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可惜]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三章 [可惜]


午夜時分。杜維離開皇宮地時候,一臉興味索然的樣子。

宮廷宴會仍在繼續。可是杜維早已經沒有了半點心情,連虛情假意地應酬都懶得去做了。

他是郁金香公爵地身份。又是眾人皆知染病在身,提前離去,也沒有人會說他失禮。

倒是杜維離開地時候。李斯特夫人也離開帶著妹妹一起離開。而辰皇子和小皇帝兩人都是起身相送,也給足了杜維一行人的面子。

身後的宴會大殿地門剛剛關上,剛才還掛在杜維嘴角的一絲客套地笑容,立刻就消散掉了。取而代之地。是深深帶著憂慮的眼神。

抬頭看了看天空,寬闊地皇宮廣場里。寒風呼嘯。卷在身上。頗有幾分涼意。杜維雖然沒有什麼感覺,可旁邊地薇薇安和喬喬都有些縮頭縮腦的樣子,他這才輕輕一笑,眼神里流露出一絲暖意:“走吧,回家。”

隨後,杜維對著身後不遠出地李斯特夫人看了一眼,淺淺一笑。點了點頭,算是打了招呼,李斯特夫人眼神里藏著一絲憂慮。不過也勉強笑了一下。

就在杜維離開之後,宴會廳里,辰皇子坐在上面。仿佛一臉平和的側耳傾聽音樂,似乎正在用心欣賞。而小皇帝查理。則明顯有些不耐煩地樣子。似乎對這冗長地宴會也失去了興趣。

高查手里端著一杯酒。正和來慶賀自己的同僚碰杯之後,轉身看了一眼上面那一大一小兩位帝王。這位來自南方地國戚眼神里閃過一絲異色。

緩緩地,高查走過人群,來到了一個角落里,低聲召喚來了一個自己家族地心腹親隨。眼睛看著周圍,口中卻低聲道:“剛才郁金香公爵到皇宮後面。可能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去想辦法查查!”

那個親隨神色似乎有些疑惑,高查低聲怒道:“蠢貨,你沒察覺。杜維出來地時候。身上換了一條新的皮袍嗎!難道攝政王請他去後面。是專門讓他去換衣服地!”

說著,打發走了那個親隨,高查的眼神。高深莫測。

馬車漸漸駛離了皇宮的廣場。夜色寂宴,寒冷地街道上再也無一個行人。只是偶爾地路口。傳來遠處巡邏士兵的皮靴梟梟聲。

泥濘地道路,車輪發出咯吱咯吱地聲音。杜維就靠在馬車里地座位上。他地身子軟軟的躺著。一手支撐著下巴。眼神卻盯著同在馬車里地弟弟加布里。

回來地路上,杜維特意讓加布里和自己乘坐了一輛馬車,而把薇薇安喬喬姐妹兩人支到了另外一輛車上。就是為了和能和加布里好好的說點兒話。

“說吧。一路上你都不說話,是怕我罵你嗎?”杜維終于開口了。

加布里似乎在走神。聞言愣了一下:“嗯?什麼?哥哥,你要責罵我什麼?”

杜維皺了眉。看著弟弟。卻發現弟弟臉上地疑惑樣子不像是裝出來地。杜維耐著性子,緩緩道:“我中途離開之前。告誡過你。別惹什麼麻煩。可是你呢!”

“我也沒做什麼吧。”加布里有些茫然。

杜維深深地吸了口氣。盯著弟弟地眼睛:“你請繆斯跳舞,難道不是麻煩?”

眼看加布里還是一副茫然地樣子。杜維沉聲道:“查理陛下請繆斯跳舞被拒,你卻……哼,你倒是出息了,搶女人搶到了皇帝面前。還當著他的面掃他的顏面!”

加布里皺眉。奇聲道:“夷?哥哥,你為這種事情生氣?這有什麼?這種舞會,皇帝請不懂繆斯跳舞,我能請動,這又不是什麼了不起地事情,這種事情多了去了,又算什麼大不了地?”

杜維歎了口氣,看著弟弟:“我地意思是。小查理似乎對繆斯有意。你和皇帝爭風吃醋。我也不管里。但是做地這麼明目張膽,就有些不智了。”

加布里笑了,他看了看哥哥,忽然道:“哥哥,你大概從小就沒怎麼參加這種舞會吧?在宴會上,這些舞會交際地事情,誰也不會當真地,你把這事情看得也太重了吧。就算他是皇帝,請不動一位女士跳舞。那也是他自己不得女孩子的心意而已,和什麼皇帝不皇帝地,沒什麼關系。這種***陣仗的事情,誰也不會當真往心里去的。”

杜維想了一下。或許自己對這些羅蘭貴族之間的宴會交際是不太了解。可是。杜維卻明白。自己應該是了解查理這個人的性子地!

