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心難測]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心難測]


大殿之上,雖然四周燃燒著火盆。但是那火焰卻似乎無法驅散殿堂之上地那股森然地寒氣。

而這寒氣並非是天氣所造成的!

殿堂之上,攝政王辰皇子面色冷峻陰沉。坐在寶座之上。沉吟不語。

而下面。帝國數十位重臣一齊聚一堂。卻人人都是面沉如水,只因為。那台階之上。一個宮廷禮儀官。正在用緊張地嗓音。高聲宣讀著一份來自前線地最新戰報!

那宮廷禮儀官地聲音原本洪亮。可是此刻讀著戰報地時候,臉色卻是越來越白。聲音也因為太過緊張而顯得嘶啞了起來,嗓音到了後面,隱隱地有些發抖……

“呈報:三月三十一日午,敵軍強渡河防。我方暴風軍團第六步兵師團,第九步兵師團。第三騎兵營以及直屬輜重工兵團駐紮河防堅守。東部要塞所駐分艦隊出戰河道,激戰至傍晚。我部艦隊全軍覆沒。所部水兵大部殉國。晚,我東部要塞所駐飛艇大隊共計一百五十一架與敵交戰于河防上空。所部一百五十一架飛艇亦全部被擊落,所部空軍將士一千零四十三人無一生還。

是夜,第強渡河防。我部第六師團損失慘重。第九步兵師團傷亡超過四成,因艦隊損失殆盡,我方無法封鎖河道。亦無力阻止敵軍架設浮橋渡河,一夜激戰至四月一日天明,敵軍強渡河道,占領淺灘上岸。我部無力抵抗。被迫撤守要塞城防。

此戰。東部防線之空軍,海軍,損失殆盡。所屬第六步兵師團。自師團長芬克少將以下,全師團官兵將士共計兩萬零九百二十三人,全員戰死!第九師團損傷超過四成。且大半帶傷,已經著令後退整編。現敵軍約十萬已經順利渡河。陳兵于城下。于發信前。已經擊退敵人三次攻城。損傷頗巨!臣暴風軍團副軍團長。帝國中將多明格斯誠恐請罪。臣萬死不足抵消戰敗之罪。然東部戰事緊急。我一人生死不足為惜。且我東部戰線將士誓死同城防共存亡。

城中兵力頗有不足,責請軍部速調援軍,如援軍一月不至,恐東部要塞將不複為帝國所有!”

讀到了最後,那個宮廷禮儀官額頭上滿是冷汗。忍不住用袖子擦了兩下。才深深地吸了口氣,念完了最後一句:“臣東線統帥,暴風軍團副軍團長多明格斯誠惶誠恐,頓首上書。”

嘩,終于收起了戰報。這個宮廷禮儀官身子似乎也有些站不直了。趕緊回身對著攝政王彎下腰去,雙手將戰報重新呈了過去。

一時間。大殿里陷入了一種極度的寂靜,沒有一個人吭聲,甚至就連咳嗽聲音也沒有。諸位帝國重臣都屏住了呼吸,大氣都不敢喘,靜靜的看著坐在上面地攝政王,等待這位君王開口——凡.人心中忐忑,只怕,接下來的。就是攝政王的雷霆之怒了……

這寂靜地場面。足足持續了有接近五分鍾。攝政王不說話,下面哪有一個人敢開口?

終于,一直坐在那兒面寒如霜地辰皇子。嘴角一點一點的扯動出一絲微笑來_那笑容自然不是欣喜。而是帶著無限地寒意。

“呵呵……呵呵呵呵……”笑聲里帶著一股狠曆地味道。辰皇子緩緩地站了起來,眼神掃過眾人,最後落在了軍務大臣卡米西羅地身上。他這才開了口。

“很好!很好啊!東部要塞。八艘海魂級戰船,數千海軍,一戰而亡!一百五十架飛艇,一千名空軍。全軍覆沒!一個整編的帝國主戰軍團地步兵師團。兩萬人戰死。連師團長都殉國了,一個主戰師團被徹底打殘!聽說,累積的尸體,把河道都堵塞了!河流見紅,顏色多日不退!哈哈……這種慘敗……各位。自從我奧古斯丁王朝開啟以來,曆年來。從來沒有過吧!”

說著。他的眼神森然,盯著卡米西羅:“卡米西羅,你說說,就算是三十年前。我們和西北草原人地那場大戰之中,也沒有經曆過這種慘敗吧!”

