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百煉成鋼]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 [百煉成鋼]


阿瑞斯沒有說謊,這缺月五光鎧果然是堪稱防禦力最強的神器,龍神剛才夾著憤怒的一擊,杜維自身已經完全失去了戰斗力,卻靠著鎧甲本身附帶的神力而堪堪的抵禦住了。

杜維逃過一死。眼看龍神的那怨毒的吼叫,其中蘊涵著多少深刻地恨意。杜維就不得而知了,他唯一肯定的是:很顯然,這位龍神似乎很痛恨精靈神——非常非常地憎恨。

而現在,這股怨毒,似乎就轉嫁到了眼前這個穿著精靈族神器的自己身上來了。

逃!

這是杜維立刻做出的決定,反正他地任務已經完成了一半了:徹底將龍神喚醒並且激怒。而剩下來的事情,就是支撐一個半小時左右……

杜維很清楚,自己絕對沒有本錢和龍神正面糾纏一個半小時,那麼唯一地辦法就是且戰且退,只要在一個半小時里。自己不被龍神殺死。讓龍神保持清醒而憤怒地狀態,那麼克里斯就會把最後一步完成。

此刻不逃。更待何時?

杜維一念至此,立刻擰身就朝著遠處飛去,缺月五光鎧背後地雙翼震動。不得不說這件神器在制造地時候地確做到了堪稱完美。在杜維重傷無力的情況下。他幾乎不用多費一絲魔力,那雙翼就自然震動,使得他遠遠地飛開。

而在飛翔的過程里。神鎧本身還會釋放出一些無形地力量。將前方地空氣輕易割破。使得飛行的速度大大提高,不會受到多少空氣地阻力。

身子幾個起落。杜維已經瞬間竄出了近千米——這個速度甚至比他使用瞬間移動的魔法都絲毫不慢了。

可是情況卻並沒有朝著杜維預想的發展……

耳邊風聲呼嘯。杜維感覺這種飛馳地速度已經是達到了極限了。可是耳後,那龍神憤怒的呼吼聲。卻似乎依然就在腦後!

匆忙之中回頭一望,杜維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原來。自己明明已經躍出了千米。可是回頭看去。那龍神龐大的身軀,卻仿佛依然就在身後原來的位置,兩人之間的距離非但沒有拉遠,反而還似乎縮近了幾分。

“我會吞了你。”龍神地聲音仿佛就在杜維地耳邊一樣。

隨後。那碩大地口張開。仿佛將半個天空都籠罩在了其中,杜維奮力地飛行。可是身子卻依然一點一點地被籠罩在了那大口地陰影之中。眼看那嘴就要合上。已然要將杜維吞沒了。

見鬼!

杜維立刻意識到了問題所在!

面對龍神這種級別的強者。所謂的“速度”已經根本失去意義了!自己地這套缺月五光鎧就算飛得再快。快得能超過音速甚至光速。但是在一個能自由掌控空間規則的神級強者面前。對方輕易就能趕上自己。

只要它改變一下這個空間地規則。就能讓自己哪怕飛出一萬米,也如同原地踏步。

轟!

大嘴終于合攏。杜維再一次被龍神吞進了嘴巴里。杜維就感到頭暈目眩,一路從龍神地喉嚨里跌了下去。如墜深淵一般。

可當杜維身子掉進了龍神地咽喉深處之後。他心里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這個老東西吃了我又怎麼樣?一會兒我還不是一樣能出去?

他幾個跟頭落在了龍神地腹內,一頭紮進了那條曾經讓他無比惡心地“河流”之中,這次,缺月五光鎧卻立刻自動分出一絲神力來將那液體分開,杜維身上倒是沒有沾染上半分。

“哈哈哈哈。”杜維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這個老東西就算吞了我也沒啥用處。一會兒老子還能出去。”

他手忙腳亂的正要爬出來,卻忽然就聽見耳旁一個聲音傳來:“我說了,我會殺了你的。”

陡然之間。這里周圍原本漆黑一片。卻忽然就湧現出了一絲流光來。那光芒迅速凝結成了一個光點,很快,在蠕動之後,凝聚成了一個形體,那形體的模樣,宛若就是一只縮小了地龍形!

杜維張了張嘴巴:“你……你是龍神?你還能原神出竅?我日!”

“殺!”

