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病重的郁金香公爵】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病重的郁金香公爵】


“帝國每一次舉行南洋遠征,花費的成本,我剛才說了,從前大概是每次一百五十萬金幣以上。而各位將軍,前方的將士雖然勇猛,但是畢竟,你們的船是要花錢建造的,出海一次,戰船都要維修的,武器在海上特別用意生鏽,也是需要經常修補和更換的,士兵們穿的衣服,吃的糧食----哦,出海的船上,還必須配備足夠的蔬菜和水果,這些可比普通的陸軍的口糧要貴多了。而所有的這些,都是要花錢的!”

說著,他深深的歎了口氣:“我想說的是,僅僅從成本來看,如果按照將軍們說的我們自己開著戰船去搶,哪里需要他們來送,話是沒錯,但是,其實,可謂是得不償失了。而且,我們遠征一次,平均要花費十八個月以上,甚至更多。而得到了結果,也只有那麼區區的十幾二十萬金幣。”

他又拿出了南洋使者的那份清單,輕輕一彈:“可現在呢?每年,我們不用讓將士們流血,不用讓他們出海,不用花費半個銅板的金幣,在家里坐著,他們就會送來三百萬金幣!我想,哪怕就算是小孩子,也能算出來,到底哪個收獲更大了。”

最後,老頭子對所有同僚深深作揖,緩緩道:“當然。我也明白……這件事情不僅僅是錢地問題,更關系到帝國的面子。是國家地尊嚴。如果讓從前的奴隸,現在高高的坐在我們的宮殿的客坐上,當了我們的客人……無論如何,是不體面的。甚至也會讓別人看笑話……我們羅蘭人什麼之後,已經連南洋奴隸,都可以有資格和我們平起平坐了?我想,各位想說的,就是這個意思吧。”

老頭子地話。讓不少人都忍不住輕輕點頭,可是這個時候,老頭子卻話鋒忽然一轉:“但是,各位,現在這種時候。恐怕不是顧忌面子的時候了!前方,卡巴斯基防線正在打仗……將士在流血,在犧牲,我們每個月都要花費大量的軍費和物資補充到前方!新兵的征兆和訓練,還有傷亡將士的撫恤,立功將士地封賞……這些也都是要花錢的!

而且,不客氣的說,我們現在。根本沒有任何可能再搞什麼南洋遠征了!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接受這份供奉的話,我們甚至連開著船去南洋自己搶的機會都沒有!所以,我們接受這份供奉。得到的是每年三百萬金幣的財政收入。如果拒絕的話……就是……零!”

他最後地幾句話,漸漸的有些慷慨激昂的味道了,老頭子昂著頭顱,凜然的看著周圍。啪!啪!啪!啪!

掌聲忽然響起!

眾人訊聲看去,卻看見一直保持沉默。半合著眼睛。靠在椅子里,仿佛已經睡著了地老宰相羅布斯切爾大人。此刻卻已經挺直了腰板,臉色冷靜,在眾人驚訝的眼神里,毫不避諱的,一下一下的拍著巴掌!

這個老狐狸……人人心里都有些狐疑。

羅布斯切爾這個老宰相,最近原本已經越發的萎靡了,而且他上半年地時候生了一場病,後來就更是深居簡出,從前還偶爾出來做做架子,現在卻連架子都不作了,干脆就已經擺明車馬,躲在自己地家里退休了。

如果不是今天攝政王點名請他來參與會議,老宰相已經幾個月沒有在眾人面前露面了。

而此刻,最近已經基本處于退休,而堅定的執行明哲保身策略地老家伙,卻忽然一反常態的,挺身而出!

當著眾多大臣的面,這位帝國里目前資格最老的老臣,卻挺直了已經有些彎曲的脊梁,蒼老虛弱的臉龐上一臉的堅決,用最直接的動作,表明了他的態度!

他可是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表態”了----無論任何事情!

“各位,請容我說一句吧。”老宰相勉強站立,有些顫巍巍的,前幾個月的那場大病,他並不是裝的,而是真的差點病死,畢竟,他年紀實在太老了。

當這個帝國目前資格最老的老人要說話了,所有人立刻都安靜了下來----這就是資曆了!你或許可以不支持他,或許可以不喜歡他,但是,以他的年紀和經曆,你必須尊重他----哪怕僅僅是表面上的!但是必須!

