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惡魔法則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以為這就結束了嗎!】


“怎麼回事!”

宮廷首席武士,皇城禦林軍總管奇克披著一身鎧甲,飛快的沖了過來。

皇城的中央地帶,在白塔的外圍,一圈圓形的城牆,將周圍看到這奇異場面趕來的禦林軍擋在了外面。

白塔的核心位置,不許任何人進出,這道城牆就是禁地的邊緣,而這些聞訊趕來的禦林軍,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狀況,但是這種半夜時分,白塔陡然發動了魔法的光芒,這奇異的景象,似乎總不是什麼好事……

可是,趕來的幾隊禦林軍,卻依然被這圓牆擋在了外面。

只見十幾名一身紅袍的宮廷魔法師,站在牆上,臉色凝重,正在和禦林軍對峙。

“大人!”一個禦林軍將領看見了奇克到來,似乎終于松了口氣,趕緊上來大聲道:“您看!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我帶了人趕來,可是這些宮廷魔法師卻攔住了門不肯讓我們進去……”

奇克臉色陰沉,看了這個部下一眼:“里面是皇城禁地……”

“我知道,可是這種奇異的事情……難道我們身為禦林軍,就什麼都不作嗎?”

大隊的禦林軍圍在了白塔的周圍,場面一時有些緊張。

城牆之上,那些宮廷魔法師也是一個一個神色緊張,帶著深深的震撼,卻依然死死的守著自己的職責,就聽見城牆之上,有魔法師大聲傳來喝令:“帝國鐵律,任何人不得進出禁地!請禦林軍立刻離開!否則的話。視為叛逆處置!”

只見幾名魔法師,已經飄浮在了城牆之上,有的甚至已經拿出了魔杖,一時間場面就有些緊張。

就在這個時候,後面傳來了一聲高聲的喝令。

“攝政王殿下到!”

只見後面地大排禦林軍立刻分開。無數人趕緊單膝跪了下去。

辰皇子一身素袍,頭發也有些散亂,正帶了一隊侍從焦急的奔赴而來。

“奇克,怎麼回事。”辰皇子看見了這位首席宮廷武士,立刻厲聲喝道。

“殿下……”奇克趕緊上來稟告了一番。

辰皇子一聽,立刻厲聲喝道:“亂來!禦林軍是有守護皇城的職責不假,可這樣就能擅闖禁地了嗎!傳令下去,禦林軍忠于職守,嘉獎!但是現在全軍立刻退散!依舊按照輪值巡視!皇城外城警戒!”

說著,他冷冷的看奇克一眼:“讓你的人都退了。這里是魔法師地事情!”

奇克趕緊低聲領命而去,片刻之後,那些禦林軍散去,辰皇子才對身邊侍從吩咐了一句,只身走進了禁地的城門。

“殿下!”一個紅袍宮廷魔法師趕緊迎了上來。

“怎麼回事!是誰發動了魔法陣!”辰皇子憤怒異常。

“沒有人……”那個宮廷法師也是無奈:“這白塔自己都忽然發光了,我已經清點了所有的宮廷法師,沒有人擅離職守。也絕對沒有人進入白塔里發動魔法陣!”

頓了一下,這個法師忍不住道:“您是知道的,進入白塔,只有您和首席法師大人才能通過守護的魔法陣進入,別人就算想進去,也是做不到的。”

“首席法師……嗯,他被我派出去辦事了。不可能是他。”辰皇子立刻搖頭:“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沒有頭緒嗎?”

周圍的一群紅袍法師,人人都說臉色茫然。

望著那依然被光芒籠罩的白塔,站在附近,宛然一片白光。猶如白晝一般!

辰皇子忽然臉色一沉,飛快的脫去了自己披在身上的披風,大步朝著白塔走了過去。

“殿下!”

幾個宮廷法師趕緊攔住:“這白塔忽然自己發動,太過詭異,還請您不要靠近……誰也說不清這魔法光芒到底是什麼來源……”

“哼!讓開!”辰皇子厲聲喝道:“我是帝國攝政王,這白塔是守護帝國之物,難道還會傷了我不成!”

