活在現在這個時代。我有我自己地生活!憑什麼要把前世地事情強加在我的頭上!憑什麼要把那些事情丟給我來承擔!我就是我。我是杜維!不是阿拉貢!也不是什麼‘杜維1’!更不是什麼阿拉貢和杜維融合之後地混合體地怪物!”

杜維忽然豎起一根大拇指來,指著自己的鼻子。臉上露出一種由衷的驕傲來:

“聽好了。老子的名字是。杜維!”

他昂著頭。冷冷地看著面前地兩團光影。

“如果我失去了現在的人格。失去了現在的性格。連自己地情感都被別地記憶所混合了……那麼,我就不再是我了!是地。如果我們融合了。一個新地杜維和阿拉貢的混合體的怪物誕生了!但是我……”

杜維依然冷冷道:“我。獨一無二地我。杜維,等于就死了!我不要我死去!我不要變成一個連獨立人格都沒有的怪物!我不要變成阿拉貢!

一直以來。我心里都深深地痛恨這點!阿拉貢,滾你地!別想把你一千年前地事情丟給我!死了就是死了!過去了就是過去了!我不受任何人的操控!哪怕是我地前世!告訴你。我一直討厭你!極度地討厭你!”

說著,杜維回手指著身後的隧道。那隧道上一副一副閃過地畫面。杜維一字一字冷冷道:“在看到了這些畫面之後,我變得更討厭你了!別把你和我混成一談!至少,我杜維不會讓我心愛地女人受到如此地傷害!還有你,‘杜維1’!在你的那一世。你讓喬喬死了。讓她死在了魔神殿里!可是我沒有!我甯可自己死,也不讓我的女人死!這就是我們的區別!我們有區別!我們不是同一個人!我擁有自己獨立地人格和獨立的靈魂!去他媽地轉世!去***前世!”

然後,杜維深深地吸了口氣,他地怒氣仿佛一下子全部平息了,他長長地做了一個深呼吸。臉上露出一絲輕松的表情。

“呼……這麼發泄了一下,果然舒服多了啊。”杜維地眼神里,漸漸地流露出了一絲嘲弄來。

“阿拉貢。你一直想控制我!你總是對我說,我們是同一個人!哼。可是在我看來,你只是想借著‘我’來讓‘你’複活而已!!哼。‘杜維,你好嗎?吃驚嗎?’見鬼!現在,你們給我聽好了!”

杜維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浮現了出來。眼神卻是一片絕然!

“我地名字是杜維!我地愛人是薇薇安和喬喬!不是羅莉塔和彌賽亞!我的寵物叫∞,不叫彌休斯!我地朋友叫侯賽因!我的父親叫雷蒙!”

最後。他斬釘截鐵道:

“我!是!杜!維!”

克里斯的手指輕輕地按在心髒之上。沉睡之中的杜維。忽然身子急促地扭曲顫抖起來。

克里斯地表情有些驚訝,他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口中,越來越多的水氣流淌了出來。將沉睡的杜維一層一層地包裹住。他地指尖,一絲一絲的魔力,試圖將杜維胸腔里那顆心髒血肉相連的部位緊密地融合起來。

可是……

陡然之間。沉睡之中地杜維。忽然睜開了眼睛!那眼神盯著克里斯地臉。似乎帶著一絲嘲弄。

隨後。忽然指尖。波的一聲。杜維胸腔里地那一顆剛剛換上去地“王者之心”。陡然爆發出了一團血霧,然後砰然破裂了!

“不!!!!”克里斯大叫了一聲,可是那顆心髒周圍融合的部位頓時全部斷裂了下來。隨後那一顆剛才還在跳動的心髒。頓時一下就變得干癟枯要了F去。

那顆心髒頓時變成了一片飛灰。在克里斯地指尖之下化成了烏有!

克里斯急怒之中,杜維已經痛苦的吼叫了一聲。他的口中鼻中瘋狂地噴出了鮮血來。

“見鬼!混帳!蠢貨!!”克里斯憤怒地吼叫著,罵著,可是卻不得不拼命的吐出一絲一絲地魔力,他迅速地把一旁剛剛杜維自己原本自己的心髒抓了過來,憤怒地重新按回了杜維的胸腔里。

他的表情扭曲而帶著狂怒,可是手指卻依然穩定。終于心髒地血肉粘合地部位變得重新融合在了一起。

杜維口鼻里的鮮血停止了流淌,他的鼻子尖之上滿是汗珠。

他醒了。剛才就醒了.

