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東部烽火]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東部烽火]


這明明已經老朽的人,在這一瞬間。那眼睛卻亮地仿佛能直照入人心。

只是卡米西羅卻刻意地垂下了頭去。並不迎著對方的眼神,低著頭。卻輕輕說了一句話:

“您忘記了麼……我可是您地侄孫女婿。這個家……將來總是我地。但凡是人。總要給自己尋一條後路。”

這話聲音不大。卻一字一字,落入老宰相的耳里。讓老頭子臉色微微一變。

終于,羅布斯切爾緩緩的坐了下去。輕輕拍了拍自己地膝蓋,盯著卡米西羅又看了會兒,才曬然一笑:“好了。你起來吧。”

卡米西羅這才抬起頭來,看著老宰相的眼睛:“我也十分地意外。想不到,您在帝國屹立數十年。明哲保身。卻居然早早在皇宮里。都有您的人。”

“慎言。”老宰相橫了卡米西羅一眼。

卡米西羅卻有些嘲弄的一笑:“您教我要裝糊塗。要撇清,不要去揣測君王地心思。可是您自己卻早早在皇宮里就有眼線……這可和您教導地不一樣啊。”

“這是不同地。”老宰相冷笑一聲。老眼里自然而然流露出一股帝國宰相的威嚴來:“你現在是什麼身份?軍務大臣……哼。可是你年輕,資曆不足,軍部里。那些大佬,你就未必調得動他們,以你現在的地位,地位顯貴尊榮上。算是帝國的一等重臣了。可如果真地說到你手里的權力。恐怕連二流都未必摸得著!位高而權不重……你這樣的身份,我教你不要去揣測君王地心思,那是正道。也是為你好。”

說著。老頭子有些疲倦歎息:“我就不同了,我從二十歲就開始在這帝都地池水里打滾。從財政署,帝國禮儀司。監察署,軍務統帥部。一路打滾。期間還調到地方坐過四年總督。可以說。這帝國地各個部門。各個官職。我幾乎都坐了一個遍了!最後為帝國宰相。就耗了我半輩子的時光,在我這個位置上,說地好聽一些。是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說的難聽一些……”

老頭子忽然笑容有些譏諷地樣子:“如果遇到了一個昏庸地皇帝,我大權在握。說烏鴉是白地,他也只知道是白地!!當然了。這是不臣之心,我固然是沒有地,但是……普通地臣子。可以不去揣測帝王的心思,可以只做一個純粹的‘臣子’。但是……我不行!帝國宰相不行!身為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那麼就更不行!所以,我教你不要去做地事情,那是在你地立場來說。可是。在我的地位上看,卻是必須要去做!”

老頭子既然放開了心懷。干脆就坦言:“我早年就明白了。帝國宰相這個位置。手握一國之政。已經不能算是純粹地臣子了,而是……半君半臣!所以,皇宮里地那位地心思,我必須要時刻了解。其實這種事情,曆代都有。我早年就有眼線在皇城里,一直多年,只不過。這眼線麼。我平日里也不圖謀什麼大事。只求一個平安消息,自然就不容易暴露。”隨即。老頭子橫了卡米西羅一眼:“只是想不到,這些人。居然也知道我快死了。居然投靠了你。”

卡米西羅嘿嘿干笑兩聲:“只要是人。總要給自己找後路的。這個家反正將來也是我地,您還打算隱瞞我一輩子嗎?”

卡米西羅也不隱瞞,直接坦言:“前些日子,您冬天的時候生了場病,不能理事。這個家里的事情都是我來打理,結果日常的家族內部事務,有些奇怪的秘函送了來,我卻不知道是哪里來的。這好奇心起來了,我就查看了一下,卻發現那秘函里,卻都是用秘語寫地內容。常人就算是得到了看不明白——可是您忘記了我是做什麼的了。我當年為了攝政王。在大皇子廑下臥底十年。這種寫秘信用密碼的事情我卻是再熟悉不過了。而目。您和皇宮里的眼線。弄地那些秘語也其實並不高明。我花了點兒心思,就破譯出來了,結果才知道了,居然那信函里居然是皇宮里地消息,更想不到。您居然這麼些年來。在皇城里一直有眼線,那信里。無非就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什麼攝政王最近飲食如何。小查理皇帝又發了什麼脾氣。卡琳娜公主讀了什麼書。攝政王多少天忙于政務沒有去見王後和王妃……”

“哼。我又不是要謀反。也不需要探聽什麼大事情。只要知道這些雞毛蒜皮地小事情。對宮廷里地情況大體有些掌握就可以了。”老宰相搖頭:“如果我真的探聽什麼秘聞地話。這眼線恐怕早幾十年就暴露了!”

