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寒夜殺機】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寒夜殺機】


杜維此刻的“病”,使得他失去了以往最大的依仗:精神力!失去了精神力之後,杜維的感觀就遠遠不如從前那麼敏銳了。

如果是在從前,這種刺客,別說是刺殺自己了,不等對方靠近自己,杜維強大敏銳的精神力,就能察覺到對方心思波動和殺氣了!

可現在,杜維感觀敏銳程度,幾乎就只等于一個正常的普通人。而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刺客已經得手了!

匕首紮在胸口,力量極大,如果不是杜維的座位是靠著牆壁,恐怕都要把他直接撞得往後倒過去了!

而且,斗氣的作用之下,波波幾聲,杜維胸前的皮襖都頓時爆裂了開來,棉絮飛舞,這個刺客的臉龐僵硬,眼神里卻滿是殺機和猙獰,那握著匕首的手腕兀自因為過于用力而發抖,指節泛白!

咔咔幾聲,一個能施展出斗氣的刺客武士,在他強力的一擊之下,那強力的勁力,連杜維座下的木質的輪椅都承受不住,幾根木軸頓時在強力的振蕩之下破裂!

而此刻,杜維心里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刺客!

誰要殺我?

攝政王?!!

辰,他要殺我?!!這一瞬之間,兩人的動作身形都似乎凝固僵硬住了。

那個刺客滿眼森然的殺意,匕首紮在杜維的胸前,斗氣瘋狂的催動,湧上杜維地身體!

可是很快。這個刺客原本認為自己已經得手了,但隨即,臉色就陡然一變!

匕首握在他的手里,他卻能清晰的感覺到。手里的匕首鋒芒,頂在這個郁金香公爵地胸口,卻沒有能紮進去!

自己的斗氣已經全部爆發了出來。杜維的上身衣服,座下地輪椅都紛紛爆裂,可是任憑自己如果用力,這匕首的鋒尖,卻依然頂在杜維的胸口肌膚之上,就是無法入肉!!

一時間,這個刺客仿佛呆了一呆。

“誰派你來的。”

冷靜下來的杜維,忽然用冷冷的語氣問了這麼一句。

這個刺客反應過來。不答話,眼神更是絕決,另外一只手已經飛快的捏成了拳頭,狠狠的朝著杜維地心口爆捶了一擊!

他這一拳,更是含著他全身的斗氣,以這個刺客自己估算,這麼一拳,就算是擊在岩石上。也能讓岩石開花爆裂!

可是,波的一聲,杜維的衣屑紛飛,那拳頭卻仿佛打在了一團棉花上,這個刺殺對象的身體。並不強硬,如正常人一樣的肌膚柔軟,可是這一拳,力量卻依然被穩穩的擋在了外面!!

“誰派你來的。”杜維面沉如水,又問了一句。

刺客不答。忽然抽出了匕首。這次卻是朝著杜維地眼睛紮了進去!

他打定了主意,你身體就算有古怪。可是眼球是人身最脆弱的部位之一,如自己這一下的力量,足以紮穿對方的眼睛,破骨入腦了!!

可是這個時候,杜維動了。

他雖然已經失去了魔力,而身體還不能全部控制……等于一個失去了魔法的魔法師,卻又沒有來及學會武技。

毫無疑問,現在這些日子,地確正是杜維的實力最虛弱的時候。

但是,如果要殺杜維……現在卻也並不是什麼好時機!

因為,他的身體!那百煉成鋼的身體!

以老克里斯地話來說,這麼強悍地一俱肉身,連神級強者都修煉不來的。要想傷害杜維,普通地攻擊已經完全無效了!只怕也只有聖階以上的強者出手,才能傷害到杜維的肉身了。

杜維握著輪椅扶手的手掌,卻輕輕一扭。

格的一聲,那輪椅的扶手頓時翻轉了過來,兩道碧綠的光芒,激蕩射出,頓時沒入了這個刺客的胸口,隨後一股綠色的煙霧也飄散了出來。

這個刺客眼睛一凸,頓時就往後倒了下去,身子瞬間就軟了下去。撲通一聲,已經倒在了地上。

杜維冷冷的看著這個地上的刺客,挪近了幾分,他的眼睛里滿是寒氣,一字一字喝道:“誰!派!你!來!的!”

那刺客躺在地上,深深的看了杜維一眼,他的眼神里滿是不甘和不可思議,似乎不相信,憑借自己剛才那猛烈的幾擊,怎麼可能沒有能殺死對方?連一絲傷痕都沒有留下?

他……他明明是一個重病的魔法師啊!而且,對方的身體也絲毫沒有斗氣防禦的感應!

不過,這不甘的一眼之後,這個刺客卻忽然哼了一聲,然後眼神絕然,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齒。

幾個呼吸,他的嘴里就流出了一道紅中見藍的詭異血跡,身體挺了兩下,就斷氣了。

杜維靜靜的坐在那兒,盯著地上的尸體,面上籠了一層寒霜!!

這是一個圈套!

那個領自己進來的侍者,難怪一路上那麼緊張,還發抖……可笑自己卻好心的以為對方是冷的!!把自己帶到了這個偏僻的地方……

是攝政王嗎?是辰皇子?

杜維不願意這麼想,他隱隱的,心中始終不願意和那個聰明的年輕君主翻臉決裂。

辰皇子有沒有殺自己的理由?

讓杜維心里一寒的是……似乎是,有的!

如果辰皇子真的重病不起了,那麼他死去之前,為了清掃他兒子地權力之路,似乎也有動機殺自己的!