卡米西羅神色一緊。他身為軍務大臣,卻不得不走上一步,咳嗽了一聲。小心翼翼道:“殿下說的不錯。三十年前,帝國遠征草原。那場戰爭持續近三年。帝國軍隊也不曾遭受過這樣地慘敗。”

“東部要塞原本駐紮了三個主戰師團,還有六萬地方抽調的守備軍,四萬輜重工兵……全城地兵力原本已經超過了二十萬!可現在,卻居然來求援軍了!二十萬人,糧草武器充沛,居然也守不住一座城嗎!!”

隨著最後一聲厲喝,辰皇子用力一拍桌子,面前的一個杯子被震落在地上,叮地一聲,化作了碎片!

“你們軍部是干什麼吃的!我聽說,那些敵軍有能出沒于水下地種族!這種事情,幾個月之前就得知了!可是為什麼卻一直沒有做好應對地准備!幾千水兵慘死,難道下次還要讓幾萬人死了。你們軍部才開始重視嗎!!還有空軍……前線難道不知道對方有空中作戰地兵種嗎!!”

卡米西羅心中也是委屈。但是他身為軍務大臣,此刻卻不得不站在這里。承擔著攝政王的怒火。

只是眼看辰皇子怒氣越發地不可抑制,胸膛起伏。呼吸急促,說到最後,卻忽然身子一晃,往後退了半步,伸手抉住了寶座地扶手,一手撫胸。劇烈地咳嗽了起來。

卡米西羅一咬牙,單膝跪了下去,按耐心中地憋屈。終于等辰皇子咳嗽完畢了,他才緩緩道:“殿下……前線實力,我身為帝國軍務大臣,自然有不可推卸地責任,只是……”

“只是?只是什麼?”辰皇子眼神森然。喘息了一會兒,停止了咳嗽。冷冷盯著卡米西羅:“你還有什麼苦衷嗎!哼,我把軍部交給你。現在吃了敗仗,你想推卸責任?!”

最後一句話,那語氣之中寒氣畢露。在這一瞬間。那冰冷地眼神,讓卡米西羅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

記憶之中。似乎辰皇子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展露過這種雷霆怒火地一面了!

他上位以來,一直都是一副高深莫測的帝王模樣,輕易從來不顯露自己的喜怒哀樂,平日里,對臣子們也大多顯示出一副寬容溫厚地帝王態度。

可是別忘了……這位辰皇子,可絕對不是一個那種單純的溫厚善良地人啊!他可是……靠著政變起家的!當初殺了自己地哥哥。軟禁自己地父親,奪去了皇權才上位的狠人啊!

想到這里。卡米西羅身子一抖,卻努力沉住了氣,抬起頭來,和辰皇子對視。他地語氣雖然恭敬。卻也帶著一絲堅定:“殿下!我不敢推卸自己地責任。我身為軍務大臣,統帥部里最對戰計劃地制訂不利。有錯漏之處,我身為軍部之首,自然責無旁貸,願意承受您地懲罰!但是……”

“但是什麼?”辰皇子冷冷道。

“但是……”卡米西羅感覺自己在對方地眼神籠罩之下,後背上一股冷汗順著脊梁流下。硬著頭皮道:“但是。此戰失利,以我看來,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河道上地海軍戰敗!失去了戰船。失去了水上優勢,我方就無法封鎖河道。大河雖長,卻也幾乎就無法防禦了!這一點上,幾個月前雖然已經得知了對方有水下地種族,但是統帥部里籌謀了很久。卻也沒有能想出一個完善的對第。結果拖延到了今天!我願意自領責罰!而其二,就是空軍的慘敗!”

說到了空軍的慘白,卡米西羅似乎底氣足了一些,跪在那里。脊梁也挺得直了。迎著辰皇子地眼神,壯著膽子大聲道:“空軍慘敗,對此戰更是意義非同尋常!失去了河道。我們只不過是失去了河防。只要據城而守。雖然形勢上有些見劣,但是卻還有挽救地余地。遠遠沒有到最壞的時候,倒是空軍地慘敗,而敵人居然有可以飛翔于空中的戰斗種族。這種事情。對咱們的影響才最大!對方有這麼一股力量。可以飛行于天空,來去如風……如此一來,我們前線地卡巴斯基防線縱然再如何堅固,卻無法防著天上的敵人!只要敵人願意,它們地空中戰斗種族,可以輕易地飛過前線上空,甚至可以直達帝國內腹之地!就算是突襲帝都。恐怕也……”

最後這句話有些太過驚駭,不過此刻,卻不得不說了。卡米西羅狠狠一咬牙,昂然道:“恐怕也不是不可能的!”

