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侯賽因】   
  
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侯賽因】


弩炮乃是人類帝國的頭等利害重型武器之一,那些比蒙巨獸又是身軀龐大,雖然奔跑,也依然顯得有些笨拙。這枚一股腦兒射過去,雖然倉促之中,有些被剛才心靈風暴震得頭腦昏沉手腳酸軟的戰士沒有能將絞索盡全力就發射,更有的倉促之中開炮,不過畢竟對方個頭太大,都不需要太仔細瞄准,想射不中都難。

羅斯托克的蒼老威嚴的吼叫聲之中,城牆上一排塔樓之中,十幾門弩炮都已經應聲發射,而那咻咻的凌厲破空之聲,用機械絞索力發出的弩箭刺破天空,帶著呼嘯聲轟鳴而出。

跑在最前面的一個比蒙巨獸,迎面就遇到了七八枚弩箭,只是那弩箭雖然穿透力強大,可是當射到比蒙巨獸面前的時候,卻看見那巨大的怪獸身上,陡然就發出了一團淡淡的金色光芒來,柔軟的光團閃現,居然猶如某種魔法防禦一般。

那呼嘯而去的弩箭,射在光團之上,還沒有觸及比蒙巨獸的身體,就軟軟的被彈開了。

嗡嗡幾聲,那第一波射過去的弩炮頓時七零八落,弩箭彈落在了地上。

城牆之上的人看了,無不心驚!

這些都是老兵了,人人都對弩炮的威力清楚得很。這種東西,正面轟實了。一枚弩箭,足以將堅固地牆壁都穿透!眼看最前面的那個怪獸吼叫連連,身上地奇異光團色澤怪異,將十幾枚弩箭彈開,居然是毫發無傷!

而這些怪物身長,幾十步邁出,奔跑之下,距離城牆就已經不遠了!

“繼續!繼續發射!殺了這些怪物!!殺了它們!!”

不等主帥開口,負責城牆防禦了將領已經反應了過來,如果被這種身體龐大的怪物靠近了城牆。恐怕就是滅頂之災。

更有的軍官甚至已經顧不得其他,自己就沖進了身邊的塔樓,一腳踢開了還在昏昏沉沉的弩炮手,親自去轉動發射弩炮的絞索盤。

轟鳴聲不絕,在那些比蒙巨獸距離城牆還有約百米的時候,第二輪弩炮齊射已經展開。這次距離更近了一些,弩炮的威力自然也更厲害。

終于,比蒙巨獸雖然是獸人族的無敵戰爭怪物,但是畢竟比蒙巨獸也只是靠著本身的天賦魔力擁有一定地防禦能力,迎著面前數十枚足以穿透堅固牆壁的弩炮。身上的防禦魔法光芒雖然竭力抗拒,但是終于也不是萬能的。

撲撲幾聲,跑在最前面的比蒙巨獸,在數十枚弩炮加身的情況下,身上的光團終于被穿破了,三五枚弩箭紮在了那怪獸的身上,頓時就聽見這怪獸仰天痛吼。

可是這比蒙巨獸身軀龐大,皮糙肉厚。那長達近兩米的弩箭,和它龐大的身子相比,卻猶如牙簽一般,身上中了三五枚,卻只是痛地連連吼叫,卻不致命。腳下更是往前幾步,一個猛撲,就已經到了城牆邊!

頓時。站在城牆上的士兵就感覺到腳下猛的一陣搖晃,轟的一聲,只見那比蒙巨獸揮舞手里的六棱鐵錘,狠狠掃去,砸在了城牆之上。單見石屑紛飛碎裂。大塊大塊的牆體石頭被砸裂掉落下來。而更有一段的牆跺,卻直接就被掃平了!還有兩三個城牆上的戰士。被一下就掃成了肉泥,殘破地尸體兀自掛在鐵錘的棱角上!

血雨紛飛!!

