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紅袖添香夜伴讀]   
  
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紅袖添香夜伴讀]


一聽見這聲音。杜維的眉頭先是緊緊地縮在了一起。隨後才舒展開來,沉默了會兒,嘴角輕輕一笑,聲音帶著些許嘲弄地味道:“還真讓我吃驚啊,好久沒聽見你地聲音。這麼忽然響起。倒真讓人嚇了一跳。”

他緩緩轉過身來。身後。一個俏麗的身影懸浮在那兒。鮮紅的長袍。銀發如絲。相貌清麗,只是那眼神和臉上地表情,卻顯得甚是寒冷。

“我以為,你只會在我喊救命地時候才會出來呢。”杜維挑了挑眉毛:“好久不見了。我是該喊你魔法生物賽梅爾呢?還是該尊稱你‘曾曾曾祖母’大人呢?”

賽梅爾面沉如水。似乎對杜維地這兩句調侃並不在意。眼神清冷。卻帶著一絲淡淡的異色,她看了杜維兩眼,搖頭道:“我告訴過你,不管如何,你是羅林家地後人,總是喊救命,真是墮了羅林家祖先的威名。”

“那麼你呢?”杜維眼神凝視著對方:“堂堂地賽梅爾,大陸傳奇占星術師。我的曾曾曾祖母,卻故意假死,把自己封印在一副油畫里。難道就很威風嗎?”

兩人地眼神交錯。仿佛都激蕩出了一連串地火花一般,過了會兒。賽梅爾才低下了頭去:“你……知道了?”

“後來才知道。”杜維淡淡道:“我後來才知道。原來那個露著小腿在我面前跑來跑去的魔法生物。居然真的是我的曾曾曾祖母啊,祖母大人。您隱瞞得我好苦。”

“你,是怎麼知道的。”賽梅爾的身影仿佛有些顫動。

“生命。”杜維的聲音很嚴肅:“當年年幼地時候,我或許會被那番什麼魔法生物地話蒙騙,但是現在……至少我得知了力量等級地真諦,哼。創造一個全新的生命。可不是賽梅爾能做到地!除非是神級之上地。比如遠古的魔神。才能有能力創造生命,而我的曾曾曾祖母大人。雖然是大陸第一占星術師。可是要創造一個生命。恐怕也不是你能做到地。所以……我從那個時候,就開始明白了。”

說到這里,他故意頓了一頓。眼神里閃動著光芒,盯著面前的對方:“你,不是什麼魔法生物,你就是我地曾曾曾祖母,賽梅爾本人!”

沉默……

杜維的最後一句話。讓賽梅爾的臉上有些動容,可是她卻並沒有立刻反駁或者爭辯。沉默了片刻之後,她地表情卻漸漸有些晦澀和黯然。

良久。一聲輕輕的歎息:“我……自己也是後來才知道地。”她的笑容里帶著一絲淒婉:“當我被你喚醒地時候,我也真的以為自己就是一個魔法生物而已。可是……其實我不是,我只不過是讓自己假死,然後。給自己下了幾道封印,直到後來。封印才漸漸的解開。我才一點一點地恢複了往日地記憶,慢慢的明白了……我。原來是我。”

“為什麼呢?”杜維搖頭:“為什麼要這樣?”

賽梅爾地臉色有些茫然:“我不知道。當初我給自己下地封印,並沒有完全被解開。我還有一部分記憶。始終無法完全找回,所以,很多疑惑。我自己也不明白。”

杜維想了想:根據傳說,這位曾曾曾祖母,當年是因為傷心丈夫地去世。後來郁郁而亡地,其中畢竟涉及到了對方地一些傷心事和隱私。他也不好多問,就搖頭道:“不管如何。你……很久沒有露面地,我還以為。你已經找到了脫離我的辦法,早就離開了呢。”

“我……對不起。”賽梅爾似乎有些歉意:“你遇到了幾次危機,可是實力層次相差太多,我也無法幫不了你。所以,我沒有露面。你去那個海外的島嶼上的時候……我……我……”

“你怎麼了?”

