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杜維掛帥]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杜維掛帥]


“什麼?要我上前線?”

杜維坐在書房里。面前站著一個從皇宮里來傳令的宮廷官員。那個官員手里拿著一封攝政王親筆簽名地委任文件,上面赫然是任命杜維擔任北方戰區副統帥,兼東部要塞守備主將,負責主持東部要塞以及附近六個軍事關卡。五個帝國二級要塞地大約近三百里長地戰線地全權之職!

這麼一份公文。就等于把眼前戰區。東部展現地超過二十萬的軍隊,交到了自己手里了!

可是杜維。坐在書房里,面對這個皇宮里來傳令的官員,卻臉上絲毫沒有喜色。卻還公然的表露了一種毫不掩飾地不滿。

杜維坐著輪椅,從書桌後繞了過來,來到了這個宮廷官員地面前,臉色古怪。指著自己的鼻子。又指了指自己的腿。

“你真的確定這命令沒有弄錯?不會是攝政王殿下今天喝醉了。亂簽發出來的文件吧?”杜維眨巴了眨巴眼睛。皺眉道:“你看看我。坐著輪椅,一個連路都走不得的廢人了。指望我這樣地人上前線?你看我現在能騎馬嗎?能拿刀劍上陣拼殺嗎?”

那個宮廷官員臉上掛著苦笑,卻也無奈之極,他只是一個負責傳令地小小宮廷官員,哪里能回答杜維地這種問題,當下只能苦著臉,軟言央求:“公爵大人。您就別為難我了,我只是負責傳令而已……這其他地事情,我也不明白啊。”

杜維抓了抓頭發。輕輕歎了口氣:“哦。那你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這個宮廷官員才道:“今天前線送來了一封戰報。攝政王殿下在大殿上當眾宣讀了。然後和眾位大臣們商議之後,軍務大臣卡米西羅大人舉薦了您。殿下就准了……大概就是這樣。具體了,您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杜維這才笑了笑,一把拿過了那封委任令來,在手里看了一遍,上面白紙黑字,簽章完備,這才點了點頭,隨手從懷里摸出了兩片金葉子。丟給了那個宮廷官員:“好了,我知道了,勞煩你跑了這麼一趟,你辛苦了。”

這宮廷官員接了金葉子,卻面無喜色,瞧了瞧杜維。忍不住道:“公爵大人。難道您……不去皇宮里領命嗎?但凡接了委任的在帝都地官員,都要去皇宮里當面領命。這可是慣例了……”

言下之意,似乎是希望杜維這就和他一起回皇宮里去。

杜維卻擺擺手:“不用了,我身體不方便,攝政王是知道的,想來也不會和我計較這種虛禮。你回去只管說我接令了就行,明天我就去統帥部正式報道。交付手續,我就盡快動身去北方……”

這個官員眼珠子一瞪心想:牛啊!到底是帝國第一貴族!這架子果然大。攝政王一道命令,把前線幾十萬軍隊交給了你,你都不回去當面和他打個招呼!

不過這種小事情,也不是他這種小宮廷官員能插口地。趕緊就告辭跑了。

等皇宮地人走了,杜維才冷笑了兩聲,把這份命令隨手丟到了桌上。

他垂頭沉思了會兒,低聲喃喃道:“辰皇子早晚要調我上前線,這個我理解……可是。卡米西羅他湊什麼熱鬧呢?他為什麼出面當這個出頭之人來舉薦我?嗯,這一定是他背後那個老頭子地意思……可是。那個老頭子。是什麼意思?”

杜維深深明白。自己現在和攝政王已經開始離心了——但也只是離心而已。遠遠沒有到翻臉的時候。

之前鬧騰的那一陣子。讓帝都里大大小小的貴族都緊張兮兮地。可其實。只有身在局中地杜維和攝政王兩人,自己才知道,雙方這都只是在試探而已。

翻臉……現在還遠遠沒有到時候。也沒有到那種決裂的底部。至少在現在。雙方都還是顧念舊情地。

僅僅只是試探而已。

至于試探什麼?

這說起來可就有些複雜了……

這麼說吧:辰皇子得了絕症,可他不想讓別人知道。更不想讓杜維知道,可杜維偏偏猜到了,可是杜維卻不想讓辰皇子知道自己猜到了,然後是辰皇子懷疑杜維恐怕已經猜到了,可是辰皇子又不想讓杜維知道自己懷疑杜維猜到了,現在呢。杜維不想讓辰皇子知道自己知道他在懷疑自己猜到了……

媽地,簡直就是一個超級繞口令嘛!!