這個當兒,不少守軍都已經整個呆滯住了,這種身軀龐大的怪物,卻是人類戰士從來不曾遇到過的,這貼近了在城牆上一揮鐵錘,威力如此,不由得讓人紛紛膽敢。

“殺!!!!”

陡然之間,一聲如炸雷一般的怒吼聲,之間城牆之下,一隊身穿白色重鎧的騎士已經飛快的沖了上來,這些騎士身上的鎧甲式樣與眾不同,更是佩戴了奇特地徽章,手里的十字斬件之上,紛紛閃耀出銀色的神聖斗氣。正是教會的神聖騎士團。

沖在最前面的兩名領頭地神聖騎士首領,手里地十字長劍斗氣勃發,卻只見一個飛躍,一個騎士勇不可擋,直接從城牆上猛的躍過,居然一下就跳在了那個猛砸城牆地比蒙巨獸的身上,雙手握緊了長劍,帶著神聖斗氣,就狠狠的朝著比蒙巨獸的脖子上紮了下去!

吼!!

那怪獸一聲痛吼,身子陡然踉蹌了一下,而那個撲在怪獸身上的神聖騎士,也有七級的實力,銀色的神聖斗氣展開,又是雙手握劍,這麼狠狠一紮之下,卻感覺這怪獸的皮肉堅硬異常,比石頭都軟不了多少,這奮力一擊,卻震得自己雙手發麻,眼看怪獸的另外一只手掃來,他趕緊顧不得拔劍,只能閃身躍開,回身剛躍到了城牆之上,就近從身邊其他士兵手里抓過一把鐵矛來,吼叫一聲,斗氣的光芒頓時貫穿了鐵矛,在他手里,化作一道銀光,刺向了怪獸。

這個領隊的神聖騎士如此勇猛,頓時就激發了周圍其他人類戰士的勇氣。

“殺了它們!!”

一片喊殺之中,一些武技強悍的高級軍官和將領,紛紛拔出了武器,摧發斗氣,朝著怪物刺了過去。這種時候,普通的士兵只怕不抵事,而那些高級的武士紛湧上去,鐵矛長劍,如雨點落下。

比蒙巨獸雖然強悍,也畢竟不是不死之身。慘叫連連,身上頓時處處開花,一蓬一蓬的血雨落下。

只是這種怪物拼死掙紮。也是可怕,那碩大地六棱鐵錘揮舞起來。在城牆之上掃來掃去!那些勇猛的人類高級武士,往往手里長矛剛剛狠狠紮了過去,對方地鐵錘揮舞過來,躲閃不及,一下就被砸掉了半個身子,更有的被錘風掃過,沾著一點,立刻就是骨斷筋折的下場!

一時間,血肉橫飛,幾十個武士沖了過去。圍著那個怪物,有的在城牆上抓著長矛猛刺,有的則是干脆拼命的跳躍了過去,如螞蟻一樣的落在了那怪獸的身上,手里刀劍齊下,只是難免就站立不穩,一下就掉了下去,就算摔不死,那怪物踉蹌之下,巨大的腳掌碾壓之下。頓時就被踩成了肉泥,連完整的尸體都沒能留下。

幾乎就是片刻之間,十七八個武技高強地軍官或騎士就已經慘烈戰死,而那個比蒙巨獸也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斗氣攻擊,終于搖搖晃晃,如喝醉了一般,慘叫幾聲,連連後退。轟然倒下。

只是這一段的城牆,也已經千瘡百孔,滿是裂紋,不少地方石塊掉落塌陷,連牆跺都沒了。

天空之中,魔法師吟唱咒語的聲音帶著焦急的味道。

那個一身白衣的高級大魔法師,顯然是所有魔法工會派來的魔法師之首,身為大魔法師級別。法術自然高強。眼看下面那些巨獸,最前面的已經有沖到了城牆邊,後面陸續還有在朝著城牆奔跑,這個魔法師忽然低吼了一聲,他手里高舉一柄黑色的魔杖。魔杖的頂端是一枚赤紅色的寶石。在一連串急促地咒語之下後,城牆下的戰場之上。陡然空氣之中裂變,一團爆裂的火焰呼嘯散開,頓時如天空下了一陣火雨一般!