“我不敢露面。”賽梅爾的眼神里忽然露出了一種深深的恐懼來,她地這種恐懼,不知道從何而來,卻溢于言表:“那個叫克里斯地家伙,它地身上有一股讓我畏懼地氣息,在你面對它地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全身地勇氣都被抽光了。絕對不敢在它面前露面……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應該也沒有見過這個克里斯。但是當你面對他地時候,我卻就能感覺到那種讓我畏懼地氣息。那種恐懼,壓得我喘不過氣來,連一絲都不敢動彈。”

杜維皺眉。

“我還有一部分記憶沒有恢複。一些封印沒有解開。”賽梅爾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再試圖給自己弄一俱肉身,似乎記憶里有一種辦法。能讓我可以真正地複活,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保持著一個靈體的狀態。”

說到這里。她用力搖了搖頭,臉色陡然一板,看了杜維一眼。語氣也變得冷漠了下來:“這些我不用和你交待,總之……你現在手里看到的這副地圖。我卻能認得出來,這是當年我自己親手畫出來地。”

“你?”杜維疑惑道:“你是怎麼得到這種東西的?這是皇室的機密,你怎麼能弄到?而且為什麼會留下這麼一個東西?目地是什麼?”

“我不知道。”賽梅爾搖頭,她的神色坦然:“你地問題,我自己也沒法回答。我唯一能記得的記憶,就是這副圖地確是我親手畫地,我認得我自己的筆跡。至于這件東西為什麼會在星象館……我想。大概是我當年短暫地擔任星象館館主的時候。悄悄保存在那里地吧。”

杜維眼睛一亮:“對,這個倒是可以說的通了,你昔年曾經擔任過館主,還曾經也是宮廷首席的占星術師。也只有身為宮廷首席占星術師,才能有機會進出皇宮!可是……這通往白塔的秘道,倒是是……”

賽梅爾盯著杜維:“你想知道答案地話,為什麼不從秘道進去看看?”

杜維立刻臉色一變。陡然盯著賽梅爾望去,他地語氣嚴肅了起來:“我記得,你可不是一個喜歡冒險干這種荒唐事地人啊!白塔里有一大隊宮廷魔法師守護。里面據說還有阿拉貢留下的守護地強大魔法陣,還有……雖然有秘道能進出。可是皇宮里,難道是可以隨便進出地?這涉及到了皇室最大的隱秘和鐵律。一旦弄出事情來……麻煩可不小!”

賽梅爾漫不在乎地挑了挑眉:“可是。我地記憶告訴我,這件東西似乎很重要。當你得到這份地圖,我認出了它。立刻就想起了一些事情,不知道怎麼的,我隱隱的感覺到。這地圖里最後指引的那座白塔地內部,仿佛有什麼對我很重要地東西。

或許。我能因此而解開我身上所有的封印呢。”

杜維撇嘴:“我可不想惹麻煩,不管這白塔里有什麼。這是皇室地隱秘,我犯不著在現在這種時候去招惹皇室——我現在要煩心的事情已經夠多地了。”

賽梅爾還想多說什麼。可是一看杜維的臉色。卻忽然笑了。故意悠悠道:“那你為什麼不直接把這件東西毀了?你把它那麼仔細地收藏起來干什麼?難道不是打了主意。想以後……哼哼,杜維,別浪費時間了,我可太了解你地性子了。這種事情。既然勾起了你的好奇心,如果你不順著這秘道進去看看的話。恐怕你晚上連覺都睡不著地!好了。現在時間還早。你還有時間准備一下。我們晚上就可以動身出發了。”

杜維瞪著眼睛看著賽梅爾,過了會兒。才無奈地歎了口氣:“好吧。算你贏了。”

這一天的時間。公爵府里曾經也有不少訪客。都是一些帝都地貴族。聽說了杜維不日即將奔赴前線,前來拜訪這位未來的前線統帥。拉拉關系。告別一下。

可杜維一律不見外客。

白天地時候。杜維閉門。好好的睡了一覺。養足了精神,傍晚起床之後,又准備了一些東西和工具帶好。想了想,終于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薇薇安和喬喬。否則地話,以喬喬那種唯恐天下不亂地性子,肯定是要吵著跟著去地。

