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他回來了!】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他回來了!】


陽光照射在大殿之上,終于放晴的天氣,將這原本已經陰濕了一個冬天的宮殿里的寒氣和潮濕一掃而空。

這座古老的大殿,是皇城里諸多巍峨莊嚴的建築群里最大的一座宮殿,在陽光之下奕奕生輝,千年之前,偉大的開國皇帝阿拉貢就是在這里,公布國書,宣布立國,接受無數百戰勇士的臣服和歡呼。

盡管經曆了千年的時間,無數代皇帝都花費了大量的經費反複的修繕和擴充這座大殿,到了這一代,這座古老的建築,非但不顯得頹敗,反而越發的金壁輝煌。

兩旁的數十根幾人才能環抱過的巨大圓形立柱,雕滿了細膩而華美的浮雕,那浮雕之上,全部都是開國戰爭之中那些傳奇的英雄人物。碩大的火盆,燃燒著終年不熄的火焰,而站在走廊之下的金甲武士,也都是從禦林軍里精挑細選出來的最精壯的勇士,穿戴著最精良的鎧甲,手持長斧,成排肅立。

這座象征著帝國皇權最中央核心權威的地方,正是曆來帝國每每要決出重大國策之時,帝王召集重臣貴族,商議決策的所在。

而今天,在經曆了一個冬天的折服之後,攝政王殿下在這里召集了眾多大臣,商議前線的戰事。

大殿的正門緊閉,而這個時候,一個宮廷侍者,彎著腰順著走廊一陣急促的碎步跑來,跑動的時候,雖然保持著彎腰的姿態,屁股略微有些往後撅。這姿態有些滑稽,不過周圍那些侍立的武士,卻沒有一個人敢笑話,甚至也沒有一個人上來阻攔。

只因為。這個宮廷侍者,腳下靴子梟梟,跑得甚急,手里卻雙手高高捧著一個鮮紅色的卷筒,高高舉過頭頂,那卷筒上地紅色鮮亮。仿佛是用鮮血染成的一般。

這紅色,象征著線送來的最緊急的戰報,按照慣例,如果是這種緊急地戰報,傳達進皇宮的時候,任何人都不得阻攔耽誤片刻,哪怕是三更半夜,這種戰報到了,也必須直接交送到帝王君主的手里!這也是開國皇帝阿拉貢立下的鐵律。

雖然千百年來。帝國皇帝的水平參差不齊,總有一些昏庸的君主在位,難免荒廢政務,就有人漸漸不遵從這些鐵律了。不過現在在位地攝政王卻是一個勤勉的人,在他的執政期間,這些鐵律都被嚴格執行!

這個侍者撅著屁股跑到了大殿的門前,看了一眼周圍的金甲武士,立在殿門之外,神色有些緊張,卻亮開嗓子。大聲喝道:“前線緊急戰報到!!!”

他這一嗓子中氣十足,頓時就把聲音傳遞到了大殿里。

果然,片刻之後,大殿門打開,兩個宮廷官員沉著臉出來,卻絲毫沒有怪罪的樣子,只是一臉的嚴肅,鄭重接過那紅色的卷筒。飛快的跑了進去。

大殿之內,攝政王高高坐在寶座之上,下面兩側,在座地有帝國年輕的軍務大臣卡米西羅,軍方一些高級將領。財政大臣。以及帝國財政署諸多高級官員,禮儀大臣。還有七八個位高權重的帝國實權派人物,其中一個胖子,卻正是德蘭山魔獸。

這個德蘭山魔獸正滿臉紅光的大聲說著什麼,這下被打斷了,卻不敢有半點微辭,眼看那宮廷官員鄭重將一個紅色的卷筒交到了攝政王的手里,他趕緊把自己剛才那番關于前線戰區後勤物資的計劃講述暫停了下來,立在那兒,偷眼看著攝政王。

辰皇子坐在上面,面色平和,接過了卷筒,上面的封漆完好,打開來,取出里面的一份羊皮卷展開看了兩眼,下面眾多人盯著攝政王,試圖從這位君王的臉色上看出什麼端倪來,可是攝政王看罷之後,神色絲毫不變,就連眼角地肌肉都不曾變化半分,只是點了點頭,隨手將卷筒交給了侍從收好,才把眼神重新落在了德蘭山魔獸的身上,溫言道:“嗯,你繼續說,下一季的物資調運怎麼了?”德蘭山魔獸似乎有些愣神,隨後立刻反應了過來,咳嗽了兩聲,才繼續搖了搖肥胖碩大的腦袋,甕聲甕氣的大聲道:“是!……呃,剛才我說的關于調運的問題,目前看來,糧草武器的供給還算充足,只是我在北方待了一個月,卻知道前線地破甲重箭消耗很大,前期准備的庫存已經快見底了,軍需方面,催了兩次,只是後方的工坊還在加緊生產,殿下,我家族旗下的工坊里已經趕制出了一批來,雖然數量還有些不足,不過也能應一時之急了,正是在運輸方面,我問過軍務大臣卡米西羅大人,現在運力方面已經滿負荷了,我的意思是,干脆從海軍調撥地船隊上,騰出一批來,專門運輸這批破甲箭,其他地物資,反正不著急還能拖一拖……”

