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雛獅的絕吼】   
  
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雛獅的絕吼】


在經過了大約一個時辰的激戰之中,人類的戰船在這種窘迫的困境之下,終于全面崩潰,一條一條的戰船被擊沉,無數水兵水手跳進了水里----這個時候,卻不是主動的下水迎敵了----大量的水手眼看情況危機,不得不跳下了船求生,一時間,河面上人頭攢動,這些水手奮力的朝著河岸游去試圖逃生。

但是,在這一片混亂之中,河馬獸人卻肆意的捕殺人類的水兵,有的水兵,在水中就被河馬獸人吞噬撕咬,有的則是受傷淹死,更有的在慌亂逃亡之中,卻忘記了辨別方向,而是游到了北岸上!結果剛剛一上岸,就落入了獸人那些早已經等候在岸上虎視眈眈的狼騎兵的爪牙之下。

岸上的多明格斯將軍看得已經臉色慘白,他連連的怒吼痛叫,但是卻對水上的情況毫無半點辦法。

眼看船隊覆沒,整條河道之上,漂滿了破碎的船板和死尸,鮮血將附近整端河道全部染成了紅色!

水面上,水兵淒厲的慘叫呼號震天,岸上的人類士兵紛紛變色。

雖然也有岸上的士兵之中,熟悉水性的,率先跳進河里,試圖營救同僚,但是這些跳水的人,卻大多數淪為了河馬獸人的獵物。水面上,處處可見獸影,河馬獸人族在這一戰之中出盡了風頭!

這一戰,獸人族之中的河馬族,原本只是一個小部族,全族只有不到八千的數量,而這次卻一次性投入了超過三千名河馬獸人。頓時將這一片區域的水面,變成了如地獄一般的死亡地帶。

傍晚之前,太陽還只是略微有些西斜,河面之上的戰斗卻已經到了尾聲。駐紮在東部要塞的這支船隊。八條帝國海魂級戰船,全部被擊沉!

超過三千名水兵犧牲,水面滿是漂尸,河水的顏色已經完全變成了讓人膽寒的暗紅色。

戰斗結束地時候,河面上,一個一個密密麻麻的可怕的河馬獸人的頭顱冒了出來,數千河馬獸人在水面上瘋狂的吼叫咆哮,對人類肆意發出恐嚇的叫喊。

岸上的人類士兵,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寂靜之中。不少士兵咬破了嘴唇,面色淒慘。卻眼睜睜的看著水上的同僚被捕殺,而多明格斯將軍捏著拳頭。指尖刺破了手掌,鮮血淋漓!

傍晚地時候,人類試圖阻止一場反攻,奉命調集而來的一個大隊一百五十架飛艇。在得到了多明格斯地嚴令之下。立刻投入了戰斗……可是,等待他們的,卻是比水上一仗更淒慘的結果!!當頭頂之上,一架架飛艇飛來的時候,曾經一度讓人類軍隊地士氣大振!那些刷著帝國荊棘花圖騰地飛艇,編隊朝著北岸飛去,飛艇下懸掛的如累卵一般的炸彈,帶著淡淡的寒光。

可是,天空之上。北面很快就出現了大批大批密密麻麻的星星點點的影子,遠遠看去,就猶如一大片密集的鳥群一般。

當它們飛近了,才露出了本來面目!

大批的精靈族飛翔而來,那些精靈利用天賦的雙翼在天空翱翔。在逼近了飛艇之後。迅速化整為零,轟然散開!

一個一個精靈。靈巧地飛舞著,拿著手里的弓,對著飛艇開始了巧妙的圍剿。精靈族的弓箭手全部都具有魔法天賦,上千的精靈弓箭手加入,立刻給人類地飛艇部隊帶來了滅頂之災!

在靈巧地精靈面前,飛艇的笨重,飛行速度緩慢,缺乏空對空地還擊能力這些弱點,盡數顯露了出來!