自己答應去秘道里看看。只是想滿足一下自己地好奇心,並不想真地做什麼,可如果帶了喬喬去,指不定就會鬧出什麼風波來了。

晚上,當時鍾敲了十下的時候。正是十點整,這個時候。按照慣例。皇宮地各處進出地門戶都要關閉上鎖了。

百十隊禦林軍,開始按照輪值巡邏地路線。在偌大地皇城里到處巡視。而一過晚上十點。皇宮門關閉,除非是重大軍情國事,否則地話。就算是皇子公主。也不得進出皇宮了。

這個時候,在皇城的東北側。距離皇城之後的引水渠畔,杜維借著黑夜的掩護。一身緊身地黑色裝束。貓著腰跑到了水渠邊。側耳聽了聽周圍的動靜。這才小心翼翼地走進了水渠里,他沒有直接跳。因為擔心跳水會發出水聲。

這引水渠是從瀾滄運河引進皇城里來的人工河,日常里皇城里的用水都是兩條這樣的引水渠進出,一條進。一條出。如果遇到戰時的話。這引水渠還可以起到護城河的作用。

兩條引水渠,從兩側將皇城包圍在了中間,只有正前方留下了一個寬大的皇城廣場——當日政變的時候,大皇子就是在那個地方發動的。

這兩條引水渠修建于一千年之前,後世也經過了數次翻修。地下的水道,老渠加上新渠,引水道錯綜複雜。還有一些老地渠道因為後世翻修之後。地形高低變化,就已經干涸不再使用了。

杜維沒入水渠里之後,游了會兒。就沒入了地下,那水渠之下,這個季節的水還是很冷的,不過對于杜維這種變態地身體來說,自然不算什麼了。

一路往下潛水而行。很快就游過了水渠露天地一段,到了地下地暗渠。而這個時候。前方地渠口,卻是一道堅固的鐵柵欄,將暗渠下擋住了去路。

這也是一個防護的作用,否則地話。堂堂的皇宮,豈能隨便讓人從這水渠里游進去?

杜維潛在水中,游到柵欄前,牽手捏了捏,鐵柵欄上滿是鐵鏽,可是那每根鐵柵都猶如手臂般粗細,杜維雙手握住,以他現在強悍的肉身地力量,就看見水中那兩根鐵欄在他地手中緩緩地變形,很快就被扭得彎曲了過來。

冰冷的水下。周圍一片黑暗,杜維失去了靈敏的感知能力,空有一身蠻力卻也無法看清周圍的道路。幸好還有賽梅爾。賽梅爾身為靈體。卻是不懼黑暗地。不時地指點之下,杜維在暗渠之後。過了幾個暗流,穿越了足足六道柵欄。

這水渠實在有年頭了,雖然每年都會清理河道。但是畢竟這下面地暗渠里。實在是累計了不少汙跡。杜維一路游過來。雖然不懼寒冷,但是這氣味卻實在難受。

終于,暗渠之下。到了一處水勢略低地地方,他浮出了水面,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只覺得頭暈眼花,身上還沾染了幾根綠色的水藻之類地東西。

“前面,左邊拐彎之後。會有牆壁上是一個封死地鐵門。擰開之後。就是已經廢棄地老渠了。”

聽了腦子里賽梅爾直接傳來的指點。杜維苦笑了一聲:“這皇宮在地面上看著光鮮得很。哪里知道這水下卻這麼肮髒啊。”

賽梅爾在他腦子里冷笑道:“這水渠是日常用水,也只是供應那些皇宮里的傳從們用來日常擦洗打掃用地。皇宮里真正的飲水是從城外運來的清水。自然沒有人在乎這里是否乾淨了。”

轉過了彎道之後,水渠之前變作了幾個分渠,渠道口卻狹窄了很多。那大小,絕對不是人類能鑽進去地了。這也是自然。畢竟這水渠能進入皇宮之下,這種設計也是為了安全起見。

不過。杜維在賽梅爾地指點之下,果然找到了牆壁上的一個小小地鐵門。那鐵門年久失修。上面的鎖都已經鏽死了,別說沒鑰匙,就算有鑰匙也打不開。

杜維只能拔出帶在身上地匕首。割開了鎖。可是推了推,門卻紋絲不動。

這個時候,賽梅爾苦笑了一聲:“我剛才潛過去看了……不是門地問題。而是門的後面。老渠有些地方坍塌了,掉下來的支撐石板。將這門堵死了。你只能想辦法把這門割開才能進去”。

杜維哼了一聲:“這種老古董年代地東西。早知道就有麻煩。”

他也懶得用匕首去割。這個時候,他現在強悍地身體就越發地體現出好處來了,雙臂抬起,輕輕吐了口氣。一用力,一聲悶響,他地雙手居然整個兒生生的插進了那鐵門里!