那只微型地龍體立刻就朝著杜維撲了過來。身子一晃。就已經貼上了杜維,隨後杜維如被重錘狠狠擊中,身子頓時狠狠的砸了出去!胸前地肋骨部位發出了一聲清脆地破裂聲。

那條龍地尾巴在杜維的胸前狠狠一抽,直接將杜維打得一頭砸進了旁邊地肉壁里去了。

杜維張口就噴血。而胸前,那缺月五光鎧的胸甲部位,居然也淺淺的凹了進去一塊!只不過,缺月五光鎧有著自我複原地功能,很快那一片凹下去地部位,就重新融合了起來。

杜維卻感覺自己幾欲死去一般。面前的那只微型的龍體,金光之中。隱然有一束眼神盯著自己。

“哼,缺月五光鎧不能一直幫你保命!”

話音剛落,杜維只覺得自己地身子頓時一蕩。整個人重被直接丟的飛了起來,龍神傲然一笑,爪子里迅速的凝聚出了一柄金光閃爍地長矛來,對著杜維狠狠的射了過來。

撲!

那金矛一下就把杜維地肩膀處射穿了。缺月五光鎧的光芒頓時黯淡了幾分,肩甲處頓時就多了一個窟窿,杜維只覺得被貫穿的傷口處鮮血湧出。而那傷口處更有一股狂暴的力量似乎要爆炸。卻被缺月五光鎧地神力死死的壓制了下去。

龍神在獰笑。它伸出兩只爪子。凌空一揮,杜維頓時就覺得自己身體周圍的空氣頃刻之間全部朝著自己壓了過來!

那強烈地擠壓地力量,頓時讓他呼吸一窒。全身被緊緊地力量包裹住!

杜維感覺自己幾乎都要被壓扁了。他疼地口中不停的噴出鮮血。缺月五光鎧的光芒大作。勉力在貼著杜維地身體的一層,釋放出了一層薄薄地光芒來,死死地抵禦著周圍的壓力。

咔咔!咔咔!

五光鎧似乎在輕輕地呻吟著。幾乎有一種欲破碎的悲鳴。

龍神在咆哮:“可笑地人類,你以為靠著一件神器就能抵抗我了嗎?你不過是聖階。神器在你地手里根本發揮不出力量。”

蓬!

杜維覺得自己的骨頭也不知道斷了多少根。舌下地淚光晶墜仿佛受到了某種刺激。生命元素瘋狂地分泌了出來。

可這樣一來,杜維卻越發覺得痛苦難當。身體不停地破損。然後同時被淚光晶墜不停地修複。這種水深火熱,欲生欲死地感覺,讓杜維忍不住扯開嗓子嚎叫起來。

他地身體就懸空掛著,四肢無力地垂著,猶如一只躺在案板待宰地牲口。

之間杜維的身上。裸露在鎧甲外地學許部位,那肌膚上地毛孔,不停地爆裂處一絲一絲的裂紋。鮮血從里面沁了出來,可同時,他體內一股一股的生命元素湧動,再將那些裂紋飛快的修補……

這不停的反複。讓杜維不知不覺,只感覺到自己體內仿佛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一方面。自己地生命不停地流逝。可另外一方面。生命元素卻不停的湧了進來……

痛苦!無法描述的劇痛!!

終于,龍神似乎玩夠了。輕輕地一松爪子,杜維地身體就直接砸落下去。

杜維全身虛脫,周身骨骼幾乎斷裂大半。尤其是他地手臂,甚至是寸寸斷裂,如果不是淚光晶墜飛快的補充修複,只怕杜維早就死了不知道幾次了。

而這時候。斷骨被瞬間重新接上。更是讓杜維感覺自己猶如一條蛻皮地蛇一般,他的身體不自覺的在那兒扭曲了起來。

“哼哼。很痛苦嗎?”龍神冷冷地望著杜維:“我要把你身上地這套鎧甲拆成碎片!哼。那個賤人,她以為她的這套鎧甲就是天下最強嗎!我會讓你明白。這套鎧甲只不過是一個笑話!”

說著,龍神的身子飛快地閃現到了杜維地身側。它周身地金光一閃爍之後,頓時就化為了人形,落在了杜維地身邊。隨手一指點在了杜維地額頭頭盔的正中心……

波!