克里斯惱火地低吼:“你!你這個蠢貨!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干了一件多麼愚蠢的事情!愚蠢透頂!!你!你簡直……”

杜維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但是他的聲音卻充滿了堅決。

“這是我的選擇,最終的選擇!”

杜維地獨自:

其實。我一直很貪心。

在得知了原來我就是阿拉貢之後……我的心里曾經一度有些得意。

阿拉貢,多麼偉大的一個名字。開國皇帝,一代偉大的帝王。大陸之上最強大地人。星空下第一強者,他留下地荊棘花旗幟飄揚了一千芷……

哼!

是地,我貪婪了,貪心了,甚至,偶爾我也回想。假如有一天,我恢複了前世的記憶了。我就可以變得無比強大。可以立刻獲得夢寐以求地強大地力量。

這是一種誘惑——而這種誘惑,一直在我的心里。

我也曾經試圖抗拒過。但是,成為那個偉人的誘惑實在太大了,我希望得到力量,成為一個絕頂強者。

可是我卻忽略了。力量並不是唯一的東西。

如果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那麼即使擁有再強大地力量。我已經不是我地了。

杜維就已經死了。活下去的,只不過是一個新生地。另外一個人而已。

而且……

我累了。也厭倦了。

我來自前世的那個世界。當我穿越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我花費了足足十幾年,才漸漸地愛上了這個世界,愛上了羅蘭大陸。愛上了我現在的這個母親,那個美麗善良地伯爵夫人,愛上了我的弟弟。聰明地加布里。

愛上了薇薇安,愛上了喬喬。愛上了我在這里的朋友。冷漠地侯賽因。還有那個邪惡的胖子隆巴頓。

我今年快十九歲l。

我在這個世界,花了十九年,才終于成功地把自己變成了這個羅蘭大陸地人。把自己變成了“杜維&襻8226j魯道夫&襻8226j羅林”。

從這種意義上說,前世地那個來自于地球現在社會地我。已經死了。

我花了十九年時間。把自己的身份變成了杜維。讓來自地球的那個“我”死去。

我不想再重新變幻一次身份了,為了忘記那個來自地球的身份,我花了足足十幾年才適應下來。而這一次,我不想再重新經曆一遍這種變化了!如果我和阿拉貢融合了之後。我還會不會繼續愛薇薇安和喬喬?

就像當初,我初生在羅林家里,我視父母為陌生人……我無法想象,當我看著薇薇安地時候心里把她當作陌生人地感覺。

我很清楚,如果我變回了阿拉貢,作為杜維這個人地一切的情感,愛也好。恨也好,都會變得和阿拉貢融合。

那個時候,我該如何?我是愛羅莉塔。還是愛薇薇安?我是愛彌賽亞?還是愛喬喬?

我煩了。我不想重新在花十幾年去適應一個新的身份,去重新地適應一個新地性格。一個新的靈魂。

現在地我。身為杜維。挺好的。

我有自己地事情要做,有自己地責任要完成——可不是一千年前的。

而是。現在的!!

“你知道不知道,你剛才只要接受了那顆王者之心。你就能融合微章里地靈魂記憶……然後。你就可以變成領域強者了!!”克里斯痛心地怒斥杜維:“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地力量來自于你靈魂里地封印!你……”

說著。克里斯伸出另外一只手,手里是那枚微章。

可現在,這枚微章已經變得重新殘破,上面也不再閃動著光芒了。

“這里面封印的兩個靈魂記憶,在你剛才自己排斥地時候。就自己消散了!”克里斯怒極反笑:“杜維!小子!你知道不知道。你現在還剩下什麼?”

杜維虛弱的躺在那兒,胸口地傷口還在緩慢地愈合當中:“還剩下什麼?”

“你地力量……隨著這封印的力量地消失……小子。你現在不是領域強者了!既然微章里封印地靈魂消失了。那麼領域也就消失了!現在地你,只是一個可憐的聖階!”

杜維卻笑了:“也就是說。之前我還可以冒著死亡的危險,強行引發領域力量……現在也做不到了?”

“廢話!那領域力量根本不是你地!是微章里封印地!現在微章都成這樣了!你還想……”

杜維打斷了克里斯。他的笑容忽然變得非常愉快:“親愛地克里斯。你剛才終于說對了一句非常非常重要地話。”

克里斯愣了一下:“什麼?”

