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燃戰火!比蒙登場!】   
  
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燃戰火!比蒙登場!】


全大陸之上,無論是大小貴族,各地官員,幾乎在這帝國九百六十六年初,都把目光聚集到了帝都,去看那位帝國最當紅的郁金香公爵,和攝政王殿下的這番暗戰。

郁金香家族私軍拒官軍于領地之外,隨後雙方大打口水仗,再到攝政王發布征兆貴族領主私軍令,之後的草原王派使進帝都。

這一樁一樁的事情過來,只要不是傻子,也都能看出點兒眉目來了。

帝都里雖然還保持了面子上的平和,只是這底下的漩渦,卻已經漸漸有些讓人畏懼的勢態。

相比之下,倒是北方的戰區,反而被關注的就少了。

這,其實也並不是帝國上下對于北方戰事的不重視。

只是,羅蘭帝國立國千年,到了現在的奧古斯丁王朝,無論是前任皇帝奧古斯丁六世的好大喜功也好,還是接任的攝政王勵精圖治也罷。帝國的根基依然還算牢固,縱然之前有西北軍閥格局,草原人騷擾邊境,也都是小患,只能算是局部的戰爭。

帝國這個龐然大物,坐擁整個大陸,數千萬的人口,廣袤的領土,百萬大軍,地大物博。

這個時候,哪怕是最消極的人,也絕對不相信帝國會就此亡了。

至于北方的那些怪物種族的入侵,在絕大多數人看來,不過也就是地方的拘捕戰亂而已。帝國坐擁整個大陸,無論是拼人口拼資源拼軍隊的數量,都是讓人有充足的底氣。

哪怕是前線戰爭形勢比較嚴酷的時候,在許多人的心理,那些入侵地怪物種族,在心里的分量。也不過就是相當于又一次草原戰爭罷了。沒有人會真的把這“局部戰亂”當成心腹大患。

所以,倒是帝都中央,權臣和君王之間的爭奪,反而更能吸引人的注意力。

可是,隨著草原王薩拉丁派使者到帝都交了那份狂妄的國書之後,皇宮里沉默了幾日之後,卻終于仿佛對郁金香家族妥協了。

一份命令發布下來,表示草原人狂妄,冒犯了羅蘭帝國的威嚴。責令有戍邊之責的郁金香家族整頓軍隊,務必要給草原人一些顏色看看。

這一道命令下來,潛台詞卻是:攝政王已經放棄了把郁金香家族私軍調離西北的意圖。

雙方這一回合地對弈。卻仿佛又是天才的年輕公爵大人贏了一次。

隨後,雙方相安無事,據說帝國的小皇帝查理,還奉了攝政王地囑托。登門拜訪了郁金香公爵,至于雙方是否就這次拜訪達成了什麼私下的協議,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只是,這件事情似乎就此云消霧散,籠罩在帝都之上的緊張氣氛,終于漸漸轉晴。

事情到了這里,不少坐案觀火的大大小小地豪門世家,人人都是松了口氣。

畢竟,在這場無聲的爭奪之中,這些大大小小的貴族階層。卻多半都是心中向著郁金香家族的。畢竟,皇室忽然對郁金香家族舉起了刀子,天知道這是削郁金香一家的權,還是皇室准備對整個貴族階層動刀了?

收權,這種事情。往往都是很容易引起兔死狐悲的情緒的。

更何況,攝政王的那份“征調貴族領主私軍參戰”的命令,雖然言辭比較柔和,可其中的意思,卻依然讓不少貴族豪門心中生出了一絲抗拒地心里。

幸好。郁金香公爵頂住了這份命令。否則的話,如果郁金香公爵服軟。乖乖交上家族私軍了,那麼其他各個豪門世家,豈不是都得照著去做了?

這些私軍可都是自己花錢武裝起來的,都是私人財產,誰也不願意送到前線去送死。

這世道,損公肥私的人大有人在,可有破家為國這種崇高心思的,可就寥寥無幾了。

帝都地風云,仿佛是散去了,雖然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情以後遲早還有難以解決的尾巴,但是大體上,還是讓不少人松了口氣。

而這個時候,在春暖之時,北方的戰事,終于拉開了轟轟烈烈的序幕!