一架一架飛艇,仿佛陷入了泥潭之中,往往被數十個精靈包圍之後,那些精靈如飛舞的蒼蠅一般,四處閃動,帶著精靈族紫色魔力光芒的箭射了出來,雖然人類的飛艇,那些皮質的氣球都經過了戰前的加厚,但是再厚實的皮質,在精靈族那些帶著魔力屬性的弓箭之下,卻依然顯得那麼脆弱……

猶如天空盛開了一朵朵火花一般,一個一個氣球,被魔法弓箭射穿之後,在魔力的光芒之下爆炸,變成了一個一個火團。

這一批人類的空軍,都是曾經在西北接受過嚴格訓練的空軍,很多人勇敢的拿起了弓箭和那些精靈對射,但是那些滿天飛舞靈巧的精靈,卻哪里是這麼容易被射中的?就算偶爾射中了,可是精靈族是天生就具有魔法天賦的種族,這些精靈,身上披著華麗的鎧甲,那些鏤空的花紋看似脆弱,卻往往帶著某種奇異的魔法加持屬性。林雷人類戰士普通的弓箭,卻很難對它們形成有效的殺上。

一個大隊的飛艇部隊,猶如陷入了一片云海之中,一架一架的飛艇很快就被吞沒掉了,天空之上,有的飛艇在氣球爆炸之後,化作了一團大火,有的則是氣球被擊穿後,從天空墜落下來。

只有不到無分之一的飛艇,在倉促之中,丟下了轟炸的炸彈,可惜這種倉促的轟炸,准頭卻實在不值一提了,幾乎沒有對地面的獸人形成多少有效的殺傷。

和水上相比,天空的戰斗,人類輸得更慘!

一百五十架飛艇,全軍覆沒,沒有一架飛艇能飛回來!!

超過一千名空軍戰士陣亡,這些死亡的將士,有一多半都是慘死在了精靈族銳利的弓箭之下,而另外一半,則是隨著飛艇爆炸之中化作了空中的火焰,剩下的一些,則是在絕望之中,從天空墜落摔死。有的從空中墜落下來,即使奇跡一般的落在樹上一時受傷不死,也很快就被北岸巡視的獸人狼騎兵隊捕獲……

到了太陽下山的時候,戰場之上,已經陷入了一片寂靜!

人類的船隊在河面上全軍覆沒,空中的飛艇部隊灰飛煙滅。

呆呆的看著這一幕發生,東部要塞地最高統帥多明格斯將軍。臉色慘白,終于身子一晃,張嘴噴出了一口鮮血,然後人從馬上摔了下來。身邊的親兵趕緊上去抱住了他。

這個時候,北岸的獸人,開始了渡河!

河面上,那些河馬族的獸人,成為了搭建浮橋的先鋒隊,這些身軀龐大,力量恐怖的河馬人。甚至不需要花費多少力氣,就可以直接抱著木料掉進水里。然後用它們天生的水性,迅速的在河面上架起了一個一個的橋墩。

南岸上的人類依然奮起還擊,弓箭手繼續射擊,投石車也在轟鳴。可是解決完了人類地飛艇部隊之後。那些天空上翱翔的密集地精靈。立刻狠狠的撲向了南岸地面上的人類軍隊!!

這些飛翔來去如風的精靈,用一枚一枚准確刁鑽地箭,肆意地掠奪著人類士兵的生命。

而面對天空的敵人,人類軍隊終于親身體會到了“空軍”的恐怖!

河道之上,獸人的浮橋搭建的速度越來越快,在河馬族的作用之下,很快一塊一塊的木板被架了上來,一個一個的橋墩屹立在水面上。

人類地軍隊誓死抵抗,弓箭手一面要對付空中襲擊的精靈。一面還要往河面對岸射擊。步兵們舉起了盾,組成了一個個方陣,抵抗著漫天飛舞的精靈之箭。

不時有箭從盾牌的縫隙之中鑽入,傳來士兵淒厲的慘叫。

岸上人類地投石車和弩炮,成為了精靈們優先攻擊地目標。隨著一架一架的投石車被擊毀。而人類地士兵,有的為了保護弩炮。更是整個人趴在了弩炮上,以自己的身體充當盾牌,更有人直接就被精靈的長箭貫穿身體,釘死在了弩炮架上!

盡管如此艱難,獸人在過河的過程里也依然付出了相當的代價,浮橋的搭建過程里,剛才水戰之中盡顯猙獰的河馬族也終于在露出水面之後,遭到了人類弓箭手部隊的重創,一只一只龐大的河馬,如果不是隱藏在水下的話,那麼它們那龐大的身軀就是弓箭手瞄准的最好的目標。