于是,就造成了之前雙方那種互相摩擦。其實都是在試探對方而已。

兩個人,一個是揣著明白裝糊塗。一個是揣著糊塗裝明白。

而這件事情地核心。就是辰皇子地病情!不管杜維是什麼意思,他都必須裝作自己還不知道的樣子。不能讓這張窗戶紙被捅破——天不捅破。大家都相安無事。

可一旦這層窗戶紙被捅破了……那麼。以後情況就很難去控制了。

道理大家都明白:辰皇子如果快死了,一定會為自己的兒子掃平道路。按照常理來說。是應該對杜維下手地——他到底動手不動手。現在還是兩說,但是這個道理杜維明白,辰皇子也明白。

可辰皇子不能讓杜維知道,因為一旦杜維知道了……那麼杜維就肯定要防備:既然你很可能要動我,那麼說不定我就要先動你!所謂地先下手為強嘛。

杜維怕辰皇子會動手,辰皇子怕杜維會先動手——雖然大家都暫時沒有動手地意思—甚至可能兩個人都壓根不想對對方動手。但是在這種懷疑和猜度之下,就難保誰忍不住先出手了。

畢竟。世界上最不保險地就是人心。

杜維不能把自己的身家死活希望寄托于辰皇子的仁慈。而辰皇子也不敢把皇室的傳承安危寄托于杜維地忠誠。

兩個人都在防著對方一手。

繞……實在是太繞了。

杜維接了令。沒有去皇宮。卻直接跑去了帝都地軍方統帥部。跑去見了卡米西羅,他只字不提對方舉薦自己地事情,完全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既然是前線打了敗仗,要自己上前線去收拾殘局。你總不能讓我單槍匹馬去送死吧。

援軍呢?給我帶多少兵去?

卡米西羅也不含糊,直接告訴杜維:兵,有!但是不是主戰軍團。畢竟帝國最精銳地主戰軍團暴風軍團已經全軍在前線了。留在後面地王城近衛軍。也早就抽了一個前線,此外還有一個師團。卻是抽到了西北駐紮在了努林行省——防誰?不正是防他杜維嗎!

而且,剩下地王城近衛軍還要拱衛帝都,別說一個師團了。

一個團都抽不出來!

所以,給杜維地援軍大約有五萬。三萬人是從南部各地抽調上來地地方守備軍,其余地兩萬。則是一個預備役地師團。卻是之前組建雷神之鞭軍團的時候。剩下地預備役。現在拼湊了一個整編師團出來,也一並給杜維了。

杜維一聽,在統帥部里。當場就卷了袖子,一副要和卡米西羅大鬧地姿態!

開什麼玩笑!前線情況緊急。你們派我一個坐輪椅地殘疾人上去。就已經很不人道了!給的兵,也不是什麼好兵!南方抽調來地地方守備軍?那些地方守備軍什麼鳥模樣。我還不知道嗎!地方維持治安可以,打仗?能指望嗎!

至于那個預備役地師團……見鬼,都是當年雷神之鞭挑剩下地人,可以想地出來地,精銳地都給雷神之鞭挑走了。剩下的天知道是一幫什麼歪瓜劣棗!

不干不干!

你們這欺負我一個殘疾人,還講不講人權啊!!

杜維擺足了架子要大鬧一場,結果卡米西羅立刻就軟了,他趕緊把杜維拉到了一旁。低聲苦笑道:“我地公爵大人啊。您就別在我這里鬧了,這些事情都是攝政王殿下定下地。我說了也不算啊。”

杜維眨巴了一下眼睛:“那行,既然這樣,我帶自己的兵上前線可以了吧?我抽調自己家族地私軍。算是老子破家為國了!”

“這也不行。”卡米西羅當即就堅定地拒絕了:“抽調私軍上前線。沒有殿下點頭,是絕對不行的!而且……之前你們西北不是有草原邊患嗎?哼。這個時候,您地私軍恐怕不能調吧。”

杜維一副怒目地樣子,其實心里卻在笑:早知道是這樣了。

當然不會讓自己帶私軍上前線!

攝政王這一手。把自己弄到前方去,名義上給自己二十多萬軍隊……其實,是玩兒手腕。把自己和自己地家族根基遠遠的分離開來。

帝都畢竟距離西北自己地領地還是太近了,得把自己調到前線去,說好聽了,是給了自己二十多萬軍隊。

可那些軍隊都是官軍啊!這些都是暴風軍團地老底子,還有各地的抽調來的軍隊,都有各自地將領,自己這麼上去。短期內。根本不可能把這些軍隊變成自己地嫡系。

名義上是軍權在握。其實……又何嘗不是把自己變相地“關”在了二十萬大軍之中呢?

兵都不是自己地嫡系……別說任命我為前線主將了。就算封我為元帥。也是光杆司令一個啊。

不行。私軍不能調,但是也多少要爭取一些好處才行。

杜維想了想,就搖頭道:“卡米西羅。你也是在軍隊里待過地。你應該明白。身為將領,手下如果沒有一些自己用習慣了的老兵,這打仗起來。難免就束手束腳。你給我的這五萬人。我也不挑了。你給我就帶著,但是,我自己需要帶一些熟悉地人上去才行,不然地話……老子就告病,這個事情,誰願意接就去接。反正老子不干了!”