帝國九百六十六年,三月九日。

晴,無風,無云。

這天一早,城牆上的觀察士兵就有彙報,那些怪物種族,似乎有異常動靜。

聽到了彙報之後地羅斯托克將軍,不敢懈怠,立刻就親自帶領了眾多部將登城去觀看。

老羅斯托克將軍很清楚,那些怪物在整個冬天里,都是雷聲大雨點小,一直遲遲不發力進攻,但是他卻並不會就此懈怠。在去年戰爭開始地時候,和對方狠狠的打了幾場之後,羅斯托克將軍已經深深體會到了這些怪物種族強悍地戰斗力。

對方整個冬天都不發動攻勢,恐怕就是在蓄勢待發,等春暖花開,戰士們修整完畢,這才要發起雷霆一般的攻擊了。

而且,在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帝國方面,幾乎無法再偵察到對方的軍情了。搜書網

派斥候騎兵出城去偵察固然是無用的,因為獸人哪怕不進攻的時候,也有大批狼騎兵散步在占領區里。人類的斥候騎兵出去了兩次,損傷極大,受益卻幾乎可以忽略。

至于空中偵察,也漸漸被罪民掐死了。

自從精靈族到來之後,精靈族之中擁有飛行能力的部族,就牢牢的掌握了天空的主動權。空軍的安德列將軍也派過幾次偵察飛艇,可是無一例外都被對方趕了回來,雙方還曾經在空中進行了幾次小規模的摩擦。

從戰果看來,對方的精靈族的在天空之中,飛行弓箭手面對相對笨重而且速度緩慢的飛艇,擁有不少優勢,更何況。飛艇地戰斗力主要是空對地,遇到了空對空的敵人,就幾乎喪失了九成的戰斗力了。

可以說,在“制空權”的爭奪上,似乎是罪民占據了上風。

唯一的一個比較有價值的情報,還是當初隆巴頓帶著那批烏合之眾的雇傭兵跑去敵後“空降騷擾作戰”帶回來的,北方戰區的首腦才得知,這些罪名在整個冬天都在休養生息,開荒種田。建造城鎮和聚居點----看來,這些家伙是打算在這里紮根了!

得知這個消息之後,羅斯托克將軍心中也是深深地擔憂----看來。眼前這些敵人,可比那些草原人要難對付多了。以往那些草原人和帝國為敵,也不過就是仗著草原的優勢兵種騎兵,跑到帝國的內腹來騷擾一陣。掠奪一翻就離去。

可是這些怪物種族,卻似乎要在這里安家了!

雖然帝國在戰前地堅壁清野的工作做的也算是徹底,但是……畢竟,糧食牲口,器械武器等等可以帶回來,帶不回來的就地燒毀。

可土地卻帶不回來啊!

現在罪民占領地土地,從冰封森林往南,卡巴斯基防線往北,雖然是一個相對狹長的地帶,但是土地面積也大約有大半個帝國行省那麼大的面積了。它們在這里種田造房。卻是沒法阻止的。

至于北方的土地貧瘠,對方怎麼能種出足夠的糧食……這一點,羅斯托克將軍可是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現在,卻不得不擔心了!

原本讓出這些無用的荒蕪土地,上層是沒有異議的。畢竟。北方的天氣寒冷,每年一到十月,北方刮起,就是冰天雪地,這種寒冷的霜凍天氣。要持續到來年地四五月份才能緩和。

以往看來。這片土地是絕對不適合耕種的----開什麼玩笑,一年十二個月里。有一大半都是能凍死人的天氣,這土地還怎麼去耕種?