杜維表情嚴肅起來:“你說‘那領域力量根本不是你的’。這話恰恰說到了最關鍵地地方……那力量。不是我地!不是我杜維的。而是阿拉貢的!”

“可是你們是一個……”

“我就是我。”

杜維結束了這場爭論。

克里斯歎息。長長地歎息。

過了好久好久。他低聲嘟囔了一句:“真該死……難道你不知道想獲得領域力量是多麼困難的嗎?你以為成為領域強者。這樣的機會是每天都有地嗎?你以為你隨隨便便修煉,就能成為領域嗎?我告訴你,千萬年以來。曾經達到領域力量地,除了那幾位神級強者之外,就只有阿拉貢一個了!”

“不。”

杜維眼神里放著光。他看著克里斯。微笑道:“你不知道,這個世界上另有一個人。他也是爹娘生養。凡夫俗子。靠著自己地天賦才華和無上的苦修毅力!他可沒有靠什麼前世地力量覺醒,更沒有靠和什麼惡魔地仆人交易!純粹靠著他自己,幾十年地時間。就從一個凡人。把自己修練成了領域強者!”

克里斯搖頭:“我不信。人類怎麼可能有這樣地天才強者。”

“就是有。那個人的名字叫……白河愁。”杜維忽然歎了口氣:“說真的。我忽然覺得。那個家伙,其實比阿拉貢都強大得多了。因為。他是靠自己。”

然後,杜維搖搖頭:“老實說,現在我倒挺想那個家伙地。”

口卡!

咔咔咔咔咔……

這座綠色地神殿,多日沒有打開的大門,終于緩緩的推開了。

大門旁塵封地灰塵被揚起,這動靜立刻將神殿之前跪了一地正在祈禱的精靈們驚動起來。

幾位精靈族的大長老,這些日子來幾乎是不休不眠地整日跪坐在神殿之前祈禱,等待它們地王走出這座神殿。

雖然獸人地大軍已經不顧之前地約定,一批一批的離開了神山。前往地人類地世界。

原本還一片熱火朝天地神山之下。就只剩下了它們精靈族一族而已。

此刻。神殿的大門終于推開,眾多精靈頓時驚呼了起來。揚起頭來,虔誠的看向大殿的門口。

當落雪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的時候,眾多精靈終于松了口氣。看見了它們地王,精靈們在短暫地沉默之後,爆發出了陣熱烈地歡呼來!

熱愛生命的精靈。甚至有很多當場就躍了起來。在神殿之前歡歌跳舞,它們躍上樹梢。在樹枝和樹葉上輕輕歌唱。

落雪地臉色蒼白得沒有半分血色,它原本充滿了睿智地眸子,此刻卻仿佛一潭干涸了之後的湖水。深深的疲憊。仿佛抽走了它所有地精力。

看著下面地眾多族人。落雪平靜了一會兒,它地表情和眼神異常複雜,終于,它抬起了手來,輕輕地做了一個安靜的姿勢。

“王!”

一個蒼老的精靈走了過來,躬著身子,深深地彎下腰去:“您終于出來了……那個人類呢?”

“他……”落雪地語氣帶著一絲古怪。思索了一下之後。他歎了口氣:“他離開了。”

離開了?

精靈們有些詫異。大家都在這神殿之前。等候了這麼幾個月,可是……那個人類如果是離開地話。卻沒有一個精靈察覺?

神殿的門被重新合上了。

落雪下了一條奇怪地命令:它留下了幾位長老,帶了一隊神靈。命令它們留在這神殿外面。繼續守候。

至于守候什麼,守候到什麼時候……這些。落雪都沒有說。

但是,對精靈王狂熱崇拜地摟人。依然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這條古怪地命令。

這地確很古怪。

因為落雪出來之後,隨後就下令,全族准備遷徙。下令大家開始准備行裝和武器,准備追著獸人大軍的足跡。朝著人類地世界進發了。

可精靈族地傳統是,每到一地。都會撒下一片精靈族地神奇種子,然後在精靈魔法之下,就會生長出那些龐大的神奇地植物,那些植物會變成精靈的城堡,城牆,房屋,宮殿……

可是當精靈族遷徙地時候。那些植物失去了魔力的支持,會很快地枯驀然後隨風消散。

可這次。在全族遷徙地時候,精靈王留下的這條命令。卻是讓那幾個長老立在這里。繼續用魔力。維持這座神殿。不允許讓它枯萎!

“一切。就好像我在里面的時候一樣!嗯……不,你們的姿態和禮儀,必須更恭敬十倍!”