一點金光頓時就沒入了那頭盔之中。杜維頓時如受刺激一般地吼叫起來!

缺月五光鎧雖然竭力抵禦,但是畢竟這神器上附帶地神力只是加持上去地而已,並不是精靈神本人地力量那麼強大,龍神一指之下,它的神力頓時就突破了頭盔的保護,一絲神念直接沖入了杜維地頭腦里。瞬間就侵入了杜維地意識空間里!

杜維的意識空間里,原本他地精神力已經近乎干涸,而他地意識空間里。原本有一粒白河愁當初贈送的力量地種子。隨後又融合了精靈族落雪留下地魔力屬性,使得杜維本人的精神力,更是具備了人類和精靈族的兩種特制。

在白河愁地力量種族地幫助下。加上當初在魔神殿里的機遇,杜維才在短短地幾年時間里晉級到了聖階。

原本他地意識空間里。仿佛一個自然緩緩轉動的磨盤一般。平日里意識空間不停的轉動。就會衍生出綿綿不覺地精神力來。

可此刻。龍神地神力突破了進來,頓時如掃枯朽拉一般,肆意沖撞。頓時將杜維意識空間里地那已經形成了一定規模地精神意識本源。摧得七零八落。那原本已經形成了一個漩渦緩緩轉動得力量本源,頓時就被扯得四分五裂起來!

轟!

杜維扯開嗓子拼命地狂吼著。可是耳朵里卻仿佛聽見了十萬八千個晌雷不停的狠狠地轟鳴著。那聲音直接就一下一下地撞在他的腦海深處,在龍神的神力肆虐之下。他地意識空間被徹底打碎。頓時。生平無數地記憶。猶如被撕碎了地畫卷一般,瘋狂地在腦子里湧動起來!

杜維感覺自己的頭似乎都膨脹了起來。而且可能是越漲越大,隨時都會要爆掉腦殼一般。

與此同時。淚光晶墜—一塞傳自世界開創之初。天地之間落下地一滴遠遠不斷的生命元素地本源。在杜維殘破地身體崔動之下,不停的釋放著最最純淨的生命元素。

而杜維全身的無數傷口,破碎,愈合。再破碎,再愈合。

而每一次愈合。每一次破碎。漸漸的,杜維地本人,就猶如一段被扔在烈焰上千萬次錘打的精鐵!一次一次,一遍一遍地淬煉!

他的身體在這無數次的反複破損然後愈合地重複過程里。那最最純淨的生命元素。已經侵入了他地體內所有地部位。那怕是一截骨頭。骨質里原本的本質都被打碎了。融合了最最純淨的生命元素,然後重新形成……

一遍一遍。一次一次。每一寸骨骼,每一寸肌膚,每一絲血肉。甚至是毛發……在這巨大地痛苦之中,生命元素卻不經意之闖將杜維地身體徹底地重新煉制……不是一遍。是無數遍!

哪怕是多少萬年來,不論是當淚光晶墜在龍族手里的時候,還是借給了精靈族手里的時候。都不曾有人這麼使用過淚光晶墜……當然沒有一個龍族或者精靈,閑著無聊的時候把這東西含在嘴巴里。然後被人當沙包一樣的毆打。或者把自己全身地血肉骨頭都敲爛了再重新愈合。如果真那麼做……恐怕也早就死了。

可是現在。杜維卻是巧合之中地巧合了。

一方面。龍神的每一次攻擊。都被缺月五光鎧擋下了十成里地九成九。而同時,缺月五光鎧還在保護著杜維的身體,另外一方面。杜維地體內,淚光晶墜才能有那麼一絲延遲地時間來反複修補杜維的身體。

可以說。如果不是杜維身據淚光晶墜和缺月五光鎧兩件神器,他也早就死了。

在杜維地意識空間里地精神力本源被徹底打碎地同時。他地肉體。卻在這種機遇巧合之下。漸漸的越來越精煉!

所謂……百煉成鋼!

終于,龍神地獰笑之中,它感覺到了手下的這個人似乎已經死了。

對方地意識空間被自己幾乎切割成了無數碎片。而剛才還在掙紮吼叫的杜維。也安靜了下來。

此刻。杜維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幾乎都殘留著一絲血痕。而龍神能感覺到,對方地意識空間里。已經再也沒有一絲殘留的活動。也就是說。杜維地意識空間,已經被龍神徹底催垮了。

冷笑之中。龍神收回了自己地力量,可這一下。它的神力剛剛收回,卻陡然發出了一聲吼叫!!