在這一片火雨之中,就聽見一陣吼聲,大火之中,一個身形巨大的火焰一般的人影呼嘯著沖了出來,那人影身軀完全由火焰組成,卻是一個召喚出來的高級的火元素巨人。

這可是只有高級火系魔法師才能施展出來的魔法了,那火元素巨人,從體積上,雖然比比蒙巨獸要矮小一些,可是也相差仿佛。天空之中那個魔法師連連操控,這火元素巨人立刻就朝著就近地一個比蒙巨獸撲了過去。

轟的一聲,兩個巨大的身軀撞在了一起,火焰撩在了比蒙巨獸的身上,卻有巨獸天賦的魔法光芒將火焰全部抵禦住了,毫發不傷,只是畢竟一個火元素巨人的身體龐大,兩個怪物猛烈的撞在了一起,頓時就糾纏了起來。

而其他的魔法師,眼看情況危機,不少魔法師都飛快地飛了下來,降在了城牆之上,一時間,只聽見咒語聲聲,土系的,火系的,水系的,風系的,甚至連亡靈系地都有。

但見戰場之上,有地擅長土系魔法的法師,召喚出了三五個土元素來,那些土元素身軀堅硬,猶如岩石一般,個頭大約三四米左右,雖然比比蒙巨獸要矮小得多,但是好在數量眾多,三五個土元素,也能將一個比蒙巨獸死死糾纏住。而更有那些亡靈魔法師,此刻揮舞白骨魔杖,一口氣召喚出了自己地亡靈魔法寵物。

只見一道一道鬼氣森森的空間裂縫張開,一個一個全身跳動著黑色火焰的骷髏兵,死靈黑騎士,就近朝著比蒙巨獸圍了上去。

這些魔法師一起出手,場面頓時就大有改觀了,比蒙巨獸身軀龐大,肉體的力量強悍絕倫,更有不俗的天賦魔法防禦能力,更有本能的一種天賦魔法“心靈風暴”,一旦釋放出來,就能讓敵方陷入恐慌和眩暈之中,喪失部分戰力。

此刻已經有三四個比蒙巨獸已經撲到了人類的城牆邊上,那些上城牆主戰的神聖騎士,雖然都是個人武力出眾,但是畢竟,要對付一個比蒙巨獸,就需要數十個甚至更多的人類高等武士,而且厮殺下來,損傷慘重,人類軍隊之中,凡是武力出眾的,大多都是軍官,這種慘烈的博殺,如果把軍中的精英軍官或者將領都拼光了,這軍隊還怎麼指揮來打仗?

比蒙巨獸威力恐怖,魔法師的參戰,也不過是將局面略微扳回來了一點而已。但見只見戰場之上呼吼連連。卻是那個被幾個土元素糾纏地巨獸,揮舞手里的鐵錘。左右掃蕩,那些土元素雖然也是全身如岩石一般,但是被鐵錘一砸,頓時就土崩瓦解,幾錘掃下去,立刻就化作了一堆碎裂地石土屑,雖然魔法師奮力的施展,不停的召喚,地面湧出新的土元素來,可是畢竟魔法師的魔力有限。而這些魔法召喚生物,卻不能給比蒙巨獸造成有效的傷害,最多只能延遲對方,把對方拖住一會兒罷了。

眼看城牆邊上,頃刻只見,已經有過百的神聖騎士喪命,這些神聖騎士每個都具有中級武士左右的實力,如果是面對普通敵人,都是能以一當百的人物,可現在。在那龐然大物的面前,用一腔勇氣,以血肉之軀去抵擋,卻終于擋不住對方雷霆地一錘。

一時間,城牆之上處處是險情,就連羅斯托克將軍身邊的親衛都全部派了上去了,無數弓箭手也拿起了武器,奮力的朝著那些遠處近處的怪物狂射。可是這些普通的弓箭,別說對比蒙巨獸造成殺上了,就連對方的皮毛都穿不透。

這場面,猶如蟻群撼象!!