說完,一把退開了兩個攔在面前地法師,大步走近了白塔的周圍。

他身子剛剛貼近了幾分,立刻就感覺到了眼神一片白光閃耀。面前一股強悍的力量,將自己狠狠的彈了回來,辰皇子身體往後跌去,趕緊有兩個法師上來扶住了他。

辰皇子面色凝重,死死的盯著面前的白塔。咬著牙齒。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進不去……居然進不去?!

呼……

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杜維才幽幽清醒過來。他感覺到全身四肢似乎都酸軟乏力,下意識地翻了個身,然後坐了起來。

眼前……一片漆黑。

他仔細看去,卻依然看不見絲毫光亮,趕緊摸了摸自己,身上也完好無損。

我……我怎麼了?

他神志一清醒,立刻想起了剛才的情形。

嗯,自己無意之中念了那句咒語,然後引發了魔法,自己被瘋狂的魔力抽取差點殺死,然後就……不知道了。

賽梅爾?賽梅爾呢?

他立刻喊了兩句。

“你,別喊了。”腦海深處,傳來了賽梅爾熟悉的聲音,只不過那聲音似乎有些虛弱的樣子。

杜維松了口氣:“嗯,你還在,這我就放心了。”

“哼,我也差點被你害死了,小子。”賽梅爾的聲音有些不快:“我都已經記不得我救了你多少次了。再這麼下去,我遲早有一天會被你連累死的。”

杜維苦笑了一聲:“嗯,剛才又是你救了我嗎?”

“除了我還有誰呢。”賽梅爾有些惱火:“你這種情況下。還敢念那種魔法咒語,如果不是我幫你頂了魔力的抽取,恐怕你現在早就被抽成人干了!”

“夷?你可以代替我釋放魔力?”杜維心里一動。

“當然可以,本質上說,我和你的精神意識是一體的。從屬性上說,我們幾乎也是同一屬性……”

杜維立刻想起了一件事情:“那麼,豈不是說,以後我也可以使用魔法?只不過我使用魔法,消耗地是你的魔力?”

“你……你想都別想這種好事!”賽梅爾怒道:“雖然我是寄存在你的意識空間里,但是我代替你耗費魔力,卻必須通過你的身體作為中介……所以,如果你想靠著讓我來給你出魔力,使用魔法的話,那麼無論你使用任何魔法。耗費地魔力都會比正常情況下多處兩三倍以上。像剛才的那種情況,你就差那麼一點點,就險些害得我灰飛煙滅了!就差那麼一點點!”

杜維苦笑了一聲。

“你最好牢牢記住一點……以後,不要再這麼魯莽的胡亂念咒語了。”

賽梅爾說了幾句之後那聲音仿佛越發的虛弱了。

杜維不由得有些擔憂:“喂,曾曾曾祖母大人,你沒事吧?”

“死不了,只要我不是當場靈力耗盡而消散。那麼即使再虛弱,只要寄托在你的身體里,就可以慢慢複原,倒是你,只要你別死掉就行了。”

賽梅爾又哼了一聲,聲音開始變得斷斷續續地低微,仿佛她虛弱的連直接和杜維通話都有些勉強了:“小子……小心……周圍……這里……別死了……”

最後,一切歸于寂靜。

杜維歎了口氣,小心……怎麼小心啊?這里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從懷里又摸出了一粒夜明珠來,借著微弱的光芒。試圖照亮周圍。可是卻無奈的發現,這也是徒勞。

夜明珠微弱的光芒,只能照亮尺寸之間,而周圍依然是一片黑漆漆……至于到底是什麼地方,卻是毫無頭緒。

杜維嘗試往周圍走了一會兒,卻仿佛一直走不到盡頭……

我,不會是掉進了什麼黑暗地虛空之中吧?

他心里也不禁有些發毛。白塔地光芒,終于從強減弱,那耀眼的光芒一分一分地黯淡了下來,再一片驚歎之中。歸于沉寂。白色的魔力光芒消失之後,白塔仿佛重新沉靜了下來,而那沖天的光束,也無影無蹤。

辰皇子等法師站在白塔的周圍,驚訝地看著場面的發生。終于。辰皇子咬牙道:“所有人在外面等著,我再進去看看!”

