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才十二歲啊……】(上)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才十二歲啊……】(上)


“哥!”

加布里如一團火一樣沖進了房間里來,杜維卻靠在椅子上,雙腳浸泡在一盆熱水里,旁邊一個手腳輕柔仔細的侍女正在幫他洗腳,同時一個清秀的侍女,將一塊熱毛巾遞了上來,杜維抓過了,仔細的擦了擦臉。

“哥。”加布里跑進來之後,掀起的門簾,立刻就有一團寒風鑽了進來。

杜維睜開眼睛看了看弟弟,微微一笑:“跑這麼急干什麼?”

加布里哈哈一笑:“我聽說嫂子們今天要來,所以下了課就趕緊奔來了,這一路大雪,我騎馬可遭了不少罪呢。”

杜維指了指身邊的椅子,然後抓起了桌上的茶杯遞了過去,加布里接過咕嘟一口就全吞下。

旁邊,侍女已經將杜維的褲腳卷了起來,一雙細細的小手給杜維揉捏腿上的肌肉----據說是為了防止癱瘓的人肌肉萎縮。

雖然杜維的癱瘓的原因比較特殊,根本不用這些,只不過,為了做樣子,他還是每天享受這樣的待遇了----畢竟他現在可是在“裝病”,天知道家里的這麼多仆人里,有沒有皇宮里的耳目。

要知道,這公爵府宅子可是當初辰皇子送給自己的,里面的仆人必然有皇室的耳目,杜維在接受了之後,干脆也懶得甄別,一股腦全部接納了。

看著哥哥靠在椅子上無力的樣子,加布里忽然眼睛有些泛紅。輕輕推開了那個侍女,一手脫掉了長長的皮襖,卷起袖子。自己蹲在了杜維的面前。然後動手給杜維揉搓洗腳。

杜維皺眉:“你……”

“別小看我,在家里地時候,當初父親病重,你還沒回家的時候,我也給父親洗過。”加布里輕輕道。

這麼一句話,杜維原本還想說什麼,卻心里一熱,閉上了嘴

安靜了片刻。杜維柔聲道:“你放心,我只是修煉魔法的時候出了些茬子,過些天自然就好了。”

“我知道。”加布里揚起頭來笑了笑:“你是我哥哥,我哥哥可是大陸上有數地強者!”

兄弟兩人相識一笑,卻不用多說什麼,頃刻之間就了然了彼此地心意。隨後杜維隨口問了問軍事學院里的事情。杜維染病的這些日子,自然不能去學院上課了,不過杜維任命的學員隊長亞洛爾干得不錯。人人都對他服氣,杜維雖然不在,但是課程卻依然有條不紊的進行之中。

兩人正閑聊,卻忽然就聽見了外面傳來腳步聲,隨後就聽見小管家桑迪的聲音:“啊!陛下請……”

門簾掀起。帝國的小皇帝查理就已經大步走了進來。他是皇帝之尊,進門也不通報,直接就一路進倆,誰能阻攔他?

看見了這兄弟兩人,一人靠在椅子上。一人在給哥哥洗腳。查理愣了一下,然後退後半步。恭敬的鞠了一躬:“老師。”

杜維看了是這位小皇帝,眼神里掠過一絲不易察覺地異樣,隨即笑了笑:“是陛下來了。我卻沒法起身給您行禮,抱歉得很。”

“什麼話。”查理趕緊笑道:“您是我的老師,怎麼能讓老師給弟子行禮呢,您可是我最尊敬的人呢。”

杜維心里一笑,最尊敬?那麼你的父親又往哪里擺?

還是年紀太小啊,心里一著急,這話說起來就失了分寸了。

加布里不敢懈怠,也起來給皇帝陛下行禮,杜維正要讓人進來清理,查理卻趕緊站了起來,攔住了要把那洗腳水端走的仆人,正色道:“不能打攪老師的作息。”

看這位小皇帝的樣子,只怕是要把這戲演到底了,杜維心里一跳,趕緊對弟弟使了個眼色,加布里立刻會意,蹲下來把杜維的卷起地褲子放下。否則的話,如果這位小皇帝一時激動,蹲下來親手給杜維洗腳,那麻煩可就大了。

查理果然正有這個意思,可加布里先一動,他立刻愣了一下,隨後一眼看見仆人端進來的擦臉的熱毛巾,上去一把抓過,親手捧到杜維的面前。

杜維訕訕一笑----他已經擦過臉了,這毛巾是端來給加布里地。

不過既然這位小皇帝要演這禮賢下士的戲碼,自己也不得不配合一下,結果毛巾,雖然心里哭笑不得,卻依然用力仔細擦了擦臉。

隨後,杜維把仆人都驅散了,他明白,這位小皇帝今天忽然登門,恐怕不是來探望這麼簡單了----自己可都病了這麼多天了,這小皇帝可不是今天才知道的。

看著這位在帝都以年少聰明而聞名的新皇,杜維心里歎了口氣。這孩子的確是聰明,但是卻性子有些過于輕佻了,而且……年幼地時候聰明太過于外露未必是什麼好事情。

嘉勉已經半年多了,過了冬天,這位小皇帝就算是年滿十二歲了。

對于一個十二歲地孩子來說,出生皇家,從小養尊處優的查理,身體健壯,加上年少聰明,看上去頗有幾分早熟,從外貌看來,比他地實際年紀要大上兩三歲的樣子。

小皇帝開始的時候還按耐了心思,坐了下來,和杜維隨意的說了會兒閑話,問候了杜維的病體,然後懷念了一番當初被杜維教導的日子,甚至還問了杜維幾個學術上的疑問---不過杜維一聽就明白,這所謂的疑問定然是這小子杜撰編造出來的了。