轟!!

終于,一個比蒙巨獸吼叫之中,鐵錘高高舉起,重重砸在了城牆之上,鐵錘落地。城牆上發出咔咔的讓人心中發毛的聲音,石塊紛紛迸裂,城牆搖晃,仿佛隨時都要崩塌一般。

幸好,這卡巴斯基防線的城牆。當初建造的時候。花費了無數地心血,最是牢固。而且在監督方面,更是以嚴酷的標准來執行。當初杜維甚至說服了攝政王,在建造這個要塞的時候,加了一條近乎殘酷的法令:

每造成一段城牆,立刻驗收,讓力士以鐵錘砸牆壁,能砸五錘,而鐵錘無法破石而入的話,就算合格,如果砸了不到五錘,鐵錘破石而入,那麼複雜建造這一段城牆的軍官,全部免職入獄!在這種事關身價性命的嚴酷法令之下,凡是負責建造的人,無不盡心盡力,無人敢偷懶壞事了。

所以,三五個靠近了城牆地比蒙巨獸,一通大錘猛砸之下,城牆看似搖搖欲墜,其實也只是表面迸裂,沒有傷了根本----只是,畢竟比蒙巨獸力量恐怖,如果再不能竭制對方,讓它們這麼砸下去,那麼再堅固的城牆也支撐不住了。

這個時候,轟的一聲,只見最初那個大魔法師召喚出來的火元素巨人,在挨了比蒙巨獸幾記重錘之後,終于抵擋不住,巨大的身軀化作了一片火焰,消散而去,零散的火苗漂在了比蒙巨獸的身上,卻全部被巨獸身上的魔法光芒擋在了外面。城牆之上,血肉橫飛,巨獸地吼叫震天,塔樓之中,弩炮齊發,如蝗蟲一般激射,那些神聖騎士,帝國軍官和將領,用自己的鮮血,捍衛著每一寸的城牆,面對那近乎刀槍不入的龐然大物,用自己的生命去抗衡,鮮血潑灑在每一寸地城牆之上,斷臂橫飛,血肉模糊。

空中,魔法師們也是各自施展魔法,無數火光,風刃,甚至是冰霜,一股腦兒在一串一串地魔法咒語之中席卷而下,對著下面的那些比蒙巨獸如暴雨一般地攻擊。

那些普通的士兵更是淒慘,往往巨獸一錘掃來,那些武技高強的軍官或者騎士還能仗著敏捷的身手跳躍躲閃,而這些普通的士兵,在這種恐怖的怪物面前,就猶如螻蟻或者紙紮的一般,一錘掃過,往往就多了無數英魂。

這些比蒙巨獸實在是太可怕了,那些召喚出來的魔法生物,最多拖延對方片刻,但是很快就一個一個被擊爆,那些亡靈骷髏,往往舉著刀劍對著巨獸的腿腳一通亂砍,卻絲毫傷不得對方,反而被比蒙巨獸肆意踐踏,一腳下去,就將三五個骷髏兵踩成碎片,而死靈黑騎士,全身的黑色魔火才能讓比蒙巨獸略微忌憚一些,可是雙方體積相差太大,無論是實力,還是傷害力,防禦力,都是遠遠不在一個級別,幾個死靈黑騎士,很快就被鐵錘掃得七零八落,卻最多只在比蒙巨獸得腿腳上留下幾道傷痕罷了。

這種時候。城牆之上地守軍將領更是變色。羅斯托克將軍雖然年老,這個時候卻也狠狠一咬牙。大吼了一聲,拔出了長劍,一腳踢開了還試圖阻攔自己的親衛,就要親自上去拼殺了。

“大人!”