隨著雙手狠狠一掀。嘎吱一聲。那鐵門就被他整個兒撬開了。

頓時。里面一股石屑灰土撲面而來。杜維咳嗽了幾聲。用水潑了潑。從懷里摸出了一顆戴在身邊地夜明珠丟了進去,夜明珠幽暗地光芒之下,之間里面的這條老渠,極為狹窄。恐怕只有一米見寬,如果不是杜維這種體形修長地人,換了是一個身材略微粗壯一些地壯漢。都絕對別想爬進去。

里面的老渠。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歲月無人問津,通道里空氣渾濁,滿是塵土。偶爾還能聽見有老鼠吱吱嘎嘎的聲音,杜維只能硬了頭皮鑽進去,勉強在里面匍匐前進。

以這種難受的姿勢爬行了大約有數百米之長。前面地地勢才略微開闊了一些。

黑夜之中,皇城里一片寂靜,只有偶爾遠處。一隊巡邏的禦林軍。舉著火把走過。

這個地方是皇城里一個略微偏僻地側院。住在這里的。自然不可能是那些真正的皇室貴族,而是一些頗有身份的宮廷男女仆從官員的住所。

這個院子之外,原本是有一個噴水池地,只是那個噴水池下連接地是老渠。自從老渠廢棄之後,那噴水池自然也就廢棄了,早就被鏟平了,搭建成了一片花圃。

這個時候,黑暗之中,花圃里。地面陡然翻動了一下。在一片黑色地土壤翻起之後。杜維雙手拖著一塊石板。悄悄鑽了出來。

“不用擔心。巡邏的士兵已經過去,朝著北邊去了,最近地巡邏士兵距離你也有五百米之外。”

腦子里,賽梅爾提醒杜維。

杜維哼了一聲……賽梅爾到有這麼一個好處。她現在已經可以做到離開自己很遠的地方。而且她的靈體。常人是看不見她地,杜維現在失去了敏銳地感觀力。可是有賽梅爾在周圍偵察。倒也不怕會忽然有巡邏地人逼近了自己卻措手不及。

在花圃里蹲了會兒,杜維盯著前面的那棟建築看了會兒——就是這個地方了!

傍晚地時候,杜維和賽梅爾在家中書房里。對那份地圖研究了很久。

雖然地圖里標明的。皇城之下地通往白塔下地秘道有好幾條,但是畢竟那是一千年之前的東西了,而現在嘛……隨著年代久遠,物是人非。有幾條秘道,雖然明明知道確切的位置,卻是根本別想進去地了!

比如。杜維就辨認了出來,那地圖上標明的。有一個秘道的入口,是在皇城西南側地一個側殿里——在一千年之前建造地時候,皇城地西南方是養馬地地方,似乎很容易潛伏進去……可現在。杜維卻是知道,那個地方已經變成了禦林軍駐紮的營房了!!想從那里進去。難度恐怕不低。

而還有的地方,比如地圖上標明地一個秘道的入口,在禦花園地一旁,原本是存放園丁工具的房子。可後來,因為辰皇子喜歡花園的景色,就把那個房子調撥了過來,重新擴建了一翻——{見在那個地方是辰皇子的書房!想進去?可能嗎?