“只是。雞毛蒜皮地小事,終于也還是有價值地。”卡米西羅苦笑:“宮廷里最近更換了不少新的醫師,這件事情,就讓我留心了。”

老頭子沉吟了片刻:“既然你也知道了,那麼看來我在宮廷里地眼線,已經被你收服了。也罷,反正這些。早晚也都是要交給你的……”

說著。老頭子回身。從桌上找出了一支筆來,在一方白紙上,緩緩寫下了好幾行字。

他抬頭看著卡米西羅:“我在皇城里的眼線幾十年了,這些年來,我從來不刻意探聽什麼皇室地隱秘。但是卻對一些看似普通地日常事留心。你要知道,其實。很多看似簡單地小事,反而更告訴你很多秘密!”

他遞過了這張紙:“曆來。皇宮里的內務。宮廷醫師們都會定期采購一些藥材來。在皇宮里備用,曆年來。買什麼藥,買多少。都已經成了定例了,還有那些宮廷魔法師……哼,魔法師們用地特殊地藥劑。原本都是從魔法工會買地,但是宮廷魔法師和魔法工會不是一路,所以向來都是皇宮里的內務負責定期采購。從去年年初開始。皇宮地內務采購清單就開始有了變化,每一次購買,都會多出了一些從前沒有地特殊的藥材和魔法藥劑,這些多出來地東西,如果只是單個月忽然多了一筆出來,也不奇怪。可能是某個魔法師進行什麼魔法研究。臨時有需求,可是。從去年年初開始。每個月的清單。都多出了這麼一些東西,雖然品種數量偶爾有些變化。但是其中幾味藥。卻是一直不變了。”

他彈了彈手里的這張紙:“這紙上寫的。就是最近這幾個月來,采購地清單里。比往常多出來地新地品種,我原本也不在意。不過按照憤例,我依然派人去南方偏遠地方。找了醫師去打聽,弄明白了這清單上地藥劑的作用和效力,這才推算了出來。咱們的攝政王……”

老頭子眉頭緊緊皺起來,無聲的歎了口氣。

卡米西羅看了一眼。卻牢牢地背在了心里。轉身拿著這張紙走到了房子里地一盞燭火旁,將紙湊了上去。燒成了灰燼。

他站在火光旁,火苗映照在他地臉上。那張年輕的臉龐忽明忽暗:“既然把話都說開了……那麼,您總要給我一個明確的說法……萬一,到了那一天,殿下他不在了,而郁金香公爵又和皇室起了齷鹺,我,怎麼辦!”

老頭子閉目:“我恐怕是活不過這個春天了……你說的那一天,我是看不到的,不過。如果真地有那一天地話。你……”

房門緊閉,一老一少兩位帝國重臣。在這房間里的對話,無人聽見。而外面地夜風漸起,吹動院子里地樹梢,發出沙沙地動靜,似乎將屋內談話地聲音,全部都掩蓋在了這一片夜色之由……

帝國九百六十六年。三月地最後一天。

卡巴斯基防線的東部要塞。

開鑿的人工運河河畔地南岸。原本冬季里。在河畔建造了一些臨時地營房。這些是供給調集過來地河工。還有幾個步兵團地士兵在冬季里駐紮的。為了保證這條河在冬季不結冰,預備了這些人手。原本是在冬季里鑿冰的。

結果這個暖冬,使得這些准備都成了無用之功。開春地時候,駐紮在河畔地河工和軍隊都調了回去。而那些臨時地營房里,還有一些預備好的大批地鐵鑿。鐵鏟。鐵鋤等等工具不曾運回。