德蘭山魔獸搖頭晃腦,將這番話說完----其實他原本只是一個豪富商人家族,對這些國務是不熟悉的,只不過近年來隨著攝政王掌權,他也算是攝政王辰皇子地嫡系,自然也就水漲船高,漸漸的顯貴起來,現在有得了一個官職,算是正式從商人身份變成了帝國重臣,委任了他擔任了前線戰區的軍務後勤官職,他也頗花了一番心思。至于這番話,卻不是這個德蘭山魔獸能說得出來的,卻是昨晚在家里,讓幕僚起草之後,他生生背下來的。

剛才雖然被打斷了一下,一時之間忘記了一些,不過幸好說著說著,也就想了起來,這番話越說越流利,他心中也有些得意,心想:以往旁人都把我只當一個富得流油的商人,現在我好歹也是帝國重臣了,總要讓他們刮目相看。

只是。德蘭山魔獸說的搖頭晃腦,卻沒有發覺,上面端坐的辰皇子,雖然臉色如常。但是那眼神,卻似乎已經不如剛才那麼專著了,下面這德蘭山魔獸說的一番話,辰皇子大略也就聽了七八成,其余心思,卻已經轉到了剛才看到的那份前線的戰報上去了。

終于。這胖子說的吐沫橫飛,一番話說完之後,倒也頭頭是道,辰皇子點了點頭,也沒什麼贊賞褒獎地意思,就輕輕飄飄說了一句:“嗯,知道了。這事情你和卡米西羅商量一下,就這麼辦吧。”

德蘭山魔獸不免有些沮喪,自己做了好大一番功課才弄了這麼事情來。就是想顯示一下自己的能力,卻只得到了攝政王這麼輕飄飄的一句話,不由得心中就有些落差。

幸好,辰皇子是何等聰明的人,一看這胖子地臉色,就明白了原委,輕輕一笑,又加了一句:“你這個胖子,這件事情做得倒真有點帝國大臣的模樣了,看來給你這個官職是給對了。好好努力去做吧!”

這句嘉勉,才讓德蘭山魔獸的臉上多了幾分笑容。

隨後,辰皇子咳嗽了一聲:“剛才接到前線的戰報,那些野蠻種族果然在開春就發起了攻勢,勢頭很是猛烈,不過羅斯托克將軍的戰報里說了,已經成功將敵軍的攻勢擊退,前線將士浴血奮戰。那些野蠻種族受了不少重創。”

這話出來,下面那些心中還在猜測那份戰報地人,都是臉色一松。

“不過……”攝政王忽然輕輕笑了一下,這笑容里就多了三分古怪:“這軍報里還說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這次擊退敵軍攻勢,其中立下頭等大功的。卻不是暴風軍團的將士。也不是助戰的魔法師團和神聖騎士團,而是……”

說到這里。辰皇子故意停頓了一下,看了看下面眾人的臉色,這才繼續道:“是一個聖階強者!”

聖階強者?!

這話一出,不少人都是驚訝起來。

大陸之上,現在眾所周知的聖階強者,就是那個羅德里格斯了。或許大部分人不知道,但是現在在這個大殿里的眾人,都是帝國的權貴,不少人都知道,那個羅德里格斯可是杜維地手下。

“不是銀霄劍聖。”辰皇子嘿嘿笑了笑:“看來咱們帝國,又出了新的聖階強者了。有趣的是,這位聖階強者,也是咱們的郁金香公爵麾下的家族騎士……名字也是奇怪,倒是和那個當年叛逃教會被大陸通緝的侯賽因同名啊。”

侯賽因?

郁金香公爵麾下的,一個“也”叫侯賽因的聖階強者??

這話說出來,說的人固然是語氣詭異,聽的人也是表情叵測,一時間,這大殿之上,卻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

叛逃教會地前任神聖騎士侯賽因,已經死了----這可是大陸光明神殿教宗陛下親自發布的公告里,白紙黑字寫的很清楚的!