“殿下……”一個法師忍不住道:“您一個人的話……要不要我們……”

“閉嘴。”辰皇子一臉絕然:“鐵律。哪怕是身為宮廷法師,也不得進入白塔內部!我現在一個人進去……其他人,如果誰膽敢靠近白塔的塔門,格殺勿論!”

說完,他轉身,大步朝著塔門而去,這次沒有了魔法光芒的阻擋,他一把退開了塔門,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門里。

夷?

就在杜維依然舉著夜明珠左晃右晃的時候,陡然之間,他就感覺到了腳下仿佛有一股隱隱的力量在波動,那波動開始很微弱,然後逐漸增強,卻並不狂亂,他感覺到自己猶如站在一團渾厚而沉穩的水波之上。

終于,腳下開始放射出了柔和的光芒,那關忙並不刺眼,讓人感受到一絲溫暖和松弛的感覺,光芒從他地腳下開始蔓延,漸漸延伸出去。

有了這光亮,杜維收起了夜明珠,左右四顧,最後才驚訝的發現,自己的腳下地面。堅硬而晶瑩,一眼看去,這里腳下鋪設的居然全部都是渾然整體的水晶!

魔力水晶?!

剛才陷入黑暗地時候,仿佛是某種力量,將這魔力水晶里的魔力全部抽空了。這才變得黑暗。而此刻,仿佛這些水晶安靜了下來,開始重新煥發出了死死的魔力,那魔力的光芒,照亮了周圍。

可是往周圍看去,杜維卻呆住了。

自己居然站在了一個仿佛更大的圓形廣場之上,換句話說,這圓形地地形,似乎是一塊碩大無比的整體的魔力水晶……就猶如一面巨大的鼓一樣。

而再往外圍……則真的是一片看上去無邊無際地黑色虛空了。

杜維立刻明白了過來,這里。似乎是一個單獨開辟出來地空間了!!

他苦笑了一聲,這地下秘道,還有穿過了那個該死的魔導炮陣廣場,居然就來到了這麼一個空蕩蕩地地方?

還真是……一點都不值得啊。

他正要坐下休息,卻又感覺到了腳下,那能量的波動似乎漸漸地增強,卻依然並不狂暴。渾厚而沉穩……

杜維皺眉,卻驚訝的發現,反複自己全身的分量都變輕了,他嘗試輕輕跳躍了一下,並沒有使出多大力氣,居然一躍之下,身子就輕輕漂浮了起來……

“嗯?就好像無重力一樣?”杜維嘀咕了一聲。

隨著腳下那如圓鼓一般的巨大整體水晶的光芒越發的亮了起來,它的本身地色澤,也開始變得如銀白一般,而隨著光芒的增強。本體隱隱的幻化出了一種類似于晶瑩透明的樣子。

透明的?

杜維心里一跳,身子輕輕懸浮在空中,低頭看去……

這個時候,隨著光芒之中,水晶體上漸漸的,幻化出了一行巨大的文字,那文字再魔法光芒之中閃爍,而內容,卻讓杜維一眼看去,心里陡然一跳。忍不住驚駭了起來!

“失去了你,縱然我贏得了整個世界,又如何?”

那一個一個的文字,筆畫飛揚,隱隱的。仿佛帶著一股難以驅散的幽憤和悲愴……

這句話仿佛是以魔法深深地印刻在了水晶之中。卻並不是雕刻,仿佛是以魔法加持而上。在光芒之中幻化出來的一個一個的光符。

更讓杜維驚訝的是……這文字,居然是漢字!

而在半空之中,他眼睛一亮,陡然就看見了,在這巨大的圓鼓一般的水晶的邊緣,仿佛有一個銀光閃爍的東西,插在邊上。

看到這里,杜維立刻飛身躍了過去,這種近乎無重的空間,他身子輕飄飄落了下去,立刻就落在了水晶的邊緣,近距離看來,卻是一柄造型奇特地長劍,插在了水晶的邊緣之上,那長劍的劍柄一般插在水晶之下,只露出一截劍鋒和劍柄在上面,而杜維忍不住伸手觸摸了一下劍柄,可是他的手指才摸了上去,那長劍卻立刻就無聲無息的化作了粉塵。

這讓杜驚了一下。

碎,碎了?