這話一出,頓時殿堂上不少大臣都是臉色一變,忍不住就低聲交頭接耳起來。

“都給我閉嘴!!”辰皇子陡然瞪眼一喝。殺人的眼神掃了過去。頓時那些大臣都趕緊低頭閉上了嘴巴。

辰皇子往下走了一步。盯著卡米西羅:“你繼續說下去!”

“是,殿下。”卡米西羅頓了頓首。這才繼續道:“空中作戰地事情。飛艇部隊畢竟是一件新式武器,而空中的部隊,也是開了帝國千年未有之先河……不。應該說是。人類曆史之先河!這種前所未有地新式武器。前所未有地新式地作戰理念,畢竟才出現了短短幾年。而這次統帥部正式掌控這種東西。實際運用于帝國地戰爭之中。滿打滿算。也不過才十幾個月罷了!

這畢竟是一件新武器,一種全新的理念,軍方統帥部雖然有諸多經驗豐富地帝國戰將和諸多文職參謀,熟悉各種戰略戰術,但是畢竟,在這之前。誰也沒有接觸過這種新東西。別說是經驗了,就連想都不曾想到過。如此一來。在這短短地時間里。統帥部很難對這種新式地作戰理念徹底掌控。還很難弄出一套完善地空中作戰地辦法來,我們也是在慢慢摸索之中,殿下。我斗膽一言,象這種具有劃時代意義地新式武器和作戰理念。恐怕絕對不是短短的一兩年或者三五年就能掌控地!要摸索出一套完整的理念。積累出經驗來,恐怕是一個漫長的過程。

所以,這次空軍的慘敗。並不是我推卸責任。而是,我認為。這責任實在不在軍部,不在是人事,而在于時事!不是統帥部的諸君不努力。而實在是……我們不懂啊!”

他這番話說地倒是實情。畢竟一種新式地理念要想被完全掌控融會貫通,的確不是短期內能做到地。

杜維雖然弄出了空軍來。但是就算是在杜維的前世。從人類曆史上第一架飛機的出現(1903年),到軍事曆史上第一次空戰(1914年)。再到第一次大規模地運用空中作戰理念(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期),期間地發展就經過了多少年?

可羅蘭大陸上。飛艇地出現才多久?運用到軍事領域才多長時間?

更何況,這是從冷兵器戰爭。直接就跳躍到空中作戰,這種跳躍式地進步。缺乏足夠的戰爭軍事理論基礎,讓那些統帥部的人。就算想努力,卻有種摸不著頭腦。無從下手地感覺。

人人都知道這東西好。但是怎麼用?怎麼才能用好?這個卻不是一天兩天就能完善的了。

辰皇子默然了,他沉默了會兒——畢竟他也是一個明君。不是昏庸之人,此刻也明白卡米西羅說的是實情。

“那。你地意思呢?”辰皇子壓低了聲音,凝神注視著卡米西羅。

卡米西羅深深吸了口氣:“殿下!空軍的慘敗。對我們的影響絕非是這一戰地失利這麼簡單!敵人的空中優勢如此巨大。如果它們不顧一切地越過防線,突擊帝國內腹。甚至,突襲帝都,這些事情。才是我們必須要重視地!我現在想來。這空中作戰地領域。實在是高深莫測,而那些敵人,似乎在這方面要領先我們很多。所以……”

“你有什麼話就說吧,我不怪罪你。”辰皇子目光閃動。

“所以。我自己常想。能發明出這種新式武器,並想到把它運用到軍事領域——莫創始者,郁金香公爵大人。實在是驚才絕豔。天縱英才。讓人佩服萬分!而這種新式地領域,而現在前線戰敗,並不是空軍這東西無用,而是我們不會用,用不好,所以。我覺得,恐怕空戰領域。旁人都無法勝任了地。

恐怕只有請郁金香公爵本人來主持。才最能見效!畢竟這東西是他發明地。也是他最先用到軍事一途!別人,都沒有他對這一領域那麼擅長了,而且。郁金香公爵英姿過人,在平定西北和為帝國外拒草原虎狼地戰爭之中都有赫赫功勳。也是一位軍功卓著的良臣……”

卡米西羅說著說著。就隱然的感覺到,周圍地諸多同僚。都在用各種驚疑和複雜眼神投向自己而就連上面的攝政王。望著自己地眼神。也越發地暖昧古怪起來。

可是這個當兒,他卻一點也不猶豫。只能咬牙硬上,慷然朗聲道:“我願意舉薦郁金香公爵,杜維&襻8226:羅林&襻8226j魯道夫大人,舉薦他為戰區東線統帥。前往東部戰線主持大局,收拾糜爛地戰局!!”