他也不點破,很隨意的一一解答了那些疑問。

可過了會兒,畢竟是一個小小少年,耐心哪里能和杜維這種兩世為人地人精相比?查理坐在那兒。就儼然有些按耐不住性子了,身子扭了幾下,變了好幾個姿勢。那小臉也漸漸有些藏不住心思了。

杜維心里一笑。看了加布里一眼:“弟弟,你去把上個月從西北送來的幾罐子沙蜂蜜,封一些過來,陛下和卡琳娜公主從小就喜歡甜食,一會兒給陛下帶回去。”

這一明顯的把加布里支開地舉動,讓查理頓時松了口氣,等加布里才走出房門,查理就頓時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對著杜維深深地一鞠躬,臉上宛然一片熱切:“老師!弟子心中實在有極大的困惑!!”

杜維歎了口氣,這卻是躲不過的,微笑道:“陛下請說。”

小皇帝的眼睛里閃動著熱切:“老師,怎麼樣才能算是一個好皇帝!”

杜維沉吟了一下,微笑道:“陛下,皇帝之位是大陸至尊。如果大陸上的子民都能豐衣足食,外辱不侵。國勢強盛,那麼就算是好皇帝了。”

可是這答案顯然不是查理今天想聽的,他皺眉,想了一下:“老師,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我想問的是……一個皇帝,要怎麼做,要做一些什麼事情,才能算是一個……好皇帝,一個真正地皇帝!”

他把“真正”這個詞語加重了幾分語氣。

這話問的有些太急躁。顯然這個少年已經心中焦急到了一定程度了。這種問題豈能是不加修飾,就這麼一股腦兒一下拋出來的?

杜維心里歎了口氣。看著這個弟子,忽然心里生出一個念頭來:如果是卡琳娜那個小姑娘,就算再著急,也不會問出這種不合身份的話來的。

想到這里,杜維臉色嚴肅了幾分,看著查理:“陛下,您今年多大了?”

“過了新年,就十二周歲了。”查理挺起胸膛。

杜維仿佛笑了笑,他的笑容看似有些不真切的虛幻一般,語氣也渾然不著邊際一樣的飄忽:“陛下,您知道,我十二歲地時候在干什麼嗎?”

查理愣住了。

杜維卻自問自答,淡淡道:“我十二歲的時候,被父親送回了羅林鄉下的老家,我在城堡里每天看看書,組織軍隊里的將士們踢踢球,閑暇的時候鼓搗出了熱氣球,在城堡里鬧騰得雞飛狗跳,當時我記得,城堡里地老管家,每個月都要寫信到帝都給我的父親,狠狠的告我一狀,說我頑劣任性。”

頓了一下,杜維卻把目光盯住了查理的眼睛,語氣很真誠:“可是,現在想來,那幾乎是我最快樂最輕松最愉快的一段歲月了。”

“難道您現在不快樂嗎?”查理皺眉:“老師您現在是名滿大陸地郁金香公爵,大陸之上,恐怕沒多少人不知道您地名字!您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公爵爵位,帝國上將軍銜,大陸著名的強者,魔法師,天才學者……”

杜維點了點頭,卻輕輕地補充了一句:“可是,我現在卻再也沒有時間去踢足球,去鼓搗熱氣球,去組織侍衛們賭博,或者去樹林里鬧得雞飛狗跳了。”

他這話雖然輕,但是語氣里卻帶著由衷的感慨。

只是,很可惜,他如此誠懇的話,這位小皇帝卻沒有能聽進去。

查理的臉上有一種滿不在乎的樣子,杜維就知道,自己的這話是白說了。

“老師。”查理忽然心里一橫,仿佛下了什麼決心一般,將真心話說了出來:“從上個月月底開始,我每天出城去打獵!我每天都去,帶著我的侍衛和獵犬去城外,開始的時候我們去皇家獵場,可是後來我玩膩了,就去樹林。到今天為止,我已經連續去了十一天了。”“看來,陛下是很喜歡打獵了。”杜維悠悠道。

“不,我現在一點都不喜歡!”查理忽然憤憤說道:“實話告訴您吧!現在想起打獵,我都快吐了!打獵雖然不錯,但是連續去十一天,是人都會厭煩了!今天獵兔子,明天獵狐狸。十一天時間,我每天中午都會帶著衛隊出城,一直到傍晚才回來。”

“那陛下為什麼還要去呢?”

查理閉上了嘴巴,他足足盯著杜維,有大約十幾秒的時間,才用一種僵硬的聲音,低聲幽幽道:“不打獵,我還能做什麼呢?我還有什麼事情可做呢?”

看著這個少年臉上的不忿,杜維無言。

查理卻仿佛終于找到了發泄的地方,攥緊了拳頭,咬牙道:“皇宮里,每天也不過就是在馬術老師的教導下騎騎馬,宮廷老師教我讀讀曆史,或者是看看書,或者是在禦花園里逛逛……我還能有什麼事情做?不出去打獵,我都快悶死了。”

杜維歎了口氣:“那麼,陛下您想做些什麼事情呢?”

“我想……”查理反過來緊緊的盯著杜維:“做一個皇帝該做的事情!”

小小的聲音,卻帶著一股強烈的願望。

杜維看著這個少年,心里不由得感慨:

做一個皇帝該做的事情?

這孩子……才十二歲啊……

上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這日子沒法過了]    下篇:正文 第五百七十七章 【才十二歲啊……(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