“該講究面子的時候,自然要講究面子。”老宰相的聲音已經不像從前那麼穩定了,甚至帶著一些衰老老人慣有的顫抖:“但是,有的時候,實利比面子重要……尤其是,現在,我認為,帝國沒有資本一味的追求面子這種東西了。”

他說到這里,因為氣力不濟,喘了兩口氣,而隨後,他渾濁的老眼里,陡然爆發出了一絲神采,猶如一直看著明明已經衰老的獅子,卻忽然露出了他的爪牙和雄風!

“如果!”老宰相的聲音在這一刻,響撤整個大殿:“如果在座的各位,誰能有一個好的主意,給帝國每年掙到三百萬金幣的財政收入的話,那麼我就同意你們,把碼頭上的南洋使者一腳踢回海里去!如果各位沒有什麼好主意的話,那麼……咳咳!我贊同財政大臣的觀點。”

嗡!!

大殿里,二十多位帝國各個部門的高官們忍不住紛紛低聲議論起來!

老宰相……他居然表態了!

這代表了什麼信號嗎?

所謂“虎老雄風在”。這位近來已經不顯山不露水地老宰相,忽然在這種時候“來一手”。依然顯露了他無與倫比的政壇影響力!

畢竟,數十年地老資曆,可不是說著玩兒的。哪怕是還想爭論的禮儀大臣,還有一些面上不露聲色,心中卻兀自不服氣的軍方將領,此刻也只能在老宰相的面前,靜靜的閉上了嘴巴。

不管如何,這個面子總是要給的。

很快。攝政王站了起來,他做出了最終的“裁決”。

“明天正午,我在這里接見南洋使者……一切接待禮儀規則,按草原人例----國禮!”

帝國地真正大老板一發話,眾人頓時躬身應答。

而此刻。當辰皇子站起來的時候,身邊的小查理也站了起來,可是,無論是眾多垂頭應答的大臣,還是他旁邊正在皺眉深思的辰皇子,都沒有看到,這位小皇帝地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淡淡的不快!

這就完了?

這就決定了?

我呢?我……我現在可是皇帝啊!從頭到尾。沒有人問過我一句?

父親……他做出決定之前,甚至連看都沒看我一眼?

沒錯!我是還很小,我還沒成年!但是不管如何,我現在頭上帶著皇冠!!哪怕是名義上的。我也是這個帝國的皇帝了!哪怕……父親,你也應該名義上的和我說兩句吧!!

而現在……他直接做出了決定,就算是對我做做樣子都沒有!我……我這叫什麼“皇帝”?

和“皇子”有什麼區別?!

他的手藏在袖子里,不由自主的捏緊成拳頭。

有兩個很古老的話題:

這個世界上,什麼東西生長起來最快?

野心!

這個世界上。什麼東西一旦滋生發展起來。往往就會脫離控制?

欲望!

散會之後,老宰相在宮廷侍者地攙扶之下。緩緩的走出了大殿----這也是只有他能享受到的殊榮。

而這個時候,財政大臣故意落在了最後,跟在了老宰相身邊。

羅布斯切爾看了看身邊的宮廷侍者,微笑道:“好了,謝謝了,我自己能走。”

宮廷侍者很識相地看了旁邊的財政大臣一眼,躬身退去。

老宰相勉力拄著拐杖,旁邊的財政大臣趕緊上前兩步,攙扶了他。

羅布斯切爾看了看身邊的這個老同僚,忽然歎了口氣,語氣里盡顯衰老:“有趣啊,有趣!你居然來攙扶我。別忘了,你的歲數可不比我小多少啊。”

說著,他定睛看了看財政大臣,苦笑了一聲:“你老了,我們都老了。你看我現在,自己走都不動路了。”

財政大臣面色凝重,他地眼神里閃動著狐疑,低聲道:“我地老朋友,我今天實在沒想到,你……你居然會……”

“我居然會說話?”老宰相笑了,他笑得猶如孩子一般頑皮,眨了眨眼,低聲道:“你,還有他們……是不是早已經習慣了,我變成了一個坐在椅子里的擺設了?呵呵,我這麼貿然開口,很多人不習慣吧。”

“其實……你何必呢。”財政大臣歎了口氣:“我已經做好了今天在大殿里和別人力爭地准備了,哪怕是卷袖子大吵一架,甚至是得罪更多的人,我也早就有了准備了!可你,你已經退出這個漩渦了,今天何必站出來幫我頂?”