身後地親衛死死抱住了羅斯托克,有人就急忙吼道:“您是主帥,怎麼能親自上去拼殺!”

“廢話,松手!!”羅斯托克將軍一臉猙獰,如果不是身邊都是多年的老部下,他激怒之下,就要揮劍去砍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就聽見要塞的後方,陡然傳來了一聲驚天的長嘯!

那嘯聲直沖云霄,就看見後面陡然一道金光從遠處激蕩射來,如流星一般,刹那間就已經到了面前!

天空之中,一團金色的耀眼光芒,包裹著一個人影,站在了城牆之上的半空之中,那里面的人影一身耀眼的金色鎧甲,說不盡的華麗和威武。遠遠看去,仿佛手里還倒提著一柄金色的長劍!

下面不少人看見了,都是呆了一呆,可隨後,心頭都湧出了一股強烈地震撼!

金色!!

那團光芒,不是別的,是斗氣啊!是斗氣的光芒!

金色斗氣……

聖階強者!!!一聲帶著森然殺氣的怒吼,只見天空的那個人影已經直沖而下。身子化作了一團金光,如天雷貫地,重重落在了一截城牆之上!

這個時候,城牆邊的一個比蒙巨獸,一錘下去,正將兩個神聖騎士打得血肉橫飛,猙獰的吼叫之中,血盆大口。滿口獠牙。

那個全身金色鎧甲的人影,斗氣勃然爆發而出,身邊稍近的人,都感覺猶如自己站在一輪烈日的身邊一般,就感覺氣勢逼人。讓人幾乎都無法正視!

“死!”

一聲怒吼。長劍帶著聖階強者地金色斗氣,如虹一般貫穿而出。落在比蒙巨獸的身上,那巨獸的身上魔法光芒閃耀,可是面對聖階強者的攻擊,這種魔法防禦卻是不夠看的了,砰的一聲,這一劍狠狠的擊在了巨獸的身上,頓時就將巨獸龐大地身體貫穿,斗氣狠狠的砸在了巨獸的前胸,而巨獸的後背卻頓時爆裂開來,一團血霧噴灑而出!

而這個人影更是身子飛出,如旋風一般落在了巨獸的脊背之上,手里抬起長劍來,如舉著一輪明日在手,鋒刃旋轉,咔的一聲,就紮進了比蒙巨獸的脖子力。

那人影飛快的繞著巨獸地脖子飛舞了一圈,最後就看見鮮血狂飚,落紅如雨!

那怪物長大了嘴巴,無力的吼叫了一聲,終于,那碩大的腦袋轟然落下,和自己的身軀分了家,砰的一聲砸在了城牆之上!

而龐大地無頭身軀軟軟倒下,橫在了城牆之下!

那個人影身子落在了城牆上,卻站在了被砍下地怪物的腦袋之上,此刻周圍所有人都驚呆了,遠遠看去,那個人影一身金色鎧甲,身軀偉岸,一身金色地斗氣閃耀,加上那一頭仿佛如怒火燃燒一般的金色長發飄揚……分明如一個遠古走來的戰神一般!!!

這個時候,那個人影就再次頓足,身軀立刻如離弦之箭一般,朝著又一個比蒙巨獸激蕩射了過去!

這次那個巨獸迎面就是一錘砸來,這個人影身在空中,迎面就被那碩大的鐵錘砸個正著,就聽見轟的一聲巨響,那聲音讓每個人心中都是深深的一沉,如此巨大的力量,只怕就算是鐵打的身子也粉碎了。人人心中剛剛生出的一絲振奮,頓時都惶恐了起來。

可是,再放眼看去,只見那個人影頓在空中,全身的金色光芒絲毫不減,倒是那個比蒙巨獸手里的鐵錘,陡然只見就化作了無數碎裂鐵塊四分五裂!