畢竟。曆代君主傳位之前,都要先清掃權臣,以免出現下一代年輕君主上位之後,臣強主弱的情況。

可是……

不……不是他。應該不是他。

杜維搖頭,飛快的轉動念頭:如果是辰皇子要殺自己,那麼就不是一個刺客這麼簡單了。宮廷魔法師也應該要出手了!

杜維此刻心思複雜,深深地吸了口氣,強迫自己平靜了下來。

大約一盞茶之後,終于,有幾個輪值的宮廷侍者,來到了這個側殿里,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是過來打掃地。

這幾人推門進來。忽然就看見了地上的尸體,還有坐在那兒,一臉嚴峻表情的郁金香公爵。

隨後,就是一聲驚呼……

很快,杜維就被一隊宮廷禦林軍侍衛接走了,還有兩名紅袍的宮廷魔法師。

他被迅速帶到了辰皇子的書房里。

攝政王已經得知了情況,見到杜維的時候,辰皇子的臉色有些蒼白。這書房里一股子濃烈的藥味----顯然是事情倉促,這次杜維來之前,辰皇子忘記了開窗換氣了。

“是怎麼發生地?”

沒有半句廢話,辰皇子立刻就直截了當的問了。

杜維深深的吸了口氣,他的神色冷峻而從容。絲毫不像是剛剛被刺殺的樣子,他的語氣鎮定得近乎異常,簡明扼要的把剛才的全部經過,從自己被一個侍者從大殿請進來,一直到那個偏僻地側殿里的刺殺。

辰皇子立刻對身邊的人傳了幾個命令。

然後。當一屋子人都出去之後。這位攝政王走了過來,站在杜維的面前。兩人近在咫尺,辰皇子凝視著杜維的眼睛,他說了一句話:

“不是我!”

這句話說地很深,卻也很直接。

他沒有問杜維懷疑誰,也似乎知道杜維肯定會懷疑自己。

但是,聰明人和聰明人說話,是不需要廢話的。辰皇子直截了當的用最直白的話,闡明了自己的立場。

“不是我,我不想殺你。”

杜維嘴角扯動了一下,仿佛笑了笑,他也回望著攝政王,靜靜地,就這麼看著。

房間里靜了下來,一股子死一般地寂靜……那個從宴會廳把杜維引進來地侍者被找到了,可惜已經是一俱尸體,冰冷的尸體!

這種天氣,人死了之後,尸體很快就會僵硬。他是中毒死的,是自殺也好,還是被同伙殺人滅口也好,都不重要了。

杜維簡單的確認了,就是這個人把自己從前面引進來的。之後,他也沒有多問,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著攝政王對手下的侍衛和宮廷武士發火,杜維卻一個字也不說,保持著沉默。

辰皇子非常惱火,他的怒氣應該不是偽裝出來的。可是杜維,心里卻依然有一種……警惕!

因為剛才,他想到了一個讓自己都有些心涼的地方:不管這件事情是不是他做的。可是,辰皇子……如果他真的是重病快死的話,他的確,有動機殺自己的!

終于,一條一條的搜索命令發完之後,辰皇子趕走了所有人,連貼身的宮廷魔法師也趕走了,他回身看著杜維,言辭之中有些苦惱:“我不知道如何讓你相信……有人要殺你,但那個人,真的不是我!杜維,我不想殺你。”

“我知道。”杜維點了點頭,他的眼神終于有些暖意了:“我相信你。”

辰皇子略微放心了一些,他沉吟了一會兒:“你不能在這里一直待著,這件事情也不能泄露出去……這樣,你已經到後面來太長時間了,你必須立刻回到宴會廳里去,就當一切沒發生過。”

說著,辰皇子看著杜維,眼神很溫和,正色道:“幸好,你無恙!如果你真的不測,我恐怕……”

杜維仿佛笑了笑,他的聲音很平淡:“幸好,我不是那麼容易死的。”

辰皇子也笑了笑,他沉吟了會兒,說了一句:“我和你一起回去。嗯,那刺客不是謊稱是我叫你進來的嗎?那麼我和你一起出去,應該沒有人會懷疑察覺了。這件事情……必須保密!”

杜維不說話,也不反對。

很快,辰皇子和郁金香公爵兩人一起重返了宴會廳,兩人回來的動靜很大,大搖大擺的從側門進來,還有大隊的侍者隨從。

宴會廳里,依然是一副歌舞升平的模樣,輕柔悠揚的音樂,翩翩起舞的貴族。

杜維的臉色很從容,甚至還帶著一絲淺淺的微笑,從他的臉色看來,仿佛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可是,剛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杜維才坐穩了,就陡然變色了!!

只因為,他看見了小皇帝查理!

查理坐在那兒,緊緊的捏著拳頭,眼神陰霾,那小小的臉龐上,眼角肌肉都在跳動著……仿佛,已經有些控制不住心里的怒氣了!

隨著查理陰霾的眼神,杜維看去,卻看見了這麼一個場景:自己的弟弟,未來的帝國羅林伯爵,加布里,正摟著英姿颯爽的繆斯,兩人隨著音樂,翩翩舞動著……音樂之中,加布里不時的仿佛在繆斯的耳邊說著什麼,他的神色溫和,眼波醉人,帶著一股男性優雅的魅力。

而繆斯的臉色雖然依然那麼冷冷淡淡的,但是眼神卻終于不像之前那麼的冰冷了。

看著兩人的舞姿,杜維忽然覺得無法壓抑的頭疼起來!支持!!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匕刺]    下篇:正文 [且說加布里之“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