那些身軀龐大的河馬,往往身上紮了數十甚至上百支箭,滿身鮮血,在水里掙紮淒吼……

夜幕降臨的時候,浮橋終于搭建完畢,在浮橋延伸到南岸的時候,人類的步兵立刻不顧漫天的精靈箭雨,瘋狂的沖向的河岸的淺談,甚至有的泅水朝著水中的河馬厮殺過去。

在淺灘,河水不過只到人的腰部,士兵們拼盡了全力,一面舉著盾牌抵擋箭雨,一面提著劍去朝著河馬劈砍。

對淺灘的爭奪,格外的慘烈,這一片淺灘,甚至就變成了一個絞肉機!在短短的一個時辰里,大批大批的步兵死在河灘之上,不少士兵死後尸體還漂在水上,場面慘烈無比。而河馬族遭受到了開戰以來的最大的沖撞,在搶奪河灘的戰斗之中,短短的這一個時辰的戰斗之中,有超過三百只河馬獸人死傷,面對龐大的河馬獸人,人類雖然個頭和身軀處于絕對劣勢,但是卻猶如一群螞蟻一般蜂擁而上,手里的長矛刀劍,不顧一切的刺向敵人。

尸體漸漸累積起來,河灘上幾乎成了一座龐大的尸場!

淺灘之上,當獸人的第一支戰隊,踩著河面上河馬獸人搭建的浮橋,終于沖過了河來到南岸的時候,岸上幾乎已經被尸體堆滿,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失去了水上的戰船,河面上,人類之前預計的那種“半渡而擊”的戰略完全無法實現了。獸人在渡河的時候唯一要面對的威脅,僅僅只是人類的弓箭手射擊----而人類的弓箭手射擊的力度也越來越弱,畢竟人類的士兵還要面對來自空中的精靈打擊。

第一隊,第二隊,第三隊……

一隊一隊的獸人,終于踩著浮橋沖上了南岸,在渡河的過程里,人類發起了兩次誓死的反攻,一度將南岸奪了回來,但是在河馬族的反擊之下,獸人重新建立了南岸的橋頭堡。而隨著越來越多的獸人過了河。在南岸組成了厚實的方陣隊列,死死地抵抗住了人類試圖反攻的勢頭。

終于,當月亮升上天空,漫天星斗初現的時候,人類的士氣,終于不可避免的弱了下來。

經過了從傍晚到半夜的厮殺,人類付出了三個步兵團全滅,兩個步兵團被打殘的慘重損失,南岸的淺灘上,戰死的人類士兵。獸人戰士,河馬族的尸體。不分彼此地倒在了一起,有的死後還兀自保持著厮殺地姿勢。

獸人終于在南岸的淺灘上站穩了腳跟,一個一個的方陣,嚴密的裂開。死死地守著陣腳。後面越來越多地獸人軍隊,從浮橋上大步前進,奔往南岸!

多明格斯將軍已經從城里又抽調了兩個團的預備隊上來,可是眼看大勢已去,心里明白:河道防線,已然失守了!

事實上,自從人類的船隊在河岸上被擊沉之後,這個事實就已經無法更改了!失去了戰船,人類失去了水上的優勢。那麼這條大河,就已經很難在給人類的防線提供多少保護。這樣的勢頭下,就算今天能擋住獸人的過河,那麼明天,後天……總是無法抵擋的!

多明格斯將軍雙目赤紅。口角依然帶著血跡。這個時候,他心中縱然悲憤無比。卻不得不下令讓軍隊退後----趁現在還有機會,他必須帶人撤回要塞里,以後只能據要塞而守了!

如果再延遲下去,一旦獸人的軍隊越來越多地沖過了河,在南岸整頓完畢,那麼銜尾追殺,自己這些軍隊,恐怕連回城的機會都沒有了!!

夜晚的時候,終于,精靈族開始率先撤退了,這些空中可怕的種族,在經曆了一番厮殺之後,終于後退休息。因為,渡河的戰略計劃已經完成,不需要它們繼續給人類施加壓力了。

而人類主帥地命令一道一道地發布了下去,縱然心中千恨萬怒,人類的軍隊卻也不得不節節後退。

而這個時候,眼看人類似乎要放棄對河灘地搶奪,那已經過河的幾個獸人方陣,卻狡猾的進逼了上來!

看來,獸人似乎胃口極大,不僅僅想占據河道,還試圖把這支把守河道的人類軍隊一口吞了!

多明格斯立刻察覺到了事態的危機,這種時候,他必須做出決定了:必須留下一支隊伍斷後,然後大部隊才能有機會撤退回城。否則的話,恐怕全軍都要被敵人牢牢的咬死在這里了!可是……留下斷後的軍隊,恐怕就是九死一生,絕無生還的機會了!!