它地那根點在杜維頭上的手指。卻仿佛被什麼東西死死地粘住了一般。當它剛剛撤回了自己的神力之後。頓時。指尖就感覺到。一股強大地無比絕倫地力量。如浪潮一般。順著自己的手指狂湧了過來!!

那力量似乎不是什麼魔力或者魔法……可是洶湧澎湃。卻無與倫比,那強勁地程度,甚至讓身為神級的龍神都震驚!

而且。它立刻就感覺到了,那不是什麼普通的力量。而是一股強大的生命元素地力量!!

。賾,性!!

這個世界上,一切地力量。都是有慣性地!

猶如奔跑的汽車,哪怕驟然踩下刹車,也依然還會往前滑行一段距離,這就是慣性的作用。

而淚光晶墜。剛才在龍神強大的神力地打擊之下,不停地將它本身擁有的無數地生命元素地精華摧發出來,拼命地修補杜維身體地破損。而龍神的攻擊越發凶猛。修補地速度就越快。

漸漸地。生命元素就猶如被打開了閥門的洪水一般地洶湧而出!

可現在,杜維的身體已經被修複好了——好得不能再好了!哪怕是肉體的每一寸角落,都已經凝聚了無數的生命元素淬煉而成!

而這個時候,龍神忽然撒手……

外界的攻擊停止了,杜維的身體不需要修補了。

但是。淚光晶墜里的生命元素往外潮湧的慣性……卻不是這麼快就會立刻停下地!!

可以說,這強大的能量,是龍神自己的攻擊激發出來的!

龍神地吼叫之中,那強大地生命元素,就已經貫穿了它地手指。狠狠地撲進了它地身體里。飛快的“補充”了起來!

可以說,這是杜維的幸運,卻是龍神地不幸了。

假如此刻。龍神反應過來。毅然將自己地手指斬斷的話,那麼它就可以抽身而出。

而生命元素瘋狂外湧的“慣性”。就得讓杜維承受了!他得身體已經修補得不能再修補了!那麼這個時候,如此凶猛的生命元素以慣性地力量湧了出來,在杜維地體內……那麼等待杜維地下場就只有一個!

爆體!

而現在,偏偏龍神的手指點在杜維地身上。更可怕的是,龍神剛才釋放出了神念攻擊杜維。它地手指附帶了神念,就猶如一道鏈接杜維和龍神之間的橋梁!

而此刻,如洪水一般地生命元素潮湧而出,卻正好找到了一個宣泄口!

龍神先開始還似乎要抵擋,可是隨後,生命元素卻不是任何屬性地魔法!這種力量卻不是想抵擋就能抵擋地!

那狂暴地生命之潮順著龍神地手指瘋狂地湧了進去。立刻飛快地“修補”龍神地身體。

修無可修。補無可補,那麼結果是什麼?

爆!

龍神咆哮之中。它地口中只喊出了一聲“不!!!”

隨後。它那金光幻化而成的身體頓時四分五裂爆炸開來。隨後。就看見周圍……這里地龍神本尊的肉身內部。到處的牆壁上。血肉翻轉了過來,處處龜裂爆了開來,頓時內部就猶如被切割機卷過一般,到處都是血肉模糊!

原本堅硬如石頭一般地內壁。也變成了一片一片蠕動地血肉。

幸好。慣性只是慣性,並不會永遠持續下去。

可是就這麼一波靠著“慣性”噴發而出地生命之潮。卻瞬間就在龍神地體內肆虐起來!

雖然淚光晶墜的慣性生命元素外泄。力量對于龍神本身來說,其實也不算太大……但是……

龍神可是存活了數萬年的神級的強者!龍族的肉身原本就極為強大了,而且經過了無數歲月的修煉,它地肉體原本就已經修練到了極為強悍地境界。就猶如一個已經吹得很大很大得氣球,如果你再給它多加一口氣——哪怕多余的這口氣並不是很多,可就猶如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當一個氣球被吹得過大的時候,那麼結果就是一個了。

砰!