這才沒過多久,就冒出來一個郁金香家族麾下的家族騎士,實力強悍,也叫侯賽因?

眾人都不是傻瓜,其中深意,就多少能猜到幾分了。

只不過……這件事情,隱隱的關系到了教會,這就很難去說了。更重要的是……還和杜維有關系!

如果是在往日也就罷了,可現在,因為前段時間,郁金香公爵和皇室只見頂牛的事情,塵埃還沒落定,現在誰也不清楚,到底攝政王心中對郁金香公爵是一個什麼態度。

所以,這種事情,一時間,大殿里人人閉口,都不敢貿然發表什麼見解了。

辰皇子坐在上面,冷眼看著下面眾人,他如何不知道眾人地心思?沉吟了一下,攝政王淡淡道:“大陸上又出了一名新的聖階強者,總是好事,說明帝國子民尚武風氣尤存!至于名字嘛……和那個神殿的叛徒同名,想來也是巧合。哼,侯賽因……大陸上叫侯賽因的人,如果一個一個追查起來,只怕得有個七八千呢。這世上同名同性的人多了,也不必意外。”

辰皇子這麼一說,也算是表明了態度了。下面這些人才松了口氣,這才一個一個走了上來。表示贊同,更有人就大拍馬屁,說是在攝政王地英明領導之下,大力提倡帝國尚武之風。這才使得民間湧現出了更多地強大武者云云。

這種屁話,自然是沒有人會相信的,只不過,官場之上,這種花團錦簇地話兒也是少不了,一時間。剛才寂靜地場面,倒是熱鬧了起來。

辰皇子聽了會兒,心里思索已定,就開口道:“既然是郁金香公爵麾下的騎士助戰,也算是為國出力的義舉,況且立下了大功不能不封賞的,嗯……只是這個侯賽因是杜維地麾下,卻不好直接封他軍職了……各位,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這個問題。卻又沒有人回答了。

安靜了片刻,不少人,卻都把眼神瞄向了財政大臣----因為杜維之前和皇室的關系鬧得有些僵,隱隱的有些禍亂的味道了。結果,使得原本帝都里一幫熱捧杜維的權貴人物,在這個當兒都躲之不及,哪里還敢和杜維公然站在一起?

在這殿堂之上,說到封賞杜維地麾下騎士,卻是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好話----當然了,壞話也不會有人搶著去說。畢竟杜維現在還沒倒台,攝政王的態度也未明,誰也不願意貿然去得罪人。

只是,既然是封賞杜維的麾下,那麼現在這殿堂之上,唯一個被打上了深深的“郁金香公爵一系”烙印的,除了財政大臣還有誰?誰叫你把自己的孫女嫁給杜維的弟弟?就算你不是郁金香一黨,也是郁金香一黨了!

這種為杜維說好話的事情……你去做吧!

財政大臣心里也有些為難。老頭子是一個一心為國無私的人,心里明白眾人那眼神地意思,他心中坦蕩,也不怕人想什麼,更不怕攝政王猜疑。只是……自己是財政大臣。這封賞軍功的事情,自己開口也不合適。

咳嗽了一聲。抬眼看了看軍務大臣卡米西羅,卻看見卡米西羅老神在在,眯著眼睛,一副不關己事的樣子,財政大臣看了,不由得心中有些苦笑:這個小子,年紀輕輕,卻把老宰相那幅模樣學了個十足,哼,也是個狡猾的小東西。從前和杜維稱兄道弟,這會兒卻裝起鴕鳥來了。

現在這個時候,事情涉及到杜維,就變得有些高深莫測起來,人人的眼睛盯著財政大臣這個老頭子,也讓老頭子有些焦躁,終于按耐不住,咳嗽了一聲,開口道:“這個……殿下,我覺得,既然是郁金香公爵的家臣,那麼國家不好委任公職,正好……現在前線戰區上,那大陸各地招募的雇傭軍已經自成了一軍,也不算是帝國官軍編制,我看,不如就委任這位侯賽因騎士擔任那雇傭軍的首領,然後麼……既然是身為聖階強者,自然都是超然世外之人,金幣財物的賞賜,想來這種強者是不屑的。所以,我地意思是……以功論的話,授予勳章和榮耀稱號就可以了。”

辰皇子笑了笑,就順著道:“這建議很好。授予這位侯賽因騎士閣下……嗯,帝國白銀勇氣勳章一枚,再加一個……護國聖者的稱號吧。嗯,既然是聖階強者,那麼聖者這個稱號他也當得起的。此外……就按照你說的,那雇傭軍,也讓他去率領……呃,對了,之前郁金香家族隆巴頓將軍已經借調去了前線擔任雇傭軍統領的,那個,這個侯賽因就算是副統領吧。”