這個時候,不等多明格斯發出這道艱難的命令,在人類軍隊最前列的一個將軍,早已經明了戰況,他忽然就命令旗手揮舞了旗號,然後高舉長劍,吼了一聲,手下無數勇士,紛湧朝著泥濘的河灘沖了過去!

多明格斯在後面,將那旗號看得分明,那旗語的內容,分明是:

為帝國而死!

這位東部要塞的主帥,認得那個最前線的將軍,那是暴風軍團麾下第六步兵師團的師團長,芬克少將!這位少將是暴風軍團里著名的勇將,也是眾所周知的少壯派,他和軍團長羅斯托克大人的兒子羅嚴塔爾,在暴風軍團里有著“幼虎雛獅”的美名,羅嚴塔爾被稱為“幼虎”,而這個芬克則被稱為“雛獅”!

兩個人被稱為是暴風軍團年輕一代將領之中的雙子星一般的雙傑!

而今天這一戰,雛獅芬克所統領的師團,正是在最前線,在爭奪河灘的殘聯戰斗里,他的師團已經被打殘了,損失慘重……

此刻眼看前面的旗號,多明格斯知道,這是那個年輕的雛獅芬克將軍主動承擔了斷後的重任了!他……是在求死!

這種時候,多明格斯沒有時間悲傷了,他身為將領,必須要把這支軍隊帶回城里去駐守!

一聲令下,後軍開始成隊成隊的退後,脫離了戰場,而前面,那為雛獅芬克,卻已經用最昂然的吼叫,激勵著手下殘兵們的士氣,指揮著身邊所剩不多的士兵,一隊一隊的朝著河灘逼迫而來的獸人方陣頂了上去!

這個時候,沒有眼淚!所有的眼淚,都已經被燃燒成了熱血。

身邊最後一支預備隊已經沖了上去,這位斷後的帝國師團長少將已經站在了最前沿,他的身前已經沒有了士兵,前面淺灘上,他的部下將士正在死死的用血肉之軀,把試圖追擊的獸人牢牢的拖延在那兒!

看了看左右,身邊只剩下了不到兩百名親衛隊了。

這兩百名親衛隊全部都是騎兵----雖然芬克是步兵師團長,但是身為師團長帝國少將,親衛全是騎兵,也是他的特權。

此刻沒有猶豫的功夫了。他一把抓過了身邊的親兵隊長,雙目充血,對著他發出了最後一條命令:

“你帶十個人……去把咱們丟下的那些投石車,弩炮……全部毀了!放火!一片木頭都不能給這些敵人留下!!”

那個親兵隊長也知道今天是死期了,卻臉上毫無半點畏懼,咬牙含淚答應了,立刻引了十個人下馬打了火把而去。

雛獅芬克看了看身後,大隊的人馬已經在多明格斯的率領下脫離了戰場,遠遠的朝著要塞城防退去了。他心里松了口氣。

芬克將軍年輕的臉龐上寫滿了堅毅,他明白今天自己是死定了----哼,那個羅嚴塔爾,今後恐怕就沒法和他打架了!可恨,到現在,還一直沒能和他分出一個高低!

年輕雙傑?哼!羅嚴塔爾,我雛獅芬克,比你更強!比你更勇敢!!

刷!

馬刀被他拔出,高高舉起,芬克對著身邊不足兩百人的親衛騎兵吼道:“兄弟們!今天就是我們的死期了!咱們就算全部死絕了,但是第六師團的旗號卻絕沒有一絲恥辱!有的只是榮光!!你們怕死不怕!!”

兩百人的吶喊,此刻卻猶如數萬雄師一般的氣勢:“不怕!!”

“好!跟我上!”

這個年輕的將軍,狂笑兩聲,高舉馬刀,一踢馬刺,縱馬朝著河灘奔馳而去,他的身後,兩百名親衛騎兵,毫不猶豫的跟上,沒有一人遲疑半分!!東部陣線的河岸全部失守,東部要塞的船隊和飛艇部隊全軍覆沒,一千名空軍和三千名水兵陣亡,一個師團的步兵將士壯烈犧牲!

而雛獅芬克,則成為了這場戰爭開戰以來,帝國將士陣亡之中罹難的最高軍銜的將領。

這一戰……他所統帥的帝國暴風軍團第六步兵師團,無一人生還,也包括這位將軍自己!一直持續到了四月一日凌晨的來臨!

而戰場之上,最後一句口號,就是這位雛獅芬克將軍的最後一聲吶喊:

跟我上!!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崩!】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心難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