再看那個金色的人影,已經沖到了比蒙巨獸的面前,長劍一掃,立刻就看見空氣扭動,如出現了無數漩渦,碾壓擠壓,比蒙巨獸全身毛發飄揚,粗厚的皮毛寸寸碎裂,頓時就委頓了下去!!

這金色人影一口氣就斬殺了兩個比蒙巨獸,頓時城牆之上地人類沸騰起來。歡呼吶喊如雷鳴一般,原本幾乎就要堪堪抵擋不住的樣子。陡然士氣大振,那些神聖騎士也好,軍官將領也罷,仿佛被點燃了心中地火焰,頓時如瘋狂了不怕死一樣的沖向了最近的比蒙巨獸,全身的斗氣拼命的爆發出來,手里的長矛也好,刀劍也罷,奮力的朝著對方身上招呼過去,面對掃來的鐵錘。卻連躲都不躲了!

就算死,也要戳這個怪物一下!

越來越多的神聖騎士湧上了城牆,而那個金色鎧甲的人影,更是如幻影一般在城牆之上來回穿梭。

不到片刻功夫,又是兩個比蒙巨獸轟然倒下,這個時候,獸人地陣營終于畏懼了。

那些獸人的祭祀在遠處立刻紛紛唱響了古怪的歌謠,隨著空氣之中一波一波的怪異聲音傳來,那些比蒙巨獸終于一起吼叫了一聲,同時掉轉身子。朝著後面回身逃跑而去。

城牆之上,腳下的地面都已經被血水浸泡得滑膩不堪,到處可見破碎的血肉,而那些死去的戰士,就連一具完整的尸體都找不到。

可是,看著那些龐大的怪物畏懼退後,城牆上的萬千將士一起瘋狂地吶喊起來,包括那些平日里冷面嚴肅的神聖騎士。也都是忍不住脫下了頭盔,揮舞長劍,奮力的吼叫著。

而這個時候,那個金色的人影,落在了城樓的頂端,站在那兒,眾人看去,就宛如看著一個戰神一般!

無數將士。紛紛朝著城樓那個金色鎧甲武士的地方湧了過去,更多人則是干脆就對著那個方向彎腰敬禮。

而這個時候,站在近處的不少人終于看清了那個人影的模樣,只見那個人影那身鎧甲,造型奇特。從來不曾見過。而那人身材挺拔,明明一張英俊地臉孔。卻在一只眼睛上猛了一個眼套,顯然是獨目,而手里握著長劍,站在那兒,雖然只有一只眼睛,卻絲毫不損他的威風。

這大陸之上,擁有聖階實力的武者,被眾人所知的,只有那被稱為“銀霄劍聖”的羅德里格斯,可是眼前這人,卻明顯不是羅德里格斯……

這個時候,終于,有靠得近的兩個級別不低的神聖騎士,在仔細打量清楚了上面那個人影的時候,紛紛臉色狂變!

越來越多地神聖騎士湧了上去,遠遠的站在城樓之下,卻似乎有些不敢靠前,不少人臉上的神色都滿是驚疑,震撼,甚至是一絲無法描述的激動……

終于,有兩個年紀看上去大約三四十歲的神聖騎士,忍不住緩緩走了過去,距離那個人還有幾步,就單膝跪了下去,一臉地恭敬,沉聲呼喊:“騎士長大人!”

侯賽因站在城樓之上,眼看跪在面前地兩人,他冷峻的臉上也閃過了一絲變化,沉默了會兒,卻冷冷說了一句:“我不是你們地騎士長!”

“不!!您!您分明就是侯賽因大人!大人,難道您不認得我們了嗎!昔年您離了教會,我們中就有很多人不信您這樣的人會背叛教會!!”一個騎士顯然是侯賽因的老部下了,激動的喝道:“今天大人您從天而降,立下赫赫戰功!我們更是絕對不信您是背叛信仰的邪惡之人!我願意以我的騎士身份對教會作保,請您務必回來重新率領我們吧!!”