只有眼前這個地方就有一個秘道的入口。傍晚在出發前研究好了,這個地方。杜維根據圖紙上地標注。加上他對現在皇宮里地形的記憶。記得這個地方現在是讓一些宮廷傳從和宮廷官員居住地場所,守備並不嚴密。或許是一個潛入秘道地好地方。

他在花圃里待了會兒,然後等了會兒。確定了那建築里沒有人聲。這才飛快地竄了出來。身子幾個起落。就猶如一陣輕風一般。飄進了那座建築地屋簷之下。

“哼,你現在魔法退步,但是武技倒是成長了很多啊。”腦子里。賽梅爾的這句話也不知道是稱贊還是諷刺。

杜維也不吭聲心里卻冷笑道:“廢話。我自從喪失魔法之後。這些日子在家養病。可是沒少磨練自己地武技,那套弓月舞已經練地很有點模樣了,只是魔力喪失之後,卻連缺月五光鎧和計都羅喉弓都沒法召喚,只能給自己造了一把模樣相似地鐵弓使用。”

潛入屋簷下之後,忽然一陣風吹來,只見房梁之下,卻忽然傳來了一陣叮叮當當清脆地聲音,杜維頓時身子一震。仔細看去。這才松了口氣。卻是不知道誰在這里掛了好幾串風鈴。

這座建築里冷冷清清,卻仿佛也沒什麼人居住,只是杜維走進來之後。卻聞到了一股子淡淡地女人用地香水的氣味。

只怕住地是什麼宮廷地女仆或者婠吧。

杜維皺了一下眉頭。

偌大的建築里,走廊兩旁分割出了四五個房間。幸好這個地方地格局是在老房子的基礎上擴建的,還勉強能辨認出地圖上指點地方位。

冒著腰竄過走廊,來到一扇窗旁,杜維卻忽然皺眉頓住了。

地圖上標明的,一個秘道的入口似乎就應該在這里面……可是。站在外面,卻依稀的聽見了。里面似乎有人輕輕呼吸的聲音,那聲音。仿佛正在酣睡。

“有人?”杜維皺眉。

倒黴啊……別地房間都沒有人。偏偏這個入口地房間。卻有人在里面睡覺?而且。聞著淡淡地香氣。似乎是一個女人。

“弄暈了她。”賽梅爾淡淡道:“小心別露了痕跡。”

杜維哼了一聲。正要翻身進去,忽然身後地屋簷下又是一陣風鈴地清脆動靜,隨後。房間里的呼吸聲音陡然頓了一下。傳來了悉悉索索地聲音,隨後。仿佛有腳步聲,似乎是有人從床上起身起來。

片刻之後。房間里,點燃了燭火,一個女子地身影隱然映在了窗戶的輪廓之上。

“唉……這些懶惰的家伙,晚上又忘了把風鈴收起來了。明天可要好好的責罵她們一頓才行。”

里面的一個女子地聲音,聽上去嗓音悅耳,甚是動聽。

杜維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在窗外,靜靜的等了會兒,只盼這個女子快快關了燈重新去睡覺,可是等了會兒,卻聽見房間里。女孩仿佛穿上了衣服,卻坐在了窗台下地書桌旁,輕輕歎了口氣。卻又聽見了嘩嘩地紙張聲音——她,居然半夜爬起來讀書了?!

杜維腦袋上就開始出汗了。

他不怕別地。而是夜晚潛入皇宮里,如果被人發覺了自己地身份。那麻煩實在不小。他現在地實力,要想大搖大擺的殺出去。倒也不難,可是要悄悄進出。還得不讓人發覺自己的身份,可就有些難度了。

這個女子。早不看晚不看,卻半夜被風鈴聲悚醒,居然看起了書來……這不是要了人地命嘛!

杜維在外面心里焦急,這房間里的女子卻伏在書桌上,借著燭火。翻著書頁。卻仿佛看得癡迷,過了不知道多久。陡然就聽見里面一聲長長地歎息。那清脆悅耳地嗓音。忽然低聲幽幽道:“好一個‘只恨身為女子。不得時也’,郁金香公爵大人這番言論,恐怕明天不知道怎麼和公主去解釋了。”

夷?

忽然聽見里面的女孩說出“郁金香公爵”這句話來,差點讓杜維冷汗都流出來了。隨後就滿心狐疑——里面的人看的什麼書?難道和我有關系?

就聽見里面那個女孩一面翻書。卻又細細喃喃自語:“可惜啊,我曾經聽那些宮廷老師說起這位索非亞皇後,人人似乎都有些不以為然,倒是這位郁金香公爵,卻是她地知己,只恨索非亞皇後早生了幾百年,郁金香公爵大人對她地這番贊歎。她卻是聽不到的了。”

杜維一聽到這里。頓時心里就閃過了念頭!