所以,把這些無用的土地讓出來,在具有地理優勢的地方建造卡巴斯基防線,也並不能說是戰略錯誤。

可偏偏今年……這邪門地天氣太過反常!北方的冬天非但不下雪,氣溫比南方還暖和!而且,雨水充沛!這種氣候一來,到使得那些獸人可以從容把荒蕪的土地變成農田,去一點一點的積攢它們的糧食了。

幾個月下來,想來也到了最早種下地第一波糧食收獲地時候了吧。

每每想到這里,就算是最最虔誠的信徒也忍不住心中嘀咕:難道神靈在保佑這些該死地怪物嗎?否則的話,為什麼北方的天氣,卻是向著它們有利的

所以,三月九日這天,下面彙報來,敵人有異動,羅斯托克將軍絲毫不敢托大,立刻就帶著人上了城牆去了。

果然,剛剛登上城牆,在親隨手里接過望遠鏡往北看去,之間那已經安靜了一個冬天的敵人大營,果然是聲音沸騰。

原本寂靜的敵人大營里,也不知道從哪里鑽出來的那些全身長毛的怪物獸人,一個一個重新披上了鐵甲,拿著武器,有的在列隊,有的在磨刀,有的呼號喊叫……那場面,熱火朝天。

而在羅斯托克不知道的是,在精靈王落雪來到前線之後,它得知了之前的那次人類“空襲”之中獸人軍隊的窘迫後,立刻下了一個命令,調集了大批的矮人工匠入軍,之後獸人的營盤卻和之前不同了。

在這個冬天的時候,矮人族利用它們天賦的本領,在軍營里挖掘了一個又一個的類似地窖一樣的洞穴,矮人的技藝果然不凡,那些地洞很是堅固,而且躲藏在低下,絲毫不顯氣悶,又足以防禦人類的空襲。

這打洞的本事,果然是沒有任何一個種族能勝過矮人族的。

眼看那一個一個洞穴之上,厚厚的覆蓋著草土的木板蓋子掀開,一小隊一小隊的獸人走出了地窖,拿起武器,穿起鎧甲,經過了一個冬天的修整,這些獸人精力充沛,而且獸人天然的種族特質。經過了冬季之後,不少獸人開始正常脫去了全身地長毛,卻更顯得彪捍精壯。

一聲一聲的號角吹響之後,那曾經讓人類士兵頭皮發麻的一個一個獸人的鐵甲方陣,從大開的營門里開了出來。

遠處傳來了陣陣沉悶的巨響,隨後,就看見獸人族的龐大營盤里,遠處不少黑點緩緩而來,而營地里的那些獸人戰士。則立刻如潮水一般四散退開,給那些原來的黑色影子讓路。

漸漸地近了,借著望遠鏡看清了那些黑色影子模樣的帝國將軍。都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

怪物!真正的怪物!!

那是一個一個體積龐大地怪獸!

從目測看來,那些怪獸的個體足足比旁邊的大樹都要高上一截,有的恐怕個頭都有十米之上高了!

那些怪獸全身覆蓋著棕色地長毛,而在陽光之下。卻仿佛是一片淡淡的金色!一個一個怪物,人立起來,下肢短小粗壯,上肢粗大而長,身後還拖著長長的尾巴,如鐵索一般,巨大如橡樹!腦袋碩大,微微有些見扁,張開大口仰天一吼,那聲音真的如萬獸起嚎。遠遠隔著幾里都讓人聽了變色!

一個一個走來,地面上就留下了無數深深腳印!

而那些怪物,每一頭的脖子上,都束著巨大的鐵環,鐵環之下。粗粗的黑色鐵鏈一直拖下,卻懸掛著一個六棱鐵錘!那巨大的鐵錘,一個就如一頭牛那麼大!

卻被這些怪物提在手里,絲毫不見吃力!

羅斯托克將軍仔細數了數,這種怪物的數量。足足有超過二十個!那些旁邊的獸人。遠遠地看見這些怪物上來,人人都是仰天長嘯。發出了一陣一陣的歡呼聲。

更有的獸人,甚至就一面退後,一面對著那些怪物行禮。

那二十個怪物終于來到了罪名的營外,列成了一排,粗大的鼻孔呼吸粗重,噴著白氣,碩大地眼睛瞪著前方人類的城牆,不時的發出一聲一聲的低吼。

看著這個腦袋幾乎就能齊著城牆高的一排怪物,城牆上地人類守軍,不由得人人都下意識地握緊了手里的武器,不少人地眼神里,也都不自然的露出了幾分驚慌之色來。

羅斯托克將軍臉色也是難看,而身後,一些將軍更是忍不住驚訝的喝罵起來:“誰能告訴我,這些是***什麼東西!”