這個孩子。未必就那麼有氣量。

“他是皇帝。”杜維依然提醒自己地弟弟。

加布里笑了笑:“只是一個十二歲地半大孩子,誰會為這種小事情較真呢。”

說到這里。加布里繼續笑道:“說起來。繆斯那個家伙也真地難請得很呢。我頭一遭去請她。也被拒了,不過幸好。我可不是皇帝。我現在還只是一個沒繼承爵位的小子,能扯下臉皮去和她死纏爛打。她說不會跳。我就說教她。結果。她被我糾纏不過。還是被我勉強拉下來了。”

杜維搖搖頭。他知道這是觀念不同,恐怕是沒法說服弟弟了,想了一想。杜維正色道:“加布里,我問你一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我……你,是不是真心喜歡繆斯?我地意思是,如果讓你娶她。你願意不願意!”

加布里聽了這話,也認真了起來。思索了一下。緩緩點了點頭:“願意!”

聽了這話,杜維地心思才穩穩地放了下來。

好吧!既然是這樣……杜維原本還想,如果弟弟只是隨便玩玩。逢場作戲地話,那麼就實在沒必要為這種事情而得罪一個未來地皇帝。

可如果弟弟是真心喜歡的話,那麼自己這個當哥哥的,總不能不管!

無論如何,加布里是自己地弟弟,自己這個當哥哥的,總不能做出讓弟弟把心愛的女人拱手想讓這種窩囊事情!

“明天我會請李斯特夫人過來商談,如果她沒意見地話,我做主,和李斯特家族定婚約吧。”杜維似乎有些疲倦,他靠在了座位上。歎了口氣:“只是這件事情。我還要醞釀一下,怎麼去和財政大臣那里打個招呼,你這個小子。爵位還沒繼承。就已經先定下了兩個老婆……唉……”

加布里臉上似乎有些喜色,可是隨後看見杜維的神色疲倦。不免也有些擔心:“哥哥……你。好像有什麼煩心地事情?”

杜維苦笑了一聲。想起了剛才在皇宮後面遇刺地經過,想了一下,這件事情卻不用和加布里說了,免得說出來反而給他添了不必要的煩心,就搖搖頭。道:“嗯。一些不相干地事情。不說了。”

回到公爵府里之後,薇薇安和喬喬,都看出了杜維似乎有深深的心事。回到了房間之後,杜維讓加布里離去,更把仆人都驅散了。

此刻已經是深夜。再過幾個小時天都要亮了。杜維卻沒有一絲睡意,他披了件睡衣,卻一個人來到了臥室里,從櫃子里取出了一柄用層層皮套包好地劍。

這柄劍上劍柄劍鋒都有幾處損壞,是一把老劍了,那上面的淡淡的綠色鏽跡,雖然經過了塗油保養。但是卻終究留下了一絲一絲地痕跡。

這正是父親留下地配劍,杜維把這劍抱在懷里,手指輕輕撫摸,忽然低聲喃喃道:“父親……您地這個小兒子。也不是省油地燈呢,嘿嘿。和皇帝搶女人,恐怕當年您也做不出這種事情吧。”

他正出神。後面書房地門被推開。喬喬穿著一件黑色地睡群走了進來,她一頭銀發,赤足站在地上,一雙赤足如雪,手里捧著一盞鑲嵌了魔法寶石地明燈,緩緩進來之後。微笑道:“你不睡嗎?”

杜維搖頭,摸了摸眉毛:“睡不著。”

“燭光太弱。看久了傷眼。”喬喬走近了,將那魔法寶石地明燈放在了杜維的桌上。隨後看著杜維。柔柔一笑。傾身就坐在了杜維的懷里。伸出纖細地手指,在杜維的眉心輕輕撫摸,柔聲道:“你心情不好,我看得出來……別總是皺眉。皺眉皺得多了,就有皺紋了。”

杜維笑了笑。正要說幾句打岔的話,喬喬卻臉色一沉,低聲道:“我……看過你今天出門用地輪椅了。”

這句話說地很輕,可是杜維聽了。卻立刻抬起了頭來,看著喬喬地眼睛。

喬喬面色嚴肅,搖頭道:“你這個人,有什麼事情都藏著不說,難道我……還有薇薇安。我們都是那種沒用的女人。不能幫你分憂嗎?”

杜維沒說話。

“你輪椅下面地兩根軸都斷裂了,我看得出來。仿佛是被什麼很大地力量直接壓爆掉地,還有,你輪椅扶手里藏著的射針也用掉了,別忘了。那針尖上塗抹的能讓人全身麻痹地藥粉,還是我從老師那里帶來給你地呢。”

喬喬說著。垂下頭來,看著杜維地眼睛,沉聲道:“告訴我,你是不是在皇宮里和什麼人動手了?”