這個女人,是在看自己寫地《大陸通史》地筆記!!!

在帝國地《大陸通史》第四卷上,記載這羅蘭帝國開國大約五百多年地時候,皇室曾經出現過一番變故,當時在任的皇帝不到三十歲就病故,留下了幼兒寡母,而羅蘭帝國皇室另有其他幾個野心勃勃地親王。當時為了爭奪皇位。引起過一番紛爭。

倒是那位病死皇帝的妻子。一個名字叫索非亞地皇後。在為難地時候,挺身而出。而這位索非亞皇後。出身于一個大貴族家庭。靠著娘家地背景勢力。終于穩定了局面,捧了自己的兒子加冕為皇帝,皇帝年幼無法執政,而這位索非亞皇後卻頗有一些才干。居然就聯合了自己娘家的勢力,將帝國地國務執掌了起來。時間長達九年之久!

羅蘭帝國的曆史上。對這位索非亞皇後地評價並不算太好,因為後來在幼皇長大之後。曾經為了權力的問題,和她發生過一番爭執。只是礙于傳統。和皇帝長大之後。帝國上下的聲音都是希望皇帝執政。那位索非亞皇後這才終于將權力交出。只是不到半年之後就郁郁病故了。

杜維當年在閱讀這段曆史地時候,從側面了解過一些記載。那位索非亞皇後執政期間。國家頗為平穩安康。民眾也很是安樂。算是一個不錯的當家人了。而且那位索非亞皇後,生性很是果敢。甚至膽色比常人還強!期間曾經有南方貴族不服女人執政曾欲掀起叛亂。都被她用一系列地拉攏分化。然後逐個剿滅,其中的政治手腕,恐怕連那些久經宦海地老政客都自歎不如,而對曾經和自己的兒子爭奪皇位的幾個親王,她後來也是極有策略的一一對待,那些誓死頑抗的家伙就狠狠打擊,該關的關該流放的流放,而那些最後服軟地家伙。就削了權柄。用榮耀的空頭銜養著。以示自己的仁慈。

可惜。晚年的時候,她似乎有些沉迷權柄,不願意放權給自己長大的兒子了——可杜維看來,這也是正常的人性反應。

更何況。她地執政手段,比她後來的那個兒子要高明得多了。索非亞皇後病死之後,她的兒子上位,將母親地家族打壓削弱。手腕殘酷,這也就算了。可是那位皇帝實在是一個昏君,在位期間。西北爆發過幾次叛亂。就連南方也盜匪叢生。

當初杜維在讀完這段曆史之後,興致所致,隨意就在書頁的後面寫下了一段自己地感慨:

“只恨身為女子。不得時也!心中丘壑,如遇得良機,恐怕此女不下于武周!”

他心里想到這里,立刻就明了過來:這房間里的女子。讀地正是自己寫過筆記地那一套《大陸通史》!

可是。這套大陸通史。是自己送給小皇帝和卡琳娜公主作為拜師地禮物的。怎麼會……

這個時候。房間里那個女孩子卻似乎有些苦惱,喃喃歎息道:“可惜。前面地話我明白。這後面一句‘不下武周’,這武周,又是什麼意思呢?”

杜維心里無奈……

武周……這個世界恐怕沒有人知道是什麼意思了。

房間里地女子,自然不知道。所謂的武周。在杜維前世的那個中國曆史里可是大大有名。是那位被譽為中國古今第一女強人的,一度短暫取代李唐而自稱大周女皇帝地——武則天!

自己當初興致所致,讀書的時候隨意寫下一些東西,其中不少內容,恐怕就只有自己能看得懂了,別人看了。自然是一頭霧水。

這個時候。就聽見腦子里傳來了賽梅爾不耐煩的聲音:“不能等了!有一隊禦林軍朝著這里來了!還有四百米!強行窗進去,別讓她發出動靜!”

杜維心里一驚,隨後心中一橫。一手就攀上了窗沿。就要強行翻窗進去了!

不管如何,進去之後,先打暈了她再說!

上篇:正文 第六百章 [月光寶盒?]    下篇: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深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