“快去!”羅斯托克將軍回頭看了一眼部下,沉聲道:“去,請所有的魔法師上城助戰!還有,去通知神聖騎士團!”

戰斗在中午打響。

整個上午,人類的守軍都在那些怪物不時的咆哮聲下有些惶惶,而那些獸人的鐵甲方陣,一個一個排列了出來之後,後面更是還有一排一排的投石器。

中午的時候,幾個身穿古怪獸皮的獸人,一個個看上去都已經是極為蒼老了,更有的瘦得幾乎就剩下了一個骨架,它們身上的皮袍,花花綠綠,仿佛是用各種各樣不同野獸的皮拼起來的一般,人人的手腕,腳踝,脖子上,都纏繞著一圈一圈古怪的獸骨制成的項鏈或者手環,這些老獸人走了出來,後面那幾個方陣的首任戰士,居然全部陡然一起跪拜了下去,每個獸人戰士甚至都把手里的盾牌和武器丟在了地上,匍匐在地,恭敬之極。

那幾個老獸人,手舞足蹈的跳騰了會兒,全身佩戴的那些骨飾發出嘩啦嘩啦的聲音,隨後一串一串奇異的,如念咒,又忽而轉為低沉,忽而高亢,仿佛一種古怪的歌謠一般,那幾個老者賣力的跳躍歌唱了好一會兒,終于筋疲力盡。

而這個時候……

午時的陽光當頭,那些老獸人,正是卻不是普通的跳大神,而是獸人族里,身份尊貴崇高的一些特殊的存在----甚至就連部族的族長或者整族的王見了,都要禮敬的一批人!這些老獸人,是獸人族里權威的象征,它們在獸人族之中,存在地意義有兩個:一。是代表獸人族,對神靈進行各種祭祀活動。而第二……就是專門複雜,馴養獸人族最強大的戰爭武器:

比蒙巨獸!

這些老祭祀進行了一番古老的儀式之後,它們停止了跳躍,有幾個將自己脖子上或者是手腕上佩戴的骨飾摘了下來,捧在手里,卻在一連串古怪的咒語之後,化作了無數細碎的骨粉!

隨著風一吹,那些骨粉飄散。立刻溶于空氣之中。在陽光之下,城牆上的人類,就清晰的看見了這神奇的一幕……

之間空氣之中。那些蘊涵了骨粉地顏色,陡然就擴大了起來,陽光照耀之下,變做了一片一片淡淡的金色光弧。立刻擴散開來,很快就將後面的那些所有地獸人方陣全部籠罩在了其中!

而那些獸人戰士,被那光弧沐浴在其中,一個一個,仿佛立刻就變得焦躁不安起來。隨後,一個一個獸人站了起來,開始大聲的吼叫,那吼叫之中充滿了狂暴和憤怒的味道,更有的抓起了武器,對著天空高舉。用力捶打拍著胸膛……

漸漸地,所有的獸人開始狂呼起來!它們每個人的身上都仿佛籠罩了一層光弧,而在光弧之內,似乎那些獸人的身體都隱隱的暴漲了幾分,毛發倒豎。雙目充血赤紅!!

那股子陡然狂暴起來的氣勢,就連遠遠的在城牆上的人類都能清晰的感覺到!!

二十個站在那兒的比蒙巨獸,也沐浴在那漫天地光弧之下,隨後一個一個的巨獸,仿佛陡然被激發了怒氣一般。原本只是不停的低聲嘶吼。而此刻,卻一個一個昂起巨大的腦袋。仿佛掙脫了某種無形的枷鎖,仰天長嘯起來!

二十個巨獸此起彼伏地吼叫,那動靜,就仿佛是無數野獸一起嚎鳴在人的耳邊,又仿佛是一連串的驚雷砸在人的心頭!

隨後,那些比蒙巨獸一起吼叫,居然在前方的空地之中,空氣里陡然生出了一個巨大地漩渦來,那漩渦越來越大,隱隱地就有逼近城牆的趨勢……

終于,轟!!!

一聲巨響,漩渦如炸彈一般地爆裂開來,一圈肉眼可見的沖擊氣浪朝著城牆席卷而來,刹那間狂風大作,氣浪沖擊著城牆,其中更仿佛帶著一絲隱隱的震懾人心神的某種力量的波動!!