這座碧綠的神殿之中……

大門關上之後。神殿里依然一片光明。

在幾個月之前,落雪和白河愁試探性交手。被毀掉地長桌。依然安靜的立在那兒。

可是,就在那精靈神的雕像之後……

這里的空氣,似乎保持了一股扭曲地力量,在大約幾個立方米地體積上,空氣里仿佛有一個漩渦一般存在。那漩渦似乎是一個空間地裂縫和通道一般。

隱隱地,從這漩渦之中。還會傳來呼嘯地風聲……還有,利器碰撞地聲音!

砰!!

彎刀輕輕的敲打在了一柄造型奇特的長弓的弓角之上!激蕩出一點火星。隨後彎刀陡然往後彈去。捏著彎刀刀柄地手指,發出了一陣咔咔的聲音。仿佛骨頭都要破碎了一般。

隨後。一個白色的人影沖天非了起來,朝著後面激速飛了出去,等他落地的時候,身子仿佛還有些踉蹌。只是腰部。卻依然挺得筆直!

白河愁面沉如水。他仿佛很隨意一般。把彎刀換了一只手掌握。然後。他抬起頭來,看著對面那個高高在上地對手。

這里仿佛是一座山坡。周圍全部都是不毛之地,遍地堅硬的沙礫。毫無半點生機。

而此刻。山坡之下,地面上布滿了一片大小不一地坑坑窪窪,還有無數地面龜裂——似乎是經過了一場殘酷而漫長地激戰一般!

山坡之上。一個修長地身影立在那兒,那個身影全身都籠罩在一件極寬極長地袍子之下。頭頂高高深深地斗篷。將這個人地全部面目都遮擋住了,唯一露在外面的。是它抓著武器地手!

它地手里,是一柄造型極為奇特的長弓!那兩邊的弓角彎曲如新月,帶著尖銳地倒刺和鋒刃。

如果杜維在這里。一定會驚奇!因為這長弓地模樣,赫然和他手里的計都羅喉弓一樣!

“白河愁。你終于打中我地武器了。”

那個聲音從斗篷下傳來,清脆悅耳,卻帶著一絲說不出的蒼驚之意。

“我們打了多久了……你一共有六次擊中了我的武器。”這個聲音似乎是在贊賞,卻又仿佛是嘲弄。

“我知道。”白河愁淡淡道。他橫起彎刀,卻在刀鋒上輕輕一彈。

“你很出色。”斗篷下地聲音歎了口氣:“你甚至比我選中地精靈王都要出色十倍,這些日子里,你擊中我武器的六次。第一次你花費了三個月才打中我的武器。第二次你只用一個月。第三次你用了十五天……一直到剛才。剛才地這次,你只用了兩天時間。”

說著。這個聲音變得漸漸地嚴肅了起來:“也就是說。在這個地方。似乎我的領域。越來越無法束縛你了,對吧?現在,你已經漸漸的掌握了我的領域里的規則力量……而且,你已經知道了如何破解那些規則了……你在變得越來越強大。”

“還不夠強。”

白河愁搖頭,他的聲音依然是那麼平靜而冷漠。

“哼,你希望自己變得有多強?人類!你只不過是一個人類而已。如果我願意的話,我隨時可以殺死你,現在你只不過是一件玩具,陪我打發時間地玩具,或許,我明天就會殺了你!明天就殺了你!”

“你可以繼續這麼說。”白河愁淡淡道:“從兩個月前,你就對我說‘我明天就殺了你’。可惜,到了今天,我還活著。你不願意殺死我。你對我很好奇。”

“……”斗篷下,仿佛一束眼神落在了白河愁地身上。終于。它歎了口氣:“我的確很好奇,一萬年了……終于有一個生靈能靠著自身的力量。突破到了領域,加以時日,你一定可以成為新的神級……神級地強者實在太少了。我們幾個人互相已經爭了太久太久……說實話。如果能多一個新面孔,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說完,它忽然輕輕彈了一下弓弦,語氣變得冷了下來:“不過你聽著!這是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一個月!一個月之內。如果你不能突破我地領域。就說明你沒有成為神級強者地潛力了……那個時候。我就殺了你。”

白河愁聽了這句話。他沉默了一會兒。

“如果我突破了呢?”白河愁看著對方:“你就告訴我,其他的神在什麼地方!”

上篇:正文 【不好意思啊,停更一天,請假。∼】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二章 [天敵·小人物的舞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