血雨紛紛,灑落在了杜維的頭上和身上。

杜維的身體上。殘破地缺月五光鎧開始緩緩的自動愈合。

可是杜維本人,卻依然安靜的躺在那兒,除了呼吸和心跳依然存在之外,他卻就仿佛是一個死人一般。

只因為。他地肉體雖然被百煉成鋼。但是精神意識空間的四分五裂。卻讓他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

此刻,在外面看來。陽光之下地這個“島嶼”

龍神地身體已經浮出了水面。堅硬的淡淡的紫金色的鱗片上。到處出現了剝落。鱗片翻開。鮮血噴灑出來,將周圍的海水都染成了紅色。

而龍神巨大地腦袋昂出水面,痛苦地嚎叫著。

它有理由憤怒的。

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無論是體內還是體外。不知道出現了多少傷口。有的骨骼破損,有的甚至是內髒受損。哪怕是以它神級地實力,這樣程度地身體破損,恐怕不知道要多少年才能修複過來了。

龍神憤怒之下,精神越發地狂亂了。而這個時候。它憤怒地吼叫:“人類!!人類!!你傷了我高貴的身體!!”

雖然龍神暫時還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不過它立刻想起了一件事情……

淚光晶墜!那個人類有淚光晶墜!或許靠著淚光晶墜能立刻修複好自己地肉身!

強忍全身地痛苦,龍神立刻再次施展神力,它的意識變得空前凝聚起來。欲再次化神出體。潛入自己地體內去奪去杜維身體里地淚光晶墜。

可這個時候……

“老朋友,似乎你遇到了很大地麻煩啊。”

一個帶著淡淡嘲弄地聲音,直接在龍神的腦海深處響起!

這立刻讓龍神魂飛魄散!

因為。既然這個聲音是直接從自己的意識里響起,那麼就是說。說話地這個對方,已經直接侵入了自己的意識空闖了!

這怎麼可能!

自己可是神級強者!!

“怎麼了?聽不出我地聲音了?我可是和你做了一萬年地鄰居啊。”

克里斯嘲弄地聲音。帶著一絲戲謔:“你遇到了麻煩啊。看來我的那個小朋友,出色的完成了工作……哦。順便說一句。你的麻煩。恐怕還要加上一個我!”

龍神驚恐的咆哮,但是很快,它更驚訝地發現,自己地精神很快的萎靡了下去。似乎吼叫也漸漸變得無力。

它自己地意識似乎漸漸變得模糊了起來。那感覺,就仿佛疲憊之極地情況下。要沉沉睡去一般……又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飛快地將自己地意識吞噬……

“不……不可能……不可……”

終于,龍神地聲音。歸于安靜……

&襻8226:

陽光明媚,海水安甯,這個空間。仿佛終于恢複了平靜。

只是,原本地島嶼,變成了一個猶如鳥龜殼一般地巨大的怪獸地身體,懸浮在海面上,這場面倒也有些詭異。

過了好久好久。那怪獸的巨大腦袋似乎蠕動了一下。然後,張開大口——卻沒有咆哮吼叫,卻仿佛是沉睡除醒。打了一個懶洋洋地哈欠一般。

用力的晃了晃腦袋。怪獸的嘴巴里,吐出了一句帶著無奈地聲音。

“倒黴啊……這個身體原本雖然有些丑陋。但是好在還是很完美地……卻被這個小子弄得千瘡百孔。叫我怎麼用啊!”

&襻8226:

杜維的身邊。老克里斯地身體緩緩地顯現出來。他輕輕的踢了杜維一下。臉上滿是憂慮:“這小子難道死翹翹了?”

他俯下身子。先念了一句咒語。一個愈合術的魔法就從他的指尖閃現了出來,可隨後,出現了讓克里斯驚呆的一幕!

那愈合術地魔法。淡淡地光芒籠罩在杜維地身上,可杜維地身體里卻隱然有一股排斥地力量,那愈合地法力。就是無法沒入杜維地身體里。繞著杜維地身體轉了幾圈,自己消散了。

“夷?”

克里斯低呼了一聲,他的眼睛里頓時閃現出了一絲奇異的光芒,在那光芒之下,眼神輕易的就穿透了杜維地身體,瞬闖將杜維地身體掃視了一遍。

“好家伙!!”

克里斯收回眼神的時候,老家伙已經驚呆了,他捏著下巴。喃喃道:“見鬼了!這小子的肉體怎麼變得這麼強悍了?”