城牆之上,不少軍官眼看不好,才剛開口吼叫,欲讓大家小心,可是聲音才發出來,就立刻被風切斷了!

轟的一聲,那氣浪瞬間就漫布了正片城牆,上面無數士兵在狂風之下似乎都下意識的低頭縮身去頂風,可是事到臨頭,卻發覺了一絲詭異!

原來那氣浪席卷而來,卻仿佛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那種狂風加身的沖擊力,人人站在那兒,卻仿佛這風一絲力氣也無,雖然看似猛烈的卷來,卻讓人毫無絲毫感覺!

而這個時候,城牆之下,被羅斯托克派人請來助戰的一批帝國的魔法師,才終于姍姍來遲,卻正迎上了這狂風的余波。

這看似規模嚇人,卻沒什麼力道的“狂風”,讓城牆上的人類士兵面面相覷,可是下面的那些魔法師,卻有人勃然變色,立刻就驚呼了出來:

“心靈風暴!是心靈風暴!!”

嗡!!

那個魔法師才叫出聲來,頓時就聽見遠處那比蒙巨獸的吼叫再次傳來。

而這次,聽見了那吼叫的人類士兵,卻立刻就感覺到不同了!!

那巨獸的吼叫落入耳里,卻仿佛比之前要更狂暴了十倍,似乎隨著聽見那吼叫聲,每個人的心靈深處,一股沒來由的恐懼感如潮水一般湧了上來,瞬間就幾乎讓人身子都麻痹酸軟了。

更有的士兵站在城牆牆跺邊上,只覺得聽了那聲音,仿佛就心中被一種無法形容的絕望和恐懼占據,手腳一軟,頓時連手里的武器都落在了地上。

甚至還有那個幾十個人類的士兵,眼睛一閉就此暈了過去,有的干脆直挺挺的就從城牆之上一頭栽了下去,砸成了一堆肉泥!!

“這是魔法!!”

一個來自魔法工會,前來前線主戰的魔法師,一身白色的長袍,顯示了他身為高級大魔法師的身份,此刻臉色凝重,身子陡然沖天而起,漂在了城牆的上空!

一個聲音立刻用魔力傳遍下來:“所有魔法師注意,這是心靈風暴!吟唱光明術咒語抵抗!!”

這個時候,乒乒乓乓的聲音不絕,更多的士兵臉色呆滯,眼神驚恐,不少人都丟掉了武器,更有人干脆一屁股就坐倒在了地上。只有一些將領,擁有較強的武士實力,紛紛張開了自己的斗氣,才立刻讓自己心神一清,驅散了心頭的那古怪的恐懼感。

一個一個魔法師飛了起來,張開雙手,隨著第一個魔法師領頭,天空之中,十幾個人類魔法師都飛快的吟唱起人類的光明系魔法咒語來。

那一聲一聲的咒語,帶著魔力傳送到將士們的耳朵里,這才讓不少神情呆滯的人,漸漸的回過了神來。

而這個時候,獸人族的號角響起!無數吶喊吼叫聲之中,一個一個的黑色的鐵甲方陣,獸人高舉盾牌,如一個一個巨大的鐵殼烏龜,朝著人類的城牆逼近而來。

那二十個比蒙巨獸,在集體釋放了一個“心靈風暴”之後,更是帶著焦躁的吼叫,邁開大步,朝著城牆狂奔而來!

轟轟轟轟,二十個巨獸奔跑起來,仿佛地面都在震撼。

“弩炮!!瞄准那些怪物!!快!!”羅斯托克將軍憤怒的吼叫:“殺死它們!!殺死它們!!!”

塔樓里的士兵,有的依然還在對方的心靈風暴襲擾之中,而有的回過神來的,雖然依然感覺到身體反應遲鈍,手腳酸軟,可是卻終于在主帥連連的呼喊吼叫之下,掉轉了弩炮的方向,扯東絞索,對准了那些奔跑的巨獸。

在絞索拉動的聲音之後,咻咻咻咻!一枚一枚巨大的弩箭,呼嘯而出,朝著那些比蒙巨獸激蕩射去……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家園]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侯賽因】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