頓了一下,辰皇子又道:“還有……之前前線有報,那些雇傭軍搞了一個什麼敵後空降的作戰,也立了功,這次就一並封賞了。你們財政署和軍務商量一下,按照軍功把賞金封賞下去……另外,那雇傭軍麼,也給一個名號吧,不然的話,說起來,都是雇傭軍雇傭軍地,也不太好聽。”

辰皇子側頭想了想,展顏道:“我倒是想起一個名字……就叫狼牙吧,這雇傭軍,今後就改名叫做狼牙軍。”

他是攝政王,帝國的主宰,這話開了口,誰會反對?

事情,就這麼定了。

侯賽因搖身一變,就成了帝國攝政王親口封賞的“狼牙軍”副統領。授帝國白銀勇氣勳章,以及“護國聖者”稱號。來,不到半天,躲在郁金香公爵府里的杜維就收到消息了。

“狼牙軍?”杜維哈哈一笑。拍了拍手掌:“好名字,如犬狼利齒一樣尖銳。”

旁邊的喬喬卻臉色有些憂慮:“你笑什麼?你把侯賽因派到北方去,這一出手,全大陸都知道了。別忘記了他是教會叛徒地身份,教會找起麻煩來怎麼辦?”

“找麻煩?誰來找麻煩?”杜維哼了一聲,一臉地不屑:“教宗陛下金口玉言。白紙黑字公布過了:叛徒侯賽因已經死了!他是教宗,帝國的精神領袖,他說死了就是死了!現在地侯賽因,只是一個不巧和那個叛徒同名同姓的人罷了,難道這世界上,同名同姓也有罪過嗎?嘿嘿……教會要追究?好啊!那就說明了教宗陛下說的話不算數了?一般人說話不算數也就算了,他是誰?教宗耶!大陸的精神領袖啊!難道讓他自己打自己嘴巴?教會地臉面何在啊!!”

他雖然是狡辯,但是說話的時候,卻一股理直氣壯的口吻。一副無恥到底的模樣,旁邊喬喬看了,也是哭笑不得。

笑了會兒,喬喬才不解道:“杜維,你把侯賽因派到前線去拼殺,如果是擔心那些獸人之中有強者參戰,前線頂不住,也還算合理。只是,派侯賽因不如派羅德里格斯了,或者……干脆放我去北方待一陣子也不錯。”

說到這里。喬喬的語氣有些心虛的樣子,偷偷看了杜維一眼,卻看見杜維臉上似笑非笑瞄著自己,她才干脆心里一橫,叉腰叼蠻道:“怎麼了!我在帝都悶都悶死了,到前線去打打殺殺,也比整天悶在這個院子里好吧。”

杜維搖頭:“不到時候,不到時候。你看吧。將來有我們上前線地日子呢。”

喬喬這才有些氣餒,繼續道:“不管如何,你別人不派,卻讓侯賽因公然露臉,總是麻煩。”

杜維不屑:“麻煩?怕教會找我麻煩?教會早就知道侯賽因活著了。教宗的那個公告就是和我的私下妥協。現在嗎……我怕教會找我麻煩?反正就算沒有侯賽因公開露面。教會就會放過我了?哼……而且……”

說到這里,杜維的神色終于正經了一些。看了喬喬一眼,聲音有些柔和下來,低聲道:“喬喬……你,我,還有薇薇安,我們三人在一起,自然是感情很好,日子也溫存。可是,有句話叫做飽漢子不知餓漢子饑,嘿嘿,你的小日子過得幸福美滿,可別忘了,侯賽因這個家伙還打著光棍呢。如果他愛上的是普通的女孩子也就罷了,可是他的情人可是帝國的公主啊。要娶帝國地公主,一個沒有身份的黑戶可絕對不行的。就算我們肯,攝政王也不肯,就算攝政王肯……皇室的規矩也絕不能容忍的。再說了,那位路易絲公主,年紀也不小了,婚事恐怕早就提上日程了,如果我們不抓緊時間,一旦皇室給她安排了婚事,那就麻煩了。”

歎了口氣,看了看面色緋紅的喬喬,杜維伸出手指,在喬喬的鼻尖輕輕一點,微笑道:“我就是要讓侯賽因公開露面,大露特露!然後光明正大的立功,讓大陸都知道他的名氣!現在好了,他不再是黑戶了,而是堂堂的狼牙軍副統領,帝國白銀勇氣勳章獲得者,帝國護國聖者這命令,一旦經過了帝國官方地明文發布,那就是白紙黑字的合法身份!!從此就不再是黑戶,而是光明正大的帝國功勳之人!”