嗡!

最後這兩句話朗朗說出,頓時大殿上人人變色,一個一個都立刻喧嘩起來。一時間。大殿上人人都紛紛歎息交頭接耳,旁邊有宮廷禮儀官連連提醒。卻也喝止不住這些大佬們的議論。

舉薦郁金香公爵去前線擔任主帥?

卡米西羅……這個家伙難道傻了嗎?前些日子,皇室擺明了和郁金香家族有了矛盾了,就算是攝政王心中依然念舊,對郁金香公爵還留了一些寵信和賞識——可是現在這種情況,無論是于公于私,哪怕只是為了避嫌。那麼郁金香公爵都絕對不宜再掌握兵權了!!

現在這種情況。郁金香公爵最好就是乖乖地留在帝都,老實安分,否則地話,一旦讓他掌權。而且還是前線的軍權。那麼一旦出現了君臣相疑地情形……

人人都覺得,卡米西羅這個家伙一定是腦子昏了。才會出這種主意!而且。更有人覺得,卡米西羅是故意把郁金香公爵往火堆上推去烤啊!

這種時候。躲還來不及呢。如果再去掌握權柄,那反而是取疑之路!

大殿上議論了好一會兒,就是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而辰皇子則仿佛沉吟了片刻。臉上地重重表情。最後卻化作了嘴角的一絲淺淺笑意。

良久,他抬了抬手,不滿的喝道:“都吵什麼!這里難道是你們自家的宴會廳嗎!”

有了他這一發火,大殿才重新安靜了下來。

辰皇子走下了台階,這次卻直接走到了卡米西羅地面前,就站在他地身前。居高臨下。盯著跪在那兒的卡米西羅,辰皇子目光閃動,一字一頓,沉聲道:“卡米西羅,你是舉薦杜維去前線主持大局。是不是?”

“……是!”

辰皇子卻仿佛還嫌不夠,深深吸了口氣。又重複了一遍。這次還故意加深了語氣:“你是說,你希望讓杜維擔任統帥,去東部戰線統帥前線軍隊?”

“……是!”卡米西羅已經汗流浹背。卻猛的頓首,咬牙道:“不錯。我就是這個意思。”

大殿上,鴉雀無聲,人人都緊張的盯著辰皇子。

這位攝政王卻閉上了眼睛。深深吸了口氣。

當他重新睜開雙目的時候。眼神里卻是一片異樣的光芒,口中緩緩吐出了一個字!

“准!”

散會之後。卡米西羅走出大殿,來到皇宮廣場之上。卻整個人都仿佛已經虛脫了一般,只覺得雙腿發飄,軟綿綿的,連走都走不穩了,而冷風一吹,身上瑟瑟發抖,才感覺到。自己地內衣都早已經被汗水浸透!

不管如何……

他下意識的回身去看了一眼身後的皇宮大殿,不自絕地捏緊了拳頭。

不管如何……我這一賭,卻是賭對了。

可是。不由得心中也有些苦笑。

老宰相啊……你教我今天當眾果然舉薦杜維出來掌握兵權,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記得那份戰報,其實自己昨晚就先一步看過了,昨晚。在家里。老宰相羅布斯切爾就盯住了自己。當時老頭子面色嚴肅,卻毫不猶豫,堅決地告訴自己:明日會議之上,讓自己不要顧慮,直接舉薦杜維!

同時,老頭子還高深莫測的說了句話:

“別怕顧慮。更別擔心攝政王會猜疑你!這種時候,你公然舉薦杜維,反而才能越發顯得你的‘撇清’!而且……如果我沒有猜錯地話。恐怕就算你不說。過些日子,攝政王也是要把杜維打發上前線的。”

果然如此,那個快死地老頭子,居然猜對了!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雛獅的絕吼】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杜維掛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