他皺眉,可是隨後,趴在水晶邊緣地他,卻赫然看見了下面……

水晶地下面,遠遠的下放,依然是一片虛無地黑色,但是就在前方,視線可及的地方,卻有一個亮點!

那是……

杜維這個發現可非同小可,他仔細看去,卻更是生出了一股怪異的感覺來。

那……仿佛是……一座的水晶棺?!

杜維沉吟了會兒,他嘗試躍了幾步,身子果然就輕輕飄了出去。他小心翼翼的,不敢用力,卻仔細的往下飄了過去---天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可要小心,別用力過猛,遠離了這塊水晶,就回不來了。

小心翼翼的,杜維終于飄近了那個水晶棺。

“的確……是一個棺材啊。”杜維皺眉:“里面埋葬的是誰呢?”

他下意識的伸手,按在了這棺蓋的上面,卻陡然就看見棺蓋上,浮現出了一行一行的魔法光芒的文字。那文字的內容,赫然是一段讓人看了觸目驚心的留言!

“失去了你,縱然我贏得了整個世界,又如何?如果能重新來一次的話,我甯願不要這一切,也只想將你牢牢的抓緊在我的身邊。

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歡黑暗,所以,我把這塊永琱朣留在了這里,哪怕在你長眠之下,也為你照亮這里,想來有了這日輪的光明,你就不用害怕黑夜了吧……”

看到這里,杜維心里一動。

永琱朣?

神器之一的永琱朣?

他心里一動,立刻扭頭朝著上面的那碩大如圓鼓一般的巨大水晶看去……

難道,這就是,永琱朣?!

強行壓著心中的震驚,杜維繼續往下看去,之間後面赫然寫著:

“我沒有把你葬在那個世界,因為那個世界的肮髒,會玷汙你的美麗。在這里,無論是一千年,一萬年,你都可以靜靜的安睡,不會再有那個世界的煩惱侵擾你的安息。

我一生的至愛!”

文字的正文到這里就結束了。

可是,真正讓杜維震撼的,是下面的最後一句簽名。

“阿拉貢•羅蘭親手葬愛妻羅莉塔•彌賽亞于此地,願我的愛人永遠安息。”

羅莉塔?彌賽亞?

杜維只覺得心中陡然緊張了起來,一股難以訴說的壓迫的感覺,讓他仿佛隱隱的感覺到了一絲來自于內心的悲傷。

那個傳說之中,聖羅蘭騎士團之首,阿拉貢的愛人,羅莉塔?後來改名為彌賽亞的女騎士?

他心中激蕩,不由自主的,按在水晶棺上的手就多用了幾分力氣。

就聽見一聲輕輕的“咔”

那棺蓋,居然就被杜維不小心的這麼輕輕一推,就赫然打開了!

杜維這一驚,可非同小可,他心中立刻生出了一絲自責來。不管如何,打攪了死者的安息,這種做法太過不妥。

可是,這棺蓋怎麼如此奇怪,自己不過是下意識的手指用了一點力氣,就開了?

正想著,自然而然的往里面看了一眼,下意識的想看看這位傳說之中的阿拉貢的愛人,是一副什麼模樣……

陡然之間,杜維臉色狂變,眼睛圓瞪,死死的盯著棺材里……

過了好久好久,他的嗓子里,死死的擠出了幾個字。

“空……空的!居然是空的?!”

這簡單的一瞥,卻沒想到看到如此的場面,杜維不由自主的緊緊抓著棺蓋,一時間呆了。

可隨後,他眼角,就看見了這空空如也的棺材里,赫然在里面,仿佛是被人刻下了一行字!

“阿拉貢,你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這行字,筆畫很細,仿佛是用指尖刻出的,而字里行間,隱隱的,帶著一股沖天的幽幽怨氣!

今天三更,一萬五千字哦,是長章節。

此外,這兩天多更的,之算是補之前的,也算是我對各位的補償。

然後,明天休息一下,正常更兩章。後天,也就是七號,將會有爆發!

上篇:正文 第六百零六章 [開啟·宿命的輪回?]    下篇: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一絲陰霾】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