“我……不是幫你。”

老宰相看了看左右,壓低了聲音,低聲道:“我答應了一個人,就在昨晚。他來到我的家里,當面請求我,這件事情上,請我務必出面。”

“誰?難道是……”

“就是那個小子唄。嘿嘿,我們的郁金香公爵大人啊。”

“杜維?”財政大臣皺眉:“他……他前幾天不是說重病?聽說他病得連床都下不了啦。我們派人去探望,連他面都見不到呢……”

“可不就是他了。”老宰相笑了笑。可隨後他臉上憂慮更深:“我原本以為他是裝病,畢竟,前些日子,攝政王似乎有意從他手里收了權柄。他現在裝病,在家里韜光養晦,雖然做得有些太明顯,不過也是題中應有之意……只不過,我卻猜錯了。杜維,是真地病了!”

老頭子的聲音里帶著深深地惋惜:“你知道嗎?昨晚他來到我的家里,見我的時候,就坐在一個輪椅上,他……”

“他什麼?”

“我們的郁金香公爵大人。似乎全身癱瘓了。”老宰相咬牙:“他也承認了,而且,他對我發誓,他不是說謊。他是真的全身都動彈不得了,就在我和他說話的過程里,他還暈過去了兩次!他自己解釋說,是他做魔法試驗的時候出了岔子。唉……現在這局面,他這樣的狀態。實在沒法出面在會堂上幫你力爭什麼了,只有來拜托我。”

說到這里,老宰相有些自嘲:“而我呢?我早就認為,那左下第一地位置。杜維這個小子是最合適的人選了,把這個位置傳給他,我也放心了。可現在,他既然這種情況,逼不得。我只能硬著頭皮出來。站最後一班崗了,幫他再頂一陣子了。”

郁金香公爵府里。

杜維坐在院子里。他的身子軟軟的靠在輪椅上。他的臉色如常,甚至還隱隱地帶著紅潤的光澤,可是……讓杜維苦惱的是,從海外回來多日了,可自己的“康複期”卻依然沒有過去。

他就宛然是一個全身癱瘓的人一般,腦子已經漸漸的可以如常人一般的清醒了,雖然還是有些虛弱。

但是,他的精神力卻依然不足以掌控自己地身體。

別說站起來行走了,他現在就連抓起一雙筷子,都幾乎要使出全身的力氣才能勉強做到。

“大人。”小紮克今天很早就來到了府里,他站在杜維的身側,低聲道:“皇宮里的消息應該很快會傳出來了……可是,我不明白,既然這事情是您一手操辦地,南洋的這條線也是您一手弄出來的,為什麼您不自己去皇宮里?以您的權勢,只要您往宮殿里一坐,那些反對的人,恐怕就沒幾個敢開口了。”

杜維輕輕地笑了笑,他地語氣有些複雜:“正因為如此,我才更不能去!南洋的這件事情,我非但不能參與,不能開口,不能表達……恰恰相反,我應該距離這件事情躲得遠遠地,越遠越好!”

看著小紮克迷惑的眼神,杜維笑了笑:“你很聰明,但你對商業很精通,政治就不同了。這些事情,不對你解釋了。”

頓了一下,他低聲道:“對了,後院子里……今天送了多少酒過去?”

“整整三大車。”小紮克忽然表情有些古怪,苦笑道:“老板,再這麼下去,我們在帝都的所有商鋪里的存酒都全部空了!這都多少天了,每天都是幾車酒!別說是人了,就是一頭牛,也喝不下吧?”

杜維沒說話,心里卻無奈的苦笑:的確不是牛!

而是一頭龍啊!

最要命的是,這頭龍的身體里,還是一個被關押了上萬年的囚徒!上萬年沒有吃過東西,沒有喝過美酒……這麼一出獄,他還不發了瘋的補償?

老克里斯就住在後院里,因為他的“龍形”狀態,杜維已經下了嚴令,不允許任何人靠近後院!當然了,老克里斯已經熟悉了新的軀體,已經可以從容的施展變形術,變成人的模樣了。但是……不排除他喝多了,爛醉之余,一激動,就露出了龍身。

杜維可不想讓人知道他在自己的家後院里養了一條“黃金龍”。

因為,帝國有一條鐵律,是帝國皇室和魔法工會聯合發布的:任何魔法師,不允許在帝都飼養任何危險的魔法寵物!這是處于對帝都這座國都的保護!

而在被禁止的魔法寵物里,龍,可是排在清單的第一項!

可笑的是,杜維卻知道,老克里斯的真實身份,可遠遠比龍,要可怕得多!

更何況,除了這個萬年的老囚徒之外,還有一個巫王白河愁??了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殿爭】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別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