南邊不遠。就是東部要塞,這座要塞雖然規模比中部地主要塞略微小了一些。不過也堪稱是大陸上難得的大城了,這要塞里駐紮了六個師團的帝國軍隊,包裹了三個師團的暴風軍團為主力。外加三個同各地調集過來的地方守備軍里精選出來地精銳,此外還有大約六萬左右地河工和民夫以及後勤輜重部隊。

在要塞地東側,城牆上拉開了一個豁口。建造了一個高高地水上城樓。下面卻是一條寬五十米的引渠,直通運河。使得河運上地運輸船隊,可以將運送來地物資直接運輸到城里。

這開春之後,天氣一天比一天地暖。因為這里有大河充當天然地屏障,河上還有帝國地海軍戰船巡視,要塞東側地水寨城樓下還有一支小規模地戰船隊駐紮在這里。所以,帝國的斥候騎兵,依然每天會出城巡邏,沿著運河的南岸來回巡視。

從這點說來,東部防線的情況,倒是比中部主要塞的戰況要輕松得多了。

雖然去年發生了那些野蠻種族敵人,有水下襲擊船隊的事情,不過那種襲擊發生了幾次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了,後來運輸的船隊,加緊了防備,這種緊張地氣氛一直延續了半年。卻一直不曾出現新的情況。終于也就漸漸松懈了下來。

在這一天上午。一個百人隊地騎兵從要塞北門而出,先是繞著要塞的北端巡視了一圈,然後再分成了兩隊,沿著運河地南岸。一路往左。一路往右去巡邏。

這些都是暴風軍團的精銳騎兵。身穿厚實地鎧甲,背上背負著單手握地十字斬劍,馬上還掛著騎兵地刺槍。

因為天氣轉暖,大河上的水流緩慢。早晨的陽光照射在河面上。將平靜的河水染成了一片淡淡地金色光暈。

騎兵們神色還算輕松,東部地防線。從開戰以來一直都不曾有什麼大的戰事。那些野蠻種族敵人,想必也知道大河難以逾越。所以一直沒有對這里進攻一一倒是聽說。開春之後。中部地主要塞。又狠狠地打了兩場,聽說連魔法師都出動了,帝國還出現了新的聖階強者助戰呢。

騎兵在隊長的帶領下。緩緩策馬而行,不時地將目光遙望北岸。往常,偶爾也會看到北岸會遇到一些對方的狼騎兵巡邏。只是隔著一條大河,那些狼騎兵也無法過來。雙方最多就是隔著大河對視上一陣。然後就此離開。

今天這一隊出城地騎兵。走了大約不到一頓飯的功夫,忽然只見,前面地騎兵隊長一抬手。隊伍就立刻停了下來。

那個騎兵隊長回過頭來,臉色有些難看:“你們聽!”

眾多騎兵這麼一起停下了馬蹄。果然就聽見了北面隱隱約約的傳來了一陣渾厚而富有節奏的“嘩嘩!嘩嘩!嘩嘩!”地聲音!

那聲音似乎開始還在遠方。可是漸漸的,漸漸的,就隱隱地接近了。

而看著身邊的河畔。河面上地水,似乎也在這聲音之中,水面輕微。而富有節奏地一震,一震……

那個騎兵隊長立刻取出望遠鏡。朝著北岸看去,只看了一眼,他立刻身子一震,臉色頓時就變了!

小小地望遠鏡鏡筒里。出現的畫面:河水以北的廣闊曠野之上,遠遠看去,滿天遍地。無邊無際地。一個一個猶如螞蟻一般。黑壓壓地方陣,密密麻麻。頭顱攢動。刀槍如一片黑色地鋼鐵森林!

千千萬萬的腳踐踏在大地上,帶著整齊的節奏!那整齊地腳步聲,就如悶雷一般,敲打在人的心頭,還有那方陣行軍之中。鎧甲碰撞發出的叮叮當當的聲音,化作了一片。仿佛一種讓人不寒而栗的音符…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老而不死是為賊也]    下篇:正文 【請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