其他不少神聖騎士,此刻都聽得清清楚楚,更是有幾乎三分之一的騎士,都往前幾步,單膝跪了下去。這些人都是當年侯賽因帶領過的部下。侯賽因當年在教會里的時候,為人剛直沉穩,對部下卻是面冷心熱,加上他實力超群,人人對他都是恭敬服從。

就算他背叛了教會之後,神聖騎士團里,倒是一半人都不肯相信侯賽因是那種邪惡的叛徒。

加上侯賽因叛教之後,堂堂的大陸最強的騎士團,頓時就是高手一空,連一個能撐得住場面的強者都找不出來了,隱隱的似乎就不複往日的威風。甚至只能讓八級的騎士來充當首領。

而在比武大會之上,堂堂的騎士長,被杜維當場以公平的決斗輕易擊殺,更是讓神聖騎士團威風掃地。

很多騎士團里的老人隱隱的都生出一絲不滿來,不少人忍不住就懷念起侯賽因來。昔年侯賽因號稱大陸第一騎士,隱隱的就仿佛是大陸第一武道強者一般的地位,那個時候,有他坐鎮,誰敢看輕神聖騎士團?

此刻,剛才一戰,戰況危機,搖搖欲墜之際,這位失蹤了多年的大陸第一騎士陡然出現,以聖階強者的實力展現出來,用強悍絕倫的力量,力挽狂瀾,幾乎可以說是以一己之力挽救了城牆上的這麼多條生命。

而不少老的神聖騎士,在此刻戰勝的激蕩心情之下,不免就激動不能自已,想起當年侯賽因領導自己這些人時候的威風,不由得就紛紛跪下了。

侯賽因固然當年在神聖騎士團里威信深重,但是畢竟他叛教的事情也過了幾年了。

雖然有接近一小半的人跪下了,此刻,老部下激動萬分當場跪下行禮,那些非嫡系的舊人,也遠遠的落在後面,卻是覺得侯賽因既然已經離開,那麼就算現在不必再追捕他,卻也不用上去和他見禮,免得尷尬。

但是另外卻也有相當數量的神聖騎士,卻不是侯賽因的嫡系,遠遠的站在後面觀望,更有人心中驚疑之後,還有的是新晉的騎士,忍不住就想:他就是侯賽因?這可是神殿最大的叛徒,不是已經死了嗎?他這一出現,我們要不要上去捕殺?

一時間,神聖騎士團的人心思各異,侯賽因站在高出,冷冷的看著這些人,他雖然臉色冷漠,但是心里的激蕩,卻也無法用言語描述。

侯賽因的性子一向如此,面冷心熱,當年叛教的事情,其中的隱情也是不得已,並非他的本意,而叛教之事,也是他畢生最大的傷感之事。此刻看見諸多老部下,何嘗不勾起昔年的感慨回憶?

只是,他是一個剛烈果決的人,心思一轉就硬了下來,看著諸人,冷冷道:“各位請謹慎說話!我不是你們的騎士長侯賽因!”

說著,他遠遠的看著城牆的那一頭,那里有旗幟飄揚,無數精銳的武士簇擁著一群軍官,其中一個老者,分明就是前線的主帥羅斯托克將軍。

“羅斯托克將軍。”侯賽因提起了聲音,那聲音遠遠傳了過去,一字一字清清楚楚:“我是郁金香家族公爵大人麾下家族首席騎士侯賽因!奉公爵大人令,前來助戰!”

郁金香家族首席騎士侯賽因……

一聽見他的這句自問介紹,那些神聖騎士人人都是臉色一驚,隨即黯然了下來……

這位絕世強者,原來是跟了郁金香公爵了……

上篇: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重燃戰火!比蒙登場!】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他回來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