笑了笑,杜維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緩緩道:“現在麼,這個身份是明了,榮耀也有了,就是要匹配公主,似乎還有些不夠底氣,不過不要緊,只要侯賽因在前線再立些功,頭上的光環再亮一些,就有了足夠榮耀的身份,到了一定時候,向皇室提親娶公主,那就差不多了。”

說到這里。杜維眼睛里閃過一絲凜然,語氣轉寒,冷冷道:“至于神殿找我麻煩……那些神棍什麼時候不找我麻煩了?況且……侯賽因對我來說,就和兄弟一樣!為了他的幸福大事情……我就算讓神殿多嫉恨幾分。也算不了什麼!!神殿現在早就恨不得想殺我一百次了,現在就算是更恨我一些,想殺我兩百次,三百次,也沒什麼差別。”

帝國又出了一名聖階強者,這個消息立刻伴隨著春分傳播到了羅蘭大陸之上。更何況。大陸上聖階強者原本就是近乎傳奇一般的存在,雖然那個羅德里格斯是聖階,但是畢竟人人知道,這個銀霄劍聖,早年曾經參與了謀反政變,雖然聖階強者不能用世俗地標准衡量,但是多少有些不夠響亮。

這位新出的聖階強者,卻是在前線立下大功----那可是幫著咱們打那些野蠻種族的好人啊!

而這件“喜事”傳播過程里,自然也有不少好事之人。拿侯賽因地名字做文章,隱隱的就聯系到了那位已經“死去”地教會叛徒。

只不過各種傳聞斐斐,教會卻始終保持沉默,一言不發。

就在關于對侯賽因地封賞命令發布地第二天。

已經在家里“養病”幾個月地郁金香公爵大人,終于公然走出了自己的公爵府!

這天一早,公爵大人的馬車就堂而皇之的出了府,在一隊護衛騎士的扈從之下,出了帝都城門。那些守城地王城近衛軍看了,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人人心中都猜想:這位處在暴風漩渦之中的公爵大人出府了,恐怕以後這帝都。就不太平了!

而杜維,卻乘坐馬車,出城之後,直接就來到了闊別多日的“帝國軍事學院”。

馬車停在了學院門口,杜維依然坐在輪椅上,那些聽聞公爵大人到來的學院里的教官和護衛士兵,趕緊上來迎接。

一隊人簇擁著杜維的輪椅,緩緩朝著學院里進去。路過操場的時候,就聽見操場之上呼喝連連,卻是學員們正在訓練。

軍事學院里,早有五百調來的王成近衛軍,專門在這里駐紮。一來是負責這位地秩序和守護。而來,也是擔任這些軍官學員們的“陪練”。

杜維來到操場的時候。幾十名學員軍官,正在和兩百名全副武裝的王成近衛軍士兵進行越野演習。

杜維立刻下令讓人把輪椅推到操場去,隔著老遠,就看見了那兒一幫軍官分成了藍方紅方,正在互相較勁,一片熱火朝天的氣勢。

杜維的輪椅嘎吱嘎吱,木輪碾壓過操場上的沙土地,來到了旁邊,加上周圍的一群隨從,立刻就引起了操場上諸多軍官學員的主意,有眼尖的,立刻就辨認出來了,那中間坐在輪椅上,一臉詭異地笑容,那眼神里一絲淡淡的邪氣……不是那位讓眾人吃足了苦頭的院長大人是誰?!?

一看這位煞星一般的人物回來了,頓時全場所有的學員都呆住了,連訓練都忘記了,人人都是眼巴巴的盯著杜維,更有人張大了嘴巴,驚得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還有一個軍官學員,正在攀爬障礙土牆,一眼瞄見杜維,看著那熟悉的讓人心中發毛的笑容,也不知道怎麼地,頓時手腳一軟,原本身手敏捷,卻忽然就從土牆上掉了下來,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卻顧不得疼了,就這麼瞪著眼睛望著杜維。

杜維輕輕一揮手,咧嘴笑道:“小崽子們,我回來上班了……你們,想我了沒有啊?”

這話說的輕輕飄飄,可是諸人卻沒一個說話,都是屏住呼吸看著院長大人的回歸,大部分心里就一個念頭:“這個折磨人的家伙回來了,這下好日子到頭了,今後……恐怕更有苦頭吃啦……”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侯賽因】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老而不死是為賊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