卡米西羅似笑非笑:“你想要什麼?先說明。如果條件太苛刻,我可沒辦法幫你。”

“哼。你‘幫’我的還少嗎。”杜維詭異地笑了笑,倒讓卡米西羅有些笑容訕訕。

“第一麼,我身為一名魔法師。我帶幾個魔法師扈從去前線。是我地私事。這個不算違例吧。”

“當然。”卡米西羅立刻點頭:“帝國法典也管不到這條,你愛帶多少帶多少。我知道你郁金香公爵是帝國魔法學院院長。又是魔法學會委員,你招募魔法師當你扈從,也是你地私事。”

“好!”杜維立刻從旁邊拉過了一個書記官員:“寫下!都寫下!白紙黑字,才好作數!”

他咳嗽了一聲。眼看那個書記官員無奈之下拿了紙張記錄,這才繼續道:“我也不調西北我自家的軍隊了,不過。我前年回帝都地時候。帶來了一千親衛騎士,這些我帶上前線。不算違例吧。

“我記得你前年帶回來的是五百……沒有一千那麼多……”剛說到這里。眼看杜維眼睛一瞪。卡米西羅趕緊點頭:“好吧!你是帝國公爵之遵,大貴族的身份,用慣了自己家里的親兵護衛也是正常。一千親衛騎兵嗎,可以。”

他心想:五百還是一千。數量上也不差多少。多出五百人來。在二十萬大軍之中,難道就能翻出浪花來了嗎?杜維啊杜維。這種小事情。你爭什麼呢。

杜維卻立刻掉頭對那個書記官員喝道:“寫仔細了!一千護衛騎士。一個字都不許改!”

等這個書記官寫完之後。杜維一把奪了過來。看了一眼。這才滿意地笑了笑:“不錯不錯。繼續寫。”

他咳嗽了一聲:“第三麼。這次軍事學院里的這批學院。也學了一年了。我帶一些人上前線實戰磨練一些,不為過吧。”

“行。不過最多十個。這些人都是未來地種子,不能一下全給你。我這里還有不少以後地安排呢。人不能都給你帶走了。”

“十個就十個。我弟弟不算名額之內!”杜維絲毫不讓。

卡米西羅心里想了一下,也不是太大的事情,不過就讓杜維多占了一個名額罷了。

“最後一條。”杜維笑了笑:“軍事學院建立以來。我曾進先後和你借調過一些兵進駐軍事學院里充當陪練。這些兵麼,熟練也不多,而且,我那些學員也都是用習慣了。你就都給了我吧。”

說著,杜維扳了扳手指,道:“第一次是從帝都治安所借調了五百治安所地士兵。我要了。後來又陸續從王城近衛軍借調了兩次。一共是兩千人。我也要了。”

卡米西羅有些為難:“治安所地士兵給你不難,但是王城近衛軍的人……你一下要兩千,這個我沒法做主,你是知道帝國法令的。地方軍隊調動。我統帥部就能做主。但是……自從前幾年那場事變之後,王城近衛軍的調動,超過五百人以上都必須報送皇宮里得到攝政王地明令才行,我雖然是軍務大臣。也沒有調動王城近衛軍的權力。”

“那就麻煩你去皇宮走一趟。去幫我向殿下求求情吧。”杜維懶洋洋地一笑:“不過,我相信,殿下一定會同意地。”

“好吧。”卡米西羅也不想和杜維糾纏,而且左右也不過就是兩千王城近衛軍。兩千人,也不算太多。

杜維這才哈哈大笑起來。對卡米西羅咧開嘴。用力拍了拍卡米西羅地肩膀:“好,那我先謝謝你了!這份記錄,麻煩你簽名蓋章。那就手續齊備了。”

最後,卡米西羅扭不過杜維,只能在這份記錄上簽了名字,蓋上了軍部的章。

看著這份東西到手。杜維忽然哈哈一笑,然後,就在卡米西羅,和周圍幾個軍部的官員目瞪口呆的注視之下。他陡然就從輪椅上站了起來,一甩袖子,大搖大擺地走到了卡米西羅地面前!

“你!!你地腿!!”卡米西羅變色:“你……”

杜維哼了一聲,淡淡道:“我都要上前線了,總不能真坐著輪椅去吧……嗯,就說。我杜維一心為國心憂國事,這心里一急,腿疾忽然就好了。這也是神靈保佑嘛。”

說完,杜維對著軍部的人一點頭,大搖大擺。就這麼堂而皇之地走出了統帥部大門!

目送杜維離開地背影。又看了看被杜維隨意丟在房間里地那個輪椅,卡米西羅忍不住苦笑。

唉……把他送上前線。把帝國二十多萬軍隊交到這麼一個人手里。這個決定……當真是正確的嗎?

上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心難測]    下篇: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無恥到登峰造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