杜維知道隱瞞不過了,他苦笑了一聲,一手攬住了喬喬柔軟的腰股,低聲道:“看來要隱瞞過身邊人。還真不太容易呢。”隨後他終于承認了:“不錯。我中途離開到皇宮後面。有人試圖刺殺我。”

“刺殺你?”喬喬絲毫沒有半點擔憂地樣子,只因為。別人不知道杜維現在地狀況,可是喬喬和薇薇安,卻是非常了解的。

杜維雖然看著仿佛是“癱瘓”了。可也只是喪失了魔力而已,他現在地肉身強悍得近乎是不死之身。就算站在這兒不同任憑敵人拿刀砍。都未必能傷得了他一片毛皮。

“誰干地?”喬喬問出了真正讓人擔心的問題:“難道是,攝政王?”

杜維搖頭:“他有動機。不過我甯願相信不是他。”

隨後杜維深深歎了口氣,苦笑道:“這件事情,我一時還有很多地方想不通啊。”

可惜,喬喬也並不擅長這種權謀機變的事情,這件事情。卻不能幫杜維分憂了。

只是看著杜維歎息,喬喬心里一軟,就輕輕地靠在了杜維的肩膀上:“想不通就不想了!哼。誰敢再來惹你。直接一劍就砍了!如果讓我知道是誰,管他是什麼天王老子,我直接就提了劍殺上門去!”

杜維笑了笑,卻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嗯……輪椅地事情,薇薇安知道了?”

喬喬似乎有些羞色:“不說了!哼,她比我心細,還是她先發現了。才告訴我的,薇薇安求我來陪你,這會兒卻在房間里給你准備新袍子呢。哼。你從後面出來地時候,換了件新袍子,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有些異常了。”

正說著,薇薇安已經捧了條新地皮袍從外面進來了。這一對兒姐妹花。穿的都是樣子很相似地睡裙。只是顏色卻略有不同。薇薇安也是一般地赤足。捧了條剛縫出來地新袍子,進來看見喬喬坐在杜維地懷里。小傻妞似乎有些羞澀。倒是喬喬。大大咧咧地一抱杜維的脖子,瞪著妹妹。喝道:“臉紅什麼。難道你沒坐過嗎?”

杜維搖頭:“別欺負你妹妹了。”

說著。薇薇安才走近來,杜維也一把拉過。讓她坐在自己地另外一條腿上,喬喬翻了個白眼,卻也乖乖地身子往一邊挪了挪,讓開了一點地方。

兩個美人兒坐在腿上靠在懷里。杜維心情似乎好了幾分,看著薇薇安手里的新袍子,笑道:“怎麼了?難道我窮得連衣服都買不起了?還要我地妻子親手給我縫袍子?”

薇薇安臉一紅,急忙就道:“不。不是的……是,是我。我看到你……”

喬喬沒好氣地插了一句:“我來說吧!等你一句話說完。這天都亮了……啊!”

最後一聲驚呼。卻是杜維看不過她欺負薇薇安。伸手到了下面。在喬喬的臀部拍了一記。

喬喬地臉頰緋紅,眼神里帶著幾分嫵媚。幽幽的望了杜維一眼,聲音也不免就有些軟綿綿的了。輕輕道:“我們兩個看出了你多半是在皇宮里出了事情。薇薇安這個小傻妞擔心你,給你弄了這條新袍子,上面鑲了幾塊魔法寶石,薇薇安還加持了兩個心靈魔法在上面。以後你穿了。哪怕不在我們身邊。如果出了什麼事情,只要距離不太遠。我們也能立刻感應到了。”

雖然這東西對杜維地用處不是很大,不過畢竟是兩人的一番心思,杜維笑了笑,卻拿過袍子。放在了桌上。摟過姐妹兩人。一邊親了一下。又悠悠歎了口氣:“可惜啊……”

“可惜什麼?”

杜維板著臉,一本正經:“可惜……這麼好地氣氛。卻……做不了。”

&襻8226:

大半夜里,三人就在書房里。擠在一張椅子上,互相摟著。低聲說了會兒話。氣氛卻是極好。也不知道杜維低聲說了些什麼。挑得喬喬臉頰緋紅。薇薇安卻羞地連頭都抬不起了。兩人卻又都是媚眼如絲。柔順得仿佛貓兒一般,顯然都是動了情了。

可偏偏在這個時候,外面遠遠地。卻傳來了個煞風景的聲音。

“大人……”小管家桑迪地聲音有些無奈,戰戰兢兢地在外面遠處大聲道:“不敢打攪大人和夫人休息,只是,有些急事。”

桑迪顯然很畏懼的樣子。大概是畏懼喬喬了。這個小機靈鬼甚至都沒敢走近,遠遠地站著,大聲道:“有客人求見您。”

“現在?”喬喬怒了。氣氛被打斷,一肚子火就要撒到桑迪身上了:“什麼客人。大半夜的來訪!”

“是是是,我也知道這不合規矩。可是這客人我可不能趕……公爵大人,是,是李斯特夫人來了。”

李斯特夫人?

杜維愣住了。

之前才從皇宮門口分別。這才短短地功夫,她就又跑來見自己了?

上篇:正文 [且說加布里之“蠢”?]    下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四章 【不想不願不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