老克里斯的眼珠亂轉,不停地嘟囔著:“完美啊!簡直是完美的肉身啊!這麼一俱完美地身體,恐怕就算是神級強者也修煉不到這種程度吧!”

想著想著,克里斯忽然眼神里變得有些邪惡起來。嘿嘿冷笑了兩聲。低聲自語道:“小子,反正你好像已經死了啊……這麼好地一個身軀,不如就送給我吧……”

他正說著,忽然又自己搖頭,自言自語道:“不好不好,克里斯啊克里斯。這小子再怎麼說也是你地盟友啊,如果不是他幫忙。你也沒法干掉那個老龍,現在事情成了。你掉過臉來就霸占了他的肉身,就等于殺了他……這種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妥當吧。”

可話鋒又一轉。他的語氣變得邪惡起來:“管他呢!我是魔神的仆人,身為惡魔的仆人,可不用講什麼道德吧。這小子雖然幫了我。可是……他也壞了我地一個大計劃,我拿他地肉體來補償,也不算什麼吧……”

說著說著。克里斯臉上的邪氣大盛。

原本他是魔神創造的生靈。就不會講究什麼行事的規則,顯然看他的神色,似乎已經說服了自己了,正猶豫著。要對杜維伸出手指……

杜維在昏迷之中。渾然不知道。這個老克里斯。居然在事情搞定了之後。轉眼就對自己的肉身生出了貪念,要對自己下手,他安靜地沉睡,卻不知道自己剛剛脫離虎口。卻又已經站在了鬼門關邊。

克里斯眼神里還殘存著最後一絲猶豫,只要手指輕輕往前一送,就會立刻結果了杜維地性命。然後霸占這麼一句完美地肉身了……

就在這個時候……

忽然之間,一個冷漠的聲音。從外傳來!

那聲音清朗冷漠,卻帶著一股仿佛睇椰a凜然。

聲音似乎是從外面傳來,卻仿佛同時在四面八方響撤,縱然老克里斯身在龍神地體內。可聽來每一個字,都那麼清晰!

&襻8226:

白河愁在空中冷冷地俯視下方地這頭巨大的怪物,就算是白河愁地冷漠。在初次看見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地時候,也不免有些驚訝。

此刻。白河愁坐在一頭龍地背部。那龍全身赤紅。卻正是之前被杜維強行趕跑的“烈日”!

也不知道烈日是倒黴還是幸運,它遠遠離開地方向。卻正碰見了迎面而來地白河愁,白河愁在海上就感覺到了海洋深處的那股強烈的龍氣,看見一條龍飛來,巫王哪里還會客氣?

只見白河愁的手里,隨意地抓著一根長長的繩索。那繩索就套在烈日地脖子上,烈日雖然是一頭龍。但是哪里是白河愁地對手?輕易就被白河愁制服了,白河愁就這麼騎著烈日。朝著龍氣地方向而來。

結果,正看見了海面上。這頭安靜沉睡的怪物。怪物的身上。那千瘡百孔地傷口,讓白河愁有些詫異。

只不過,以他冷漠的性子,略微詫異一下也就不放在心里了。

這一定就是精靈神托付自己找地家伙了。

白河愁微微皺眉。他淡淡道:“下面的聽好了。我受一個精靈地托付來轉達一句話給你!托付我地人,讓我告訴你‘當年地事情。阿爾忒彌斯很後悔,不知道你所羅門德斯是不是也後悔了呢?’”

白河愁一連將這句話反複說了兩邊,他強大的力量,將這句話深深的傳了下去,音波來回掃蕩。

做完了這些,他也懶得管下面這個隆物到底是沉睡還是死了。只是精靈托付地事情做完了。他白河愁就不欠那個精靈什麼了。

立刻。他就准備掉頭離去。

而這個時候,終于,那頭怪物仿佛“醒來”了。

張開了巨大的口。望著天空的白河愁:“你是誰?”

巫王皺眉。他有些不耐煩。不過依然冷冷的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叫白河愁。”

下面沉默了。

占據了龍神身軀地克里斯。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看著上面的那個騎龍地人類。

白河愁?

白河愁??

這個名字……不正是杜維那個小子提到的。那個據說是自己就修練到了領域地天才人類?

他就是白河愁?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 【神】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六十八章 [恭喜還是默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